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正所谓是一物降一物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4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手下意识的就抓起了沙发上的手机,更是趁女人没注意的时候,直接摁掉,还就势拉进了黑名单,这才偷偷摸摸的把手机又放回到沙发上。

    女人吃东西的时候,眼睛里除了能看到吃的,别的,可是统统自动忽略的,但耳朵还算好使。

    一边嚼着嘴里的饭菜,一边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刚才我电话是不是响了?”

    问完,也没人搭理她,一扬头,只见男人正阴沉着一张脸,在埋头吃菜。

    索性身子往他旁边蹭了蹭,够到沙发上的粉红色手机,随意翻了一下。

    没有记录?那刚才响起的,就不是她的电话了?

    于是八卦的凑上去,贼兮兮的问了一句:“沈寒越,刚才电话响,你干嘛不接?难道……”

    说到这里,还故意停顿了一下,意有所指的咳嗽了几声。

    哪只,一咳嗽,嘴里没来得及咽完的饭菜,猛地一提,就顺势卡在了嗓子眼上。

    假咳嗽就这么变成了真咳嗽,咳嗽的女人眼泪都快出来了,可那男人自始至终都像是没看见似的。

    反常?今天真是反常?

    刚才还好好的呢?这会儿脸色就臭成这样?搞的好像她欠了他钱似的?

    女人不明所以,男人也没解释。

    直到第二期拍摄的时候,她被某人鬼鬼祟祟的拉到了化妆间,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

    搞半天,这男人因为做了坏事,所以心虚了?

    哼,等回去再好好的质问他!

    女人正兀自打算着什么呢?叶子睿却突然满脸深情的抓住了她的胳膊,一下把女人拉在了怀里。

    “小念,对不起,打你电话打不通,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生我气了?其实我之所以非要参加这档节目,完全是为了你,我想上一期你也发现了,我一个人所缅怀和经历的,完全都是我们曾经的故事……”

    妈蛋,这男人还能更无耻点吗?

    他参加节目,还不是想在观众面前,塑造一个绝世好男人的形象,顺便趁杜娟儿的余波还在,把杜娟儿的粉丝网罗在身吗?

    现在,把自己的野心包装的那么冠冕堂皇,他也不嫌自己臊的慌?

    面对这个恶心的男人,她此时连多余的表情,都懒得给,就一脸平静的推开了他。

    “叶先生,请自重!否则,你第一期所有的费心经营,就要毁于一旦了!”

    明明是最平常不过的警告,可自恋的叶子睿,却硬是曲解了她的意思,脸上刹那就闪过了一丝的欣喜。

    “小念,你的意思是,你不会戳穿我?更不会因为生气,就借由沈家的身份,来打压我?”

    好吧?怪不得这个男人如此深情款款呢?搞半天,是因为对她的忌惮?

    嘴角一弯,脸上就闪过了一丝嘲讽似的冷笑。

    只是,讽刺的话还没来及说出口,身后,就响起了一声冷冽的怒吼:“叶子睿,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料峭的声音,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仿佛宣布主权般的,狠狠的把女人往怀里一揽,一道凛冽的视线,仿佛夹杂着刺人的寒冰一般,就这么落在了叶子睿的脸上。

    叶子睿立刻就僵立在当场,不动了,脸色也惨白的不像话,额头上甚至还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沈……先生……”他的舌头似乎都有些打结了,磕巴了一下,这才哆嗦着,喊了一声。

    然后双腿一软,就下意识的跪在了地上。

    “沈先生,你误会了,小念……”

    话没说完,被那凛冽的视线一扫,就立刻改了口。

    “不,是顾导。是顾导在给我说戏,我们只是说戏而已,真的,不信,你问顾导……”

    说完,就哀求似的看向了顾念:“顾导,你倒是替我说句话啊?否则……”

    看着跪在地上不断哀求的男人,顾念心里一阵恶心,甚至连看都懒得再多看他一眼,就拽着沈寒越的胳膊,出去了。

    “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

    男人阴沉的脸色,丝毫没有收敛,眸子里蹿动的团团火苗,就好似再也盛不住似的,随时都有喷涌而出的可能?

    这货还来劲儿了,是吧?

    她还没追究电话的事情呢,现在他倒反过来,质问起她来了?

    “沈寒越,你丫有病吧?你这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对我没有信心?”

    柳眉微蹙,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见一旁的工作人员,正在准备拍摄事宜。

    而李导,似乎也正有意无意的朝她这边瞄,索性也懒得搭理他了,而是径直朝李彦枫走了过去。

    原以为男人还会再闹上一会儿,但他却出奇的安静,只是黑着一张脸,静静的待在片场。

    第一期,除了叶子睿是在缅怀他和杜娟儿的初遇,其他的男女嘉宾,都是在以陌生男女的身份,重温,抑或压根就是重新对观众演绎了一番,男女初遇,砰然而心动的画面。

    这让电视机前那些没谈恋爱,或者正打算谈恋爱的观众们,也紧跟着嘉宾的互动,一颗少女心悸动不已。

    所以,第二期,作为暧昧向爱恋过度的阶段,就尤为重要了。

    好在嘉宾都是演员,就算他们这些情侣,早就已经没了最初的心动,但表演起来,倒还算可圈可点。

    现场的工作人员,也被现场甜蜜的气氛给带动了起来。

    就连顾念,在看着仝野这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为了吸引李昕悠的眼神,因为用力过猛,而笑料百出的时候,也忍不住笑弯了嘴角。

    只是,郁闷的是,每每顾念嘴角轻扬的时候,背后,就总要响起一声轻蔑的冷哼。

    在场的工作人员,介于男人的身份,就算是听到了,也都假装听不到。

    甚至就连李彦枫,也一直在把视线放在画面上,并未怎么去理会现场的一切。

    但就算没人敢指责什么?顾念还是臊的红了脸。

    中场休息的时候,拽着男人的胳膊,就把他拉到了化妆间里,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沈寒越,我在工作!”

    咬着嘴唇,委屈的瞪着他,仿佛下一刻,眼泪就要夺眶而出了,可最终还是扬起脸,生硬的憋回了眼泪。

    不知为何,看到女人这样,他内心喷涌的火气,立刻就不见了,眸子里的戾气,也一扫而空了,转而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神色。

    只是,说话的语气,听起来,还是有些生硬。

    “我不喜欢,你和他藕断丝连,所以要不你退出,要不他退出!”

    她几时和叶子睿藕断丝连了?

    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就直接要拉门出去了,只是,手还未碰到门的,突然一阵猛烈的推力,就从外推了过来。

    眼看,她的脸就要和门来个亲密接触了,男人身子往前一伸,整个人把女人往怀里一揽,旋了个圈。

    不过,饶是如此,男人的后背,还是和门猛烈的碰撞了一下。

    眸子一紧,嘴角就拉出了一丝歉疚,正要上前查看一下男人的情况,一个比她更歉疚的声音,就先她一步出口了。

    而这个声音的主人,都已经把手轻放在男人的后背了。

    “对不起,沈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您没事吧?”

    声音娇媚的都能滴出水来了,一张小脸,更是歉疚的拧成一团,鼻子还微微的皱了皱。

    妈蛋,演员就是演员,就连这样的表情,都能表演的千娇百媚,我见尤怜?

    不过,如果这声音的主人,是别人,没准顾念还能没心没肺的盛赞她一番呢。

    但这女人若是她的死对头康敏,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顾念和连贝贝的眼里,这丫就是有名的骚、浪、贱,所以,这样莫名的举动,目的就不言而喻了吧?

    柳眉一横,不悦的扬了扬下巴:“康敏,你的化妆间,好像不在这儿吧?”

    瞅着顾念的表情,康敏有些尴尬,但沈寒越的嘴角,却不由得浮现了一抹得意的浅笑。

    这女人,是在吃醋吗?

    像沈寒越这么龟毛加洁癖的男人,在背部被康敏触碰了之后,恨不得能当场砍下她的手。

    但因为顾念突然的举动,他决定,还是信奉“沉默是金”的原则好了,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会怎样去维护他?

    没事人似的,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还优哉游哉的环起胳膊。

    这副看好戏不嫌事儿大的架势,若是被顾念不经意瞄到了,指不定能拿白眼翻死他呢?

    不过,顾念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他身上,只有康敏,会时不时的偷瞄上一眼,见沈寒越没有动怒,胆子难免也大了起来。

    “顾念,咱们好歹还是校友呢,就算曾经因为叶子睿,闹过一点小矛盾,但现在你都已经有沈先生了,当年的事情,该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

    不用说,刚才,康敏一定在门外偷听到什么了?

    所以,说话才说得格外的巧妙。

    言外之意就是,他们是因为叶子睿,关系才一度很僵的,如果现在,顾念还在心里记恨她,那就是对叶子睿,余情未了,所以,才刻意迁怒于她了?

    果然,康敏这句话一说完,沈寒越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康敏偷瞄了男人一眼,心头一喜,就打算趁热打铁,再给他们的关系添一把柴了。

    娇笑着拉住顾念的手,脸上的表情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但她眼底的那一抹算计,还是泄露了她的心思。

    “顾念,毕业之后,我们能碰到一起不容易,就让我们放下心里对彼此的成见,和好吧?”

    和好?从来就不是朋友,这个词,用的是不是太不恰当了点儿?

    女人嘴角一撇,就不耐烦的睨了她一眼:“康敏,没记错的话,咱们从来就不是朋友吧?和好?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点儿?”

    不愧是戏子,康敏可谓是把自身的优势,发挥个淋漓精致。

    嘴角往下一撇,一个委屈的险些落泪的娇媚形象,就被她展现个淋漓尽致了。

    “顾念,为什么讨厌我?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和你作对的!”

    当然不是有意,因为压根就是故意的。

    她这一副泫然欲涕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顾念怎么着,欺负她了呢?

    女人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真是懒得再和她扯,不为别的,就是觉得丢份。

    不耐烦的推开她,眼尾一挑,就示意沈寒越和她一起出去了。

    不料,沈寒越刚刚起身,康敏就可怜巴巴的拽住了男人的衣袖。

    “沈先生,您一定要好好帮我劝劝顾念,我和她之前,除了叶子睿,就没有别的芥蒂了,现在又在一个节目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若顾念不原谅我,还在节目里处处刁难我,我……我就……”

    说着,眼角就滑落了几颗眼泪。

    她这话说的?

    什么叫借机欺负她啊?她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

    像她这样的女人,只怕多看一眼,顾念还嫌脏了眼睛呢。

    恼怒的瞪了沈寒越一眼:“我先出去了,你们继续!”说着,抬起步子,就打算出去了。

    继续?

    这女人,能更气人点吗?

    碰都懒得碰康敏一下,只是一脸阴寒的瞪了她一眼,康敏就下意识的把手松开了。

    但一双含泪的眸子,先是委屈的瞄男人一眼,然后又转身瞄了瞄门口的顾念。

    权衡了一番,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似乎比顾念,更不好招惹?

    追上顾念,又一次拽住了她的胳膊:“顾念,第一期的时候,我的戏份就是最少的,听说是因为你的缘故,才……才……”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念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立刻就把后边的话,咽了下去。

    搞半天,她口中所谓的欺负,就是这个了?

    真是好笑,自己发挥不佳,被李导剪了戏份,不是很正常吗?

    否则,真的全部播放出来,不定,她能招多少黑子呢?

    知道原因,但顾念却自觉没有提醒她的义务,不耐烦的瞥了她一眼,示意她撒手。

    但康敏却只是委屈的摇了摇头,一双手,倒是抓的更紧了,甚至,尖利的指甲,还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再也忍无可忍了,拨开她的手掌,使劲把她往后一推,就头也不回的转身要走。

    可是,还没走几步,却发现后头的惊呼声,越来越大,就连附近的工作人员,也都不约而同的把责怪的视线,扫到了她的身上。

    疑惑的回头,才发现刚才两人站的是一个小斜坡,那一下,康敏似乎摔的不轻,半天没起来。

    康敏的助理和经纪人见状,慌忙跑了过去,又是扶她,又是帮她检查伤口的。

    见李彦枫过来了,就更是有恃无恐的指着顾念,说教开了,听那意思,康敏经这一摔,似乎连节目都拍不了了?

    所以,这经纪人,是要借机提条件了?

    只是,他大概是太不了解李彦枫了,这男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了。

    不过,若是闹大了,对顾念似乎是最不利的,毕竟,若是传出,康敏是和副导演起了争执,才退出节目的,那对顾念的名声,势必会受到影响。

    “够了!”

    正僵持着,一道忍无可忍的怒吼,就像凭空的一声炸雷,在众人的耳边,嗡了一下之后,四周,就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个高大料峭的声音,这才从小斜坡上,走了过来。

    一双眸子,警告似的睨了康敏一眼:“你若觉得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大可以按自己的心意,闹上一场!”

    一字一句,不轻不缓,听上去,就好似是在叙述最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似的。

    但康敏却听得一阵心惊,毕竟,娱乐圈里的女艺人,除了自身后台强硬的,又有几个,没有黑点呢。

    像康敏出道之初,就是靠着身体,一路上位的,再加上,她和叶子睿顶着风口浪尖,又玩了一出偷情的把戏。

    这些黑点一旦被爆出来,她的演艺之路,就完了。

    不过,多少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压下心里铺天盖地的恐慌,硬是挤出了一丝娇媚的笑:“沈先生,真是爱说笑……”

    “不信,你就试试!”

    一字一句,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里,似乎都透着赤果果的警告,和浓浓的威胁之意。

    康敏脸色一沉,心虚的瞥了经纪人一眼,就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不过,再瞥向顾念的时候,眼里的愤恨和不甘,就更加的浓烈了。

    连贝贝正陪着周奕化妆,出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康敏吃瘪的表情,心情别提有多爽了。

    笑嘻嘻的戳了戳顾念的胳膊:“康敏那贱人,又惹什么幺蛾子了?小念,快点说说,让我高兴高兴呗……”

    正缠着顾念问东问西的,只觉得后背一凉,就被沈寒越那阴寒的眸子盯的心里发毛,下意识的,就松开了顾念。

    这个时候,几个嘉宾已经休整的差不多了,新一轮的拍摄又开始了,顾念在李彦枫的吩咐下,又重新投入到了工作里。

    自然也没注意到,连贝贝正勾着头,一脸怏怏的跟在沈寒越的屁股后边,向某个化妆间转移呢……

    **

    拍摄结束,顾念正蹲在路边,凝望着马路边的自行车,以及自行车旁边那个欣长的身影,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是什么?”

    左戳戳,右戳戳,终于确定这个玩意不是什么变异的高科技之后,她这才扬起小脸,问了一句。

    “自行车!”男人张张嘴唇,轻声回道。

    好吧,她又不瞎,女人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我是问你,你搞这么一个东西过来,是要干嘛?”

    “接你下班!”男人回答的理所当然。

    好吧,他这奇妙的脑回路,女人真是理解无能了。

    无奈的走到自行车旁边,戳了戳男人的胳膊:“好了,你先骑行一会儿,我再坐上去!”

    男人脸色一沉:“我不会骑这个!”他回答的倒是坦然。

    顾念已经彻底无语凝噎了,不会骑,干嘛要搞来这个呢?

    “那你是几个意思?”女人强忍着心头的恶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问了一句。

    “你载我!”男人扬了扬下巴,抓着女人的双手,就放到了自行车的车把上。

    妈蛋,玩人也要有个度吧?

    他这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就算是再精壮,体重也不会太轻吧?

    载他?这男人开什么玩笑!

    撇撇嘴唇,把自行车往路边一支。

    “你自己玩吧,我去搭公车!”说完,就要朝最近的公交站牌走去。

    “顾、念!”男人一字一句的怒吼。

    “不那么大声,我也听得到,我耳朵又没聋!”微蹙着柳眉,不耐烦得揉了揉耳朵,就转身,瞥了他一眼。

    似乎单等着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是要说点什么了?

    不过,当视线一瞥,自然而然的,就被他皱巴巴的裤腿和西装下摆上沾染的灰尘,吸引了视线。

    这么龟毛的男人,无论何时何地,着装都是一丝不苟的,何曾有这么狼狈的时刻。

    “你怎么了?”

    不细看还不要紧,走进了之后,她才发现,男人胳膊上已经被磨出一个不深不浅的血痕了。

    鼻尖轻颤,下意识的就要去撩他的袖子,却被男人径直躲开了。

    他的耳根泛起了一丝的潮红,但脸色却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看。

    “别乱动,注意点影响!”他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答道,声音也是一贯的清冷。

    但那陡然皱紧的额头,却还是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之色。

    “狗屁影响,我才不在乎!”不由分说的就撩起了他的袖子,于是,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伤口,登时就闪入了女人的视线。

    抓着他的胳膊,正要询问别的,男人却突然冷硬的抽回了胳膊。

    两人正僵持着呢,连贝贝刚好收工路过这儿,见到顾念,面色一喜,就飞奔着跑了过来。

    “小念,怎么样?是不是感动哭了?哈哈……”

    听着连贝贝这爽朗的笑声,顾念更是摸不着头绪了。

    “感动什么?”

    “就是这个啊?你忘了,当初你最羡慕的,就是可以一脸幸福的坐在男朋友的自行车后座,畅游整个校园,但是叶子睿那个笨蛋,因为小时候摔怕了,死活都学不会骑自行车,为这个事情,你还遗憾了四年呢……”

    “连、贝、贝……”

    男人又是一声怒吼,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了,可连贝贝居然没看见似的,还自顾自的拽着顾念的胳膊,继续说着什么。

    “念念,想不到无所不能的沈先生,居然也不会骑自行车,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今天,绝对是沈寒越此生最丢脸的一天,原本以为,学骑自行车,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情,谁知道,学了半个小时,连摔了无数次,却还是没有办法。

    听着连贝贝有恃无恐的嘲笑,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阴仄仄的瞪了两个女人一眼,冷哼一声,迈着修长的步子,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果然,自行车什么的,就不是为他发明的,相比较起来,还是汽车,开起来,更顺手一些。

    一路上,女人都在掩着嘴偷笑。

    刚开始,还在拼命压着嗓子,后来,估计是再也忍不住了。

    先是“噗——”的一声,之后,就如决堤的洪水一般,不可抑制的大笑了起来。

    见男人脸色越来越黑,笑了一阵,干脆就努力忍住笑意,安慰了他几句。

    只是这安慰里,多少透了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沈寒越,其实,骑自行车这个,和天赋无关,关键是要结合实际情况喔,那么长的腿,怎么想起找了那么低的一辆车子……”

    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潜台词就是——你丫真够笨的,就算是没有实践基础,该懂的常识,都不懂咩?

    “顾、念!”又是一声怒吼,一双眸子冰冷的可怕,仿佛带着刺一般,狠狠的朝女人脸上,扫了过来。

    顾念识趣的闭嘴,往后座一倚,干脆阖上眼睛,装睡了。

    见男人半天没下文了,睫毛轻颤了几下,小心翼翼的张开眼睛,朝男人的方向偷瞥了一眼。

    谁知一睁眼,竟看到男人正一脸深情的凝望着她。

    吓得立刻就从座位上弹坐了起来:“沈寒越,专心开车!”

    吼完,这才发现,车子早就已经安稳的停下了,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被沈寒越的视线盯的,垂下了眼眸。

    一个轻柔低迷的嗓音,就在车内响了起来。

    “贝贝说,你和叶子睿,早就已经过去了!可是,我还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男人说完,就一脸期待的紧盯着她,突然低下去的嗓音,似乎都沾染了一丝低迷的情绪。

    垂着的眼眸,猛地抬起,就刚好对上那一双深邃而深情的眼眸。

    女人心头一暖,嘴角就不由得弯了个幸福的弧度:“沈寒越,你是在吃醋吗?”

    小眼神狡黠的一眯,下巴微抬,脸上是说不出嘚瑟。

    接着,唇上就落下一个清清淡淡的吻,紧接着就越来越霸道,似乎恨不得要把她吸进五脏肺腑里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沈寒越只要听到“自行车”三个字,脸色就阴沉的难看。

    可女人却偏爱提这个。

    只是,后来,在沈寒越那特殊的“惩罚”之下,她是再也不敢乱提了。

    那天的事情,就好似不曾发生似的,就连叶子睿和康敏,也依然安然的待在节目里,该干嘛干嘛?

    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叶子睿再也不敢和顾念多说一个字了,甚至连抬眼看她一眼,都不敢了。

    只是康敏,每每碰到她的时候,会偷偷的瞪她一眼,但也仅限于偷偷摸摸的瞪。

    甚至迎面遇上的时候,康敏还要放下身段,笑意盈盈的恭维她一番呢。

    不用说她也知道,这一定是沈寒越的功劳了。

    只是,这男人的处事风格,好像变了不少呢?

    要是搁到从前,只怕康敏和叶子睿,从此可能连在荧幕上露个脸的机会,都不可能会有了。

    这个男人,已经从一个不近人情的冷血傲娇货,变得平缓温和了许多?

    顾念悄悄在心里嘀咕这些的时候,估计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透这腹黑男人,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吧?

    其实,他也不过是听了连贝贝的建议,适时的,多给女人一些私人空间,并且,学会去无条件的相信她。

    但是,相信她?可不代表,他会相信叶子睿。

    背地里,免不了要威胁一番呢,再加上一个不小心,查到了康敏和叶子睿的事情。

    所以,顾念再遇到那两个人的时候,他们才会那番表现了。

    当然,他内心里,是一丁点也不想听从那狗屁的建议,一想起叶子睿曾经和顾念是如此的亲密无间,就嫉妒的抓狂!

    不过,还好,因为生意上的步步紧逼,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东想西了……

    **

    荣光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顾瑾寒正一语不发的站在大大的落地窗面前,俯瞰着底下来来往往的人群。

    突然,办公室的门,就被猛地推开了,韩墨看到顾瑾寒阴沉的脸色,二话不说,立刻又重新退了出去。

    虽然心里在腹诽着顾瑾寒的龟毛,但指节分明的手指,还是礼貌的敲击了几下房门。

    等着门内的人发出一声邀请,这才推门,走进去。

    “顾总,沈氏和秦氏,目前正在争夺一块地皮,这场仗,我们也要介入吗?”

    说着,见顾瑾寒瞥了一眼他手里拿着的资料,这才慌忙把资料递了过去。

    顾瑾寒只是随意翻了翻,眉头就不由得皱成了一团,反复翻看了几遍,愣是没找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直觉上,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案子,有问题呢?

    “算了,这个案子,随他们去争吧,我们只需要把经历花在别的地方就行了,沈氏旗下的地产业,盘根复杂,暂时还不好动!”

    顾瑾寒都这么说了,韩墨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反正他的意见,说出来,顾瑾寒也未必会采纳。

    就像是他前几天的建议,希望顾瑾寒能和沈家交好,或者威慑一下沈家的一家老小,长一下顾念在沈家的威势也行啊。

    可是,听了他的建议,顾瑾寒的脸立刻就阴沉的什么似的,愣是盯的他心里发紧,只得闭嘴,静静的看着顾瑾寒去打压沈氏了。

    韩墨没别的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识趣,今天自然,也没多说什么。

    报告完一切,只是慵懒的往最近的沙发上一坐,见顾瑾寒起来,这才慌忙跟了过去。

    “你是要下班了吗?刚好顺路,不如一起吧?”

    说着,就厚着脸皮,跟着顾瑾寒,一起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韩墨前脚刚到A市,后脚就买了一辆无比骚包的车子,没有特殊情况,他一般都是自行上下班的。

    所以,他的这番请求刚说完,一道冰冷的视线,就往他脸上一扫:“你又闯什么祸了?”

    韩墨嘴角一扬,脸上就扯出了一抹谄笑:“从小到大,除了会在女人身上栽跟头,我还能闯什么祸呢?”

    话音一落,就觉得扫在脸上的那道目光,更冷了,只觉得后背都在嗖嗖的冒冷风。

    顾瑾寒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一眼,一双修长的手指,就顺势捏住了他的衬衣领子。

    眼看着下一刻,就要被他丢出电梯了,趁电梯门洞开的那一瞬,他立刻不要命的抱住了顾瑾寒。

    “顾总,你不能这么对我啊?顾总!”

    正是下班高峰期,电梯外来来往往的员工,看到这一幕,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但一接收到顾瑾寒那阴寒的目光,立刻就识趣的别过了脸。

    韩墨趁机按了一下,电梯门,又一次关上了。

    “韩、墨,别逼我对你动粗!”

    咬牙切齿的睨着他,那恶狠狠的表情,似乎恨不得,下一刻就把韩墨给踹下去。

    “在公司里,你是总裁,但出了公司,你好歹也是我兄弟吧,我不管了,总之,你不能见死不救!”

    韩墨死皮赖脸的揪住沈寒越的衣袖,一副“我是无赖我怕谁”的架势。

    “知道了,我回头安排血玫瑰帮你遮掩一下!”

    电梯叮的响了一声,顾瑾寒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

    韩墨楞了一下,然后兔子似的蹿了出去,就跟着顾瑾寒上了车。

    “这次,血玫瑰也没辙了,你知道的,从小到大,韩碧娜,最怕的人,就是你啦……”

    韩碧娜?

    一听到这个名字,顾瑾寒只觉得脑仁疼,因为这人,要论起死皮赖脸的程度,只怕韩墨都比不了她。

    而且,这女人偏偏还是顾太太帮他收养的的童养媳,好容易这女人被韩墨招惹走了,他可不想再招惹回来了。

    心塞的揉了揉太阳穴:“自己搞定!”

    “刚刚不是都答应了吗?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难道,你害怕了?”

    韩墨皱巴着一张小脸,原来还高亢的音贝,一接收到顾瑾寒的视线,立刻就低了下去。

    “韩墨,激将法对我没用!自己惹得祸,自己解决!”

    说完,直接拉开车门,指了指:“自己下车!”

    在韩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被推下了车,闻着呛人的汽车尾气,又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车屁股。

    韩墨的脸,就皱的更厉害了。

    “狗屁的自己解决,还不是你拿韩碧娜也没辙吗?”

    顾瑾寒都走远了,韩墨才敢对着扬长而去的车子,吼了一句。

    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不用猜,他都知道,一定是韩碧娜等的不耐烦了。

    用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按了接听键:“喂,碧娜,要不你还是回M国吧,你也知道的,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听筒那边就传来了韩碧娜贼贼的笑声:“韩墨,你又想拿小念当借口是吧?哼,我早打听清楚了,小念已经结婚了,否则,我怎么可能会千里迢迢的过来……”

    话还没说完呢,听筒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声,直震得韩墨耳膜一阵疼。

    捂着听筒,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妈蛋,碰到疯子了!我在金爵,快点过来帮忙!喂,你敢打我?……”

    电话那边一阵嘈杂,到处都是震耳的音乐声不说,间或还伴随着女人的哭闹声。

    他和韩碧娜,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没感情,也有交情呢,摁断电话,又急吼吼的冲了过去。

    等赶到金爵的时候,韩碧娜正威风凛凛的骑在一个女人的身上,霹雳巴拉的扇耳光呢,周围围了一圈的人儿,起哄的,看热闹的,都有。

    韩碧娜见他过来,居然还喜滋滋的拽他过去:“没想到,这疯子还挺好玩的,就是被咬了一口,好不爽,也不知道会不会得狂犬病……”

    说着,就把韩墨往女人身上拉,那意思是,要邀请她一起扇耳光玩了?

    韩墨痞里痞气的指了指地上的女孩:“你觉得,我方便骑上去吗?”

    “啊?”韩碧娜这会儿才意识过来,一把就推开了韩墨。

    可是,地上的女孩,却突然拽住了韩墨的衣袖。

    “韩墨,帮我!”她眼眸里满是泪花,这副“我见尤怜”的模样,立刻就把韩碧娜的火气,又逼出来了。

    “你手放哪儿呢?”

    说着,一巴掌上去,就扇落了女孩的手掌。

    “呜呜……”地上的女人,一边委屈的哭泣着,一边可怜兮兮的盯着韩墨。

    “你是……沈君美?”随着女孩一抽一抽的肩膀,和那双黑亮的眼眸,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终于认出她来了。

    “喂,韩墨,你说清楚……”韩碧娜一个巴掌,就重重的扇在了韩墨的头上,也顾不得沈君美了,直接揪住韩墨的衣领,就把他揪到了一边。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招惹上她了?”

    和顾瑾寒的态度不同,韩墨总觉得,如果顾念真铁了心,要和沈寒越在一起,那对待沈家人,又总不能一味的打击。

    所以,看到刚才那一幕,他的脑子就懵了,说话的语气,也不由得加重了几分。

    “韩墨,你什么态度啊,为一个疯子,你敢瞪我?什么叫我招惹她啊?她是疯子,疯子,你懂吗?”

    韩碧娜气鼓鼓的瞪着韩墨,因为太过于激动,再加上嘶吼的声音过大,她的胸脯还一起一伏的,半点没缓过来。

    眼皮一翻,就晕过去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