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们顾家,不欠你!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14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碧安广场,八楼,清咖。

    韩墨坐在靠窗的位置,顺着窗子,往下俯瞰。

    只是一眼,就能认出,楼下那个淡绿色的小点,就是顾念。

    韩墨的双眼,一直紧随着小点的移动而移动,双手放在桌下,交叉缠绕。

    仿若这样,就可以缓解内心的纠结似的。

    只是,双手捏的越紧,心里就越是不安。

    索性把手从桌下抽出来,烦躁的敲了敲额头。

    此刻,他真的十分后悔——干嘛要一时兴起,偷听顾瑾寒的电话呢?

    现在好了?怀揣着秘密,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真是难受的要命!

    顾念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韩墨正用手指关节,一下一下的,敲击着额头。

    掩嘴低笑了一阵,这才缓缓的朝韩墨的座位走过来,然后和他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调皮的伸出手指,朝韩墨的额头上,使劲弹了一下。

    “喂,她已经彻底把你逼疯了吗?”

    顾念口中的她,正是韩碧娜。

    从小到大,没有人比她更了解韩碧娜的缠人功夫了,幸灾乐祸的睨着韩墨,又是一阵低笑。

    韩墨先招来服务员,替顾念点了一杯冰拿铁,这才撇撇嘴角,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他听来的这个消息,似乎,比韩碧娜,更让人无语。

    轻抿了一口咖啡,把自己从不安的情绪里,揪出来,这才故作生气的,瞪了顾念一眼。

    “亏你还笑的出来?如果不是你的恶作剧,我能被韩碧娜缠上吗?”

    看着他这一脸怨念的样子,顾念又是忍不住的一阵大笑。

    仿佛又想起了小时候,他们几个,每每都凑在一起,“算计”顾瑾寒的场景。

    于是,在某次算计失败后,韩墨阴差阳错的,闯进了浴室,在被韩碧娜暴打的时候,两人脚上一滑,身子摔到了一起。

    韩碧娜身上的浴巾,就这样被摔掉了,而韩墨摔下的时候,手还偏偏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第一次和男人有“肌肤之亲”的韩碧娜,为了出一口恶气。

    决定,缠上韩墨,横扫他身边的各路桃花,让他丫孤独终老!

    抱着出气的心理,于是,韩碧娜缠起人来,就格外的理直气壮,格外的没下限了。

    韩墨自然就越来越怕她了?

    想起这段,韩墨无可奈何的同时,也不由得随着顾念轻笑了两声。

    抛开一些“不愉快”的片段,其他的时候,却还是很开心的。

    想起这些,韩墨再看向顾念的时候,脸上说不出的郑重,手又一次躲到桌下,十指交叠。

    “小念,有没有想过,和我们一起回去?”

    这会儿,服务员刚好把咖啡端过来了。

    顾念大概有些口渴了,低头一连喝了好几口,这才仰头看了他一眼。

    他方才那纠结和郑重的神色,自然是被她错过了。

    漫不经心的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的咖啡渍。

    “是我哥,让你来做说客的吗?放心吧,我肯定会回去的,不过,要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了,我带寒越,一起过去,见一下我爸妈!”

    说起这个的时候,女人的嘴角,就不由得漾出了一圈浅笑,脸上也满是憧憬之色。

    很显然,是在憧憬,沈寒越和顾氏父母见面时候的美好画面了?

    韩墨静静的看着她,只觉得心里一阵难受——这丫头,是认真了?

    得出了这个事实,他偷听到的一些事情,就更让他揪心了。

    正踌躇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顾念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这小女人,刚看到手机上的名字,就一脸幸福的,按了接听键,然后甜甜的“喂”了一声。

    “你不是在工作吗?这样频繁的打电话,不会影响工作吗?”

    虽然是责备的语气,却被女人说的缠绵异常。

    嘴角微微上翘,那甜腻的笑容,只要看上一眼,都能把人给腻死。

    韩墨静静的听着这些,心里又是一阵叹气。

    顾念此时,却已经完全沉溺在电话的世界里了,低声说了好一会儿话。

    这才不好意思的挂断电话,抬眸望了韩墨一眼。

    “他说今天有些心神不宁,所以电话打的频繁了点儿,其实,平时,我们不这样的……”

    女人解释的时候,嘴角都在漾着笑,走神了好一会儿,这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对了,你还有事儿吗?没有的话,我要去沈氏一趟了,寒越很不习惯一个人吃午饭,刚好这边离那边不远,我过去陪他一下……”

    女人用最平常的语气,叙述着这些,丝毫没发觉,两人这样子的状态,在别人眼里,已经是如胶似漆的热恋状态了。

    “小念,沈寒越,真的有这么好吗?”韩墨苦涩一笑,直白的询问道。

    他这句话,还真的把顾念给问住了。

    因为两人在一起这么久,她还真没认真思索过这个,想了半天,才羞涩的点了点头。

    “恩,起码他对我,真的挺好!”

    韩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觉得,世事无常,有的时候,上帝,还真的挺爱开玩笑的。

    先不说别的,若是沈寒越知道了一些事情,两人的关系,还能这么如漆似胶吗?

    顾念焦急的抬腕,看了看时间,眼看着已经十一点了,她好像没时间再寒暄了。

    起身,正打算走呢,却被韩墨一把拽坐了下来。

    “小念,坐下!我有事情要说!”

    他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顾念楞了片刻,这才木然的点了点头……

    **

    沈君美躺在床上,手里一直紧攥着手机,时不时的,就要看上一眼。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滑过去了。

    她突然失去了耐性般的,把手机往床上狠狠的一摔。

    “该死的废物!一点儿小事都做不好,早知道,我亲自出马了!”

    她嘟嘟囔囔的抱怨着,翻身下床,正准备出去呢。

    手机却“滴滴”响了起来。

    沈君美收起满脸的不耐烦,滑锁,读取彩信。

    当看清楚手机上的照片之后,脸,立刻就笑成了一朵花。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就把短信重新编辑了一下,发给了沈寒越。

    “哥,你在被荣光打压的时候,顾念不帮你就算了,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和荣光的韩墨,勾搭上了,这个女人,实在不配做我的大嫂!”

    短信发送成功之后,沈君美就不可抑制的狂笑了起来。

    然后,就开始在图片上点了一下,又一下,静静的欣赏了起来。

    照片也就几张,角度也不是很好,但两人的互动,还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像顾念弹对方额头啦,韩墨拉住顾念的手了……

    这些,可都是比较亲密的互动了,这些,虽然还不足以把顾念赶出沈家。

    但沈君美觉得,只要能让两人时不时的吵上一架,似乎,也是个不错的策略。

    反正,在她的眼里,再好的夫妻,争吵的多了,感情也会越吵越淡的。

    不过,她倒是忽略了一点——就是沈寒越对女人的信任。

    当点开短信的时候,男人的眉头本能的就蹙了起来。

    手指合拢,紧紧的攥成一个拳头,可能是攥的太紧了,指节都有些泛白了。

    不过,他这莫名涌起的愤怒,可不是针对顾念,而是针对顾瑾寒。

    蓦地,就想起了酒店初见顾瑾寒的那一次,没记错的话,这男人,似乎在帮顾念张罗男朋友?

    那这一次,也是同样的目的吗?

    总之,不管是怎样的目的,他就没想过要姑息!

    手指狂躁的按着手机屏幕,飞快的拨出了一个电话。

    “顾、瑾、寒!”

    一字一句,声音更是冷戾的不像话。

    顾瑾寒,缓缓的从一堆的文件里,回过神来,把听筒离的稍微远了一点儿。

    这才不耐烦的反问了一句:“什么事儿?”

    “顾、瑾、寒,让你身边的人,离念念远点!否则,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做点极端的事情,伤到什么人!”

    声音不高,仿若是喉咙深处的低吼,每一个字,都透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说完,没等顾瑾寒回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这“嘟嘟……”的挂断声,顾瑾寒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才重新拨了电话出去。

    “血玫瑰,韩墨现在,和小念在一起?”

    顾瑾寒何其谨慎,早在韩墨偷听到电话的那一瞬,他就已经知道了。

    原本,觉得只是最平常不过的家常话,并没有第一时间,阻止韩墨的偷听。

    只是,没想到,发展到后来,才知道,这通电话,并不是顾毅君对他的嘱托。

    而是对他下的死命令——无论如何,尽快把顾念,带回去!

    后来,注意力都放到电话上,等想起去阻止韩墨偷听的时候,这大概的秘密,早就已经讲述大半了。

    索性,也就不管不问了,只是暗中派血玫瑰注意一下,看看韩墨,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是的,韩墨正和小姐在一起,现在,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血玫瑰一边时不时的,朝韩墨的方向,瞥上一眼,一边干脆利落的,向顾瑾寒禀报着这里的情况。

    “听着,现在,即刻把小念,带回来!”

    冷冷的下完这个命令,男人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若有所思的托腮凝望了一下窗外的骄阳,以及四周聚集的乌云,看来,是要变天了?……

    **

    清咖,靠窗的位置上。

    顾念正大张着双目,不可置信的盯着韩墨。

    咬着嘴唇,沉默了半晌,这才小心翼翼的动动嘴唇,问了一句。

    “你确定,不是在编故事骗我吗?”

    编故事?如果真的是故事,估计他就不会这般为难了?

    韩墨苦涩的一笑,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呢?面前的女人,却突然站立不稳似的,踉跄了一下,正好晕倒在血玫瑰的怀里。

    血玫瑰还未来得及出手,诧异的抱着怀里的女人,抬眸望了韩墨一眼。

    见他点头,就基本确定了,一定是韩墨早先就在饮料里,动了什么手脚了。

    “既然做了”恶人“,会这么难受,又何必多此一举!”

    血玫瑰说完,直接抱着顾念,推门出去了。

    而韩墨,却依然固执的坐在那里,嘴角还漾着一抹苦笑。

    有一点,血玫瑰却是说错了的,他不是做了一次恶人,才难受。

    而是不得不做恶人,所以才难受。

    原本,他想着,只要顾念对沈寒越的感情,稍微不那么深,在他的劝告下,只怕还会主动离开的。

    可是,她却拒绝了?

    一个人,俯瞰着窗外的风景,一个人坐了两个小时了,一个欣长的身影,这才突然蹿了进来。

    二话不说,就攥住了他的衣领。

    “念念呢?”

    韩墨木然的抬头,瞥了他一眼:“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应该是在飞机上!”

    男人眸子一紧,挥出一拳,狠狠的砸到了韩墨的脸上,然后猛地松开他。

    “回头,再找你算账!”

    丢出这句话的时候,男人早就已经转身,跑了出去。

    看他跑的这么卖力,不用说,一定是要去机场了?

    只是,他似乎已经低估了顾家的势力,有时候,追过去了,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只是,眼下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想这么多。

    忙到中午了,也没等到顾念过来,偏偏电话又打不通。

    情急之下,就循着彩信上的照片,查到了咖啡馆,飞奔了过来。

    只是,还是迟了一步吗?

    不,在沈寒越的人生里,还没有人,可以随意的支配他的感情。

    不就是被强制送走了吗?他想,凭他的能力,还是有办法找到她的。

    正开着车子,朝机场飞奔呢,电话,却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哥,你快点来圣保路医院吧,奶奶她,不行了!呜呜……”

    听筒里,突然传来了沈君美那呜呜的哭声,还伴着那边杂乱的脚步声。

    看起来,并不像是在作假?

    “奶奶最近不是一直很好,沈君美,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恶狠狠的警告了一番,可那边的沈君美,什么都不说,却只是哭。

    烦躁的拔掉耳机,车子一个打弯,就飞快的调转了方向,转而向圣保路医院的方向,飞奔而去。

    赶回去的时候,医生却刚好摇着头,从房间里出来。

    迎面撞上沈寒越,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

    “趁着还有口气,你再送她最后一程吧?”

    医生说完,也不管沈寒越的脸色有多难看,就直接大步,走了出去。

    虽然对医生的说辞,很是不爽,但现在的处境,似乎也没时间,和他多做计较了。

    猛地推开病房的门,一步步的朝病床上走了过去。

    见到沈老太太的那一刻,男人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好强了一辈子的老太太,原本就枯黄的脸色,此刻,早已经没了半点的生气。

    浑浊的眸子,就连睁开,似乎都有些困难。

    鼻尖的气息,很是微弱,若不是用心感受,似乎,手上连半点波动的气息,都是没办法感受到的。

    沈君美跪坐在地上,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手还在下意识的摇着沈老太太的手臂。

    感受到病房的动静,这才扬起一张满是泪水的小脸,朝男人看了过去。

    病床上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沈寒越的到来,半张的眼眸,突然完全睁开了,手还固执的朝沈寒越的方向,伸了过来。

    看这情形,是有话,要说了?

    沈寒越努力调整好心情,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

    膝盖一软,就直接跪坐在病床前。

    见老太太嘴唇正艰难的一张一合着。

    耳朵,就慌忙凑了过去。

    “寒越,当年的……事情,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不是故意不帮你的父亲,而是……身为母亲,对自己一手栽培的儿子,太有自信了……总觉得,他能一个人挨过去的……这样,就可以让沈氏的那帮股东们,彻底的闭嘴了……”

    沈老太太说话很吃力,一番话,愣是被她说了二十分钟。

    沈寒越的脖子,因为一直悬空着,此刻酸涩的难受,可他却依然忍着难受,吃力的朝前伸展着。

    从沈老太太这断断续续的描述里,他约莫着,也算是猜到什么了。

    怪不得,在他上任的时候,沈氏的股权,大概都已经被沈家完全掌握了。

    就连公司的董事会,也解散了。

    想必,是因为最初的沈老太太,之所以不出手,也是身不由己的。

    所以,在儿子去世之后,这才把怨气,一股脑的,发泄在那些股东身上,彻底的,把沈氏,翻了个天。

    而当时,逼走儿媳,似乎也是因为一些私心。

    只是想看看,这个儿媳,在关键的时刻,靠不靠得住。

    直到听说,她只身跑去了美国,心里这才稍稍安慰了些,还想着,等两人回来,就帮两人补办一场婚礼。

    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却间接的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寒越,我对你……的母亲,没有……一丝的愧疚!我当初,真不该……真不该,让她去美国的……”

    沈老太太,越说越激动,也不管沈寒越有没有听清楚,自顾自的说了一串。

    然后,却突然停住了。

    眼眸里闪着光,似乎看到了什么人似的,竟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浩博,你来了……”

    明明对着沈寒越,却叫出了别的名字。

    很显然,这一刻,她的意识,早就已经不清醒了。

    “奶奶……”沈寒越凑过去,任由沈老太太攥着他的胳膊。

    她浑浊的眸子里,漾出了一行的热泪:“原、谅、我……”

    一字一顿的,挤出这三个字,手臂一垂,身子一歪,就彻底不动了。

    “奶奶,我早就不怪你了……”

    他轻启薄唇,一字一句,对着沈老太太说道。

    语速很慢,但咬字格外的清晰,病床上的人,嘴角弯起,似乎是在笑。

    可男人却知道,她已经再也听不到了。

    “滴滴……”

    不停跳动的心电图,也突然变成了一条毫无生机的直线。

    “奶奶……”

    “医生——”

    病房里,突然响起了沈君美沙哑的嘶吼声,和男人冷冰冰的呼喊声……

    半个小时之后,医生只是摇了摇头,就任由护士,推着担架,把沈老太太送进了太平间。

    今天突然的事情,有些多,男人揉着肿胀的额头,一时还没办法消化。

    只是木讷的跟在担架后边,就这么一直跟着,走近了那个阴冷的屋子。

    沈君美似乎有些害怕,在门外站了半天,都不敢进去。

    只是倚在门框上,哭哭啼啼的嘟囔着什么。

    “奶奶,对不起,早知道你会受刺激,我就不让你去接听电话了?……”

    她这些话,夹杂着时不时的抽噎声,说的很是含混不清。

    但却足以让屋内的男人,听清了。

    他后背一凛,就直接从里面冲了过来,一双手,狠狠的钳住了沈君美的脖子。

    “你说,什么电话?”

    他的声音,似乎都沾染上了太平间的阴冷,听上去,让人忍不住的就想打哆嗦。

    沈君美惊慌的望着他,显然是被吓到了。

    直到,又被男人吼了一声,这才彻底反应过来。

    “我不知道,我和奶奶正在大厅坐着,佣人就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听说是找大嫂的,可她不在,于是奶奶,就替她接听了,然后,就突然受了刺激一般,浑身抽搐个不停,接着,就晕倒了……”

    沈君美,虽然说的都是事实,但她却隐瞒了一些细节。

    比如,沈老太太并没打算替顾念接电话,只是打发佣人随便敷衍几句,就挂断的。

    但因为她的私心,唯恐错过了什么秘密,又想着,秘密要被沈老太太听到,才好玩。

    就怂恿着沈老太太,去接听了。

    反正,原本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接个电话而已,就权当打发时间了。

    沈老太太坐得离电话最近,随手从佣人手里接过电话,就接听了。

    只是,那电话,莫名的,却成了沈老太太这辈子接听的,最后一个电话。

    事情的突然发展,连沈君美都有些始料未及了。

    又惊又怕,在病房里,哭的什么似的。

    哭够了,突然就想起了这个电话,总觉得,这么个能要人命的电话,一定隐藏着最深的秘密。

    再加上,她自身,也有些好奇,就抽抽噎噎的,提了出来。

    一个莫名的电话,害了沈老太太的性命?

    这样的无稽之谈,要多扯淡,就有多扯淡!

    但一听到这个电话,关系到顾念。

    男人眼眸一转,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沈君美。

    “电话号码,报给我!”

    “额,好,我马上打电话回去,让佣人报给我!”

    沈君美忙不迭的点头,似乎生怕晚了一会儿,沈寒越就突然失去了兴趣似的……

    **

    在丽江的一个小医院里,那里的人,正不知道该拿沈老爷子的尸体怎么办的时候。

    陡然接到沈寒越的电话,整个都有些激动了。

    “你是顾小姐的朋友吗?顾小姐找人把老爷子安置在我们医院了,她说她今天晚上过来,可是她的电话却突然打不通了,请问,她现在过来了吗?”

    老爷子?沈寒越此刻,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那边的人,一听说是家属,就干脆一股脑的,把事情,都倒给了他。

    虽然叙述的比较混乱,但沈寒越大概,也算是听明白了。

    就是说,顾念知道了老爷子的病情,打算过去,还透露了沈家的电话。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过去,沈老爷子就直接支撑不住,去了,于是电话,就这么打到了沈家。

    对于顾念的安排,男人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只是隐隐觉得,有点不舒服。

    特别是沈君美那尖利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的时候,他这种不舒服,就更强烈了。

    “哥,顾念分明就是故意的,她给出沈家的电话,不是摆明了,想刺激奶奶吗?”

    “闭嘴!”

    沈寒越只是厉声制止了沈君美的猜测,但是除了制止,却想不出任何反驳她的话出来。

    因为,这件事情,无论怎么算,都是顾念考虑不周,导致的?

    其实,顾念又如何考虑不到这个呢,沈家的电话,原本就是老爷子弥留之际,用电话,拨出去的。

    护士联系顾念的时候,突然拨不通电话了,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床上的手机。

    看着最后拨出的一个电话,想当然的,就以为老爷子临走之际,在和顾念联系了。

    如果,沈寒越多问几句,或许,就能解开这个误会了。

    可是,因为一时之间,遭受的打击太大,他压根,就没想起去问这些。

    在他的潜意识里,本能的就觉得,顾念就算是考虑不周,也绝对没存什么坏心眼。

    只是,这个潜意识,在接收到沈老爷子的遗物之后,就彻底被他推翻了。

    手指攥成拳,紧紧的把手里的信件,捏成一团,只觉得,他对顾念莫名的信任,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咬牙切齿的打通了顾瑾寒的电话:“我父亲的死,完全是你们顾家一手造成的?”

    一字一句,都仿若夹裹着最深的恨意和悔意。

    恨得是,父亲的死,悔的是,他这些年,因为沈母,对沈老太太的怨愤。

    毕竟,若不是他的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轻信别人,他的父亲,又如何会死?

    可是,他偏偏又不忍心去责怪自己的母亲。

    于是,就越发的把这份恨意,转移到顾家和秦慕的身上了。

    顾瑾寒在电话那边,似乎都能听到牙齿咯吱咯吱的闷响。

    可见,在沈寒越的心里,恨,占了多大的比重。

    早在上次的时候,他就提醒过这个被恨意萦绕的男人了,可是很显然,这男人并不觉得,为父亲出头,有什么不好?

    微微叹了口气,更是为顾念觉得不值:“沈寒越,我们顾家,不欠你!”

    只是清清淡淡的一句描述,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似乎,并不打算多做解释!

    不欠吗?

    沈寒越捏着手里的信件,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这封信,正是沈父自杀之前,亲自向沈老太太,写的一封忏悔信。

    身为儿子,因为妻子而自杀,总觉得,对不起生他养他的母亲,可是,他却没办法,背离对妻子的承诺。

    因为,早在一开始,他就说过,要一辈子守着她,没了一辈子,也不能食言。

    这封信里,对顾家,只是轻描淡写了几笔,有感激,也有怨恨,但却足以,让沈寒越恨到失去理智。

    可是,一想起顾念,他的心里,就复杂的难受,这件事情,她又知道多少呢?……

    **

    顾念醒来的时候,外边阳光晴好,空气简直清新的不像话。

    女人还没完全睁开眼睛,只是猛吸了一口气,就下意识的觉得,这里似乎已经不是A市了?

    翻身坐起,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摆设。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可她抽了抽小鼻子,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个熟悉的环境,就是她从小到大的房间。

    她在这里,就意味着,离沈寒越的位置,很远很远。

    气嘟嘟的坐起来,揉着有些胀痛的额头,似乎正在努力思索,她为什么,就突然回来了?

    紧接着,手指紧紧的攥在一起,上下牙齿相互的咬着,半晌,这才恶狠狠的吐出了一个名字。

    “韩、墨!”

    正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把韩墨给无限凌迟着。

    房间的门,却突然响了一下,门外,响起戚晓温柔好听的嗓音。

    “小念,起床吃饭了!”

    伴随着戚晓的声音,似乎还有一个调皮的声音。

    “小念,太阳都晒屁股了,不许再赖床了喔……”这声音,不是韩碧娜,又是谁呢?

    原来,韩碧娜,也一起回来了?

    顾念捏着拳头,猛地打开门,趁门外的人,还未反应过来,就一把上去,恶狠狠的揪住了她的衣服。

    “韩碧娜,你竟敢和他们一起算计我?”

    “小念,你说什么呢?我昨天才从A市跑回来的?”

    韩碧娜一脸茫然的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也是委屈到不行。

    韩碧娜是昨天回来的?那她究竟又是哪天回来的?天哪,她究竟睡了几天?

    下意识的就朝手腕上瞄了一眼,才发现手腕上空空如也。

    “小念,你已经昏睡三天了……”

    戚晓说话的时候,就不由得皱了眉,想起那个不靠谱的韩家小子,就恨不得狠狠的揍他一顿。

    只是下迷药而已,搞那么大的份量干嘛?

    天哪?她已经消失三天了?那沈寒越还不得急疯啊?

    女人顾不得多想,下意识的就要收拾东西回去,翻找了半天,却死活找不到护照。

    从始至终,韩碧娜都一脸迷茫的帮着她,翻翻找找着什么。

    而戚晓,只是一脸平静的依靠在门框上,静静的注视着顾念的一举一动。

    顾念,找的着急,很快,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韩碧娜在她身后,茫然的跟着她忙前忙后,也只能干着急。

    停下,莫名其妙的朝戚晓的方向,看了一眼。

    “阿姨,小念再找什么?”

    听到韩碧娜的声音,顾念这才反应过来,一双幽黑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戚晓。

    “妈,你把我的护照,藏哪儿了?”

    “藏在你找不到的地方!”

    戚晓镇定的不像话,好看的眸子里,就像是一个最平静的湖面,就算是有风吹过,好似也吹不起半点波澜。

    “妈,求你了!寒越,还等着我回去呢!”

    顾念先是一愣,这才瘪了瘪嘴唇,露出了一个哀求似的表情。

    从小到大,每每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她都习惯了装可怜。

    可是,这次,戚晓却丝毫不为所动。

    “小念,听话,乖乖的陪在我们身边,不好吗?”平静的语气里,竟也有了一丝哀求的意思。

    顾念却只是倔强的摇头:“不,我一定要回去!”

    她的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坚决,澄澈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戚晓,表情也执拗的不像话。

    戚晓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坚决的反抗。

    毕竟,她这个鬼精灵一样的女儿,眼皮一番,都能想到个损主意,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习惯了和他们斗智斗勇。

    像这样,直白的反抗,绝对是极少数的。

    正发愣呢,顾毅君,却突然冷着脸,走了进来。

    “晓儿——”先是宠溺的把她揽进怀里,这才直直的朝顾念看了过去。

    “说吧,为什么,非要回去?”

    顾毅君,对顾念的宠溺,并不比戚晓少。

    但就算是在宠溺,遇到原则问题的时候,也独断的不像话。

    顾念小眼睛翻了几翻,打算,还是把她和沈寒越领证的事情,隐瞒下来了。

    等见了沈寒越之后,在静观其变吧。

    “我在那边,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现在刚完成了一半,实在不好突然抽身离开的。”顾念只得把工作扯出来,当幌子。

    “任何岗位,都不是缺谁不可的!我想,你走了,他们会很快找到替代人的……”顾毅君反驳。

    “可是,那是我喜欢的工作,我不想半途而废!”顾念瘪瘪嘴,不甘心的说道。

    “留在这里,你照样也可以做喜欢的工作,而且,只会做的更好!”

    顾毅君的声音不疾不徐,但分明却带着一种不可违抗的威势,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一旁的韩碧娜,只觉得在屋里待上一刻,就胸闷的喘不过气来,但这个时候,一走了之,似乎又有点不意气吧?

    小心翼翼的抿了抿嘴:“顾叔叔,就算,不是为了工作,小念也必须要回去的,毕竟,她和沈寒越,可是已经领……”

    “韩、碧、娜!”

    话未说完,就被顾念吼了一声。

    她委屈的眨巴了几下眼睛,似乎还没弄明白,她明明是在帮顾念,却为何会被吼呢?

    直到看到顾念对她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才若有所思的偷偷回应了她一下。

    于是,在顾毅君冰冷的质问声,响在耳边的时候,她立刻就改口了。

    “沈寒越是小念的男朋友,我就是觉得,小念突然离开,还是需要和他打一声招呼的!”

    她这句话说完,顾毅君的脸色,就黑了个彻底。

    就连一旁的戚晓,脸色也不好看。

    “小念,打招呼就不必了!”戚晓张了张嘴唇,看着顾念,一字一句的说道。

    “为什么?”顾念委屈的撇撇嘴,反问道。

    这次,还没等戚晓回应,顾毅君就率先回答了:“因为,从此之后,你们就是陌生人了!和陌生人,还有什么必要道别吗?”

    声音冷的不行,话里话外,也满是对顾念的威压,意思好似是在说——你和他,必须是陌生人的关系。

    “爸,为什么?难道就因为当年的事情吗?可当年的事情,和他无关啊?而且,沈伯母和沈伯父已经死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有所亏欠的是我们顾家啊?”

    “住嘴!”

    顾毅君一声冷喝,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们顾家对他,没有任何亏欠!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那天送命的就是你的母亲了!既然敢动你的母亲,她就必须付出必要的代价!”

    顾毅君似乎很生气,说完,最后睨了顾念一眼,揽着戚晓,就下楼了。

    那表情,分明就是说——既然不想吃饭,就别吃了,好好待在这里,反省吧!

    可是,在顾念面前,无论表现的在强硬,末了,却还是害怕她会饿肚子。

    硬着偷偷嘱托韩碧娜,给她送了吃的进去。

    刚偷偷和韩碧娜达成协议,一转身,就发现戚晓,正眼眸带笑的睨着他。

    那表情分明在说——瞧,又被我发现了吧?

    这样的情况,之前就经常发生,可是,只有这次,他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烦忧。

    看向戚晓的时候,就不由得叹了口气。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当初,我真不该纵容她只身一个人去A市,否则,又如何会遇上沈寒越……”

    语气里,分明是说不出的无奈。

    “毅君,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当年的事情,我们确实欠了沈家一个解释?”

    戚晓微微蹙眉,一个恍然,脑海里,不由得就闪现出了那抹娇艳的红裙子。

    当时,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抹艳丽的颜色,从她的眼前滑落,伸手去抓的时候,除了抓到一块破烂的裙角,就只有指缝里呼呼的风了。

    “晓儿,无论是任何人,都要学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而且,当初的情况,不怪你!”

    顾毅君揽着她,一字一句,就仿佛是一泓清泉,缓缓倾泻在她的心上,让戚晓烦躁不安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些。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