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平的一天,波澜又起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2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瑾寒说完,就阴沉着脸色,靠在椅背上,轻轻阖上了眼睛。

    可无痕却越来越糊涂了?刚才不是还说要静观其变吗?

    现在却又要按原计划行事,他家老大的心思,可真是矛盾?兀自摇了摇头,就开始专心开车了。

    或许是太累了吧,一路上,顾瑾寒都睡的很沉。

    眉头蹙起,浓而黑的睫毛微微颤抖,看这情形,是做噩梦了?

    无痕默默的看了好一会儿,正踌躇着,是先叫醒他呢?还是任他睡一会儿呢?

    他的身子却猛地一阵痉挛,整个人就仿若弹簧一般,从座位上弹坐了起来,睫毛颤了几颤,眼睛才缓缓睁开。

    先是一脸迷茫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才径直推开车门,抬脚下了车,无痕也随即跟了上去。

    待进了客厅,他先是疲累的斜靠在沙发上,心烦意乱的看了一会儿电视。

    这才陡然想起什么似的,冷峻的眉眼一挑,就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牢里的事情,沈寒越派去的人,有查到什么端倪吗?

    “不出意料的话,他估计是找到沈君美头上了,只是若再往更深了查,可能会有点难度……”

    无痕先是打了一通电话,这才将查到的信息,如实向顾瑾寒禀告了一番。

    “既然这样,你找人安排一下,尽量把乔家参与其中的事情,也大致透露个一二……”

    无痕先是满脸讶异的呆愣了两秒钟,这才恭敬的回了一句:“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也不怪无痕会惊诧,其实,就连顾瑾寒自个儿,都有点讶异呢!

    毕竟,他可从来就没有管闲事的习惯,可不知为何,下意识的,就想去管上一次了。

    今天的事情,作为顾念的兄长,他对沈寒越可是有过多的微词的。

    但是,作为一个对手,他却因为惺惺相惜的原因,骨子里对他厌恶不起来!

    烦躁的揉了揉头发,陡然想起刚才的噩梦,感觉这会儿太阳穴还突突的直跳呢。

    其实,噩梦这两个字,自从他六岁以后,这个词,在他的人生里就不曾出现过了。

    可是,今天,只因为他做了个要强制送顾念回M国的冲动,就梦到他那倔强的妹妹,不吃不喝了几天之后,当场在他的撞避身亡。

    鲜红的血,飞溅了他一身……

    一从梦境里清醒,他就开始陷入矛盾的处境了。

    打从一开始,他就有预感,顾念若和沈寒越在一起,只怕不会太顺利。

    而且,顾家和沈家,以后若相处起来,也未必会顺遂!

    因为有着自小跟随母亲远离他乡的经历,虽然后来的结局很好,但他可不希望,哪一天,顾念也重蹈了当年母亲的覆辙。

    眉头微皱,干脆狠心的甩了甩头,决定还是先按原计划行动吧,当然,若这次沈寒越表现良好,他倒还可以考虑,给他一个机会。

    否则,以后,当顾念一次又一次面临沈家人的陷害之后,他们的感情,还能坚固如初吗?

    **

    当顾瑾寒心思纷乱的时候,沈寒越,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

    特别是刚才得到的消息,直接就让他的心,犹如陡然沉入冰窖的火炭一样,兹拉兹拉挣扎的时候,还冒着阵阵的白烟。

    正在这个时候,管家却突然敲了敲门:“沈先生,我把君美小姐带来了!”

    “好,让她一个人进来就好,你先去一旁守着吧!”

    沈寒越的声音虽然还是一贯的冷冽,但此刻听起来,却觉得有些嘶哑低沉。

    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什么都没问,就径直走到一旁的拐角,守在了那儿。

    沈君美却直接满不在乎的推了推门,随后“砰——”的一声,就把门带上了。

    这才一脸欣喜的走到了沈寒越的身旁:“哥,你是打算和我商量处置顾念的事情吗?”

    沈君美虽然心虚了一下午,但她好歹还是看过新闻的,虽然沈寒越把顾念重新带回沈家,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但如果真如网上所说,他要动用私刑,似乎也不错呢?

    毕竟,亲自收拾她一顿,总比让别人代劳,来的畅快吧!

    正喜滋滋的盘算着呢,冰寒的眸子似乎带着刺一般,就这么尖锐的朝她身上刺了一下。

    她这才收起一脸的欣喜,转而又换上了一张凄楚的泪眼:“哥,你该不会舍不得吧?”

    见沈寒越依然一脸冷漠的盯着她,又可怜的眨巴眨巴眼睛,挤出了几滴泪出来。

    “哥,顾念对奶奶下毒手的时候,又何曾在乎过你的感受呢?既然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都欺负到我们沈家的头上了,你还要因为一己之私,去包庇她吗?”

    好个一己之私?

    她这话说的真是正义凛然的狠,可是,若沈寒越不知道真实情况,还好说。

    现在,听她这番话,又看了这番表演,他的脑仁都忍不住突突的冒起火来了。

    这还是他那个天真可爱的妹妹吗?想当初,她虽然骄纵了点儿,可何时又起过害人之心呢?

    现在呢,非但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怪,甚至连自己的嫡亲奶奶,都可以变成她发泄一己之私的工具了?

    沈寒越下意识的揉了揉脑袋,身子一歪,整个人都想歪倒下去了。

    眉毛痛苦的纠结在一起,嘴唇哆嗦了很久,这才缓缓张开,怒不可遏的冲着沈君美大吼了一声。

    “沈、君、美,你够了!你真以为你设计的天衣无缝吗?害人就算了,居然还把手伸到警局去了,你、真是反了天了!”

    一字一句,每个字都仿佛带着无尽的怒火一般,尾音下调,每个字都咬得很重,这架势,大有一种要亲手打死沈君美的感觉。

    沈君美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危机,惊慌的往后倒退了一步,一张委屈的眸子里,就登时溢出了一大片的泪花。

    先是无声的抽噎了几下,立刻就委屈的质问起沈寒越了。

    “哥,你疯了不成!那可是我的亲奶奶,我就算是再不喜欢顾念,也不至于会出此下策吧?而且,奶奶都那么大年纪了,我怎么忍心!”

    亲奶奶?亏她还知道这个?

    男人此时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眼神里满是对她的漠视,嘴角一扯,冷哼了一句。

    “沈君美,从头到尾,我有说过你所谓的设计,是这个吗?”

    “啊?”沈君美之前还在故作委屈一般的抽噎着,肩膀更是有节奏的抖了又抖。

    可是,当听到男人的这声冷哼之后,她却突然傻眼了?

    如果从头到尾,男人都是为了找她诓出真相,那她刚才的话,不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此刻,她都恨不得一口咬下自己的舌头了。

    若不是它多嘴,沈寒越又如何能套出她的话呢?

    只是,套出了又怎样?他可是她的亲哥哥,大不了也是责骂一番呗。

    难道他为了顾念,还亲自把自己捅出去吗?

    想到这里,她又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被关的严丝合缝的房门,她没记错的话,沈寒越刚才还特意让管家守在了外边?

    看来,他是舍不得让外人知道了?

    沈君美委屈的眨巴了眨巴了眼睛,一双如水的剪瞳立刻就溢满了晶莹的泪珠,真是说不出的凄婉可人儿。

    现在的她,还以为这次是像小时候每一次犯错一样,不过是被沈寒越责怪一番,在语重心长的训斥一顿。

    再加上沈寒越这种遮遮掩掩的状态,她就更笃定了这种想法。

    所以,这一刻儿,自然是打算把装可怜进行到底了?

    可是,她却估错了沈寒越的心思,她犯了这样的大错,甚至不惜伤害了自己的亲奶奶,沈寒越又如何会纵容她这般下去?

    这个时候,如果放任不管,她只会变本加厉。

    而之所以这般遮遮掩掩,也是因为顾忌着沈老太太的病情。

    毕竟,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可受不了太多的刺激了。

    所以,在她的身体彻底恢复之前,这个事情,只能暂时先隐瞒下来了。

    会错意的女人,一边不停的抖动着肩膀,一边委屈的抽搐着。

    脸上什么样的表情都有了,可却偏偏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悔意!

    沈寒越的一颗心,真是彻底冷了下来,整个脸也黑的很是彻底。

    手微微扬起,就这么指着沈君美的鼻子,一字一句的劝慰道。

    “如果你真的知道错了,等奶奶身体恢复了,就亲自找她承认错误吧!不过,媒体那边,你今天就亲自出面去澄清一下吧!”

    这次的语气,和刚开始比着,已经和缓很多了。

    说完,眼眸中还不经意的滑过了一丝丝期待,只期盼着这个妹妹,别再让他失望了?

    可沈君美若是能同意,她就不是娇蛮又蠢笨的沈君美了!

    下巴微扬,不服气的一瞥嘴,整个小脸就委屈的皱巴成了一团。

    甚至,和沈寒越比着,她脸上的失望之色,似乎还更浓一点儿。

    “哥,为了一个区区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想过没有,如果我就这么站了出来,那沈家的声誉,我的声誉,还要吗?”

    不但委屈,她质问起沈寒越,竟还分外的理直气壮,就好似她犯的错,就活该让别人替她背负似的?

    男人不怒反笑,但笑里却带了几分的凄凉。

    “沈、君、美,你如果真的在乎你的声誉,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还有,比声誉更重要的,是人品!作为哥哥,我只希望你能有一个坦荡的人生!”

    言辞虽然犀利了点儿,可却代表了男人实实在在的期盼!

    只是,现在的沈君美,原本就对顾念怨愤至极了,现在沈寒越的话,在她听来,也不过是他保护顾念的借口罢了。

    “哥,你还记得小时候吗?当时妈妈走的时候,我还小,奶奶有一度,一心只为打击秦家,对我们也不管不问,佣人觉得我们尚且年幼,做事情的时候也很是懈怠,甚至我的头发都打结了,却都没人帮我梳理一番……”

    她这番倾诉,言辞深切,沈寒越眼眸一沉,立刻就想起了,小时候那个扎着羊角辫的沈君美。

    那个时候,他甚至为了帮她梳理头发,愣是比着图片,摸摸索索的学会了几种扎头发的方式。

    就算后来,佣人得到了沈老太太的有力整顿,对他们也不会再懈怠了。

    但沈君美却依然喜欢找他来梳辫子。

    直至今日,想起小时候的场景,他的嘴角都不由得弯了又弯。

    可是,在看着现在的沈君美,他的太阳穴,就又一次火辣辣的灼烧了起来。

    不是不记得小时候,也不是不念兄妹之情,只是,他实在不能任由沈君美在胡闹下去了。

    身为哥哥,他还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步步走向歪路,更不想她的整颗心,日渐的自私狭隘。

    否则,就算他宽恕了她,她日后,早晚也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沉了沉眼眸,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似的,兀自咬了咬牙,一个让沈君美极尽崩溃的话,就从他的口里,缓缓吐露了出来。

    “君美,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自己犯的错,就要自己承担!今天,你非但要向媒体去澄清事实,而且,等天一亮,就自己去警局说明情况!”

    眼看着苦肉计轮番上演了一遍,沈寒越都没有任何要动摇的意思。

    沈君美嘴角一撇,干脆任性的拉开门,就要气嘟嘟的跑出去。

    “哥,你休想!总之,我是不可能会认错的!而且,就算是认错,也是我和奶奶之间的事情,管媒体什么事情?又关警局什么事情?”

    她此举,无疑是把男人彻底惹怒了,脸色阴沉的难看,冷着面孔,愤怒的低吼了一声。

    “拦下她!”

    守在拐角的管家,闻言立刻听话的上前,把沈君美的胳膊一拧,又一次送回了房间。

    这次,沈寒越压根连说教都懒得说教了,直接吩咐管家把她看管起来,就打算出去了。

    “哥,你不能关我!你这是非法拘禁?”

    非法拘禁?

    沈寒越嘴唇微微的哆嗦了几下,唇畔倏地滑过一丝讥笑:“等明天我亲自送你去警局,就是合法拘留了!”

    原本以为沈寒越只是想逼迫她就范,毕竟,他不是口口声声让她认错吗?

    这样就意味着,只有她认了错,顾念的嫌疑才能洗清了?

    可是,现在,他居然二话不说,就要把她交出去?

    沈君美委屈的睁大双眸,脑子“嗡”的一下,整个人就都疲软的跌坐到了地上。

    不过,却依然心存侥幸的看了沈寒越一眼,又凄婉的哀求了一次。

    “哥,我知道错了,你不要送我去警局好不好?你知道的,那牢里的犯人是很可怕的,我……我一定会死在里边的!”

    可怕?亏她还知道这个?那当初她找人送顾念进去的时候,又可曾想过这些?

    一想到顾念所受的这些委屈,沈寒越浑身就笼上了一层阴寒的光,整个脸色更是黑的可怕。

    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但每一个字,都还是夹裹了一丝的凄楚。

    毕竟,这个人无论再怎么不懂事,都是他的亲妹妹,她变成这样,最难过的,反而是沈寒越!

    “沈君美,我已经给过你认错的机会了,可是你却执意不知悔改,现在才知道认错,已经晚了!”

    说完,猛地把门一带,又吩咐管家把门窗,暂时从外封死,这才摇摇晃晃的下楼了。

    作为沈君美的亲哥哥,若她最初,能有一丝的悔意,大抵他都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毕竟,沈君美变成这样,总觉得,他这个做哥哥的也难辞其咎。

    可他若是执意不知悔改,一而再再而三的害人,那顾念,还能安稳的在沈家待下去吗?

    这才决定,先把她给支出去,至于所谓的牢房,他自然也会特意交代一声的,单人牢房,是势必要安排的了。

    否则,依着沈君美那样骄纵的性子,进了女牢,绝对是主动拉仇恨的典型。

    现在,他只盼着沈君美能理解他的用心了,这样一来,等沈老太太的病情彻底好转了,也能适时的把她给接回来了。

    正怀着满腹的心思,一点点的踏梯而下呢,顾念却突然急冲冲的跑了上来,一把揪住他的胳膊,就把他往楼下拽。

    “沈寒越,奶奶醒了,你快去看看吧!”

    说完,使劲的就要把男人往房里推,可她自己却一直躲在他身后,似乎是不打算进去了?

    见男人一直回头看她,这才小心翼翼的凑上去,朝他耳边低语了一句。

    “沈寒越,奶奶刚醒,身子还没完全恢复,这会儿,我就不进去刺激她了!”

    女人说完,沈寒越心口就突突的疼了一下,怜爱的抚了抚女人的额角,替她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这才迈着修长的步子,推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人,正在低声的和老太太商量着什么。

    可能是讨论的太过于热烈了,他进去的那一瞬,并没有人抬头看他,而是还自顾自的说着什么。

    “奶奶,我已经让车大夫帮您诊治过了,您只要精心养伤,是不会有问题的,车大夫可是圣保路医院最有权威的大夫了,我这边,就暂时先把他安排在沈家了……”

    这是俞北温软的声音,可老太太听了他的劝慰,眼皮一番,就直接白了她一眼。

    “我有自己的专职医生,至于这个什么车大夫,还是马大夫的,你就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哼,我就是不要这条老命了,也不会接纳顾念的!”

    两人聊天就聊天,无端提顾念干嘛?沈寒越的脸色一沉,就大步走了上去。

    看着俞北的时候,一脸的酸涩,没来由的,就又吃起醋来了。

    “俞北,我们沈家有自己的大夫,至于你们俞家的大夫,还是带回去吧!”

    俞北见他脸色不善,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这才从一旁的椅子上坐起来,朝沈寒越走了过去。

    悄悄的朝他使了个眼色,就大着嗓门,幽幽的提醒了一句:“寒越,奶奶心脏不好,血压也很高,车大夫是这块的权威,我想你还是不要拒绝的好!”

    见沈寒越只是一脸不悦的皱眉,他这才突然趁老太太不注意,哑着嗓子,小声的附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一句。

    “沈寒越,你还不明白吗?你奶奶,无论如何,是不打算接纳小念了!我这里无论怎么劝,都没用,算了,我这会儿先回去了,总之,你保护好小念,千万不要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

    他这句话刚说完,沈寒越就面色不善的睨了他一眼:“我的老婆,就不劳你操心了!还有,把这个车大夫,也一起带走吧!”

    沈寒越最受不了的,就是俞北这种万事为顾念打算的做法,好似就只有他最关心顾念一样?

    真是好笑,他自己的老婆,什么时候轮得上别人替他保护了?

    俞北见他这会儿对自己有敌意,无奈的叹了口气,冲拎着医药箱的男人挥了挥手,就怏怏的走了出去。

    不过,当在门外看到顾念的时候,他一脸的怏怏立刻就不见了,转而换上了一脸的欣喜和雀跃。

    不过,当瞥到顾念兀自蹙紧的柳眉,脸色又一次沉了下去。

    “小念,刚才的话,你听到了?”

    虽然不能确定她听到了多少,但有一点,他却是确定的,“沈老太太不愿意接纳她”这句,她一定是听进去了。

    眸子里闪过了一抹的自责,立刻就觉得,是他把事情办砸了?

    要知道,他今天,之所以急匆匆的赶来沈家,除了是出于两家的情谊之外。

    最大的一个私心,就是想劝一劝沈老太太,不求她对顾念好一点儿,只求沈家不要在这么欺负顾念了。

    可是,他好话都说尽了,沈老太太却是铁了心了,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接纳顾念了。

    更是认定了,顾念心机深沉,心思歹毒!

    而且,还告诫俞北不要多管闲事?

    俞北计划落空,只得把希望放在了沈寒越的身上,只希望他能护女人周全。

    否则,他一定会亲自把顾念,从沈寒越手里抢出来的?

    可是,现在见到女人这副失落的样子,他才意识到,这看似没心没肺的小女人,原来,还在乎着沈家人对她的看法?

    之所以假装漫不经心,估计,也是为了掩饰她的失落吧?或者是,不想让沈寒越过分担心?

    幽幽的叹了口气,努力张了张嘴唇,刚才还巧舌如簧的男人,此时此刻,竟不知该如何去安慰这小女人了?

    沉默了半晌,这才硬挤出了一句话:“小念,若是在沈家受了委屈,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明知道他是帮不了什么的,但还是信誓旦旦的允诺了出来。

    不过,心里想的,却是别的想法,毕竟,他虽然帮不了忙,但关键时刻,却还是可以挺身而出,把这女人彻底带离沈家的。

    顾念,并不清楚他的心思,见他这般关心她,漫不经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的小跟班长大了,还知道维护我了!”

    她这句话,等于是直接和俞北划开了界限,既不让他过分担忧自己的同时,又替他理清了两人的关系。

    俞北的眸子瞬时黯淡了下去,最后瞥了一眼女人,就径直朝别墅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俞北前脚刚走,沈寒越那夹裹着无穷怒火的冷喝,就从门里传了出来。

    “奶、奶,你究竟要干什么?快点乖乖起来吃药?”

    门内,沈寒越就仿若是彻底丧失了耐心一般儿,冷喝完,就冷冷的把药丸塞到了沈老太太的手里。

    更是“哐当——”一声,直接把水杯摔放在桌子上。

    看这架势,沈老太太若是不吃药,他就要亲自用强,把药硬灌下去了?

    不过,这个强势了半辈子的老太太,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几时又妥协过?

    气愤的把药丸往地上一丢,更是把桌上的水杯拿起来,干脆直接朝男人脚边丢了过去。

    “小兔崽子,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现在,竟然还敢威胁我了?”

    威胁?她口中的所谓威胁,也不过是男人被逼急了,最自然的爆发而已,在她眼里,却成了威胁?

    冷眸一凝,脸色冰寒的,似乎整个脸上,都蒙上了一层寒霜似的,僵直的可怕。

    “奶奶,究竟、是你威胁我,还是我在威胁你?”

    每个字都咬得很重,嘴唇一张一翕的时候,还透着森然的寒意,但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的惆怅。

    沈老太太既不回应,也不反驳,只是一脸不耐烦的别开脸,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当注意到了房间里还留着一个陌生人。

    而且这个陌生人,还用一种不可理喻的表情,瞪着自己,就立刻愤怒的质问了一声。

    “你是谁?也是俞家小子送来的医生?”

    沈寒越正在气头上,再加上原本就没怎么在意屋内的一切,经沈老太太一提醒,这才注意到了屋子里多出来的男人。

    韩墨只是觉得这老太太的性格太霸道,又加上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诋毁顾念。

    所以,看向她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没了好脸色。

    这会儿看两人正一脸好奇的瞥向他,这才收起了脸上的神色,转而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浪荡公子的形象。

    “我是君美小姐的朋友,听说贵府的老太太受伤了,今天,是特意来探望老太太的!”

    韩墨说话的时候,沈寒越一直在冷冷的打量着他,隐隐觉得他有些眼熟?好似是在哪里见过?

    但一想到,他是沈君美的朋友,立刻就没好气的指了指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韩先生是吧?现在太晚了,我们沈家还有点私事?我想,你是不适合再留在这儿了,还是请回吧?”

    别墅的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韩墨就算是再厚脸皮,自然也不好再呆下去了,呵呵笑了两声,就直接推门出去了。

    不过,他人是走了,但刚才的回话,沈老太太却是听到了的,扭头环视了一眼房间,这才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一句。

    “君美这孩子去哪儿了?不会是受伤住院了吧?”

    见沈老太太这般关心沈君美,男人登时就没了好气:“她、好得狠!”

    咬牙切齿的回答了一句,见沈老太太还在询问,便索性撒了个谎:“她学校突然有点急事,先暂时回去了?”

    因为沈君美也是刚刚毕业,这个理由,虽然有些牵强,但好在,还说的过去。

    沈老太太虽然还有点怀疑,但想想沈寒越毕竟是沈君美的亲哥哥,想必就算是她有事,他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冷哼了一声,就没在继续发问了。

    而是,直接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寒越,如果你一天不把那个女人赶走,我就一天不吃药,直到病死为止!”

    说完,就一脸决绝的撇了撇嘴,脸上的皱纹也倔强的凑成了一团,就像是耍赖的小孩子一样,干脆把桌上放着的药盒,也全部扫落到了地上。

    老人和小孩,最让人头疼的一点就是——一旦耍起赖来,都挺让人头疼的。

    因为沈君美,沈寒越的脑袋,原本就嗡嗡直响了。

    现在,又看着耍无赖的沈老太太,他只觉得,连太阳穴,都开始滋滋直叫唤了。

    “奶奶,念念是我的妻子,她是沈家人,不是你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可以赶出去的!”

    沈寒越并没有正面回答沈老太太,但这句话,却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了。

    门外的女人听到这句话,心头一暖,只觉得整个耳根,都开始爬上了丝丝的潮红,整个心脏,也跳动的很厉害。

    韩墨此时也立在门外,陪着她,听到沈寒越的这句话,他只觉得这男人倒还算识趣,但对沈寒越的偏见,却还是依然存在的。

    轻轻的拍了拍顾念的肩膀:“小念,听话,既然沈家人这么不待见你,干脆就跟我回去吧,顾家所有人,都会当宝贝一样护着你的,哼,至于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太太,等回头,我自然有的是机会整治她!”

    韩墨对着顾念的时候,语气一直都很是温润好听。

    可当他的眼神,一触即到那扇门的时候,眼神就好似直接透过门,看到了那个顽固又过分的老太婆,后边的话,语气一转,就从温润变成阴冷了。

    虽然,他的话里,处处都透着对她的维护。

    但听到他要对付沈家,顾念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韩墨哥哥,我现在就是沈家人,你对付沈家,不就是在对付我吗?”

    女人的这句话,倒突然让韩墨想起这茬来了,眼下,和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家庭办理离婚手续,似乎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吧?

    烦躁的揉着脑袋,正发愁着这件事情呢,门内,却突然传来了沈老太太抑制不住的怒吼。

    “她算是狗屁的沈家人?沈寒越,你必须尽快和她办理离婚手续,总之,那个顾念,我是一眼也不想再看到她了?”

    听到门内传来的这声怒吼,女人先是眸子一沉,就一脸失落的垂下了头。

    韩墨正一脸暗喜的等着看沈寒越妥协呢,一抬眼,就注意到了女人的情绪。

    狭长的丹凤眼,危险的一眯,对沈家的不满,立刻又深了几分。

    就是这个时候,门内却突然又传来了一声嘶吼。

    “奶奶,不管如何,这辈子,我的妻子就只有一个,你若是执意如此,就等着看沈家断子绝孙吧?”

    老年人,不管年轻的时候是如何的强势,一旦老了,唯一的执念,便也只剩一条了。

    那就是,有一天,可以在家里含饴弄孙,所以,沈寒越这句话,直接就戳到了沈老太太的软肋。

    她的手愤怒的抖个不停,脸上的褶子,也是说不出的阴森可怖。

    嘴唇哆嗦了半天,这才拿手指着沈寒越,气喘吁吁的质问了一番:“寒越,难道,你为了一个女人,真的要逼死自己的亲奶奶,不成?”

    她这句话,无疑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去威胁男人妥协?

    毕竟,就算这个男人,对他有怨恨,但她好歹也是他的亲奶奶。

    再加上他从小就缺乏亲情的滋养,虽然性格很寡淡,但骨子里,对亲情却还是极其看重的。

    也就是拿捏到了他的这一点儿,沈老太太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去威逼他妥协?

    站在门外的女人,在听到他那句承诺的时候,虽然心里很是欣慰。

    但这一刻,伏在门上,静静的聆听着那压抑的沉默气氛,她就知道,这男人此刻心里有多么的难受。

    虽然,他表面上对沈老太太的威逼,表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但老太太万一因为这个,真的出了事情,只怕他这辈子,心里都不会安生吧?

    门内突然传来了一阵噗通倒地的声音,伏在门上的女人,心里一个惊呼,便立刻朝客厅里的佣人吩咐了一声。

    “你快去把奶奶的专职医生找来!至于你,赶紧去厨房里熬点粥端过来,大病初愈的人,是需要补充体力的!”

    佣人陆陆续续的去忙活了,女人这才又重新把头抵在门上,似乎在奇怪着,沈寒越怎么还不出来喊医生呢?

    正兀自纳闷着呢,门内却突然传来老太太的一声惊呼:“寒越,你怎么了?寒越,你快醒醒!”

    什么?原来那个昏迷过去的人,不是沈老太太,而是沈寒越?

    头轻轻的抵在冰凉的房门上,肩膀却在不可抑制的,微微抖动着,眼看着就要一步上前,推门进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血玫瑰在韩墨的眼神暗示下,正屏着呼吸,一步一步的朝这边走过来。

    在女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血玫瑰一记手刀上去,顾念就被她打晕了。

    因为刚才的佣人,都被顾念支走了,而管家又在负责沈君美的看管工作,血玫瑰在韩墨的掩护下,很顺利的就把女人带出了沈家。

    此时,正昏倒在地的男人,自然是看不到门外的情景了。

    而佣人带着医生赶来的时候,也只当顾念是回房休息了,谁都没有在意。

    男人被医生带回房间,他这才倏地睁开了眼睛,刚才还惨白的一张病容,也顷刻间消失不见了。

    “李医生,我的身子并无大碍,至于你,还是想办法准备一些别的药丸吧,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药混在饭菜里,做成药膳……”

    李医生并没有多话,他是中医,最擅长的就是“望闻问切”,几乎只是一眼,就看出这男人是在装晕?

    不过,身为医生,他除了治病救人,却鲜少关心别的,只是了然的点点头,就出去了。

    沈寒越擦了擦额头的汗,还好,这次是饶过去了。

    再既不刺激沈老太太,又不妥协之间,他算是走了个最折中的路数。

    但是,装晕这个事情,有一次就够了,次数多了,沈老太太难免会起疑心,所以,他也只能把心思转到药膳上边去了?

    烦躁的揉了揉额头,在他最不知所措的时候,男人最想念的,就是女人身上那特殊的味道。

    不知为何,每次心情莫名焦躁的时候,闻着那好闻的味道,总能第一时间的,让心情平缓下来。

    只是,这小女人,究竟去哪里了?见到丈夫晕倒了,都不知道过来关心一下的吗?

    想到这里,嘴角就莫名浮上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挥手招来了门外的佣人:“夫人去哪儿了?”

    佣人起初,一直以为顾念是回房休息了,所以,下意识的,先朝床上瞥了一眼。

    可床上,除了这个“伪病号”——沈寒越,哪里还有多余的身影呢?

    这一刻,她们才开始慌张了起来。

    “回沈先生,我们这就出去找一下!”

    于是,战战兢兢的从沈寒越阴寒的目光下,退了出去,就开始沿着别墅,仔细的搜索了起来。

    可是,可以找的地方,都找完了,就是寻不到顾念的半点踪迹。

    佣人们怀着十二分的忐忑,这才战战兢兢的敲门进来了。

    “对不起,沈先生,沈夫人这会儿,好像已经不在别墅了?”

    不在别墅了?

    听了这会儿,沈寒越先是望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阴森的目光,就仿佛刀子一样,立刻就朝佣人的脸上刮了过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