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必要的惩罚和反击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4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黯淡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下,男人就把怀里的小女人揽得更紧了。

    嘴唇慢慢下移,用一种缱绻至极的语气,缓缓的在女人耳边低语着。

    “我很欣慰!女人,看来,我之前,没有白”疼“你?”

    强烈的男性气息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耳根,“疼”字也咬得格外的重,再配上他那性感低迷的嗓音。

    顾念下意识的,就垂下了头,先是从耳根处开始,潮红就一直蔓延到了脸颊。

    男人似乎很受用,薄唇就越靠越近了,蓦地就在女人羞红的耳垂上,亲了一口。

    女人的全身立刻就过电似的,痉挛了一下,心跳似乎也越跳越快了。

    为了掩饰她的失态,嗔怪似的瞪了沈寒越一眼,就心虚的朝着四周环顾了一周。

    那些人都板着脸,正襟危坐着,集体开启“眼瞎”模式,见顾念把目光瞥向他们,压根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只是,沈寒越却不干了,直接板起她的面孔,硬是强制性的把她的脸扳了过去,然后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尖。

    “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眼睛,只能往我这里看!胆敢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我绝不饶你!”

    这男人,又吃哪门子的飞醋啊?她不过是不习惯在这些人面前,被半强迫性的秀恩爱,好吧?

    她下意识的就翻了个白眼,但男人,好似没看到似的。

    眼神一直都来回落在这几个男人的脸上,警告似的朝他们扫视一圈,然后就孩子气的,指了指车门的方向。

    “你们,下车!”

    一向高冷的沈先生,板着脸庞,嘴角下意识的撇了几撇,当真是打算把幼稚,进行到底了?

    “好的,沈先生!”

    对于他变化莫测的脾气,这些人早就见怪不怪了,二话不说,就一个个的打开车门,下车了。

    一水儿的黑色西装,再加上一溜的冰山脸,一下车的时候,迅速就吸引了周围的视线。

    眼看着,有些好奇的路人正透过车窗,往里张望呢。

    油门一踩,车子便如离弦的箭一般,飞也似的开走了。

    下车的时候,顾念还在掩嘴偷笑呢。

    直到沈寒越冰寒的眸子瞪了他一眼,这才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下车了。

    谁知,前边的男人,正自顾自的走着呢,突然一个转身,就把女人猛地揽在了怀里。

    “以后,只能和我并肩一起,不许躲!”

    薄唇轻启,又是冷硬而生硬的一个命令。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他板着脸,故作高冷的时候,看起来,显得整个人特别的呆萌。

    特别是吃错的时候,又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高冷范,这“呆萌”的感觉,就尤其明显了。

    女人掩嘴低笑了一声,干脆伸出手臂,故作亲热的勾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整个人的重量,似乎都紧紧的依靠了上去。

    哼,让你装高冷,我压不死你?

    女人耍赖似的,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吊在他的肩膀上了,脸上的神情是说不出的嘚瑟。

    谁知,男人却一脸不屑的瞥了一眼她的小细胳膊,和小细腿,另一只手顺势护住她的腰肢,胳膊一提,女人的脚立刻就和地面脱离了。

    “就这么点儿重量?”

    感受到女人的体重,他就不由得蹙着眉,摇了摇头:“不行,再瘦下去,就影响夫妻和谐度了……”

    他说话的时候,还一脸严肃的板着面孔,单看表情,顾念还以为这男人会放出什么样的大道理出来呢?

    结果……

    好吧,她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否则,色胚之类的话骂出来,不但没有任何作用,恐怕,也只会让这男人更加的变本加厉吧?

    不过,女人倒是忘记了一点儿,就是这男人一旦“无耻”起来,就算她乖乖的,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吧?

    果然,下一刻,男人就直接顺着她的腰肢,再往上提了提,然后一个使劲,就直接把女人抗到了肩头,径直朝别墅里走了进去。

    路上,佣人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就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不过,一接收到沈寒越那冰冷的眼神,全都不约而同的别过了脸。

    女人的脸都快羞红了,一只手死死的掐着沈寒越的胳膊,另一只手攥成拳头状,一直不停的拍打着沈寒越的后背。

    “混蛋,快点放我下来!”

    男人,原本并没打算理会她,但是谁知这小女人也忒狠了点儿,居然伏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嘴角,邪魅的一挑,就顺势把女人丢在了院子里的青草上。

    虽然地上比较松软,但因为男人力度太大,她的屁股还是被狠狠的颠了一下。

    一边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一边哼哼唧唧的揉着小屁屁,眼神像刀子一样,恶狠狠的剜了男人一眼:“你想颠死我啊?”

    被这么瞪着,男人也没生气,而是笑眯眯的伸出手掌,直接朝她的屁股上,摸了上去。

    这还算了,他那粗粝的指腹,还以一百八十度顺时针的方向,在她的屁股上揉着。

    薄唇就这么轻轻的凑了过去,不经意的在女人的耳垂上啄了一下,那性感低迷的嗓音,就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不是你让我放下来的吗?所以,我想,比着屋子里的大床,你可能更喜欢的,是这个……”

    说着,他的另一只手,还有意无意的指了指女人身下的草地。

    妈蛋,他还能更无耻点吗?

    女人一边羞涩的低着头,一边偷偷瞥着四周,要是这尴尬的一幕被佣人看到了,她以后还如何面对她们呢?

    真是丢脸死了?

    不过,还好,这会儿,还没人注意这边。

    屈起膝盖,狠狠的朝他身上撞击了一下,飞快的站起身,打落沾染在衣服上的草屑,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一边跑,还不望回身做个鬼脸,一个不当心,就直接撞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上。

    此时,顾念心情大好,直接转过身子,抓着女人的胳膊,就连说了三个对不起。

    岂料,女人被她一抓,就好似被开水烫了一下似的,“嗷——”的一声,伸出尖利的指甲,就朝顾念的脸上抓了过来。

    得亏是顾念躲得快,否则,脸上肯定就会死死的挨上一下了。

    躲开了之后,她这才看清楚撞上的女人是谁?

    可不就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沈君美吗?

    原本因为那天被诬陷的事情,她还想找沈君美算账的?

    只是,看着沈君美那乱蓬蓬的头发,和怨毒的眼神,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女人十分的不正常?

    难道,她不在的时候,真的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正寻思着呢,整个身子,就直接被人抱进了怀里,等意识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男人此时的表情,好像都有些严肃过头了?

    而且,看他抱着她的姿势,甚至都快把她的整个身子,都给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了,好似是很提防沈君美的样子?

    沈君美神情有些恍惚,好似并不认识顾念,只是,当沈寒越一把顾念揽进怀里,她的脸色一沉,脑海里就闪过了相似的场景。

    “顾念?”

    先是不确信的叫了一声,待顾念一仰头,她立刻就疯子似的,要朝她脸上抓过来。

    “顾念,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她一边疯了似的吼叫着,一边朝沈寒越这边抓了过来。

    沈寒越干脆把西装脱下来,把女人结结实实的包了起来,一双修长的猿臂,又把女人结结实实的环了起来。

    于是,沈君美那尖利的指甲,一下一下的,就直接抓在了沈寒越的手臂上。

    怀里的女人,感受到他的异样,下意识的就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不料,她越挣扎,男人却把她护得越紧。

    不远处的佣人,此时已经跑了过来,一人一边,就把沈君美给架住了。

    闻讯赶来的医生,更是毫不犹豫的把一个长长的针管,朝沈君美胳膊上扎了上去。

    针管使劲往前一推,沈君美不停扑腾的四肢,就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见沈君美彻底安静了,他这才放开了怀里的女人。

    往前走了一步,刚才还温柔万分的眼眸,此刻就像是卒了冰一般,冷冷的朝在场的所有人,环视了一圈。

    “赶紧把她带回房里去,还有,千万避开老太太的视线,若是被她看出了端倪,我唯你们是问!”

    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佣人们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就慌忙带着沈君美下去了。

    见人群散开了,他脸上的冷意,这才一点点的散去了,在夕阳的照射下,眉梢之间,似乎还隐隐现出了一丝的暖意。

    温柔的牵过女人的手,就把她往自己的身边拽了拽:“对不起,君美现在这种情况,我实在没办法再把她送进牢房了……”

    声音很低很柔,每一字里都夹裹着对女人满满的歉意,就好似,他欠了女人太多太多的解释了。

    这样的沈寒越,还是顾念从没见过的,而且,他那好似欠了她整个世界的表情,又是闹哪般呢?

    虽然,她也很想找沈君美算账的,但是从始至终,也没打算要把沈君美,送进牢房啊?

    无所谓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自责,更是勾住他的胳膊,身子就下意识的朝他身上凑了凑。

    只是,当她的胳膊一触即到沈寒越的胳膊,一股黏答答的感觉就直接贴上了她的皮肤,下意识的就往他胳膊上瞥了过去。

    天哪,那是怎样触目惊心的抓痕,甚至,男人胳膊上的一些皮肉,都被抓掉了。

    柳眉微微蹙起,心疼的朝他吼了一句:“沈寒越,你怎么就不知道躲呢?”

    男人唇角一勾:“女人,我躲开了,你怎么办?”

    心口登时就有一股暖流涌了上来,卡在嗓子眼里的责备,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用柔软的小手,握了握他的掌心,就拽着他,回房上药了……

    **

    一整天,杜娟儿的精神,都有些恍恍惚惚的,拍戏的时候,也是连番的NG。

    这不,这次又是如此,所以,原本晚上八点就可以收工的戏,愣是因为杜娟儿不在状态,生生拍到了半夜十二点。

    剧组里的人,都对杜娟儿颇多怨言,指桑骂槐的抱怨了一通,就打着呵欠,各回各家了。

    杜娟儿也是累的不行,一上了车,就靠着椅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只是,刚眯了一会儿,就被梦里那触目惊心的血腥场景,给吓醒了。

    在静谧的环境里,她的声音,就像是被掐着嗓子的猫一般,叫的是凄楚又惊悚。

    正开车的助理,直接就被吓的手一抖,立刻踩了刹车,关切的朝背后望了一眼:“娟儿姐,你没事吧?”

    杜娟儿疲惫的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继续开车,然后又一次阖上了眼睛。

    只是这一次,她是再也没办法睡着了,总觉得,心里慌的难受,好似,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

    一到了家,顾不得洗澡,就直接躲到卧室里,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连响了好多声,除了那个冰冷机械的提示音,压根就没人接?

    或许是多想了吧?毕竟,他们那些人,要是一旦出了事儿,估计第一个,就把她给咬出来了吧?

    辗转在床上翻了几下,实在睡不着,干脆就镀到客厅里,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器,画面就一下一下的跳了起来。

    可是,当跳到某个频道的时候,她的心登时就提到了嗓子眼,一双手,也颤抖的很厉害。

    此刻,望着空荡荡的房子,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人的无助。

    “早知道,就不把叶子睿赶走了,不就是和那个贱女人言瑾萱偷情吗?反正嫁给她,当初也不过因为满足一下学生时代的少女梦而已。”

    一边靠在沙发的角度,瑟瑟发抖着,一边紧紧的攥着遥控器,喃喃自语着。

    就算已经害怕成这样了,但她的眼睛,却还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一下也不舍得移开。

    电视上播报的是最平常不过的社会新闻,屏幕上,那血淋淋的几个人,正是C县某个小帮派的人。

    他们被发现的时候,手筋脚筋被挑断了,命根子也被割掉了,但因为抢救及时,再加上他们挨的伤口很微妙,性命倒并没有影响。

    因为这几个人,怎么着也算是社会的一大毒瘤了,再加上不做好事,仇家自然也不少。

    所以,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

    之所以上了社会新闻,就是因为,这些人被折磨的如此不堪,原本在被发现之前,或许小命就已经没了吧。

    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受伤的地方,似乎被人强制性的缝合了,而且,现场还发现了输血管和血液,似乎,在他们失血过多的时候,还有人对他们实施了救助。

    因此,新闻台,就拿人性这个问题,大肆的讨论了一番。

    都觉得犯罪的人,最后似乎是后悔了,这才对他们实行了施救。

    当然,这都是不了解情况的人的说辞,就像是薛浩扬,在看到这些讨论的时候,回应的,直接就是一个轻蔑的冷笑。

    什么人性的回归?放屁,不过是想让那些人,生不如死的活着而已。

    而现场有这么多的施救措施,也不过是防止他们在受折磨的时候,会不小心嗝屁掉了。

    “大哥,没想到我们还被媒体表扬了?做了这么多坏事,被公开表扬,还真是头一遭呢?”

    薛浩扬管理帮派,虽然手段狠辣,但私底下,他一直都很随意,也不摆架子,所以他手下的人,和他喝酒的时候,也比较放得开。

    一个人一边摇晃着身子,指着电视上某个侃侃而谈的心理专家,一边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众人听他这么说,也都嘻嘻哈哈的调侃了起来。

    聊High了,一个男人还嘻嘻哈哈的举起酒瓶子,疯疯癫癫的爬到了椅子上。

    “大哥,剩下的那个女人,不知道沈总,可有想出什么别出心裁的惩罚?”

    薛浩扬也有些喝High了,先是故作神秘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大着舌头,磕磕巴巴的说着话:“这个,就要看她愿不愿意……老实,听话了?”

    薛浩扬嘴里的老实听话,指的是,她肯不肯供出背后指使之人,但这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们,显然是想歪了。

    闻言,都嘻嘻哈哈的哄笑了起来。

    而一直被他们讨论着的杜娟儿,此时依然还畏畏缩缩的瑟缩成一团。

    直到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她这才疯了似的跳下沙发,赶紧跑去开门了。

    当门打开的一刻,她轻盈的身子,就像是一个缓缓滑落的枯树叶,直接就朝门外的人怀里,扑了过去。

    “蕙姐,你终于来了!怎么办?我好害怕,沈寒越,一定已经查到我了?我会死的,我一定会死的……”

    大抵是被那血腥的场面吓到了,此时,她的身子抖得很是厉害。

    许蕙温柔的捧着她的脸颊,一双琉璃色的眸子,好似正泛着诡异的光芒,就直直的看向了杜娟儿的眼眸。

    她的声音舒缓,语气轻柔,就好似正在娓娓讲述着一个动听的故事一般,一声一声的安慰着惊慌的杜娟儿。

    在这类似于催眠的安抚之下,杜娟儿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

    “蕙姐,我真的会没事吗?”

    她此时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一般,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抓着许蕙的手,不放心似的,又问了一遍。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低缓而舒适的嗓音,响在杜娟儿的耳边,她立刻就甜甜的弯起嘴角,冲许蕙笑了:“蕙姐,我相信你!”

    “恩,乖,牛奶有助于睡眠,来,喝点,早点休息吧!”

    许蕙不知何时,已经端了牛奶过来了。

    杜娟儿乖顺的接过来,扬起脖子,咕隆咕隆的喝完,满足的擦了擦嘴角,就把头伏在许蕙的胳膊上,甜甜的睡了过去。

    等杜娟儿彻底睡着了,许蕙这才小心翼翼的伏在她的耳边,一遍一遍的耳语了很久,然后,优雅的起身,离开了……

    **

    第二天,一大早。

    “杜娟儿夜半飙车,坠湖身亡”的新闻,就传遍了整个A市的大街小巷。

    而杜娟儿的经纪公司,为了在捞最后一笔金,早已经紧锣密鼓的办起了追悼会。

    一些入流,或者不入流的小明星,也开始借着这次的舆论势头,假惺惺的发着微博,讲述着一个又一个,与杜娟儿不可不说的故事。

    宿醉了一夜的薛浩扬,在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那震天响的敲门声,给敲醒了。

    睡眼惺忪的起身,先是对着镜子打理了一下发型,这才打开门,倚在门框上,做了个“风骚至极”的姿势。

    “小寒寒,才一天不见,你就这么想我吗?”

    他这个玩笑话,刚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沈寒越一拳。

    “喂,沈寒越,你有病啊?不就是开个玩笑吗?你这算什么,一上来,就朝脸上招呼,你丫就是嫉妒我比你帅,也不该这样吧?”

    他一边闪躲着沈寒越一下又一下的攻击,一边嘻嘻哈哈的跟他开着玩笑。

    不过,从始至终,沈寒越都摆着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架势,手上的拳头,却是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狠,脸色也阴沉的可怕。

    后知后觉的薛浩扬,这才觉察到有些不对劲,直接上去,拦下了沈寒越的胳膊。

    “喂,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薛、浩、扬,谁允许你随便杀人的?”见薛浩扬一脸迷茫的盯着他,又是一记拳头砸上去,男人就怒吼着,丢下了这句质问。

    “杀人?我最近有杀人吗?”他一脸茫然的揉了揉被揍肿的脸,朝沈寒越看了过去。

    “杜娟儿,不是你杀的?”沈寒越已经提早把杜娟儿交代给薛浩扬了,今早上一看到新闻,一下子就怒了,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虽然,一大早,就是这连番的拳脚招待,但是内心里,他还是希望,这件事情,是薛浩扬所为呢。

    这样一来,起码,薛浩扬在杀人之前,好歹也会查到点什么端倪吧?

    等事情解释清楚了,薛浩扬却不干了。

    “靠,有你这样的吗?什么都不问,先上拳头……”一边说着,一边跃跃欲试的挥舞着拳头,就要朝沈寒越挥舞过去。

    但看到他的脸色很不好看,索性,也就不闹了。

    “寒越,对不起,是我做事不力,放心,再多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把那个人给揪出来的!”

    信誓旦旦的攥了攥拳头,向男人保证了一番。

    “不用查,我也能猜得到!”

    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幽潭似的眸子,仿佛结了一层寒霜,阴寒的可怕,声音里,更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意。

    看都没看薛浩扬一眼,就直接阴沉着脸,转身走了。

    “喂,你以为你是福尔摩斯啊?沈寒越,我告诉你,太过于武断,未必是好事喔……”

    薛浩扬一连串的提醒,从男人身后传来,但是他此刻,似乎压根就没听进去,就急匆匆的朝公司赶了过去。

    “怎么回事?”

    男人脸色阴沉的走进办公室,径直朝椅子上一靠,就直接把手机摔在桌子上,指着上边的照片,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总裁,这个是我无意间撞到的,就拍下来了,看来,秦氏企业对沈氏接下来要开发的项目,很感兴趣了?”

    感兴趣?何止是感兴趣?似乎还有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势头呢?毕竟,秦氏的手,都伸到沈氏成本经理这儿了?看来,是奔着报价而去了?

    在地产生意这一块,在策划方案都大差不差的情况下,竞拍才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在核算好自己成本的基础上,如果能摸到强劲对手的底价,那么,竞拍的时候,绝对是可以把握绝对主导地位的。

    不过,秦氏对地产这块,怎么着也是后来者,他们对于地产的估算,以及综合的考量和预算,还不够成熟。

    所以,自打秦慕一进军地产业,就把目标全部盯到了沈氏的头上。

    沈氏作为A市的领头羊,这些年投资的地产项目,不管外界的情况再怎么变,都是稳赚不赔的。

    这些,除了因为沈氏旗下的环洋,是老牌企业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因为环洋几乎网罗了A市最专业的人才。

    秦氏既然在专业度上无法比拟,就只好把手,伸到别的地方了,这些天,只要沈氏看中了哪一块地,他都要想办法花大力气,从沈氏的手里抢夺一番不可。

    这几个月,除了南湾的项目,沈氏盯上的另外一块地产,就是最后竞拍的时候,被秦氏成功拿下的。

    因此,紧急整顿一下沈氏的员工结构,已经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好在,杨烁无意间,就正好撞见了某些事情,还留了证据。

    这样整顿起来,似乎手段还可以更狠戾一些,顺便起到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

    怀着这样的心思,等把照片交给沈寒越之后,见沈寒越只是若有思索的思忖着什么,杨烁也不多问,只是恭敬的站在一侧。

    等男人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儿,杨烁这才又继续说了下去。

    “总裁,我已经找人调查过了,自打上次秦氏成功拿下南湾的项目,成本部经理董远航的账户上,就莫名多了一大笔资金,现在看来,南湾项目的丢失,他的嫌疑,还是很大的?”

    杨烁作为助理,还是很专业的,在无意撞见董远航和秦幕私下的会见之后,就紧锣密鼓的对他展开了调查。

    在阐述完事情的经过之后,更是把一连串的调查数据,都恭敬的递给了沈寒越。

    不料男人看到这些数据,嘴角微微一勾,就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意。

    “既然秦慕那么喜欢玩这一招,那看来,最近,你也需要代替我,去约一下他们的成本经理了!”

    这样的命令,杨烁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总裁,既然知道事情的根源出在哪儿了,我们直接把董远航开掉,不就可以了?何必再多此一举呢?”

    也不怪他会这样问,因为,就算是不开掉董远航,办法也多得是,去收买对方的成本经理,显然是所有办法里,最不可行的一个了。

    先不说,对方的成本经理,究竟人品如何。

    就算对方也是见钱眼开之徒,但环洋作为老牌公司,最不屑的,就是玩这一套了,现在,难道是要破例了?

    沈寒越只是诡异的弯了弯唇角,并未直接回答杨烁的疑问,而是,转而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张地图。

    伸展开,然后手指就指了指某一个地标点。

    “你觉得这块地,如何?”

    “西山?”杨烁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反问了一句。

    见沈寒越点头,他就更加不明所以了。

    沈寒越所说的西山,并不属于A市,而是临近A市的某个小景点。

    最近,听说政府打算把西山划归到A市,并且,已经开始大力的整修城市的交通路线了。

    不久,西山和A市之间,不但会增加多条交通路线,甚至,还会再多修一条地铁线路。

    因此,西山这块区域,在很早,就被A市的各大地产公司盯上了,只是,B市对西山也有别的规划,僵持许久,这块地,究竟是如何处置,政府始终没有给出定论。

    所以,也就迟迟没有竞拍了。

    但无论是A市还是B市的地产商,早就对西山,抱定了很大的兴趣了。

    就连沈氏旗下的环洋,也不例外。

    只是,西山政府迟迟没有回应,竞拍会也是一拖再拖,慢慢的,大多地产商的热情,也已经日渐冷却了。

    现在,沈寒越又旧话重提,杨烁除了疑惑不解之外,唯一的想法就是——难道政府又有了新动向?

    见杨烁一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样子,沈寒越并未解释,只是意味深长的瞥了他一眼:“据我所知,西山政府,下个月就有一场小规模的竟怕,而竞拍的地方,正是西山最东边的一块荒地……”

    最东边?

    杨烁下意识的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总裁,那不是西山最荒凉的地带吗?还有开发的价值吗?”

    他当然不敢怀疑沈寒越的眼光,所以,问话里,就特意加重了疑问的语气,像是特意在等待着沈寒越解答似的。

    不过,沈寒越却并未解答,只是下达了命令,就嘱托杨烁先出去了。

    “杨烁,对外宣布,这次我们沈氏将花大力气,拍下最大的一块土地,建造A市最大的游乐场,而紧邻的一块土地,也拍下来,建立一个小型的商场,现在,你可以把这些先传达给媒体和各个同行了,记住,务必把这块地的价格,炒起来……”

    直到杨烁着手安排完所有的工作,脑子里依然乱的浆糊似的。

    不过,虽然没想通一些事情,但是,只看沈寒越那脸上意味不明的淡笑,他就有预感,只怕,又有哪个人,要倒霉了吧?……

    **

    因为沈寒越已经笃定了背后的人,就是秦慕无疑。

    所以,杜娟儿那边的线索一断,他就直接把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商场上了。

    更是打算,先一步一步的重创秦氏,然后在好好的收拾秦慕了。

    不过,为了证明自己这次并不是过于武断之人,杜娟儿那边的线索,他依然还让薛浩扬在暗自调查着。

    不过,比着沈寒越这边运筹帷幄的筹划,调查的结果,显然并不十分让人满意。

    因为,无论是从交通局里的某些照片来看,还是从汽车的多重检测来看。

    杜娟儿当天晚上,确实是一个人开车出去的,而且,汽车的刹车,也并未检测出任何问题。

    甚至,就算车子浸泡了湖水,但从各方面来看,除了碰撞过程中的自然损毁,并未找到任何人为的痕迹。

    也就是说,他杀的可能已经被排除了,现在就算在调查,需要重点调查的,也只有两个可能了——自杀或者是意外?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结果,对于薛浩扬的调查来说,似乎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妈的,杜娟儿背后的人,也太幸运了点儿吧,他什么还没来得及做呢,这杜娟儿就悲催的嗝屁了?”

    薛浩扬把各种各样的调查结果,往桌上狠狠一摔,郁闷的嘀咕道。

    “老大,会不会杜娟儿是被逼自杀的?毕竟,她一个好好的大明星,半夜不睡觉,开车出去干嘛?该不会是被对方威胁,所以,打算半夜逃出A市?”

    这么个脑洞大开的猜测,虽然听起来也挺扯淡的,但要是细细追究起来,似乎,也有那么点儿道理?

    “这样吧,你们去重点排查一下杜娟儿身边的人!”

    薛浩扬暗自思索了一会儿,就下发了这么一个命令。

    不过,介于他们的尴尬身份,所以,调查的事情,一直是隐秘的。

    费了许多力气,才查来了一些或有用,或无用的消息。

    “杜娟儿和叶子睿分居已久,可能因为情伤,所以精神有些不好,一时想不开,所以……”

    这些,几乎是杜娟儿身边的人,统一的一个口径了。

    甚至,就连杜娟儿剧组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杜娟儿最近精神很不好。

    情伤,自杀?

    这他妈的算是怎么个回事嘛?

    这样的猜测,除了杜娟儿那所谓的丈夫,被媒体大肆炮轰之外,对薛浩扬的调查,压根就没有任何作用的。

    “情伤,别开玩笑了?我和杜娟儿,感情好着呢!其实,杜娟儿从小就有精神疾病,她老早,就有专职的心理医生了……”

    说这话的,自然是被媒体逼到一定程度的叶子睿。

    他先是在电视节目里,对杜娟儿的死,表达了一番的不舍和难过,然后又大肆的哭诉着杜娟儿童年的不易,以及,努力积极的配合精神治疗的经过……

    虽然,这样的言乱,并不能完全抹杀媒体对他的炮轰,但还是能吸引不少同情票的。

    而且,因为他这样的言论,正一筹莫展的薛浩扬,终于,又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喂,寒越,有些事情,可能需要你亲自出马了!”

    薛浩扬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前几日的挫败,甚至说完,还发出了一声不怀好意的坏笑。

    “薛、浩、扬,有事说事,我没心情陪你玩!”

    听薛浩扬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沈寒越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叙述。

    “好吧,那我就长话短说吧,我又查到了一个新进展,原来杜娟儿的专职心理医生,就是许蕙……所以,我寻思着,许蕙作为你的前女友,是不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动机呢?”

    薛浩扬这人忒过于八卦,他这么说,倒并不是真的怀疑了什么,而是,有意想刺激沈寒越一下,好成功的套出一点有用的八卦。

    不过,沈寒越显然并没让他如愿。

    脸色一沉,就极其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猜测:“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别乱开玩笑!”

    沈寒越并不是有意维护许蕙,而是,实在很难把这件事情,和她混为一谈。

    更重要的是,他早就已经把这个事情,算到秦慕的头上去了,因为,这样似乎才合理?

    “我可没乱开玩笑,爱而不得,因爱生恨的例子,多了去了,没准,她就是不甘心的,把对你的愤恨,转移到君美身上了呢?”

    薛浩扬存心要开他玩笑,就倒豆子般的,一股脑的,说了一大通。

    目的,也不过是要寻沈寒越开心罢了。

    毕竟,无端的,他也实在没办法把事情和许蕙牵连到一起的。

    先不说这件事情的缜密度如何了,就单单看那些人的目的,似乎,并不只是打击报复那么简单,而是要把这场火,烧得更旺一点,继而,坐山观虎斗?

    而许蕙,显然还不具备这样的动机?而且,有动机,也未必会这么计划,毕竟,对于顾念的身份,她是不可能会知情的?

    这两个男人,似乎都太低估许蕙的能力了,因此,就算是查到了她的头上,竟也没往更深了去查。

    而是,想通过她那里,调查一下杜娟儿最近的一些情况。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