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七章 特别的补肾良方?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4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许蕙的心理诊室,比想象中都要火爆。

    薛浩扬硬闯无果,愣是提前两天预约,等第三天,才正式见到许蕙的面。

    吃了那么大的瘪,心里更是把沈寒越骂了个半死。

    毕竟,若是沈寒越愿意过来,只怕许蕙是不会这么拿乔的吧?

    可沈寒越因为避嫌,死活是不愿意出面的,于是,薛浩扬只得以一个病人的身份,提前预约了。

    当进去的那一刻,许蕙立刻就公事公办的指了指面前的躺椅,示意薛浩扬放轻松心境,静静的躺上去。

    更是以一种医生对待病人的方式,循循善诱的替他做着心理辅导。

    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火气了,薛浩扬腾地一下,就从躺椅上坐了起来,阴着一张脸,指着许蕙,面色不悦的,质问道。

    “许蕙,你什么意思啊?有你这么对待老朋友的吗?”

    说老朋友,其实也不是很贴切,毕竟,他和许蕙,也不过只有几面之缘。

    但是,薛浩扬天生就是自来熟的性格,而且又自恋的彻底,在他的意识里,就算只见过几面,许蕙也该对他印象很深刻的?

    可许蕙,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淡然,就好似真的不认识他似的。

    除了公事公办的心理辅导,甚至连多余的寒暄都没有。

    于是,隐忍了两分钟之后,薛浩扬就彻底炸毛了。

    “老朋友?”

    许蕙一脸茫然的打量了他好一会儿,这才不确信的,询问了一句:“薛先生,是我之前的病人?”

    好吧?听了这话,薛浩扬是彻底的泄气了。

    虽然自尊心受不了,但还是咬着牙,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是沈寒越的哥们!我们以前,见过几次……”

    虽然极不愿意接受这个“打击”,他还是耐着性子,又解释了几句。

    “喔,抱歉薛先生,我这人对病人的档案,总是记得特别快,但是,对于其他的事儿,或者人,就总是特别健忘……”

    她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就礼貌的伸出手,和薛浩扬握了握。

    从始至终,她的表现都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就连道歉,也很诚恳的样子,若是非要计较,倒显得他小气了。

    薛浩扬心塞的捂了捂胸口,只得绅士的和许蕙握了手,这才慵懒的往躺椅上一躺,用一种魅惑至极的姿态,朝许蕙瞥了一眼。

    这个自恋的男人,有了刚才的打击,似乎是想多展示一下个人魅力,从而找回点面子了?

    “不知道我们下次再见面,许小姐还能记得我吗?”

    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嘴唇邪魅的一挑,再配合着他有些不羁的穿衣风格,一个优雅又不失痞气的雅痞男的气质,就被他展露了个淋漓极致。

    凭着他一贯的经验,任何女人被他这么撩拨,只怕都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吧?

    可许蕙,自始至终,脸上都挂着一副职业式的微笑,随手倒了一杯水,礼貌的递了过去。

    “薛先生,既然是寒越的朋友,以后在诊费上,我一定会格外优待的!”

    微挑的嘴角,一点点的下撇,狭长的丹凤眼里,不在魅惑丛生,而是凭空多了一丝叫做“失落”的情绪。

    “许小姐,你觉得,我像是有病的样子吗?”

    薛浩扬面色不悦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看着许蕙,问道。

    “薛先生真是说笑了,精神类的疾病,和别的病症可不一样,若病人执意不认,我们医生,也是没办法的……”

    还是那一如既往的淡笑,声音低缓舒适,每一个表情都恰到好处,真真是心理医生的姿态,拿捏的恰到好处。

    面对女人,薛浩扬耐性一直很好,但此刻,因为接连吃瘪了几次,他的脸色还是黑了。

    “许小姐,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调查杜娟儿的事情……”

    男性的魅力,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忽略,薛浩扬一时也没了卖弄的心情,只得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来意。

    “杜娟儿?恩,她是我认识很久的一个病人,我对她还算熟悉,薛先生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吧!”

    她落落大方的拉了拉椅子,优雅的落座,一边随手翻阅着杜娟儿的看诊资料,一边伸出手掌,示意薛浩扬发问。

    薛浩扬每问一句,她都尽职的翻阅着看诊记录,先清查一遍,等一再确认了,才会小心的回答他。

    这敬业的一面,让薛浩扬钦佩不已。

    不过,她的这个举动,也算是从侧面告诉了他一个事情——这女人的记性,是真的很差。

    因此,对于刚才的事情,也不再介怀了。

    毕竟,这女人不但表现的很健忘,甚至,连刚才她提到沈寒越的时候,语气都平淡的不像话。

    所以,像她这般冷静沉着的女人,若是记得他,那才叫不正常吧?

    一一问了许多问题,见进展实在太缓慢,薛浩扬索性也不想为难这个健忘的女人了,便提出了借病例单的请求了。

    “对不起,薛先生,虽然病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该遵从的职业道德,我们还是要遵从的,没有警局的调令,这个病历单,我是没有权利随意外借的!”

    许蕙的每一句话,都说的得体又妥帖。

    见薛浩扬有些沮丧,甚至还一脸歉意的,冲他笑了笑:“薛先生,若是案子真的有许多问题,你向警局申请,应该也是很容易的!”

    听她的语气,似乎是把他误以为是警察了。

    薛浩扬的脸色,一时有些讪讪的,毕竟,这么多年,还没有哪个人这么眼瞎,会把他往警察上边去联想的。

    而且,警察这职业和他的职业,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呢。

    第一次,薛浩扬竟萌生了隐瞒自己职业的想法,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下意识的就顺着她的话,讪笑了两声,又寒暄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等男人走远了,许蕙那清淡而舒适的笑容才慢慢的散去,转而换上了一副轻蔑的冷笑。

    然后才慢慢的把杜娟儿的病例表,重新整理好,然后整齐的和桌上的病例,码在一起。

    其实,对于这份病历单,她并非格外在意,好歹病历单也是出于她之手,她想呈现给别人什么,病例单上自然就会是什么?

    至于,她最近对杜娟儿开出的一些致幻类的精神药物,当然是不会填到病历单上了。

    之所以不外借,也不过是把一个专业而冷静的心理医生的形象,表演到极致而已。

    薛浩扬好歹也是阅人无数的,所以主观上,就有些自以为是了,而许蕙冷静沉着的一面,却并非只是刻意的表演,而恰好是她人格的另一面而已。

    薛浩扬之前也和她有过几面之缘,这和他印象里的形象,倒是吻合的。

    这样冷静沉着的女人,一向是他最欣赏的,而且,她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了他的男性尊严。

    如果一开始,他负责从许蕙这边调查,还是很不情愿的态度,而现在,他却已经是自发自愿的心态了。

    一次又一次的以病人的身份造访,非但没有调查到有用的东西,而是对许蕙,越来越感兴趣了……

    **

    这几天,媒体几乎都被杜娟儿的死讯淹没了,作为始终置身事外的顾念,因为毫不知情,所以,还暗自为她唏嘘了一番呢。

    只是,唏嘘之后,就是最实实在在的问题了。

    因为,很不凑巧,杜娟儿和叶子睿,正是他们这次节目的嘉宾。

    因为导演李彦枫并没有提前公布,所以,直到开拍的前夕,他才召集了所有的工作人员,来投票商量明天的替代人选。

    商量了半天,也没办法统一人选,而恰巧在这个时候,叶子睿的经纪人,却突然打电话,说明了一番。

    李彦枫沉吟了片刻,便重新变更了这次的讨论主题——是更换人选,还是保持原状?

    他的这一句话一出来,底下的工作人选,立刻就炸开锅了。

    “李导,杜娟儿已经死了,我们这次是拍娱乐节目,又不是要拍《人鬼情未了》?”

    “是啊,李导,杜娟儿都已经死了,难不成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让叶子睿迅速的开展第二段恋情吗?”

    “我倒觉得这主意可行,反正合同已经签过了,而且,这次杜娟儿的死讯颇受关注,倒也不失一个很好的噱头?”

    ……

    一番讨论下来,同意的和不同意的,各占一半,而理由也是千奇百怪的。

    李彦枫眼眸转了几转,就把眼睛瞄到了顾念脸上。

    “顾念,不知道你可有什么看法?”

    因为对策划方案很满意,李彦枫自然而然的,就想要询问她的意见了。

    但策划方案的事情,旁人并不知情。

    于是这一幕,落在别人的眼睛里,就显得有些刺眼了。

    “像李导这样的人,居然也学会趋炎附势了?”

    底下已经有人,极小声的说起了风凉话。

    声音很小,很轻,但因为此人正坐在顾念的身侧,她自然是听到了。

    她也懒得去反驳她们,只是假装没听到似的,径直站起身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这才表达了一下她的看法。

    “李导,我觉得这个事情,利弊各一半,关键还是看您老要如何把握了?或者,投票决定,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时隔很久,叶子睿这个名字,在她看来,早已和陌生人没什么两样了,所以,她也不避讳,而是实实在在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而且,就算是她不这样提议,也明白李导的打算,只怕,在他的内心里,还是希望保持原样的。

    不为别的,只是这个男人,实在太过于理想主义,骨子里,还是希望做出的娱乐节目,能区别于别的节目,从而多那么一丢丢叫做“深度”的东西的。

    虽然,叶子睿也是抱着作秀的心态,才提了这样的要求,只怕,李彦枫想要的深度,他未必给得了。

    但这个过于理想化的男人,还是抱着一定期待的,所以,究竟偏向与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果然,原本是持平的票数,因为李彦枫最后的一个投票,就直接定下了最后的结果——保持原来的人选不变。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除了落单的叶子睿,剩余的三个人选,李彦枫终于也不再藏着掖着了,而是直接公开了剩余的三对嘉宾。

    以一个收视率颇高的青春偶像剧,一举成名,并且因此结缘,从此活跃于荧屏的国名CP:李昕悠,仝野。

    有了青春的代表,而另外一对,自然是老夫老妻代表团了,是恋爱3年,结婚七年的影视艺人:程媛菲,古邵峰。

    开始公布这两队的时候,顾念正在漫不经心的喝水,可是,当第四对人选,从李彦枫的嘴里缓缓被念出来的时候。

    她一口水就呛到了嗓子眼,差点喷了前排的同事一脸。

    因为,这第四对不是别人,正是连贝贝的前男友——周奕,以及,顾念大学的死对头——康敏。

    如果这个时候,连贝贝要是在场,只怕早就不分场合的飙脏话了——“妈蛋,这哪里是”爱情急救站“啊?分明就是渣男集中营嘛?”

    虽然,隐隐觉得,这样评价,对另外的两个男嘉宾,有些不公平,但顾念心里,还是默认了这个称呼的。

    因此,在第一期正式拍摄的时候,对于叶子睿那番恶心死人不偿命的表演,她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是,身为顾念闺蜜,在大学又和叶子睿颇为熟识的连贝贝,在观看了第一期的节目之后,差点没被叶子睿酸掉一口老牙。

    “小念,这丫倒是挺能编啊?他如果和杜娟儿,在大学里就已经情投意合了,那你当初和她的感情,又算什么?而且,这丫就是编,也编的像样一点儿呗,至于拿你们的感情经历,说事儿吗?”

    周末,两人一起逛街的时候,连贝贝就开始没好气的,替顾念打抱不平了。

    不过,顾念要是真觉得膈应,在拍摄的过程里,估计早就被影响了,可是,整个拍摄的过程,她都很平静。

    从叶子睿嘴里听到一些熟悉的往事,她还觉得一阵恍惚呢,竟觉得,那些就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一般,听在耳里,也早已激不起半点波澜了。

    所以,相较于连贝贝的愤愤不平,她倒很平静。

    甚至还略有些担忧似的,瞥了连贝贝一眼。

    “原来,你都看到了啊?那周奕和康敏……?”

    顾念的话还未说完,连贝贝的脸色就黑了一下,沉默了半晌,这才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那对贱人,我看了,也只当一乐儿了,而且,康敏那丫,情商确实不高,我看要不了几期,她都能招一大拨的黑粉……”

    自始至终,连贝贝都以陌生人的口吻,在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顾念唇角微弯,揶揄似的拍了拍连贝贝的肩膀:“哟,可以啊?觉悟不错,看来,在杨烁那里,没少得到呵护?”

    “死小念,你取笑我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两人的插科打诨和吐槽调侃里,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太阳已经西斜了。

    顾念就下意识的瞥了瞥手里的手机。

    被眼尖的连贝贝瞄到这一幕,眼眉一弯,就开始打趣起她来了。

    “不是你家沈BOSS加班,我还没机会约到你呢,可你倒好,和我在一起,还想着你家沈寒越,唉,心寒啊……”

    连贝贝痛心疾首的捂着肚子,做了个很夸张的动作,就开始打趣似的拽着顾念的衣袖,掩嘴偷笑了。

    “得了吧,连贝贝,五十步笑百步,有意思吗?你不是还是一样!”

    顾念的反驳,怎么说也是事实,而且,今天之所以约顾念出来,也是沈寒越的交代,美其名曰,不想让女人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

    连贝贝可不傻,再加上前段时间,顾念在沈家的遭遇,只怕无聊是假,在家里不招待见,才是真吧?

    刚好,也正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传授顾念几招呢。

    呵呵干笑两声,拽着顾念,就去附近的咖啡店歇脚了。

    “小念,你在沈家,是不是老受欺负啊?”

    受欺负吗?顾念仔细思忖了一下,似乎每次沈君美的刻意挑衅,最后吃亏的,也都是沈君美吧?

    现在之所以避着沈君美,也不过是因为她不想招惹疯子而已。

    嘴角一勾,就拉出了一抹清浅的笑意。

    “贝贝,相比于这个,你担心的应该是别人,有没有被我欺负?”

    没心没肺的和连贝贝开着玩笑,脑海里,就不由得闪过了沈寒越那温情脉脉的眼神。

    那清浅的笑意里,似乎也不经意的沾染上了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得,当我没说!”

    连贝贝只瞥了一眼她那不加掩饰的神情,对她的真实情况,也算是了解个大概了,心底里那一丢丢的担忧,也都消失不见了。

    不过,啜了一口咖啡,她还是一本正经的和她聊起了,从母亲那儿听来的经验之谈。

    “小念,你知道你怎么做,可以让沈老太太彻底站在你这一边吗?”

    说话的时候,连贝贝还刻意的挑了挑眉毛,还有意无意的偷瞥了一眼四周。

    那故作神秘的表情,好似她待会要说的,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人生秘药一般。

    就算知道连贝贝素来不靠谱,但背部一凛,可能是内心里想得到沈老太太认可的心情太强烈。

    还是下意识的正了正身子,一脸认真的朝连贝贝眨巴了几下眼睛,示意她赶紧说下去。

    “小念,据我母上大人的经验之谈,若是想和沈老太太相处融洽,就只需要一招,就是尽快怀上一个沈家的小重孙!”

    “噗——”

    一个没忍住,咖啡就喷了连贝贝一脸。

    连贝贝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先是擦了擦脸上的咖啡渍,继而又一本正经的拍了拍她的手掌。

    “严肃点,别老嬉皮笑脸的!姐姐我这都是经验之谈啊!”

    连贝贝一脸的苦口婆心,这一会儿,就好似突然变身成一个长辈一般,脸上的表情,也是说不出的严肃。

    “而且,听杨烁的意思,沈寒越似乎也有这个打算,所以,你要加油啊!”

    连贝贝说着,又郑重的拍了拍顾念的肩膀,毫无意外的,又被顾念喷了一脸的咖啡。

    这次,那张严肃脸,就再也绷不住了,咬着牙,委屈的瞪了顾念一脸:“小念,你存心的是吧?”

    咖啡厅里,本来就很寂静,因为她这一声喊,身旁的人,下意识的就把视线瞄到了这边。

    顾念尴尬的冲旁人笑了笑,好巧不巧的,就撞上了一个很不想看到的女人。

    不过,那个人似乎也不是很想碰到她,尴尬的拉了拉墨镜,又紧了紧口罩,就拽着身旁的男人,离开了。

    连贝贝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经意的就撇了撇嘴角:“大热天的戴口罩,也不怕捂出痱子!”

    刚说完风凉话,立刻紧张兮兮的拉着顾念的胳膊,就要追出去。

    “呀,刚才只顾着翻白眼了,我差点忘了,那丫身边的男人,好像不是周奕吧?不行,好容易撞到了,老娘要去拍照片,发微博,黑不死丫的!”

    连贝贝这满脸兴奋的神情,倒颇有些“狗仔”的潜质。

    虽然觉得连贝贝这么做,实在是幼稚,但好歹也见识过连贝贝最不堪的日子,只要这货高兴,顾念还是愿意陪她去疯的。

    鬼鬼祟祟的追到地下停车场,康敏这才挽着身边的男人,上了车。

    两人缓缓摘下了墨镜和口罩,就旁若无人的接起吻来了。

    偷看的两人,嘴立刻就张成了“O”型,甚至都没想起去拍照,就任由那辆车,晃悠悠的开走了。

    之所以震惊,倒不是因为康敏和那男人的尺度有多大,而是,那男人的脸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

    不是叶子睿,又是谁呢?

    连贝贝不好意思的瞥了瞥顾念,似乎有些后悔自己的行径了,毕竟,若不是她心有不甘,再加上那一颗灼灼的八卦之火。

    顾念又如何会欣赏到这一幕呢?

    “小念,你没事吧?”懊丧的垂下脑袋,连贝贝就没头没脑的询问了一句。

    顾念真是被这货的过度“体贴”,给搞得彻底的无语了。

    “连贝贝,你觉得,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如果你觉得,那渣男的所作所为,还能再影响到我的心情,那就真的是太小看我了!”

    撇了撇嘴唇,责备似的看了连贝贝一眼,用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语气,缓缓阐述了一下,对连贝贝胡乱猜疑的不满。

    连贝贝惊讶的抬颚,先是细细打量了她半晌,这才“熬——”的一声狂叫了起来。

    “那我就放心了!哈哈,容我先幸灾乐祸一番,小念,上次拍摄的时候,我临时有事,没有跟着周奕去现场,下次拍摄,我一定要去狠狠看看那丫的笑话不可!”

    连贝贝说完,又幸灾乐祸的大笑了几声,不用说,顾念也猜测得到,只怕后期的拍摄,现场有的热闹了!……

    **

    连贝贝心情大好,所以,见到沈寒越温柔体贴的驱车赶来,二话不说,就直接跳了上去。

    “沈先生,明天花园,谢谢!”

    她就这么自顾自的报了个地址,俨然已经把闺蜜的老公,当司机去使唤了。

    可是这样也就算了,她凭什么拉着自己的太太,坐到了后座,而把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前排呢?

    连贝贝这种,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厚脸皮行径,直接就让沈寒越黑了脸。

    嘴唇抽搐了几下,语气也是说不出的阴沉:“连小姐,我想,我们似乎并不顺路吧?”

    这么明显的逐客令,连贝贝却好似没看到似的,就嘻嘻哈哈的拍了拍顾念的肩膀。

    “你老公是路痴吗?怎么会不顺路呢?虽然稍微饶了那么一丢丢,但大体方向还是一致的吧!”

    连贝贝这话刚说完,后背立刻就感受到了一个冰冷的视线。

    身子一凛,立刻就意识到了危险。

    呵呵干笑了两声,就要抬脚往车门外迈去:“呵呵,好像我才比较路痴,我一时记岔了,确实是不顺路来着!”

    沈先生这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对于连贝贝的识趣,似乎还算满意。

    只是,顾念却不依了,恶狠狠的瞪了沈寒越一眼。

    “怎么就不顺路了?贝贝,坐好了!”女人一把拽住连贝贝,拉着连贝贝,在她身边坐好了,就没好气的剜了沈寒越一眼。

    “开车!”

    男人的嘴角又抽搐了几下,好吧,看在外人的面子上,他就姑且卖她个面子吧,等回去,再好好收拾她?

    抱定了这个想法,男人倒也没怎么反驳,只是心塞的瞪了女人一眼,油门猛地一踩,车子就仿佛飞也似地,狂飙了起来。

    对于男人动不动就突然加快的车速,顾念已经习惯了,但连贝贝却吓白了脸。

    下车的时候,当双脚踩到地面的时候,还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的感觉。

    偏偏驾驶座上的男人,腹黑的一挑眉,眼神仿佛刀子似的,刮向了连贝贝,但嘴上,却是一个客套的邀请。

    “连小姐第一次坐,可能不习惯,多坐几次,就好了——”

    多坐几次?

    听到这不怀好意的邀请,连贝贝本能的就摇了摇头:“还是不用了吧,我还是比较习惯地铁的行驶节奏……”

    惨白着一张脸,趴在地上干呕了两声,连贝贝这才起身,冲顾念摆了摆手。

    沈先生阴沉的脸色,稍稍平缓了点,嘴角一勾,就勾出了一个得意的浅笑。

    然后,冲顾念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坐到前边来!”

    “不想跟小气的男人同排!”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唇,脸就扭到一边了。

    他又惹到她了?可是为什么呢?这连贝贝都霸占自己女人一整天了,难道,就不该识趣一点儿吗?

    沈寒越这种粗神经,压根是没办法体会女人们之间的感情的。

    所以,也就更不可能清楚,这女人生气的点,究竟是在哪儿了?

    “我下次,不会再开快车了!”

    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傲娇的沈先生,这才别别扭扭的和女人道了歉。

    可是,回应他的,却只是女人的一声冷哼。

    这该死的小女人,气性也太大了点儿吧?

    沈寒越脸色一黑,刚才的承诺,似乎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油门一踩,车子又急速的飞驰了起来。

    男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开快车,就是他排解郁闷的一种,所以,等下车的时候,气早就已经消了大半了。

    先推门下车,就走过去,体贴的帮女人拉开了车门。

    回应他的又是一声冷哼,女人的下巴一扬,眼皮都快翻到额头上了,直接避开男人伸过来的胳膊,下了车,就自顾自的回房了。

    他都不气了,她居然还在生气?

    女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生物?

    傲娇的一撇嘴,安静的在客厅里坐了好一会儿,心里就像是有千百个小猫爪子,在里边不停的挠着他的五脏六腑。

    站起来,坐下,站起来,又坐下……

    如此反复了无数次,就连佣人的眼睛,都被他晃晕了之后,他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来,攥了攥拳头,不紧不慢的朝楼上走去。

    推了几次,推不开,这才反应,卧室的门,已经被这个该死的小女人给反锁了。

    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才压着火气,轻轻敲了几下房门,没反应?

    又加大了力度,却还是没反应?

    “小念,你睡了吗?”

    听到这句询问,门内的女人,立刻就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已经睡着了,别打扰我!”

    睡着了,还能说话?这小女人,智商到底是有多低呢?

    嘴唇一勾,原本喷涌而出的怒火,顷刻间就消失不见了,而是拉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

    耐着性子,又敲了敲门。

    “你的意思是,太累了,累到连晚餐也不需要吃了?那可真是可惜,今天厨房做的,似乎都是你最爱吃的菜……”

    男人用一种缱绻至极的语气,在缓缓描述着每一道饭菜,此时,他提起每一道菜名的时候,都仿佛是在呼喊着情人的名字一般。

    低迷而性感的声音,听在女人的耳朵里,不自觉地就舔了舔嘴唇,然后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两下。

    不情不愿的从床上坐起来,一下拉开了房门。

    然后又气嘟嘟的转身,坐到了沙发上:“晚饭呢?”

    说着,又没好气的瞄了一眼他空荡荡的身后。

    男人嘴角的弧度弯的更深了,这个小馋猫,果然最吃的,还是这一套。

    “我以为你今天不吃了,所以,就吩咐佣人,先倒掉了?”

    不轻不缓的语气,就仿佛是在叙述着最平静不过的小事一般。

    妈蛋,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顾念的眸子里,此时都快喷出火来了,不管不顾的,就要把男人往门外推:“沈、寒、越,你出去!”

    男人眼眉一挑,自然而然的反问了一句:“请问,我为什么要出去?”

    好吧,这是沈家,她差点忘记了,那他不走,她走总行了吧?

    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抬脚就往门外走,不料,却被男人一把拽了回来。

    “你究竟还要别扭到什么时候?”

    一字一句,虽然有责怪的意思,但更多的却是对她的无可奈何,甚至,语气里竟还有一丝淡淡的祈求?

    看他的样子,似乎自己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一方了?

    这男人,真是气人?

    委屈的往沙发上一坐,柳眉就蹙成了一团:“沈寒越,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见女人这般委屈,沈寒越心口一抽,眼底就漾出了一抹心疼的神色,无辜的朝女人看了一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沈寒越,贝贝是我的好朋友,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能这么做的?而且,对待我的朋友,你就这般没有耐性,那以后又会如何对待我的家人呢?”

    原来,她生气的是这个?

    委屈的摊了摊手,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的歉意。

    好吧,今天的事情,确实是他疏忽了?

    主要还不是因为太想念这个小女人了,不想让不识趣的连贝贝,打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看来,他刚才,是做错了?

    停顿了数秒,这男人才艰涩的张了张嘴唇:“对不起……”

    啥?

    这傲娇的男人,居然也会说这三分字呢?

    女人的认知,又一次被他给刷新了。

    得意洋洋的把左腿抬起来,悠然的往右腿上一迈,小眼神,就嘚瑟的往男人脸上一扫:“那就好好说说,究竟错哪儿了?”

    这女人,还得寸进尺了?

    嘴角一勾,就拉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意。

    “这个,怎么能用说的呢?我还是用实际行动,向你表达一番歉意吧?”

    说着,趁女人还没反应,长腿一迈,身子就这么贴在了女人的身上,手顺着腰肢一旋,整个就把女人横抱了起来。

    “沈寒越,你干嘛?”惊慌的大叫了起来。

    眉眼一眯,眼眸里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当然是、身体力行的,向你表达歉意了!”

    “身体力行”那四个字,被男人咬得格外的重,尾音上调,语气听起来,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你、你无耻……”

    女人的舌头都有些打结了,耳根一红,就别扭的别过了脸。

    男人邪魅一笑,就径直把她往床上一丢,然后一双粗粝的手掌,先是从女人的小腿开始,一路向上,就开始替她按压了起来。

    原来,他所谓的“身体力行”,只是这个?

    见男人一边帮她按压,一边不怀好意的睨着她的眸子,脸颊就红的更彻底了。

    为了掩饰她的羞涩和尴尬,就没好气的提高了分贝:“沈寒越,你没吃饱吗?重一点……”

    话音刚落,脚底板上,就重重挨了一下,疼的她“嗷嗷——”直叫了起来。

    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可男人却一脸无辜的迎上她的视线,还一本正经的解释了一番。

    “我刚刚按的那个地方,主肾,看你叫的那么凄惨,肯定是肾功能不够好了?”

    末了,就又坏笑着补了一句:“不过,没关系,俗话说的好,缺什么,就要补什么,我会更加努力起来,多帮你补一补的!”

    说着,手指一路上移,脸上的神情也越发暧昧了。

    顾念愣是在他接下来的表现之下,才彻底反应出来,他刚才究竟是什么意思?

    合着,他说的补,是这么个意思?真是不折不扣的流氓?

    揉着酸痛的腰肢,狠狠的睨了她一眼。

    见男人凑过来,干脆直接扑上去,狠狠的在他的小腹上,咬了一口:“吃什么才补什么?小心我哪天,把你煮了吃掉!哼!”

    说完,见男人正一脸得意的睨着她,这才意识到失言?

    她刚才的话,岂不是承认了他刚才的玩笑话——她需要补肾?

    偶买噶,让她蠢死,算了!

    拉起被子往脸上一蒙,此刻,真恨不得,能找个缝隙,钻进去。

    在她最尴尬的时刻,门外,还偏偏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沈先生,晚饭好了,现在,需要送进去吗?”门外是佣人们恭敬的询问声。

    捂着咕噜直叫的肚子,女人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就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声。

    “沈寒越,你要是现在敢让别人进来,我就杀了你!”

    因为头被整个捂在被子里,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瓮声瓮气,竟是说不出的可爱。

    原本还想再捉弄她一把呢,男人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而是轻声对门外的佣人吩咐了一句。

    “餐车放在门口,就退下吧!”

    “是的,沈先生!”佣人不明所以,但却不敢多问,只恭敬的应了一句,就把餐车放下,蹬蹬的下楼了。

    等脚步声渐渐听不见了,女人兴奋的掀起被子,就从床上一跃而下,等注意到男人不坏好意的视线,这才“熬的——”一声,又跳到了床上。

    一边轻声轻脚的着的整理着睡袍,一边舔着嘴唇,指了指门口的地方:“我饿了!”

    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应景的咕噜了一下。

    “恩,我听到了!”男人笑眯眯的朝她小腹上瞥了一眼,就忍着笑,去门口,把餐车推了进来。

    女人见到吃的,立刻就满血复活了,一旁的手机滴滴响了几声,也没去理会。

    可一旁的男人,只瞥了瞥屏幕上闪烁的名字,脸色,就不由得阴沉了下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