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不长眼的人,还挺多?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5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白天的金爵,相比于夜晚来说,就安静多了。

    除了几个服务员在安静的清扫卫生,内里,就没有别的人了。

    乔天泽跌跌撞撞冲进来的时候,顺手就揪住了一个服务生的衣领,脸上满是阴仄的神色。

    “荣顾西,究竟在哪儿?”

    乔天泽也算是金爵的常客了,几个服务生,还是认得他的。

    一边哆哆嗦嗦的挣扎着,一边小声的回道:“乔先生,我们少爷,昨晚就被沈先生的人带走了……”

    仿佛是为了验证服务员的话似的,他话音刚落,几个警察就突然推门进来了。

    还没等乔天泽反应过来,一个手铐,就应声拷在了他的手上。

    “乔先生,很抱歉,您因为涉及一桩绑架案,现在证据确凿,我们要对你实施逮捕……”

    绑架案?

    乔天泽见反抗不了,就仰着脸,苦笑了两声。

    “请问我绑架了谁?沈君美吗?你们搞搞清楚,从始至终,都是那丫头要玩,我只不过是陪着她,疯了一把而已!”

    不管他说的多么的义正言辞,警察需要的只是证据,自然是不会理会她这些的。

    “不好意思,您的同伙,荣先生,已经供认不讳了,所以,乔先生,有什么事情,还是一起去警局对证吧?”

    说完,就押着他,上了警车。

    已经到这个时候了,究竟情况如何,乔天泽又如何不明白呢?

    只怕,这次,又是彻底栽在沈寒越的手里了。

    虽然想不通究竟问题出在哪儿,但此时,他显然,已经把主意打到别的地方了。

    眼看着荣顾西因为是从犯,加上是主动自首,再加上荣家的力保,虽然牢狱之灾是免不了的,但难保明天,就被人保出去了。

    可是他呢,被判为主犯,就算了,而乔家,早就已经外强中干了,旗下的企业,也被顾氏收购的七七八八了,想要找人保他,除了秦慕,估计是再也找不到别人了?

    “我有证人可以摆脱自己的嫌疑,麻烦你们了,请让我打一个电话吧?”

    乔天泽认错态度很不错,从始至终,都一直低眉顺眼的坐在那儿,眼下,又软磨硬泡的哀求着。

    负责看管他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递出了手里的电话。

    而此时,乔雅正一脸惊慌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的电话一直响了很久,她才一脸迷茫的低了低头,把视线转到手里的电话上。

    呆了几秒,这才按下接听键,然后一边哭诉,一边委屈的向乔天泽抱怨着什么。

    “哥,你背后的人,真的是秦慕吗?你明知道秦慕是沈家的仇人,怎么可以这样做呢?这样,沈家一定会彻底厌恶我们的,而我和寒越,也……”

    “闭嘴!”

    乔雅抱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听筒那边的一声冷喝,给吓了一跳。

    委屈的眨巴着眼睛,再也不敢多抱怨一句了,而是凝耳听着那边的交代。

    “乔雅,君美在哪儿?你让她接电话,我这边遇到点麻烦,需要她来替我作证!”

    在向秦慕求救之前,乔天泽还是想着先自救一番呢,而这个时候,最关键的人物,可不就是沈君美吗?

    只要她一口咬定,一切都是一场恶作剧,那这件事情,沈寒越又能拿他怎么办呢?

    十指紧紧的捏着听筒,单等着乔雅那边的反应呢。

    可那边先是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哭哭啼啼的低诉了起来。

    “哥,君美已经被薛浩扬的人带走了,只怕一时半会儿,她是没办法出来了……”

    乔天泽的脑袋,“嗡”了一声,脚步就往后踉跄了一番。

    看来,这次沈寒越,是铁了心,要让他吃点苦头了?

    眼看着电话就要被拿走了,乔天泽硬是咬着牙,冲听筒那边的乔雅报了一串数字。

    “乔雅,记住了,必要的时候,就联系这个人!”

    说完,电话就被强行挂断了。

    乔雅死死的捏着听筒,好半天,才从惊慌中,回过神来。

    乔天泽虽然是乔雅的哥哥,但鉴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乔雅对他,是没有半点好感的。

    他是死是活,显然不是乔雅关心的问题。

    至于她关心的,除了演艺生涯,就是她和乔太太的衣食住行了。

    紧张的把手里的纸团攥成一团,这才又重新打开,然后默默的把那串数字,存到了手机里……

    **

    彼时,环山别墅。

    顾念正在偌大的床上,任意翻滚着,一直翻到了床沿,这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茫的望着空荡荡的被褥。

    “又提前去公司了?”低低的抱怨了一声,语气里,似乎还有一些小失落。

    不过,还好,每天早上,沈寒越不管在不在,都会提前帮她安排好一切。

    这不,她刚叼着牙刷,走进浴室,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待开了门,丰盛的早餐,就被佣人推了进来。

    和起初比着,已经少了很多花样了,但不同的是,这些早餐,无一例外,都是她最喜欢的口味。

    看来,这里的厨房,早就已经把她的口味,摸了个透彻了。

    正一边舀着面前的粥,往嘴里送呢,突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平时,佣人送完早餐,都会自动回避的,而再一次敲门的时候,就是来送衣服的。

    可这次,她的早餐刚刚吃了一半,这门敲的,是不是太早了呢?

    手忙脚乱的,又咬了一口奶黄流沙包,就慌忙起身去开门了。

    门外站着的,正是伺候沈老太太起居的佣人,见了顾念,先是礼貌的问了声“早安”,这才恭敬的传达了沈老太太的意思。

    “太太,老太太一个人在楼下吃早点,也挺无聊的,所以,想邀请太太一起下楼用餐。”

    佣人的话说的不急不缓,看她的表情,似乎只是随口这么一问,至于要不要下去,自然是完全由顾念自己来拿主意了?

    可是,她一开始也说是沈老太太的意思了,既然是老太太的意思,顾念又怎么好意思去推辞呢?

    命令佣人把餐桌一起推下去,随便从衣柜里翻了件衣服换上,就“蹬蹬”的跑下楼了。

    “奶奶,早上好!”恭敬的朝沈老太太问了个好,就乖顺的在沈老太太旁边坐下了。

    沈老太太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示意她赶紧用餐了。

    顾念在沈老太太旁边,莫名的就会觉得拘谨,但她作为一个标准的小吃货,在美食面前,不到一会儿,所有的拘谨就烟消云散了。

    甚至,吃到最后,还热心的替沈老太太又盛了一碗粥,还外带,一碟小菜。

    沈老太太,自然也没拒绝,搅拌了一会儿面前的粥碗,这才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寒越,还没回来?”

    回来?顾念昨晚睡的很沉,对后来的事情,并不知情,所以,听了这话,本能的就迷糊了。

    “不是要到晚上下班吗?”她一脸迷茫的反问了几句。

    沈老太太,之所以喊顾念一起吃饭,也不过是要打探些什么,眼下见她这副样子,直接就认定,顾念是在装傻了。

    重重的放下粥碗,脸上也没了好脸色。

    “君美一夜未归,作为大嫂,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一夜未归?

    顾念的脑子嗡了一下,但脸上,除了茫然,还是茫然。

    虽然,因为沈君美一夜未归,作为大嫂,她理应担忧沈君美的安危的。

    可沈老太太这句意有所指的指责,怎么听,怎么觉得,好像沈君美一夜未归,和她有关了?

    这样的指责,真心让人很不爽。

    委屈的抿着嘴唇,正准备反驳点什么呢,一个佣人,却突然拿着电话,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老太太,君美小姐的电话?”

    原本还想要好好质问顾念一番呢,眼下沈君美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过来。

    这也就意味着,她刚才的质问,有些无理取闹的意思了?

    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此时,她在看向顾念的时候,眼神竟有些躲闪了,显然是不好意思了。

    “你待会吃完,就让司机送你去公司吧,我去接个电话!”

    说着,就示意佣人帮她调整了一下轮椅的方向,然后接下佣人手里的电话,一边静静的听着什么,一边任由佣人推她回房了。

    顾念每次上班,要不就是地铁,要不就是沈寒越亲自接送,又何时劳烦过家里的司机呢。

    这次,沈老太太却主动提出让司机去送,顾念多少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谢谢奶奶!”

    甜甜的冲沈老太太离开的方向,鞠了个躬,就蹦蹦跳跳的出门了。

    不管如何,这还是沈老太太第一次冲她示好呢,顾念怎么想,怎么觉得,这是个好征兆?

    沈老太太的心思,都放在电话上,自然是没听到这声道谢了。

    不过,跟在她身边的佣人,原本对顾念的印象,就不错,听到这句道谢,就微笑着朝她回望了一眼,这才推着沈老太太回房。

    “老太太,君美小姐怎么样了?”

    问话的正是推老太太回房的佣人——吴嫂。

    吴嫂也贴身跟着沈老太太许多年了,可以说,沈君美和沈寒越,都是她看着长大的。

    因此,对于沈君美的安危,自然也是很在意的。

    沈君美见吴嫂脸上满是担忧之色,这才放下手里的电话,微微叹了口气。

    “君美今天已经回美国了,昨晚就是一个恶作剧而已,可能,临走之前,想吓吓我们吧!”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吴嫂轻抚着胸口,脸上的担忧已经淡了很多。

    和她相比,沈老太太的脸色,依然绷的很紧,总觉得,沈君美说话的时候,有些别别扭扭的,就好像是被什么人威逼着似的。

    不安的捏着手指,正准备,再跟沈寒越电话确认一下呢,沈寒越的电话,却直接打了过来。

    “奶奶,君美的电话,您收到了吗?我这边已经派人护送她去美国了,往后,她每隔一个周,都会跟您打一次电话的,您就不用再担心了……”

    原本沈老太太的担忧,因为这个电话,才算是彻底放下了。

    想想沈寒越一贯的手段,只怕她这个孙女,之所以说话会别别扭扭的,也是因为被逼着回美国,心里不舒服吧?

    “没事就好,只是寒越,君美毕竟是你的妹妹,有时候,就算她任性一点儿,但凡事,你还是多担待一点儿的好,这样动不动就赶她走,又算怎么回事呢?”

    听着沈老太太苦口婆心的劝告,沈寒越的眉头,就不由得蹙成了一团。

    总觉得,沈老太太若是拿出对沈君美一半的好,来对待顾念,她和顾念,就不会相处的这般尴尬的。

    所以,语气不由得就加重了几分,听上去,隐隐有些不耐烦的意思。

    “奶奶,送君美离开,没什么不好!而且,她在国外四年,临到末了,连毕业证都没拿到,也实在是过分,眼下送她回去学习,没什么不对!”

    沈寒越说的这个,也是沈老太太最在意的,毕竟,他们沈家的子孙,在学业上,又如何能输给别人呢?

    自然也没再劝告什么了,随意交代了几句,挂断电话,就任由吴嫂推着她,出去散步了……

    **

    彼时,在薛家的地下牢房里。

    沈君美正气嘟嘟的捏着铁门,斜眼睨着沈寒越。

    见沈寒越挂了电话,这才一脸不高兴的凑了上去,只是,还没来得及出门,沈寒越只是一个眼神示意,铁门就被人“哗”的一下关上了。

    等沈君美使劲去拖拽的时候,一把铁锁,也应声落下了。

    这下,她不干了。

    眼泪就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一张小脸委屈的皱成了一团,肩膀还在一下一下的抽搐着。

    “哥,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也和奶奶道歉了,你到底还要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嘴唇还在微微哆嗦着,看样子,对于沈寒越的安排,她是十分委屈的了?

    沈寒越原本已经打算折身离开了,听到这声质问,这才重新转身,不耐烦的睨了她一眼。

    “让你打电话之前,我有答应过你什么吗?”

    他这话一出口,沈君美立刻就泄气了,小手狠命的晃动着铁门,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

    铁门被她晃得哗哗直响,在这寂静的空间里,真是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

    “你这是逼我把你绑在那里吗?”

    沈寒越说着,就抬手指了指沈君美身后的麻绳和柱子,眸子里满是警告之意。

    闻言,沈君美慌忙停下手里的动作,然后一个劲儿的对着沈寒越摇头。

    “哥,我知道错了,你就放我出去呗,大不了,等我一出去,就立刻回美国!”

    她哀求似的趴在铁门上,可怜巴巴的望着沈寒越,那小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只是,若是之前,她这般哀求的话,沈寒越也许会动容,只是眼下,看着她一次次的犯错,还不知悔改,沈寒越还是狠心的摇了摇头。

    “想要出去,就要好好表现!还有,你的功课耽误太多了,这些日子,我会安排老师过来的,还有,你需要什么,直接找浩扬,他也会差人安排的……”

    沈寒越的语气,比着刚开始,已经柔和了一些。

    其实,对于沈君美,他多少还是有些不忍心,但是,却不能再这般放任她去胡闹了。

    不管如何,她本性也不坏,暂时隔绝她一段时间,再找人悉心教导一番,或许,还有转圜的可能。

    否则,他还真怕哪一天,他这个妹妹,会因为这般胡闹,最终落个更加凄惨的下场。

    见沈寒越语气有所松动,沈君美还以为他会心软,谁知,他安排完一切,连头都没回一下,就径直朝外走去。

    “哥!”沈君美扯着嗓子,狠狠的冲那个高大料峭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见他的脚步慢了下来,这才恶狠狠的对着他的背影,叫嚣了一番。

    “哥,你这是软禁,我告诉奶奶,奶奶一定会救我的!哼,等着吧!”

    听着沈君美那气急败坏的警告,跟在沈寒越一侧的薛浩扬,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女人,究竟知道“蠢”字,是怎么写的吗?

    原本,沈寒越并不打算剥夺她和沈老太太通话的权利,她这么一闹,只怕每周的电话时间,也会被强制剥夺的。

    至于那个向沈老太太报平安的人,随便找一个和她音色相近的女人,又有何难呢?

    摇头晃脑的跟在沈寒越的身后,见气氛有些诡异,就忍不住凑上前,嘻嘻哈哈的开了个玩笑。

    “寒越,我觉得,你这个妹妹,最需要的不是反思,而是换脑手术!毕竟,这么笨的一个脑子,就算是反思了,也难保不会被人鼓动了去!”

    话音刚落,就被一道阴寒的目光瞪了一下,下意识的,就往后倒退了一步。

    “呵呵,玩笑话而已,莫要当真吗?”

    又嘻嘻哈哈的和他说闹了一会儿,沈寒越却突然在他的脸上打量了半晌,然后,凌厉的视线,就落在了薛浩扬眼睛下方,那浓重的黑眼圈上边。

    “以后还是安心的找个人,结婚过日子吧,天天玩那么疯,小心哪天就死到床上了!”

    原本正嘻嘻哈哈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先是见鬼似的,盯着沈寒越打量了一瞬,然后,手就下意识的想往沈寒越的额头上,摸过去。

    “寒越,这还是你吗?之前,你从来都是视女人为麻烦的,眼下,居然劝我结婚了?……”

    笑嘻嘻的开了一会儿玩笑,见沈寒越周身的气压陡然降低。

    就慌忙收回这嬉皮笑脸的神色,转而换上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一边摇头,还一边不住的叹气:“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有交过女朋友了,也很久没有过夜生活了,最近,一到晚上,就嗜睡的要命!”

    话还没说完,沈寒越就不动声色的睨了他一眼,眼神里,分明就写了五个大字:“你丫,接着编!”

    好吧,别说沈寒越不相信了,就算是薛浩扬自个,下意识的摸了摸浓重的黑眼圈,也不由得一阵恍惚呢。

    “寒越,大概是我坏事做多了吧,最近晚上,噩梦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就算是想醒,都醒不过来……”

    纵观薛浩扬说的格外认真,但他之前,就不正经惯了。

    这会儿就算是脸色绷得再紧,看上去,总是十分的违和。

    沈寒越只当他在开玩笑,毕竟,黑社会,还会害怕报应?

    “有病就得治!”沈寒越眉眼轻挑,或许是心情还不错,难得的和他开了个玩笑。

    “切,你以为我没治嘛!我最近,都快成心理医生的常客了!”

    他这半真半假的话,引得沈寒越,忍不住,又朝他打量了一会儿。

    顿了半晌,这才幽幽的吐了一句:“治不好,那就换医生!”……

    **

    顾念自从接了“爱情急救站”这个节目,除了每个周,一天的拍摄时间,以及拍摄之前的准备工作。

    平时的工作,就稍微要清闲一点儿了。

    今天更是如此,早早的就下班了。

    因为沈寒越最近一直在忙着工作,加班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了。

    所以,自从有了自己的专职司机,一般情况下,顾念是不会再麻烦沈寒越接送了。

    刚上了车,沈寒越的电话,就适时的打了过来。

    “下班了吗?”声音里虽然听上去,有些倦意,但语气,却温柔的不像话。

    这些日子以来,顾念早就习惯了沈寒越的电话轰炸,听电话的时候,已经从之前的欣喜,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了,回话的时候,语气也是淡淡的。

    “恩,马上就回去了!你呢,今晚还加班吗?”

    “恩,可能会稍晚一些,你乖乖的陪着奶奶吃饭,等我晚上回去,再好好”喂饱“你!”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就好似是普通的夫妻,在例行公事般的打电话问候一般。

    但沈寒越最后结束的那句话,还是让顾念忍不住的臊红了脸。

    “呸,不要脸!谁让你喂了?”

    顾念说话的时候,嘴唇一直贴着听筒,刻意压低声音,生怕司机会听见似的。

    说完,偷偷抬眼瞥了一瞥,见司机正目不斜视的开车,她这才稍稍舒了口气。

    其实,她还真是多虑了,就算是司机听到两人这隐晦的调、情,也未必会往别的方面去想呢。

    沈寒越听到那边刻意压低的声音,就知道电话那边的小女人,一定害羞的不行了。

    就更忍不住,想逗她一下了。

    “要不,你喂饱我,也OK的?”说完,还夸张的舔了舔嘴唇。

    这怪异的声音,把顾念羞得,都快把头埋进膝盖了。

    那边,居然已经开始对着电话吹气了,独特的低迷嗓音,更是说不出的性感。

    虽然,明知道两人隔得很远,但女人的耳根,还是觉得有些痒痒麻麻,就好似,男人真的在对着她吹气似的。

    “沈寒越,别闹!有什么,还是回家再说吧!”

    很显然,顾念已经率先受不了,只好先缴械投降了。

    “好的,乖!我会抓紧时间加班,争取早点回去,好好跟你聊的!”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话,却被他独特的嗓音说的,缱绻至极。

    女人握着听筒的手心,早就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就像做贼似的,偷瞄了一眼司机,这才挂断了电话。

    只是,电话刚挂断,却又一次响了起来。

    红着脸,下意识的就按了接听键。

    “寒越,不是告诉你了吗?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明明是质问的话,因为顾念一直娇羞的低垂着头,声音也压得很低,于是,这声音听起来,就显得格外的暧昧了。

    “哟,小念,看来你和沈先生的关系,比传闻,还要好一点呢!只是,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要回去谈呢?难道,是造人计划吗?”

    电话那边的女人,可比顾念爽朗多了,谈起一些事情,也是大方的很,好似她有多少经验似的。

    可是,事实上,她连接吻的经验,都没混到呢。

    “碧娜,再敢乱开我玩笑,我明天就替韩墨,介绍个女朋友,哼,气不死你!”

    顾念只听一句,就猜出了女人的身份,先是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嘻嘻哈哈的,吓她一下。

    “你敢?信不信,我杀了你?”

    韩碧娜被顾念一逗,声音立刻就提高了几个分贝,看样子,是急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远在M国,等赶到这儿的时候,韩墨说不定,早就和别的女人,领证了……”

    顾念继续逗她。

    却没想到,韩碧娜听了这话,却突然对着听筒,低低笑了起来。

    “怎么?就像你和沈寒越那样吗?小念,若是被顾叔叔知道了,你就完蛋了!哎,不对,说不定,顾叔叔,已经知道了呢!”

    韩碧娜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可顾念的脑子,却突然“嗡”了一下,握住听筒的手,也不由得又紧了几分。

    “碧娜,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我爸爸真的已经知道了吗?”

    顾念说话的时候,声音很一直在发颤,倒不是害怕,而是无措。

    她只是不知道,那个尊贵如帝王一般的男人,是否会喜欢沈寒越,或者,他们两个,能否融洽的相处。

    至于旁的,她倒没有多想。

    毕竟,从小到大,顾毅君有多宠她,她可是最清楚不过的。

    只要是她认可了的男人,她就有信心,让顾毅君去接受。

    因为顾念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这一刻的她,就显得格外的有自信,仿佛,下一刻,她就可以左手挽着父亲,右手挽着老公,幸福的一起散步了?

    正憧憬着美梦呢,韩碧娜的话,却突然打乱了她的幻象。

    “小念,听顾大哥的意思,如果顾叔叔知道了,后果,似乎会很严重!”

    韩碧娜紧紧的攥着听筒,一字一句,都说的认真无比。

    末了,见电话那边突然沉默了,这才又对着听筒,笑嘻嘻的向顾念提出了邀请。

    “小念,未知的事情,你就不要瞎操心了,不如,现在,就赶紧陪我出来,喝酒吧!”

    “开什么玩笑,和你喝酒,代价忒大,我要先到机场,再做的士,忒不划算!”

    顾念一边说,一边摇头。

    仿佛早料到,她会这么说似的。

    韩碧娜先是皱着一张小脸,表达了一番遗憾之情,这才突然对着听筒,大声的喊了一嗓子。

    “小念,我在A市!嘻嘻,你快出来,我在金爵等你喔!”

    顾念先是下意识的揉了揉被震痛的耳朵,这才后知后觉的望了望手机屏幕。

    这才发现,显示上的这串数字,可不就是国内的号码吗?

    “行,等着吧,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顾念对司机交代了一句,车子就立马掉头,朝顾念交代的地址,开了过去。

    顾念,刚从车子上下来,一个身穿露脐装和超短裙的女孩,就从金爵的门口,跳了出来。

    二话不说,一把就抱着顾念,原地转了好几圈。

    “小念,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来,么一个……”

    说着,就自顾自的照着顾念的脸颊上,亲了好几口,口水蹭了顾念一脸。

    见顾念正一脸嫌弃的用纸巾,擦着脸上的口水。

    韩碧娜委屈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把手往顾念肩上一搭,就亲昵的挽着她,先是自来熟的扬了扬手里的会员卡,两人,就勾肩搭背的进去了。

    门口的司机,透过车窗,冷静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就皱着眉头,不赞同似的摇了摇头。

    紧接着,就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直接拨出了电话……

    **

    此时,沈寒越正给负责西山项目的所有人员,召开着一个小型的会议。

    先是确定了一下游乐场和商场的开发方案,又确定了一个最终的估价,这才意有所指的,瞟了一下成本经理。

    “不知道董经理,对于这个案子,还有没有别的看法?”

    董远航,因为暗中和秦慕来往,本来就有些心虚,被沈寒越一问,手指,更是在微微颤抖个不停。

    好似生怕沈寒越会知道些什么似的。

    看着董远航这副样子,别的员工,也只当他是怯场了。

    毕竟,沈寒越那凛冽逼人的气势,可不是谁都能HOLD住的。

    只有杨烁,了然的目睹着这一幕,虽然什么都清楚,但还是对沈寒越的举措,有些许的不理解。

    既然都已经打算将计就计,狠狠的阴秦氏一把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沈寒越就好似猜到杨烁的想法似的,见董远航的额头,一直在冒汗,却突然收起凛然的气势,转而笑了笑。

    眸子,就从他的身上转了转,又落到了杨烁的身上。

    “我听我的助理说,董经理工作十分的卖力,就比如这次的项目吧,成本部一直是加班最多的一个部门,听说,董经理凡事都亲力亲为,更是跟着下属,熬了几个通宵呢……”

    见沈寒越是在夸他,董远航的脸上,这才挂上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讪笑。

    “沈总说的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身为沈氏的员工,为公司尽职,都是我应尽的本份而已!”

    一番话,说的是好听的很。

    沈寒越嘴角先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这才故作认可似的点了点头。

    “沈氏有董经理这样的员工,还真是沈氏的福分呢!董经理,做好准备吧,对于你这样的员工,公司是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沈寒越这句话一说完,会议室里的人,都一脸艳羡的瞄了董远航一眼,只有杨烁,瞄向他的眼神,隐隐带了几分的同情。

    沈寒越不动声色的睨着董远航的反应,正想在借机敲打他一番呢,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各位,我先接个电话!杨烁,剩余的会议,你先暂时主持一下!”

    交代完这些,身影一转,便拿着手机,闪身到了一旁的办公室,然后,一把带上了门。

    “奶奶,什么事儿?”

    他的语气有些慌张,生怕是顾念,又和沈老太太,闹了什么矛盾。

    听了他的询问,沈老太太先是冷笑了几声,这才阴沉着一张脸色,缓缓的张开了略显干瘪的嘴唇。

    “寒越,你还真该好好管教管教那个顾念了!否则,沈家的脸面,总有一天,会被她给丢尽的!”

    沈老太太咬着嘴唇,一句话,说的怨念无比。

    “奶奶,是念念又惹您生气了吗?其实,她最近,一直都在想办法去讨好你,可能是方法不对,触犯了您吧,回头,我再好好教教她吧!”

    沈寒越的话里,满满的都是对顾念的维护之意。

    原本沈老太太还没怎么动怒呢,听到这话,整个脸色,就更黑了,手里的拐杖也是敲的咚咚直响。

    出口的话,都仿佛带着最凌厉的光芒一般,只扎的沈寒越身影一阵踉跄。

    “寒越,那个女人,在家里怎么丢人都无所谓,可是她要是出去丢人,我绝对不能容她!”

    沈寒越只听沈老太太的语气,就知道她一定气得不轻。

    唯恐沈老太太再一次晕过去,语气也不由得柔缓了起来:“奶奶,您别着急,有什么事情,您慢慢告诉我,我一定会去处理的!”

    听到这话,沈老太太的脸色,这才缓和了点,只是语气还是一贯的不好听。

    “寒越,那个顾念,下班不好好回家,却只身一个人去了金爵!金爵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身为沈家的孙媳妇,是她可以涉足的地方吗?”

    沈寒越的眸子一沉,脸色立刻就黑了下去。

    手指紧紧的捏着听筒,此刻,真恨不得好好的把这不听话的小女人,逮回来,好好教训一番。

    该死的,没经过他的允许,就敢去了那种地方。

    不过,生气归生气!明知道沈老太太刚对顾念改观了一些,她可不想顾念的努力,又一次前功尽弃了。

    愣是忍着所有的火气,尽量用最和缓的语气,向沈老太太解释了一番。

    “奶奶,您误会了,是我在这里谈点生意,刚才电话里告诉念念了,她大抵是太想我了,就一个人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

    沈老太太的脸色,又和缓了一些,整个人,也没有方才那般激动了。

    “寒越,也不是我说你,你们男人谈事情,何苦要让她过去呢,而且,这万一被狗仔拍了去,传出去,也有损我们沈家的颜面!”

    沈老太太语重心长的嘱托了他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电话被挂上的一霎那,沈寒越被压抑的怒火,似乎再也压不住了,幽潭的眸子里,似乎有火苗,正滋滋的乱蹿着,脸色更是难看的彻底。

    压根就没来得及向杨烁交代什么,就一闪身,下了电梯。

    一路上,更是连闯了几个红灯,这才把车子,停在了金爵的门口。

    进门的时候,甚至连门口的保安,都下意识的想避开沈寒越的视线。

    进了场子,一些女人,看到沈寒越的时候,先是眼前一亮,但一接收到那骇人的视线,就不约而同的扭过了脸。

    就算是想上前招惹,却也没有那个胆子,敢去招惹这个男人。

    对于这周围蠢蠢欲动的视线,沈寒越连瞥都懒得瞥一眼,就径直在场子中间,来回的寻找了起来。

    等寻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他的脸色,才算稍稍好看了点儿。

    原来,她是和女人出来喝酒?

    不过,饶是如此,男人还是有些生气的。

    毕竟,金爵是个什么样的场所,他并非不知道。

    金爵可是男人的销金窟,两个女人贸然的进来,在男人的眼里,可不就是两个赤果果的猎物吗?

    而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只要看上那么一眼,都是男人所不能忍受的!

    更何况,这里已经有千千万万个男人,正时不时的朝他女人身上,来来回回的瞄着呢。

    攥了攥拳头,就循着女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此时,正有一个不长眼的男人,轻佻的举着酒杯,要和女人碰杯呢。

    可是,这个倒霉的男人,还没走到顾念身前呢,就被沈寒越一拳揍倒在地了。

    这个场合,最不缺的就是热闹,人群只是骚动了一下,就又恢复如初了。

    只有地上的那个男人,一边哎哟哎哟的叫唤着,一边仰脸打量着那气势骇人的男人。

    看了半晌,就仗着酒意,不怕死的嘟囔了一声:“你他妈的,知道老子是谁吗?”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