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一章 各路贱人齐上阵!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2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身子又随着栏杆摇晃了几下,就再也不敢往后仰了。

    但沈君美却依然推着轮椅一点一点的朝她逼近着,但凡顾念找到了一点儿缝隙,她都要死死的在推上去。

    眼看着栏杆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了。

    顾念干脆直接站定,一双冰冷的眸子仿若最凌厉的冰柱子一般,径直朝着沈君美脸上砸去。

    沈君美的脸上先是闪过了一丝的慌乱,随后就一脸高傲的朝着顾念扬了扬下巴,一双充血的眸子里还闪着一抹怨毒似的光。

    她张了张嘴唇,用无声的口型,冲顾念说了几个字。

    “你、死、定、了!”

    顾念努力辨认了很久,这才依稀辨认出沈君美究竟在对她说些什么。

    难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一个提前布好的局?

    松动的栏杆也是她事先动了手脚?沈君美,她究竟是要做什么?

    要置她于死地吗?顾念一边沉吟着,一边兀自转身朝楼下张望着,虽然摔下去可能会很痛,不过,要摔死人,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转念又一想,沈君美大抵也不敢直接摔死她吧?顶多也就是摔她一下,给她一个教训吧?

    嘴角微微弯起,不经意的就浮出了一抹讥笑,真是,这个沈君美,为了整治她,还真是煞费苦心呢?

    甚至连老太太都出动了,只是,在这场闹剧里,老太太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帮凶,亦或者是……?

    一下子被逼到一个退无可退的处境,甚至连思维都被禁锢了,顾念只觉得胸口有一股火,正直钻脑门。

    手本能的就扶上了轮椅的一角,给自己争取了一个小小的空间,这才冷冷的朝沈君美望了过去。

    “沈君美,够了!有什么话,我们去楼下说清楚!”

    此时,还牵扯到沈老太太,老人可是最不经摔的,所以顾念此时,简直被沈君美这下作的手段搞的一阵火大。

    可偏偏沈老太太却还一脸阴仄仄的看着她,似乎,连示弱的机会都不打算给她了?

    “奶奶,有什么话,咱们下楼说吧!楼梯口,实在不是说话的好地方!”顾念硬是压着心里的火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劝慰似的对沈老太太说道。

    下楼?

    沈老太太原本就没打算上楼的,在沈君美的恶意推动下,硬是气鼓鼓的上了楼,现在,这女人不但当场驳了她的面子,甚至,又要她下楼去?

    自打被忤逆的那一刻,沈老太太的火气早就已经蹿的老高了,现在,又如何会妥协呢?

    “顾小姐,下楼的话,要先去房间收拾行李箱吧?”

    收拾东西?这个老太太,还真是油盐不进了?她难道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危险吗?

    顾念此时也憋着一肚子火呢,能强自压下火气说话,都已经很不容易了。

    偏偏这老太太和沈君美还一再的逼迫?算了,和她们完全是没法交流了!

    顾念手上暗暗使了点劲儿,预备把轮椅往外稍稍推开点,然后迅速的回房,眼不见为净吧!

    可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顾念手扶上轮椅的时候,沈君美还好好的扶着轮椅呢,可再顾念使劲儿的时候,沈君美却突然撒手了。

    轮椅一下子失了衡,转了几转,眼看着就要往楼梯上滚过去了。

    沈君美这才“嗷——”的大叫了一声,一只手掌径直打落了顾念伸出去的手,转而朝轮椅的扶手抓了过去。

    只是,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她一个手滑,轮椅原本就快停稳了,却又因为这一下的推力,就这么骨碌碌的顺着楼梯,朝楼下滚落了下去。

    “奶奶——”

    沈君美这一声,叫的可谓是凄楚异常,只是她眼底闪过的一抹精光,却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思?

    那分明就是一种计谋得逞的欣喜?

    难道,从一开始,沈君美的目的,就不是她,而是沈老太太?

    拿自己的亲奶奶,不遗余力的往别人身上泼脏水?这女人,可真是下得去手?

    顾念整个人都懵掉了,毕竟,之前,在她的印象里,沈君美也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就算是心思有点歪,但也都是小打小闹,何曾歪过这么彻底?

    可今天,沈君美可谓是完全刷新了她心里的认知,这女孩果然被宠坏了,为了一己之私,居然都可以把手掌伸向自己的亲奶奶了?

    此刻,沈君美那凄楚的哭泣声,听在顾念的耳朵里,真是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只是待看清地上的老人,正被轮椅压在下边,头上似乎还隐隐有红色的液体渗出来,而眼睛也紧紧的闭上,看样子,是昏迷过去了?

    顾不得多想,蹬蹬冲下楼梯,先吩咐佣人找了止血绷带,紧急帮老太太止血。

    闻讯而来的管家,只是惊诧的叫了一声,就赶紧打电话喊了老太太的专职医生,火速赶过来。

    此刻,场面乱成一团,自然没人知道,有谁还拨打了报警电话。

    或许,这个电话早在事情发生的一瞬,或者是之前,就已经被提前拨通了吧?

    因为,这些警察实在是来的太快了,顾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冲进来的两个警察,直接拷了出去。

    甚至,她还没被带出门外,就被突然蜂拥而来的媒体,堵住了去路。

    那些记者们,一见到这个场景,都仿佛是被打了鸡血一般,甚至连眼睛,都是亮的,一个一个的话筒,就指向了顾念,一个一个犀利的问题,也尽数指向了她。

    “沈夫人,据知情人透露,你和沈家老太太素来冰火不容,今天更是痛下毒手,把她从楼梯上推了下来?”

    痛下毒手?简直是放屁!

    顾念脸色阴沉的似乎都能滴出水来了,整个身上仿佛笼罩了一层阴寒的罩子一般,让靠近她的记者,都不由得心头一寒。

    可偏偏,她澄净透亮的眸子,却仿佛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般,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记者,让人的心头下意识的就能产生一个想法:“她莫非是无辜的?”

    正在这个时候,沈君美就突然冲了过来。

    她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花,因为过度的伤心,两边的肩膀还在因为她的哭泣,而微微颤抖着。

    这个凄楚的可人儿,眼神一落到顾念的身上,眸子里就仿佛突然藏了无数的细针一样,怨恨的眸光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朝顾念脸上,扫视了一圈。

    身子好似不堪重负一般,先孱弱的抖动了几下,这才伸出手指,大义凛然的朝顾念身上一指。

    “大嫂,奶奶这个人虽然平时对你严厉了点儿,但我和大哥,却也是这般过来的呀,而且,奶奶这个人向来就十分注重规矩,管教你,也不过是想让你早日适应大家族的规矩,否则,你若是在外边闹了什么笑话,就不好了……”

    记者在顾念这边连番吃瘪,一听到沈君美的控诉,立刻就仿佛见到“垃圾”的苍蝇一样,嗡嗡的就围了上去,更是一股脑的向沈君美抛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沈君美始终都保持着一副羸弱的模样。

    一会儿揉揉额头,一会儿身子又晃晃悠悠的摇曳一番,嘴上更是踟蹰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她却是这样,记者就越容易想入非非,此刻,也没人围堵顾念了,警察一得了空,立刻就把顾念押上了警察,带走了。

    而此时,沈君美的戏份却没有结束,先是吞吞吐吐的倾吐了一番顾念的恶行,接着又兀自替顾念解释一番。

    “大嫂年轻,难免会意气用事,唉,都怪我,要是我能从中周旋,让奶奶和她多点沟通就好了……”

    明面上是在替顾念说话,但内里可谓把她贬低了个遍。

    年轻不懂事吗?

    记者们不约而同的朝沈君美投入了钦佩似的视线,要说年纪小,这位不是也年纪不大吗?

    可这觉悟,这教养,可真不愧是大家族里出来的,沈老太太先是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孙子,又培养出了那么懂事的孙女,涵养,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这一刻,所有的记者,都不约而同的在心里下了这么一个结论——只怕是这个一心嫁入豪门的拜金女,自身品行不端吧?

    毕竟,之前,网上不是还曝光过她的艳照吗?

    甚至,当年照片若不是被沈寒越压下去,只怕各大媒体,早就把这女人曝光八百遍了?又何至于让她蹦跶到现在呢?

    只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沈寒越,只怕也不会再保她了吧?

    就是因为抱了这么个想法,媒体们才能这么有恃无恐。

    一时之间,各大媒体都开始重拾旧话了,把顾念批驳的一无是处!

    一些无良媒体,甚至极尽夸大,更是借着前段时间乔雅的事情,狠狠批驳顾念的同时,又暗暗的给乔雅平了反。

    也不过短短一个小时,各种阴谋论就层出不穷。

    乔雅的经纪公司快、准、狠的抓住了这个时机,更是把乔雅打造成了一个被心机婊逼迫陷害到没退路的——一个凄惨白莲花的形象。

    今天的新闻和前段时间的新闻一叠加,可谓是年度最大的反转狗血豪门陷害上位戏码。

    甚至都有导演发微博调侃,考虑着要不要借势出个剧本,到时候,就找乔雅来演女主角,而乔雅更是直接接受了这份最离谱的邀约,甚至还了该导演。

    于是,这场闹剧,又一次被推向了一个新的**!

    可是,事情都已经白热化到这个地步了,在这场闹剧里被网友讨论最多的一个男人,却还窝在办公室里,研究着秦氏集团最近的一些新动向。

    上次没能一举打垮秦氏,他可是在秦慕身上吃了个大苦头,这些年苦心经营的海外市场,更是险些毁于一旦。

    所以,被打击了一翻的狮子,一旦回过神来,就一定要狠狠的咬住对手的咽喉,直至拖死为止!

    所以,等发现秦慕正倾尽全力,把手伸向华夏各地的商业地产的时候,沈寒越的嘴角就不由得扯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微笑。

    毕竟,沈氏发展至今,涉猎的范围可谓是宽泛异常的。

    最初成立的时候,那个时候华夏的某些经济特区发展蓬勃,华夏政府从沿海到内陆的发展策略,吸引了一大批的人员下海淘金,而沈寒越的爷爷,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赤手空拳打拼的。

    刚开始,也不过是在倒买倒卖,从中赚些差价,后来积累的资金,就开始投资起了服装生意,更是越做越大。

    但沈氏真正的巅峰时期,却是从沈老爷子和沈老太太认识之后开始的。

    当初沈老爷子就是听从了沈老太太的建议,转行做了房地产的生意,后来,继承了杨家家业的沈老太太,更是带领着沈氏集团,迎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虽然,沈氏后来涉猎的范围,更是一广再广,但是房地产却是其根本,沈氏集团企业的地产公司——恒洋集团,经过数载的沉淀,更是在A市占据着龙头的地位。

    在A市,恒洋就是一个风向标,在市场饱和的时候,最先突破瓶颈,把市场转向商业地产和旅游地产,甚至第一个把商业地产走向品牌化的,就是恒洋。

    就算是现在,房地产行业的蛋糕,越来越小了,但一些品牌为主的商业地产,每年却还是盛产着一笔不菲的利润。

    这也是秦慕执意要踏入此行的原因了。

    甚至,他也许还有着更大的野心——就是想努力做大做强,并逐步动摇掉沈氏的根基?

    就算秦氏之前在A市有过不少的积累,但真正要动摇一个龙头一样的恒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更何况,他的对手,还是一个手腕强大到无所不能的男人呢?

    沈寒越勾唇一笑,就冷冷的把手里的资料甩到了办公桌上。

    然后,悠然的锁好密码箱,透过落地窗,瞥了一眼外边日渐昏黄的天色,贪婪似的舔了舔嘴唇,似乎,已经开始想念起那个无比熟稔的味道了?

    只是,刚走出沈氏,就被门外零星的几个记者吸引了视线,见杨烁和保安正在驱逐记者,他干脆也就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

    眼看着翘首以盼的男主角登场了,剩余的几个记者,却都战战兢兢的后退了一步,不敢上前采访了。

    毕竟,刚才杨烁和保安的高压政策,还是有用的,否则,原本还密密麻麻的人群,就不至于只剩那么点儿了?

    只是,剩余的几个媒体,既然能留到最后,就证明身后的根基强大,所以,这几个记者虽然面对沈寒越,还有些发憷,但还是举着话筒,慢悠悠的迎了上去。

    摄影师见状也急忙跟了上去,几台摄影机就这么同时对上了那张,足以让A市的女性都为之疯狂的一张脸。

    属于上位者独有的凛然气势,让那些摄影师,不自觉地就避开了他的张脸。

    所以,整个采访里,摄影机记录下的,均是男人的侧脸,可只是侧边的一个点儿,都足以让人脸红心跳了。

    一个采访的记者,只偷瞄了男人一眼,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是,这短暂的小插曲,并没能影响到采访的进度。

    因为,还不等有人发话,男人就极其不耐的瞥了一眼他们手里的话筒,话筒上都印着各个媒体的名字,男人只是大致扫视了一圈,嘴角就不由得浮出了一抹嘲讽似的讥笑。

    “A市有名的几家媒体既然都到齐了?那就具体说说,是什么事情吧?”

    说着,冰冷的眸光往全场一个扫视,那如影随形的压迫感,就登时让在场的媒体喉咙发紧,下意识的就张了张嘴,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他的眼神实在是太骇人了,仿佛在说:待会说出的答案,不够让我满意,那你们就试试看?

    他们今天要采访的,可是沈家的丑闻?这个答案说出来,能激怒这男人的概率,绝对是百分之百的!

    而这个男人,貌似之前就一直没听到风声,所以,这就不由得让他们在心里做了一个新考量。

    现在余下的记者,心里可谓是一百个后悔。

    早知道,在刚才的高压政策下,他们就该溜之大吉的,毕竟,版面的噱头,早就已经足够了,他们又何须多此一举,来惹这个最不好惹的人物呢?

    沈寒越久经商场的,对人心的揣测,早就已经达到初级心理咨询师的水准了。

    只淡淡扫视了一圈众人的表情,心就没来由的狂跳了起来,难道是那个小女人出事了?

    脸色一沉,顾不得在场的记者,一只手直接伸出去,揪住杨烁的衣服,就把他塞进了车里。

    “说,究竟有什么事情瞒我?”

    冷眸一眯,那幽潭似的眸子里就射出了森寒的光,扫视在杨烁的脸上,只扫的他眸子一紧,就下意识的撇了撇嘴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谄笑。

    其实,他哪里有刻意去瞒他呢?他只是见到有记者,就下意识的找人驱散了。

    驱散的过程中,唯一听到的有用的讯息,似乎就是沈老太太和顾念起了争执?

    在他看来,这样的小事,似乎还没到需要惊动沈寒越的程度,所以,第一时间,自然没去报告了。

    现在见沈寒越发怒,只得谄媚似的扬了扬手机:“我马上就帮您查!”一边扬着手机,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沈寒越,小心翼翼的解释了一番。

    身为助理,他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沈寒越阴沉着脸,手腕一松,这才彻底放开了他的衣领。

    杨烁从他的桎梏下脱身,先是松了松领带,捏着嗓子咳嗽了两声,见男人冷眼盯着他,这才一脸谄笑的抬起头,呵呵干笑了两声,就立刻拿着手机查起新闻了。

    其实,他都不用查,刚点开某个搜索页面,只输入一个“沈”字,一连串的新闻,就自动自发的跳了出来。

    随意点开一个,杨烁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偷眼瞥了沈寒越一眼,见男人一脸不耐烦的朝他伸了伸手掌。

    咬咬牙,这才哆嗦着双手,把手里的平板递了过去,然后身子使劲的往座位上一缩,迅速的垂下头,再也不敢抬头看沈寒越一眼了。

    见周身的气氛越来越冷,这才自动自发的跳到了主驾驶的位置,犹豫了一下,使劲一踩油门,就朝环山别墅的方向驶了过去。

    原本还黑着一张脸的男人,这才抬起头,朝车窗外瞥了过去,只是看了一下沿路的路标,一双冰寒的眸子,就径直朝杨烁的脸上看了过去。

    “调转方向,去警局!”

    “啊?”

    难道,不是应该赶紧回沈家吗?毕竟,沈老太太还在昏迷之中呢,而且,回了沈家,才知道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杨烁在心里犯了个嘀咕,但见沈寒越阴仄仄的脸上,逐渐现出了一丝“不耐烦”,方向盘一打,他立刻就调了个方向,闷头开起车来了。

    一路上,沈寒越也没闲着,先是各处打了一通电话,交代了一番,待听到对方劝阻的声音之后,他都忍不住想骂人了?

    “我管舆论的势头有多猛?现在伤的是我们沈家人,我们沈家都不追究了,舆论就算是再猛烈,还能直接替当事人做决定了?”

    车里的气氛越来越诡异,杨烁只觉得一会儿周身冷的就像是置身于冰窖一般,一会儿就热的像是身边放了熊熊燃烧的大火炉。

    特别是沈寒越打电话的时候,杨烁隐隐觉得,下一刻,似乎沈寒越头顶都能冒出飞窜的火苗出来。

    身为助理,杨烁的直觉一向很准。

    果然,下一刻沈寒越就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脏话,手里的电话更是被他攥的险些变了形,能把电话外壳能捏的咯吱直响,可见他使了多大的力度。

    “什么?她受伤了?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警察局,还有滥用私刑的权利了?”

    “不管动手的人是谁?总之,我不会放弃追究她的权利!”

    “还有,不管当时是谁报的警,我代表沈家,撤回对她法律追究的责任!听着,在我到达之前,若是再让她受了一丁点的委屈,我唯你是问!”

    一字一句,都是霸气无比,这个被惹怒的男人,头发似乎都要竖起来了,此刻,仿若是一个被惹红了眼的雄狮,通红的双眼里,只写了五个大字:“老子想吃人!”

    一连串的质问了几个人,这才阴沉着一张脸,放下手里的电话。

    杨烁此时,生怕这狂怒之下的男人会殃及池鱼,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心里还在为那即将倒霉的某些人默哀着。

    只是,他身为助理,下意识的为沈寒越考虑,完全就是本能。

    所以,硬是抱着有可能会挨揍的想法,还是鼓足勇气,小心的张了张嘴唇,向沈寒越提了一个建议。

    “总裁,我觉得,去警察局接夫人的事情,直接交给我去做就好了,你身为沈家的长孙,第一时间,还是应该回去看望老太太的?否则,旁人,不定又要放出什么样的言论出来呢?”

    说到这里,见沈寒越正一脸阴仄的瞪着他,立刻就住嘴了,嘴角僵硬的扯出了一抹谄笑,就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不过,杨烁的建议,他却还是听到心里去的。

    之所以没有着急着回沈家,一方面,是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沈家却没有一个人透出风来,更没人打电话过来,这就更笃定了事情的不寻常。

    似乎,这一切都是针对顾念而来的?所以,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这小女人的安危?

    至于沈老太太的安危,他不是不关心,而是,早就猜透了一些结果。

    毕竟,今天下午发生在沈家的事情,就算是针对顾念而来的,但若是沈老太太真的有事情,无论如何,也会有人会火急火燎的通知他的。

    既然没人通知,那就意味着,沈老太太就算是昏迷状态,只怕也平安度过危险期了。

    饶是如此,沈家也必须要赶紧回呢,否则,有些端倪,就更不好查了?

    想到这儿,沈寒越用眼神示意杨烁赶紧停车,然后,等车子停稳了以后,径直开了车门,就把杨烁丢了下去。

    “你赶紧回沈家看看!”

    最后的一个“看”字,男人咬的很重,眼眸深垂,似乎是在思索着某些事情,只看他的表情,杨烁也领会了他的意思?只怕,沈寒越并不只是让他回去看看而已吧?

    杨烁透过车窗,郑重的朝他点了点头,这辆活力十足的宾利,就好似浑身窜动着火苗一样,嗖的一声,就彻底湮没在车流里,不见了踪迹……

    **

    沈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一直在寻找机会落井下石的秦慕,又如何肯歇着呢?

    甚至,网上的一些水军,除了乔雅的经纪公司,有一半可都是他的功劳呢?

    不过,秦慕这么做,倒不是有心要帮谁,而是纯粹为了踩人而踩人,而且,再踩人的同时,又能顺带安抚一下乔氏,似乎也不是个吃亏的事情嘛!

    至于顾家吗?

    或许,在他和顾瑾寒合作钳制沈氏海外集团的时候,就已经彻彻底底的恨上顾家了。

    毕竟,原本,他是有机会狠狠压制一下沈寒越的,可是,顾瑾寒却率先把他暗中耍手段的证据,提交了有关部门。

    原本因为顾念和沈寒越的结合,他就已经开始深深的提防着顾家和沈家的合作了。

    所以,在他的眼里,顾瑾寒此举,无疑是在向他昭显着一个事实——顾家似乎有和沈家合作的打算?

    甚至,他都已经预见到,沈氏得了顾家的帮助之后,狠狠压制他的场景了。

    被沈家和顾家一起咬上,他的未来如何凄惨,似乎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

    像他这般的老狐狸,是从来不会主动去相信任何人的,自然,在顾瑾寒提交证据,刻意把秦氏参与的证据抹杀掉,并告诫他做生意要以实力取胜的时候,他可不觉得,顾瑾寒是真的再为他考虑。

    甚至还产生了一种被小辈欺压鄙视之后的屈辱感!

    在顾瑾寒走了之后,更是对他恨得牙痒痒,所以,连带着对顾家,他也存了一丝怨恨。

    总觉得,他这些年,倾尽全力的和顾家交好,甚至掏心掏肺的帮顾家办事,但顾家却只把他当下人一样看待。

    而沈寒越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因为莫名其妙的成了顾家的女婿,在顾家人的心里,就彻底的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秦慕原本就不是善茬,一旦钻了牛角尖,心里的扭曲程度,就更甚了。

    原本就在想办法,打算彻底破坏沈寒越和顾念的关系呢,甚至,还一度冒出了,破坏不成功,就杀了顾念,栽赃给沈家的打算。

    所以,当那些铺天盖地的新闻爆出来以后,他的兴奋程度早就爆棚了,自然是打算借着这个天大的好机会,彻底击溃沈家和顾家的结盟了。

    虽然对顾家颇有微词,但如果可能的话,顾家这么个靠山,他还是不想丢掉的。

    最重要的是,依着顾家对顾念的宝贝程度,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下死手的,否则,依着顾家的权势,万一查到一点端倪,他就完了。

    因此,这次的事情,他虽然也参与了进去,但真正出面的人,却是乔天泽。

    就比如,顾念在警局受伤,也完全是乔天泽出面安排的。

    目的也再简单不过了,想着沈家老太太出了事情,沈寒越对顾念,怎么说也会有点微词的,所以,警局的事情,如果顾瑾寒一旦追究起来,完全是可以把他推到沈家头上的。

    而且,就算顾瑾寒真的查到了乔氏的头上,也可以推说,是沈家的授意。

    毕竟,乔雅曾经好歹也是沈家的准孙媳,沈家老太太对她的重视,可是众所周知的。

    就算是沈家能逃脱了嫌疑,可乔雅既然作为沈寒越的前未婚妻,顾瑾寒,难保不会把这笔账,算到沈寒越的头上去?

    只是,计划再完美,却也估算不了人心。

    秦慕自私狭隘,所以,也总是以这样的心态去估摸别人,更是认定,沈寒越对顾念的在乎,也不过是看重顾家的利益而已。

    所以,当听说沈寒越非但已经赶去警局了,甚至还走在顾瑾寒赶去之前,就已经先一步把顾念带走了?

    他气的脸色铁青,脸上的皱纹都开始打颤了,一双手更是哆嗦了半天,才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乔天泽还在电话那端叽叽歪歪着呢,说话的时候,由于过分害怕,甚至舌头都快捋不直了,说话的时候,声音也含含糊糊的。

    “秦先生,你一定要帮我啊?如果他们查到我的头上,我就死定了!”

    顾瑾寒的厉害,乔天泽可是亲自见识过的,而沈寒越的厉害,自然也是不用说了。

    因为顾念,他同时惹上了两个厉害的角色,心里早就已经乱成一团麻了,此刻,只等着秦慕出手相救了。

    对于他这样的窝囊废,秦慕原本是理都不想理呢,但是为了能把这团火烧得更旺盛一点儿。

    沉吟了片刻,秦慕这才咬咬牙,下了个决定。

    “距离他们离开警局,有多久了?”

    “十分钟左右了——”

    电话那边的乔天泽,声音都是颤的,秦慕愣是花费了十二分的耐心,才忍下了朝他发火的**。

    “你马上向媒体放出舆论,就说沈老太太昏迷不醒,情况堪忧,沈家为了替老太太讨回公道,已经从警局把顾念带走了,甚至有可能会滥用私刑?……”

    秦慕做这个安排,也算是目前最有力的补救之策了,毕竟,因为乔天泽的原因,顾念本身就受了点皮肉伤。

    顾瑾寒就算是再理智,碰到亲妹妹被欺负,只怕也理智不了了?

    到时候一旦看到顾念身上的伤,只怕当场就能跟沈寒越翻脸的。

    乔天泽先是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了:“秦先生,警察局里的事情……”

    他这话还没说完,秦慕就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放心去做事吧,警察局那边的事情,我会替你安排的,总之,这把火,是不会烧到你身上的……”

    “好,那我就先谢谢秦先生了!”乔天泽喜滋滋的道了谢,这才去着手安排了……

    **

    彼时,韩墨正和无痕一起,窝在车子的后座,陪同顾瑾寒一起,朝警局的方向赶过去。

    虽然同样关心着顾念的安危,但他和顾瑾寒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表现。

    顾瑾寒的脸色此时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了,一双眸子里,更是攒动着团团的火焰。

    按理说,他这样的状态,其实是不适合开车的,因为,一路上,有好几次,他们的车子都险些和别的车子相撞。

    可面对顾瑾寒阴寒的脸色,韩墨除了紧紧的揪着安全带,紧张的大呼小叫,却是一点儿也不敢去劝阻他的,别说是硬着头皮从他手里抢下方向盘了?

    索性,顾瑾寒的车技还算精湛,虽然车子开的都快飞起来了,却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轻松的躲过所有的障碍物。

    韩墨鬼哭狼嚎了半路,就找到了迅速转移注意力的办法——和各路网友“打嘴仗”。

    更是在短短十分钟的时间,把网上最活跃的几个网友,统统人肉了出来,挂到了知名论坛最显眼的地方。

    虽然他随意人肉别人,说话又十分的狂妄,但证据在此,还是堵住了悠悠众口。

    毕竟,活跃度最高的网友,IP地址虽然窘色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挂了一个虚假的身份。

    甚至,有几个不同地区的网友,注册邮箱居然还是一样的?

    网友又不是傻的,没有人会甘愿被水军牵着鼻子走,再加上顾瑾寒背后强大的黑客团,一茬一茬的水军出来,他们就有一百个办法,让这些水军,自行湮灭。

    甚至,韩墨还贱兮兮的盗了许多账号,以水军的名义,用最拙劣的手段去煽动着不明群众。

    表面上看起来,是在一个劲的贬低顾念,可实际上看下去,完全就是在不动声色的讽刺乔雅。

    虽然网上大多都是些不明真相的网友,但聪明者,还是有的。

    于是,风向哗哗的就变了,在韩墨的引导下,甚至许多网友都发出了质疑?

    一时之间,求真相,坐等反转的帖子,就占领了各大知名论坛的重要板块。

    更是有些技术帝,开始大肆的通过前段时间乔雅的艳照,来一张一张的进行角度分析了。

    除了一些剧照,大部分的照片,分析下来,肯定是毫无PS痕迹了?

    所以,既然是实实在在的污点,要想洗干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于是,乔雅经纪公司几个小时的造势,在短短的半个小时的人为操作下,就彻底毁于一旦了!

    尽管是这样,大多网友却还是抱定了看笑话的心态。

    毕竟,现在的情况,就算是把乔雅拖下水,想改变网友对顾念的整体认知了,却还是一个没办法去操控的事情。

    毕竟,一切的真相,还是要由沈家出面澄清,才算数的。

    如果不是顾瑾寒明令禁止,韩墨估计就忍不住攻击掉沈寒越的账号,替沈家发言了。

    可是顾瑾寒有令在前,他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此,当他看到一个小时的成果,却被一个气人又扯淡的言论,彻底淹没了之后,气的脸色都白了。

    “真是太气人了!这些人究竟是什么眼神啊?居然敢说念念和乔雅是一路货色,妈蛋,真想把他们揪出来,狠狠的揍上一顿!”

    韩墨一边抱着电脑,霹雳巴拉的打着字,一边红着眼睛,一脸愤恨的对着手里的笔记本,甩了几个巴掌。

    如果不是华夏限制众多,此时,他真想彻底黑了A市的网络信号。

    可偏偏,因为顾瑾寒的命令,他除了和网络水军拼时间,和网友打口水仗,却硬是连一点非常规的手段,都不敢用?

    此时,正一肚子火没处发呢,眼神一瞥,这才发现,网上又有了新的舆论方向?

    拳头紧紧的攥着鼠标,一个使劲儿,愣是把手里的鼠标狠狠的砸了出去,更是顾不得顾瑾寒的众多限制了,直接霹雳巴拉的打了一串字,发送了出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