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贱人,不自量力!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2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如果有人胆敢动用私刑,绝对会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很短的一个帖子!

    可帖子却被好奇的网友轮番顶起,除了少数人是在猜测发帖人的身份,大多数网友,却是以一种调侃的心态,在回帖了?

    “楼主,不装X会死吗?”

    “楼主,工头喊你回去搬砖了!”

    “楼主,你这么牛,你妈妈知道吗?”

    ……

    网络上的人,之所以集体的对他冷嘲热讽,无非是因为沈家在A市举足轻重的地位。

    毕竟,在A市,大多数人都信奉着一个这样的真理:“惹了沈寒越,就算”自刎谢罪“,都救不了你!”

    虽然这说辞略显夸张了点儿,但A市却鲜少有人去以身犯险的!

    因此,韩墨的帖子一发,这才能迅速的在网上激起无数水花。

    看着网友的各色调侃,韩墨的脸都快气绿了,纤长的手指深深的抠在键盘的缝隙,手使劲的一扯,几个字母键,就这么被他硬生生的抠掉了。

    无痕先是不动声色的瞥了韩墨一眼,随后就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那副漠不关心的姿态,立刻就把韩墨胸腔里的一团火,烧到了极致!

    一双幽黑的眸子里泛着若有似无的红光,仿若是一个被人激怒的小兽,先是恶狠狠的瞪了无痕一眼,然后干脆一把上去,直接揪住了那黑色的衣领子。

    愤怒值爆表的男人,胆子很大,但是却依然不敢轻易去惹顾瑾寒,只得退而求其次,抓住无痕质问了一番。

    “喂,做人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呢?念念好歹也喊你一声无痕大哥呢,现在她出事了,你倒是给个表情啊?”

    无痕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手顺着韩墨的手臂一拧,韩墨一个吃痛,就立刻把手撒开了。

    不过,手是松开了,但那小眼神,却还死死的盯在无痕的脸上。

    无痕一脸漠视的直视前方,仿佛就当韩墨的眼神不存在似的,等车子一个急刹车,顾瑾寒顺势跳下车门以后,他一边目不斜视的紧随其后,一边冷不丁的朝韩墨丢了一句话。

    “血玫瑰已经偷潜去沈家了……”说完,身影就随着顾瑾寒走远了。

    韩墨使劲揉了揉耳朵,确定刚才没有听错,这才一脸欣喜的推开车门,下了车。

    朝着顾瑾寒远去的背影招了招手,正打算喊住他,顺便告诉他,顾念不在里面。

    不过,转念一想,跟着顾瑾寒做事,限制颇多,还要忍受着他那一张臭脸,而血玫瑰虽然脸色也很臭,但好歹在男人的审美里,还算是赏心悦目的。

    一转身,就顺拦了一辆的士,干脆直奔环山别墅的方向而去。

    韩墨比着顾瑾寒,交际能力可是非一般的强悍,在刚刚踏足A市的第二天,早就因为韩家在海外的小公司名气不小,又加上与海外顾氏的关系匪浅,而成功的打入了A市的富豪圈。

    甚至,在某次宴会上,因为刻意恭维了沈君美几句,更是被沈君美几次拿来作为刺激某个男人的工具。

    只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这蠢女人完全就是在自导自演,自我陶醉。

    心里可能还幻想着某个男人醋意大发,和他争个高低呢。

    但现实其实是,那个男人看韩墨的时候,眼里根本就没有半分醋意,甚至还带了几分的感激?

    韩墨估摸着,那男人估计早就被沈君美缠怕了,所以,见她身边终于有了别人,指不定心里在偷偷鸣炮庆祝呢。

    也就是那蠢女人自以为的可怜,竟以为,这样一来,这男人一定会因为吃醋,转而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不过,韩墨交际的一条原则就是——看破永远不说破!

    更何况,这蠢女人还是沈家的人呢,以后少不了还有点用呢,因此就更加不能得罪了。

    事实证明,他此举绝对是有先见之明的。

    就像是此刻,他不就刚好可以借助和沈君美的关系,成功的混入沈家,替血玫瑰打个掩护吗?

    得意的打了个响指,兀自为他的聪明才智臭屁了一番,韩墨就在司机的催促下,下车了。

    下了车,原本是打算先给沈君美打个电话,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一下沈家,顺便在上门探望一下病号呢?

    谁知,却在门口的时候,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韩先生是吗?”

    听到有人喊他,韩墨一回头,正好对上俞北那精致十足的一张脸。

    因为两人的路线太过于雷同,都是时下最流行的花美男的长相,但偏偏这个俞北在各方面,都要比他更精致好看一点儿。

    所以,每每韩墨碰到他,心里都会泛起一股“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凉感,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眼神只是在俞北的脸上瞥了一眼,就不由得移开了,似乎只是多看一眼,眼睛就忍受不了负荷似的。

    所以,尽管已经见过俞北几次了,但脑子里除了记住精致两个字之后,始终都是记不住他长相的,因为,压根就没敢认真去看过。

    俞北的眸子里,始终都挂着一副淡淡的惆怅,身后正站着一个背着医疗箱的男人,和他说话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的都要向医药箱瞥上一眼,然后微微叹口气。

    于是,两个走神的男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才想起去寒暄一下。

    韩墨更是收起心里的不舒服,和俞北一路寒暄着,进了院子。

    “俞北哥哥——”

    沈君美正守在沈老太太的病床前,低低啜泣呢,一见到俞北,眼睛一亮,立刻就雀跃的跑了过来。

    不过,在听到俞北询问事情经过的时候,眼神里不经意就滑过了一丝惊慌。

    韩墨此时正站在俞北的一侧,对沈君美那一闪而逝的情绪,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眸子幽幽转动了几下,更是认定了,此事,是沈家在背地里使了手段的缘故了?

    趁屋子里没人注意他,轻手轻脚的就退出了房间。

    小心翼翼打量了一圈周遭的环境,突然,眼神就落在了其中的一个佣人的脸上。

    那常年不变的漠然表情,不是血玫瑰,又是谁呢?

    血玫瑰此时也注意到了韩墨,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左眼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眨巴了几下,那意思,似乎是有话要说?

    韩墨轻轻咳嗽了几声,状似无意的避开其他人的,目光,就朝血玫瑰慢慢凑近了点。

    低迷又压抑的声线,声音又轻又低,如果耳力不好的人,或许压根就是听不到的。

    再加上韩墨又不敢太过于靠近,努力的循着她的嘴型,连猜带蒙,才算是彻底听清了血玫瑰的嘱托。

    “顾念小姐在楼上?”

    眸子一沉,韩墨就下意识的朝楼梯的方向瞥了一眼,顺着蜿蜒的台阶,二楼就好似整个和一楼隔开了似的,静谧异常。

    在一楼环视了一圈,佣人,除了守在沈老太太房间的,大多都集聚在客厅,或者楼梯口了。

    看他们神情肃穆的样子,似乎是在随时等着吩咐了?

    可是,偏偏二楼连一点儿轻微的走动声音都没,那是不是意味着,顾念被人为的禁锢在二楼了?

    想到这个可能,韩墨周身的气压都不由得冷了下来,阴着脸色,抬脚踩上一块台阶,就准备一跃朝二楼而去了。

    只是,他刚刚迈出两步,就被眼疾手快的佣人,给拦了下来。

    “对不起,先生有交代过,不经他的允许,谁也不准踏入二楼一步!”

    管家礼貌的走过来,她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微笑,语气也拿捏的很到位,说完,又一脸歉意的冲韩墨欠了欠身子。

    她那和煦如春风一般的笑容,愣是让韩墨想发脾气都发不出来,只得沉着脸,偷偷瞥了血玫瑰一眼,暗中使了个眼色,这才转身离开了……

    **

    别墅二楼的某房间。

    沈寒越正在拿着酒精棉球,小心翼翼的帮顾念擦拭着胳膊上的伤痕。

    看着女人胳膊和小腿上叠加起的青紫,男人紧蹙的眉头似乎都开始微微抖动了,周身的气压也低的骇人。

    竟敢在没定罪的情况下,就贸然的把他的女人送进牢房?回头,还居然告诉他,是某些粗心的人,不小心搞错了?

    这么烂的借口,还妄图糊弄他?得亏他们能想得出来!

    若不是还要顺藤查出背后的人,只怕那个人的胳膊,早就被他找人废掉了。

    不管受何人指使,敢动他的女人,无疑是找死!

    手背的青筋凸起,脸色凝重,内心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尽管这样,男人在帮女人涂药膏的时候,却还是小心翼翼,好似是在护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般,生怕会弄疼了她。

    用酒精棉球把伤口擦拭了一遍,又开始小心翼翼的帮女人涂抹起药膏。

    一边涂,还一边朝女人的伤口哈着气,好似这样,就能减轻女人的疼痛一般。

    当药膏接触到皮肤之后,只觉得手臂一阵的冰凉,全身是说不出的舒畅。

    再加上沈寒越悠悠呼出的热气,只觉得胳膊一阵酥麻,顾念就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沈寒越,你干嘛这副表情啊?搞得好像我受伤很严重似的,这点小伤,和我之前打架比着,简直就是小Case呢!”

    女人一边说,还一边顺势扬了一下胳膊,可能是想向男人证明一番吧,所以力度一下子使大了,不小心就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她直咧嘴。

    因为她这种满不在乎的语气,男人眸子一沉,原本是有些生气的,但是,看着她龇牙咧嘴的样子,训斥的话到了嘴边,突然就变了语气。

    “很疼?”

    先是小心翼翼的对着伤口哈了口气,这才语气轻柔的问了一句。

    男人何其这般小心翼翼过?顾念先是一惊,下意识的就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别乱动!”

    语气虽然有些生硬,但眸子里的关切却是实实在在的。

    和起初刚遇见那会儿可不同了,现在的顾念,是一点儿也不怕他了,撇了撇嘴唇,就忍不住嘀咕了句。

    “没想乱动!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是发烧烧坏脑子了呢?还是被外星人给掉包了呢?”

    说着,又好奇的捏了捏他的脸颊,似乎是想好好研究一样,眼前的这个沈寒越,究竟还是不是她熟悉的那个男人了。

    不过,手刚戳到他的皮肤,这紧绷又极富弹性的触感,就让她忍不住又戳了一下。

    然后,手往下移了移,又戳了戳他的胳膊,这才结合了她吃货的经验,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沈寒越,你最近状态不错啊,皮肤简直比Q糖都要有弹性!”

    说着,就不由得又戳了一下,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这小吃货,八成是突然想起某个食物了?

    对于她这样的反应,男人倒是很受用,身子往前一凑,两人的脸就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甚至连鼻尖都要碰上了。

    眼神相对,顾念耳根一阵潮红,就忍不住垂下了眼眸,身体里好像有个器官,还在一下一下的狂跳着。

    她只期盼着男人能赶紧退后,可男人的身子却又一次往前凑了一下,手还不由得扶上了女人柔软的腰肢。

    薄唇一张一合,竟是说不出的性感:“你——要不要尝尝?”

    虾米?她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男人居然是在邀请她品尝——他?

    还品尝呢?他以为他是菜啊?

    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就不由得往后退了一下。

    可能是因此太过于惊慌失措了,后退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又扯动了身上的伤口,痛的她又是一阵呲牙。

    男人眸子沉了沉,只得放下心里的躁动,示意女人坐好,又专心帮她涂起了药膏。

    可是,这个小女人,见男人脸色还是这般凝重,大抵是为了活跃气氛吧,居然开始没心没肺的讲起了今天的“趣事”!

    “沈寒越,你知道吗?当时我被人送进牢房的时候,里边的犯人全都僵直着脸,面色不善的看着我,就好似是在看着某个食物似的……”

    女人一边说着,还一边板着面孔,给男人表演了一番那些犯人的反应。

    表演完,就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可男人,非但没给出她期待的回应,还不由得沉了脸色。

    “顾、念,你有没有一点常识?你这样的情况,明明没有定罪,眼看着被别人推进牢里,就不会反抗的吗?”

    其实,老早就知道有猫腻的,明知道顾念就算反抗,也不会有任何的用处,但男人骨子里,却还是不希望,她遭那般罪的。

    正是因为心疼,所以,脸色才会这般凝重,语气才会这般生硬。

    可女人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见到他的反应,还以为这男人是在骂他蠢笨呢?

    抑或者是,妻子被送进了牢里,他男性的自尊心,受到了挑战?

    女人抬眼就回了一个白眼,嘴角也不由得撇了撇:“哼,我干嘛要反抗?我这辈子,还没进过牢房呢,如果不是这次,我哪有机会和女犯人打架呢?”

    进牢房?打架,在她看来,还是稀罕事儿了?

    男人的嘴唇不由得抽搐了几下,此刻真拿这小女人没辙,毕竟,她有伤在身,骂又舍不得,拖到床上收拾一顿吧,又怕女人反应太激烈,被扯痛了伤口。

    总之,就这么注视着小女人一张一翕的嘴唇,何止是头疼呢?甚至连牙齿都开始疼了。

    阴沉着脸色,看着女人那绘声绘色的反应,特别是在听到她被集体欺负的时候,心更是一沉再沉,此刻的他,真是有一种要冲进女子监狱,狂揍那些人一顿的冲动!

    可女人就好似不知道似的,还在沾沾自喜的讲着她今天的“光荣史”。

    “当时那些人都围着我打,我又一动不动,所以,她们都以为我好欺负,可是,却不知道我是在伺机而动!哈哈,我顾念是谁啊?幼儿园就没少打架了,打架这招,人多了,没用,关键是快、准、狠!”

    女人一边说,还一边煞有介事的出了一拳,还别说,她沉着脸,出拳的样子,倒还挺有模有样的。

    但男人此时可没心情去欣赏这些,冷峻的脸色一凝,就忍不住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别乱动!我要涂药!”

    明明是害怕女人在牵动到伤口,但话都嘴边,却又变成了生硬的命令。

    搁到平时,女人肯定又要扫他一个白眼,可此刻,她正讲到兴头上,压根就没时间和他计较。

    更是顺着他的手,兴奋的拽住了他的胳膊。

    “打架快、准、狠是没错的,但是要是目标太多,就算是再快,再准,也是白搭,关键还是,要快准狠的制服住关键人物!”

    说到这里,女人还一脸嘚瑟的冲沈寒越扬了扬下巴,好似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在跟手下的士兵传授经验似的,那小表情,真是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沈寒越读书那会不但品学兼优,更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打架更是从来没输过。

    谁要敢不自量力的在他面前,炫耀打架的技能,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见女人嘚瑟的小表情,他却破天荒的点了点头,然后宠溺似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仿佛是在表扬她多能干似的!

    “恩,很好,不过,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还是直接交给我来解决吧!”

    虽然觉得女人那个时候的反应,似乎也没错,但是一想起当初凶险万分的环境,他的心就不可抑制的疼了一下。

    再看向女人手臂上的伤痕之后,铺天盖地的自责,就不由得蜂拥而出了。

    身为男人,居然连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女人,早就已经讲故事讲high了,压根就没注意到男人的情绪,甚至还因为他那句话,觉得他是看不起自己的实力。

    不以为然的撇撇嘴,手指得意的朝鼻子上一刮,一个白眼,就朝男人飞了过去。

    “沈寒越,你少看不起人了!你知道吗?当时我一出手,所有人都被我震住了,甚至连牢里的老大,都跟我认了姐妹呢!”

    女人的话里,虽然有着炫耀的成分,但却一点儿都没说大话呢。

    当时她在被殴打的那一刻,一直镇静自持的紧攥着拳头,一双眼睛还在朝一旁逡巡着。

    更是飞快的找到了那群人的领头羊,趁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快准狠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朝那女人的脖子上勒了上去。

    当时,她的双眼通红,宛若恶魔附体一般,周身的气息,仿佛也带着骇人的心寒。

    她当时的样子,仿若是地狱里的索命恶鬼一般,所有人,都被她的疯狂惊到了。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领头羊”一样的女人,早就被顾念勒的白眼直翻了,可顾念却还是死不撒手。

    众人虽然有心解救,但看着她不要命一般的疯狂样,却没有人敢去拦阻她。

    也许,在哪里都是一样,不怕狠的,就怕狠起来不要命的!

    顾念一旦发起狠来,那骇人的气势,可是深得顾毅君深传呢,那些人不自觉地,就在这股威势的强压下,退后了一步。

    顾念用眼尾,一边悄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死命的勒着女人的脖子。

    愣是在那女人被勒的奄奄一息之后,这才放开了她……

    关于这段,顾念讲的可谓是兴奋异常,可沈寒越却听的倒抽凉气。

    当时,她居然敢以一己之力,不要命的去挑衅“领头羊”的权威?

    幸亏那个女人身上本身粘染着一些江湖气,非但没有追究她,还很欣赏她那般不要命的架势,更是认她做了妹妹,并且在那短暂的几个小时里,还充当了守护她的指责。

    否则,这女人不定还要多吃多少苦头呢?

    长而黑的睫毛微微晃动了下,眸子里掠过了一丝狠戾,手里的拳头更是攥的咯吱咯吱的响。

    如果不是因为怕沈家的人欺负这小女人,此时,他真是迫不及待,想替这小女人好好出口恶气了!

    不过,沈家的一堆烂摊子,还等着他去收拾呢。

    不急,有些人,总是有手段慢慢玩死他们呢,

    哼,跳骚又能跳多高,先由他们去蹦跶吧,偿还的日子,还在后头……

    **

    不过,还不等着沈寒越去慢慢玩死某些人,有个男人,却早就已经先他一步出手了。

    顾家虽然早已经移居国外,但顾家早年的根基还是在的,特别是顾老爷子在位的时候提拔的一些骨干。

    当接到顾瑾寒电话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先默认顾瑾寒狠狠收拾了一批人,然后彻底的辞退了。

    虽然有滥用私权的嫌疑,但是身为华夏国的公职人员,居然可以轻易被人收买,这本身也是不被容许的。

    不过,那些人若是以为,仅仅只是被辞退,可就大错特错了!

    居然敢欺负顾家人,他们最好是躲到不见天日的山疙瘩里去。

    否则,无痕就绝对有一百种让他们生不如死的办法。

    毕竟,身为曾经的陆家人,折磨起人来,那匪夷所思的手段,可是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呢。

    总之,手段狠辣到,可以让他们后悔此生惹了顾念!

    不过,人总是要一个一个的收拾,既然一切是从牢里开始的,好容易来了一次,怎么能轻易错过呢?

    顾瑾寒此时正抱着胳膊,一脸阴狠的盯着牢里的那些女犯人。

    除了那个“领头羊”一样的女人,一脸傲然的站在那儿,和顾瑾寒对视着,其他的女犯人,早就已经吓得瑟缩成一团了。

    当然,也有一些后知后觉的女犯人,至今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一脸花痴的盯着顾瑾寒的脸,暗自的咽着口水。

    只是,当这个男人狠戾的声音一出口,那些犯花痴的女犯人,就立刻惊骇的垂下了头。

    “无痕,这笔账,交给你来清算了!”

    无痕听到这个吩咐,先是不自觉的捏了捏拳头,就开始为难的扫视了一圈牢里的各位女犯人。

    “没找血玫瑰过来,真是失策了!怎么办?我一向不打女人的!”

    说完,冷着脸,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用手托着额头,做了个苦思冥想状,似乎很发愁的样子?

    听他这么说,一些瑟瑟发抖的女犯人,眼底都不由得闪过一抹欣喜的光泽。

    只是,这欣喜还未持续几秒,无痕就冷冷的指了她们一眼。

    “你和她一组,那边那个,和墙角那个一组……”

    就这样随意的跟她们分好组,狠戾的眸子一扫,一个残忍的命令,便被他用轻柔婉转的声音说了出来。

    “按照分组,你们自行解决吧!总之,不打到令我满意为止,就别怪我今天破例,打一回女人了!”

    无痕一边说,一边又咯吱咯吱的捏了一下拳头。

    “愣着干嘛,开始打!”

    刚才还轻柔婉转的声线,陡地一变,面上虽然还是一贯的冷漠淡然,但声音却是说不出的狠戾。

    那凶狠的眸子一扫,那些女人,压根就不敢去反抗,索性一个对一个的对打了起来。

    刚开始,还没有使全力,但没使全力的女人,被那阴狠的眼神一瞪,手上一个哆嗦,一下一下,就不由得加大了力度。

    既然是对打,对手毫不留情的出手,那另外的一个人,就算是有心放水,但被那样打,也难免会急眼的。

    也不过五分钟而已,那些人就陆续打红了眼。

    此时,他们就仿佛是失去了知觉似的,挨了重重的一拳,甚至都来不及抹干净嘴角的血迹,一个更重的拳头,又一次的就挥了上去。

    不过,这群人里,有一个女人却是例外,她非但不攻击,却还能不动声色的躲开别人的攻击。

    甚至还为了阻拦别人之前的互打行为,不动声色的出招,强制把两个打的难舍难分的人,给分开!

    想不到,牢里还有这么有趣的女人呢?

    无痕一下子来了兴趣,干脆冷喝一声,示意打人的那些人撒手,转而指使着那些人,全部向那个女人发起挑战。

    他倒想看看,面对这样的猛烈夹击,这女人还能这么镇定自若吗?

    从始至终,顾瑾寒都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当那个女人的脸上,连挨了数拳之后,就不由得朝顾瑾寒这边,喊了一声:“顾念,是不可能会同意你这么做的!”

    顾瑾寒听完这句话,略沉吟了一番,这才冷眼给无痕示意了一下,示意让她们都住手。

    又是一声冷喝,这场混乱的闹剧才算是彻底收场了。

    顾瑾寒这才悠然的镀着步子,走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

    虽然并没有刻意彰显自己的身份,但只是往那里一站,那纤尘不染的白色衣领,以及那价值不菲的黑色西装,更重要的是那属于上位者独有的凛冽气场,都昭显着这男人身份的不普通。

    那女人虽然还在刻意的扬着下巴,但微微颤抖的嘴唇,还是出卖了她。

    “喔?你既然知道我是为何而来?那想必也猜到了我——为何会默许无痕这般对你?”

    顾瑾寒微挑眼眉,居高临下的睨了女人一眼,冷然说道。

    “知道,因为在最初的时候,是因为我,她才会被揍的!”

    这女人倒是很聪明,顾瑾寒微微一个暗示,她就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合着,就算是她不开口,这个男人也没打算要拿她怎么样?刚才的一切,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教训?

    因为,不管一开始,她到底有没有欺负顾念,但最后,护着顾念的那个人,却是她!

    按照男人恩怨分别的性格,只怕也是小小惩戒一下而已。

    对他这般睚眦必报的个性,虽然颇有微词,但却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这么做,似乎也没什么好指责的?

    毕竟,因为不打不相识,顾念原谅了她之前的行为,但不代表,她的行为,就是应该被原谅的?

    她虽然个性很强,但做人却很识趣,微微上前,朝顾瑾寒欠了欠身子。

    “这么说,现在我们两清了?”

    两清,顾瑾寒可没她想象的那么好说话,冷眉一凝,一阵强有力的压迫感,就逼的女人后退了一步。

    没等男人开口询问,她就干脆主动交代了。

    “你是想知道我是受谁所托?对一个犯人来说,最大的诱惑,自然是减刑了,这儿,能承诺让我减刑的,还能是哪些人?”

    关于她的答案,顾瑾寒大抵也猜到了,所以,听完这些,脸上并无波折,就迈着修长的脖子,折身离开了。

    离开之前,一个清冷的声音,就幽幽的传到了女人的耳朵里。

    “不就是减刑吗?等着吧,我会捞你出来的!”

    顾瑾寒这话,倒不是为了哄她,而是觉得这女人处变不惊,似乎还是一个可塑之才,就这么埋没在牢里,实在是可惜了。

    波澜不惊的眸子里,倏地闪过了一丝欣喜,一个跨步,就直接透过铁门,伸出胳膊,叫住了顾瑾寒。

    “等等,我想,除此之外,我应该还知道点别的!”

    之所以说的这么闪烁其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毕竟,她之所以知道这些,也是无意间从几个牢头的谈话里听到的。

    见顾瑾寒朝她点头示意,这才一股脑的把她知道的,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他们有提到乔家?”

    “恩,是的,我也是刚想起来这茬!”女人点头。

    很好,先是查出了沈君美的手脚,这又查到了乔家的头上,看来,这个事情,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呢?

    淡然的冲她点了点头,这才阴沉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老大,没记错的话,乔家最近和秦慕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你说这件事情,他究竟有没有参与进去呢?”

    当听到“乔家”的时候,无痕的脑子里下意识的就想起了乔家的乔雅和沈寒越的关系。

    但或许是职业的关系,他天生的第六感,向来就很准。

    只看人一眼,就能把对方的秉性给摸个大概,就比如是秦慕,当初无痕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此人心术不正。

    所以,起初,顾家对秦慕都是一副提防的态度。

    不过,这么多年来,他做事还是为人,似乎都还过得去,无痕这才放下了对他的成见。

    再加上,这人对顾家,可谓是掏心掏肺,久而久之,自然也就在心里接纳了。

    但是,接纳可不代表会完全信任!

    特别是最近,无痕每每和秦慕接触的时候,总感觉他的眼神躲躲闪闪的,眸子深处似乎还隐藏着一丝淡淡的怨恨。

    又加上秦慕和沈家的夙愿,以及前段时间,顾瑾寒突然在合作里抽身,甚至还暗中帮了沈家一帮。

    这种种的事迹加起来,就算是不怀疑他都不行!

    不过,顾家一向重情,又加之秦氏更是掏心掏肺的替顾家网罗了无数的利益,在和顾家的合作中,也总是谦逊有加。

    顾瑾寒思忖了一会儿,在一切的猜测未得到证实之前,暂时还是不打算动他。

    但是有时候,适当的敲打,也是有必要的。

    这次主动把主驾驶的位置让给了无痕。

    他就径直打开车门,悠然的往宽敞的后座一坐,竟漫不经心的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不知秦叔叔和乔氏的关系,可算融洽?”

    顾瑾寒的语气很轻很缓,就好像是在和他唠家常一般。

    但秦慕却听的心口猛地一个咯噔,一张老脸上,立刻就挂了一副尴尬的谄笑。

    “若说是商业往来,只要有既享利益,自然是算得上融洽的,毕竟,商场上的关系,不向来是如此吗?”

    在替乔天泽打掩护的时候,心里就知道早晚会露陷,却没想到,露的这么快?

    这下,他只得尽快和乔家撇开关系了?

    想想顾瑾寒有可能会对付乔天泽,就开始为他在乔氏的股份开始心疼了。

    心里先是忍不住的埋怨了一通,更是把乔天泽的窝囊,腹诽了个遍。

    这才此地无银的打探了一番:“贤侄莫非是对乔家起了兴趣?”

    原本就是要敲打一番呢,既然他要装糊涂,顾瑾寒自然也没打算戳破他。

    只是语气凛然的警告了一番:“秦叔叔,您对付沈家的时候,最好不要妄图去拿念念当踏脚石,否则,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嘴里喊着秦叔叔,语气也很是谦逊,但说出的话却仿佛是结着寒霜的冰锥一般,直刺的秦慕的心里一阵发寒。

    冷汗就止不住蹭蹭的往下落。

    看来,他倒是忽略顾家小子的实力了?

    这些年的训练,可真不是白练的,他如今的实力,只怕和顾毅君比着,都是丝毫不逊色的?

    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又如何怀疑到他的头上呢?

    沉吟一番,这才呵呵的干笑了两声。

    “贤侄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可是把念念当做亲侄女看待的,谁要是敢欺负念念,我肯定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冠冕堂皇的话,秦慕一向说的很顺。

    先是愤懑的表示了一番对媒体的愤怒,还拍着桌子假装愠怒的要找那些无良媒体算账,不管此话是真是假,可戏,却是做的很足。

    “如此,就最好不过了!”

    冷冷的丢下这句话,随意的朝无痕比划了一下手势,就示意他驱车回去了。

    “老大,我们不去沈家讨公道吗?”

    无痕虽然知道沈寒越大抵是不会乱用私刑的。

    但因为关心着那边的情况,还是忍不住提议了一番。

    “这个不急!先耐心的等待一番,毕竟,此事是有沈家而起,若想彻底翻篇,铁定还是要有沈家人去做的!沈寒越,这次若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我就亲手毁了他的沈氏集团!”

    从一开始的狂怒,到如今的平静如常,顾瑾寒却转折的很是自然,就好像,刚才那个恨不得去杀人的男人,不是他似的?

    顾瑾寒的心思,一向很难猜,但好在做事还算周全。

    既然他都发话了,想必顾念是没什么大事了。

    只是,血玫瑰?以及刻意被顾瑾寒引导着,直奔沈家而去的韩墨,又是怎么回事呢?

    “老大,要不要打电话通知血玫瑰和韩墨回来?”

    想到这茬,无痕张了张嘴唇,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不用!既然沈寒越没能保护好念念,此后,他就不配在去守护念念了,一切,还按原计划!”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