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年了,你还好吗?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1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毅君,有时候,我是不是有点太多事了?”

    心里虽然稍稍安慰了点儿,但想起打听到的一些传闻,似乎,他们这个女儿,远在A市的时候,和沈家的纠葛,还不少?

    不管,这个纠葛,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天意弄人?

    很显然,若没有了当年的那一茬,或许,沈寒越这个女婿,他们勉强还能接受。

    顾毅君,冷峻的容颜,在望向戚晓的时候,总是像沾染了阳光的暖炉一般,瞬间就能融化掉她心间的冰雪。

    这次,却是例外。

    眼见着,戚晓紧蹙的眉头,没有一丝的舒展。

    他只得伸出手掌,在她的眉毛上梳理了一番。

    粗粝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在戚晓的眉毛上轻抚着,眉头的褶皱虽然被抚平了。

    可是心里的褶皱,又如何去抚平呢?

    两人坐在纷繁的花架下,甚至连微风里,都带着一丝的馨香,整个院落被拾掇的就像是误落凡尘的童话城堡。

    可是,在这梦幻般的城堡里,戚晓却丝毫没办法平静。

    她被顾毅君整个的揽在怀里,头就这么靠在他温暖结实的臂弯里。

    思绪翻飞,就仿若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瞬间扎身与那段有些灰白的记忆里……

    **

    那时,顾家也是刚刚在M国,展露异彩。

    在各路海外同胞的眼睛里,顾毅君简直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

    毕竟,还没有哪一个同胞,在M国的地位,可以和他相媲美。

    再加上,他那些流传于华夏的商业案例。

    所以,几乎每一个来到M国的同胞,都会积极的与他交好。

    当年的沈父——沈浩博,和秦慕,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因为顾毅君清冷的性格,在商场上,和大多人,也仅限于泛泛之交。

    凡是靠近他的人,一开始,就带着很强的商业目的。

    偶尔应付一样,倒还好,应付多了,也难免厌烦。

    与其应付,他追求的是直截了当的利益共享,讨厌一上来,就遮遮掩掩般的架势。

    久而久之,大多人,也都摸清了他的性子。

    有合作的时候,带着利益交换的目的,和他约见。

    没有合作的时候,也自觉地,不去打扰他。

    起初,秦慕和沈浩博,也是这般的一个立场。

    只是,秦慕为了讨好顾毅君,时不时的,总能自动做些让利的事情。

    且每次,都能做到宾主易欢的地步。

    身为好友,沈浩博虽然对他刻意奉承的姿态,不是很喜欢,但也自觉地不去干涉。

    更何况,任何时候,只要碰到机会,秦慕从来,都不会忘记,提醒一下沈浩博。

    所以,作为后来者,秦慕和沈浩博,因为天衣无缝的合作,以及情同手足的兄弟情谊,在M国的日子,倒还过的不错。

    顾毅君这个人重情,对和他一样,重情重义的人,自然也是欣赏的。

    于是,很多时候,对秦慕和沈浩博,也就多了些许的照顾。

    但生意人,最重的是利益,照顾,也仅限于些许。

    就像是最后,沈浩博和秦慕,共同竞争于某个项目的时候。

    或多或少的,都不同程度的,向他表达过示好之意。

    对于他们而言,那是一个大工程,顾毅君并不觉得,他们任何一个人,有足够吞下这块蛋糕的能力。

    因为,首先从资金上,就是一个难题。

    那次的竞争,除了他们之外,也有不少,像他们一样的初来者,急于通过这个项目,在M国扎根发芽。

    暗中想拉拢顾毅君作为合作者的,自然也不少。

    原本这个项目,顾家是不打算搀和的。

    可是,那个时候,因为沈浩博,莫名的被人暗中打击,丢了许多项目。

    无疑,这个项目,就成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为了这个项目,他制定了最详尽的策划方案,并且初来M国的沈夫人——秦梦佳,也屡屡通过各种机会,找戚晓示好。

    戚晓对于这个温婉而固执的女子,也渐渐有了印象。

    这个女人,智力一般,交际能力也很笨拙。

    许多时候,和戚晓的偶遇,也总是被她弄的漏洞百出。

    可是,就是她这份特别的憨直,打动了戚晓的心。

    见惯了各种尔虞我诈的人心,对于这种,从头到尾,都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女人,戚晓还算比较欣赏。

    原来以为,像她这般不知人心险恶的性格,应该是出身与名门,并且还是从小就被保护很好的那一种。

    谁知,却只是一个失落于民间的私生女,从小,就迫于生计,在市井里讨生活。

    嫁给沈浩博,更是委曲求全般的躲藏在他的身后。

    等着沈浩博,拼命努力,和家里的长辈做斗争,甚至不惜远走他乡,为的,也不过是逐渐强大了之后,可以摆脱家里长者的束缚。

    戚晓瞬间就动了恻隐之心。

    想着,或许这次,秦梦佳和沈浩博共进退之后,她可以好心的,帮他们一把,让他们的婚姻,可以公之于众。

    让这个憨直可爱的小女人,不再这么委屈求全。

    对于戚晓的想法,顾毅君却不置可否。

    总觉得,一个男人,无论怎样的处境,都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半点委屈。

    处境艰难的时候,有艰难时候的应对办法。

    所谓的不够强大,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戚晓却指着他的额头,笑称:“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可以强大如顾毅君的,对于那些男人,需要的是适度的成长和磨练。”

    对于这个小妻子的恭维,他一时得意忘形,也就答应了她的请求了。

    毕竟,顾家又不缺这些资金,只要这小女人能高兴,就算是这笔资金,就此打了水漂,他也不会在乎的。

    没承想,他这番资金,还未出动,沈浩博的项目,却率先打了水漂。

    而且,又因为项目方案和秦氏过于雷同,涉及到商业犯罪,公司的一些人员,已经被立案调查。

    这一场竞争,沈浩博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个彻底。

    因为证据确凿,沈氏的一个员工又供认不讳。

    明明就是无稽之谈的事情,却硬是被扣上了商业犯罪的帽子。

    又因为,起初,秦慕对他的万般照顾,他更是被贴上了“忘恩负义”的标签。

    原来的兄弟之情,在这个时候,也显得无比的可笑!

    两肋插刀的兄弟,却在背地里,插了他一刀,这个真相,真是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这一次,他只当是有眼无珠,错认了人。

    打算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既然诬陷他盗取别人的方案,那他就亲自,找出真相出来,无论如何,他也不想背负这么大的一个心理负担。

    或许是因为什么东西,都一个人背负,却忽略了小妻子的情绪。

    更没有在第一时间,和他的小妻子,分享他的心情和打算。

    秦梦佳每每看到的,都是他落魄的背影,和不断奔波的脚步。

    想帮忙,却苦于找不到办法。

    于是,就选择了铤而走险。

    更是莫名其妙的绑架了戚晓,目的,就是为了逼顾毅君出手救她的丈夫?

    就在戚晓,被秦梦佳带到正在施工的某个高楼的顶楼,她都没有做任何的反抗。

    因为她知道,这个憨直善良的女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拿她怎么样的。

    并且,这次的绑架,多半也是被有心人唆使的。

    顾毅君是如何的雷霆手段,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更何况,这个不自量力的女人,居然还动了他心爱的女人。

    秦梦佳的处境,是可想而知了。

    “梦佳,听话,你这么做,非但帮不了沈浩博,反而会害了他!”

    戚晓一遍一遍婆口苦心的劝慰,也丝毫劝不动她。

    没办法,戚晓也只能静静的等在这里,静观其变了,还打算着,等顾毅君赶来的时候,替她求个情。

    顺便,再问出那个背后唆使之人,很显然,那个背后唆使之人,或许,还是沈浩博致胜的关键人物呢。

    等顾毅君一行人赶到的时候,秦梦佳惊吓之余,只好死抱着戚晓的脖子,一步一步的后退。

    却丝毫没有顾忌身后的环境。

    就在两人险些一起跌落的时候,顾毅君一个健步冲上去,率先救下了戚晓。

    可秦梦佳,就这么一头跌落了下去。

    等底下,传来一声闷响的时候,戚晓,却正在兀自揪着那一小片撕裂的裙摆,发呆呢。

    “晓儿,别多想!”

    顾毅君低头吻了一下那迎风颤动的羽睫,语气是说不出的温柔。

    戚晓一阵恍惚,直接从这份记忆里,回过神来。

    “毅君,有时候,真的很讨厌,我那般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其实,当初我明明可以不跟着她过去的,我明明可以摆脱她的,却因为想见到她背后的唆使之人,选择了将计就计……”

    戚晓垂下眼眸,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低语了一番。

    “傻瓜,我说过,我们顾家,不欠他们,而你,也不需要有任何负担!”

    顾毅君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一个深情的吻,就印在了她低垂的眼眸上。

    “可,毅君,我担心的是小念,看她的模样,很明显已经对沈家那小子,动了真情了。若是沈家那小子,只是为了报复,而接近小念,那最后,她一定会被狠狠的伤一把的。”

    “晓儿——”

    顾毅君先是温柔的唤了她一声。

    然后,这才紧紧的攥着拳头,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了一番。

    “放心吧,我会看好小念的!若是那沈寒越,真的伤了我们的女儿,我一定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一字一句,狠戾异常,就仿佛是从地狱传出的嘶吼,只是听上去,就让人不寒耳栗。

    躲在远处的顾念,手紧张的蜷缩成一团,双肩一直在微微的抖动着。

    冷静下来以后,这才在心里,缓缓的下了一个决定:“寒越,为了不让我的父亲,迁怒于你,看来,这一段时间,我要乖乖的了……”

    嘴角甜甜的上扬,手指微动,迅速的编辑了一个短信。

    “寒越,对于当年的事情,我很抱歉!希望,你能等我一段,总之,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我的父母和你好好的谈上一次的,也希望你对当年的事情,不要介怀……”

    等编辑好了短信,顾念却又觉得,有些不妥,考虑了好一会儿,删掉了这些编辑好的文字。

    最后,只余下了简单明了的四个字:“寒越,等我!”

    只是,在回到M国的时候,她的短信,就注定没办法到达沈寒越那里了。

    因为,早在短信发送的一霎那,就被她手机上的恶意软件,给自动拦截了。

    这个软件,只是针对顾毅君的号码,她和任何人的联系,都不会受到限制。

    而安插这个软件的,自然就是,想彻底把她庇护在身边的顾毅君了……

    **

    在这个事情上,顾毅君还算是有些先见之明的。

    因为,依沈寒越目前的状态,只怕能联系上顾念,除了一股脑的质问,只怕也没心情,和她谈点别的了。

    再加上,沈君美时不时的,就要在他耳边浇上一把火。

    沈家现在,完全就把顾家当做仇人去看了。

    毕竟,在他的眼里,顾家欠他的,可是三条命——当年的父母,以及现在的沈老太太。

    从顾念失踪的那一刻,他就在满世界的派人搜寻她的踪迹。

    可是,虽然知道顾家是在M国。

    但顾家在M国的房产众多。

    往常,别人和顾毅君打交道的时候,每每前去拜访的,都是他在纽约的别墅。

    顾家别的居所,却鲜有人知道。

    顾毅君花大价钱,派了许多人去找,甚至各种高科技的勘探设施,都用了。

    无论如何,却都无法,搜索到顾念的踪迹。

    当年那个无论何时何地,对于着装都一丝不苟的男人。

    在两个月的时间,却突然糟糕的不像话。

    为了寻找顾念的踪迹,有的时候,西装几天不换,甚至连胡子,也来不及剃。

    不过,就算是他最糟糕的样子,每每出现,也总能第一时间的,吸引到众人的眼球。

    甚至,在女人的眼里,他这么一副不拘一格的“浪子”形象,对她们,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尽管如此,却没有哪个女人,敢上前招惹他了。

    因为,比着最初,他周身的气势更胜了。

    脸上,就好似挂了一个“生人勿近”的招牌。

    只是撞上他那幽潭似的双眸,都能被内里隐藏的冰寒之气,灼伤眼睛。

    他冷峻的面容,时时都带着一股肃杀之气,随时随地,都是一副,想要捏死人的架势。

    两个月的寻找,他休息的时间几乎很少,双眼已经熬出了许多的红血丝,这鲜红的眼色,更是给他整个人,笼上了一层无形的杀气。

    就连,沈君美,都不敢在他的耳边,提“顾念”一个字了。

    他这疯狂的寻找,在旁人的眼里,可能是因为仇恨。

    可是,每每夜深难眠的时候,他自己都分辨不清,这该死的执着,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特别是,每每滑动手机,都看不到一条消息的时候,他的心里,更是烦躁异常。

    这样奇怪的反应,旁人觉察不到,但和他关系密切的薛浩扬,又如何不清楚呢。

    “寒越,其实,我的建议是,好好的经营沈氏,至于顾念,你就不要再去找了。因为,就算找到了她,只怕依你的处境,也没办法去好好的和她相处了!”

    他劝慰的话,刚说完,就被沈寒越阴寒的目光,看的心里一阵发毛。

    但身为朋友,却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劝慰了一番。

    “寒越,如果,你真的需要顾家,向你解释什么,首先,必须要有和顾家对话的资格,才行吧?”

    薛浩扬劝了这么多,也就只有这一句话,真真的说到了沈寒越的心坎上。

    是的,他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找到那个该死的女人。

    而是,先站到和顾家平等的地位上,再慢慢的去算这笔账。

    “浩扬,让那些人,都先停下吧!现在实力悬殊,就算是再努力,也未必能找到顾家的居所!”

    因为有了目标,沈寒越躁动异常的心,也稍稍得到了安定。

    疲累的往沙发上一倚,这些天,因为那一股气,而凝聚起的精气神,也瞬间消散了,脸上疲态尽显。

    但是,偏偏他说话的时候,那股气势,却一直是上扬的,带着他沈寒越式的威严。

    神情微转,满是血丝的眼眸里,满是势在必得的气势,就好似,他和顾氏平肩,似乎,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却没想到,他的这个一眨眼,就是三年。

    三年的时间,不知有多少个不眠不休的夜晚,他都是窝在办公室里度过的。

    甚至,为了搞定一些难缠的合作,他一个人,喝倒了一桌子的人,而导致他有一段时间,因为胃出血,频繁的出入医院。

    每每回忆这三年的时间,他觉得,就只有一个东西,可以形容他的那个状态——陀螺,而且,还是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陀螺。

    就连沈氏的员工,也被逼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陀螺,陪着他,不停的旋转着,却不敢叫苦叫累。

    因为,无论何时何地,那个最累的人,都不是沈氏的任何一个员工,而是沈寒越。

    他就像是不会累的机器人一般,哪怕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第二天,照样可以精神矍铄的出现在公司,忙着一个又一个的工作。

    索性,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因为,之前,沈氏的员工,每每提到顾氏的时候,都保持着一种憧憬和敬仰。

    而现在,谈到顾氏的时候,完全换成了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

    而他,也成了新一代的一个传奇,至于那另外的一个,自然是顾瑾寒了。

    媒体,每次拿顾瑾寒和年轻的顾毅君做对比的时候,也总是会顺带的提一下沈寒越。

    沈氏集团的崛起,不但改变了华夏商界的格局,甚至,连国外都受到了不小的撼动。

    顾瑾寒,也成了一些商业周刊上的常客。

    一些各大的节目,也相继,对他提出了邀约。

    但是,他有一个习惯。

    每每是国内的媒体,他都一概拒绝。

    但对于国外的一些大媒体,他都是欣然应允的。

    这么做的目的,也不过是急于把自己的成功,展示给顾念去看而已。

    一些华夏的商人,难免会有些酸葡萄心态,背地里,诋毁他崇洋媚外,有失华夏之风。

    可是,每每访谈出来的时候,每每他被国际所熟识的时候,却总是会狠狠的扇这些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因为,他在商业的崛起,已经成功的吸引了一大票的海外目光。

    让越来越多的人,不敢对华夏,有丝毫的轻视,更是间接的带来了华夏经济繁荣,让越来越多的海外人士,来到华夏投资。

    也拉来了许多大型的海外项目。

    只是,他的这般成功,带给他足够成就感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空虚感。

    特别是,他的名号越来越响的时候,那个女人,却总是视若无睹的忽视了,竟然连一条短信,都没发给他?

    “顾、念,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不能自己出来,就别怪我使用别的手段,逼你出来了!”

    男人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底下的车来人往,声音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狠戾。

    拳头聚拢,冲着窗户一伸,又回缩回来,然后紧紧的攥成一团,捏的咯吱咯吱响。

    他的这番举动,就好似是在随手从人群里捏过一个“小蚂蚁”,然后狠狠的捏碎在手心里似的。

    行为虽然略显幼稚,但他俯瞰而下的样子,再加上他身上,那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竟隐隐有那么一丢丢“上帝”的即视感。

    只是,在他的俯瞰之下,偏偏就找不到那女人的踪迹。

    说不出是愤怒更多,还是失落更多,此刻,他紧紧的攥着拳头,看样子,是打算出手了?……

    **

    三年的时间,说起来也不短了。

    顾念虽然表面上,一直在扮演着一个乖巧的角色。

    除了工作时间,大多,都是和韩碧娜,在没心没肺的到处闲逛。

    看样子,似乎和之前,并无太大区别。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内心,究竟有多么的煎熬。

    索性,在三年之余,她总能在一些场合,或者某些访谈上,得到沈寒越的消息。

    心里,也因为他的成就,欣喜不已。

    可是,却又有那么一丢丢的小失落。

    因为,这三年的时间,她发了无数的短信给他,他却一条都没回复。

    总是害怕,他是不是已经爱上别人了?

    三年的时间,她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办法摆脱掉顾家的束缚。

    甚至,因为顾家的严厉看管,她没有办法去任何一个公司工作,而是,退而求其次,索性,做了独立摄影师。

    没有了公司的限制,她的天赋和想法,也逐渐得到了凸显。

    也只是三年的时间,渐渐就在这个行业,做出了一些名气。

    作品,也连番的在各大摄影展上获得了不错的名次。

    她每次拍出好作品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这个作品,能被沈寒越看到。

    可是,她的这个小伎俩,还是没能逃过顾毅君的眼睛。

    因此,顾念每次的作品,都不能署以真名,迫不得已,每次参展,只能以“假名”示人。

    为了方便沈寒越辨认,这个假名,故意取了沈寒越名字中的一个字,却一下就被顾毅君给否决了,后来,只得退而求其次,叫“雪人”。

    想着这个也挺符合他一贯的冰山脸形象的。

    甚至,作品里,也故意融入了她记忆深处的一些东西。

    可是,很遗憾,沈寒越,好似并没有如她所愿的,认出她的作品来。

    失落之余,她终于决定,要亲自回A市找他了,只是,眼下这个计划,却还是要好好计划一下的。

    只能一击即中,否则,她铁定会被顾家限制的死死的。

    好在,连老天都在暗中帮她,就在她想方设法的,想要回到A市的时候。

    华夏那边,却对她提出了邀请,邀她担任国内一个大型摄影展的评委。

    能够以工作之名,要回护照,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可是,没想到的是,顾毅君却有着更好的馊主意。

    “这次摄影展,就让碧娜替你过去吧!”

    此语一出,别说顾念不同意了,就连韩碧娜,都在连连摆手呢。

    “顾叔叔,我这半吊子的摄影水平,跟着小念玩玩还可以,要去当评委,你还是杀了我吧!”

    韩碧娜一边说,一边夸张的伸出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脸上的表情,要多为难,就有多为难。

    “评委而已,又不是真的要你拍摄什么东西?这些艺术的东西,你随便选几个最顺眼的作品,然后模棱两可的给出一些评价,又有多难!”

    韩墨也在语重心长的劝慰她。

    可韩碧娜,却还是苦着一张脸,拼命的摇头。

    “得,要不,还是让顾念,给你临时培训一下各类摄影作品评价的技巧吧!反正只要是类似的作品,你照着背出来,就准没错!”

    韩墨见她摇头,就给了这么一个建议。

    顾毅君看着韩碧娜那副为难的样子,也只得点头应允了。

    可是,对韩碧娜培训一番之后,这个花痴,从网上选出的所谓好的作品,却是一些韩国男艺人的照片。

    这下,别说旁人了,连顾念都无语了。

    可韩碧娜却还在振振有词的反驳着:“那些作品,那么晦涩难懂,也就你们这些人,才当它是艺术,在我的眼里,哪有这些帅哥好看!”

    “韩碧娜,艺术的渲染力,渲染力你懂吗?色彩的冲击力,你懂吗?就算是选照片,你也选出点拍摄技巧好的艺术照,可以吗?你选的这些自拍照,又是几个意思?”

    韩墨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韩碧娜的脑袋,说道。

    “哼,没有眼光的家伙,这些自拍照,很萌的,有木有?”

    韩碧娜说着,还特意嘟着嘴,摆出了一个最萌的姿势。

    这下,连最初提出这个建议的顾毅君,也无语了。

    “这样吧,我随便找一个人,替你去一趟吧!”

    这下,顾念还没来得及反驳呢,韩碧娜却率先跳出来,反对了。

    “不行的,每次我陪小念去参加摄影展的时候,和那些摄影师,都是打过照面的,而且,就连这次一起担任评委的JOY,也和我们见过好几次面了,到时候一旦戳穿了,就麻烦了……”

    韩碧娜一边说,还一边不忘偷偷对着顾念,使眼色。

    顾念立刻就会意了,颇为苦恼的站了出来。

    “爸,三年了,我好不容易在摄影界闯出了点名堂,若是冒名的事情被戳穿了,那以后,所有人都会对我嗤之以鼻的,更甚至,等有朝一日,真实的我站在媒体面前的时候,他们也会怀疑我——是不是也是冒名顶替呢?而且,就连我之前的作品,也会受到质疑……”

    顾念尽可能的把事情,往严重了去说。

    说完,又声泪俱下的表述了一番,对这个行业的热爱。

    再加上,她这三年的表现,一直很乖巧。

    又极力保证着,坚决不在媒体面前露脸,除了背后偷偷帮着点评,其他的露脸机会,一律让韩碧娜代劳。

    并且,还自觉自发的,让顾毅君在她身边尽可能的安排人手,避免和沈家的人相见。

    她这种,对沈家人避如蛇蝎的架势,让顾毅君稍稍放松了警惕,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不过,对于她的看护,丝毫没有放松。

    虽然明面上,只安排了韩墨保护她,但是暗地里,在她身边安排的人,绝对不低于十个。

    尽管这样,顾念却还是开心的差点跳出来。

    反正在她看来,只要能回华夏,那目的,就达到一半了。

    一回到房间,顾念就关上门,旁若无人的傻笑了起来,一边傻笑,一边朝着韩碧娜的脸上,吧唧亲了好几口。

    “碧娜,这次多亏了你!”

    “当然。”韩碧娜傲娇的一仰头:“我为了你,故意装傻装笨装白痴,身心简直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小念,你要是不好好感谢我一番,就对不起我对你的”大恩大德“!”

    韩碧娜倒是一点儿也不谦虚,一嘚瑟起来,那乱用成语的毛病,又犯了。

    顾念无语的拍了拍额头,用看白痴的表情,睨了她一眼。

    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丫本来就是白痴,还用装吗?

    “顾、念!”韩碧娜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句:“你丫就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卑鄙无耻……”

    韩碧娜好像是和成语杠上了,又哼哼唧唧的乱用了一堆的成语。

    这才死命的揪着顾念的衣领,向她讨要报酬了。

    顾念被她缠的没办法,再加上,她帮了大忙,于情于理,都是要还她这个人情的。

    无奈的撇了撇嘴:“说吧,什么报酬?”

    见韩碧娜一脸的不怀好意,急忙又补充了一句:“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答应。”

    “也没别的,就是你丫得偿所愿了之后,要帮我对付韩墨!还有,这次韩墨和我们一起,所以,我们住酒店的时候,一律只要两个房间,一间我们住,一间,你住……”

    韩碧娜为了让韩墨孤独终老一辈子,还挺拼的,只是,把自己交代给韩墨,也算是让他孤独终老了?

    对于韩碧娜独特的脑洞,她实在是理解无能。

    不过,看惯了两人的打打闹闹,却觉得,似乎他们还挺般配的,于是,就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小念,我怎么觉得,你比我笑的,还更不怀好意呢?难道——难道三年没见沈寒越了,你心里已经开始在肖想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顾念原本,还什么都没想呢。

    被韩碧娜这么一调侃,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男人那完美的身材比例,以及那性感的人鱼线,最重要的,自然是他持久的战斗力了。

    小脸,刷的就红了个彻底。

    见到她这副样子,韩碧娜就更加不依不饶了:“哈哈,其实也没必要害羞了,你们是夫妻嘛,而且又分开了三年,所谓的小别胜新婚吗?你们岂止是小别,简直就是”大别“,这憋了那么久,还不……”

    韩碧娜这番话,可谓是把女流氓本质,暴露了个极致。

    “韩、碧、娜!你害臊不害臊?这么口无遮拦的,怪不得,韩墨都被你吓跑了……”

    “干嘛要害臊?我又没说错,不然你干嘛脸红?”韩碧娜继续调侃。

    调侃的最终结果,自然就是,被“恼羞成怒”的顾念,一下拉开门,被推出门外了。

    打发走了韩碧娜,顾念独自躺在床上,一直不停的翻身,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她甚至,下意识的,就顺着韩碧娜的话,开始往下想了,三年了,依他的色胚程度,不知道……

    不,不对,依他的色胚程度,这三年,压根就不会闲着吧?

    想到这里,顾念是彻底被自己逼进死胡同了。

    甚至还打开手机,开始搜索起来了,至于搜索的内容就是:许久不见的男朋友,要怎么去验证,对方是否一直守身如玉?

    这么奇葩的内容,除了搜索出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又如何能搜索出答案呢?

    于是,搜索了一圈,顾念反而更郁闷了。

    被自己的奇葩思维,气的嘟起了嘴,狠狠的滑着手机里的通讯录,然后对着沈寒越的名字,猛戳了一通。

    手机屏保都给戳烂了,心情才稍稍好了一点儿。

    收起满腔的郁闷,点开他的名字,顺势编辑了一条短信。

    “三年了,沈寒越,你还好吗?你有没有,像我想你一样的,想我呢?”

    不过,手指在“发送”那里停了很久,都没有办法按下发送。

    总觉得,若是这三年,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那这条短信,该有多尴尬啊?

    后来,转念又一想,她都没有别人,他凭什么有别人啊,哼,要是敢变心,就杀了他!

    顾念在“他会不会变心”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很久。

    直到后来,才明白,比“他不爱她了”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他恨她”

    ……

    **

    纠结了一夜的结果就是,第二天起床,就顶了两个超大的黑眼圈。

    当然,临上飞机之前,自然又被韩碧娜那个丫头,给奚落了一番。

    不过,好在,韩碧娜买机票的时候,特意和韩墨买在了一起,而她的位置,刚好和两人的位置,隔了点位置。

    因此,一上了飞机,顾念的耳边,就彻底安静了。

    让空姐拿了毯子,就心无旁骛的大睡特睡起来了。

    原本是抱着一路睡到底的心态呢。

    哪知,睡觉的途中,拿来遮蔽黑眼圈的墨镜,给碰掉了。

    于是,一个她极其不想见到的人,一回身,就看到了她。

    而且,不顾她还在熟睡,居然还特意以打招呼的方式,狠狠掐了她一把,一下,就把顾念给掐醒了。

    “顾念,好久不见!”

    见她醒了,女人先是甜甜一笑,立刻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牢牢的抱住了顾念。

    不知情的人看到了,指不定以为,她和顾念的关系,有多好呢?

    妈蛋,有起床气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中途喊醒,而且,这丫,还直接用掐的。

    可是,现在这女人正虚伪至极的和她叙旧呢,还特意,和顾念旁边的人换了位置,就这么从前排,换到了顾念的旁边。

    要是二话不说的,就和她撕起来,只怕,落在外人的眼里,也不怎么好看。

    不就是演戏吗?谁不会呀?

    顾念拼命挤出了一个微笑,用一个甜美至极的声音,看着她,故作天真的问道。

    “乔雅,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呢?虽然,这次,那些狗仔,一定会说,你又是出国蹭红毯来了,不过,我相信你,不会一直蹭红毯,蹭一辈子的,加油!”

    顾念说着,手臂曲起,还一脸天真的,对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真是把脑残粉的形象,表演了个极致。

    脑残粉嘛,遇到偶像,肯定会激动吧,一激动,声音肯定不会低了吧?

    于是,这一番话,身旁的不少人,都听到了。

    自然也有一些人,已经认出乔雅的身份了,这些人,看向乔雅的眼神,都很是耐人寻味。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