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四章 阴谋, 环环相扣!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3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在男人凛冽的视线下,佣人们下意识的,就垂下了眼眸。

    低眉顺眼的站在那儿,似乎除了静待着男人的惩罚之外,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可此时,忙碌了一整天,他原本就身心俱疲了,压根就没心情去追究她们的。

    冰冷的眼神缓缓从他们身上,倏地,一个熟悉的人影,就这么滑进了他的脑海里。

    “韩先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轻启薄唇,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大概一个小时之前!”一个佣人恭敬的回道。

    加上佣人搜索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前,可不就是他晕倒的那一瞬吗?

    阴寒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可眼底,却似乎涌动着莫测的冷笑。

    是的,怪不得觉得他眼熟?

    原来,还没去在意,现在,陡然的把他和顾念的事情牵连在一起,一个高大料峭的身影,就突然滑进了他的脑海。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第一次见到顾瑾寒的时候,他身边除了那些不近人情的手下,似乎,是有着这么一号人?

    因为他比着顾瑾寒身边的人,性格太过于活泼,神情太过于丰富,当时,他下意识的还多看了一眼。

    虽然这下意识的一眼,他当时并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但是,当脑子突然想起的时候,那人的大致轮廓,还是能想起一二的。

    理清楚了顾念失踪的原因,他紧悬着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了。

    毕竟,眼下,可没有任何地方,能比顾瑾寒那里更安全了?

    不过,纵使这样,他这个大舅子的做事风格,还是让他无法接受的。

    其一,不管现在的情况如何,顾念总是他的妻子吧?

    其二,在他的地盘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掳走他的夫人,这——是在公开挑衅他吗?

    冷凝的眸子里,滑过了一丝的波澜,顿了片刻,这才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看来,有着一个实力强劲的大舅子,也是顶有压力的一件事情嘛!

    无所谓的拍了拍手掌,脸上,有最初的玩味,继而换上了一副坚毅的神情。

    就算是他这小妻子的娘家人,实力再强劲,也不能强行把他的女人带走?

    用两根手指,飞快的从口袋里捏出手机,就干脆利落的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顾总,能冒昧的问一下,我的女人,这会儿睡的可安好?”

    顾瑾寒刚按了接听键,听筒里就传来了沈寒越阴阳怪气的问话。

    下意识的往楼上瞥了一眼,嘴唇微张,一个“恩”字,就被他用好听而婉转的音调,吐了出来。

    恩?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她离开了,他连觉都睡不安稳了,她倒好,居然这么早,就睡着了?

    看来,等两天,有必要再好好教训她一下了?

    邪魅的舔了舔嘴唇,胸腔里,有一团东西“噌——”的一下就蹿了出来,只烧的他耳根一阵发热,脸上也出现了一片不自然的潮红。

    他知道,这是他的身体,在想她了。

    强压下心里躁动不安的因子,薄唇轻启,一道强有力的话,就透过听筒,传到了顾瑾寒的耳朵里。

    “既然这样,这两天,就麻烦顾总帮忙照顾一下她了,等我把事情解决干净,会亲自接她回来的!”

    这番话,说的客套无比,还特意加重了“帮忙和照顾”这两个词。

    就好似,他和顾念才是彼此最重要的家人,而顾瑾寒,不过是一个关系略微亲近的“外人”而已。

    而最后的那句“接她回来”,也算是变向的给顾家一个交代了。

    大抵要传达给顾瑾寒的一个信息就是——因为,他想好好和她在一起,所以,就不会允许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顾瑾寒只是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就径直按断了电话。

    心里,只觉得沈寒越可笑异常!

    不想她受到伤害嘛?可哪一次,伤害她的人,是和他无关的呢?

    手指微动,直接把手机甩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就疲累的往床上一躺,沉沉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天色还没完全透亮,顾瑾寒就被一阵“砰砰——”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顾瑾寒,有两个时候,是最可怕的,一种就是,有人不自量力的,惹了顾家的人。

    而另一种情况,就是在非自然情况下被吵醒的时候,因为,他有很大的起床气!

    此时,他的眼睛就像是被蹙了冰似的,阴寒的厉害,咬着牙,狠狠的对门外的人怒吼了一声。

    “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

    后边威胁的话,还没说,站在门外的韩墨,小腿肚子,就不由得抽了两下。

    好吧,他就知道,这不会是什么好差事?

    若不是他“猜丁壳”输给了无痕和血玫瑰,才不会冒着被顾瑾寒狂揍一顿的危险,来敲门呢。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还是颤抖着声音,尽量简洁明了的,叙述了一下要报告的事情。

    “小念醒了,闹的很厉害!”

    一句话,言简意赅,在旁人听来,也不过是一句平常不过的话,但顾瑾寒的眉头,却不可抑制的抖动了起来。

    三下五除二的换下身上的睡衣,甚至连衬衣扣子都没扣完,就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我去看看!”

    说话的时候,甚至连看都没看韩墨一眼,一道欣长的身影,就飞快的朝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去。

    一推门进去,顾瑾寒就不由得冷了眼,一道森寒的目光,就朝女人裸露在外的脚面瞥了过去。

    “一大早的,谁允许你不穿鞋子,就到处乱走的!回床上去!”

    虽然态度很强硬,但他眼眸深处暗藏的关切,却是实实在在的。

    顾念一向最惯常见风使陀了,和无痕他们,她还能耍横,但一碰上顾瑾寒,这招显然已经不行了。

    因为,无论她如何的耍横斗狠,顾瑾寒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对她精神上进行一场彻底的碾压!

    横起的眉毛渐渐收缩了回去,眉尾微微上挑,原来还恶狠狠的一张脸,瞬时就挤出了一丝狗腿似的谄笑。

    “哥,你想见我的话,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有必要让玫瑰姐出此下策吗?”

    一句话的事儿?如果真能这么简单,他用得上费那么大的周折吗?

    顾瑾寒冷哼了一声,一双眸子里只是淡淡的往她身上一瞥,就让女人觉得,仿佛身上被冒着寒气的冰块冰了一下。

    下意识的,就朝后倒退了一步,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哥,你该不会要送我回纽约吧?”

    说完,见顾瑾寒的眸子里滑过了一丝赞赏,甚至,还玩味似的朝她点了点头,那意思是,她猜对了?

    “哥,你没权利替我做决定?况且,我在曙光,还有节目要做呢!”

    虽然,关于曙光的那份工作,在最初的时候,就是支撑她留在A市的最大理由。

    但现在,这份工作的分量,似乎已经没那么重了。

    因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一直都回荡着昨晚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寒越,你怎么了?”那是沈老太太焦灼万分的声音。

    于是,当她清醒了之后,这句话,却都始终盘旋在她的耳边,经久不息。

    直接让她的心,不由得抽了又抽。

    此时此刻,她什么都顾不得去想了,就只想看看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了?

    身为兄长,顾瑾寒不说对顾念百分百了解,但她惯常的小动作,他可是最熟悉不过的。

    又加之她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闪烁不定,脸上,似乎还有着隐隐的焦灼之色。

    所以,只是一眼,他就知道这女人是在撒谎了。

    冷冷的往前迈了一步,探寻似的打量了她好一会儿,这才幽幽的轻吐了一句话出来。

    “放心,昨晚,他还在跟我打电话,所以,他的身体,一定没有大碍!”

    顾念听了这话,脸上先是滑过了一抹惊喜。

    等反应过来之后,脸一下子从鼻尖,红到了耳根,就好似,心底最深的秘密,被人给戳穿了似的。

    一双好看的眸子,更是心虚的垂了下来,还嗔怪似的瞪了顾瑾寒一脸。

    “我又没问你这个!”

    她这此地无银的表现,实在是太明显了。

    连站在一旁的韩墨,都不由得摇了摇头,伸出手掌,悄悄拍了拍顾念的肩膀。

    “没想到,那小子还有两把刷子,也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居然把你的心,都给偷走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韩墨还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呢。

    等叹完气,立刻就又恢复了一贯的“不着调”,更是痞里痞气的朝顾念凑的更近了一些。

    “小念,他到底都用了什么招数,你倒是给我传授两招啊,这样,以后我碰到难入手的女孩,还能借鉴一下呢!”

    他这玩笑话刚说完,就先后挨了两记白眼,一记是顾念的,一记是顾瑾寒的。

    不愧是兄妹,翻白眼的节奏,都是一致的,不过,内里的乾坤却大大的不同。

    顾念的白眼里,是责怪和被戳破了心事的羞涩。

    而顾瑾寒的白眼里,可却是彻彻底底的威胁和警告了。

    韩墨被他逼人的视线一瞪,立刻就避开了他的视线,不过心里,却在暗自的腹诽着什么?

    切,还不是因为我说出了事实,才这么恼羞成怒的吗?妈蛋,又不是我让那小子得逞的,你翻我,有什么用?

    有本事,你去找那小子啊?最好你们两人比一下,看谁的白眼翻得更霸气侧漏?

    韩墨正暗自腹诽着呢,自然没有看到,顾瑾寒那逐客似的眼神,还是等无痕强拽了他一把,他这才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顾瑾寒。

    然后,在他冰锥一样的眼神下,嗖的一声,就蹿走了。

    屋子里立刻就安静了下来,顾瑾寒先是走过一边的沙发上,兀自坐了下来。

    这才悠然的伸了伸手掌,示意女人坐下谈话。

    看来,是有事情,要单独和她谈了?

    什么都没多问,就自顾自的坐到了顾瑾寒的旁边,然后一脸悠然的翘起左腿,就静待着男人开口了。

    一些话已经滑到嗓子眼里,却还是又卡在那里了好一会儿,这才被男人尽数吐了出来。

    “小念,你和沈寒越,并不合适,趁你们彼此陷得很不足够深,还是断掉的好!否则,免不了又会发生什么令人尴尬的事情!”

    其实,无论发生任何尴尬的事情,他都能摆平,他担忧的压根就不是这个,而是怕他的妹妹,会因此受到伤害。

    只是,他现在才说这些,似乎还是晚了些。

    顾念压根就没多想,柳眉就不由得拧成了一团,脸上更是闪过了一丝的愠怒,直接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就这么一脸凛然的扬了扬下巴,一双眼眸里似乎还带着一股决绝之势,毫不犹豫的就迎上了顾瑾寒的眼神。

    “哥,你是上帝吗?既然不是,又有什么资格替我做决断?”

    顾瑾寒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冰冷的质问,就从女人那樱桃一样鲜嫩的红唇里吐了出来。

    他的心,本能的就有些慌乱了。

    依他对顾念的了解,这女人,只怕是动了真心了?

    可是——

    蓦地,他就想起了昨晚的噩梦,原本还要逼迫的话,就这么硬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最终,化成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总之,这个事情不急,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先好好考虑一下吧!”

    说完,就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最后又瞥了一眼她那决绝的侧脸,这才满腹心事的,推门出去了。

    门砰的被关上的那一瞬,门内,就响起了女人气急败坏的嘟囔声。

    “考虑个屁我,你就是让我考虑一年,我的答案也不会改变的!”

    说完,女人就郁闷的攥了攥小拳头,一声不吭的走到床边,整个人就疲软的摔了上去。

    羞涩的捂了下脸颊,很显然,她已经被自己刚才的反应,给吓到了?

    “顾念,你真的爱上他了吗?”一只手,握成拳头状,然后冲心脏的位置轻轻锤击了几下,喃喃自语道。

    “砰砰——”

    强有力的心脏,跳动的节奏很是轻快,脑海里下意识的,就闪过了沈寒越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不,似乎不是万年不变呢?

    他似乎笑起来,也挺好看的?

    虽然笑容上似乎还泛着一丝的冰寒,但那眉梢眼角的弧度,可真是好看的让人嫉妒呢?

    这个迟钝的小女人,原本对爱情的感觉,就是懵懂的。

    可是这一刻,这感觉,却突然鲜活了起来。

    她和沈寒越相处的画面,就像是放电影一般,一段一段的在她脑海里滑动着。

    特别是在顾瑾寒逼迫她的那一刻,她的心竟没来由的抽痛了一下。

    一想起,若是回了纽约,就再没机会看到他了,她下意识的就攥紧了拳头,脸上的神情,倔强又坚定。

    原来,这就是爱情了?

    想起沈寒越昨晚被逼迫时,那铿锵有力的回答,就觉得和他比着,似乎,她做的还远远不够?

    看来,她真是个神经粗大的女人,也就是这一刻,才彻底认清楚自己的心意。

    原来,早在她和那个男人,你追我闪的的时候,心就已经不知不觉的沦陷了。

    这似乎,和她跟叶子睿在一起,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其实,她和叶子睿之所以能走到一起,也不过是因为一时的争强好胜而已。

    每个大学,几乎都有几个风头强劲的人物,而叶子睿,当初身为表演系的系草,就光凭一张脸,在学校里的知名度,可不是盖的呢。

    当初,暗恋他的小女生,估计都能从博睿楼,排到学校最东边的图书馆了,甚至,还能在回绕一圈。

    不过,这么多爱慕者里,可不包括顾念。

    她和叶子睿在一起,虽然也是缘于她的主动出击,但是,最开始,却并非是因为喜欢。

    而只是为了一个可笑的赌约。

    那似乎已经是第二次,新闻系在运动场上败给表演系了。

    顾念作为系里的啦啦对,因为对方拉拉队的几句嘲讽,就直接和对方吵了起来。

    吵到后来,两人似乎连最终争吵的原因都忘记了。

    顾念就在对方的叫嚣下,直接大言不惭的放了狠话。

    “运动好,了不起啊?哼,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脑子和魅力,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就能把你们的系草给拿下!”

    大话放出去的那一刻,顾念就后悔了,但既然话都说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努力的。

    原本她都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了,却没承想,原来所谓的校草,这么好追,只是厚着脸皮约了几次,就成功上钩了?

    当然,后来顾念才知道了真相。

    原来,所谓的打赌,不过是那女生的故意引导,而最终策划那场争执的,自然是叶子睿了。

    所以,她不是倒追,而是被动的倒追了一把。

    当时知道了真相,虽然很生气,但好在叶子睿表现还算不错,也就没去追究了。

    毕竟,当时,因为叶子睿对她无条件的纵容,可是羡煞了一众的小女生呢。

    就连连贝贝,都时不时的双眼冒酸的,跟她说几句傻话呢。

    于是,她逐渐就习惯了叶子睿这种毫无原则的宠溺,更是把这些,误会成爱情了。

    现在在回头想想,她才发现,当时的自己,简直是傻的可爱。

    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你,怎么会为了他校草的自尊,就刻意设计一下,让你主动倒追呢?

    不说别的,就拿一开始来说,叶子睿和沈寒越,就没什么可比性。

    看着那么一个傲娇的男人,一点一点儿的向她妥协,她才明白,这个男人,究竟一而再再而三的缠上她,是为了什么?

    他已经保护了她很多次了。

    偷偷帮他调查潜在的威胁,又偷偷的派人去对付龚万霞的陷害。

    甚至,只是顺便的,跑到曙光去晃一圈,还能恰好碰到她跟人起争执?

    他做的一切,都不是显山露水的,甚至,只是为了好好的保护她,并没有任何要邀功的意思?

    不像是叶子睿,哪一次她闯了祸,他善了后之后,都要不动声色,甚至旁敲侧击的提醒她一下。

    思索了一会儿,她突然觉得,把叶子睿和沈寒越一起比较,压根就没什么可比性。

    甚至,叶子睿的名字,压根就不配和沈寒越放在一起。

    一旦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女人羞涩的同时,心里还隐隐泛起了一丝的小甜蜜。

    虽然这次的事情,多半是沈君美在背后作怪了,可男人在不了解事情经过的时候,什么都没问,竟选择去相信她。

    这些小细节,她每每想起,就觉得心里一阵的甜。

    所以,和顾瑾寒的认知不同,她可不觉得,因为沈寒越身边的人让她受到伤害,沈寒越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了。

    归根结底,是这个男人有没有全心全意的为你考虑,无论发生什么,会不会第一时间信任你。

    他和她之间,有这些,似乎就已经足够了!

    甜蜜的把手掌微微合拢,攥成了一个小小的拳头,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这一刻,她决定,她的心从此之后,就这么交付给他了!……

    **

    好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男人原本还一直都睡不着呢。

    辗转到了早上,似乎是突然感受到了女人的心意一般,他竟沉沉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嘴角还不由得噙起一抹甜甜的笑意,手下意识的抱了抱身侧的被子。

    只是,这美梦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管家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给吵醒了。

    “沈先生,不好了,君美小姐,出事了!”

    现在,一听到沈君美的名字,他只觉得脑仁都开始突突的疼痛起来了。

    不动声色的坐了起来,只期盼着这一次,她别再惹出过分的事情出来了。

    “她怎么了?”

    等披上外套,沈寒越这才斜倚到门框上,不耐烦的询问了一句。

    “就是今天早上,我按你的吩咐,就把她送去警局了,可是半路上,却被一辆身份不明的车子,给劫了下来,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君美小姐,就被人给掳走了!”

    管家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说起这个的时候,嘴唇还在一下一下的抖动着,显然是被吓的不轻。

    “你可看清了对方的长相?”沈寒越眸子一沉,突然,就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问完这句话,就这么一脸凝重的盯着面前的管家,似乎想从她的嘴里,再多打探一些别的讯息。

    可是管家说了半天,除了这些,就再也说不出其他更有用的讯息了。

    示意管家先退出去,沈寒越这才一脸阴寒的下楼了。

    彼时,楼下的餐厅里,沈老太太正一个人吃着早饭,见他下来,就赶紧张罗他坐了过去。

    可是,他又哪里有心情呢?

    随意的摆摆手,一边朝门外走,一边摸出了手机。

    一直淡出了沈老太太的视线,他这才紧锣密鼓的吩咐人去调查。

    “寒越,你说会不会是顾瑾寒做的?毕竟,昨天,他的妹妹还刚刚受了委屈,所以,他绝对有作案的动机!”

    薛浩扬吞吞吐吐了半天,这才犹豫着,说出了他的推测。

    “不会!”

    沈寒越想都不想,就直接否决了他的猜测。

    之所以对顾瑾寒这般信任,可不完全是顾念的关系。

    而是,缘于两人在海外对峙的那次,顾瑾寒的坦荡和大气。

    薛浩扬对两人之间的事情,并不十分了解,所以,他会怀疑顾瑾寒,也完全是出于最正常的反应。

    不过,既然沈寒越都这么说了,第一时间,他也就收回了这份怀疑。

    而是把怀疑对象,转移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如果不是顾瑾寒,就极有可能是秦慕了!”

    薛浩扬说起这些的时候,声音很是小心翼翼,好像,很怕沈寒越会突然受不了似的。

    毕竟,如果沈君美是被顾瑾寒掳走了,再怎么样,对方的手段,都不会太过于肮脏!

    但是,若她是秦慕掳走了,结果——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薛浩扬能想到的事情,沈寒越自然也想到了。

    虽然,从心理上,他并不希望,这设想会成真。

    但理智的大脑,却还是做出了最基本的判断。

    因为,这太像是秦慕的风格了。

    而在A市,除了顾瑾寒,敢贸然对他出手的,似乎也只有秦慕了。

    再加上,现在又是非常阶段,他之所以出手,除了是为了打击沈家之外。

    只怕,最大的原因就是,让沈寒越第一时间把目标锁定到顾家的身上,并最大可能的挑起两家的矛盾?

    他早就想到秦慕挑唆不成,肯定还有后招。

    只是,因为他主动送沈君美去警局的事情,并没有外泄出去,而环山别墅良好的安防设施,若是方圆十里,有陌生的车辆蛰伏,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这才直接派管家护送沈君美过去了,并没有做过别的设防。

    可是,现在看来,这秦慕的手段,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强悍吗?

    其实,秦慕的手段虽然阴狠毒辣,但手一时,还真伸不到那么长。

    之所以,今天的事情会外泄,完全是沈君美自己作的。

    她在管家睡着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拿了管家的手机,向乔雅发了求助的短信。

    乔雅已经睡着了,并没有及时的看到那些短信,但时时监控着一切的杜娟儿,却也是能看到的。

    第一时间,就把短信内容报给了许蕙。

    “乔雅姐,我哥哥为了顾念,居然要把我送进警局,呜呜……我好害怕,你快救救我!”

    当许蕙看到这条求助短信的时候,一个恍惚,差点把嘴唇给咬破,整个眸子里满是愤恨的神色,情绪更是极尽崩溃!

    “沈、寒、越,你对她,可真是用心!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又何时这么对待过我?”

    咬牙切齿的攥着手机,把房间里的东西疯狂的砸了一遍,却还是不解气。

    直接又从包里拿着针,一下一下的对着娃娃,扎了起来。

    扎到后来,因为情绪太过于失控,那一下下的,竟直接扎到了她的手上。

    鲜红的血珠,瞬间就从她的皮肤里渗了出来,可她竟好似没有知觉一般,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朝手上戳着。

    当发泄完了一切,她的手上,早已经被扎出了密密麻麻的针眼。

    等杜娟儿赶到她这里的时候,看着她手上的针眼,就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可是,许蕙却好似没看见似的,只是漫不经心的戴了一个手套:“我不碍事!”

    她的声音婉转而动人,就像是最清脆的莺鸣一般,眸子里也一直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好似,刚才那个失控到不可抑制的女人,不是她似的?

    杜娟儿可没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此时,她表现的越冷静,杜娟儿就越是担心。

    “蕙姐,你真的没事吗?”

    原本,还一派淡然的女人,在听到杜娟儿的连番询问之后,就一下子炸毛了。

    眸子里突然闪过一抹狠毒的光芒,就直接死死的钳住了杜娟儿的下巴。

    声音里,更是透着一股阴寒的狠戾:“我都说了,我没事!”

    咬牙切齿,似乎,很不喜欢杜娟儿的聒噪一般。

    可是,当反应过来之后,就突然慌张的放了手,更是抱着一脸惊慌的杜娟儿,喃喃的表达着歉意。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伤你的!我……”

    说到后来,她的声音都嘶哑了,就好似是被人突然剪短绳索的提线布偶一般,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

    杜娟儿几时见过这样的许蕙,虽然有些害怕她。

    但是,因为她对许蕙的过分依赖,在害怕的同时,竟还有些心疼。

    “蕙姐,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个顾念,若不是她抢走了你的爱人,你也不会突然失控成这般的……”

    杜娟儿喋喋不休的安慰了她一通,可许蕙却只是两眼呆滞的听着,却什么都没听进去。

    直到杜娟儿拿“沈寒越这么做,有可能不是为了顾念,而是为了给顾家一个交代”的时候,她的眼神倏地,就亮了一下。

    “对了,顾家,还有顾家。哈哈……”

    许蕙突然抓着杜娟儿的胳膊,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杜娟儿被她搞的有点莫名,只得陪着笑脸,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

    “是啊,毕竟顾家权势滔天,如果沈寒越不能给顾家一个交代,只怕顾家也会好好处置沈君美的!”

    杜娟儿以为是自己的劝慰起了作用,便附和着她,又说了一句。

    只是,杜娟儿的话刚说完,许蕙那疯狂的冷笑,就突然僵在了脸上。

    过了半晌,就又恢复了她的一贯优雅冷静。

    若有所思的瞥了杜娟儿一眼,一个阴森的声音,就从她的喉腔里发了出来。

    “与其,等着沈寒越给顾家交代,不如我们就代替顾家出手好了!沈君美再不济,也是寒越的亲妹子,我就不信了,若顾家真的欺负到门上去了,他还能这么看重顾念?”

    杜娟儿刚才的话,只是胡乱说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劝住发疯一般的许蕙而已。

    经许蕙这么一分析,她这才发现,她刚才随口的一句话,竟还是这么一个奇妙的好主意。

    只是,一想起顾家和沈家,她心里就一阵的发虚。

    “蕙姐,我们究竟要怎么做呢?”

    许蕙先是心不在焉的把沈君美的照片从电脑上搜出来,然后传到手机上,发了一份给杜娟儿。

    这才,轻轻的握着她的手掌,脸上笑得春风和煦似的,这情形,极像是两个交好的闺蜜,在说些体己话。

    可是,事实上,许蕙却是用一种谈天说地的轻松语态,在安排着一个阴谋。

    “你找几个人,把沈君美绑了,然后尽量用一种最让她痛彻心扉的方式,好好教训一顿,然后,在假装不经意的,把顾瑾寒的名字透露给她……”

    说完,漫不经心的拍了拍杜鹃儿的手背,就示意她赶紧去张罗了。

    只是,这次牵连到一个权势滔天的顾家,还有一个手段可怕的沈寒越。

    杜鹃儿犹豫了好久,却还是不敢贸然去答应的。

    仿佛是猜透了她的心思一般,许蕙又面容沉静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娇艳的嘴唇缓缓张开:“别怕,沈寒越,是不会查到你这儿来的!”

    一字一句,都说得极其的缓慢,而一双琉璃色的眸子,也在紧紧的盯着杜鹃儿的眼眸。

    就好像是心理暗示一般,又似乎带了一丁点催眠的影子。

    总之,她的话听起来,很轻缓很舒服,杜鹃儿下意识的就朝她点了点头。

    并且还顺着她刚才的吩咐,疑惑的询问了一句:“那究竟,什么样的惩罚,才算得上痛彻心扉呢?”

    杜鹃儿这句话,也算是问住许蕙了。

    每个人畏惧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对于旁人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的事情,或许,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就是无法接受的事情了。

    “这……”她沉着眼眸,仔细的思索了一会儿,这才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你看着办吧?不过,我可以教给你一点儿,如果一个人,在被人绑到某个地方的时候,心里最害怕发生某个事情,她下意识的,就会唯唯诺诺的规避这些的,所以,照着这个逻辑来,就准没错的!”

    “恩,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杜娟儿梦呓似的回答完,就梦游似的走了出去。

    只是,等迷迷糊糊的安排好一切之后,她突然就害怕了起来。

    不过,做都做了,似乎也没有害怕的余地了。

    此刻,一帮五大三粗的男人,已经把沈君美绑倒地下车库了。

    那个娇柔的女人,虽然被蒙着眼睛,又被堵着嘴巴,但手脚却还在不老实的挣扎着。

    嘴里还呜呜的叫着什么,似乎,是有话要说了?

    杜娟儿此刻还是小心翼翼,虽然沈君美现在未必能看到她,但为了谨慎起见,甚至连声音,她也是不想外露的。

    于是,就直接用眼神加手势示意了一下,几个男人,这才把堵着沈君美的破布拿开了。

    “太恶心了,你们居然敢用臭袜子,塞到我的嘴里!哼,等我告诉我哥哥,一定会把臭袜子,都喂你们吃下去的!”

    都到了这种地方了,沈君美却还在趾高气扬的耍着小姐脾气。

    所以,她这样,除了吃一顿闷亏,只怕也是吓唬不了谁的。

    果然,一个男人就骂骂咧咧的踹了她一脚:“这小娘们,就是欠揍!”

    沈君美接连挨了几脚,呜呜的哀嚎了几声,立刻就老实了。

    这会儿也不耍威风了,而是可怜兮兮的小声啜涕了起来。

    沈家的基因,虽然到了沈君美这里,并没有完全的把智慧带到她的身上,但沈家人那姣好的样貌,她还是继承的很到位的。

    特别是手段,凹凸有致,该有的地方,可是足料的很呢。

    又加上她现在楚楚可怜的姿态,一个男人就手脚不老实的凑上去,朝她身上捏了一把。

    “还别说,虽然这小娘们嘴臭了点儿,但这模样,倒还挺不错,不知道放到床上,会是怎样**的一幕!”

    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又加上性格一贯粗鄙,所以,说话做事,也很是露骨。

    沈君美被那突然的一捏,又被这粗鄙的话一个惊吓,立刻顿住了啜泣,转而换上了一副哀求的姿态。

    “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只要你们放了我,你们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们的!”

    她此时,早就已经收起了所有的自尊和骄傲,可怜兮兮的跪在地上,对着这些男人,低低的哀求了起来。

    刚才还被她一通吼的男人,立刻一脸兴奋的捡起刚才丢掉的臭袜子,然后丢到了她的手里。

    “想要我们放了你,也可以,那就把这条臭袜子,吃掉吧!”

    这可是她刚才的威胁,这男人等于原封不动的,把这句威胁的话,还了回去。

    几个男人似乎也觉得很有意思,纷纷脱掉鞋子,把脚上的臭袜子,也脱了下来。

    “小娘们,我这儿还有呢,你不如,也一起吃掉吧!”几个男人说着,一边龇牙说笑着,一边把手里的臭袜子,一一扔到了沈君美的脸上。

    那令人作呕的味道,沈君美只要一闻到,就忍不住呕吐了起来,又如何能吃得下去呢?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