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自作聪明!!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5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这就是韩墨害怕她的原因了,死皮赖脸加脸皮厚,压根就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先天心脏不太好,动不动,就能当街晕过去。

    吃不准她是真晕,还是装晕,但韩墨却半点都不敢马虎,打横一抱,把她抗在肩上,就往门外奔了过去。

    “韩墨,你是打算抱我去开房吗?”

    韩碧娜努力憋着笑,一双小手,还在韩墨的脸颊上捏了两下,简直是把一个女流氓的形象,表演到极致了。

    很明显,这次,她又是在装晕了?

    韩墨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硬是忍了好久,才没把她直接从肩膀上丢下去。

    而是小心翼翼的把韩碧娜放了下来,转身就走。

    “喂,你去哪儿?”韩碧娜跺了跺脚,不高兴的喊住了他。

    “我去看看,沈君美怎么样了?”

    “不许去!”韩碧娜干脆上前一步,整个身子都吊在了韩墨的手臂上,显然是打算把耍赖,进行到底了。

    一边耍赖,娇艳的红唇,还缓缓朝韩墨的耳边移动了过去。

    “看到对面的交警了吗?你敢回去,我就当街脱衣服,然后告你非礼!”

    声音很娇柔,但内里的威胁意味,可是一点儿都不少。

    韩墨紧紧捏着手掌,良久,才缓缓的放开,无奈的叹气:“天底下,还有比你脸皮更厚的女人吗?”

    女人娇艳的红唇微微张开,一股带着幽香的气息,倾吐在韩墨的耳边:“有,小念啊,我的大多招数,可都是她教的!”

    “可是,她从来没用过你这些所谓的招数!”韩墨不以为然的撇嘴,掰开她的手指,又要往金爵门口走。

    “我说了,不要去!那个女人,已经有人英雄救美了!”

    说着,食指一指,韩墨就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这才发现,沈君美正被一个男人抱着,往外冲,看样子,是打算送她去医院了?

    不过,那男人眉眼轻佻,典型的花花公子长相,没准是直接去开房,也说不定呢。

    眼眸一紧,就朝韩碧娜看了过去:“你究竟在搞什么?”

    “没搞什么?就觉得那个女人年纪一大把了,也该嫁人了,刚好有人想泡她,我就举手之劳,帮他一把了。”

    女人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胸膛挺的笔直,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她是谁?”韩墨愣是被她搞的没脾气,虽然有些生气,但语气越又不敢抬高,就让这声质问,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就是知道,才打算让她赶紧嫁人呢!毕竟,她待在沈家,除了能给小念添堵,还能干嘛?”

    说完,还得意的打了个响指,一副天下我最聪明的样子。

    韩墨虽然也认同她的说辞,但不代表,她这随随便便的做法,就是对的了?

    “那男人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万一事情搞砸了,你就是彻底把沈家给得罪了!”

    韩墨说完,顾不得多说,甩开韩碧娜,就朝着男人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还好,那个男人没敢太造次,而是真的把沈君美送进了医院。

    确定了这些,他这才折身离开。

    “切,这下放心了吧,我选的人,错不了,那男人的目的,我一眼就猜到了,只怕他看上的不是沈君美,而是沈家的地位,所以,一般不会乱来!”

    紧跟着他过来的韩碧娜,得意洋洋的说完,就挽着韩墨的胳膊,走了。

    而把沈君美带到医院的男人,在两人的身影走远了之后,就直接抱着怀里的女人,走出了医院……

    **

    夜已经很深了,楼梯上突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砰砰的敲门声。

    声音不大,虽然听上去有些急,但却好似是在刻意压抑着音量似的,顾念只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子,就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男人唯恐敲门声会惊扰了这女人的睡眠,猛地睁开眼睛,哗的一下拉开。

    “什么事儿?”

    “沈先生,老太太发了很大的火,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您快去看看吧!”

    佣人脸上一片焦灼,沈寒越眸子里,却一片平静。

    淡淡点了点头,就径直朝楼下走了过去。

    只是,全程,他都紧紧的捏着手指,因为用力过猛,指节都有些泛白了。

    直到看到沈老太太正襟危坐的样子,他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恭敬的走过去,喊了一声“奶奶”。

    沈老太太,这才面色阴沉的转过头来:“寒越,为了一个女人,你还要把君美逼迫到什么地步?”

    沈老太太咬着牙,泛白的嘴唇也哆嗦的很厉害,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从喉腔里发出的,夹裹着浓浓的愤怒和不甘。

    “奶奶,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沈寒越淡淡的抬眸,一脸茫然的抬头,正对上沈老太太那双浑浊的眼眸。

    沈老太太似乎是气极了,狠狠的往前滑动了一步轮椅,就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男人身上。

    “上次的事情,顾念是受了点委屈,但是君美又何尝不委屈呢?就算是她一时没想开,犯了错,但也不至于,要被你这么逼迫吧?”

    上次的事情,沈老太太还是一知半解,并不了解事情的全过程,更不知道沈君美私下做了什么安排,唯一清楚的就是,沈君美当时一时失手,才错使她的轮椅摔落下楼梯。

    因为沈君美突然遭了那么一劫,沈寒越只得退而求其次,没把她推出去,只是,让她公开和媒体澄清一下,解除了顾念的嫌疑而已。

    但是不明所以的沈老太太,显然是很不高兴的。

    在她的眼里,沈君美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个人,更是沈家的门面,沈寒越这么把她推出去,无疑是在为沈家抹黑。

    但因为沈寒越的固执,再加上沈君美原本也有错,而且沈寒越又是瞒着她,偷偷进行的,等她知道的时候,想阻拦也晚了。

    所以,也只得作罢了。

    但是,今天的一则短信,直接就把她强压下的火气,再一次蹿了上来。

    手抚在胸口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气,那情形,就好似随时会昏厥过去似的。

    沈寒越此时,也顾不得多说,只是捡起手机,缓缓滑动了一下,然后一张尺度很大的照片,就陡然滑了出来。

    照片上的女人,不是沈君美,又是谁的!

    顺着照片,往下滑,一行字,就闪现了出来:“沈老太太,上次的新闻,还是需要你亲自出面为顾念正名,才够分量,至于要不要站出来,考虑清楚了?”

    每个字里,似乎都夹裹着浓浓的威胁,这也怪不得沈老太太,会生气了。

    眸子一紧,手指紧捏,指节咯吱直响,然后使劲一掰,男人就把手里的手机,掰成了两段。

    “奶奶觉得,这个事情,是我的安排?”男人的声音很低,每个字,都仿佛是从喉腔里憋出来的。

    沈老太太听到这声质问,只是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不是你,就是顾念了,总之,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这么笃定的语气,直接就把男人胸膛里的一团怒火,给引了出来。

    往前一步,身子缓缓弓起,头一点点的低下去,一直和沈老太太的眸子保持平行。

    一双攒动着火苗的眸子,这才一眨不眨的,朝那双浑浊里夹裹着怒意的眸子,看过去。

    “奶奶,亏你还自诩聪明,连这点小事,都看不透吗?那件事情,随着杜娟儿的死讯,早就被连番轰炸的新闻,给盖下了,早就已经翻篇了的事情,我再旧话重提,在媒体和大众的眼里,不是”此地无银“,又是什么?”

    一字一句,不缓不急,但男人却使劲咬着嘴唇,才不至于把满腔的怒火,一股脑的向沈老太太倾泻下来。

    这个驰骋于商城大半辈子的小老太太,就算是老了,但也不至于昏庸至此呢。

    其实,打从一收到短信的那一刻,她就觉得这个事情,一定是有猫腻的。

    更不可能会把这个事情,和她的孙子,扯到一起。

    之所以,一开始,就这么刺激沈寒越,也不过是想把这团火苗,烧到顾念的身上而已。

    毕竟,只要她笃定是沈寒越所为,男人却并没有做过,火气一窜出来,肯定就会把矛头,指向顾念身上了。

    可是,结果呢,她都主动把顾念提到嘴边了,沈寒越,却又自动忽略了。

    他对那女人,就这般信任吗?

    沈老太太有气无力的转动轮椅,然后示意佣人把她扶上床,这才严厉的瞪了他一眼。

    “奶奶老了,许多事情,也管不了了,总之,刚才的照片,你处理好就行,总之,沈家已经丢足脸面了,我可不想明天,再多一个头条了……”

    声音里,虽然是说不出的疲惫,但一字一句,听在耳中,却又带着一股隐隐的威压之势。

    那意思是,如果今天的事情,不能完满处理,那就别怪她亲自出手了?

    “放心吧,奶奶,整件事情,我会处理妥当的!”丢下这句话,男人这才阴沉着脸色,走了出去。

    并没有上楼,而是直接拨打了几个电话,径直朝车库走了过去。

    手机械的转动着方向盘,但脑子,却还在不停的思索着什么……

    **

    就在沈寒越到处寻找沈君美的时候,她却正坐在富丽堂皇的客厅里,正对着一桌子的饭菜,和乔雅谈心,吃饭呢。

    沈君美的右手边,坐着的正是乔天泽,以及那个眉眼轻佻的男人。

    如果,这个画面被顾念看到的话,只怕,他第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个眉眼轻佻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金爵的少爷——荣顾西。

    “天泽哥哥,如果今晚,我哥没有处置顾念,那些照片,你不会真的打算发出去吧?”

    沈君美直到现在,手指还紧张的屈成一团,攥着红酒杯的双手,似乎都在微微打颤,一副紧张到不行的模样。

    “放心吧,这个事情只要一调查,就一定会查到顾家头上的,毕竟,今天和你打架的女人,可是韩家收养的养女,而顾家,一度,还打算把那女人许给顾瑾寒呢,这么亲近的关系,就是想撇,也撇不掉了!”

    相比于沈君美的忐忑不安,乔天泽的嘴角一直微微上翘,脸上的神情,也很是得意。

    虽然安慰沈君美的时候,声音低柔,但眼底,却还闪过了一丝的不耐烦。

    依着他的脾气,若不是顾忌着沈寒越,他只怕,早就把手里的照片,发给媒体了,又何至于,会等到现在。

    “君美,其实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说明不了什么的,要是真的有必要的话,还是要交出去的!”

    接收到乔天泽的视线,乔雅便慌忙伸出手掌,安慰似的拍了拍沈君美的手背,细心的开导道。

    “不行,不可以的!若是发出去了,俞北哥哥一定会看到的,我不想让她厌恶我!”

    乔雅的话刚说完,沈君美就激动个不停,头也摇得什么似的。

    乔雅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就算没有照片,那个俞北,几时又喜欢过你!真是自欺欺人的傻子!

    不过,心里虽然再不高兴,但乔雅却也不好明说,只是循循善诱的又安慰了她一番,这才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一起回房休息了。

    等两人走了,乔天泽,这才把沈君美的手机,直接朝一旁的男人递了过去。

    “记住,必要的时候,就用这个手机,把照片发出去!”

    说话的时候,乔天泽因为太过于激动,声音有些尖细,在这寂静的大厅里,听上去,真是说不出的阴森可怖。

    就连一旁的男人,都被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可是,沈寒越可不是好惹的,若是一旦查到我的头上,那……”

    男人说话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了那双冰谭似的眸子,整个身子,都不由得抽搐了几下。

    见他怕成那样,乔天泽,就笑眯眯的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荣大少,做事怎么可以这般瞻前顾后呢,就别说这次的事情没有破绽了,就算是有破绽,那照片,也是沈君美亲自发出去的,大不了真追究下来,你就娶了沈君美呗,反正,你又不吃亏!”

    乔天泽双眼一眯,脸上就拉出了一抹狐狸似的“奸笑”。

    手按压在荣顾西的肩膀上,稍微借了一点儿力,整个身子就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起身回房了。

    而荣顾西,兀自坐了一会儿,也一脸忐忑的起身离开了……

    **

    金爵,在迷乱的灯光下,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正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韩墨作为情场老手,对于这种环境,自然也不陌生,甚至还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呢。

    但是,若是身边跟了个韩碧娜,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为了不让韩碧娜这个女人胡来,从始至终,他除了一杯杯的点着果汁,可是一杯酒,都没点的。

    韩碧娜从舞池里扭动了一圈,这才又重新坐回吧台,然后随手抓起一杯饮料,就仰脖喝了下去。

    不过,刚喝了一口,她头一偏,又噗的一口,吐了出来。

    韩墨正好坐在她旁边,不偏不斜,正好被喷了一脸。

    愤怒的张了张嘴唇,还没来得及训斥她一番呢,韩碧娜却理直气壮的指了指他的鼻尖。

    “又是柳橙汁,我都要喝吐了!还有,千万别指责我的行为,我也是一时没忍住嘛!”

    韩墨被她气得嘴唇直抽搐:“没忍住,那也不至于非要往我脸上喷吧?”

    “你笨啊!我要是喷了别人一脸,会挨揍的!你看看这四周来来往往的男人,哪个是我可以欺负的?”

    潜台词就是,你丫,是专门用来欺负的。

    说完,手还朝四周来回的指着,指了一半,却突然花痴般的愣住了。

    “韩墨,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和顾大哥不分伯仲的男人,你快看看,那长相,那身材,可真是绝了!”

    说着,还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低头一瞅,见韩墨一脸的愤愤不平,这才好笑的晃了晃他的胳膊。

    “怎么?吃醋了?”

    回应她的,只是韩墨的一声冷哼:“吃醋?我巴不得,你赶紧看上别人呢,这样,我就解脱了!”

    说完,韩墨头上就挨了一个爆栗。

    韩碧娜委屈的嘟着嘴,表情看上去,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但那手上的力度,可是一下比一下重。

    眼看着,韩墨那一张脸,就黑成锅底了,这才笑嘻嘻的揉了揉他的头:“怎么?很痛吗?”

    这次,回应她的,除了韩墨的一声冷哼,还外加一个白眼。

    她得意洋洋的往吧台上一倚,正打算挽着他离开呢,胳膊,却突然被一个人狠狠的钳住了。

    那下手的力度,又准又很,韩碧娜只觉得,胳膊都快被捏废了,这才愤怒的一翻白眼,朝那个粗鲁的男人瞪了过去。

    “喂,泡妞而已,有必要一下手,就这么狠吗?你这样,会吓坏我的……”

    痞里痞气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直接呆愣在那儿了。

    “嗨,帅大叔,你好!”

    刚刚往下撇着的嘴角,突然往上一扬,就挤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

    这个男人,韩碧娜不认识,可不代表韩墨不认识,下意识的就抬起手腕,紧紧的攥住了男人的手腕。

    “沈先生不在家里休息,只身一人来到这么个场所,这要是传了出去,不怕失了身份吗?”

    虽然,气势上,首先就输了沈寒越一大截,但韩墨的语气,可是冷到了极致。

    方才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早就不见了,而是换上了一副冷戾的神色。

    原本沈寒越的视线,一直都放在韩碧娜的身上,见到韩墨,眼眸一紧,就立刻松开了韩碧娜,手腕一转,飞快的反捏住了韩墨的手腕。

    力道很大,只捏的韩墨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这才松开。

    此时,他的面色和方才比着,已经稍稍平和了点,但一双眸子,却还是阴寒的可怕。

    就好似夹裹着最凛冽的风霜一般,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面对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韩碧娜微微活动了几下被捏痛的手腕,这才优哉游哉的伸出手掌,在两人的眼前晃了晃。

    见沈寒越的视线,朝她看了过来,她这才笑嘻嘻的伸出手掌:“原来你就是沈先生,看来小念艳福不浅呢……”

    说着,一双眸子就不客气的在沈寒越身上打量了起来。

    眼眸在落到沈寒越小腹的位置,还暧昧不明的多看了几眼:“沈先生,既然来到这里,干嘛穿这么保守呢?最起码,也要露个胸肌或者人鱼线吧?”

    说着,小手就不客气的凑了上去。

    只是,还没触到沈寒越的身体,一道凛冽的目光,先是朝她狠狠一瞪,然后一双手就快速的捏住了她的手指,轻轻一拧,韩碧娜就险些痛的哭出来。

    “沈先生,我也不过是想替小念把把关而已,你这么下死手,也太过分了吧?”

    一边痛的只甩手,一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沈寒越这次过来的目的很明确,自然是没空和他们瞎扯的。

    狠戾的眸光,先是在两人脸上扫了一眼,这才极不耐烦的伸出了手掌:“照片!”

    说话还是那么的言简意赅,直接就把两个人搞懵了。

    “什么照片?小念的,还是我的?要是想看的话,你去我”脸书“翻一下,就都有了!”

    韩碧娜楞了半晌,这才笑嘻嘻的答道。

    不料,沈寒越的脸色,却直接黑了下去:“别让我说第二遍,把君美的照片,交出来!”

    他这句话说完,就换韩碧娜黑脸了。

    “搞半天,你是来替沈君美出气的?喂,你搞没搞清楚状况啊,就算是我打了她,那也是她自找的,你当街被一个疯子挑衅了,能忍得下去吗?”

    韩碧娜正了正身子,回答得很是理直气壮。

    可是,韩墨却有意无意的拽了她一把,直接把她拉到了身后,这才主动迎了过去。

    虽然,面对着沈寒越的目光,他还是很有压力的,但还是硬撑着,看了过去。

    “沈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韩墨并不是有意示弱,而是隐隐觉得,好似哪里有些不对。

    先是把手机都交了出去,这才又扯着沈寒越的胳膊,朝最近的医院赶去。

    可那里,哪里还有沈君美的影子呢?

    “请问,刚刚送来的小姐,去哪儿了?”韩墨随手抓了一个护士,焦灼的询问道。

    那个护士,瞅了他半天,这才一脸莫名的摇了摇头。

    从始至终,沈寒越都阴沉着一张脸,对韩墨的说辞,没有认可,也没有反驳。

    但那眸子里,赤果果的怀疑,却是极其刺眼的。

    韩墨几时这么窝囊过,气的胸口直疼,若不是顾忌着顾念还待在沈家呢,他此刻,真恨不得直接用拳头和沈寒越来上一场较量。

    “沈、寒、越,你丫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如果我们真要这么做,何至于等到现在呢?之所以没这么做,不是不敢,而是不屑!你丫究竟明不明白?”

    韩墨咬牙切齿的睨着他,因为用力过大,嘴唇都险些被咬出血了。

    眸子里除了愤怒,还有被误解的屈辱感和委屈。

    似乎,把这样下三滥的事情强加在他的身上,对于他来说,就是最赤果果的侮辱!

    见韩墨被气成这样,韩碧娜也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

    “沈先生,从始至终,都是沈君美主动招惹上我的,她被人掳走,完全就是咎由自取,哼,搞不好,她巴不得被人掳走呢!哼……”

    说完,拽着韩墨就走。

    沈寒越一张脸色,黑的很彻底,但破天荒的,却没有上去阻拦。

    而是揉了揉疲惫的额头,转而把电话打到了薛浩扬那儿。

    “之前的事情,你查到什么了吗?”

    薛浩扬正睡的迷迷糊糊,反应了半天,才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说杜娟儿的事情吗?寒越,我想你的猜测是对的,要不就是秦慕,要不就是顾家,不会有第三个可能了!”

    比着之前的每次讨论,薛浩扬这次,却是回答的很笃定,语气也强硬的不像话,就好似,他亲眼看到了似的。

    这和薛浩扬的处事风格,太不吻合了。

    往常,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从来不会乱说话,而现在……

    他出了什么问题了?

    不,或许是他想多可吧?疲惫的摇了摇头,毕竟,这答案也是太浅显不过了,既然他都已经笃定是秦慕了,那薛浩扬说出这番话,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比着上次的事情,今天的事情,似乎才更加重要吧?

    先是和各个媒体打了交道,又嘱托了薛浩扬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当电话挂断的一刻,薛浩扬正一脸迷茫的挠着头发呢?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他最近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

    可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究竟是哪里奇怪了,索性也不想了,而是急吼吼的去锁定沈君美的位置了。

    一个小时之后,当薛浩扬刚刚查到一些端倪的时候,一个莫名的电话,却突然打到了沈寒越的手机上。

    “沈先生,我是君美小姐的朋友,对不起,照片,我已经删除了!至于今天的事情,还是让君美小姐亲自向您解释吧!”

    说完,还没等电话那边有反应,电话就被挂断了。

    紧接着,薛浩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寒越,我查到了,虽然车子已经尽力绕开了摄像头,但还是有一张被拍了下来,从照片上看,君美小姐,似乎并未被挟持的迹象……”

    如果,刚才的电话,还有些莫名其妙,但接收到这么一个电话,沈寒越心里,多少也明白大概了。

    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指节泛白,眸子里更是迸射出团团的火焰,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冷冷的对着薛浩扬,下了个命令。

    “我记得没错,你们家的地下室,是不是有个小型的牢房?”

    薛家身为黑道世家,有些人犯了错,自然是没办法交给警察的,所以,别墅的地下室,就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牢房。

    不过,毕竟是处罚为主,那环境,自然不会太好了。

    听沈寒越这么问,薛浩扬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什么。

    “寒越,差不多骂几句就得了,真是太过了,老太太那天,你也不太好交代的……”

    薛浩扬劝告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摁掉了,从小到大,沈寒越决定的事情,从来就不会轻易改变的。

    薛浩扬无奈的叹了口气,索性也不再多劝了……

    **

    彼时,韩墨正一脸怏怏的站在客厅的的中央,听着顾瑾寒训斥呢。

    不过,面上恭顺,可不代表心里也是如此。

    相反,他心里还在为自己的小聪明,狠狠的得意着呢。

    毕竟,虽然事情出了,但后期的解决,他可解决的很不错呢。

    先是循着韩碧娜的描述,飞快的捋出重点,并且成功的抓住荣顾西,逼迫他向沈寒越打电话,坦白。

    又适时伪造好照片,特意发到交通局的系统里,等着薛浩扬去调取。

    这一气呵成的解决策略,在韩墨不多的人生里,可是头一次,这么顺遂呢。

    而且,这次韩碧娜的烂摊子,他主动承担了,是不是意味着,他就能被顾瑾寒惩罚,从而发落荒岛历练了?

    搁着平时,这个惩罚,在他看来,绝对是最狠的。

    可是,为了逃开韩碧娜,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此时,巴不得顾瑾寒赶紧结束对他的批斗,然后快速的把他给发配出去呢。

    可是,顾瑾寒背着手,镀了好几圈,始终都没有遂他的心愿,而是挥了挥手,让他赶紧去休息了。

    韩墨原本还打算死缠烂打一番呢,但一接收到顾瑾寒阴寒的目光,立刻就蔫了,然后怏怏的回房了。

    只是,刚一钻进被子里,就惊叫了一声,然后飞快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顺手拉开灯,只见韩碧娜正四仰八叉的,躺在他的床上呢。

    原本应该已经睡着了,被韩墨这么一惊,先是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

    这才笑嘻嘻的按亮手里的手机,朝韩墨的耳边,送了过去。

    “嘻嘻,刚才窃听了一个电话,还顺便录了下来,你听一下,保准会神清气爽的,哈哈……”

    一边说,一边径直按了播放键。

    于是,沈寒越那狠戾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过来。

    这句被录下来的,正是他恶狠狠要处罚沈君美的那句。

    “让她自作聪明,哼,主意都打到我头上来了!”冷哼了一句,又一次按了循环播放,仿佛怎么听都听不过瘾似的。

    不过,韩墨的心思,却早已经转到别的地方了。

    “顾叔叔,和戚阿姨,已经知道了吗?”

    在床上翻滚的女人,一听到这句,就忙不迭的摇头:“只知道一点儿而已,其余的,也不怎么清楚,放心吧……”

    这笨女人都能打听到的事情,韩墨能放心,才怪呢?

    不过,无论如何,这个事情,有顾瑾寒呢,也不是他需要操心的。

    现在,他猛然想起的,却是别的:“按理说,这里,是没人认识你的,可沈君美,为何却偏偏就找那么准呢?”

    “也许是误打误撞吧?”床上的女人,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又开始按起了循环播放。

    而韩墨,却若有所思的坐在床沿,用手拖着腮,想着什么。

    似乎还打算着,是不是抽空,向沈君美打探些什么呢?……

    **

    不过,他不明白的是,沈君美,似乎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方。

    一直到早上吃饭的时候,她还在好奇的询问些什么呢。

    “乔雅姐,在酒吧里的那个女人,真的是顾念的朋友吗?”

    “当然。”乔雅抿了一口牛奶,柔声答道。

    “那这次的事情,会成功吗?”

    不知道为何,沈君美心里总是有些小忐忑,好似下一刻,就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比着乔雅的淡然,她的手指紧张的捏在一起,只觉得眼前发晕。

    在乔雅的安抚下,好不容易吃了一口三明治,嗓子眼立刻就有一股酸气,要涌出来似的,堵的她难受,索性,就又放下了。

    “乔雅姐,要不,今天陪我出去逛逛吧?”

    乔雅对她的所有一切要求,都顺从的不像话,和她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柔声细语的。

    可是,听到她的这个请求,声音陡然就提了几度,语气也是说不出的严厉:“不行,你现在,还不能出去!”

    “为什么?天泽哥不是答应我了吗?说今天早上,一切就能结束了?”

    这是乔天泽昨天诱哄她的话,沈君美却真的相信了,还故作天真的眨巴了几下眼睛。

    见乔雅不回答,就要起身,去寻乔天泽了。

    “君美,你先别着急,我哥,现在已经去安排了,最迟下午,下午一定会有结果的!”

    见她要走,乔雅又不能强制留下她,只能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的哄起她来了。

    虽然,这个事情,乔雅知道的也不多,但一大早,原本就该出现的照片,却并没有如期出现,她直觉上,就觉得遇到麻烦了。

    因此,当乔天泽吩咐她看着沈君美的时候,她想也不想,就轻轻点了点头。

    所以,今天哄起沈君美,也格外的用心了。

    早餐完毕,正陪着沈君美,坐在客厅玩游戏呢,手里的电话,却突然的响了起来。

    当看清楚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乔雅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手指紧张的攥着听筒,愣是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了好一会儿,这才按了接听键。

    “喂,寒越……”

    虽然尽可能的在控制了,但这声“喂”,细细听起来,却还是稍稍有些颤抖了。

    比着乔雅的激动,电话那边的男人,却丝毫没留意,一开口,就带着一种公事公办的姿态。

    “乔雅,限你半个小时之内,把君美安全送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虽然查到的是沈君美一个人在胡闹,但若她一个人能思考这么周全,他可不会相信。

    沈君美有几斤几两,沈寒越可是最清楚不过了,毫无意外,这一次,一定又是听了谁的怂恿了。

    听到这冷冰冰的话语,乔雅的一颗心,立刻就冷了一下,语气里也突然多了些委屈的情绪。

    “寒越,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乔雅,别跟我玩这一套,我说什么,你最明白不过了!”

    她的语气无论如何娇媚,撩人,回应她的,永远都是这冷冰冰的话语。

    一只手朝沈君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却在死死的捏着手机听筒,甚至,尖利的指甲,还在一下一下的划着手机屏幕。

    一个用力,食指的指尖,就应声断掉了,可她却还在努力的憋着满身的愤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娇媚动人一些,这才开口说话。

    “寒越,君美也不过是一时胡闹,我……”

    乔雅已经放弃了垂死挣扎的打算,毕竟,既然沈寒越能打这通电话,想必也已经查到什么了。

    既然撇不干净嫌疑了,就只能用劝慰的方式,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沈君美了。

    亏沈君美还以为乔雅是在替她请求,眸子里满是感激不说,见乔雅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还一把夺过了乔雅手里的电话。

    “哥,这次就算是我胡闹了,可上次呢,上次你只是整治了几个人,就算是给我交代了吗?哼,那几个人,就算是你不帮我整治,天泽哥,也会帮我的!”

    沈君美气嘟嘟的撅着嘴,对着电话听筒,不甘心的抱怨道。

    一旁的乔雅,却是深深舒了口气,正庆幸着,终于把事情给搪塞过去了呢。

    沈君美的手指,却不小心划开了外音。

    于是,一声阴寒的质问声,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乔天泽,和秦慕,究竟、是什么关系?”

    一字一句,不缓不急,虽然是问句,但却没有一点儿疑问的语气,看样子,在质问的同时,内心里,也早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乔雅的心咚咚的跳动了半天,虽然不清楚细节,但她大概也知道,乔天泽的背后,肯定还有高人了。

    可她却并不清楚,他背后的究竟是谁?

    所以,听沈寒越这么一质问,手指立刻就紧张的攥成一团,眸子里盛满了惊慌和无措。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