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五章 沈君美,出事!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3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君美几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呢?她闻着那难闻的臭味,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

    可是,因为她一直被蒙着眼罩,眼泪滚了一圈,把眼罩都打湿了,这才顺着眼罩滴滴答答的滚落下来。

    眼睛上那湿漉漉又黏腻的感觉,让她觉得,就连眼泪里,似乎都沾染了臭袜子的味道。

    强自忍下惊慌的泪水,就趴到地上,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几个男人,见她这副样子,又在一旁骂骂咧咧了一番,当然,除了脏话之外,那些人的手似乎也没闲着。

    一边骂脏话,一边还忍不住的伸手捏两下。

    沈君美被这一番羞辱,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时候,如果这些男人再让她吃臭袜子,她估计二话不说的,就捡起来吃下去了。

    因为,和被这些男人羞辱比起来,似乎只是尊严上的羞辱,还更能让人接受一点儿。

    想明白了这些,她一边挣扎,一边摸摸索索的抓起一只袜子,就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一边嚼着,还一边跪在地上,对着那些男人使劲的叩头。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一定乖乖听话。我吃,我把这些全都吃下去,求你们就放我回去吧?”

    杜鹃儿在一旁看着,都有些不忍心了。

    想想许蕙昨天说的话:一个人在最害怕的时候,下意识去规避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就是她最痛彻心扉的时刻了?”

    现在看来,比着被羞辱,似乎,她更害怕的是被这些男人破身?

    那现在,究竟要怎么去做呢?杜娟儿这一刻,倒有些犹豫了。

    毕竟,她好歹是沈寒越的妹妹,若是做的太过分,那事情一旦败落了,那自己,绝对会死的很难看的!

    可转念又想起许蕙的话,似乎,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在刻意的引导一下,那沈寒越,应该不会查到她头上吧?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巴掌声,突然打断了杜娟儿的思绪。

    原来,沈君美见求饶没用,被逼急了,在某个男人又趁机占她便宜的时候,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扇了过去。

    “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是再放肆,我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哼,到时候,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和她初开始趾高气扬的嚣张气焰比着,这个时候,她说话的时候,虽然刻意扬了扬下巴,但那发颤的声音,还是泄露了她此刻的心虚和惊恐。

    不过,她这句话,杜娟儿却是听进去了。

    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赌一把好了,反正许蕙的计谋这么好,这把火,也未必会烧到她的身上来吧?

    用手示意一个男人过来,低头耳语了几句,就干脆直接出去了。

    她推开车库的门走出去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了沈君美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背影猛地一颤,总觉得这女人的哭喊,似乎还透着一股“生无可恋”的绝望?

    下意识的就想回头,但转念又想了想,这个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多了去了,一心寻死的人也多了去了,但最后,真的过了那个最难捱的阶段,还不是都好好的活下去了?

    狠心的咬咬牙,猛地一转身子,就踩着高跟鞋,一脸冷漠的走了出去。

    等杜娟儿再回到地下车库的时候,那里边的气味格外的怪异。

    臭袜子里,似乎还混着一股酸酸的东西,沈君美头上被撞了一个很大的包,脸上也挨了许多巴掌。

    那娇小的巴掌小脸,此刻都肿的不成样子了。

    而且,还被干涸的血迹糊了一脸,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她的裙子都被撕碎了,小腿上还透着骇人的青紫,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杜娟儿本能的就别过脸,心里总有些隐隐的不安,当看到沈君美小腿上沾染的透明液体,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个彻底。

    一个踏步,就走了上去,然后狠狠的朝其中一个男人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妈的,防护措施都没做,就敢乱来!你们这些蠢货,就等着被警察抓吧?”

    说着,就指了指沈君美腿上的透明液体,示意他们赶紧擦干净,心里更是期盼着,她身体里可千万不要有任何的残留物,否则……就完蛋了。

    那几个男人却一直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觉得杜娟儿,是在小题大做了。

    “我们这么多的混合物,到时候查起来,哪里那么容易?再说,查到了又如何,警察总不能在大马路上到处抓人,去检验那个吧?”

    他们说的似乎也在理,但杜娟儿,就是隐隐有些不安,又抓着其中一个人的胳膊,问了一句。

    “你们确定会没事吗?若是你们公开体检过什么,也是会有记录的,或者是,捐献过什么?……”

    见她这般聒噪,一个男人立刻就气势汹汹的横了她一眼:“妈的,你这娘们,怎么这么啰嗦,老子自己还不够用呢,哪有多余的去捐献?”

    说着,就一脸淫笑的捏了杜娟儿一把:“不过,若是你有需要,我倒不介意捐献点出来!”

    这个男人突然不正经了起来,其他的男人也都暧昧不明的,朝杜娟儿的身上看了一眼。

    瞅着他们的眼神,杜娟儿就一阵的后怕,索性也不多说了,赶忙掏出一张卡,给了他们。

    然后就指使着他们,把昏迷的沈君美装在了后备箱里,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就顺手把她丢进了路边的杂草堆里。

    “记住,等你们离开了A市,就再也不要出现了!”杜娟儿把他们送到车站的时候,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番。

    “妈的,老子在C县也算是雄霸一方的小霸王,放着好好的舒服日子不过,没事跑A市来找什么刺激?不过娟儿,你要是日后再有了什么好差事,还记得知会我一声啊!”

    说着,手脚不干净的,又捏了杜娟儿一把,这才一脸淫笑着离开了。

    “呸,下作的东西!鬼才会再找你们呢。”

    杜娟儿等他们走远了,这才扶着起伏不平的胸口,对着他们的背影,狠狠的卒了一口……

    **

    今天,秦慕一到公司,秘书就一脸歉意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小声的看着秦慕,交代了一句。

    “秦总,沈总非要找你,我怎么拦都拦不住,现在,他……他……”

    秘书说着说着,就下意识的垂下脑袋,然后用手指指了指秦慕办公室的方向。

    知道对方一定是来兴师问罪的,不过,他能亲自找上门来,还挺出乎他意料的?

    笑眯眯的朝秘书点了点头,什么责怪的话也没说,就不紧不慢的抬脚,朝办公室走了过去。

    “哟,今儿到底是吹的什么风啊?真是稀客啊!”

    唇畔挂着一抹嘲讽似的讥笑,就假模假样的朝沈寒越伸了伸手。

    男人哪里有心情和他握手,此刻,幽潭的眸子一片通红,二话不说,直接就死死的揪住了秦慕的衣领。

    声音里,更是带了一股不容拒绝的霸气。

    “秦慕,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你最后赶紧把君美给我送回去!”

    起初见到沈寒越发火,他以为是因为监狱的事情,还想着这沈寒越什么时候,这般沉不住气了?

    所以,听到他这句话,本能的就楞了一下。

    不过,沈寒越也没冤枉他,原本,他确实是想掳走沈君美,然后好好的嫁祸给顾瑾寒呢。

    但经过乔天泽的暴露,顾瑾寒这强大的实力,让他有了一丝的忌惮。

    这几天刻意收敛着,也是为了做做样子,目的,也不过是向顾瑾寒表表决心。

    毕竟,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那么早的,就惹上顾家,这也是他什么事情都刻意安排给乔天泽去做的理由!

    不过,不敢做,并不代表不想做,特别是想做的事情,莫名其妙就被别人给做了?

    所以,呆愣片刻之后,秦慕脸上的讥笑,就不见了,而是换上了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沈先生,你找妹妹找到我这里来,岂不是可笑至极?”

    从始至终,他脸上的表情都很自然,反应,似乎也不像是知情者应该有的反应?

    难道,真的是他搞错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依秦慕的狡猾程度,演个戏而已,还不是手到拈来的小事情吗?

    抓着他的衣领,凛冽的眼神,仿佛卒了冰的刀子一样,就这么直直的迎着秦慕的眼睛,看了过去。

    “夜路走多了,就总有遇到鬼的时候,秦慕,早晚,我会捏到你的罪证的!”

    秦慕皮笑肉不笑的睨了他一眼,脸上的细纹,也在微微的打颤,似乎是在努力憋笑的样子。

    “沈先生,封建迷信是不对的!“鬼”这个东西,本来就是我们大人,拿来吓唬你们这些小孩子的东西!”

    秦慕故意饶过了他的话,还以大人说教小孩子的语气,故意嘲讽了他一番。

    “是吗?可我怎么还听过另外的一句话,鬼都是来源于人的心里,所以,你的意思是,像你这种心中有鬼的人,才能编织出这样的东西出来了?”沈寒越反唇相讥。

    “哈哈,沈总就是幽默!”

    秦慕被他的话一堵,脸色好不尴尬,只得呵呵干笑了两声,把话题饶了过去。

    “沈总一直揪着我的衣领,想来是看上了?要不,回头我让我的秘书,买一打,送到你的公司去?”

    秦慕一边说着,一边微笑着,指了指被沈寒越揪住的衣领。

    “我想秦总还是多买几打,都一起穿在身上吧?否则,只有一件,又如何能掩盖住你身上的人渣味呢?”

    说着,就一脸嫌弃的松开了手,然后一把捏过桌角的纸巾,把手掌来来回回擦了一遍,这才当着秦慕的面,直接扔在了他的脚边。

    秦慕脸色极不好看,似乎已经到了频临发火的边缘。

    正在这个时候,沈寒越的手机铃声,越突然响了起来。

    最后警告似的睨了秦慕一眼,立刻大踏步的走了出去,这才按下接听键。

    “寒越,我找到君美了……”

    虽然是好消息,但因为电话那边的薛浩扬,语气有些吞吞吐吐,沈寒越本能的,就产生了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飞快的按了楼层下去,就疯了似的驱车,朝薛浩扬的别墅赶了过去……

    **

    彼时,沈君美正两眼呆滞的坐在床角,死死的抱着被子,一脸警惕的盯着房间里的每一个人,身子也一直瑟缩个不停。

    等沈寒越推门进去的时候,她还一直小心的往墙角靠。

    一直等沈寒越温柔的喊了好几声,她这才“嗷——”的一声,躲进沈寒越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等哭够了,一双怨毒的眸子,这才朝沈寒越的身后瞥了几眼。

    “哥,你一定要为我报仇!都是顾念,一定是顾念让顾瑾寒这么做的,否则,否则……”

    说着,又呜呜的挤出了几滴眼泪出来。

    沈寒越的眉毛,本能的一蹙,脸上,似乎也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君美,不许胡说!害你的人,哥哥一定会亲自帮你揪出来的,但是像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要再让我听见!”

    沈君美听了这话,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突然就狠狠的把沈寒越给推开了,然后又瑟缩着身子,凑到了墙角。

    眼泪就仿佛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儿,一个劲儿的往下滚落。

    “哥,你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可怕!可是你呢?你居然要包庇那个罪魁祸首,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早在沈寒越进屋的时候,薛浩扬就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所以,沈君美究竟都经历了什么,他是知道的。

    可正因为知道这些,他就更不可能把这些事情,和顾瑾寒联想到一起了。

    “君美,你的心情,哥哥也理解,但是,事情,真的未必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那样?我想的怎样?”

    沈君美突然失望的瞥了沈寒越一眼,仰着脸,就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哥,你知道吗?这些,可是那些人不小心说漏嘴,才被我听到的!也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咬牙撑了下去,因为,我要亲自把害我的人,给撕成碎片,我还要让她承受和我一样的屈辱,否则,否则,我就不是沈君美!”

    她的眸子里,一直闪烁着一团怨毒的光,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甚至,因为大过于用力,嘴唇都被她咬破了,她却浑身不觉似的。

    纵使顾忌着沈君美的心情,但听到她说这样的话,男人的脸色,还是不由得黑了下去。

    “不许胡说!总之,这个事情,哥哥会给你交代的!”

    这明目张胆的维护,直接就让床上的女人,彻底炸毛了,抓着手上能抓到的东西,疯狂的,朝沈寒越身上砸了过去。

    “滚,你出去!我没有你这样是非不分的哥哥!你快点滚出去!”

    沈寒越张张嘴,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薛浩扬一下子给拽了出去。

    “寒越,算了吧,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你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的!”

    说完,就下意识的朝沈寒越瞥了一眼,见男人红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很是骇人,更是直接推开了他,就朝门外走了出去。

    下意识的就拉住了他:“寒越,你去哪儿?”

    “去、找证据!”

    咬着牙,这四个字,就好像是从喉腔里,一点一点儿蹦出来的,嘶哑中又透着一股决绝的杀意。

    薛浩扬几时见过这样的沈寒越,这一刻,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他了。

    “寒越,别太为难自己!那个人居然能出此下策,想必你现在的样子,正是他最乐见其成的,既然选择了相信,就一直这么信任下去吧!”

    沈寒越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害怕因为沈君美刚才的话,沈寒越会一边顾忌着顾念,一边又顾忌着沈君美,就算是怀疑,也故意否定,然后一直这般为难自己吗?

    不,这可不是沈寒越的风格!

    之所以为难,也不过是不想顾念,被一直误会下去,更不愿意,有人朝他心爱的女人身上泼脏水。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不但针对的是顾家,居然还坑害了他的妹妹?

    这笔账,他势必是要亲手讨回来的!

    “放心,就这点小伎俩,还不至于——”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沈寒越前脚刚走,沈君美就疯子似的跑了出去,任薛浩扬手下的人怎么拦,都拦不住。

    无奈之下,他只好派人暗中跟着她,一起出去了。

    沈君美发了疯似的跑到了荣光集团,大声吵嚷着,要找顾瑾寒出来。

    可荣光集团的保安一向尽职,压根就把沈君美当做疯子一般的,丢了出去。

    她失魂落魄的坐在路边,哭哭啼啼了很久,这才发现,只单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想报仇,绝对是痴人说梦?

    蓦地,脑海里就闪过了乔雅的影子。

    抹干净哭脏的小脸,她这才直接拨通了乔雅的电话。

    乔雅对沈君美,一直都是敷衍的态度,这次接到电话,以为这小丫头,又在俞北那里吃瘪了呢?

    正按部就班的安慰着她呢,沈君美却突然“嗷——”的一声哭了起来。

    “乔雅姐,还是你对我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不管我的……”

    乔雅一边细声柔语的安抚着她,一边十分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君美,其实要攻下俞北,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个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你放心啊,我一定会帮你的……”

    还是一贯的敷衍话,只是,这次沈君美听到这些,却压根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是一个劲儿的嚎哭着。

    “乔雅姐,这次不是俞北的事情,这次是……呜呜,算了,我去找你吧……”

    小心翼翼的握了握听筒,就来回的瞥了一眼来来往往的路人,这个时候,她看着谁,都是不怀好意的,似乎他们每个人,都想偷听她的秘密?

    甚至连红灯都顾不上了,就逃也似的穿过马路,疯狂的奔跑了起来。

    等看到一辆出租车过来,立刻飞奔着拦了上去。

    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机猛地一个急刹车,就骂骂咧咧的摇下了车窗。

    “妈的,要死滚远点!我可没钱赔你!”

    并不是司机的脾气有多大,而是沈君美这紧张兮兮的样子,很像是一个神经病。

    由于跑的太快,她的一个鞋子都跑丢了,刚刚被薛浩扬家里的佣人收拾干净的头发,也因为接连跌了几脚,就这么披头散发的披落了下来。

    见司机一个又一个的拒载,她的脑海里下意识的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难道顾念已经把事情公布出去了?难道整个A市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吗?天哪,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她越想越烦,干脆就疯了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乌黑的头发,愣是被她硬生生的揪下了一大绺,可她竟好似没知觉似的,一点儿也没觉得疼。

    而是疑神疑鬼的注视着周围的环境。

    只要有人经过她身边,她就像是被猫抓了一下似的,“嗷——”的惊叫一声,就逃也似的跑开了。

    路人都拿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她,她却依然浑身不觉。

    一路跟着她的男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说,她该不会真的疯了吧?要不,我们赶紧把她送回去,否则,要是她万一出了事情,就是老大不罚我们,沈寒越估计都得撕了我们吧?”

    他的这个提议,立刻就得到了另外几个人的赞同。

    飞快的把车开了过去,就顺势停在了沈君美的身边。

    “君美小姐,跟我们回去吧!”

    男人的话音刚落,沈君美伸出手,下意识的就朝男人脸上抓了一下,那尖利的指甲,立刻就在男人的脸上划下一个血淋淋的抓痕。

    男人一个退后,沈君美得空,就立刻逃也似的跑了。

    看着同伴努力憋笑的表情,他一记白眼飞了过去:“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妈的,这可比打架难多了!这猛地被挠了一下,回去,我该怎么向我媳妇交代?”

    几个男人听状,努力憋笑的一张脸,抖了几抖,就直接哄笑了起来。

    “放心吧,猛子,这个事情,哥几个会帮你向嫂子解释的!”

    “你们几个,谎话张嘴就来,就是解释了,我媳妇也不会信的!”

    说完,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才在几人的哄笑里,一脸怏怏的上车了。

    只是,刚坐上车,他瞅着人来人往的马路,立刻就傻眼了:“不过就是打了个盹而已,人呢?……”

    “这……”

    听了这话,几个哄笑的男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这才懊丧的一拍脸。

    “哥几个,现在还能怎么办?找吧!”……

    等那辆车晃晃悠悠的开走了,沈君美这才从一个小超市里,探头探脑的跑了出来。

    “哼,想抓我,没门!”

    她得意的冷哼了一声,这才又重新抓出手机,朝乔雅那里拨了过去。

    “乔雅姐,你快来救我啊!有坏人要抓我,呜呜……”

    或许是一下子受的刺激太大了,沈君美此时,精神都有些不正常了,挂断电话,一边眼巴巴的等着乔雅,一边抱着超市里的儿童摇摇车,一个劲儿的抹着眼泪。

    超市里的小孩子,之所以愿意跟大人一起逛超市,只怕就奔着这摇摇车而来的。

    一见摇摇车被霸占了,就立刻撇了撇嘴唇,呜呜的哭了起来。

    “呜呜,“喜洋洋”被坏阿姨欺负了,呜呜……”

    一个身材略胖的女人,正在收银台排队结账,听着哭声,立刻就提着塑料袋,朝小男孩走了过来。

    一脸怜悯的瞥了瞥沈君美,然后拽着小男孩就走。

    小男孩还等着坐“喜洋洋”呢,就怎么肯走,一个劲儿的抱着女人的大腿,就哭嚎了起来。

    他一哭,超市的人,就不由自主的朝这边看了过来,只是一眼,也就明白了情况。

    一个面容和蔼的老奶奶,见小孩子哭的这么可怜,就微笑着走了过来,诱哄似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

    “小朋友,你看那个阿姨的样子,八成是个疯子,这疯子是最惹不得的,而且,她做过的喜洋洋,脏了,你要是坐上去,会沾上细菌的,到时候变成她那样,就不好了!”

    原本只是哄骗小孩子的话,并没有什么恶意。

    可沈君美一听到“脏了”两字,呆滞的眼眸,立刻闪过了一丝怨毒,下意识的就想起了被欺辱的经历。

    阴沉着一张脸,摇摇晃晃的从摇摇车上下来,就朝那老太太走了过去。

    更是不分场合的,扬起手掌,就狠狠的甩了一巴掌上去。

    “死老太婆,你说谁脏了?你才脏,你全家都脏?”

    就算是别人说话不小心冒犯了她,可那人好歹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她这一巴掌直接就甩了上去,老太太的脸色都被气白了。

    周围的人也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这女人简直太过分了,怎么能随便打人呢?”

    “唉,跟疯子,你能讲什么道理?”

    这些人不议论还好,一议论,沈君美立刻就疯了似得扑了上去,对着围观的人群,又是抓又是咬的。

    她这下,可算是犯了众怒了,几个粗壮的中年妇女,因为脸上被沈君美抓了一下,干脆直接上去,揪住她的头发,就把她按在了地上。

    因为体重的优势,一个妇女,干脆直接坐在了她的身上。

    那么大的力度一压过来,沈君美立刻就疼的嗷嗷直叫,一双手更是死命的扑腾着。

    其他人见状,一人一边,直接就按住了她的四肢,于是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

    被沈君美挠过抓过的人,一窝蜂的就扑了上来,又是揪头发,又是抓脸蛋的。

    超市的人,可能怕出事,硬是好说歹说,这才劝走了这群疯狂的女人,然后好心好意的走过去,打算把沈君美扶起来。

    可沈君美此刻正处于一种完全的防备意识,手死命的往前扑腾着,得亏那女人跑的快,否则,只怕又要遭殃了。

    于是,当乔雅好不容易找到这里的时候,沈君美就这么疯狂的趴在地上。

    头发低垂着,两只手还一直不停的挥舞着,只要有人从她面前经过,她的手就直接伸出去,朝人腿上就挠。

    乔雅来回在超市转了一圈,都没找到沈君美的踪迹,眼看着就要被人认出来了,她把墨镜又拉低了点儿,就鬼鬼祟祟的要走。

    只是,还没走出去呢,腿上就结结实实的被挠了一下。

    杏眼微瞪,正要骂人呢,那地上的女人突然抬起头,瞥了她一眼。

    “君美?”

    乔雅这才认出地上的疯女人,原来就是她要找的人。

    她这么一喊,沈君美这才晃过神来,“嗷——”的一声,就哭着朝乔雅扑了上去。

    “乔雅姐,他们都欺负我!呜呜,你一定要帮我……”

    她身上脏兮兮的,头发又乱糟糟的,活像个小乞丐似的,乔雅被她这么骂着,真是难堪极了。

    眼看着众人的视线都瞥了过来,她这才不耐烦的推开了沈君美:“快走吧,待会车上再说!”

    乔雅脸上的嫌弃都那么明显了,但沈君美就好似没看到似的,喜滋滋的跟在她的身后,就上车了。

    等到了乔家,乔雅连碰都不想碰她,直接就吩咐佣人,去替沈君美洗澡了。

    当然,她嫌弃的闻了闻被沈君美抱过的地方,不高兴的蹙了蹙眉头,直接就进了房间里的浴室,把全身都用香皂,狠狠的打了一遍,这才随意披了一件睡袍,出来了。

    此时,沈君美正穿着大了一号的睡衣,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乔雅。

    见她一出来,立刻就像见了救星似的,巴巴的黏了上去。

    嘴唇动了动,扯着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就拉着乔雅的手,进了房间。

    把门“咣当——”一声甩上了,这才哭哭啼啼的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乔雅完全被她的话给震住了?眼睛张的大大的,一脸的不可置信。

    “什么?顾念居然是……?不,怎么可能,她的父母明明就是普通人……”

    乔雅好歹也在娱乐圈摸打滚爬了一阵,虽然顾家早就已经彻底搬迁了,但圈内有些老人,每每提到“最美女神”的时候,总会时不时的提一下戚晓。

    提到戚晓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也提到了顾家,所以,乔雅对顾毅君冷毅的手段,可是有所耳闻的。

    手下意识的就抖动了几下,在嫉妒顾念的时候,心里隐隐有些害怕了起来。

    她似乎也是得罪过顾念的,那女人,究竟又会怎么对付她呢?

    正这么战战兢兢的咬着嘴唇呢,沈君美又可怜兮兮的凑了过来,乔雅下意识的,就直接推开了她。

    沈君美一个始料不及,就直接从沙发上,跌坐在了地上。

    一双小脸,除了失望,还夹杂了一丝的委屈,泪珠,立刻就不要钱似的,哗哗哗的往下掉。

    “乔雅姐,你也嫌弃我了吗?呜呜……连你都嫌弃我了……呜呜……”

    积压的委屈,立刻就找到了发泄点,她此时,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孩一般,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啊!

    因为乔氏企业被顾瑾寒连番打击,生意一落千丈。

    乔天泽现在,就像一个被斗败的丧家犬一样,天天就只知道躲在屋子里借酒浇愁。

    他因为一夜宿醉,一直睡到现在才清醒过来,正准备逼迫乔雅出卖色相帮她去谈生意,一推门,就被屋子里的场景吓了一跳。

    不过,当认出坐在地上嚎哭的女人,正是沈君美的时候,眼睛立刻就亮了。

    就好像是看到了肉的饿狼似的,就一脸温柔的蹲下身子,拍了拍沈君美的头。

    “君美,怎么哭的那么伤心?是谁欺负你了?”

    沈君美委屈的眨了眨眼睛,就止住了哭泣,然后一张小脸,扭曲的什么似的,嘴唇也被她咬出了血。

    “顾念!是顾念惹了我!天泽哥,你会帮我欺负回去吗?”

    “当然!”乔天泽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他的手掌却紧紧的攥成了一团。

    现在,可没有人比他更想看顾念倒霉了,如果能多了一臂之力,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事情呢?

    “君美,你先回去乖乖等着吧,一有了好办法,我立刻就会联系你的!”

    他伸出手掌,温柔的拍了拍沈君美的头,嘴角也不经意的滑过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

    趁顾瑾寒不在家,顾念先后用了无数种的办法,试图逃出去。

    可无论是韩墨也好,无痕也好,没有顾瑾寒的吩咐,他们面对顾念的软磨硬泡,均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

    这样也就罢了,他们还寸步不离的跟着她,让她想逃跑,都找不到机会。

    最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在顾瑾寒的房间里点了一把火。

    这下家里的几个人,看着房间里滚滚的浓烟,立刻就傻眼了。

    想起顾瑾寒的龟毛程度,他们下意识的,就去抢救房间里的重要物什了。

    顾念趁机,拔腿就跑了,更是迅敏的翻过院墙,径直跳到了马路上。

    正准备拦一辆的士跳上去呢,一辆兰博基尼就迅速的在路边停了下来,车门一开,女人就被一把拽了进去。

    “沈寒越,你来干嘛?”

    女人环顾了一车的人,见他们各个都面部凶恶,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然后质问似的睨了沈寒越一眼。

    男人很自然的揽过她的肩膀:“能干嘛?当然是接我媳妇回家了?”

    “接我回去?干嘛要带他们?”

    男人见她发问,还自然的朝她额头上“吧唧”了一口:“你那么聪明,就猜一下呗……”

    还猜?不用猜就知道,他带那么多人,肯定就没安好心,好吧?搞不好,他这次还打算用强了?

    “切,我才不猜呢,幼稚!”顾念高傲的一扬脸,冷哼道。

    那嘚瑟的小摸样,就好似,她是大人,才不屑于和沈寒越这种小朋友级别的人,玩“猜猜看”的游戏呢?

    往常,这男人被她这么挑衅,估计早就反击了,甚至还会一脸暧昧的凑到她的耳边,用他特有的方式,挑衅一番呢?

    不过,现在,他却心不在焉的揽着女人,望了望手机,似乎在等什么重要的电话。

    直到滴滴的短信声音一想,他就立刻忙不迭的点开,看了起来。

    难道,又出事了?

    女人扬了扬小脸,作势就要凑上去,可男人却突然把手机移开了。

    下意识的别过脸,就冷哼了一声:“哼,一定是你的哪个情人,来的短信吧?不让我看,我还不稀罕看呢?”

    女人一脸的醋意,作势还要拉开车门,直接跳下去。

    沈寒越一个激动,猿臂一伸,一脸紧张的把她揽在了怀里:“你疯了?这个时候下车?你知道现在的车速吗?”

    女人被他紧紧的揽在怀里,挣又挣不开,扭又扭不开,反而她越挣扎,这男人却把她抱得越紧了。

    索性,也不挣扎了,而是一脸不高兴的朝他翻了个白眼。

    “车速再快,也没你们男人的心,变得更快!”

    这小女人,原来是吃醋了?

    沈先生表示,被喜欢的女人在乎,这感觉,就一个字:爽!

    因此,直接连解释也不解释,就直接乐滋滋享受起,这别样的感觉了。

    岂料,趁他嘚瑟的时候,女人的小手飞快的伸了出去,一下子就抢过了他手里的手机。

    “别看!”男人下意识的就要捂住她的眼睛。

    可已经太迟了,女人还是看到了那血腥的一幕,直接把手机往沈寒越手里一丢,就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待女人缓过了神,他这才一脸心疼的把她揽在了怀里。

    “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做事太过于毒辣?”

    其实,被女人看到那么血腥的手段,他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舒服的,这也就是他第一时间,就藏起手机的原因。

    于是,不知不觉得就问了这么一句话出来,只是女人迟迟没有回答,他的心立刻就咯噔了一下,开始慌了。

    心里更是闪过了无数个的猜想——她果然是嫌弃我了?

    岂料,他怀里的小女人,突然伸出手,把他紧蹙起的眉头,一下一下的抚平了。

    这才一脸坚定的凝着她的眼睛,用舒缓至极的语气,轻轻浅浅的答道。

    “沈寒越,一定是那个人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否则,你不可能会这么做的……”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