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九章 有坏心,没脑子!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1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俞北的声音很轻很缓,从头到尾,也不过是娓娓陈述着一个事实,可是,在沈君美看来,却把它当成了一个对自己的嘲讽。

    毕竟,在知道俞北心系顾念的那一刻,她就觉得她在感情上,虽然输了,但在家世上,还是略胜一筹的。

    可是……这一切,也都是建立在真相未知之前的。

    现在,她再回想起曾经嘲讽顾念的那些话,都觉得,这是对她自己的一个莫大讽刺。

    “她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

    羞愤之际,沈君美紧紧的攥着拳头,狠狠下了这么个定论,更是在心里认定,顾念为了让她在俞北面前彻底丢丑,这才刻意隐瞒真相,一切,也不过是要在最后的那一刻,用事实狠狠的给她一个巴掌罢了。

    从车上下来之后,沈君美仿若是丢失了所有的骄傲一般,每一步,都走的格外的沉重,特别是回想起俞北漠然的眼神,她总觉得,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顾念所赐的,心里对顾念的愤恨和嫉妒,就这么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一起。

    这一刻,她真恨不得顾念,能立即去死!

    颤抖着摸出手机,然后拨了一个号码出去,就彻底的坐在别墅后边的草地上,起不来了。

    声音里也是委屈到不行的哭腔,沙哑黯淡,刚喊了一声“乔雅姐”,就呜呜的嚎哭了起来。

    乔雅此刻正在敷面膜,接到沈君美的电话,就不由得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对于动不动就要哄一下这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她心里可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可是,偏偏沈君美却是她最有利的一张王牌。

    收回满脸的不耐烦,转眼就换上了一副明媚的笑颜,而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最体贴,最知心的大姐姐一般,温柔里又透着无穷无尽的关切。

    乔雅不愧是天生的演员,所以,对于沈君美这种长不大的小孩子,可谓是一摸一个准,再加上沈君美自小又缺乏家庭的温暖,唯一的两个亲人,一个总是时时刻刻的板着脸,而另一个,却因为顾念,对她百般斥责。

    所以,她现在不自觉的,就把乔雅当成了一个最贴心的大姐姐,一边抽噎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讲述了一番今天下午的遭遇。

    这么个重磅的大消息,把乔雅砸的晕乎乎的,手指紧紧攥在一起,指尖一直在掐着掌心,反复确认了很久,这才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询问了一句。

    “那寒越和奶奶,都知道了吗?”

    沈君美一边抽噎着,一边兀自摇了摇头:“我哥那边,我也不确定,但奶奶这边,一定还不知道。”

    攥着掌心的手,这才稍稍松了点儿,从嘴唇里稍稍吐了口气,一个深呼吸,就又重新对沈君美交代了一番。

    “君美,我来想办法,记住,这个事情,一定要先瞒着奶奶!否则,奶奶因为她的身份,若万一妥协了,那你以后见到她,都要恭敬的称她一声大嫂了,甚至,顾念还会借助顾念的权势,日日的欺压着你,到时候你就算是想反抗,只怕沈家也没人能替你做主的……”

    乔雅尽可能的把事情往恶劣了去说,更是在话语里,把顾念日后可能出现的“状态”,给假设了一遍,言语里处处都透露着对沈君美处境的担忧,可真实意图如何,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乔雅现在,就是要想尽办法的把沈君美争取过来,趁事情还未公开之前,彻底的把顾念赶出沈家。

    果然,听了她的分析,沈君美此时已经顾不上哭了,紧张的攥着手机听筒,郑重的点了点头:“恩,我都听你的,乔雅姐,你一定要帮我,总之,我一定要尽快的把她从沈家赶出去!”

    乔雅一边答应着,一边在拼命的攥着手中的电话,似乎在努力思索着对策,毕竟,她现在就算在不济,好歹也算是乔氏的千金呢,可顾念的身份一旦曝光,在各方面,可都是会重重压她一筹的。

    再加上沈寒越对她的重视,那她要打倒顾念,无疑就成了一个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痛苦的咬着嘴唇,拼命的摇着头,似乎很害怕那一刻的到来?

    不过,人在最害怕的时候,是最容易生急智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突然闪现的念头,便滑向了她的脑海。

    嘴唇轻轻的贴向听筒,低声向沈君美耳语了一番。

    电话那边,立刻就响起了一声惊叫:“乔雅姐,不可以,我不可以这么做的……”沈君美使劲的用手掩着嘴,嘴巴长的大大的,显然是被乔雅的话,给吓到了。

    虽然有那么些许的心动,但这少许的心动,立刻就被那躁动不安的良心给压下了。

    似乎早就料到了沈君美的反应,乔雅漫不经心的笑了笑,对沈君美的反驳,似乎压根就不在意似的。

    “君美,反正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自己考虑清楚吧,再说了,这个事情,策划者和执行者都是你,只要把握好分寸,也不会有事的。人生就是这样,如果关键的时候,不能勇敢一把,就只能用往后的日子,来后悔了……”

    乔雅自始至终,都是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但是,她这看似漫不经心的说辞,每一个字,可都是在往沈君美的心上去挠,沈君美的心也彻彻底底的被她说动了。

    “是啊,只要把握好分寸,肯定会没事的……”沈君美对着电话,来来回回的念叨了好几遍,这才悄悄挂了电话。

    电话被挂断的那一刻,乔雅就知道,事情似乎已经成功一半了?

    把手机往沙发上一丢,整个身子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半晌,那压抑不住的一阵笑声,才从她喉腔里钻了出来,响彻了很久。

    而此时,沙发下边的红光一闪,她这诡异的笑声,自然也一同传到了窃听器的另一端。

    杜娟儿拿下耳机的时候,手指还在一阵一阵的抖动着,嘴大大的张着,一副惊诧到不行的样子,显然,还在努力消化着刚才偷听到的讯息?

    她和顾念虽然不同系,但因为她和表演系系草——叶子睿高调的恋情,整个表演系的人,可就没有不认识她的,记得当时,一些嫉妒她的大一新生,还把顾念的家底给扒了个底儿掉。

    父亲苏国斌,一个普通的高中化学老师,而母亲顾嘉柔,也只是某个公司里最普通的小职员,妹妹苏瑾随父姓,顾念随母姓,无论怎么听,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家世。

    并且,系里一些被苏国斌教过的学生,更是爆料说,在高中以前,苏国斌都只有一个叫“苏瑾”的女儿的,而顾念对于苏家,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于是,就有大胆的人推测,顾念是苏国斌为了躲避生育政策,被扔到乡下的野孩子。

    当时,甚至有些暗恋叶子睿的小女生,主动找顾念挑衅的时候,就拿这个推测,来敲打过顾念,可顾念却好似丝毫不觉得有什么,笑盈盈的就认下了,她这种坦荡的心态,让那些企图拿这些来恶心她的女生,彻底的没辙了。

    甚至,有些女生,更是被她坦荡的生活态度所打动,从而放下了对叶子睿的小心思,转而和顾念成了朋友。

    可是,现在看来,她所谓的坦荡,也不过是另有原因罢了,试问,一个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千金,你却用家世和不被宠爱去打击她,又如何能打击到她呢?

    不过,比着顾念的身世,最让杜娟儿惊诧的居然是乔雅和沈君美,面对乔雅那么狠辣的主意,这个沈君美都能全盘接受,看来,这个乔雅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呢?

    收拾了东西,就立刻朝许蕙的心理诊所奔了过去,待她接待完最后一个病人,才笑盈盈的走出来,挽着杜娟儿去了就近的西餐厅。

    “怎么这副表情?”

    许蕙不动声色的切了一小块牛排,一边优雅的送进嘴里,一边漫不经心的询问了一句。

    从始至终,许蕙就只是淡淡瞥了杜娟儿一眼,就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食物和美酒上面,那句询问,竟好像是一句漫不经心的问候一般,问完,压根都没等她回答,就开始和杜娟儿分享起了这家牛排的口感和用餐体会。

    杜娟儿心不在焉的敷衍了几句,几次开口要说话,都被许蕙轻而易举的给堵了回去。

    “吃饭的时候,就要静下心来,用一种享受的心态,静心的品尝着每一道美食,至于旁的事情,大可以饭后再谈!”

    许蕙说着,又漫不经心的晃动了几下杯子,嘴唇凑上去,轻轻的抿了一小口。

    她这旁若无人的享受姿态,以及红唇和杯沿碰触时的性感,若不是因为两人单独在小包间里用餐,恐怕早就被周围的雄性动物,给惦记上了。

    不得不说,无论何时何地,总之,只要是在人前,许蕙身上无时无刻都透着的洒脱,以及不经意间就流露出的性感,总是能最快的抓住旁人眼球的。

    就像是此刻,杜娟儿作为一个女人,在看着许蕙的时候,都莫名的激动了起来,内心里也总觉得,女人能活到她这般心态,又能活到她这般姿态,就足以能被同类给艳羡死了。

    许蕙的这般姿态,只要是任何一个女人看到了,就总会有意无意的想要同她贴近一点儿的,这也是她异性缘和同性缘,都这么好的原因。

    杜娟儿此刻,下意识的就被许蕙引导着,低头安心的用起餐来了,甚至,如果不是饭后许蕙提起,她大抵都忘记这次特意过来的原因了?

    许蕙用纸巾擦了擦嘴,又抿了一口红酒,一边摇晃着手里的杯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可是乔雅那边,有了新的动向?”

    杜娟儿正拿着小叉子,往嘴里送着一小块水果,听到这句话,叉子一个踉跄,就险些被嘴里的东西给噎道,猛地咳嗽了几声,这才开口问道:“你都听到了?”

    许蕙轻轻摇了摇头:“我只是猜测而已——”说着,伸出手掌,朝杜娟儿那里挥了挥,示意她细细的讲述一番。

    “蕙姐,顾念父亲,就是现在叱咤M国商圈的顾毅君,母亲是设计师戚晓……”

    说到这儿,杜娟儿就下意识的看了许蕙一看,见她只是点头,对于这个答案,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似的,就不由得又补充了一句:“难道,这个你也猜到了?”

    许蕙又是摇头:“没有,只是没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寒越那个人,可不是看重家世门第的那种人,顾念的身世,在别的男人看来,可能会加分,但在寒越这里,可是个不小的压力呢,他可是最不喜欢被人施压的,猜测没错的话,上次沈氏在海外受制,就定是顾家在向寒越施压了……”

    想到这个,许蕙就不由得抿嘴一笑,这个在乔雅看来,仿佛是天塌下来的坏消息,在她看来,却并非如此,甚至,如果利用得当,都可以成为离间两人的一个助力。

    依杜娟儿的脑子,自然是想不到这一层的,但是,见许蕙依然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架势,就知道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似乎还并不足以构成威胁。

    于是,拿起桌上的酒杯和许蕙碰了一下杯,这才又娓娓讲述了另外的一个消息。

    “喔?”

    这次,许蕙倒是小小的惊诧了一把的,只是,这次她惊诧的对象并不是乔雅,而是沈君美。

    “没想到,这丫头一旦钻进牛角尖里,性子竟这般狠辣!不过,依她蠢笨的脑子,这个事情会如何发展,我们也只好静待好戏了!”

    许蕙轻描淡写的说道,从始至终,似乎都没太把乔雅放在心上,但杜娟儿可不一样,她一想起乔雅的毒辣,就总觉得,这个女人日后定然会是一个不小的祸害,生怕她以后一旦脱离钳制,会转而去对付她。

    “蕙姐,你的意思是说,我们静观其变,可是,若随着乔雅这般折腾,万一……万一她成功了,只怕就不会再甘愿受我们钳制了?”

    当然,杜娟儿这话,自然也有着另外的忌惮,毕竟,当初出面对付乔雅的人,是她,若乔雅日后一旦成了气候,除了顾念,只怕她就是乔雅第二个想对付的人了。

    聪慧如许蕙,又如何会看不透她的这点小心思呢?

    “放心,我们捏着她的命脉,任何时候,都是可以迅速把她从天堂拽下来的人!”许蕙说着,便伸出手指,冲杜娟儿比划了一个“四方”的东西。

    杜娟儿立刻就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也对,既然我们监听着她的一举一动,就不怕她会翻天了!”

    说完,见许蕙抿着唇,正笑意盈盈的冲她举着杯子,这才拿起桌边的杯子凑了上去,酒杯轻轻相撞,发出了“砰——”的一声脆响,两个人这才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各自抿嘴啜了一小口……

    **

    此时,在总导演李彦枫的指导下,节目第一期的所有室内场景,已经被全部选定了,而所有的室外场景台,也都已经被全数搭建完成了。

    而现在,他们的工作就是,在开拍之前,先好好的测试一下游戏的可行性了,这个也是每个真人秀开拍之前,所必须的步骤,而这次的节目,自然也不例外了。

    这次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采取一种抽签的方式,来决定每个人要测试的部分。

    轮到顾念的时候,恰好就剩最后一个纸条了,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直接拆开了。

    这个题目的设定是,男女在摄影棚拍戏的时候,突然出现意外,棚上的一个灯突然砸了下来,而男嘉宾及时推开了女嘉宾,从而导致他被砸伤了小腿。

    因为开拍前,导演故意卖个个关子,所以,大家对四位嘉宾的人选都很好奇,当顾念拿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丝毫都没怎么在意,而是在热切的讨论着与这个故事对应的主角,到底是哪对明星。

    沈寒越在一旁听了一会儿,眉头立刻就蹙成了一团,然后一把就推开了要和顾念演练的工作人员,把顾念拽到了他的身边:“不行,这个题目太危险,换别人!”

    见导演李彦枫脸色一沉,顾念立刻就把沈寒越拉到了一侧,冲他撇了瞥嘴,似乎对于他的干涉,很不高兴。

    “沈寒越,都是因为你,我才迟到了那么久,你能不能消停点,别再找茬了?”

    找茬?很好!看来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最擅长的就是过河拆桥?

    因为他,所以才迟到?

    她睁眼说瞎话的能力真是越来越强了——明明是她忘记了今天的安排是一下班就要集合去各地测验场景,而午餐时间更是被导演剥夺了,只是车上每个人发个盒饭,对付一下而已。

    可这女人呢?居然自作主张的就接受俞北的邀约——去吃饭了?

    等接到蒋昕的电话之后,更是好说歹说的,求着男人暂时充当了一下司机的角色,可现在却又厚着脸皮,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他了,世上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沈寒越黑着一张脸,一双手就这么钳住了顾念的下巴,眼看着就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来上一个“惩罚”了,顾念立刻心虚的垂下了头,然后哀求似的摇晃了几下他的胳膊。

    “沈寒越,对不起嘛,我就是因为突然被他们排斥,太急于证明自己了,刚才的话,都是瞎说的,你别生气嘛……”

    撒娇似的撅着嘴唇,趁没人注意的时候,飞快的冲男人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又往男人身边凑了凑,小声哀求了一句:“沈寒越,就给我个面子吧,拜托拜托啦!”

    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双眼还不可抑制的眨巴了几下,看着女人这样,沈寒越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但面上却还是一贯的冷峻表情,语气也很是生硬。

    “既然想表现,我陪你!”

    说完,把女人往怀里一揽,就强制性的揽着她,朝一边的小摄影棚里走了过去。

    棚顶的灯饰原本就是做过手脚的,虽然外形做的惟妙惟肖的,但是真实材料却是软塑胶,就算砸到小腿上会有点疼,但绝对不会受伤。

    而之所以测验,也是因为这次是没有彩排的真人秀,为了紧紧把握住灯饰落下的角度以及时间,争取在正式开拍的时候,不让男嘉宾扑了空,工作人员事先必须要测验好一切,把握好所有的节奏,这样开拍的时候,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李彦枫需要的是测验,至于测验的人是谁,他自然也不会干涉了,见沈寒越揽着顾念走过来,挥手朝身后的工作人员示意了一下,她悄悄的拉了下手里透明的丝线,棚上的灯就顺势砸了下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沈寒越就揽着女人往前一侧,然后灯饰就直接落在了他脚边的一侧,没有狼狈,也没有惊慌,自始至终,两人连嚎都没嚎一声,就结束了这次的测验。

    李彦枫皱了皱眉,脸上还带着几分责怪似的意味:“这样不行的,剧本的设定是,要突出男嘉宾的牺牲精神,这样,才能更好的激发起女嘉宾对他的怜惜……”

    岂料,李彦枫的话音刚落,沈寒越那冰锥似的眼神,就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牺牲精神?说的通俗点,还不就是苦肉计吗?只有没能力的男人,才会热衷于用苦肉计去打动女人呢?就像刚才那样,明明不用受伤,也可以做到的!”

    在场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了半天,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显然都被沈寒越刚才的理论惊了一下,不过,回想了一下他刚才的表现了,似乎他说的也在理?

    只是,如果认可了这句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对未知的男女嘉宾,曾经感情的开端,

    就是刻意为之的苦肉计呢?

    原本就在猜测嘉宾的工作人员们,此刻对于这一对男女嘉宾,似乎就更加好奇,更加期待了,他们又开始彼此使着眼色,悄悄猜测起来了,自然没有注意到沈寒越冰冷的目光,竟隐隐有一种凛然的杀意。

    接着,仿佛从牙缝里挤出的嘶吼,就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今天的道具,究竟是谁负责的?他可真是好样的,胆子倒不小吗?”

    顺着他的话,所有的工作人员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朝灯饰上瞟了过去,然后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这哪里是什么塑胶,明明是易碎的玻璃,看来,刚才那一声清脆的声音,并不是音效师傅的杰作了,而是……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就这么你望我,我望你,望了半天,一个女人这才主动站了出来:“道具组的,怎么可以这么粗心大意,我们工作人员也是人吧?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我们呢?”

    她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也都赞同似的点了点头,毕竟,这次测验,完全是抽签决定的,所以,这个意外,也是每个人都可能遇到的吧?

    一些人主动的代入了一下,就不由得惊出了一声冷汗,得亏是躲开了,否则,这玻璃要是溅到皮肤里,少不了要去医院了,只是,这还是轻的,万一是溅到了眼睛或者溅到了脸上,这……光想象,似乎都很可怕!

    正在所有人都奋力指责着道具师傅的时候,一个木讷的男人,突然拎着几个灯饰,朝李彦枫走了过来,然后嗫嚅着嘴唇,辩解了一番:“导演,这个不是我准备的,现场所有的灯饰都是这种软塑胶的,拎过来的时候,绝对没有这种玻璃的……”

    其实,就算是道具师傅不站出来解释,李彦枫又如何不知道呢?所有的道具,都是提前检查过的,至于刚才的那个灯饰,压根就不可能会允许出现的。

    这不是有人搞鬼,又是什么呢?

    李彦枫被沈寒越周身压迫似的气势逼迫的后退了一步,仔细打量了一下他那阴沉的侧脸,今天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只怕这个节目还未开拍,就要面临停拍的命运了吧?

    因为,这个让刘凯都忌惮几分的男人,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呢?

    稍稍敛了眼眉,一双打量的眸子,就在众人的脸上细细打量了一番,接着就朝顾念走了过去:“顾小姐,你刚才的抽签纸还在吗?在的话,不介意给我看一下吧!”

    既然没有头绪,李彦枫只能期待从抽签纸上找出点端倪了。

    见李彦枫发问,顾念这才把折叠好的抽签纸递了过去:“导演,我都检查过了,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至于折叠的方式,也是按照方才的样子折好的,和别人的比对了一下,似乎,也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异常,这下,李彦枫就彻底犯难了。

    既然没有异常,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人针对的并不一定是顾念,或许,他针对的是整个剧组呢?可是,这次的工作人员,都是他亲自挑选的,这个……似乎也没有道理啊?

    正在李彦枫纳闷的时候,沈寒越冷冷的扫视了一圈,眼神就定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没记错的话,你是倒数第二个抽签的……”

    被点到的女人,并没有任何的心虚,只是一脸茫然的抬起了头:“是的,我抽的时候,里边确实只有两个纸条了,但是,我选的时候,也不清楚最后一个究竟是什么?”

    她回答的很是自然,众人听了,也都附和似的点了点头,毕竟,不能因为她留下了那个纸条,就把矛头指向她吧?这样一来,那前边抽签的人,是不是也有嫌疑呢?

    不过,却还是有人对着她,蹙了蹙眉毛:“刘羽琦,其实,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写抽签纸的也是你,你若是偷偷的留了记号,也是有可能的吧?”

    有人提了这茬,立刻就有人偷偷的议论开了,议论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瞥了刘羽琦一眼,毕竟因为顾念和陈依娜的过节,在陈依娜被开除的时候,刘羽琦也被狠狠扣了一笔工资呢,所以,她完全有使坏的动机的。

    顾念听着众人的议论,也不由得把视线瞥向了刘羽琦,可是,若是她做了记号的话,如果不交代给所有人知道,又如何能笃定,这纸条一定会到了她的手上呢?

    顾念寻思这个的时候,刘羽琦自然也料定了会被怀疑,冷哼了一声,就坦然的抬头望向了李彦枫:“李导,凡是都要讲证据的?就算,是我准备的抽签纸,但是你觉得这一切,又有人为操作的可能吗?”

    刘羽琦好歹也跟了他一段了,比着别的助理,她在工作中的细致认真,也是深得他心的,所以,没有证据,他自然是不会胡乱追究的。

    思忖了片刻,李彦枫咬咬牙,就朝沈寒越走了过去:“沈先生,这个就是个意外,如果你要追究的话,不如,就追究我这个导演的失职吧?”

    追究?他身为曙光的员工,沈寒越又有何理由,去追究他呢?他这举动,分明是在逼着他妥协?

    男人缓缓抬头,幽深的眸子里仿佛凝聚着满满的寒霜,嘴角弯起,就刚好弯了一个讥笑的弧度:“我真为李导的智商堪忧!”

    说完,就温柔的看向了顾念:“念念,你可想到了什么端倪?”

    女人正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着,见沈寒越问她,先是茫然的抬了抬头,突然脑子一亮,就立刻朝刘羽琦走了过去:“刘小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的手里,一定攥着两个纸条!”

    她这句话一出口,刘羽琦的脸色登时就变了,而沈寒越却突然欣慰似的点了点头:“你这小脑瓜子,倒是比我想象的聪明!”

    揶揄的说完这句话,就伸出手指,在女人头上宠溺似的敲了两下,顾念立刻就怒目瞪了他一眼,可是他却好似没看到似的,又宠溺似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然后画风一转,方才所有的温柔就全部不见了,转而又换上了一副冷峻的面容,一双眸子,就这么冰冷的朝刘羽琦紧攥的拳头上,扫了一眼,就是一声不容置疑的冷喝:“撒手!”

    刘羽琦的眉毛,就这么痛苦的扭曲成一团,原本在顾念让她撒手的时候,她正紧紧的攥着拳头,和顾念暗暗较量着手劲儿,可是,待听到沈寒越那威势十足的一声冷喝,连她自己都没来得及反应,手就下意思的松开了。

    被紧紧攥住的纸条,也刚好跑到了顾念的手里。

    待伸开了那两张纸条,顾念这才邀功似的朝李彦枫举了举:“导演,刚才抽签完毕的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一个事情,就是所有要测试的项目,偏偏少了一个?”

    顾念不说,李彦枫自然也是知道的,当时还特意询问了刘羽琦,刘羽琦承认是她一时疏忽了,并再三保证,最后一个,由她亲自去测试,他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现在经顾念一提醒,这所有的线索,就能串联到一起了?

    李彦枫脸色一沉,就一脸严厉的瞪了刘羽琦一眼,一出口,就是一句怒不可遏的质问:“一开始,纸箱里少的那个项目,就是顾念抽到的吧?”

    李彦枫质问的时候,有些聪明一些的工作人员,已经完全转过弯来了,合着,她一直就把“摄影棚的这次项目”,牢牢攥到手心里了,等她抽签的时候,先是故意把那个丢到了纸箱里,又迅速的把纸箱里剩余的那两个,全部都拿走了?

    至于为什么最后一个抽签的是顾念,也是她刻意引导的,自始至终,拿着抽签盒的人都是她,她按照一定的顺序去让某个人抽签,顾念刻意的,就被她安排在了最后。

    这自然也就是,抽签的时候,顾念刻意靠近她的时候,她就要远远躲开的原因了,因为,她必须要控制好顺序,否则,事情就不好实施了。

    再者说了,第一期开拍之前,测验的时机还很多,如果今天她失败了,大可以把这样的机会留到第二天,这个,自然也是她的打算。

    只不过,顾念向来就不是那种斤斤计较小事的性格,早抽还是晚抽,她压根就不在意,所以,她才能进行的这般顺利。

    此时,就算是反应再迟钝的工作人员,也已经转过弯来了,他们纷纷侧目朝刘羽琦看了过去,这些打量的眼神里,有不解,有幸灾乐祸,还有同情。

    只是,这些打量的眼神对刘羽琦来说,通通都构不成威胁,最让她感到害怕的还是沈寒越那冰锥似的眼神,她的小腿微微的抖动着,踌躇了片刻,就立刻哀求似的抬起眼眸,朝沈寒越望了过去。

    “沈先生,你就饶了我一次吧?我发誓,我以后都敢了!”

    “还有以后?”

    冷眸一扫,连一个眼神都吝啬在给她,就径直转开了视线:“明天,你自己去找刘凯递交辞呈吧!”

    说完,也不管身后的刘羽琦哭的有多凄惨,就揽着顾念的肩膀,朝别处走了过去。

    可是,刘羽琦却突然疯了似的,朝顾念追了过去,一边哭,一边紧紧的拽住顾念的衣角,使劲哀求着:“顾小姐,请你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一份工作的……”

    她见哀求沈寒越无果,就转而把希望放到了顾念的身上,这一刻哭的可叫一个凄惨,引的一旁的工作人员,都有些不忍心了,此刻,也都纷纷朝顾念看了过去,好似是在等着顾念大发善心,宽恕她一次了?

    真是好笑,如果被算计的人是他们中的任何人,他们还会觉得刘羽琦可怜吗?

    人都习惯性的同情弱者,只是,也要看看这个弱者,究竟值不值得被同情了?

    顾念冷冷的甩开了她的手,看着她的时候,脸上一片漠然,竟丝毫没有一点儿愤怒的影子,隐隐还有些许的怜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刘羽琦,我自问和你也没有太大的过节,你又何至于出此狠手呢?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抱歉,我并不觉得,你值得被原谅!”

    顾念这话说完,所有人都骇然了,毕竟,人们想当然的以为,当着沈寒越的面,她就算是不想原谅刘羽琦,为了维持她的形象,也会装着原谅一下的,可是哪只,她竟如此的直接。

    有些爱慕沈寒越的女人,已经不约而同朝男人看过去了,此刻,她们倒期盼着能在沈寒越脸上看到失望的神情,可偏偏他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淡然的微笑,手更是亲昵的揽着顾念的肩膀,就仿佛是在揽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般。

    这些期盼的眼神,纷纷又撤了回去,看她们的表情,似乎是很失望了?

    而这个时候,失望的人又何止她们呢?比如站在顾念的刘羽琦,她脸上别说是失望了,甚至眼眸里还射出了一抹怨毒似的光:“顾小姐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我就算再不对,但是,你现在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合着她被算计,但侥幸没事,就可以彻底抹去刘羽琦所有的过错了吗?

    如果真如她所说,那杀人未遂的人,也不会被判行了?

    这次,不等顾念说完,沈寒越直接就冷笑了一声,嘴角弯了弯,眼眸里更是闪过了一丝的算计:“刘小姐,你不提,我倒忘记了,看来,我有必要把这些证据呈交上去,看警察会怎么评判你的行为呢?”

    听到这句话,刘羽琦眼前一黑,整个身子就彻底瘫软在地上,她好后悔啊?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能乖乖的认罚,这样,也不至于被控告蓄意伤人了。

    不,也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不该,起任何的害人之心吧?

    懊悔的垂下头,见顾念和沈寒越已经越走越远了,突然又匍匐着追了过去:“沈先生,如果,我拿一个消息作为交换的话?不知道,你能不能撤回对我的控告呢?”

    “喔?”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脸上挂着玩味似的淡笑:“那就要看看,你的消息,究竟值不值得我破例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