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逃走?想都别想!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2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念的话,正中乔雅的心口。

    三年过去了,无论她怎么努力,但是“心机花瓶女”的角色定位,在观众的心理早就根深蒂固了。

    再加上,乔家的败落,沈寒越又拒绝向她提供任何便利,她在演艺圈的日子,可谓是举步维艰。

    好容易靠身体上位,攀上了某个老板,而得到一个蹭红毯的机会,却又被顾念看了笑话。

    嘴唇哆嗦着,肩膀一直在微微颤抖,伸着手指,指着顾念,那样子,恨不能上去,狠狠咬顾念一口似的。

    可是,顾念这会儿早就已经自顾自的坐好,静静的吃着空姐送来的飞机餐了。

    就好像,刚才那一幕,只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小插曲,或者是走在半路,突然听到了几声狗吠。

    除了叱责几句,似乎,也不能和“狗”太认真吧?

    她这漫不经心的姿态,更是把乔雅气得直抽抽。

    紧紧的攥着拳头,恶毒的眼神,一直盯着顾念。

    半晌,才勉强挤出一抹微笑出来:“顾念,你这次去A市,是旅游还是工作?”

    顾念连瞥都没瞥她一眼,只是淡淡的启唇,回了一句:“工作。”

    很显然,乔雅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借机,狠狠奚落她一把的。

    “顾念,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当年你突然离开,连个交代都没有,曙光公司,早就对你除名了?”

    顾念听了这话,这才勉强抬了抬眼皮。

    她三年不工作,如果公司还能留着她,才是见鬼了呢?

    这个,不用乔雅说明,她也能猜到一二了。

    可是,这次乔雅却偏偏又扯出了这个话题,看来,还有后话要说了?

    转眸,静静的看着她,神情很是自若,就单等着,乔雅接下来的后话了。

    乔雅的嘴角一撇,对顾念这漫不经心的语气,怎么看怎么生气,一张嘴,语气就刻薄的不像话。

    “顾念,你当初能在曙光待下去,还不是寒越的功劳吗?现在陡然被曙光除名,如果没有寒越的默许,你觉得,依刘凯的性格,就算会停薪,但也不敢去除名的,所以,你懂了吧?只要寒越在A市的一天,就没有哪个传媒公司,还会再次录用你了……”

    扯了半天,还是扯到了沈寒越的身上。

    只是,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这女人,就非要这么扯到一起吗?

    妈蛋,不就是间接的嘲笑她,没能力,喜欢靠男人,结果男人没了?

    这样的生存模式,确定不是她乔雅才有的吗?

    收起心头的不爽,嘴角一撇,就扯出了一个狡黠的淡笑。

    “乔大小姐,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呢?是想炫耀一下,自己丢了一个男人,还能迅速找到下一个吗?也对,像你这样没演技的花瓶演员,似乎脑子里,除了这样的生存模式,也想不出更高端的了吗?”

    自始至终,脸上都挂着一股不经意的浅笑,声音不急不躁,语气说不出的轻松,就好似是在和乔雅开玩笑似的。

    “顾、念!”

    被戳中了软肋,乔雅再也装不下去了。

    狠狠的咬着嘴唇,一个字一个字的,怒吼道。

    这下,周围的视线,又一次的转移到了两人的身上。

    这次的航班,坐的大多都是参加颁奖活动的赞助商,以及和乔雅一样的明星。

    别的不说,就说那几个年级稍大一点的生意人,一听到乔雅的怒吼,就不由得朝顾念打量了一眼。

    只瞥了一眼,就不由得,为乔雅的大胆,而唏嘘了。

    毕竟,作为一个小明星,居然敢招惹顾氏的千金,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因为乔雅蹭了次红毯,知名度提高了些,正准备借此和乔雅谈合作的人,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手轻抚着心口,已经悄然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是不能和这无脑花瓶女,谈什么合作了?

    乔雅正在气头上,对顾念的身份,早就忘个七七八八了。

    再加上,又从沈君美那里得知,沈寒越对顾念的恨意,所以,就更有恃无恐了。

    手指着顾念的鼻子,此刻,早就把所有的优雅,丢到一边了。

    “顾念,你这话,怎么听起来酸溜溜的,怎么?是在嫉妒,我和寒越兜兜转转,又在一起了吗?我不管有没有依靠过男人,但有一点,却是比你好千倍万倍的,就是,我的男人,就算是被你这个小三,横插一脚,最后,却还把心,放在我的身上!”

    横竖顾念和沈寒越不在一起了。

    再加上,沈寒越身边,一直都无法接受别人。

    作为曾经的未婚妻,乔雅已经不止一次,把未来沈太太的标签,强贴到自己头上了。

    再加上沈君美的配合,有一小部分媒体人,还真的信了。

    洋洋自得之下,这次,自然就拿出这个杀手锏,来恶心顾念了。

    看着顾念越来越黑的脸色,她的脸上,满是得意和挑衅。

    “你丫说谁是小三呢?”

    乔雅还没来得及嘚瑟太久,脸上,突然狠狠挨了一巴掌。

    诧异的一仰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露肩吊带背心和紧身超短裤的女人,正恶狠狠的瞪着她呢。

    乔雅瞄了一眼女孩身上的牌子,自觉地,就把她归类在顾念认识的穷鬼朋友身上了。

    趾高气扬的睨了她一眼,就顺手招来了她的经纪人。

    “安妮,这个女人,交给你处理了,若是不能给她点教训,你以后,就不用在圈子里混了!”

    其实,挨了一巴掌之后,乔雅的第一反应,就是想狠狠的回扇一巴掌。

    但是介于她的身份,又加上目前的环境,很显然,她是想把扇巴掌的事情,交给经纪人代替了?

    她的经纪人又不是吃素的,扬起手掌,就要朝韩碧娜扇过去。

    只是,手还没触及到韩碧娜的头发丝呢,手就被韩墨强制的钳制住了。

    这个向来以温柔暖男形象示人的男人,此刻的表情,竟是说不出的狠戾。

    他那波澜不惊的眼眸里,虽然平静如常,但内里,透出的一股无形的威压,直接让安妮后背一凛,立刻就耸了下来。

    “你敢动她一个手指头,信不信,我让你再也没办法,立足!”

    不是某个城市,而是,无论在哪儿,都没办法立足。

    但他这略显狂妄的话,却并未换来任何嘲笑。

    因为,这个时候,有眼尖的人,早就认出他们的身份了。

    而顾家人,想要彻底打压一个人,那她这一辈子,都别想再翻身了。

    经纪人和乔雅不一样,只凭周围人的反应,他就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腆着脸,立刻凑上了一副讨好似的谄笑:“这位先生,你误会了,我只是看她的头发上沾了纸屑,想帮她拂掉而已……”

    他这句话刚说完,就挨了韩碧娜一个白眼:“切,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而且,一个大男人,还叫什么安妮,我猜你肯定是变态吧?”

    说完,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把揽住了顾念的肩膀。

    见顾念情绪不佳,觉得,拿这男人,为顾念逗个闷子,似乎也不错吧?

    “喂,变态!”

    “恩,我在呢!”

    安妮倒是回答的很利索,反正他入行之前,也没少在人前装孙子,低三下四,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但乔雅的一张脸,却被他臊红了。

    圆瞪着眼睛,指着安妮的鼻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怎么有你这样丢脸的经纪人,哼,安妮,等回去,你就等着解约吧?”

    现在,比着韩墨的威胁,乔雅的威胁,在他耳朵里,简直就是最微不足道的小事。

    反正这么难伺候,又爱惹事的艺人,他也不想带了。

    只顾着屁颠屁颠的逗韩碧娜开心了,自然也没时间,去搭理乔雅了。

    “喂,我看你还算识趣,估计,应该天生也不是变态的,估计是跟了这心机女,才被调教成变态的吧?”

    韩碧娜这番话,暗地里,把乔雅贬低个彻底。

    乔雅瞪着眼睛,指尖指着韩碧娜,被她气得半点说不出话来。

    但是,因为安妮突然变化的态度,她已经彻底意识到一个被刻意忽略的问题了——顾念的身份,不是她能招惹的!

    “你……”了半天,却只能灰溜溜的和别人换了座位,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不过,这突然而来的耻辱感,让她下飞机的那一刻,就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了沈寒越的手机上。

    “喂,寒越,我到机场了……”

    电话那边的男人,几乎连话都没说,就挂断了。

    那无声的嘟嘟声,似乎在反问着一句话:“这管我什么事儿!”

    乔雅又一次吃了瘪,恨得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但还是耐着性子,又重新拨打了过去。

    这次,她没敢多说了,一接通,就直奔主题了。

    “寒越,我在飞机上,碰到顾念了……”

    沈寒越,正准备不耐烦的挂断呢,听到顾念的名字,神色一凛,接着电话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好半晌,才平缓了混乱的情绪,直接挂断电话,转脸,看向了一旁的杨烁。

    “你让机场附近的人手,迅速清查一下顾念的踪迹,总之,半个小时之内,我必须要知道她的确切位置!”

    他的话,冰冷的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杨烁的心头一凛,愣了半晌,见沈寒越面色不善,这才立刻跑去安排了。

    而乔雅,握着被挂断的电话,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原以为,没了顾念的阻碍,沈寒越和她的关系,好歹还会有所缓和的,可是三年了,连多余的话,他甚至都懒得和她说上一句。

    不过,一想起沈氏集团目前和顾氏是旗鼓相当的,若是能看着沈寒越,狠狠的教训一下顾念,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吧?

    抱着这个目的,她的脸色,这才稍稍舒缓了一下,冷冷的瞥了一眼顾念离开的方向,一双眸子里,满满的怨毒,似乎都快藏不住了……

    **

    半个小时过去了,沈寒越的脸色有多难看,杨烁的心情,目前就有多忐忑。

    可是,没办法,他们派去跟踪顾念的人,在第一时间,就被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给拦截了。

    等和那些人暗自较了一番劲儿之后,顾念早就身影无踪了。

    “给我一间酒店一间酒店去查!”

    ……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然而依然毫无所获。

    沈寒越周身的气氛,甚是骇人,杨烁哆哆嗦嗦了半天,就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沈先生,其实我觉得,你与其这么去找,还不如等,等着太太,自己找上门……”

    他可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听从了连贝贝的建议。

    连贝贝,无论如何,都认定,当年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而依据顾念的性格,有了误会,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找上门来解释的。

    可沈寒越,明显没有这么好的耐性。

    “是真的找不到,还是你不想找?杨烁,相同的话不要让我说两遍,总之,不查到顾念的地址,你明天就卷铺盖离开吧!”

    沈寒越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就指了一下门的方向,意思是,他可以出去了。

    “好的,总裁,我会尽力的!”杨烁恭敬的回应了一句,就忙不迭的出去了。

    额头的冷汗,更是一条一条的往下滑。

    因为,有一点儿,沈寒越倒是说对了,由于受了连贝贝的嘱托,在寻找顾念的事情上,他确实没怎么用心。

    虽然身为助理,有点失职,但是,身为男人,他又没办法忤逆老婆大人的意思。

    再加上,连贝贝已经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了,说顾念,一定会亲自去找沈寒越的,既然两人迟早要见面,肯定,还是要让顾念主动一点儿,才比较好

    连贝贝不愧是顾念的闺蜜,把顾念的心理可谓是摸了个十成十。

    可是,她却直接忽略了一点儿,就是让顾念主动上门,得有一个前提,就是她对沈寒越,还抱有希望的时候。

    这个希望,在碰到乔雅之前,还存在。

    但被乔雅恶心了一把之后,她心里堵着一口气,自然是不会找上门了。

    刚好,这次的主办方,晚上还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晚宴,而韩碧娜,早就和韩墨,不知跑到哪里去玩了。

    这次的晚宴,她只好亲自过去了。

    还好,因为提前带了晚礼服过来,她也不需要再去准备了。

    累的不行,一直睡到下午六点,这才匆忙的洗漱了一番,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换上了一条湖蓝色的露肩礼服。

    这条礼服,式样很简单,几乎没有任何的修饰。

    上边,是从肩膀处斜切过来的,只露出了一半隐约的锁骨。

    腰上还有一个别致的腰带,刚好把她盈盈一握的细腰,彰显了出来。

    下摆是从腰部回收到小腿膝盖,又从膝盖处外扩出一条好看的裙摆。

    可就是这么一条简单的裙子,穿在女人身上,却被她穿出了一种别样的风情。

    婉约之中,又带着一些俏皮,优雅中,还带着些灵动。

    过了三年,她的整体变化,并不大,只是眼眉间,多了点成熟小女人的韵味。

    跟着戚晓,她在穿衣搭配上边,也格外的得心应手了。

    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就往手腕上,又搭配了一条七彩的麻编手链,在不破坏原来搭配的情况下,又增添了一些别样的风情。

    搭配好了,现在,就是头发了。

    三下两下,就把头发全部盘在了后边。

    只是,等进行了完这一切,她的手,却迟迟没有从头发上放下来。

    脑海中,一遍又遍的闪现出了之前的一些零星画面。

    他三下两下的,帮她挽好丸子头。

    还有,他龟毛的嫌弃着她的装扮。

    他为了让她妥协,顺手把她的平底鞋,扔出了窗外。

    ……

    嘴角不由得漾出了一抹浅笑,可一想到乔雅,又飞快的摇了摇头。

    “谁说晚礼服就不能搭配平底鞋了,哼,只要款式合适,色彩协调,一样也可以……”

    原本都收拾好了,顾念赌气似的,又换下了高跟鞋。

    而转而,换了一双式样简单的平底鞋。

    对着镜子照了半晌,又生气的,扯掉了头发,干脆只是用发夹,固定了一下前额的头发,剩下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披散了下来。

    本能的,就是想和沈寒越对着干。

    就是不想按照他之前调教的风格,装扮下去。

    这么胡乱的又收拾了一下,那微卷的亚麻色头发,低垂在双肩,把她精致的小脸,衬托的更加小巧可爱了。

    而披散的卷发,也彻底遮蔽了她身上的那些孩子气,平添了一些娇媚的女人味。

    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和记忆里的一些东西,不太一样了,这才微提着裙摆,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她住的酒店,正是顾瑾寒旗下的产业,可能韩墨已经提醒安排好了,刚走到大厅,就有人帮她安排了车子。

    前台小姐,还谄媚似的,帮她提着裙角,一直把她送上了车。

    这次宴会地点,就在本市一个大型的会场。

    刚走到门前,就有穿着统一制服的迎宾小姐,指引着她进去了。

    这是一个可以容纳几万人的会场,因为今天的宴会,是由国际摄影协会和国内各个娱乐公司携手打造的,所以,排场很大。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国际名模,也有国内的一些影后影帝,还有这个活动,所有的赞助商。

    穿梭与来往的人群里,顾念虽然大多都不认识,但因为这次来的赞助商,不少还是海外企业,自然是认得她的。

    所以,她就是想清静,都有点难。

    一会儿的功夫,都有无数个人,上来和她攀交情了。

    还好,有了这三年的沉淀,她身上的顽劣,已经被磨掉大半了。

    虚以委蛇的应付一下,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只是,应付久了,也会烦。

    无奈的耸耸肩,她现在都有些怀疑了,那么龟毛的顾瑾寒,是怎么习惯这些应酬呢?

    不管了,匆匆拿了一杯红酒,又拿了一些点心,趁这会儿没人搭理她,迅速的闪身,就跑到宴会厅后边的小花园里,坐了下来。

    就着徐徐的微风,不时的抿一口红酒,又吃了满满一盘的点心,摸摸滚圆的小肚子,徐徐的伸了个懒腰。

    可是,胳膊一个使劲,就刚好打到了一个人的脸上。

    慌忙的转身,正好对上一个湛蓝的眼眸。

    “joy,原来是你啊?”

    对面那个金发碧眼的帅哥,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想不到,你还挺会挑地方,这里的风景,还真不错!”

    说着,就夸张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指了指二楼的走廊:“不过,顾念,比着这里的风景,似乎在有些人的眼里看来,你比风景,还要好看一些呢。这不,楼上有一个男人,可一直都在盯着你呢!”

    这个金发碧眼的帅哥,和顾念年纪相仿,但可能男人相对比女人晚熟吧,他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些大男孩的淘气。

    伸手指着楼上的时候,还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

    “那个男人,真是难得的极品了,顾念,你的艳福到了,如果你不要,我可以考虑,替你去收了他!”

    Joy瞅着男人,一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直到接收到一个阴寒的眼神,这才悻悻的垂下了头。

    “看来,他不喜欢男人,顾念,交给你了!”

    说完,就夸张的冲楼上摆摆手,又吹了个口哨。

    顾念低垂的头,立刻抬了起来,顺势,就握上了joy的胳膊,目的,也不过是要拦下他。

    因为,楼上的男人,她再熟悉不过了。

    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被他眼里的那阵冷意,刺伤了眼睛。

    此刻,当然是不想和他打招呼了。

    可是,她还是晚了一步,这个大大咧咧的西方男人,却早已经伸出手了。

    顾念紧张的扬起头,想最后看一下男人的反应呢,却发现,那里早就已经空空如也了。

    三年了,他就这么不想看到她吗?

    心里莫名的涌起了一股失落,手指微微聚拢,紧紧的捏在一起,肩膀也在微微颤动着。

    生气的冷哼了一声,正准备提着裙摆离开,没想到,身旁的joy却突然闷哼了一声,然后,被人几拳揍翻在地了。

    诧异的扬起脸,就对上了一双幽潭似的眸子。

    这眸子的主人,瞪了她一眼,就愤怒的走过来,拽着她的胳膊,往会场里走去。

    “顾念,这三年,你就是这么过的?”

    他的脸上满是怒气,咬牙切齿的,从嗓子眼里吼出这句话之后,就把顾念的手腕,握的更紧了。

    “沈寒越,你放开我,你握疼我了……”

    眼看着已经被男人拉到大厅了,来往那么多人,她也不好大声喧哗,只得凑近男人,极小声的冲他吼道。

    “放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招蜂引蝶吗?顾、念,你别忘了,你现在头上,还顶着沈太太的头衔呢!”

    她当然没忘!

    但是,招蜂引蝶的,难道不是他吗?

    哼,这会儿,装什么贞洁烈夫?

    “你要是嫌弃,我耽误了某些人的路,那明天就去办离婚,好了!”

    “离、婚?顾念,我不会同意的!”

    他恨恨的瞪着她,眸子里满是喷薄的怒火,一字一句,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恨意。

    “顾、念,我要你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偿还你的罪孽!”

    因为太过于用力,他脸上的肌肉都已经扭曲成一团了。

    顾瑾寒,正是因为顾念,才匆忙赶过来的,此时见到这样的情况,二话不说,一边推搡着面前的人流,一边往里边挤了过来。

    而顾念,早就因为沈寒越那莫名的恨意,神情恍惚了起来。

    也顾不上反抗了,就这么任由男人拽着,一点一点儿的朝前边走着。

    眼看着已经走到大厅附近的高台上了,那里,主持人,正在组织赞助商发言,一眼瞥到沈寒越。

    眼睛,立刻就变成了桃心状,二话不说,就举着话筒,看向了沈寒越。

    “现在,有请沈先生上来讲话!”

    此语一出,热闹的大厅,立刻就寂静了。

    全场的女人,都一脸羞涩的,望向了大厅中间的那个男人。

    只是,在眼神扫向顾念的时候,原本还无线温柔的眼神,就全换成了嫉恨的神色。

    沈寒越也不推辞,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四周,就拽着顾念,缓缓踩着台阶,走上了大厅中间的那个小舞台。

    见两个人一起上来,主持人为了烘托气氛,也就开始八卦了起来。

    “沈先生,您身边的这位美女,就是这次宴会的收获吗?”主持人用一种揶揄似的语气,调侃着。

    沈寒越先是颇有深意的,瞥了一眼众人的反应,当瞥到人群里的顾瑾寒之后,一把夺过话筒。

    对着大厅里的众人,缓缓张开了嘴唇。

    “这个,正是我的妻子!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彼此”恩爱“的很!”

    说到这个,他就狠狠的把女人揽在了怀里,然后挑衅似的,看向了顾瑾寒。

    见到顾瑾寒的脸色,一黑到底,这才拽着顾念的手,走下了舞台。

    也不管大厅里的人,是如何震惊了,更没心情在这里多呆上一秒。

    此刻,他只想赶紧把这小女人带回去,然后永远的禁锢在他的身侧。

    “沈、寒、越,等等!”

    刚走到门前,就被一脸盛怒的顾瑾寒,拦住了去路。

    “顾先生,有何贵干?”

    沈寒越冷冷的转身,回视着他。

    此时的气氛,很是诡异。

    会场的门前,还潜伏了许多的记者,一看到他们,就有意无意的举起相机,朝他们的方向,凑了过来。

    随意瞄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沈寒越就恶趣味的,干笑了两声。

    “顾先生,你这样,是想和我一起上头条吗?”

    明明是漫不经心的调侃,却透着隐隐的威胁之意。

    那意思是,如果他不介意上头条,他就陪着顾瑾寒,好好的玩上一把?

    “沈寒越,别逼我对你动手?”顾瑾寒早已经被气的,失了理智。

    紧紧的攥着拳头,身上满是凛然的杀意。

    而不远处的血玫瑰和无痕,也一直在紧张的打量着这边的氛围,似乎在寻思着,该怎么出身,才好?

    开什么玩笑?沈寒越,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顾念突然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柔软的小手,立刻握住了顾瑾寒的胳膊。

    “哥,你先回去,这是我们之前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

    微蹙着眉头,一直在不停的摇头,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哀求,那样子,似乎生怕顾瑾寒,会伤了男人一分一毫似的。

    关键时刻,这小女人的表现,还算不错!

    沈寒越嘴角微微上挑,在看向顾瑾寒的时候,还得意的睨了他一眼。

    那嘚瑟的小神色,真是要多猖狂,就有多猖狂。

    危险的双眸一眯,手指被攥的咯吱直响,手臂微微上扬,眼看着就要出手了,不料,顾念半个身子,却直接冲了上去,死死的压住了顾瑾寒的胳膊。

    “哥,我说了,这是我的事情,你——不许插手!”

    这次已经不是祈求了,而是直截了当的命令。

    她倔强的扬着小脸,还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对沈寒越的维护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听到了吗?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这个外人,还是不要插手了!”沈寒越适时的在旁边浇火。

    一天的坏脾气,早就已经去了大半了。

    “哥,我们现在还是夫妻,所以,我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也只有我们自己,才能解决!”

    什么叫现在是夫妻?

    沈寒越的小心脏,开始不爽了。

    拽住女人的胳膊,就急吼吼的朝一旁的车子,走了过去。

    “顾、念,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一辈子,都注定是我们沈家人!”

    他这句话,声音很大,除了带有赌气的成分,更多的,却是在说给身后的顾瑾寒听了。

    “老大,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血玫瑰和无痕,已经冲过来了,他们一直盯着沈寒越的背影,似乎在等着顾瑾寒一声令下,就一个健步追过去了?

    可是,这命令,迟迟都没有下达。

    半晌,顾瑾寒才微微叹了口气:“你们最近派人盯着沈寒越,我倒要看看,他想搞什么花样!”

    “是!”……

    **

    环山别墅。

    沈君美,正和乔雅坐在客厅喝茶聊天呢。

    等看到顾念进来,两个人先是诧异的张了张嘴。

    然后沈君美就拽着乔雅,一脸挑衅的冲了上来。

    “顾念,躲藏了这么久,终于还是被我们找到了,哼,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整治整治你,替奶奶报仇!”

    说完,一个巴掌,就朝顾念抡了过去,可半途,就被沈寒越直接拦了下来。

    “沈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声音很冷,捏着沈君美的力道,也一再的加大,沈君美立刻痛的哀嚎了起来。

    “哥,你捏疼我了……呜呜……”

    乔雅适时的站了出来,又充当了一把和事佬:“寒越,君美一心想替老太太讨个公道,她也是一片孝心……”

    乔雅唯恐沈寒越,会忘了沈老太太的死因,还专门提醒了他一把。

    脸色一沉,瞥向乔雅的眸子,似乎夹裹着千年不化的寒冰,冷的彻底。

    “沈家,更轮不上你来说话!”

    说着,不动声色的朝管家看了一眼,又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那意思是在明白不过了——就是示意管家,即刻送客了?

    乔雅,脸色很难看,还没等管家过来,就自觉自发的走了。

    甚至,都不敢再抬头,看沈寒越一眼了。

    因为,这三年,沈寒越的手段,已经越来越可怕了。

    别说是乔雅,就连沈君美,只瞄了一眼沈寒越的表情,都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哥,那我回房休息了,顾念,还是你亲自处罚吧!”

    等沈寒越松开了他的桎梏,一步也没耽搁,就飞快的跑回房间了。

    彼时,偌大的前厅,格外的安静。

    沉默了良久,顾念这才仰起头,看了他一眼:“沈寒越,奶奶走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怎么?你不知道?”

    这声质问,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

    只听一下,顾念就不由得皱了皱眉。

    亏她因为刚才的维护,还觉得,他对她的心意,还是和从前一样呢?

    只是眼下看来,他和从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大义凛然的往前迈了一步,扬起小脸,倔强的睨了沈寒越一眼。

    “既然你对我们顾念,有那么深的成见,不如还是趁早离婚吧?”

    离婚?又是离婚?这该死的女人,消失了三年还不够?

    现在好容易回来了,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再一次的从他身边,跑掉吗?

    “顾、念,同样的话,我只最后才重复一次,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

    一字一句,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坚决。

    “为什么?”

    问这个的时候,她的心口一直在噗通噗通的狂跳,总害怕下一刻,再听到什么不想听到的话。

    “为什么?你不知道?”

    嘴角一撇,就拉出了一抹讽刺的冷笑。

    又是这该死的语气?顾念真是受够了!

    “沈、寒、越,你究竟想干嘛?”倔强的小脸微微扬起,冷冷的回望着他。

    “我不需要向你交代什么?总之,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离开沈家一步!”

    冷冷的说完,傲娇的一仰头,就顺着台阶,朝楼上走去。

    走了一半,见女人没有跟上来,就回身,又恶狠狠的警告了一番:“怎么?等着我抱你上去?”

    顾念脸色一沉,这才抬脚跟了上去。

    等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女人这才反应过来。

    “沈寒越,你是打算软禁我?”

    男人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微微一挑眉:“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混蛋,软禁,是犯法的!”愤怒的咬着嘴唇,挥舞着拳头,恨不得,狠狠的朝他那张欠扁的脸上,挥上一拳。

    “可我们的关系,是合法的!丈夫关心妻子的安危,不许妻子出去,有什么不对吗?”

    他故作轻松的一耸肩,这意思,就好似外边的世界有多么的凶险似的。

    妈蛋,软禁,还有理了?

    这么扯淡的理由,能说得这么一本正经,这个世界上,除了沈寒越,只怕也没第二个人,可以这么无耻了?

    不服气的一撇嘴,就狠狠的朝男人瞪了过去。

    “沈寒越,你不能这么对我?”

    “那我要怎么对你?”男人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一双手,还顺势捏了一下女人的小脸。

    那滑嫩的触感,让他的心,都微微亢奋了起来。

    身体,也不由得燥热了起来。

    三年都不曾有过的感受,突然,又冒了出来。

    该死,为什么每次面对这个女人,他总是没办法冷静呢?

    烦躁的一甩手,就直接黑着一张脸,进了浴室,更是发泄似的,把门狠狠的带上了。

    顾念莫名其妙的楞了半天,这才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

    “哼,吃完豆腐,还搞的跟被吃了豆腐似的,神经病啊!”

    “砰砰——”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好奇的走到门边,先是透过锁眼,往外张望了一番,这才打开门,让外边的佣人把餐车,推了进来。

    等看清餐车上的食物,顾念有了一瞬间的愣神。

    这些,完全是她喜欢的口味。

    看着佣人,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这是沈先生,刚才特意吩咐的菜谱?”

    “不,先生这三年,都是这样吃的!”

    把食物摆满了餐桌,这才推着餐车,出去了。

    三年,每天都吃一样的菜色?都不会腻的吗?

    下意识的就朝浴室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又默默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饭菜。

    不说别的,就说面前的清蒸鱼吧,记得之前,沈寒越是从不吃鱼的,包括这上边散落的香菜,也是他最讨厌的。

    之前,他看着她吃饭的时候,总是会指摘一下,她的饮食方式。

    而这三年,他又是怎么了?

    正纳闷着呢,沈寒越已经披了浴袍,缓步走了出来,见到桌子上的饭菜,二话不说,就张罗着女人一起坐下了。

    先是拨了几块鱼,然后小心翼翼的挑干净了鱼刺,就直接,放到了女人面前的碟子里。

    这一切的举动,他都做的格外的娴熟,包括女人不在的这三年,他也都是这么做的,只是,不同的是,今天,这些挑好鱼刺的鱼肉,不会一直放凉,直到等着被倒掉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