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 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1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虽然沈寒越说话的时候,眼睛压根就懒的瞄她一眼,眼神里也隐隐挂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淡然,但听到他发问,刘羽琦的眼神里还是燃起了一丝希冀。

    欣喜的抬起眼眸,匍匐着身子,又往前凑了一凑:“沈先生,今天确实是我做错了,不过,真正安排的却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让顾小姐抽到特定的东西而已,像道具上的手脚,都是有人提前安排好的……”

    这些,就是不用她说,沈寒越也已经猜到了,他想知道的显然不是这些,眸子沉了沉,直接就不客气的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这些过程,我不感兴趣!”

    刘羽琦身子一颤,多余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在沈寒越逼人的气势之下,抽搐了半天,这才嗫嚅着双唇,吐出了一句话:“对不起,沈先生,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就识趣的往后倒退了几步,两只手拼命的纠结在一起,使劲的绕啊绕的,整个身子也是僵硬到不行,不过,她等待的宣判却迟迟没有下来,男人就直接牵着顾念的手,走远了?

    刘羽琦迷茫的抬了抬头,他究竟是同意从轻发落了,还是……?

    此时,顾念,也有着和她相同的疑惑:“你打算放过她了?”

    沈寒越闻言,一张阴沉的可以滴水的脸庞,待落到顾念脸上的时候,便立刻换了一副模样,眸子里的那团黑雾,也渐渐的散去了,虽然这双幽深的眸子还是一眼望不见底,但从底部直接升腾出的温柔和宠溺,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狠狠的把女人揽在怀里,恨不得自此把她融进血肉里,再也不要分开了。

    “我的心,还没这么大!再说,她犯了错,忏悔的话,还是让她留给警察去说吧!”

    其实,打一开始,他可就没说过会答应破例的话吧?居然敢动他的女人,无论大错还是小错,他都是不打算饶恕的!

    男人紧紧的揽着女人,头深深的埋在她的后背,拼命的吸着鼻子,竟好似,要把这女人的味道,甚至是连同女人,都吸到身体里去。

    此时,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兀自散开,去忙着测试环节了,就算是有几个得闲的,除了偶尔偷瞄一眼,却也没有一个人,敢正大光明的朝他们这边看。

    饶是这样,顾念却依然羞涩的垂下了头,柔软的小手在沈寒越的腰上轻轻掐了一把,这力道,挠痒痒似的,直挠的男人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她偏偏还不自知似的,柳眉一竖,就不悦的横了男人一眼,嗔怪似的话,就从她那娇嫩的嘴唇里,吐了出来:“沈寒越,公众场合,你就不能注意点影响吗?”

    平时,若是听到这话,男人铁定会唇枪舌剑一般,甚至还要连带的在口头,和身体上,狠狠占她一番便宜,只是,有了刚才扫兴的一幕,又从刘羽琦嘴里听到了一些扫兴的话,他就再也没有这个心情了。

    薄唇顺着女人的后背,悄悄往后退了一下,落在她的唇边,声音里竟有着一丝怅然若失的味道:“辞掉现在的工作,安心的待在我身边,可好?”

    不知道是女人听错了还是……,竟隐隐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一丝哀求的味道了。

    从他怀里挣脱开来,沉默了半晌,却还是坚定的抬起了眼眸,迎着男人的视线,望了过去:“为什么?因为你那可怕的占有欲,还是因为刘羽琦刚才的话?”

    下巴抬的高高的,脸上满是倔强的神色,完全就是一副没得商量的架势。

    对于她的拒绝,男人早就已经习惯了,顿了半晌,这才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那好,我明天把李沁安排给你,做助理吧……”

    说着,霸道的薄唇就侵略似的探入了顾念的嘴唇里,一阵的攻城略地之后,这才恶狠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警告她:“不过,若是下次再被人算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把你单独留在曙光了,至于你的梦想,我统统都可以给你!”

    他带着满腔热情的一番表白,却只换来了女人的一记白眼。

    “我想要的,不需要任何人给!”眼神坚定,眸光里满是势在必得的自信,这小女人一旦犯起犟来,连强势如沈寒越般的男人,都只能缴械投降的。

    其实,若真是强制的把这女人禁锢在身边,也不是不可以的,甚至,把沈氏旗下的娱乐公司,屈膝奉给她,她爱折腾什么节目,就折腾什么节目,总之,只要她安然的待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怎样都行!

    只是,他实在是怕了这小女人的韧力了,为了逃脱顾瑾寒的束缚,那天在酒店,那么危险的事情,她都做了?

    若他也像顾瑾寒一般,把她强制性的护在身边,而不问她的意见,只怕这女人,不定又翻出什么样的浪花出来呢?

    一次一次的被拒绝,可他除了妥协,还是妥协?有时候发起狠来,也想不管不顾的逼迫她一把,但是每每对上她倔强的眼神,窜到胸腔里的那团火,总能在最快的时间里,消灭殆尽。

    猿臂一深,脸色一沉,又一次把试图逃跑的女人圈禁在怀里:“你去哪儿?”

    女人先是被他阴沉沉的脸色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心虚的垂下了头,不过,待回过神来,顾念就在心里恨铁不成钢似的嘀咕了一句:“顾念,你心虚个毛啊?在工作时间,这货公然的吃你豆腐,该心虚的,该是他,才对吧?”

    柳眉一横,就哼哼唧唧的回击了一番:“沈寒越,这儿不仅是公共场所,而且,现在还是工作时间,你这么……真的……好吗?”

    女人待对上他那幽潭似的眸子,心里就发虚,后边的话,干脆,就用含糊不清的哼唧给一一带过了。

    男人只是低笑了两声,邪魅似的凑近了她的耳边,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戏虐的意味,无限缱绻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声音很轻很缓,那浓烈的男性气息就这么在她耳边蹭啊蹭的,只蹭的她脖子发痒,红着耳根,先是不安的迎上他的眸子,这才不自然的干笑了两声:“没说什么?就是……其实我的主要意思是——我该去工作了!”

    不知道为什么?

    有时候,她可以对着这男人放肆一番,更是可以冷静的注视着那阴沉的脸色,随意调侃一番,但是,每每一对上他温柔缱绻的眼神,就没来由的发虚,甚至连舌头都不能捋直了说话了?

    她这是什么臭毛病啊?

    男人倒并没理会女人此时的小心思,只是兀自把她往怀里一揽,就主动朝李彦枫走了过去。

    李彦枫正和工作人员交代着游戏测试时的各种注意事项,但经工作人员的一个眼神示意,就立刻笑容满面的朝沈寒越走了过去。

    他虽然忌惮沈寒越,但作为文艺工作者,本身骨子里的那种清高,他还是做不来曲意逢迎之人的,但今天的这个意外,他确实有工作疏忽之嫌,因此,见到沈寒越冷意凛凛的眼神,他就本能的心虚。

    先是充满歉意的和沈寒越握了握手,正准备兀自酝酿一番,再好好道个歉什么的,沈寒越漫不经心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李导,念念受了点惊吓,所以抱歉,今天的工作,只怕是不能参加了……”

    嘴上说了抱歉,但他语气里却一点儿抱歉的意思都没有,声音也是最平缓最普通的,甚至连落尾的音调都很平,仿佛是在诉说着一个最平淡不过的请求。

    但奇怪,饶是再普通的语气,再正常不过的话语,在旁人听来,莫名的就能产生一种被什么压制着的感觉,这大抵就是天生的气场使然吧?

    李彦枫先是尴尬的轻咳了两声,这才微笑着朝沈寒越点了点头:“恩,应该的!”

    李彦枫说着,就又和蔼的望了顾念两眼,但一接收到沈寒越警告似的眼神,就又立刻从顾念脸上移开了,心里在嘀咕着这男人强大的占有欲,但面上却一直和蔼的干笑着:“顾小姐,今天本身就没什么事情,你又受了惊吓,还是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

    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不经意的朝旁边的瞥着,自始至终,都没再往顾念那儿瞥上一下了,或许连李彦枫自己都没发现,无形中竟然已经被沈寒越那凛然的气势引导着,有意的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不过,顾念似乎还没领略到,男人那瞬间可以秒杀世间万物的强大气场,愣是被男人强制性的拉到了车上,还在不满的哼唧着。

    “沈寒越,你怎么可以滥用职权呢?你刚才没看到吗?刚才导演气的都懒得看我了,那以后工作起来,还怎么好好配合呢?……”

    “好吵!”

    听着女人说了一大通,沈寒越压根什么都没听进去,唯一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这女人好吵,要尽快让她停下来才对。

    下意识的,一张魅惑的红唇就压了上去,霸道的舌头,宛若小兽一般,先是探入口腔,然后一路霸道的在女人口腔里肆虐了一番,这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她,并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

    如果不是公司还有些合同需要他亲自审核,此刻,男人真巴不得能赶紧回去,好好的品尝她一番。

    “你是先跟我回公司一趟?还是,我这会儿先送你回去!”

    虽然开口询问了,但男人此时却早已经踩动油门,朝公司的方向驶去了,其实,这些天,为了避免女人和沈家人接触,他都是每天和女人同进同出的,就是用餐,也都是让佣人直接送进房里的。

    开口询问,也不过是想充分尊重女人的意愿,毕竟,这小野猫平生最讨厌的,就是莫名被人剥夺了选择的权利,而自作主张的定了答案,也是想当然的以为,女人一定会选择前者的。

    谁知,他却失算了,柔软的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沈寒越,你是路痴吗?回家的路,是应该走这里吗?”

    猛地一个急刹车,先是方向打了个转,一双探寻似的眸子,就定在了女人的脸上:“你不是不喜欢和君美她们接触吗?”

    顾念向来诚实,听了询问,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是的!我很不喜欢和沈君美相处,也不喜欢和奶奶相处!”

    说到这里,朝男人努了努嘴唇,话锋一转,却又轻声叹了口气:“可是,我现在不是住在沈家吗?所以,就算再不喜欢,也要努力接受的!”

    顾念的话说完,沈寒越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就没来由的动了动,这已经是两人认识以来,女人给她的第二个惊喜了。

    他一早,就深深的被这小女人迷住了,但真正让他的心完全敞开,真正的在心里把她当做最重要的存在,还是缘于这女人第一次教训沈老太太的时候。

    她虽然无礼了,也逾越了,但每一个字,却都是在为他的童年心疼,这让沈寒越内心里阴暗潮湿的一角,登时就撒入了大片的阳光。

    而这次,女人却又一次给了他惊喜,她告诉他说,为了他,她愿意和他的家人去好好相处?

    沈寒越欣喜之余,显然把脑洞开的大了点儿,实际上,顾念虽然因为男人一次又一次的维护,动了想和沈老太太相处的念头,但也仅限于对方不排斥她的时候,和她打个招呼,不争不吵,维持个表面的和平而已。

    不过,见到男人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之色,后边要说的话,她还是拼命咽下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骨子里,应该也是很看重亲情的吧?只是既然看重,小的时候,又缘何不学学沈君美,多凑到沈老太太的面前,撒个娇呢?唉,真可怜!

    是的,可怜?顾念在心里竟然主动的给沈寒越贴了这么个标签,待沈寒越把车停在别墅门前的时候,她甚至还下意识的,给了沈寒越一个安慰似的拥抱。

    不过,当她松开怀抱,额头上接收了沈寒越一个猝不及防的轻吻,就立刻当场呆愣在那儿,可更让她凌乱的是,这男人居然还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又拍了拍她的双肩:“乖,我会尽早回来的!”

    说完,就钻进车子了,然后风一样的驶出了女人的视线。

    大脑当机了几秒,顾念这才不服气的攥了攥拳头:“喂,搞这么深情款款干嘛?还尽早回来?搞的好像是甜蜜似胶的新婚夫妇似的!”

    不服气的丢下这句话,女人便示意管家拉开门,朝院子里走了过去,自然也没有意识到,她刚才的话,有多么的奇怪?毕竟,他们不就是刚结婚的夫妇吗?……

    **

    彼时,沈君美正顺着房间的窗子,巴巴的朝院子里张望着。

    其实,这些天以来,她自从心里有了盘算,就吃不好睡不好的,只要一听到门口响起熟悉的引擎声,都要巴巴的顺着窗子,往外张望一下的。

    每每张望的时候,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心里似乎还隐约有些害怕,但只要一注意到顾念那笑意盈盈的一张脸,脸部肌肉就愤恨的扭曲在一起了。

    在她的眼里,女人的微笑是刺眼的,更是对她赤果果的一个讽刺!

    特别是每次沈老太太在饭桌上暗指她没规矩的时候,沈寒越对她的维护,以及顾念那低眉顺眼的微笑。

    明明是顾氏的千金,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论父亲和母亲,都是人人称道的人中龙凤,更是有一个优秀又无条件宠着她的哥哥。

    可是她呢?和顾念比着,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又总是习惯板着脸教训她,唯一的哥哥,也因为顾念对她疏远了,而她从小就爱慕的男人却还偏偏对顾念一往情深!

    凭什么?这个顾念,明明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偏偏来抢她的哥哥,来抢她喜欢的男人?

    这个女人,是不是天生就喜欢掠夺呢?

    沈君美的心里,就这么给顾念凭空贴上了一个掠夺着的标签,在她的眼里,顾念无疑就成了闯入她领土的一只小兽,她若是不及时把顾念驱逐出去,那么她的领土早晚会不保的!

    指尖狠狠的掐着掌心,因为太过于用力,指尖都已经稍稍弯曲了,沈君美却好似没有知觉似的,一双怨毒的眸子,就这么紧紧的注视着顾念的一举一动。

    待注意到女人身后没有跟着沈寒越的时候,沈君美嘴角不自觉地就弯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很好,这样好的时机,她已经等待很久了!

    “顾念,从此之后,你就彻底的从沈家滚出去吧!”因为过度的嫉妒和怨恨,沈君美的脸部肌肉早就已经扭曲变形了,可她偏偏却还在扯着一个不深不浅的诡笑,这一幕,真是要多渗人就有多渗人。

    顾念正兀自在院子里走着,眼看就要走到正厅里,蓦的,一种被毒蛇盯上的不适感就席卷了她的全身,下意识的就朝身后张望了一番,可是门口除了那个憨厚的门僮,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狐疑的收回视线,这才径直推开门,进了前厅,一路上,并没有看到沈老太太,也没有撞上沈君美,这才暗自吐了一口气,顺着楼梯,上了二楼,紧接着,就径直关上了房门。

    而沈君美,却一直站在一楼走廊的拐角处,静心听着“蹬蹬——”的上楼声消失了,这才收起一脸的诡笑,朝沈老太太的房间走了过去。

    敲开房门之后,先是乖巧的帮沈老太太捶了捶背,又冲她撒了会儿娇,这才有意无意的提起了刚才的事情。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这丫头今天倒是稀奇,平时,不等寒越下班,只怕她都不会单独回来的!”

    沈老太太原本对顾念就不大喜欢,又因为她日日把沈寒越霸在身边,她早就老大个不情愿了,所以,无论是顾念早出晚归,还是提前回来,在她的这里,都是博不来半点好感的。

    见此,沈君美索性趁热打铁,亲昵的往沈老太太又凑近了一点儿,这才一脸愤恨不平的,对顾念抱怨开了:“奶奶,我听曙光的人说,哥哥每天中午,都要跑去曙光吃午饭,真是的,曙光和沈氏中间可隔着老长的一段距离呢,我哥也不嫌累的慌!”

    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的朝沈老太太的脸上打量了几眼,见她脸色沉了一下,干瘪的双手,也气的颤抖了起来,就又补上了一句:“奶奶,这还就算了,可现在是上班时间,顾念自己逃班偷懒就算了,却还牵着我哥一起逃班!”

    她这句话一说完,沈老太太就怒不可遏的拍了一下桌子:“寒越,也逃班回来了?真是好样的,前有狼后有虎的,前几天沈氏海外集团还刚险度了一场危机,这才几天没到,他竟懈怠成这样,真是!太不像话了!”

    嘴唇微微的哆嗦着,枯瘦的手掌正紧紧的攥着拐杖,浑浊的眸子里更是有着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怒意。

    沈君美见状,慌忙替沈寒越解释:“奶奶,我哥是怎样的人,你最清楚了,要怪也要怪那个顾念,哼,真没看出来,她居然还这么矫情,逃个班而已,却还拽着我哥替她当司机,奶奶,我哥还是很看重工作的,否则也不会送了顾念回来,连家门都没进,就急着赶回公司了!”

    急着赶回公司?

    沈君美这句话里,无形的就向沈老太太递交了两个讯息:“第一,这个顾念又不懂分寸,又作,第二,公司里似乎还有事情,否则,也不会连家门都没进,就着急着回去了?”

    一直手掌捏着那雕刻精致的檀木拐杖,一只手掌滑动着轮椅,垂着眸子,嘴唇一直在微微的哆嗦着:“看来,我这个做奶奶的,需要好好教育教育她了,身为沈家孙媳,怎么可以这般不识大体呢?”

    沈君美脸上现出一抹欣喜的神色,一边替沈老太太推着轮椅,一边就张罗着佣人,要帮忙把沈老太太抬上楼梯。

    不料沈老太太,却直接在楼下的客厅里停了下来,并语气不善的指了指一旁的一个佣人:“去把沈太太给请下来吧!”

    沈君美脸上先是出现了一抹惊慌和焦躁,等反应过来,就先一步的跑上了楼梯:“奶奶,她架子这么大,佣人未必能请的下来,还是我亲自去请吧!”

    说完,就蹬蹬的上楼了,沿着顾念的房门敲了两下,门就打开了。

    “沈君美,有事?”

    见到门外来者不善的女人,顾念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的,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没承想,沈君美这次非但没发火,竟破天荒的对她挤出了一抹微笑:“大嫂,你来了这么久了,厨房还不清楚你的口味的,所以,奶奶让我问问你!”

    大嫂?这是要主动示好了?

    顾念哪次见到沈君美,不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呢?这次,她是吃错药了吗?居然主动喊她“大嫂”?

    顾念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半晌,不管如何,沈君美既然能主动示好,自然也不能驳了她的面子,礼貌的冲她露齿一笑:“替我谢谢奶奶了,我不挑食的,什么都无所谓的!”

    听她这么说,沈君美却为难的蹙了眉:“这……大嫂,要不,你还是具体点吧,或者,写一下你最爱吃的菜单也可以喔,这样吧,你先好好想,我待会上来拿!”

    说完,又冲顾念粲然一笑,立刻就又蹬蹬的下楼了。

    等一到了楼下,沈君美立刻就收起了微笑,转而换上了一副委屈的模样,眸子里还有意无意的蓄了几滴眼泪。

    “奶奶,顾念说,她困了,让我不许打搅她睡觉!”

    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气呢,听了这话,沈老太太干瘪的手臂上,青筋直跳,更是怒不可谒的滑动着轮椅,就要亲自去上楼。

    沈君美见状,赶忙张罗着佣人上来帮忙。

    刚一上楼,沈君美就悄悄的拽住了沈老太太的胳膊:“奶奶,沈家的家事,还是避开这些佣人吧!”

    说着,就有意无意的朝顾念的房门瞥了一眼。

    沈老太太想起顾念的性子,似乎待会,还不一定要发生怎样的争执呢,若不小心扯了不好的事情,就不好了,于是,认同似的点了点头,就示意那些佣人先下去了。

    沈君美嘴角滑过一丝得逞似的奸笑,就立刻往后退了几步,亲自替沈老太太推着轮椅,朝顾念的房门走了过去。

    这次,房门只敲了一下,就立刻打开了,顾念脸上一直都挂着一抹礼貌似的淡笑,见到门口的沈老太太,先楞了一下,这才轻轻递了手里的单子过去。

    “奶奶,这就是我最爱吃的几个菜单!麻烦您转交给厨房了!”

    因为沈老太太脸色一向严肃又诡异,顾念自然的也就忽略了她怪异的脸色,恭敬的把手里写好的单子递了过去!

    菜单?这个女人,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做事没分寸,也就罢了,此刻,居然还指使起她来了?而且,她写菜单又是几个意思?是嫌弃他们沈家,苛待了她不成?

    众多的不满积压在一起,此时,沈老太太就像是一个一点就着的炮仗,积压在胸口的火气,瞬间就全数倾泻了出来,脸部肌肉带动着脖子里的皱纹,就这么怪异的抖动着,更是径直抓过手里的菜单,当着顾念的面,直接撕了个粉粹。

    顾念先是一愣,下意识的就朝沈君美看了过去,见她只是幸灾乐祸的睨着她,顾念又不傻,此刻,自然知道是被算计了?

    张张嘴,正要解释,沈老太太那暗红色的拐杖,就朝她身上打了过来,顾念慌忙侧过身子,一猫腰就避开了拐杖,当然,沈老太太有了上次落空的经验,这次见顾念身影一闪,就立刻调转了方向,又朝顾念躲去的另一侧,挥了过去。

    沈老太太毕竟年纪大了,就加上腿脚不方便,身子的灵活能力自然是大打折扣了,再加上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几次扑空之后,就开始倚在轮椅后背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副呼吸不畅,随时要昏厥的模样,真是说不出的狼狈!

    沈君美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干脆就直接夺过了沈老太太手里的拐杖,双眼一瞪,往顾念的方向一指:“顾念,你是存心要害奶奶犯病吗?”

    这帽子也扣的大了点儿吧?难道,她就应该巴巴的站在那里,任由沈老太太打骂吗?开什么玩笑?

    身子一斜,先是往后退了一步,躲过沈君美的拐杖,这才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此刻,她大抵都发现,她周身的气势,有多冷,沈君美被她那冰寒的眸子一瞪,心里下意识的就是一凉,手里的拐杖也不由得往下垂了几垂

    只是,这失常的状态,只持续了几秒,沈君美就立刻恢复了一贯的傲慢无礼,头昂的高高的,如果技术上可以实现的话,估计,她的下巴都能只抵天花扳了。

    “顾念,你身为沈家的孙媳妇,被奶奶教训几句,不也是应该的吗?可是,你今天是在干嘛?是巴不得看着奶奶,进医院吗?”

    一字一句,沈君美都咬得很重,俨然是一副孝顺的好孙女的形象,脸上的表情也很是义正言辞,如果不知道内情的,指不定以为顾念究竟怎么着这祖孙两了呢?

    嘴角不可抑制的抽搐了几下,顾念此刻,真是彻底的被她的无耻,给折服了?

    “沈君美,你口口声声说我错了,可是我错没错,究竟错在哪儿了?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一双澄澈黑亮的眸子,就这么径直迎着沈君美的视线看过去,一番较量下来,沈君美立刻就心虚的别开了目光。

    怨毒的眸子,先是朝楼梯那里看了一眼,嘴角就瞥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顾念,既然你不知道你错在哪儿了?那我就代替奶奶,好好教训你一顿吧!”

    说着,根本就不打算再和顾念讲道理,手里挥着拐杖,就找顾念的脸上挥了过去,这一下要是被打到了,还得了?

    顾念下意识的就沿着走廊的方向一退再退,眼看就要退到楼梯口了,沈君美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拐杖朝楼梯的位置,指了指:“大嫂,你这是打算赶紧出门,去找我哥告状了?”

    告个毛的状啊?

    顾念气愤的瞪了沈君美一眼,趁她没注意,一下子就夺过了她手里的拐杖,一只手抓着顶端,就朝着沈君美的方向,虚晃了几下。

    “沈君美,我就算是不需要沈寒越帮忙,也照样能把你制得服服帖帖的,小小年纪不学好,却学了一肚子的阴谋诡计?既然你都喊了我一声大嫂了,那我就代替寒越,好好教教你吧!”

    “啊?奶奶,快救我啊!”

    顾念只是吓唬了她一下,拐杖都没挥到她身上,她就像被什么烫了一下似的,大声的哀嚎了起来:“奶奶,顾念她打我,奶奶,你快救救我啊!”

    经她这么一喊,顾念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就一把凑上前去,一只手直接就钳住了沈君美的咽喉:“打你?错了,我只是在教育你而已!君美,小小年纪,做人还是要诚恳一点的,刚刚的菜单,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君美一双眼睛里,虽然还带着满满的恨意,但现在落了下风,听见沈老太太正滑动着轮椅,朝这边走过来,这才不甘心似的摇了摇嘴唇:“菜单,确实是厨房需要的,只不过奶奶可能还不清楚吧,大不了,我待会帮你解释一下呗!”

    说完,一双眼睛就朝顾念的手上瞥了几瞥,那意思是,示意顾念赶紧松开她了?

    女人只是气不过而已,原本也没打算怎么着她,见她此刻眼泪巴巴的样子,立刻就收回手掌,放开了她。

    哪只沈君美一逃离了钳制,就赶紧朝沈老太太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见到沈老太太,就活像是见到了母亲的小羊羔,可怜兮兮的躲在沈老太太的轮椅后边,哭哭啼啼的向她控诉着顾念的恶行!

    沈老太太早已经气得不行了,听到这句话,脸色早就难看的不成样子了,甚至连嘴角的皱纹,都开始一阵一阵的抖动了起来,更是哆嗦着手掌,朝顾念那里一指。

    “怎么?看这样子,你是打算,连同我这个老太太,也一起打了?”

    顾念闻言,手里一松,拐杖立刻就顺着楼梯,骨碌骨碌的滚了下去:“对不起,奶奶,我只是一时情急,这才抢下了拐杖,再说,您老人家不是一向最注意规矩的吗?身为小姑子,却拿着拐杖去教训自己的大嫂,要是传出去,别人会说君美没有教养的!”

    “教养”,可是沈老太太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词,也是她每每用来约束顾念的东西,顾念今天之所以故意这么说,自然也是料定了她偏心,所以,先从这里,直接堵住了她要说的话。

    沈老太太冷哼了一声,虽然很不服气,但是顾念的话,却也并非没有半点道理的,于是,先是一脸威严的转过头,瞪了沈君美一眼。

    “君美,以后不可以这么放肆了!毕竟,你作为小姑子,刚才的行为,实在是有失体统的!”

    沈君美先是不服气的瞪了顾念一眼,这才委屈的撇了撇嘴唇:“奶奶,我还不是为了帮您吗?毕竟,您年纪到了,只需要动嘴说教就可以了,动手说教的事情,怎么好劳驾您亲自动手呢?”

    她声音很低,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掉落下来,真是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见状,沈老太太自然也不好再去批评她了,一双浑浊的眸子里,又转脸朝顾念瞥了过去,半晌,这才滑动着轮椅,慢慢的朝顾念走了过去。

    “君美的失礼,我自然会教训她,只是你,抱歉,我觉得沈家的庙太小,实在是装不下你的,要是识趣的话,你还是自行离开吧!”

    好吧,又是这一招?

    要是从前,女人二话不说,立刻就会离开沈家的?

    可是,现在,她却不乐意了?想起沈寒越那天低沉而沙哑的请求,下意识的,她就想好好的陪在他的身边,努力的抚平他睡梦里也不自觉蹙上的眉头。

    “奶奶,既然我是沈寒越的妻子,那我现在住在这里,不知道又有何欠妥呢?而且,身为长辈,过分干预小辈的生活,就是大家族所谓的教养了吗?很抱歉,如果你真的想赶我走的话,还是亲自让寒越来找我说吧?”

    礼貌的朝沈老太太欠了欠身子,语气虽然很平,但一字一句,却都仿佛是带着千钧的力量一般,直勾勾的击打在沈老太太的心口上。

    如果可以说服沈寒越,沈老太太又何须这么生气呢?

    所以,顾念这句话,在她听来,就是这女人对她权威的挑衅了?她就不信了,兢兢业业的打理沈家那么多年,今天,她还没有做决定的权利了?

    把轮椅往顾念身边移了两步,此刻,那冰凉的轮椅,都已经抵上女人冰冷的小腿了,可沈老太太却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依然滑动着轮椅,朝她更近了点儿。

    背部挺的直直的,一双布满寒霜的脸,正对着顾念的方向,可她周身无形的压迫感,在顾念看来,却一点儿用处都没。

    在乎着她的身份,这才在心里对她保留着一份最起码的敬重,否则,顾念只怕早就推开她了,毕竟,被这冰冷的轮椅抵着,又直面着她诡异而惨白的脸庞,她的心情,可一点儿都不好呢!

    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朝左边移动了两步,正要灵巧的俯下身子,避开沈老太太,可沈君美一脸挑衅的推着轮椅,稍稍打了个弯,又一次把顾念死死的抵在了楼梯的栏杆上,没办法,只得把身子往栏杆上,尽力再靠一下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整个栏杆一直在微微摇晃着,一副很不牢靠的样子?好似,只要稍稍用点力气,她就能立即摔下去?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