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有没有,当我是妻子?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1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薛家的地下牢房,尽管灯火通明。

    但不知为何,远远看起来,灯光,总有些惨淡。

    短时间内,沈君美独住的牢房,早就置办了所有的生活用品了。

    只是,无论设施再如何的齐全,也改变不了地下室阴暗潮湿的环境。

    沈君美抱着潮湿的被子,趴在床沿上,撕心裂肺的呕吐着。

    呕吐物混合着潮湿的空气,催生出一种难闻的气味,沈君美皱着眉头,拼命忍着呼吸,只要闻到这难闻的异味,胃里就翻腾的难受!

    见到有人进来,柳眉倒蹙,脸上的神情,要多不耐烦,就多不耐烦!

    在医生凑过去,要帮她把脉的时候,更是二话不说,就直接推开了他的手。

    因为呕吐再加上作息不规律,她双眼凹陷,黑眼圈异常明显。

    黯淡无光的皮肤,也是说不出的憔悴。

    忍着恶心,抬头朝薛浩扬瞥了一眼,委屈的眼泪,就立刻倾泻而出了。

    “浩扬哥,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再这么呆下去,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说着,掀起被子,颤颤巍巍的从床上下来,就走过去,拽住了薛浩扬的衣角。

    好歹也是沈寒越的妹妹,薛浩扬又如何会怠慢,连哄带劝的,哄着她,把了脉,这才又重新带她出门,帮她又安排了一间客房。

    先是抽血,化验,验尿完毕。

    又替她输了营养液,医生这才小心翼翼的拿着检查报告,交给了薛浩扬。

    “怀孕?杨医生,你有没有搞错?”薛浩扬紧紧的捏着检验报告,不悦的扬眉,问道。

    因为今天连番的事情,他的脑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杨医生和薛家打了数年交代,做事一向谨慎,把脉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又是配合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这才确定了最终的结果。

    见薛浩扬发问,配合着点了点头,就拎着医药箱,准备出去了。

    当然,临走之前,还不忘转身,提醒了薛浩扬一番。

    “君美小姐的身体,不怎么好,胎相也不稳,是打是留,还是尽早决定的好!”

    杨医生,并不了解事情的经过,所以,作为医生,他原则上,还是主张留下的。

    只是,他也不傻。

    说话的时候,只淡淡的瞥了一眼薛浩扬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简单不了。

    叹了口气,就直接离开了。

    只余薛浩扬呆楞了数秒,这才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

    彼时,沈寒越正透过车窗,注视着窗外的夜色。

    不同于往常,今夜似乎格外的热闹,来往的人群里,不乏有抱着娇艳玫瑰的年轻男女。

    不经意的,就抬眸问了一句:“杨烁,今天是什么日子?”

    因为节日被强制加班,杨烁此刻别提有多委屈了。

    听到沈寒越发问,语气里,难免有了些怨气。

    “七夕情人节!”

    情人节?

    沈寒越思绪飞转,眸子里就漾过了一阵暖意。

    “路边停车,我去买个礼物!”

    杨烁怏怏的小脸,猛地一提,呆愣了片刻,突然紧跟着跳下了车。

    倒不是他过分好奇沈寒越的礼物,而是因为他加班,惹了连贝贝不痛快。

    今晚势必要好好买份礼物,哄一下了。

    只是,大街上的礼物,原本就比较恶俗,除了玫瑰,还是,玫瑰。

    皱着眉头,先是买了一些好吃的,眼角的余光,就转移到那一簇簇鲜艳的玫瑰上。

    看着那蔫巴巴的花骨朵,就知道一定是被挑剩的了,随意包了一大捧,就闷闷的扔在了车座上。

    恰好杨烁也回来了,待注意到杨烁手里那束娇艳的玫瑰,理所当然的接了过来。

    “费用,自己明天去财务室报销!”

    报销个屁啊?总裁,那不是给你的啊?

    杨烁苦着一张脸,眼巴巴的盯着那束玫瑰,沈寒越冰寒的眸子,往他脸上一扫。

    他就立刻不服气的别过了头。

    攥着方向盘,发泄似的敲打了几下,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似的,转过了头:“总裁,这束玫瑰,是我提前为贝贝预定的!”

    他这句话说完,沈寒越几乎连头都没抬,就一字一句的反驳道。

    “身为秘书,这么重要的节日没有提醒,是为失职!预定鲜花的时候,只想着自己,就不止是失职这么简单了!”

    还是那么理所应当的语气,听的杨烁紧皱着眉头,叫苦不迭。

    明明是你自己没有节日概念,好吧?既然从来就不过情人节,我脑子抽风了,才去特意提醒你呢?简直是赤果果的强盗逻辑!

    小眼神偷偷瞥着男人,只是在心里狠狠的抱怨着,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想想男人精心准备的求婚,也曾经白白便宜过他,心里,也就平衡了。

    跳过方才的小插曲,车子又继续稳健的前行。

    沈寒越抱着一大捧玫瑰,手就缓缓的滑向了上衣口袋。

    这个被贴身携带的小盒子里装的,正是这次沈氏珠宝新品里,唯一没有面市的一对戒指。

    原本,正打算着,什么时候可以拿给女人呢,今天刚好,就赶上了这么一个契机。

    嘴唇微抿,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意,摸出手机,正想着,要不要,先给女人去个电话呢。

    他的电话,却率先响了起来。

    “喂……”

    虽然明知道,打来电话的人不是顾念。

    但架不住现在的好心情,所以,声音听上去,都变得轻柔了起来。

    可是,所有的好心情,在听到薛浩扬的话之后,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说什么?”眉头不耐烦的蹙起,不确信的,又问了一遍。

    “寒越,君美她——怀孕了!”

    电话那端的薛浩扬,压着嗓子,又重复了一遍。

    “FUCK!”狠狠的甩出电话,就狂躁的骂了一句脏话。

    等冷静下来,这才对电话那边嘱托了一番:照顾好她,我明天过去一趟!”

    事情已经这样了,今晚上过去,也是无济于事的,思索了一下,沈寒越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就直接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车座上。

    杨烁不明所以,只觉得车厢里的气氛,陡然冷了下来,此时偷眼瞥着,只觉得男人浑身都升腾出了一股强烈的寒意。

    下意识的就加快了车速,等车子停下,就立刻马不停蹄的,离开了。

    沈寒越抱着一大束玫瑰,尽量控制着情绪,但无论如何,阴沉的脸色,也无法转晴了。

    推门进去的时候,女人正抱着ipad,旁若无人的看着恶俗的娱乐节目。

    男人都进门了,她都没抬头看一眼,还在捧着肚子,在床上不停的扑腾着,笑的好不欢畅。

    不经意一扬脸,视线在玫瑰上定格了两秒,这才笑嘻嘻的伸手接了过来。

    “今天我逛完超市结账的时候,也被收银台送了几朵,只是没想到,原来一到晚上,美食店,也批量送这些吗?”

    胡乱把玫瑰往桌上一放,小爪子,就欢呼雀跃的,去接男人手中的食盒了。

    啃着麻辣鸭脖,就着芋圆,正吃的畅快的,一转眼,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把手边的小吃,又朝沈寒越递了过去。

    “你加班那么晚,一定还没吃饭吧,对不起,我不该跟你抢吃的……”

    沈寒越几时吃过这些路边小吃,若不是因为女人喜欢,只怕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见女人正拿着一个肉串,朝他嘴里送,就本能的皱了皱眉,别过了脸。

    “拿开!”

    声音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这声凭空的冷喝一出口,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原来,下意识里,他已经把负面情绪,发泄给她了?

    见女人一脸委屈的睨着他,心虚的别过脸,就直接钻进浴室,洗漱了。

    当冷水,顺着他的头发,倾泻而下的时候,他烦躁的情绪,这才稍稍缓解了几分。

    也就是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原来,因为失职和过分的自责,他竟隐隐有了把这些强加给顾念的趋势?

    对着冷水,又猛冲了一下头发,这才让自己充分清醒了过来!

    “不行,念念什么都不知道,不管如何,当初你没能多关注君美,是你的失职,和念念无关!”

    喃喃低语了一番,才把自己彻底从这种漩涡里,给拽出来。

    推开浴室的门,这才发现,顾念正一脸担忧的守在浴室门外。

    “你没事吧?”说着,柔软的小手,就夺过他手里的毛巾,踮起脚尖,朝他湿漉漉的头发上擦了一下。

    只是,一接触到他冰冷的皮肤,女人柳眉一蹙,就埋怨似的瞪了他一眼。

    “沈、寒、越!你怎么能洗冷水澡呢?”

    因为生气,脸颊气鼓鼓的,还在微微的颤动个不停。

    语气有点生气,可这番责问的话,落在男人的耳中,只觉得心头一软,就径直把女人圈在了怀里。

    嘴唇轻轻的凑近女人耳根:“那就好好帮我暖一下身子!”

    “鬼才帮你暖身子呢?”气呼呼的推了他好几下,一直都推不开,这才使劲朝他脚上踩了一下。

    男人只是闷哼了一声,却并未松手,只是把头重重的埋在女人的肩膀上,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寒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其实,早在方才男人洗澡的时候,八卦的连贝贝,就偷偷发了个短信。

    所以,这个时候,她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事情似乎和沈君美——有关系?

    已经默默的,把自己看做了沈家的一分子,虽然对沈君美并无好感,但作为大嫂,她一旦出了什么事情,顾念,还是希望能替沈寒越,一起分担的。

    伏在男人怀里,低低的询问了一声。

    “没事,就是最近早出晚归的,没时间陪你,有点自责!”

    男人说完,又对着女人耳边,吹了一口气,就缓缓的揽着她,朝床边走了过去。

    只是工作太累了吗?

    顾念心内一动,就觉得,仿若全身,都被心口的那一阵闷疼,给揪了一下。

    原本关切的表情,也不见了,而是转眼换成了一副淡漠的神情。

    “沈、寒、越,从始至终,你把我当妻子看了吗?别的夫妻我不懂,反正我父母身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瞒着彼此的!”

    顾念说完,气嘟嘟的推开她,就一个人闷闷的钻进被子里,蒙上了头。

    这小女人,又生气了?

    沈寒越此时,也有些委屈,原本都一堆的事情压着呢,但偏偏,却又不忍心,去告诉她。

    顾瑾寒对他的打压,他不忍心去说。

    沈君美的乱摊子,他也不忍心去说。

    一路走来,好像全世界,都不看好他们似的,他也一个人顶住了。

    因为他是男人,一切就要独自解决,独自隐忍。

    明知道,会让她心里产生负担,又如何,肯告诉她呢?

    翻身上床,小心翼翼的拉了几下被子,不料他越拉,女人就拽的越紧了,最后,索性蚕蛹一般的,把自己老老实实的裹了起来。

    屋子里的空调打的很低,原本这样,似乎也没什么大碍。

    男人嘴角撇出一抹坏笑,拿着遥控器,随意调了一下。

    不一会儿,他只是裹着浴巾站在那儿,都已经汗流浃背了,可那小女人,却依然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和他死犟着。

    伸出手指,一边默默的打着响指,一边在心里默数着。

    当说到“三”的时候,女人猛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当注意到,空调里,一直在突突的往外冒热气。

    就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夺过了沈寒越手里的遥控器。

    “沈、寒、越,你神经病啊?”

    男人也不反驳,只是讨好似的看着她:“都知道我是神经病了,又何必,和神经病一般见识呢?”

    啥?

    顾念的脑子,有一时的楞忡,好久,才反应过来:“这丫,是在示弱吗?”

    傲娇到不可一世的沈寒越,已经不是第一次,向她示弱了?

    这一刻,虽然还在咬着嘴唇,气嘟嘟的坐在床上,但所有的怨气,早就已经彻底消散了。

    “沈寒越,最后问你一遍,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和起初咄咄逼人的口吻,这一次,明显柔和多了,似乎,已经多了一些祈求的成分。

    祈求他,不要凡事一个人扛下,祈求他,把她看做一个可以替他分担一切的人,祈求他,真正的去相信她……

    男人眼眸微转,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只是最近太累了,别多想!”

    说完这话,门外就响起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男人打开门,低语了几句,又关上。

    等再进来的时候,手上就推了一辆餐车进来。

    餐车被玫瑰花瓣铺了一层,甚至高脚杯旁边,还插了几枝硕大的白玫瑰,和玫瑰花遥相呼应的,是高脚杯,以及杯里那色泽浓艳的液体。

    男人抽出一枝白玫瑰,手心里攥着小盒子,缓缓的走向她:“情人节快乐!”

    白玫瑰的花语,是独一无二的爱。

    不得不说,管家的准备,还挺周到。

    但是,这所谓的独一无二,和她心里所想的,还是有些落差。

    女人脸上的欣喜,一闪而逝,而后,嘴角一弯,就扯出了一抹苦涩的冷笑。

    “沈、寒、越,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一家人?”

    男人脸上的微笑一滞,脚上的步子,也顺势停下了。

    何止是一家人,还是最重要的家人?重要到,满怀心事,也要强撑欢颜的,和她过属于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

    男人实在想不明白,她究竟还在气什么?

    也不怪他不理解,从小的记忆里,在外,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沈父一个人独自强撑的。

    除了沈老太太偷偷给沈母制造点压力,其他的一切,她几乎都不需要去承受。

    以至于,他在美国,最走投无路的时候,给她打电话,也总是在避重就轻的,讲些值得开心的小事。

    所以,在他的眼里,只觉得父亲做的还不够,却不会觉得,这究竟,有什么不好。

    而顾念的父母,完全不是这么一个情况。

    就算顾毅君如何宠戚晓,任何时候,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和她一起携手前进的。

    因为,这样的感情,才会长久!

    两个人固执的凝望着对方,顾念只期盼着,他能把隐瞒的压力和琐事,都一切分担给她。

    而沈寒越,却在心里暗自思索着,要怎样,才能哄好这个固执的小女人呢?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扰乱了这诡异的气氛。

    漫不经心的接起,放在耳边。

    然后眸子一紧,沈寒越抱歉的看了一眼顾念,二话不说,就推门,冲了出去。

    “喂,沈寒越,究竟发生什么了?”

    顾念不服气的攥了攥拳头,抬脚追了出去。

    可是,刚刚追出院子,一辆车子,就飞快的从她身边,飞驰而逝。

    闻着那呛人的尾气,顾念委屈的攥着拳头,狠狠的跺了跺脚。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哼,憋死你才好呢!”

    气嘟嘟的转身,回房,在床上翻滚来,翻滚去,无论如何,也无法睡着了。

    脑子里,总是忽闪过,男人那渐渐蹙紧的剑眉,就算是再生气,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忧了起来。

    猛地翻身坐起,犹豫了半晌,还是拨通了韩碧娜的电话。

    “喂,我问你,最近,沈家,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韩碧娜正睡的迷迷糊糊呢,闭着眼睛,不满的翻了个身子,就对着电话,嘟嘟囔囔了几句。

    “怎么了?因为顾大哥对沈氏的有意打压,沈家,为难你了?”

    打压?原本只是想打探别的事情,没想到,还被她问到了这个。

    紧紧攥着手指,渐渐平复了一番情绪,才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不是这个,是沈君美,沈君美最近在美国,惹事了吗?”

    “美国?”韩碧娜好笑的哼唧了几声,睡意,瞬间就去了大半。

    “原来你不知道啊?搞半天,我还以为,是沈寒越故意做给你看的呢?”

    “韩碧娜,说话别藏一半!老实说完!”

    顾念显然还没从上一个消息里,回过神来,上牙齿,紧咬着下唇,心里早就波澜一片了。

    一方面生气沈寒越隐瞒,一方面,又生气顾瑾寒的做法。

    憋着的一股气,就这么,全喷发到韩碧娜的身上了。

    那边的韩碧娜委屈的撇撇唇,就对着听筒,把在韩墨那里听来的消息,细细的讲述了一遍。

    “你说什么?沈君美不是回美国了,而是被寒越关押起来了?”

    吼出这句话的时候,女人心思转了几转,只觉得心里,非一般的凌乱。

    在生气的同时,又感动的一塌糊涂。

    “笨蛋,我不怕沈君美的刁难!她那小孩子的把戏,我还没放在心上!我只是希望,你和沈家人,都能好好的!”

    凭良心讲,要是让他为了沈寒越,去对付顾瑾寒,只怕她都要犹豫上很久,然后坚定的摇头呢。

    可是这个笨蛋,居然为了她,隐忍了这么多?

    狠狠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女人挂断电话,找管家要了一辆车,也紧跟着出去了……

    家里的司机,都被沈寒越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全部辞退了。

    这批的司机,是沈寒越让杨烁亲自找来的。

    早在上岗之前,就已经被敲打一番了。

    所以,当女人倚在车窗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之后,司机就把车子停在路边。

    为了避开女人,他悄悄的下车,这才拨通了沈寒越的电话。

    “沈先生,太太大半夜非要出来,管家怎么拦都拦不住!”

    恭敬的禀告了一番,那边,就传来了男人的一声怒吼:“不管用什么办法,原路,把她送回去!”

    “好的,我这就送太太回去!”

    司机挂完电话,正要上车,却发现女人正倚着车门,不动声色的睨着他呢。

    她的手里,此时,还摇晃着一把钥匙。

    一双眼睛,只是波澜不惊的睨着他,脸色也是平静的很。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周身的气场,异常的强大。

    那威压一般的气势,和沈寒越身上的气势比着,竟丝毫都不逊色。

    司机的小腿,不可抑制的哆嗦了一下,嘴角一撇,就扯出了一个讨好似的微笑。

    “沈太太,我刚才有些困,就下来抽支烟,醒醒神!”

    司机一边睁眼说着瞎话,一边还下意识的扬了扬,手里还未拆封的烟盒。

    见女人一直在盯着他手里的烟盒,尴尬的讪笑了两声,这才又重新解释了起来。

    “烟抽完了,不远有个便利店,我就去重新买了一盒!”

    说完,就讨好似的走到车门旁边,等着女人开锁上车。

    女人扯了扯嘴角,冷笑了两声,手就顺势指了指他手上的烟。

    “不急,等你抽完再走,也不迟!”

    话虽如此,但女人那眼眸里,意味不明的神情,似乎是在说:“你敢耽误一秒,我就让你今晚上使劲抽上一夜!”

    司机额头上冷汗直冒,顺势就把手里的烟盒,扔了老远。

    “沈太太,抽烟不利健康,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戒掉的好!”

    说完,呵呵干笑了两声,又尴尬的搓了搓手掌,就伸出手,放在了车门的把手上。

    女人,这才摁了一下钥匙,给车子开了锁,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此时进退两难的坐进主驾驶座,开回去也不是,不开回去,也不是。

    最终,接收到女人阴冷的目光,咬了咬牙,就只好按吩咐,驶向了薛宅的方向。

    **

    薛家因为职业特殊,出入医院十分不方便。

    所以,别墅不远,就是薛家的私立医院。

    彼时,沈君美已经送进去抢救了。

    薛浩扬陪着沈寒越一起,端坐在外边的走廊上抽烟。

    薛浩扬毕竟心虚,见沈寒越眸子阴沉,有意无意的,就不敢去招惹他了。

    到嘴边的话,吞吐了几次,还是被他强行咽了下去。

    所以,见到顾念,就仿若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激动的起身,就迎了上去。

    直到接收到沈寒越那森寒的目光,呵呵寒暄了两句,就逃也似的跑掉了。

    寂静的走廊上,就只余下顾念和沈寒越,在大眼瞪小眼了。

    尴尬的咳嗽了几声,顾念这才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

    “君美到底怎么了?”

    “自杀——未遂!”

    男人先是摁灭了烟蒂,这才木然的抬起头,看了看顾念,说道。

    虽然语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但他眸子里一闪而逝的内疚和自责,还是被女人给捕捉到了。

    因为他执意关押的缘故,沈君美决然的反抗,所以,他难受了吗?

    柔软的小手,缓缓前移,然后蓦地,就握住了那双粗粝的手掌。

    还安慰似的捏了几下他的手指。

    男人眸子动了动,朝她看了看,反握着她的手,握了良久,这才一脸不舍的松开。

    “太晚了,乖乖回去休息吧!”

    见他下了逐客令,女人立刻就气鼓鼓的站起身,瞪了他一眼。

    “别想赶我离开!你什么都瞒着我,我还没追究你呢?”

    说完,嘴角一撇,嘴唇微微嘟起,就赌气似的扭过了脸。

    “没打算瞒你,只是这个事情,和你无关,不想让你有负担!”

    和她无关吗?

    顾念猛地扭过脸,狠狠的睨了他一眼:“那我哥的事情呢,他对你的打压,和我也没关系吗?”

    “恩。”男人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就点了点头。

    “不是刻意打压,而是公平竞争!念念,你太小看我的能力了,他还不具备打压我的实力?”

    自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挂着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自信。

    女人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呢?医生越突然从急救室里,出来了。

    女人站起身,远远的,就看到了躺在担架上的沈君美。

    她闭着眼睛,小脸煞白煞白的,如果不是那一闪一闪的羽睫,她都以为,这女人已经昏死过去了。

    “医生,她怎么样?”

    沈寒越率先上前一步,神色焦灼的拽住医生的胳膊,问了一句。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先是叹了口气,这才轻声的嘱托了一番。

    “放心吧,没什么事情,只要尽心休养就行了,还有,伤口恢复的这段时间,最好不要见水!”

    经医生这么一提醒,顾念这才顺着担架,朝沈君美身上打量了几眼。

    一直注意到她衣服上的血渍,这才小心的问了一句。

    “医生,她怎么了?”

    顾念不问还好,一问,医生的眉头,就皱的更厉害了。

    叹气声,也是一声又一声。

    “这么多年了,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孕妇?”

    听到这话,沈君美紧闭的眼眸,突然睁开,手指猛的抬起,恶狠狠的指着医生。

    “你说什么?难道那孩子还在?”

    说完,就疯狂的挣扎着,看样子,是要重新起来了。

    医生见此,慌忙吩咐护士,按住了她的手脚:“你都朝肚子上捅了那么多刀了?你以为它还能活?”

    “哈哈,它终于死了!哈哈……”

    原本还一脸恶狠狠的女人,突然躺在担架上,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这一刻,顾念有点被吓到了。

    要知道,就算沈君美精神不正常的时候,也只是挠个人而已,几时,笑的这般狰狞过?

    她紧张的抓着沈寒越的双手,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

    医生突然无力的哀叹了一声:“快,快去拿镇定剂,再让她这么疯下去,伤口非得崩裂不可!”

    在医生的吩咐下,手忙脚乱的护士,把针扎上沈君美的胳膊之后,混乱的场面,终于又安静了。

    紧接着,顾念就眼睁睁的看着沈君美,被推进病房。

    攥着沈寒越的双手,半点不敢进去。

    “君美怀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孩子的爸爸是谁?她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孩子?”

    这会儿接收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顾念愣是反应了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

    于是,紧张的握着沈寒越的手,一股脑的问了一堆。

    沈君美已经脱离了危险,所以,男人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下了。

    安慰似的拍着顾念的手背,一双温柔的眸子,直直的迎着她的视线,看了好一会儿。

    女人这才安静下来。

    紧咬着嘴唇,思索了良久,这才艰涩的张了张嘴:“寒越,沈君美的事情,跟我有关系吗?”

    她的一双乌黑的眸子里,满是惊慌和无措。

    一只手,狠狠的攥着沈寒越的手掌,另一只手,紧张的揪着衣角,生怕听到的答案,是她难以承受的。

    “傻瓜,她的事情,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宠溺似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手臂一伸,就直接把她揽在了怀里。

    “君美的脾气,你也知道的,她这样的性子,太容易惹事了……”

    似乎,害怕女人不相信似的,又补充了一句。

    “真的,和我哥哥身边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吗?”

    问这话,倒不是她对顾瑾寒的人品,有所怀疑,而是,她对顾瑾寒身边大大小小的人,并不十分了解。

    生怕是他们一个不高兴,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毕竟,他们其中某些人的手段,可是很吓人的。

    手足无措的扬起脸,死死的盯着沈寒越的眸子。

    直到看到他摇头,这才抿着嘴,踮起脚尖,郑重其事的,轻抚了一下,他皱紧的剑眉。

    “没关系就好!只是寒越,我也是沈家的一员,以后,类似的事情,一定不要再瞒我了!”

    见男人点头,这才勉强挤出了一抹浅笑,攥紧了掌心,就好似是在向他保证似的。

    “沈寒越,我是您的妻子,是可以和你共患难,同进退的人,所以,无论你遇到了什么事情,都不要一个人独自负担,我可以帮你分担一半……”

    两人认识了这么久,这还是女人第一次,这么郑重的和他说话。

    沈寒越心头一暖,微扬着嘴角,点了点头……

    **

    一切似乎已经往好的方向在发展了。

    这一个周,拍摄任务也顺利的不像话,作为唯一的一档网站承办的娱乐节目。

    点击量简直已经逆天了,甚至把同期的娱乐节目,都比了下去。

    有了上次的不愉快,康敏和叶子睿,每每见到她,都是绕着走,倒也省了她,不少的口舌。

    这些,还不是最值得高兴的。

    最让她高兴的是,她终于找到沈老爷子的行踪了。

    虽然,大致位置,还没办法确定,但起码已经锁定一个小范围了。

    刚好是周六,沈寒越还是在加班。

    正估摸着,要不要寻个借口,改天背着沈寒越,亲自过去一趟呢。

    韩墨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过来。

    “小念,出来见一面吧!”

    一向玩世不恭的韩墨,鲜少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语气,来和她说话。

    看样子,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捏着听筒,楞了好一会,这才迅速的和他约定了时间和地点。

    上午十点,碧安广场楼上的“清咖”。

    收拾了一番,正打算出去呢,下楼的时候,就被披头散发的沈君美吓了一跳。

    沈君美休养了几天,早在昨天的时候,就被沈寒越接回家了。

    虽然她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但注意一点儿,沈老太太只当她因为生病,身子骨虚弱了一些,也并未起疑。

    而沈君美,经历了这些,也是乖巧的厉害。

    昨天顾念陪着沈寒越接她回来的时候,下车的时候,她甚至还破天荒的喊了她一声“大嫂”。

    所以,今天,顾念轻抚了下胸口,平缓了一下情绪,就打算上去,和她打个招呼了。

    沈君美却率先冲她摆了摆手:“大嫂是要出去吗?”

    “恩,出去逛逛!”顾念淡淡点了点头,正准备出去呢。

    却被沈君美拽住了衣袖,可怜巴巴的看着顾念,哀求似的摇晃了几下她的胳膊。

    “大嫂,我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要不,就跟你一起出去吧,否则,再待下去,我就要发霉了……”

    话虽如此,但沈君美的恢复程度,实在不适合出去的。

    而且,外边烈日炎炎,伤口沾染了汗液,也是很容易感染的。

    综合考量了一下,顾念就为难的摇了摇头。

    “君美,你好好在家养伤,等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再带你出去!”

    经历了这么多,沈君美对于顾念的怨恨,只是有增无减。

    又怎么会相信顾念的说辞呢,只当顾念是要去见什么人,反正,电话也偷听到了,不让她去,她也有的是办法。

    故作沮丧的点了点头,就在佣人的搀扶下回房了。

    还未到达房间,她就突然推开了佣人,无论如何都要出去。

    佣人被她磨的都快哭了,拽着她的衣袖,只是不停的摇头。

    “既然这样,那你替我出去一趟吧!”说完,就伏在佣人的耳边,低语了一番。

    佣人下意识的就摇了摇头,一副惊慌到不行的样子。

    “不行,先生知道了,会开掉我的!”

    现在,家里的佣人,简直怕沈寒越怕的很,否则,也不会一直死拦着,不许她出去了。

    “要么我去,要么你去,没有别的选择!”

    沈君美皱着眉头,一字一句,语气很重,每一字里,都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那意思,似乎是说——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有办法,让你收拾包袱,滚蛋?

    佣人彻底犯难了,毕竟,沈君美好歹是病人,暗中随便使点小坏,她也许就会因为看护不力,被处罚了?

    见她这副样子,沈君美收起方才恶狠狠的姿态,转而换上了一张温柔的笑脸。

    鼓励似的拍了拍佣人的肩膀,声音很轻,每个字都带着一股淡淡的盅惑。

    “放心吧,我只是毕竟关心大嫂而已,也没让你做什么?只是过去看一下,悄悄拍点照片,发给我,这些,你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说着,还悄悄的塞了一个厚厚的信封给她。

    经历了这么多,沈君美做起事情来,似乎聪明了许多,在盅惑人的时候,也知道恩威并重的,去威逼利诱了。

    只是关心?佣人又不傻,能信了她,才怪呢?

    但是,又不敢去忤逆她,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收起她手中的信封,掂量了几下份量,算是勉强答应了。

    看着佣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沈君美这才得意的一转身,回房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