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八章 是巧合还是有人暗中引导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0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

    ?其实,那场声势浩大的商业压制,顾瑾寒倒并没有借用顾家的任何声势,而是凭借着他在M国的一些人脉关系,又加上秦氏企业,重点对沈氏在M国的生意,进行了一系列的钳制,更是调动了不少的企业,与沈氏打了一番价格战。

    ?利润压的一低再低,偏偏秦氏又在背后玩阴的,利用在M国的人际关系,一次又一次的从沈氏手里抢单子。

    ?当然,只是产品也无所谓,大不了M国的市场受钳制,再转而倾销国内了,横竖损失也不会太大,只是沈氏在关岛的几大休闲酒店,却因为屡屡遭受顾客投诉,多次被相关部门介入调查,一定程度上也算影响了沈氏在海外的声誉。

    ?以至于,沈氏在美国竞拍几处旅游地产的时候,屡屡受挫,而此时,沈氏原本已经拍下的地产,却由于中途施工材料出现问题,险些造成坍塌,沈氏的社会公信度也是一再的受损。

    ?但是,只短短两天的时间,这些都被沈寒越迅速的解决了,先是对投诉的客人,道歉加安抚,又在关岛的各处知名论坛上大肆的公开酒店的各项卫生消毒环节,更是大规模的从各处招募了许多志愿者,免费入住的同时,在各处论坛晒出细节,迅速的刷新了民众对沈氏的印象。

    ?而至于有问题的施工材料,经有关部门的调查,却是有人买通了供货方的某个关键人物,撤换了往沈氏工地的一些材料,这个被澄清之后,沈氏也成了这次事情的受害者,之前跌至极点的股票在人为的操作下,也迅速的回升了。

    ?或许,太过于优秀的人一旦遇上势均力敌的对手,大抵都会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吧。

    ?经过这一战,顾瑾寒对沈寒越的好感倍增,也经过这一仗,他对和秦慕的合作彻底失去了兴趣。

    ?毕竟,沈家在M国的根基太浅,就算知道施工材料这块,是有人暗中使坏,但真正要拿到证据,似乎也没有这么快,而那证据,自然就是顾瑾寒刻意送上去的,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对这种手段的不耻。

    ?聪明如沈寒越,又如何会看不透其中的厉害关系呢,这也是他最终勒令薛浩扬停止调查的原因,因为,光冲顾瑾寒这般坦荡的心胸,他就没办法把顾氏,和秦氏牵扯到一起去。

    ?不过,调查一半的东西,凭端就被喊停了,薛浩扬可是一百个不高兴。

    ?“寒越,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薛浩扬翘着二郎腿,往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一躺,这二大爷的姿态,真是要多市井就有多市井。

    ?秘书室新来的小秘书苏瑾,刚端了咖啡递进来,就被薛浩扬那黑社会的派头吓了一跳,若不是受过专门的秘书训练,只怕这一刻,咖啡托盘都能被她丢出好远了。

    ?等递过咖啡,眼睛就不经意的朝薛浩扬又瞥了过去,顺着他洞开的几个衬衣扣子,刚好就看到了他身上透出的一部分纹身,而偷眼瞥了一眼沈寒越,见到微微蹙着眉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小声的说了两句话,就立刻哆嗦着双腿,退了出去。

    ?等办公室的门一被关上,薛浩扬还感觉良好的甩了甩头发,一脸沾沾自喜的样子:“寒越,你有没有发现你那小秘书,刚才一直在偷看我?我的扣子要是再多解开几个,你信不信,她都能对着爷的人鱼线,拼命的咽口水……”

    ?说完,手顺着头发丝往后一抿,假惺惺的叹了口气,一副为自己的魅力,万分苦恼的样子。

    ?“寒越,你说刚才那小秘书,会不会今晚在梦里意淫我?”

    ?说着,又顺势解开了两个扣子,放下翘起的左腿,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咖啡往沈寒越面前一放。

    ?“得,每次来,都是咖啡,都不能让你们秘书室多备点好酒吗?你们公司招呼人的方式,也太单调了点儿?”

    ?正自顾自说着,一抬眼,见沈寒越脸色越来越黑,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似乎下一刻,火气就要完全喷涌而出了,这才识趣的退到了门口。

    ?“寒越,既然你忙,那我就不打搅你了!只是,我薛浩扬做事情,向来是有始有终的,查了一半的东西,你说停就停了,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听他这么说,沈寒越撑着桌面的双手,缓缓抬了起来,然后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想继续调查,就继续吧,只是余下的钱,我拒绝支付!”

    ?薛浩扬原本正打算拉门离开的,听了这话,脸色一沉,立刻又退了回来:“沈寒越,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我帮你做事,也是需要很多人力,物力的,不然,我下边的那些兄弟,都去搞慈善了,还混什么黑社会啊?”

    ?原本还要继续唠叨一会儿呢,门啪的就被推开了,十几个保安,拿着警棍,就这么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外,而始作俑者苏瑾,正努力的从后边挤过来,然后手指朝薛浩扬一指。

    ?“我说的人,就是他!他……他长成这样,一定……一定是黑社会……上门来捣乱的!”

    ?长成这样?

    ?薛浩扬脸色一沉,原本狭长好看的丹凤眼,微微一眯,浑身瞬间就迸发了一股危险的气势,然后飞快的往前一奔,伸出一只手,直接捏着苏瑾的下巴,使劲往上一抬,就强迫似的让女人的视线和他来了个对视。

    ?“你、说、什、么……?”

    ?脸部肌肉还在微微痉挛着,就这么一字一句的质问着,眸子里满是窜动的火焰。

    ?苏瑾的身子不可抑制的就抖动了起来,小腿肚子吓的都有些抽筋儿了,却硬是咬着牙,朝着薛浩扬卒了一口:“黑社会了不起啊?现在是文明社会,你今儿在这儿牛气,说不定明天就只能去牢里晦气了!”

    ?说完,就艰难的转到了身子,用眼角的余光哀求似的瞥了一眼门外的保安,示意他们一鼓作气,赶紧把这万恶的黑社会给制服住,只是,门口的保安却一直在躲躲闪闪的注视着沈寒越的反应。

    ?见沈寒越脸色如常,一个小保安这才小声的看着苏瑾,提醒了一句:“苏秘书,你搞错了,这位是薛先生,是总裁的朋友!”

    ?总裁的朋友?可是总裁的形象这么正面,怎么可能会有混黑社会的朋友嘛?

    ?原谅这个刚出社会的小秘书,因为在学校里熏陶的太久了,总是以为有些事情,非黑即白,这才自作主张的闹了个大乌龙。

    ?不安的垂了垂眸子,脸色立刻就被臊的通红,但因为对未知的忐忑,又加上被薛浩扬桎梏着,小脸上除了红,还有惊惶无措的惨白。

    ?只是,这么个可怜的小摸样,却依然没有激发出薛浩扬怜香惜玉的一面,他此刻就这么捏着女人的下巴,似乎非要推翻她刚才的理论,才肯作罢。

    ?“长成这样?像我这么帅气逼人的一张脸,究竟是你眼瞎了还是眼瞎了呢?我倒是想问问你,我究竟长成哪样了?”

    ?这小秘书可算是不经意的戳到了薛浩扬的软肋,毕竟,这个男人虽然行事粗狂了点儿,但有的时候,却又是格外关注外貌的那一类人,平生又是第一次在外貌的问题上,被人鄙视,试问,他的心情,又如何能这么快平复呢?

    ?沈寒越微微眯了眯眼睛,见戏看的差不多了,就冲门口不知所措的保安招了招手:“薛先生今天精神有点失常,为了维持公司的秩序,你们还是先把他请出去吧!”

    ?薛浩扬立刻放开了对苏瑾的桎梏,转而笑眯眯的朝沈寒越看了过来:“为了个小秘书,你赶我出去?信不信,我待会就向顾念告状呢?”

    ?说完,见沈寒越的脸色一凛,分明是一副立刻要发火的样子,就知道是他玩笑开大了,趁沈寒越发火之前,立刻笑嘻嘻的退了出去,只是,却还没望回头瞥了沈寒越一眼:“寒越,你就那么害怕未知的真相吗?其实,也许真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呢?”

    ?沈寒越自然知道薛浩扬所指的是什么?只是他并不是害怕听到不想知道的真相,而是害怕有些事情一旦被说开了,会成为他和顾念的一个阻碍,毕竟,两人之间的障碍,已经太多了。

    ?不过,这话听在小秘书的耳朵里,不由得就联想到了薛浩扬的上一句话:“为了个小秘书,你赶我出去?……”

    ?耳根一红,就扭扭捏捏的走到了沈寒越身旁,站定,然后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总裁,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罚我吧!……”

    ?“没事,刚好我今天不想招待他,也算是阴差阳错的帮了我一个忙了!”沈寒越的声音里,不带丝毫的感情se彩,可是她却偏偏意淫出了不一样的味道,脸色一红,就飞快的退了出去。

    ?面对这么个小插曲,沈寒越并未怎么放在心上,就又回到办公桌前,重新开始工作了,等午饭时间,杨烁还没来得及去员工食堂帮沈寒越拿饭,苏瑾就敲门进来了:“总裁,您中午吃什么?要不要我帮您订饭?”

    ?“不用了,食堂有特供的午餐!”沈寒越正埋头在满堆的文件里,头也没抬,就冷冷的回了一句。

    ?“喔。”苏瑾失望的“喔”了一声,正准备退下去呢,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重新问了一句:“那总裁,我待会要去员工餐厅,要不,我去帮您拿过来!”

    ?听到这句话,沈寒越这才从满堆的文件里抬起头来,一双阴寒的眸子就这么对上了苏瑾满怀期待的眸子:“我相信你上班的第一天,秘书室就已经替你安排好了工作,如果杨助理没有安排给你新工作,恪守本份就好了,还有,没有允许,不要随便进来打扰我!”

    ?一字一句,都带着独属于沈寒越式的威严,语气里也是一贯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苏瑾的眸子垂了垂,委屈的点点头,就慌忙退了出去。

    ?此刻工作被贸然打断,沈寒越伸了伸懒腰,瞥了眼腕子上的时间,就打算先吃午饭,然后再继续了。

    ?抬眼瞥了一眼桌上的手机,等杨烁拎着饭推门进来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一眼,随手拿起桌面的外套,就要出去了。

    ?“总裁,你不吃饭了?”

    ?“我去曙光吃午饭,今天的特供午餐,你若是喜欢,大可以继续拿去沈氏后边的那栋楼去吃!”

    ?说完,就推门出去了,可杨烁,却彻底闹了个大红脸,原来,每次他拿了这特供午饭,去找连贝贝一边培养感情,一边八卦他的时候,沈寒越,都是知情的?

    ?那不知道他嘲笑他家总裁,在感情里笨的要命的时候,沈寒越是知情还是不知情呢?

    ?忧桑的甩了甩头,杨烁就提着手里的食盒,朝电梯口走了过去,当然,一边走的时候,还在心里一边暗暗的下着决定:以后在公司的地盘上,再也不说总裁的坏话了!……

    ?**

    ?又到了午餐时间,每每这个时候,顾念都是率先冲进员工食堂的,只是,偏偏最近几天,她每每下了班之后,都要忍受着难捱的饥饿,等着那个龟毛的男人,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正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游戏呢,俞北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过来:“小念,有空吗?我刚好在你公司附近,一起吃个饭吧!”

    ?顾念现在一听到“吃饭”两个字,就开始两眼冒金星了,正准备答应呢,沈寒越冷峻的脸庞便突然闪现在了她的脑海,偏偏还邪魅的一抿嘴唇,那意思是说——敢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饭,就死定了!

    ?顾念慌忙甩了甩头发,真真的是被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那张脸,吓了一跳。

    ?俞北见顾念支支吾吾了许久,突然在听筒那边微微叹了口气:“小念,你和寒越,真的领证了吗?”

    ?凝眸想了一会儿,顾念这才对着电话“嗯”了一声。

    ?岂料,俞北原本声音还有些怏怏呢,听到这句话,却突然故做轻松的笑了几声:“小念,我们是朋友,寒越和我也是朋友,既然我的好朋友和好朋友结婚了,于情于理,你们是不是都不应该避开我呢?再说,我还欠你一个结婚大礼呢?”

    ?俞北说的,好似很有道理的样子,女人想了想,就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恩,好吧,反正我们也该请你一顿的!”

    ?“恩,这才对嘛,我在你们公司附近的”吉香居“等你,你最喜欢吃的食物,我已经帮你点好了,所以,别让这些美食久等喔!”

    ?已经点好餐了?看来他笃定,她一定会去了?还是说,就算是她不去,他也有办法说服她过去呢?

    ?顾念无奈的撇了撇嘴,不得不说,这种被算计好的感觉,还真的挺让人不舒服的,但是,等顾念拖着空荡荡的胃,落座以后,所有的不悦,立刻就一扫而空了。

    ?毕竟,作为一个标准的小吃货,看着这一桌子的美食,心情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待美美的吃了一通,这才想起,要先跟沈寒越报备一声,省的他待会找不到她,又会乱吃飞醋。

    ?只是,电话响了一次又一次,却一直没人接听,顾念索性也就不打了,毕竟,待会他要是万一找不到她,估计还会打回来的,这么想着,就开始专心吃起东西了。

    ?自始至终,俞北都一脸满足的看着她,等顾念抬头的时候,才会立刻垂起头,心不在焉的吃着面前的饭菜。

    ?如此反复了几次,顾念就算是在迟钝,却也看出了他的反常:“俞北,你怎么了?”

    ?见她发问,俞北脸上先是闪过了一丝羞赫,紧紧攥着拳头,指尖正对着手面,因为过度使劲儿,只觉得手心在钻心的痛,但他却好似没有知觉似的。

    ?顿了半晌,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拳头迅速的张开,一双手就趁机握住了顾念的手。

    ?顾念手里还握着筷子,被他突然的举动一个惊吓,手一松,筷子就径直滚落了下来。

    ?“俞北,你怎么了?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顾念还是第一次见到俞北这么郑重又纠结的一张脸,好看的眉眼皱巴着,脸部肌肉因为崩的太紧,整个表情看起来,也有些怪异,女人先是下意识的甩开了他的手,然后就伸出手掌在他的额头上探了探。

    ?“俞北,你是生病了吗?”

    ?生病嘛?好像自从知道她和沈寒越结婚以后,他应该就病了吧?

    ?心脏每天都痛的睡不着,只能坐在床边,一张张翻看着曾经的照片,那一刻,他真恨不得能早一点把这女人护在身边,甚至在叶子睿之前,就这么紧紧把她抓到手里。

    ?可是,哪里又有什么如果呢?

    ?就是不知道现在表白,算不算太晚呢?

    ?俞北鼓起勇气,郑重的瞥了顾念一眼,轻幽幽的问了一句:“小念,沈家似乎不怎么接纳你,而顾家也不大接纳寒越,如果两家人都不希望你们在一起,你会和他离婚,和我在一起吗?”

    ?说完这些,俞北就仿佛是一个被抽空了气体的气球般,只觉得这轻飘飘的三言两语,就仿佛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顾念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打量了他半天,顿了好一会儿,这才掩着嘴,低低的笑出声来:“俞北,是沈寒越派你来演戏的吗?哈哈,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玩!”

    ?就算是担心着自己会成大龄剩余的那一刻,顾念压根就没考虑过俞北,跟何况是现在呢?而且,从小根深蒂固的印象,早就已经形成了,俞北在她的心里,只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她对他,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是半点涟漪都未曾有过的。

    ?只看到她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俞北的心就瞬间的崩塌了,也就是那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他和顾念,就算没有沈寒越,只怕也会有李寒越,姜寒越的,总之,她的心不管是属于谁,似乎,都不可能会属于他吧?

    ?他和她之间永远都是单纯透亮的朋友,就算是有别的,也是在这个基础上,升腾出的兄妹之情?

    ?这个答案,比顾念直接拒绝他,都更让他难过。

    ?“我知道了,小念,只是有句话,我要先提醒你,和沈寒越在一起,你要做好准备,也许,你们将来要对抗的不止是沈老太太,或许还有顾家……”

    ?说完,就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好看的眼睛,突然丧失了所有的光泽,整个心也仿佛是被什么掏空了一般,摇摇晃晃的就要往外走。

    ?刚好侍应生有菜端上来,俞北晃晃悠悠了半晌,就差点要和侍应生撞上去,顾念只是在一旁看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迅速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两只手就这么扶住了他的半只胳膊。

    ?“俞北,你怎么了?如果是在演戏的,戏也太过了……”顾念哀求似的看着他,恨不得这一刻他就会突然轻笑出声,然后笑嘻嘻的告诉她:“戏演完了……”

    ?否则,看着他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顾念都不知道以后,还应该怎么去面对他?

    ?仿若是洞悉了顾念的想法,俞北强压着心里的痛,抿嘴一笑,但那笑意无论如何却都无法直达眼底:“小念,以后,我还是你的俞北哥哥吗?”

    ?“我……”

    ?不知道为什么,女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了?她讨厌自己的迟钝,如果不那么迟钝,是不是就可以在某些东西萌芽的时候,就刻意的去撇开距离,将它彻底的捏碎呢?

    ?正在顾念踟蹰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猛地一拍桌子,然后,就从一个隐秘的座位上冲了出来,她浑身仿佛带着无穷的怒火一般,步子里似乎都带着一股满怀恶意的飓风一般。

    ?一过来,就猛地朝顾念一推,这么强烈的推力,直接把顾念推的踉跄了几步,要不是身后的侍应生及时扶了她一把,只怕她早就已经狼狈的摔坐在地了。

    ?女人见她没摔倒,似乎还不解恨似的,随手从身边的桌上拿了一杯水,就要冲顾念泼过来,不料,俞北却抢先一步,拦下了她,并顺势夺下了她手里的杯子,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

    ?身子微微的颤抖着,仿佛带着无边的怒意,一字一句的质问着她:“沈、君、美,你发什么疯呢?”

    ?就算俞北曾经为了顾念,不止一次斥责过她,但是今天他急红眼的样子,还是把沈君美吓的一个哆嗦,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一步,眸子里也蓄满了委屈的泪水。

    ?“俞北哥哥,你不要生气!我……我只是看不过而已,这个顾念都已经有我哥了,还这么不知廉耻的勾引你!”

    ?其实,她坐的离两人太远了,就算是努力偷听,也愣是什么也听不到,但顾念和俞北的一举一动,却全都落在了她的眼里,特别是顾念亲昵的扶着俞北,简直让她忍无可忍了,想当然的,就按照心里的剧情去编排顾念了。

    ?说完这句话,见俞北并未动容,就用怨毒的眸光狠狠的瞪了一眼顾念:“顾念,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不怕我告诉我哥吗?”

    ?怕?自然是害怕看到沈寒越吃醋的样子了,毕竟,他吃醋的时候,更像一个怎么喂都喂不饱的饿狼,精力可别平时,都要强上很多,但是她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既然没有,又害怕什么呢?

    ?无所谓的扬了扬小脸,嘴唇轻启,只淡淡的冲沈君美吐了两个字:“随便!”

    ?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有恃无恐,沈君美的小脸都快气白了,嘴唇也哆哆嗦嗦的,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高大料峭的身影正缓缓朝几人走过来,待沈君美眸子瞥到他的时候,双眼一亮,立刻就欣喜的凑了过去:“哥,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刚才这个女人在做什么?她……”

    ?“闭嘴!”

    ?沈君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寒越凌冽的眸光狠狠一瞪,没说完的话,就这么生生咽了下去,她委屈的眨了眨眼睛,就又把视线转到了俞北的脸上,见他脸色惨白,一副随时要昏厥的样子,就立刻扑了过去。

    ?“俞北哥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经沈君美一提醒,顾念也不由得朝俞北看了过去,见他这副样子,一张脸立刻就紧张的皱成了一团,纵使沈寒越的脸色很难看,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俞北,你没事吧?”

    ?这声慰问只换来了俞北的勉强一笑,和沈君美的一声冷哼。

    ?“哥,俞北哥哥不舒服,我先带他去医院了!”

    ?沈君美说完,就恶狠狠的转身,又瞪了顾念一眼:“顾念,你真以为我们沈家是这么好欺负的吗?哼,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贪心的女人……”

    ?说完,也不管俞北愿不愿意,拽着他的胳膊,就要走,俞北却硬是憋着一口气,挣开了,勉强挤出一抹浅笑,缓缓朝沈寒越走了过去:“照顾好小念,若是她受了任何委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骄傲如沈寒越,又几时受过这样的威胁呢?只是不知道为何,看着俞北此时的状态,已经到嘴边的话,却又被他狠狠憋了回去:“知道了!”

    ?淡淡应了一声,就拉着女人的双手,重新坐了下去:“饿坏了吧?来,多吃点!”一边说,就一边夹了菜,放到了女人面前的碟子里。

    ?听着你男人的柔声细语,俞北苦涩一笑,并未回头,就自顾自的朝门口走了过去。

    ?“俞北哥哥,你去哪儿?”

    ?沈君美见状,也顾不得要找顾念算账了,关切的喊了一声,就拔腿追了过去。

    ?顾念满脸担忧的注视着俞北的背影走远,这才回过神来,只是一抬头,却刚好碰上男人醋意十足的表情,他的眉毛蹙成一团,眸子里也蹿动着微弱的火苗,一张口,酸溜溜的话就响在了顾念的耳边。

    ?“怎么?后悔了?”

    ?后悔?

    ?顾念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来回在他脸上打量了许久:“我为什么要后悔?喔,难道,你刚才听到了什么?怎么?你早就来了?”

    ?女人的脸上多了一抹审视的味道,小脸也气嘟嘟的鼓了起来,毕竟,如果沈寒越老早就躲起来了,也就意味着,这男人对自己的不信任了。

    ?“过来的时候,路上突然多了许多车辆,就在中间一段地方,堵了会儿,否则,又怎么会舍得让你等那么久,对了,我堵车的时候,有发过短信,嘱咐你先来这里点餐,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一出戏……”

    ?说话的时候,男人还下意识的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只是一双眸子里却一直在寻思别的,毕竟,突然多出的车辆,以及餐厅里的一切,总觉得,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在牵引着一切,不过,无论是巧合还是刻意,好似都没什么好在意的,毕竟,女人的态度,才最重要。

    ?手微微扬起,在女人翘挺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见女人还在纠结着他刚才的话,这才又解释了一句。

    ?“不过,看到俞北的表情,刚才的情况,我也猜到了!女人,我很欣慰!”

    ?他这话说的含含糊糊的,但顾念却听懂了,脸颊一红,就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但嘴上却还不服软:“欣慰个毛啊?我拒绝他,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哼,你该不会自恋的以为,我是因为你吧?”

    ?听了这话,沈寒越眸子一沉,就霸道的把女人从旁边的座位上,拽到了他的腿上,然后就狠狠钳制住了她的下巴:“怎么?你还没忘记那个该死的叶子睿?”

    ?叶子睿?

    ?听到这个名字,顾念脑海里先是一阵恍惚,这才猛然想起叶子睿是何许人也?

    ?“真奇怪,和他分手也不过几个月,却好似过了一个世纪一般,你不提,我都差点忘记,还有这么号人了!不过,既然你提了,我仔细回想了一番,似乎除了后来的事情,在学校的时候的那段记忆,貌似也挺不错……”

    ?女人说着,还佯装出一副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的样子,似乎,是在故意给男人添堵了?

    ?好吧,此刻,沈寒越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他没事,提那渣男,干嘛呢?

    ?脸色一沉,赌气似的话就从他那魅惑的薄唇里脱口而出了:“不许想他!以后,你的记忆里,无论是任何男人,都要自动换成我的脸,以后,无论是现实里,还是在你的梦里,看到的,梦到的,都只能是我!”

    ?他这话说的可谓是霸道至极,但顾念却并没有怎么反感,只是嗔怪似的横了他一眼:“你要是变成红闪闪的毛爷爷,我倒还可以考虑一下!”

    ?男人宠溺似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握住了我,那些都不是问题!只是,你要是胆敢从我的身边逃走,那后果,也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男人说着,突然从身上摸出了一张纸币,当着顾念的面撕了个粉碎,一双眸子里更是夹裹着满满的警告意味,就这么在女人的脸上来回打转,似乎是在说:看到了吧,你休要逃跑,否则下场一定是相当凄惨的!

    ?可是,顾念却并没有把他的警告当做一回事,此时,一双眸子却一直在盯着面前的碎片,看着看着,就了哀嚎了一声,然后恶狠狠的从男人手里抢了过来。

    ?另一只手手还顺势朝他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沈寒越,你有病吧,你撕谁,也不能撕它啊?”

    ?男人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看来,他的头号“大情敌”,就是这个了?……

    ?**

    ?此时,俞北仿若是一个僵硬的提线木偶一般,每一步都走的异常缓慢,异常怪异。

    ?从餐厅到停车场,愣是花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回身望了望那个甩不掉的小尾巴,又顺着她的身子,再往后张望了一番。

    ?似乎很想看到女人追出来,但同时,却又不想看到她追出来。

    ?毕竟,刚才她的态度,就已经给了他答案,她此时若是追出来,恐怕也是出于朋友的立场,不想看到他难过吧?只是,这样一来,他就更没办法去面对她了。

    ?尽管这样,他的心里却还莫名的期待着什么,虽然明知道期待终成空,但还是忍不住想去期待。

    ?他这复杂的眸光就这么空洞的看着沈君美身后的某处,她面色一喜,竟自恋的以为,俞北是在看她了?

    ?他是看清楚了顾念的真面目,终于要离开她了吗?

    ?想起这些,眸子里的喜悦就更浓了,她再也不想跟在他身后了,只想冲上来,挽上他的胳膊,和他并肩站立在一起。

    ?三步并作两步,就这么朝俞北追了过来,眼看着胳膊就要挽上去了,俞北却突然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于是伸出的胳膊,硬生生的和车门撞了一下,可她因为过度的欣喜,却并未感到丝毫的疼痛。

    ?而是,扬着一张无辜的脸,曲起手背,用手指关节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俞北的车窗:“俞北哥哥,我还没上车呢?”

    ?可是,俞北却只是茫然的看了她一眼,就不耐烦的冲她摆摆手,示意她站远一点儿,否则待会开车的时候,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会伤到她。

    ?沈君美见到俞北摆手,一张小脸委屈的拧成了一团,不高兴的跺了跺脚,干脆整张身子都趴在了俞北的车上,看来是打算把蛮横进行到底了?

    ?就算是再厌烦,俞北却没办法视而不见的开车,否则,万一她受伤了,他也难辞其咎的。

    ?不耐烦的打开车窗,冲沈君美指了指后边的位置:“让你上车可以,但是你,必须坐后边!”

    ?沈君美欣喜的点点头,就急忙冲到了后座。

    ?纵使和俞北隔的有点远,沈君美还是费力的往前倾着身子,一双手使劲的往前伸展,以一个怪异的姿势,就这么挽上了俞北一边的胳膊。

    ?可是,几个急转弯和急刹车,就把沈君美又晃回了远处,紧紧的抓住椅背,因为剧烈的摇晃,她的身子一次又一次的磕击着椅座,有一次,都差点磕到玻璃上了,吓得沈君美嗷嗷直叫,委屈的眼泪,就从眸子里倾泻了出来。

    ?俞北终是不忍心,减缓了车速,这才冷冷的警告了一句:“不想这么颠着,就乖乖系好安全带,老实坐好了!”

    ?沈君美已经吃了苦头,立刻乖巧的点了点头,迅速的拉过一旁的安全带系好,然后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此刻,她是再也不敢去主动招惹俞北了。

    ?消停是消停了,但是她又如何会甘心呢?

    ?“俞北哥哥,我和你从小就已经认识了,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可是,你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上顾念了呢?她和你才认识多久啊?你对她又了解多少呢,就这么护着她,欺负我?呜呜……”

    ?说着,沈君美就再也抑制不住似的,在后座呜呜的哭了起来。

    ?虽然总觉得这个小尾巴太难缠,太烦,但想起他不被爱的难受,一时有些不忍心,就再也不忍心说些狠话来打击她了。

    ?沈君美见他沉默,以为他被说动了,就更加变本加历了起来:“俞北哥哥,直到现在,你还看不清顾念的真面目吗?她都已经嫁给我哥了,还吊着你不放,这样的女人,又怎么值得你喜欢呢?”

    ?“闭嘴,喜欢她是我的事情,和她无关,和你更没有干系,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

    ?面对俞北突然的叱喝,沈君美委屈的眨巴了几下眼睛,看着俞北冷硬的后背,拼命忍着眼泪,使劲的摇了摇头:“为什么?俞北哥哥,你明明是认识我在先的,为什么?”

    ?俞北透过后视镜,看着她痛苦纠结的样子,不知为何,又突然想起了他此时的纠结和痛苦,微微叹了口气:“爱情哪有什么先后,就像是我,从很小就认识了她,可是她最后,不还是爱上寒越了吗?”

    ?沈君美委屈的眸子动了动,似乎不太相信似的:“怎么可能?像顾念那样的家庭,你怎么可能会那么早,认识她?”

    ?“像她那样的家庭?沈君美,当年A市鼎鼎大名的青荣集团,可是她父亲的产业,就连她的母亲,也是鼎鼎有名的设计师,兼明月继承人——戚晓。”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