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假话变真言?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0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很显然,这个已经入网的鱼。

    此时,非但还没明白自己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甚至,还幸灾乐祸的观望着,沈氏和荣光的一场“战争”!

    打听到沈氏在和荣光的这场战争,非但没有因此损失掉彼此的市场,还误打误撞,抢占了别的品牌的市场份额。

    秦慕的一张老脸,别提有多难看了。

    脸上的肌肉微微痉挛着,手指紧捏,脸上的皱纹瞬时,也染上了一层狰狞之色。

    等秘书战战兢兢的把咖啡,送进来的时候,他一把抓过咖啡杯,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碎掉的瓷屑和滚烫的咖啡到处飞溅,秘书小腿上一阵疼痛,但却依然咬着牙,不敢呻吟一声。

    而是又恭敬的询问了一句:“秦总,需要再帮您泡一杯咖啡吗?”

    “不需要,滚出去!”

    冰冷而狠戾的话语,但在秘书的耳朵里,却如同天籁。

    因为,她实在不想在这个办公室里,多待一秒了!

    逃也似的跑出了办公室,一回到秘书室,就开始,拿着棉球,擦拭起小腿上的伤口了。

    一时之间,秘书室里人心惶惶,一边猜测着,秦慕的坏脾气还能持续多久,一边在商议着,接下来的跳槽计划。

    别说秘书室的情况,秦慕不知道,就是知道了,只怕他也不会格外在意的。

    在他看来,华夏最不缺的,就是人。

    他想要招秘书,只要薪水得当,自然有一大批的人,会排着队过来面试。

    所以,就算秘书室,已经接连有人递交辞呈了,他也从来,就没往心里放过。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发泄了一番怒火,就一言不发的打开抽屉。

    开始研究起那份,花高价买来的成本估算表和项目策划方案了。

    研究完,眸子里的嫉妒,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因为无论是从细节,还是从各方面来看,沈氏的策划,都要比他手头的策划案,要优秀上几个等级。

    对于沈寒越手里能网罗那么多优秀的人才,他简直已经嫉妒的发狂了。

    不过转念一想,沈寒越手里的优秀人才,就算再多又怎样?

    只要他找到适当的人,再加以利诱。

    最后所有的成果,还不是要乖乖的,落在他手里吗?

    想起这个的时候,眸子里的怒火就渐渐消散了点儿,嘴角一弯,就撇出了一抹算计似的奸笑。

    “砰砰——”

    敲门声来的很是时候,刚好是怒火被压下去的时候。

    “请进!”

    此时,他的声音已经柔和多了。

    甚至还下意识的,对着推门而入的男人,挤出了一抹淡笑。

    “李经理来的真是时候,这是沈氏的成本估算,你先拿去参考一下吧,这次的报价,尽量比沈氏要高上一些!”

    说着,把策划方案往抽屉里一收,就顺势把成本估算表递了出去。

    男人恭敬的接下这个,并没出去,而是又欲言又止的,看了看秦慕。

    “李经理,还有事情吗?”

    “这……我……秦总,昨天晚上,沈氏的杨特助,邀请我出去了……”

    男人说完,就心虚的抬头,瞄了一眼秦慕。

    见秦慕没有动怒,这才咬咬牙,又接着说了下去。

    “杨助理要给我的账户上划出五十万,被我婉拒了!”说着,就扬起手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五十万?沈氏可当真是”大手笔“啊!”秦慕的嘴角滑出了一抹讥讽似的冷笑。

    其实,对于秦氏的动作,他也有所估算。

    所以,早在最初的时候,就恩威并重的对面前的男人,进行了一番敲打。

    更是嘱托他,沈氏一旦有人找他,就第一时间,过来坦白!

    只是,因为沈氏和荣光一直在抢夺市场,可能一时无暇顾及这边,秦慕等待很久的情况,迟迟都未发生。

    就在他以为,对方不会再找上门的时候,没想到,对方却开始行动了。

    只是,五十万?亏沈寒越能拿得出手?

    见秦慕一直在冷笑,男人就又适时的补了一句。

    “杨助理说,五十万只是定金,若沈氏成功中标了,还有更大的奖励,还承诺,会把我挖去沈氏工作!”

    沈氏集团面试的严苛程度,在A市可是远近闻名的,薪资待遇和福利,更是诱人的很。

    照着这个来看,沈寒越的诱饵,倒也不算小。

    只是,定金五十万这个,实在是……

    秦慕想到这儿,又是一阵冷笑,只嘲笑着,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太自以为是,太不了解人性!

    毕竟,做这种事,可是有风险的,一旦留下把柄,可就牵扯到商业犯罪了,搞不好,一辈子的前程,就完蛋了!

    所以,想要彻底收买人心,自然是要给出足够的筹码了。

    沈寒越,就是后期允诺的金额再大。

    事前,没有给出足够的筹码,别人,又为何要狠下心,去铤而走险呢?

    秦慕真是越想多得意,似乎已经预料到,沈寒越败在他手里的那一天了?

    特别是在成功拍下地皮的时候,秦慕得意的,路都差点要横着走了。

    更是大费周章的,开始策划起游乐场和商城设施了。

    就在秦慕大刀阔斧的要一展拳脚的时候,政府的文件却突然下来了。

    为了抵御土地沙漠化,西山作为A市和B市最大的绿土,除了已经拍卖出的地皮,后期的所有地皮,一律不许买卖。

    而是改为承包的方式,大肆的种植植被。

    原先说好的地铁,也独独绕过了西山。

    秦慕买来的两块地,不管是建游乐场还好,商场也好,政府既然卖出,自然是不会干涉了。

    只是,那两块地,本来就是西山最荒凉的地方,几乎没什么人烟,而现在,为了顺应政府的政策,周围又要广种植被。

    一个荒地上的游乐场,如果交通方便的话,倒还有些生机。

    只是现在,政策已经出来了,所有的地产商,也不会把目光放到西山上了。

    秦慕这孤零零的两块地皮,想要笼络人气,困难程度绝对可以达到三颗星了。

    这个时候,手里的策划案,就别提有多么的讽刺了!

    秦氏集团,一时之间,被全A市的地产商,看了个十足的笑话。

    刚刚筹建的游乐场和商场,不得不被迫停工,综合考量了一下,不得不筹建墓地,来挽回损失。

    杨烁微笑着把秦氏的动态,禀报给沈寒越的时候。

    脸上虽然挂着一抹幸灾乐祸似的淡笑,但却明白,这些,离真正上的成功,还差的远呢。

    “政府的文件,下发的可真不是时候,原本以为,至少还要推迟几个月呢!”

    迟几个月,或许在这两块地皮的规划上,就要多浪费几个月的人力和物力了。

    总之,下发的时间越迟,秦慕的损失就会越大!

    所以,这也是沈寒越不满意的原因了!

    “沈总,政府对西山的规划,你老早,就知道了?”

    杨烁原本正一脸恭维的站在那儿呢,见沈寒越摇头,眼眸微眯,内里全是迷茫的神色。

    “只是猜测,所以赌了一把!”

    沈寒越漫不经心的回道。

    可杨烁,却直接听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确定的事情,居然敢下这么大的赌注?只怕全A市,除了他,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吧?

    仿佛猜透了杨烁的想法似的,嘴角微扬,就拉出了一个莫测的微笑。

    “不确定的事情,为了确定,暗中也是可以推动一把的,就像是这次,政府明明迟迟未能统一的决策,却突然,就统一了!”

    杨烁的脑子,明显有些不够用了!半张着嘴唇,眼睛瞪了半天,才接口问了一句。

    “难道,文件提前下发,也是人为的?”

    杨烁问完,就把眸光转向了沈寒越的脸上。

    却发现,他正垂着眼眸,不时的扫一下手里的手机,看这神情,是在等电话?

    身为秘书,杨烁就算心里好奇,却也强忍下心里的疑惑。

    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缓缓的关上了门,把这独立的空间,彻底留给了沈寒越。

    “叮铃铃——”

    杨烁刚退出去,办公桌上的电话,就适时的响了起来。

    “恭喜,在这场较量里,你赢了!”

    电话那端,是顾瑾寒低沉而磁性的嗓音。

    他的语速很慢,尾音上扬,语气也是说不出的诚恳,就好似,他真的在恭喜沈寒越似的。

    睫毛轻颤,嘴角上弯,脸上就拉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顾总,我想,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吧?恭喜你,成功夺得了西山的项目!”

    电话那边的顾瑾寒,原本正打算挂断电话呢,听到这句话,表情微顿了半晌,就拉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轻笑。

    “看来,你的消息,比媒体还要灵通呢?”电话那端的声音,听上去,倒有些像是恭维了,

    “不,我只是恰好和媒体,联系密切一些而已!”沈寒越倒一点儿也不谦虚。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又语裹刀刃的,对话了好一会儿,沈寒越这才收回讽刺的表情,转而,换上了一副欣赏的神色。

    “你把西山整个的承包下来,不用花费多少资金,就可以讨好政府,这算盘,打的还算可以!”

    沈寒越说话的时候,虽然是欣赏的语气,但脸上却隐约闪现着一丝挫败。

    因为,西山这块,他并不是完全放弃了,相反,其实,从头到尾,他都紧盯着这块土地呢。

    阴秦慕的同时,心里也早就做好了别的打算。

    毕竟,西山虽然不能开发,但西山以南,还有一片民宅,可以开发一下,发展成农家乐的形式。

    至于广种植被。

    除了广种树木之外,其余的地方,就可以开垦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田地,发展成别样的租赁农庄。

    毕竟,眼下这几年,城市的大多民众,都习惯于在周末的时候,返璞归真,体验一下农耕之乐。

    再加上,政府的这番政策,对承包者让利很大,不需要花多少资金,就可以完全承包。

    至于需要投资的大量树苗,完全可以以两倍或3被的价格,卖给A市和B市大大小小个家庭,或者以租赁一小块土地,赠与一小颗树苗的活动来办。

    虽然整体下来,盈利很有限,但西山的项目,如果开发得当,却是可以作为政府的一个业绩来算的,这绝对是讨好政府的一个绝佳机会!

    没想到,这一次,只是一个不留意,却直接被顾瑾寒给捷足先登了?

    佩服的同时,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小失落的。

    “沈总,这次,知道为什么会输吗?因为恨,你投注太多的精力,放在怨恨上了,为了迷惑秦氏,你只希望政策会晚一点下发,更不可能,在政策下发之前,就去提前和政府达成协议……”

    一字一句,不急不缓,每一个字,却都像是重锤一般,敲击在沈寒越的心上。

    手指并拢,缓缓的攥成拳,眼眸低垂,似乎,在思索着,顾瑾寒的这番告诫,是否就是事实?

    半晌,这才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反驳了一番。

    “恨可以蒙蔽眼睛,但却也可以转为动力!所以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输了!”

    说完,就冷冷的挂断了电话。

    也许,早在很小的时候,心里就埋下了一颗叫做“恨”的种子,虽然迟迟未曾破土而出,但却在一点点的生根发芽了。

    电话那端的顾瑾寒,缓缓收起得意的神色,脸色也突然阴沉了起来,咬咬牙,好似,正在下定一个很大的决心似的……

    **

    薛浩扬不满的翻了翻白眼,手指狠狠的攥着手里的手机。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恨不得,这手机能变成沈寒越,然后他就可以毫不犹豫的,把他掰成两半了。

    因为,他已经数不清究竟是第几次,被沈寒越放鸽子了。

    闷闷的灌了一瓶啤酒,然后重重的把啤酒瓶往桌上一摔,眼睛就扫向了桌子一侧的俞北。

    “知道吗?起初寒越带着你一起出来喝酒的时候,我可是一百个看不上你,皮肤好的跟什么似的,就算了,就连一双手,都白皙的不像话,手指修长,一看就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灌了几瓶酒下去,薛浩扬大抵有些微醉了,所以话也格外的多了起来。

    叽叽歪歪的批驳俞北的时候。

    似乎都忘记了,他除了手掌粗糙一些,行事粗犷了一些。

    那张精致的五官,和俞北的花美男形象比着,又有多少区别呢?

    俞北灌了一口酒,仰起头,不停的哈气,对于薛浩扬的抱怨,一点儿也不在意。

    见他这副样子,薛浩扬又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看吧,跟你一起喝酒,总是这么不痛快!俞北,你对瓶吹,能死吗?非要一小口一小口的抿,你丫以为是在喝红酒吗?”

    薛浩扬说完,又扬起脖子,猛灌了一瓶啤酒,然后重重的把空酒瓶往俞北面前一摔!

    也许是这一下,摔的太重了,一声闷响之后,俞北这才下意识的抬起眼眸,朝薛浩扬瞥了一眼。

    “怎么?最近的治疗,很不顺利?”

    俞北促狭似的一挑眉,语气里,分明就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薛浩扬这下,猛翻了几下白眼,一脸不高兴的冷哼了好几声。

    “妈的,最近的心理医生,是不是都有毛病啊?看病就看病,没事在我身上乱摸个什么劲儿!”

    俞北一口菜,差点没喷出来,好笑的睨了他一眼:“说不定那医生一时眼瞎,看上你了?”

    原本薛浩扬脸色就不好看,听了这话,猛地把酒瓶子往桌子上一摔,恨不得,用眼皮拍死俞北。

    “那医生是个男的就算了,还是个秃顶的老头!”

    嘴唇撇成一团,脸上是说不出的郁闷。

    俞北却不可抑制的,大笑了起来:“让你病急乱投医?不是说了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替你推荐医生的!”

    这下,薛浩扬的眉毛,就皱的更厉害了。

    “还是得了吧?你家得医院,我可不敢去!否则,指不定哪天,我的病例,都能成为你嘲笑我的筹码了!”

    说完,又郁闷的灌了一瓶啤酒:“说也奇怪,每次喝了酒之后,这病就不治自愈了!狗屁心理医生,我看酒才是医治百病的良药!”

    俞北正低头吃菜的,听到这句话,眼眸一转,一只手,就下意识的抓住了薛浩扬的筷子。

    “你喝酒的时候,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吗?”

    薛浩扬思索了片刻,这才不耐烦的摇了摇头:“我的生活,每天,还不都一样吗?”

    嘟嘟囔囔了一番,又接着喝酒了。

    薛浩扬旁边的小弟,却突然小声接了一句:“喝了酒,好像就不能再吃药了!”

    俞北原本也是随口一问,压根就没多想,听到这句话,眸子一沉,脸色霎时就暗了下去。

    “药?浩扬,你最近,一直在吃药?”

    “额,之前在许蕙那里拿的药,因为睡眠不好,所以最近,一直还吃着呢!”

    说话的时候,薛浩扬早也收起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架势,手里抓着酒瓶,也来不及开了。

    只是若有所思的放倒酒瓶,一边在桌上旋转着,一边在低头思索着什么……

    **

    太阳隐进云朵里以后,天色就越来越昏暗了,诊所里的病人,医生,护士,都三三两两的下班了。

    可许蕙,依然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儿,静静的查看着一张又一张的病例。

    原本,翻动纸张的速度,还很正常,后来就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了。

    手上的纸张被翻的“哗哗”直响。

    甚至,由于翻动太快,有些纸张,还不小心被翻烂了一些。

    可她就好似不知道似的,非但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还翻动的更快了。

    歇斯底里的发泄了一番,这才拿过一旁的手机,一个一个的翻动着通讯记录。

    根据通讯录的显示,薛浩扬,起码有一个多周,都没在找她了。

    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一只手紧紧的捏着手机,一只手,缓缓的在手机上滑一下,又一下。

    尖利的指甲,在薛浩扬的名字上,划了好久。

    这“刺刺拉拉”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下听着,显得格外的刺耳。

    可她就好像没发现似的,还在一下一下的划着。

    直到即将下班的助理,小声的提醒了她一声。

    许蕙这才微笑着,扬起脸,对着助理,挤出了一个粲然的暖笑。

    “可能是最近压力有些大,不用担心我,你赶紧下班吧!”

    “恩,那许医生,我先走了!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喔!”

    助理原本就是客套的问上一声,原本也没指望,许蕙能说点什么,挥了挥手,就拎着包,出去了,门也应声,被助理从外又关上了。

    这“砰的——”一下声响,彻底唤醒了许蕙的意识。

    她有条不紊的整理了一下翻乱的病例。

    规整好之后,就猛地拉开了抽屉,然后拿着一本笔记,细心的翻找了起来。

    在翻到第二十页的时候,手就在薛浩扬的名字上,停了下来。

    顺着名字往下滑,正是她在催眠治疗的时候,记录到的一些心事。

    沈君美——杜娟儿——秦慕……

    这一串的名字,在薛浩扬的脑海里,闪烁的可不止一次。

    正是因为,薛浩扬和沈寒越,都把目标放在秦慕的身上,她才能一次一次的,在催眠治疗的时候,向薛浩扬灌输着这个信息。

    原本,在她的安排下,多做上几次这样的治疗,只怕,薛浩扬对内心里的这个答案,就会深信不疑了。

    可是,偏偏就是出了意外——薛浩扬却突然,没再过来了。

    因为对自己的治疗太过于自信,原本,并没有多想。

    只是,今天,右眼皮毫无征兆的跳了一下,又一下的,心就莫名的被跳乱了。

    总觉得,有些秘密,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了。

    心,躁乱的厉害,头也一下一下的疼了起来。

    以至于,一天,都有些浑浑噩噩的,脑子,似乎都不怎么灵光了。

    方才,那“砰——”的一声门响,等于彻底把她从纷乱的思绪里,解救了出来。

    脑子飞速的转动了好几下,一个补救的办法,就从她的脑海里钻了出来。

    嘴角漾出了一抹浅淡的笑意,手指轻滑了一下手机屏幕,一个电话,就拨了出去。

    此时,微醉的薛浩扬,正揉着脑袋,思索着什么呢。

    可能是醉酒的缘故吧,脑袋被酒精搅的一团乱,只觉得思绪乱的厉害。

    整理了半天,当脑子里,好容易有了点头绪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又扰乱了整理好的思绪。

    烦躁的按了接听键,一个不耐烦的“喂”字,就被他吐了出来。

    这带着几分醉意,又带着几分烦躁的声音,和许蕙脑子里的声音,稍微有了点出入。

    抱着电话,呆滞了片刻,一直等那边又不耐烦的“喂”了几声,这才迷瞪过来。

    “薛浩扬,是你吗?你最近身体还好吗?”

    “喂,你哪位?”

    醉酒的男人,脑子格外的不好使,大着舌头,不耐烦的冲着电话,吼了一声。

    许蕙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这一刻,火气蹭的一下,蹿的老高。

    但还是深呼吸了几次,把火气压下去,依然用最平缓舒适的语气,对着听筒,说了一句。

    “薛浩扬,对不起,你手头的药,一定不要再吃了!那药不是你的,是杜娟儿的,我的助理,给拿错了!”

    薛浩扬的脑袋嗡了一下,酒瞬间就醒了大半。

    握着听筒,大着舌头,结巴道:“你是……许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见面后细谈吧!等你酒醒了,或者明天,直接过来找我吧!”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只剩薛浩扬,楞楞的握着听筒,“喂”了好几声,这才冲着俞北问了一句:“有没有带醒酒药?”

    “恩!”俞北点了点头,眼里还带着几分迷蒙的醉意。

    然后拎起手里的冰啤酒,就一股脑的倒在了薛浩扬的头上,一边倒,还一边小声的嘀咕着:“冰饮,是最醒酒的了……”

    “俞北,你大爷的!”

    被这冰冷的液体一浇,燥热的脑子,虽然冷下来了,但薛浩扬眸子里的火气,却蹭蹭的往上涨。

    要不是考虑着俞北也喝醉了,说不定,就直接夺过他手里的啤酒瓶,一把砸到他头上了。

    怒吼了几声,刚把俞北按倒在沙发上,俞北两眼一闭,就惬意的寻了个合适的姿势,睡了过去。

    薛浩扬猛翻了几个白眼,在俞北精致细腻的脸庞上,猛拍了几下,又搜光了俞北身上的现金,掰坏了俞北身上的卡。

    这才对着屋里的人交代了一声。

    “我们走,留下这货,结账!”

    声音里带着气,说道“这货”的时候,还哆嗦着嘴唇,指了指沙发上的俞北。

    房间里的人,二话不说,一人上前架着薛浩扬,其余人乌泱泱的跟在后边,就迅速的闪出了包厢。

    就着夜色,猛灌了几口夜风,等手下的人买来醒酒药的时候,薛浩扬的酒,早就醒了大半了。

    可是,还是觉得脑子里乱的厉害,一把接过醒酒药,甚至连水都没喝,就直接嚼碎,咽了下去。

    倚在车门上,吹着风,揉了揉肿胀的额头,又继续思索开了。

    半晌,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先自行离开,这才拉开车门,猛地一踩油门,开着车子,迅速的滑进了远处的车流里,不见了……

    **

    夜已经越来越深了,偌大的心理诊室,黑漆漆一片。

    踢踏踢踏的皮鞋落地声,踏亮了走廊的声控灯,顺着灯光,一路往里,就停在了一扇房门面前。

    薛浩扬,扬起手指,敲了几下门。

    门内并没有任何响应,但因为敲最后一下的时候,有些用力,门直接就被这力一推,吱纽吱纽的响了几下。

    原来是虚掩着的?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薛浩扬就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一扬脸,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了一下。

    许蕙双眼通红,看样子,是刚哭过,手指还夹着一只点燃的香烟。

    那萦绕的烟雾,顺着她纤长的手指一路向上,和桌旁点燃的熏香,遥相呼应着。

    在这烟雾的映衬下,她的脸色,竟是说不出的惨白。

    听到响动,这才微微抬起头,指了指旁边的躺椅:“坐吧!”

    看到她这副凄楚的模样,薛浩扬原本蹿起的怒火,瞬间就熄灭了。

    但是,想想这些日子的折磨,他对这个女人,本能的,就有些不耐烦。

    并没有坐下,而是顺势往门框上一倚,就一脸不悦的,睨了她一眼。

    “杜娟儿的死,和你有关?”

    薛浩扬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几乎连任何铺垫都懒的扯,就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许蕙惊慌的扬起脸,看了他好半晌,这才朝他点了点头。

    果然!

    这些,薛浩扬,也顾不得再多问了,瞬间往前一步,粗粝的手指,就直接钳住了她的下巴。

    “那君美的事情,也是你的安排了?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薛浩扬冷冷的瞪着她,幽深的眸子里,是说不出的阴冷。

    手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似乎下一刻,就要捏死她似的?

    “薛先生,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杜娟儿的死,是和我有关,可是,其他的,我真的都不知道的……”

    许蕙收起一贯的冷静大气,一旦换上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竟是别样的惹人怜爱!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熏香的味道,太过于浪漫了!

    亦或者是,薛浩扬本身就对这个女人,有所好感吧?

    总之,一看到她这副样子,心口一凛,钳着她下巴的手,就缓缓松开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时候的质问,听起来,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阴狠,语气,听上去,已经柔和许多了。

    “薛先生,杜娟儿是我的病人,也是朋友,她和我几乎是无所不谈的,上个月,她却突然恋爱了,恋爱对象,还是个比她大了二十多岁的男人,第一时间,我就劝她了,可是,没办法,她听不进去。”

    许蕙突然这么煽情了,薛浩扬一时倒有些不适应了。

    只是冷哼了一声,就打断了她的话,似乎对于她口中的故事,不是很感兴趣。

    “许小姐,娱乐圈里向来如此,爱情和利益都是息息相关的,抱歉,你口中的故事,实在没有讲下去的必要!”

    被他打断,许蕙无限凄楚的轻笑了一声。

    “看我,什么时候竟也这般感性起来了?你说的没错,他们之间或许,从始至终,都是因为利益,才捆绑到一起的吧,否则,某一天,那个男人,也不会亲自来找我了!”

    薛浩扬,以为又是什么“闺蜜夺爱反目”的戏码,实在没心情去听的,冷哼了一声,又准备打断她的讲述。

    可是,被那湿漉漉的眼神一瞪,他的话就突然堵在了嗓子眼。

    咳嗽了一声,伸出手掌,就示意她继续说下去了。

    “那个男人,哀求我帮忙开一些精神类的药物,那种药物,原本是治疗失眠的,但是因为致幻效果太强大,服用过的人,心智很脆弱,很容易被身边的一些小事所盅惑和刺激,没有专业治疗师的辅助,是不能随意开的,所以我拒绝了!”

    薛浩扬原本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呢,听到这句话,眸子一紧,就朝许蕙看了过去。

    “你是说,杜娟儿的死,也许不是自杀,而是和这个药物有关?”

    许蕙抿着唇,并未搭话,只是扬起脸,用那双湿漉漉的眸子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薛浩扬被她的眸子一盯,心里就莫名的发软,对着她的时候,语气无论如何,也严厉不起来了。

    “你接着说吧!”他淡淡的扬唇,说道。

    许蕙凄楚的一笑,笑到眼泪都出来了,这才停下笑,扬起脸,直直的看着他。

    “当时,因为他是杜娟儿的男友,开药的理由,是因为两人年龄太大,交流有所差距,偶尔服用一下,增加一下夫妻的情趣!”

    听到这儿,薛浩扬又是一声冷笑,虽然他作为业外人士,也知道这种说法有多么的扯淡了。

    这是精神类辅助治疗药物,又不是那什么药?还增加夫妻情趣呢?亏他想的出来?

    似乎猜到了薛浩扬的想法,许蕙一撇嘴,脸上就漾出了一抹淡淡的苦笑。

    “身为心理医生,我当然会去劝告他了,可是无论如何劝说,他依然是这么的固执,原想着,这药物,也没有多大的副作用,心里一软,就给了他一盒!”

    听到这儿,薛浩扬的脸色一冷,就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既然这样,那当初我过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听到这声质问,许蕙张了张嘴唇,顿了半晌,还没说话呢,一串眼泪,就顺着湿漉漉的眼眶,滑落了下来。

    “因为我害怕!说实话,一切都是我的说辞,我没有任何的证据,只要他一口否决,那么,我就是唯一的嫌疑人!当时你过来,我生怕你会抓我坐牢,心里一慌,就隐瞒了下来。当时,心里还在暗自侥幸,或许,她真的是自杀呢?……”

    因为没有明言身份,所以许蕙在这个时候,依然在表面上,把他有意错认成警察了。

    说完这些,见薛浩扬脸色很难看,索性把手往他眼前一伸。

    “如果,你需要的话,就把我当做犯人抓起来吧!说到底,身为心理医生,我也有错的!”

    努力擦干眼角的泪花,抬起一双湿漉漉的眼眸,一脸决绝的伸出手掌,眼神,竟是说不出的坚定。

    见薛浩扬犹豫,就又自嘲似的笑了笑。

    “说实话,我这些天,精神很不好,压力也很大,也私自去找过那个男人,想着,能不能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去哄骗他认罪,可是无论怎样,他就是不愿意承认!”

    原来,她有意隐瞒下来,是想要凭一己之力,去调查这个了?

    薛浩扬猛地吸了一口气,闻着这室内的馨香,原本暴躁的心,也瞬间平静了下来。

    再面对着她的时候,也没有最初的不耐烦了。

    而是低低的问了一声:“那个男人,是怎样的长相?”

    “他应该五十岁上下吧,但看起来,很年轻,精神很好,眼睛是那种微挑的凤眼,因为岁月的沉淀,非但不显得轻佻,还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对了,他的手上,常年都带着不同质地的玉扳指,这个,应该是他的特殊嗜好吧?……”

    许蕙描述的时候,薛浩扬的脑海里,本能的就闪过了一个人。

    “你说的是秦慕?”

    许蕙惊慌的睁大双眸,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你怎么知道?他正是秦氏集团的总裁——秦慕!”

    说完,见薛浩扬看她,把放下的手掌,就朝她伸了过去,一副任他抓捕的模样。

    薛浩扬收敛了一下情绪,朝她摆了摆手:“你弄错了,我不是警察,我之所以查这些,是为寒越而查,一切只是私事,还到不了法律的层面……”

    “喔,那我明天,还是亲自去警局自首吧!”

    许蕙淡淡的“喔”了一声,颓然的往桌子上一趴,轻声说道。

    “不用了!秦慕的账,寒越会慢慢找他清算的,在这之前,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了,也许,以后我还需要你帮忙!”

    说完,薛浩扬就直接推门出去了,被冰冷的夜风一吹,他的眸子里,就现出了一丝的迷茫。

    虽然,秦慕原本就是他们的重点怀疑目标,可是,多疑的他,竟然能这么短的时间,就完全相信了一个女人?

    这个,还真的很让人费解?

    回忆了一番,又觉得,她说的话,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无措的挠了挠头,飞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就直接飞驰了起来。

    夜晚的A市,没有了堵车的烦扰,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家了。

    刚从车子上下来,一个男人,就朝他的方向,飞窜了过来:“老大,那个沈君美吃什么吐什么?她这样,已经两天了,你看看,要不要让医生去看一下?”

    男人刚禀报完,薛浩扬,扬起脚,就朝他腿上踹了一脚。

    “我不是交代过了,她是客人,不是犯人,既然不舒服,为什么不赶紧安排医生!”

    “老大什么时候交代过?”男人小声嘀咕了一句,见薛浩扬的视线,冷冷的朝他一扫,就赶紧转身跑开,去安排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