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一章 某人,又要倒霉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4:0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虽然这男人气势上弱了一大截,但这番耀武扬威般的威胁,可是说得顺溜无比呢。

    说完,还一脸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那意思是,连金爵的少东家,都要暗地里巴着我呢,你又有几个胆子,敢得罪我?

    几乎每一个类似于金爵这般的场合,除了在黑道上有些许靠山以外,白道上的靠山,自然也不能少了。

    倒在地上的男人,之所以底气这般足,正是因为,这男人的父亲,正是金爵那个背后的白道靠山。

    因为凭着父亲的关系,这男人在金爵,可以说是如鱼得水,甚至,还到了一种只手遮天的地步了。

    听他这般威胁,场子里的一些人,已经认出他的身份了,此时,都把同情的目光,看向了沈寒越。

    虽然,有些人,早已经认出了沈寒越的身份,也知道这男人权势不容小觊!

    但在华夏,能在官场上混下的人,不管官衔大小,就总不是好得罪的。

    因为,指不定,人家上边,又有什么人在罩着呢?

    顾念只暗中瞄了一眼现场的反应,神色一急,就打算冲上去,把沈寒越拦下来。

    可还没来得及过去,就被身边的韩碧娜拉了一把。

    “小念,你不觉得看着自家的男人,为自己争风吃醋,很帅吗?你看你家老公打起人来,表情多炫酷啊,乖,别去扫兴啊,我还没看够呢?”

    韩碧娜永远都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姿态,她这种女人,好似一天不惹麻烦,浑身就不舒服似的。

    这不怕死的德行,正是从小跟着顾念耳濡墨染而来的,所以,在顾念面前说话,也格外的无所顾忌。

    总还以为,顾念还会像小时候一样,嘚瑟的拍拍她的肩膀,一边佯装看戏,一边在适时的上去,偷偷跩那男人一脚。

    谁知,顾念却直接挣脱了她的桎梏,径直朝沈寒越走过去,还顺势拦住了他接下来,要挥下的拳头。

    扬起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眼眸里,满是祈求。

    “寒越,不要惹事!”

    语气里甚至还渗着淡淡的哀求,小脸上,也挂着满满的担忧之色,好像生怕他会因为她,惹了什么祸事似的。

    男人眸子里攒动的火焰,立刻就消了大半了,脸上的狠戾也渐渐不见了,从而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神色。

    趁着这个空隙,倒在地上的男人,飞快的蹿了起来。

    大抵是以为自己的威慑,起了作用吧,这一刻,他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得意。

    趾高气扬的凑近了两人,一出口的话,就格外的欠揍。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我告诉你,今天,你只要给我下跪道歉,我说不定,心情一好,还能原谅你一次呢?”

    他说着话,淫邪的目光,还时不时的朝顾念瞄上一眼。

    见顾念鄙夷的扭过了脸,倒也不恼,而是又笑嘻嘻的凑近了过去。

    一双手,眼看着就要朝顾念的腰上揽去了,沈寒越飞速的一伸手,直接一拧。

    男人的胳膊就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曲成一团了。

    比他的胳膊更怪异的,是他此刻扭曲的脸庞。

    嘴上一直在痛苦的哼哼着,许是疼的太厉害了吧,他刚才的嚣张气焰,早就消失不见了。

    而是一边挣扎,一边哎哟哎哟的求饶着。

    “你丫现在知道求饶了?”韩碧娜一碰到打架,就莫名的兴奋。

    满脸亢奋的冲过来,曲起膝盖,用那尖尖的鞋跟,狠狠的朝男人膝盖上一踹。

    男人又哎哟了一声,就直接冲着顾念的方向,跪了下去。

    韩碧娜又兴奋的踹了几脚,见一旁已经由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朝这边跑过来了,这才不动声色的拽着顾念,朝后边退了几步。

    然后就挂着一脸欣赏的神色,看着沈寒越发威了。

    中间,几次顾念想冲上去,都被韩碧娜给拽住了。

    还好,沈寒越身手还算迅敏,又加上他的身份,荣家的那些人,只是暗中在一旁观望,还不敢贸然出身。

    加起来,冲过来的,也不过是三四个跟过来的保镖而已。

    很快,他们就被打的,跪地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了。

    就连起初那个目空一切的男人,见形势不利,也一脸哀求的跪了下去,头低垂着,但眸子里,那一脸的不甘和愤恨,却是一点儿都没少。

    韩碧娜,见状,就飞起一脚,又朝男人身上跩了几下。

    若不是中途被顾念拉了一把,只怕,韩碧娜,还想再多玩上一会儿呢。

    “小念,你该不会是被沈家欺压久了吧?怎么胆子也越发小起来了?”

    好久不见了,韩碧娜现在,对待顾念的转变,似乎有些很不喜欢的样子。

    气嘟嘟的撇着嘴,抱怨了一通,就把责备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沈寒越。

    “想当初,我们小念是多么肆意张扬的性格,怎么现在,全变了呢?”

    她这句话里,满满都是对沈寒越的不满和责备,却没发现,顾念早已经一脸责备的望向她了。

    “碧娜,之前年纪小,做事情不顾后果也就罢了,现在,做任何事情之前,还是要多考虑下别人的处境,毕竟,我们总不能一直靠家里的庇护,生活一辈子吧?”

    顾念说完,就一脸担忧的拽着沈寒越的胳膊,查看了一番,发现他没受伤,这才舒了口气。

    然后还一脸担忧似的回头张望了一番。

    “我听说他的身份似乎不太简单,会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顾念倒不是怕事的性格,若不是顾忌着沈寒越,只怕她早就和韩碧娜一起,好好捉弄那人一番了。

    可是,眼下是在华夏,据说,华夏的生意人,限制还是颇多的。

    惹了黑道,可能也是暗中的一场恶斗而已,但惹了白道上的人,可就是真的要时时提防着,会不会偶尔被人摆上一道了?

    顾忌着这些,顾念无论如何,也不想让男人因为她,再损失些什么了。

    只是,她的这番询问,落在沈寒越的耳中,却只当女人是对自己能力的质疑。

    原本柔和起来的脸色,又一次黑了下去。

    “就算是现在,你也照样可以无所顾忌,总之,一切有我!我不会让你有任何差池的!”

    说这话,虽然有赌气的成分,但却也是他的心里话,所以一字一句,格外的掷地有声。

    韩碧娜听了,一双眼睛,已经不自觉的眯成了桃心状了。

    “太霸气了!我怎么觉得,他身上有些顾叔叔的影子呢,小念,看来你的恋父情节,还挺严重的!”

    恋父?他有这么老吗?

    沈寒越的脸色,又黑了一个层次。

    可是因为韩碧娜是顾念的朋友,他偏偏又不能去计较,毕竟,上次连贝贝搭顺风车那次,他可刚被这小女人教训过呢。

    这次,显然是已经记住了。

    努力平和了一下情绪,尽量让语气不那么恶狠狠,但听起来,却还是略有些生硬。

    “韩小姐是吧?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带我的女人,来这种地方了。”

    韩碧娜眯起的桃心眼,立刻就收了回去,不高兴的撇撇嘴角,就是一声冷哼。

    “这种地方,你那天晚上,一个人不是也偷偷摸摸的过来了?”

    话音刚落,脸上就被一道阴寒的目光刺了一下,韩碧娜下意识的就闭了嘴。

    甚至还被这道凛冽的视线瞪得,直接别过了脸。

    等再次回神的时候,沈寒越早就拽着顾念上车了,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个,车子就飞也似地,开走了。

    车上,顾念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后悔不已!

    只后悔她没有及时的出手,拦下他,更后悔她干嘛要和韩碧娜,去了那样的场所。

    “刚才的那个男人,真的不会对你不利吗……”

    一次又一次的被女人质疑,沈寒越的心情,真是不爽到极点了。

    薄唇微抿,看着那一张一翕的嘴唇,眼尾一挑,就径直压了上去。

    “呜呜……”还未说完的话,立刻就被堵在了嗓子里,化作了一道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两个舌尖,先是有意无意的触碰了一下,跳开,然后又触碰一下。

    就像是在玩一个游戏似的,乐此不疲。

    等女人完全放弃挣扎的时候,舌尖猛地一伸,就把那软滑的舌头,紧紧的缠绕了起来。

    呼吸越来越急促,甚至下一刻,就恨不得把女人吞进腹中似的,力道越来越大,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陶醉。

    驾驶座上的司机,只是偷偷瞥了一眼,就立刻红着耳根,迅速移开了视线。

    车里的气氛,也瞬间暧昧到了极致!

    等嘴唇被放开的时候,顾念一直在轻抚着胸口,不停的喘着粗气。

    缓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生气的瞪了沈寒越一眼。

    “哼,你就这么讨厌听我说话吗?之所以一遍遍的询问,还不是害怕你会有麻烦?”

    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嗔怪,说完,还别扭的一扬脸,就把视线别到了一边。

    不是质疑,而是太过于担心了,才会这样吗?

    眼眉一挑,嘴角就不由得漾出了一抹浅笑,整个脸上,都荡着一种淡淡的满足,和幸福。

    “放心,不等他摆我一道,我就能飞快的找出他的把柄,把他的父亲,从那个位置上揪下来!”

    这番话说的霸道无比,就好似,对他沈寒越来说,任何威胁,都可以被轻松的摆平。

    虽然是狂妄了点儿,但不知为何,顾念就是愿意去相信,原本悬着的一颗心,也彻底放下了。

    车子被稳稳挺下,顾念几乎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男人抱下了车。

    并且一路抱着,进了大厅。

    两人路过客厅的时候,灯只开了一扇,昏黄的光线照在偌大的客厅里,让这偌大的客厅,也变得压抑了起来。

    长长的餐桌上,还摆着丰富的晚餐。

    沈老太太正一个人坐在那儿,孤零零的背影,看上去,好不可怜!

    男人只得把女人缓缓的放下,这才恭敬的朝沈老太太走了过去。

    “奶奶,怎么还不睡?”

    沈老太太原本正趴在餐桌上,闭目养神,听到沈寒越的这声询问,这才慢悠悠的抬起头,朝两人微微打量了一番。

    “没什么?你父亲一个人有点孤单,我陪陪他!”

    一向威严的沈老太太,在这一刻,看起来,和大街上那些和蔼的老太太,并无什么区别。

    甚至,和寻常的老太太比着,她似乎更可怜。

    沈寒越眸光一转,立刻就想起了什么?原来,今天,正是沈父的生日?

    看老太太的意思,是在陪一个逝去的儿子,过生日了?

    这一刻,对沈老太太积压的怨愤,也一点点消散了,而是乖巧的牵着女人的手,一起在沈老太太身边坐了下来。

    “刚好我们也没吃晚餐,就一起陪父亲吃点吧?”

    老太太咄咄逼人的气焰,在这一刻,早就被收敛干净了,就算是看到顾念的时候,也并没有露出任何别的情绪。

    在顾念乖顺的帮她夹菜的时候,她只是抬头,瞥了顾念一眼,就不动声色的接受了女人的这番示好。

    这似乎又是一个好的征兆?

    顾念捏着筷子的手指,松了松。

    此刻,在看着沈老太太的时候,竟觉得,她的面目已经一点点可爱了起来,似乎也没这么难以相处了?……

    **

    自那晚以后,沈寒越再也没有单独让人送餐进去了。

    而是每每都携着女人,一起下楼用餐。

    虽然,除了那晚,大部分时候,沈老太太都是以一副威严不可侵犯的面目示人。

    甚至,对于顾念,也总是诸多的挑剔,但这挑剔里,已经没了故意找茬的意思。

    而是和大多的家庭一样,只是老人和年轻人,生活方式的一些碰撞而已。

    并且,在说教的时候,也没了最初那咄咄逼人的气势,虽然有些语重心长,但语气,却是平和的。

    这么明显的变化,顾念又如何察觉不到呢。

    因此,在和沈老太太相处的时候,已经收起了那副敬而远之的姿态,一点点的走近她。

    甚至,在沈寒越加班的时候,就算两个人一起用晚餐,也能在餐桌上,偶尔聊上几句了。

    沈老太太极少生气了之后,气色也好了起来,身子骨也一点点硬朗了。

    因为这些改变,吴嫂对顾念,是越发的喜欢了。

    为了让两人更好的相处,更是想方设法的,透露了沈老太太的许多喜好,好让顾念能适当的投其所好。

    甚至连沈老爷子和沈老太太当年的一些纠葛,都一五一十的,吐露出来了。

    “吴嫂,你是说,老爷子,现在在曙光的后厨工作?”

    顾念问话的时候,脑海里,就不由得闪现出了那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形象。

    虽然和沈老太太一样,他板起脸的时候,略显严厉了点儿。

    但几次接触下来,发现这个老爷子,私底下,其实还挺好相处的。

    手指微捏,思索了好一会儿,顾念突然起身抱了抱吴嫂,心里,已经做好了一个打算。

    “吴嫂,等周一上班的时候,我就去找老爷子谈谈心!”

    吴嫂面上一喜,立刻就一把抓住了顾念的双手,脸上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小念,你若是能成功劝服老爷子回来,老太太一定会很高兴的!到时候,也会打心眼里,认下你这个孙媳妇的!”

    顾念只是微笑的抿了抿唇,其实,能不能被认可,她虽然也很介意,但更多的,却是真心想做点什么。

    总觉得,沈家和顾家比着,好似缺了那么一些的人情味。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家里,人丁太单薄了吧?

    不过,有时候计划在好,再未实施之前,也只能是计划,而计划一旦遭了变故,那这计划,就再也没办法实行了。

    周一一大早,顾念就一头钻进员工餐厅,想找老爷子谈心了,可是,却被告知,在上周的时候,沈老爷子,就已经走了。

    想着,也许是沈寒越私底下对刘凯搞了什么高压策略,所以,才会这样吧。

    往办公桌旁一坐,就把电话拨了出去。

    “你说什么?老爷子,一个人悄悄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沈寒越明显比她还要惊诧?

    顾念心口一凛,竟隐隐有些担忧了起来。

    难道,沈老爷子,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吗?

    明知道沈寒越会去彻查这些事情,但她还是忍不住的,想偷偷替他多分担一点儿。

    每每吃饭的时候,就总要悄悄向餐厅的员工打探一番。

    终于,在一个50多岁的老者口中,探听到了一些消息。

    “喔,沈老头最近总是连番请假,好似身体哪里不舒服……”

    多余的话,也打听不来了,看来,想打听别的,也只能从医院上边,入手了?

    A市的大小医院,俞家几乎都占有股份,于是,犹豫了再三,也只能把电话打到俞北那儿了。

    “小念,看来你对沈寒越,还真是用心!”

    俞北尽量用调侃的语气,和顾念开了个玩笑,不过语气里那一丝淡淡的酸味,可是浓郁的很呢?

    电话那端的人,一沉默,俞北就已经后悔了。

    既然希望她能幸福,又何须非去计较,这份幸福是谁所给予的呢?

    收敛了一些情绪,这才又故作轻松的问了一句。

    “小念,你最近在沈家的生活,还算顺利吗?”说完,就屏着呼吸,听着那边的回复了。

    虽然顾念若是生活不顺利,就代表了他的机会,但内心里,他还是希望,顾念能顺利的。

    “恩,还好,其实相处下来,发现老太太这个人,是标准的外冷内热,我想,只要我能用点心,我们未来,一定可以融洽相处的!”

    顾念是标准的乐天派,虽然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明白,但她这句话说的,可是格外的自信呢。

    俞北的嘴角不由得就漾出了一抹浅笑,薄唇轻张,语气听上去,十分的真诚:“小念,祝福你了!”

    “不要光嘴上祝福嘛,关键还是要看行动的,沈家老爷子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

    原本,因为上次告白的事情,女人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小负担的。

    但是,一番话说下来,那天的事情,谁也没有主动提起,而俞北的语气,听上去也格外的轻松,就和两人之前无异。

    原本就不想失去俞北这么个朋友,所以,交流下来,女人也逐渐把自己放到朋友的立场上,去和俞北说笑,逗趣了。

    “放心吧,沈老爷子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快去查的!只是,不知道这次帮了你,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

    听到这句问话,女人狡黠一笑,没心没肺的玩笑话,就脱口而出了。

    “奖励一个女朋友,你要吗?”

    和俞北说笑习惯了,猛然说完这个,才发觉哪里有些不对。

    收起玩笑的表情,紧张的捏着电话听筒,脸上就挂上了一副尴尬的谄笑。

    “俞北,我领导找我有事情,先不聊了!拜拜……”

    随意扯了个借口,不等俞北回话,就飞快的挂了电话。

    听着听筒那边,“嘟嘟”的挂断声,俞北的嘴角拉出一抹苦笑,轻飘飘的一句话,才敢对着听筒,吐露出来。

    “如果女朋友不是你,是谁,我都不会开心的……”

    **

    几天后,顾念手里攥着俞北发来的资料,眼眶就不由得红了。

    坐起来,抓着手机听筒,犹豫了半晌,实在不知道,有些事情,究竟该怎么告诉沈寒越。

    最后,使劲一咬牙,打算还是先隐瞒下来吧。

    反正有些事情,就算不说,沈寒越早晚也是能查到的。

    只是奇怪,这次,沈寒越的手脚,怎么突然慢了那么多呢?

    算了,不管了,他永远都查不到,才好呢!

    女人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又翻看了一下手里的资料。

    就把资料,往桌边的书本里一夹,然后塞到了书柜的最深处。

    一系列的动作刚做完,一串急促的手里铃声,就吓了她一跳。

    因为心里隐瞒了一些秘密,总觉得,好似下一刻,就会被发现似的。

    所以,任由铃声响了很久,才敢瞄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原来,不是沈寒越打来的?

    轻抚着胸口,微微吁了一口气,这才按了接听键。

    “小念,怎么这么慢?我该不会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吧?”

    说话这么没遮没拦的,不是韩碧娜,又是谁呢。

    “碧娜,你再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以后,真会嫁不出去的!”

    因为韩碧娜的电话,女人紧绷的面部肌肉,稍稍松弛了些,尽量换上一副轻松的语态,和她开起了玩笑。

    “切,除了韩墨,我又不会嫁给别人!”韩碧娜嘟着嘴,没好气的反驳道。

    “你确定,韩墨愿意娶你?”

    “小、念!”韩碧娜咬牙切齿的叫道。

    听着听筒那边传来的轻笑,牙齿咬的就更响了。

    “小念,你狠起来,真是和沈先生有的一拼!哼,咱们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你这样打击我,就不怕我会受不了吗?”

    韩碧娜委屈的撇撇嘴唇,好似顾念的话,真的打击到她似的。

    只是,像她的脸皮厚度,如果有那么容易被打击到,又何苦会揪住韩墨不放呢?

    “得了,别装委屈了,说吧,找我什么事儿?”逗完她,这才想起来,去问正事。

    “我找你什么事儿?小念,你这话,是不是说反了呢?前几天,是谁哭着喊着求着我,让我找无痕大哥去对付梁剑锋的?”

    梁剑锋,正是上次在金爵,和沈寒越起了冲突的那个男人的老子。

    虽然对沈寒越的手段,也是清楚的,但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于是,私底下,就威胁韩碧娜去搞定了。

    原本事情就是韩碧娜惹出来的。

    又加上,她对惹事,总有着特殊的偏爱,一听说要对付人,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今天既然特意打电话,又这么说,看来,是那次的事情,有了眉目了。

    “怎么?事情已经搞定了?”

    顾念也顾不得和她扯,此时此刻,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结果上了。

    一开口,自然也是奔着结果去的。

    “当然,小念,你又不是外星人,难道就不看新闻的吗?梁剑锋都上新闻了,你难道没看到吗?”

    “你也知道的,我从来就不看什么政治新闻!”

    面对韩碧娜的鄙夷,顾念理直气壮的反驳道。

    还政治新闻呢?这样的新闻,早就被网友归功于娱乐新闻的一种了。

    谁谁谁贪污被双规了?谁谁谁艳照门曝光了?

    这样的花边消息,和那枯燥的政治新闻,哪里能混为一谈嘛?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韩碧娜,就开始握着听筒,手足舞蹈的向她描述了一番事情的经过。

    她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听下来,顾念也只记住了一点儿——原来沈寒越对梁剑锋的秉性,早就摸了个一清二楚了。

    所以,对于他的所作所为,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只要是做过的事情,想找证据,又有什么难的。

    找到了证据,甚至都不用亲自出马,只要把证据往梁剑锋的对手邮箱里一发。

    剩下的,就只需要静静的等着,就够了。

    那么多的信息,总结起来,也就只有一句: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沈寒越,搞不定的事情呢!”

    自己的老公被韩碧娜一阵猛夸,顾念听到后来,都不由得红了脸。

    就好似这些盛赞的话,是在夸她似的?

    不过,沈寒越越是厉害,她心里的恐慌就越是繁盛。

    韩碧娜说到后来,见听筒那边一直沉默,就立刻收起了话匣子。

    转而把话题,又转到了顾念的身上。

    “怎么回事?是不是老公太聪明,你心里有负担了?”

    韩碧娜一句漫不经心的玩笑话,还真是刚好撞到女人心坎上了。

    顾念瘪了瘪嘴唇,就心虚的“恩”了一句。

    电话那边的韩碧娜,立刻就惊的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声音也不由得提了几个分贝。

    “难道,你背着沈寒越,做了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韩碧娜只是局外人,所以,对于局外人坦白,原本就不是很难。

    听到她发问,自然而然的,就又“恩”了一声。

    韩碧娜先是呆愣了片刻,这才一脸欣喜的握着听筒,催促开了。

    在她的心里,大抵以为,待会就能听到什么劲爆的八卦了吧?

    所以,紧张的不像话,捏着听筒的手心,都被汗水打湿了。

    这情形,就好似,那个藏有心事的人不是顾念,而是她似的!

    直到听完了顾念的讲述,她这才一脸迷茫的挠了挠头。

    “小念,这个事情,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吗?要是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然后好好的刺激一下那个死老妖婆,让她丫那么牛?”

    “碧、娜!”

    听完韩碧娜口无遮掩的玩笑话,顾念就责备似的喊了她一声。

    “她是寒越的奶奶,也是我的奶奶,并不是老妖婆,碧娜,以后不许这样说了!”

    韩碧娜原本还要好好打趣一番呢,被她一堵,自然不敢再说下去了。

    不过,原本对沈老太太和沈君美,就没什么好印象,不敢再乱称呼她了,不代表就赞同顾念的做法。

    “小念,你有什么好隐瞒的,反正早晚她也要知道,告诉她就是了。告诉她,因为她的好胜心,因为她不肯屈尊降贵,于是,她的老公在外边一个人游荡了几年,身边没人照顾,过的又辛苦,还得了癌症晚期,马上就嗝屁了,却宁愿死在外边也不愿意回来……”

    因为韩碧娜不是当事人,所以这番话说的格外的轻松。

    又加上对沈老太太有偏见,所以巴不得能看到她伤心难过呢,话听起来,难免有些刻薄。

    “碧娜,你考虑事情,还是这么幼稚!老爷子不愿意回来,其实并不是还记恨她,而是不想让奶奶知道他的病情,宁愿奶奶永远和他赌着一口气,也不愿意让他的死,刺激到奶奶!依奶奶的性格,为了和他赌气,就算是身体不好,也会好好的撑下去的……”

    其实,说韩碧娜幼稚,之前的顾念,又何尝不是呢?

    就算是一个人只身来到A市,她惹起事情来,也是从来不会考虑后果的。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突然变了。

    之前那个和韩碧娜一样,调皮任性,肆意张扬的顾念,也会设身处地的替别人去考虑了。

    懂得换位思考了之后,考虑问题,自然而然就全面起来了。

    也就三言两语,就道破了沈老爷子的想法。

    “小念,你说的实在是太感人了!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这样,那个沈老太太,应该也不是多讨厌的人吧?否则,沈老爷子,也不会处处替她考虑了?”

    韩碧娜,就和起初的顾念有些类似,表面上看去,很不好招惹,其实内在里,比谁都单纯善良。

    刚才还一口一个老妖婆呢,顾念只是三言两语,她就开始跟着顾念,一起长吁短叹了起来。

    甚至,还怂恿着顾念,一起瞒着沈寒越这个事情呢。

    毕竟,沈老爷子的事情,最伤心的人,除了沈老太太,另一个就肯定是沈寒越了。

    “小念,沈寒越最近一堆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的,所以,你连他也一起瞒下,好了。省的他做事的时候,会分心!”

    韩碧娜这一刻,变得格外的善解人意。

    但她这话,在顾念听来,却总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你好像对寒越的一切行为,都十分的清楚?碧娜,快老实交代,是不是我哥,又在打什么主意?”

    韩碧娜心虚的吐吐舌头,这会儿才意识到,她一时不注意,居然又说漏嘴了?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啊?顾大哥每天也很忙啊,所以我猜测,像他们那样的位置,每天需要处理的东西,肯定很多吧?”

    为了不被顾念逼问,韩碧娜慌忙找话题,给遮掩了过去。

    好在遮掩的话,还算合理,顾念也就没怀疑什么,嘀咕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心里还在寻思着,她身为妻子,是不是对丈夫的关心,还不够呢?……

    **

    沈寒越最近确实很忙,简直就是忙疯了的节奏!

    除了在帮着给秦慕下套,最让他心力交瘁的,是顾瑾寒一次又一次的挑衅。

    在商场上,能让他猝不及防的对手,他已经很久没碰到过了。

    起初,在面对顾瑾寒的时候,他还抱着一种欣赏的态度。

    只是,这个被你欣赏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和你交手。

    虽然每次两人交锋起来,都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畅快感。

    但是,想在顾瑾寒的手里讨便宜,简直比登天还难呢。

    一个又一次的酣畅淋漓之后,就是无以言说的疲惫了。

    这一刻,沈寒越都有些怀念和草包交手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只要前期准备得当,不出一个星期,就能彻底击溃一个企业。

    但是,现在,就算前期准备的再充分,最后总能发现,对手,似乎比他准备的还要充分?

    这样的交锋,每天都像是上了发条一样,生怕一个不留意,就彻底掉进了对手设计的圈套里。

    这些日子,之所以经常性的加班,自然是因为,荣光新一季的首饰,又要和沈氏旗下的品牌,同一时间上市了。

    顾瑾寒的噱头很足,宣传很到位,再加上一开始,就大刀阔斧抢下的市场,宣传图片一出来,就已经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眼球。

    没办法,顾瑾寒自小在国外长大,而眼下,珠宝这行,最大的噱头,就是国际。

    国际闻名的设计师,国际闻名的模特,甚至,新品上市的时候,就大张旗鼓的,办了几场秀。

    更是把新品发布会和预售会,和顾氏的服装发布会一起,开在了时尚之都——米兰。

    甚至两个月之前,就已经提前在A市卖票了。

    可以这么说,顾瑾寒还未凭借珠宝狂赚一笔的时候,就已经通过发布会门票,小赚一笔了。

    他这无时无刻都能挖掘到利益的特质,在和沈寒越的竞争中,真是发挥了个漓淋尽致。

    其实,沈氏集团涉猎很足,倒没必要,非在和珠宝上,和顾瑾寒一争高下。

    但是沈寒越,从小到大,就没输过。

    在他的眼里,这场竞争,关系的不仅是生意,还是他男人的尊严!

    为了紧跟上顾瑾寒的步伐,他只好把噱头放在了品牌和情感上。

    最近要上映的几个知名电影的发布会,几乎都可以看到沈氏即将上市的珠宝的影子。

    眼下国内最流行的网络娱乐节目,和真人秀节目,也在巧妙的替沈氏做着软广告。

    甚至眼下最当红的影后——邵茵茵,也总是有意无意的,对沈氏新上市的一系列首饰,表达了一番期许。

    如果,顾瑾寒要以国际和高端取胜,沈寒越就着重以故事和情感,来与之抗衡。

    在广告的渲染下,那些珠宝,甚至已经不是死物了,而是一个又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更是拟人化了一个又一个美丽而优雅的女人。

    女人对珠宝的热爱,和骨子里的“王子”情结是分不开的,每个昂贵的首饰,代表的不仅仅是祝福,更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宠爱。

    荣光和沈氏,完全不同的宣传观点和策略,几乎平分了整个市场。

    在两人这样的渲染下,其他的品牌,都要哭了。

    原本还能分一杯羹的品牌,在这场战役的影响下,愣是连一口汤,都难混到了。

    于是,在各大品牌的极力抵制下,他们的这场战役,也只得先暂时被迫中止了。

    时间一空下来,沈寒越的大部分精力,就可以放到秦慕的身上了。

    看着早前放下的鱼饵,马上就要收网了,嘴角就不可抑制的滑过了一丝冷笑。

    “沈总,我已经调查过了,这次董经理的账户上,又多了一千万!”

    杨烁不紧不慢的,向他报告着最近的调查结果。

    “好!很好!这个秦慕,为了和沈氏抢地皮,还真是大手笔呢!”

    沈寒越一边冷笑,一边狠狠的甩出了手里的项目策划方案。

    冷眸一转,再看向杨烁的时候,眼眸里,就多了一份势在必得的气势。

    “看来,收网的时候,就要到了!杨烁,最近安排一下吧,尽量把秦氏的成本经理给邀约过来,适当的,给点好处!记住,金额绝对不要超过他原本的心理底线——仅限于让他心动,但不至于让他因为这笔金额,就会不可抑制的地步!”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