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七章 顾家和沈家的一段小恩怨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0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见他这般失态,许蕙微微叹了口气,这才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寒越,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不是君美,而是你!”

    许蕙向来说话都是如此,总是不介意去夸大其词,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迅速的抓住别人的注意力。

    冷峻的面容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眼尾却稍稍抽搐了几下,嘴角微微扬起,脸上略带了几分茫然的神色,只轻飘飘的吐出了一个“喔”,眉尾往上一挑,就朝许蕙伸了伸手掌,示意她好好解释一番。

    许蕙不客气的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顺势捏起桌边的陶瓷茶盏,细细抿了几口,这才不疾不徐的说出了她的见解。

    “寒越,想必君美说你和顾念生了嫌隙,也不是空穴来风的吧?否则,好好的周六你都不休息,又何须巴巴的跑公司来发呆呢?而前两天,我好歹也帮了你一把,你却不好好带着你的沈夫人,请我吃个饭,道个歉,就这么一股脑儿的窝在公司里,也不怪君美会多想了……”

    见沈寒越稍稍有些动容,许蕙便又趁机补了一句:“如果我是顾念的话,要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恐怕也会多想的吧?”

    说完这些,许蕙就彻底不说话了,似乎单等着沈寒越自己想通,这样他就能像从前一样,慢慢的向她倾吐自己的心声了。

    沈寒越周身的空气似乎都突然压抑了起来,顿了半晌,这才抬起头,冷冷的扫了许蕙一眼:“我和她之间,没什么事情,手头的工作忙完,我就打算回去了!许蕙,若没什么事情,你先请回吧,以后有机会,我会当面谢谢你的!”

    许蕙心头一凛,但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反正她来的时候,也已经做好打算了,若是这一次沈寒越愿意向她倾吐心事,她便也能彻底知道两人之间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了?

    毕竟,只有知道了症结,才好对症下药,彻底击溃两人的关系!

    若是沈寒越咬死不愿意倾吐心事,那她也有后招。

    索性就以“前女友”的身份,对他的幸福表示祝福和支持,顺便在因为他的不幸福,表示一下关心。

    所以,见沈寒越下了逐客令,她就毫无留恋的站起身子,洒脱的冲沈寒越摆摆手,就要挥手告别了,只是临出门之前,她还是痛苦的蹙了蹙眉,见沈寒越神情稍有些不耐,就立刻又收起了痛苦的神色,又换了一副笑盈盈的模样。

    “寒越,其实刚回国的时候,我对你的感情一直都在,只是,爱情并不是占有,自从知道你心有所属了之后,我对你除了祝福,就没有旁的愿望了,上次见了沈夫人,稍加试探了一番,觉得她还不错,这次,之所以来打扰你,也是因为听到了什么风声,希望能开解你一番……”

    许蕙无论是表情和语气,都拿捏的极好,听了这话,沈寒越脸上那些许的不耐烦,这才立刻消散了些,然后郑重的朝她点了点头:“谢谢,许蕙,我也祝福你!”

    纵使已经对许蕙卸去了防备,但沈寒越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遇到问题,便求助于心理医生一样的人物,在他眼里都是懦弱和不成熟的表现,现在的他,当然是要自己去解决了。

    等许蕙一走,他就直接拨通了薛浩扬的电话:“浩扬,托你查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见那边支支吾吾了一通,想也不用说,肯定是薛浩扬那小子能力有限了,索性他也不是只打发薛浩扬一个人去查的,所以什么也没说,就这么径直挂断了。

    “喂,直接挂断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了?薛浩扬不依不饶的冲着电话那边吼道,但是回答他的除了嘟嘟的忙音,就再也没别的了。

    此时,沈寒越可没心情去听他唠叨的,随手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往身上一披,又整理了一下领带,就急不可耐的朝家里赶了回去……

    **

    彼时,已到了午饭时间,可顾念却犯难了。

    往常她都早出晚归的,和沈老太太也不大碰面的,而周六因为有沈寒越护着,倒也不觉得有多尴尬,可是今天沈寒越却偏偏加班了?

    因为早上的事情,沈老太太又对她憋着一肚子的不满,沈君美更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做派,想也知道,今天的午饭,铁定是吃不安生了?

    极不情愿的皱了皱鼻子,努力对着镜子扯了扯嘴角,才勉强挤了个微笑出来,然后施施然的下楼了,先乖巧的朝沈老太太打了个招呼,更是无视了沈君美的不屑冷哼,悄悄捡起椅子上被刻意遗落的一枚钉子,就姿态优雅的落座了。

    沈家向来主张”食不言寝不语“的用餐习惯,再加上三个人原本就没什么话说,整个午饭吃起来,就有些许的沉闷了。

    不过,有些人就是这样,就是不说话,也照样能膈应死你,就比如沈君美。

    女人的筷子往哪边落去,沈君美就偏偏要往哪边落,女人想要夹那个菜,沈君美就偏偏要去抢,沈老太太虽然对两人的举动很不喜,但却破天荒的没有去指责沈君美,而是不满的把筷子往桌上一摔。

    ”顾小姐,这就是你的用餐礼仪吗?“

    好吧,护短还能护的更明显一点儿吗?

    顾念暗自撇了撇嘴,索性等沈君美再过来抢的时候,就快速的丢开手里的饭菜,趁她的筷子正夹着的时候,迅速的夹起旁边的菜,就飞快的放到了面前的碟子里。

    如法炮制了几次,她面前的小碟子,也算是彻底夹满了,可纵观沈君美面前的碟子里,不是大料,就是半块姜片,就是有青菜和肉,也全是沈君美最不喜的菠菜和羊肉。

    其实,也相处了这么多天,沈君美的口味,她也算是了解个大概了,既然她要抢,那女人自然就把她不喜欢的这些,都统统让给她了?

    沈老太太一向威严,最注重的就是规矩,更讨厌吃饭的时候,有人挑三拣四,所以,沈君美一旦把这些夹到碟子里,就是不想吃,也要当着沈老太太的面子,勉强吃上几口了。

    当沈君美忍着恶心,咽下第二块羊肉的时候,又瞥了一眼顾念,见她正悠然自得的吃着碟子里的桂花肉,咬了两口,又用小勺子舀了一勺子面前的蟹粉豆腐,那一脸享受的表情,再加上嘴角弯翘的弧度,在沈君美的眼里,无疑就是对她最赤果果的挑衅。

    如果不是沈老太太还在,沈君美真想把面前的碟子,全部扣到顾念的脸上去,可面对沈老太太威严的目光,她也只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了。

    等顾念再去夹菜的时候,沈君美怏怏的神色立刻就一扫而空了,就像是一只好斗的小公鸡一样,又恢复了刚才的斗志。

    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她的手眼明显更快了一点儿,顾念夹,她也夹,顾念撒手,她也撒手,顾念转移,她也快速的转移,愣是把顾念逼的没有一点儿退路。

    本来就饿了,那一小碟的菜下肚,只会把胃里的馋虫,勾的更彻底一点儿,所以,顾念眼看着一桌子的美食,胃里就不由叫嚣了起来。

    下意识的又往沈老太太那里瞄上一眼,可她此刻就像是瞎掉了似的,正悠然自得的兀自吃着面前的饭菜。

    嘴角悄悄弯了弯,一个恶作剧似的想法,就在顾念的脑海里闪了一下,哼,不是装瞎吗?那就让你没办法再装下去!

    狡黠的眯了眯眼睛,然后就迅速的加快了筷子移动的速度,沈君美被她晃的眼睛都花了,但还是卯着一股劲儿,就这么紧紧跟着她的速度,顾念的筷子到哪儿,她就到哪儿,顾念的筷子往哪夹,她就往哪夹。

    这下,顾念嘴角的那抹笑意就更浓了,直接拿着筷子,就往沈老太太的筷子上虚晃了一眼,沈君美此刻已经斗红了眼,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呢,手就已经顺势夹上了沈老太太的筷子。

    因为她跟顾念斗到最后,火力已经全开了,手上的力道自然也不轻,沈老太太一个始料不及,手里的筷子一松,在沈君美的作用下,打了个旋,就朝地上滚落了下去。

    佣人见状,慌忙又帮沈老太太递了一双筷子,但饶是如此,沈老太太的火气也还是蹿了起来,手掌狠狠往桌上一拍,手臂也一直在微微抖动着,一双浑浊的眸子里窜动着愤怒的火苗,更是把她那一张布满皱纹的脸衬托的更加森冷可怖。

    沈君美吓的立刻就瘪了嘴唇,委屈的泪珠就顺着她那莹白的皮肤,缓缓滑落了下来,而且还一串接着一串,仿若是”琼瑶女主角“上身了一般,竟还没有要停的意思了?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都怪那个顾念,如果不是她突然往你筷子上夹过去,我压根就不会失手的!“

    抽抽噎噎的说着,一张楚楚可怜的泪脸,就别提有多惹人怜爱了。

    顾念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明知道老太太护短,还哭的这么委屈,这么用力,所以,不用猜,女人就知道,这次老太太的火力,最终还是会浇到她身上去的。

    不就是装吗?张口就来!顾念狡黠一笑,这才艰难的张了张嘴,语气听起来,很是虚弱,就好似突然饿了很久似的。

    ”奶奶,对不起,我也是太饿了,一时眼花,就把你的筷子当腊肠了……“

    说着,两眼一翻,赶紧用手扶住额头,做了个险些要晕倒的架势:”怎么办,现在我看着你的手,都变成腊肠了……“

    说着,伸出筷子,又要朝老太太那边过去,见老太太脸色一凛,又立刻朝沈君美手上夹了一下。

    ”奶奶,都怪我不懂规矩,不知道大家族吃饭,都是靠抢的,唉,都怪我功夫不济,饿死也是命了!“说着,又翻了翻白眼,就有气无力的趴在了餐桌上,可不就是一个险些昏厥的状态吗?

    沈老太太先是楞了片刻,这才怒不可遏的瞪了一眼沈君美:”想吃,就好好吃饭,不想吃,就回屋呆着去,抢来抢去的成什么体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沈家,已经落魄到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步了!“

    说完,哆嗦着嘴唇,又冲顾念警告了一番:”顾小姐也一样,既然进了沈家的门,就要拿捏好自己的身份,今天你说的话,要是被外人听了,指不定要背地里怎么指摘我们沈家呢?我可不想临老了,在背负上一个虐待孙媳妇的骂名!“

    说完,把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就示意佣人扶她回房了,就连转身的时候,沈老太太的背影都在微微哆嗦着,显然是气的不轻。

    虽然知道老年人最是气不得的,但是这场戏怎么说也是沈君美主动挑起来的,见她都没有任何愧疚的神色,顾念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原本就饿坏了,捡着最近的饭菜,就赶紧吃了几口。

    可沈君美却依然没有学乖,沈老太太还没完全走远,她就一脸愤怒的站了起来,一把夺下顾念手里的筷子,见顾念又继续拿着勺子再吃,又夺下了她的勺子,重复了两次,干脆直接就撩起了桌上的台布,一桌子饭菜,就这么被沈君美全部推翻在地了。

    碗碟哗哗的落地声,让沈老太太的背影一凛,就转动着轮椅,又重新朝这边滑了过来。

    ”怎么?你们还嫌闹的不够吗?“

    说着,挥着手里的拐杖就朝沈君美身上打了两下,到底顾忌着血缘,虽然沈老太太下手极重,但落到沈君美身上的时候,却刻意减了力度,可沈君美还是假模假样的哀嚎了起来,径直就把矛头指向了顾念。

    ”奶奶,我不是故意的,都是顾念,是她,是她故意气我的!“

    真是的,她怎么不干脆说,是自己拿着她的手,帮她掀翻的呢?

    沈老太太原本就看顾念不顺眼,先不论沈君美说的是真是假,手上的拐杖也顺势朝顾念敲了过来。

    拐杖还没落下,女人都能感受到那凛凛的风声了,看来这沈老太太的心,果真是偏到太平洋去了,同样是责罚,这次下手,似乎也太重了点儿吧,这一下打下去,就算不至于伤筋动骨,但只怕伤疤都要养上很久一段了?

    就算是两人都有错,顾念也不愿意生生挨下这一拐杖的,身子一偏,就这么躲开了,待站定之后,嘴角就弯了一个嘲讽的弧度:”奶奶,都是我的错,我就算是再饿,也实在不该当着君美,吃饭的!“

    这一句,可谓是把沈老太太的偏心,嘲讽了个彻底。

    只是,她却已经没有心思去反驳了,因为——她刚刚朝顾念砸去的那一下,可谓是使了全力,这次扑了个空,拐杖就这样,径直砸到了轮椅前边的地面上,然后”咚——“的一声,那上好的檀木拐杖,就这么硬生生的断成了两截。

    而因为沈老太太扑了个空,身子一斜,连同着轮椅,都要朝地面上摔过去了,刚好沈寒越从门外走进来,飞快的往沈老太太面前冲过去,及时的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轮椅,这才免掉了她摔倒的命运。

    待沈老太太缓过了神,就冷冷的扫了沈寒越一眼:”这就是你给奶奶娶的好孙媳!真是够孝顺的!“

    说着,冷哼了一声,直接甩开了沈寒越的手,就自顾自的滑着轮椅,回房了。

    而沈君美此时也擦干了脸上的泪花,幸灾乐祸的瞥了顾念一眼,又看了看沈寒越:”哥,要不是你及时回来,只怕奶奶都要被这个女人害死了,哼,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又恶狠狠的瞪了顾念一眼,就立刻忙不迭的去追赶沈老太太了。

    彼时,客厅里除了低头收拾地面的佣人,就只有顾念和沈寒越,在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着了。

    见男人一双探寻似的眸子,在她脸上来回打转着,顾念坦然的扬了扬小脸,眸子里没有半分的心虚,似乎是在说,反正你也看到了,如果非要认为是我错了,那就罚我好了!

    一种诡异的氛围在两人身边来回旋转着,女人扬着小脸,男人眸子里阴寒的都能滴水了,正对峙着,突然,顾念的小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几声。

    脸立刻就红到了耳根,尴尬的垂下了眸子,再也没有任何要对峙的气势了。

    眉头微蹙,男人冷峻的眸光一扫,就朝门边的管家看了过去:”让厨房赶紧去准备饭菜,待会直接送到楼上的房间去!“

    说完,眸光又在屋子里扫了扫,这才又补充了一句:”饭送进去之前,先送些点心上去!“

    说完,猿臂一伸,也顾不上女人的脸色有多尴尬了,把女人往怀里一揽,就揽着她,悠然的上楼了。

    先是疯狂的塞了五六个糕点,手臂就被男人握住了:”这些不能多吃,差不多垫垫肚子,饭,待会就好!“

    男人的动作虽然有些生硬,语气却很轻柔,说着,还悄悄抓起桌上的杯子,倒了杯果汁,递了过去:”刚才吃的那么快,有没有噎着,噎着就赶紧喝点!“

    看女人嘴里鼓囔囔的,嘟嘟囔囔的吐了几个音节,却又都是含糊不清的,男人叹了口气,干脆把果汁直接递到了她的嘴边,然后轻柔的在她的背上拍了几下。

    卡在女人嘴里的糕点,这才被彻底咽了下去。

    女人轻轻嗓子,稍稍咳嗽了一会儿,这才一脸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刚才没有噎着,被你的“反常”吓了一下,就噎着了!哼,想冲我发火,就直说,笑面虎什么的,最讨厌了!“

    说着,女人大无畏的往前一凑,小脸就这么一扬,还颇有几分慷慨就义的女英雄的风范!

    从头到尾,他有说过要惩罚她的话吗?

    不过,既然她主动讨要惩罚,他心里倒是有点痒了呢,没记错的话,这几天,这小女人,就再也没有喂过他了吧?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心头痒痒麻麻的感觉,一被挑弄出来,就再也难以咽下去了,身子往女人的身上贴了贴,一双眸子里正窜动着浴、望的小火苗,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就不合时宜的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先生,饭菜已经做好了!“管家小心翼翼的在门口询问了一句,没有男人的吩咐,她似乎还不敢直接让佣人推门送进去。

    纵使他再”饿“,也要先填饱了这小女人的肚子吧?

    先把眸子里那跃跃欲试的浴,火强制性的压了压,薄唇轻启,这才对门外的管家招呼了一声:”进来吧!“

    话音刚落,门就被应声推开了,管家指挥着佣人推着长长的餐车,就这么送到了两人的面前,细细交代了两句,见男人的脸色很难看,似乎是极力压制着什么,疑心男人是不是在因为刚才的事情,冲女人发火?

    唯恐无端的怒火会烧到他们身上,管家和佣人摆好饭菜,就立刻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其实,当餐车一进来的时候,女人就已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食物上了,对于屋子里这”暗潮涌动“的一幕,压根就没有太在意。

    等吃饱喝足了,还满足的摸了摸小腹,就四仰八叉的把自己往床上一摔,还不忘哼哼唧唧的感慨了一番:”不用在沈君美的筷子底下抢吃的,真好!“

    听她这么说,男人的脚步一顿,眉头就不由得蹙成了一团,看来因为他这几天的冷落,女人这几天的日子,是很不好过了?

    眸子里闪过了一些自责的影子,他发誓,不管当年的结果如何,他都要彻底挣脱当年的心结不可,毕竟,顾家虽然是商人,而顾毅君的手段又是一贯的狠戾,但是他在商场上的口碑似乎还不错。

    再说了,当年是秦慕和沈家的一些争端,顾家作为一个外人,自然也没有插手的道理,只怕最多,也不过是秦慕讨好顾家的时候,送了一些利益而已,商人之间,原本就是因利而结交,他似乎也没有任何好埋怨的道理吧?

    而且,顾念是顾念,顾氏是顾氏,原本就是各自独立的个人,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纵使这么安慰着自己,但心里的某个部分,却还是有些微的不舒服,但是,当他整个人往女人身上压下去的时候,嗅着她身上好闻的味道,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就立刻安生了下来。

    鼻子在她的身上蹭了蹭,就好似迷途的人突然寻到了家的味道,竟是说不出的安心。

    ”念念,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都不许离开我!“男人陶醉的嗅着女人身上的味道,用低迷而磁性的嗓音,缓缓在女人耳边,小声说道。

    原本打算去推开她的手,突然顿了一下,就鬼使神差的朝他干爽的头发上蹭了蹭,又安抚似的揉了两下,就像是在安慰受伤的孩子一般,低低的从嗓子里发出了一个”恩。“

    只是,这”受伤的孩子“却一点儿感恩的心都没,鼻子在她的脖子里嗅了嗅,就一下子咬上了。

    其实说是咬,只是嘴唇轻轻的允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舌尖就缓缓的从薄唇里蹿了出来,凉滑的触感,就缓缓的从她的肌肤上,滑了一下又一下。

    只觉得脖子里那里有些痒痒麻麻,一直就痒到了心里,身子也不由得战栗了一下。

    这一下,男人就仿佛是得到了鼓励般,手就顺势解开了她的衣服扣子,粗粝的手掌也开始在她莹白的肌肤上摸索了起来,甚至大有越来越无底限的感觉了。

    放在男人头发上的手,就不由得往他浓密而干爽的头发里钻了钻,因为男人的头发是极短的寸头,女人费了好大的劲,才缓缓抓到了一小撮,然后使劲的往上一提,男人就立刻疼的闷哼了一声。

    揉在她身上的一只手,飞快的蹿了出来,直接捏住了她的下巴:”乖,你是嫌弃我的动作太慢了点儿,别心急,我会加快进度的,说着霸道的唇就狠狠的覆盖了上去。

    一开始,舌头就在她的口腔里霸道的飞窜了起来,更是紧紧的缠上了她的舌头,就这么无止境的纠缠了起来。

    抓住男人头发的人,刚开始还能有一下,没一下的,狠狠惩罚他一下的,只是到后来,就再也没有力气了。

    手干脆就顺着他干爽的发丝,直接滑到了他的脖子上,原本也只是轻轻的放在上边,等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了之后,手不自觉地就揽住了他的脖子,顺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了起来……

    两个小时之后,女人那柔顺的头发已经被汗打湿一半了,特别是额角的碎发,就这么黏答答的粘在脸上,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在伸手去拨开了,她现在全身又酸又痛,恨不得就这样躺个一辈子。

    歇了片刻,当下一轮攻势再一次袭来的时候,女人却连躺着休息都成了一个奢侈了,此时真想狠狠的爆一句粗口。

    “妈蛋,你的身体是金刚混泥土的吗?这么折腾,都不带累的?”

    等这一轮结束了之后,女人虽然浑身都已经软成烂泥了,但还是强撑着爬了起来,毕竟,床上这么危险,她可不敢继续躺下去了。

    晃晃悠悠的就往洗手间里走了过去,看着那摇摇欲坠的身体,男人一个健步,就直接蹿了过去,两只手提着女人的腰肢,稍微一使劲,就把他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女人的一张小脸立刻就皱成了苦瓜,小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挠了挠:“够了,沈寒越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和奶奶作对了!惩罚到此为止,好不好?”

    惩罚?这明明是安抚,怎么到她嘴里,就成了惩罚了?

    原本只是想好好的替她洗个澡呢,看着情形,似乎单洗澡,已经不够了?该有的调教,还是要有的!

    双眼危险的一眯,脚上就不自觉地加快了步子,待进了浴室,先是放了一浴缸的水,把女人往偌大的浴缸里一放,紧跟着就一起坐了进去。

    随着那翻腾的水花越来越大,两人便仿佛变成了尾尾相对的鱼,随着飞溅的水花,和谐的融合为了一体……

    **

    M国的某个独栋别墅里,顾瑾寒正在院子里的小篱笆墙那里,拿着锄头,一下一下的陇着地上的土。

    一个秀丽又不失典型的小妇人,正坐在一旁的葡萄花架下边,一边时不时用牙签往嘴里送一块水果,一边在旁边指点着顾瑾寒的动作。

    “喂,瑾寒,怎么出这么多的汗?你这体质不行的,亏还在岛上训练过一段呢,和毅君比着,还是差了点儿!”

    顾毅君正端着两杯果汁,姿态优雅的朝这边走过来,闻言,步子一顿,先亲昵的在戚晓的额头上印上一吻,这才顺势递出手里的果汁:“太阳太大了,来,快喝点果汁缓缓吧!”

    太阳太大了?在太阳下边足足呆了一个小时的人,是他,好吧?

    顾瑾寒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就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顾毅君,眼神还朝他手里剩余的另一杯果汁瞄了两眼,喉结滑动了两下,就不由得在烈日下咽了咽口水。

    可是,顾毅君就好像没看见似的,径直在戚晓一侧坐了下来,然后,自然而然的把果汁放到了唇角,慢悠悠的喝了两口,这才鼓励似的看了一眼顾瑾寒。

    “儿子,加油,再有二十分钟,这几陇,就陇好了,然后再撒点菜籽,浇点水,下个月,就能有新鲜的华夏菜了……”

    顾瑾寒横了他一眼,视线这才从他手里的果汁上移开,抬头看了看头上的烈日,把手里的小锄头往地上一丢,气鼓鼓的就要往屋子里走。

    顾毅君饶有兴趣的扫了他一眼,就直接叫住了他:“瑾寒,男子汉做事情,要有始有终!”

    他语气里虽然有着一种说教的部分,但一双含笑的眸子,却还是首先泄露了他的想法,哼,明明就是在幸灾乐祸?或者是蓄意挑衅?

    毕竟,要不是前几天,他从国内帮戚晓带了一些菜籽回来,那戚晓也不会心血来潮的要种菜,而差人把那些顾毅君差人种植的玫瑰连根拔起,接移到后院了,而那些娇嫩的玫瑰,也因为凭空移植的原因,死了大半。

    于是,顾毅君美其名曰,一个真正的男人,就要用最接地气的锻炼方式来锻炼身体,这不,就把陇土的工作从园丁的手里抢下来,交给他了。

    甚至,连杯果汁都没他的份!

    顾瑾寒的心理已经严重的不平衡了,气嘟嘟的转身横了顾毅君一眼:“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在烈日下”锻炼“一个小时,也是会口渴的,我去榨杯果汁!”

    说完,就自顾自的朝屋子里走了过去,不过,身后却又响起了顾毅君磁性十足的声音:“果汁我帮你榨好了,桌上那个绿色的就是!”

    听到这句话,顾瑾寒脚上的步子并未有丝毫的停顿,但嘴角却不由得漾起了一抹淡笑,只是,当他喝了一口桌上所谓的果汁之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伟大的父亲究竟有没有一点常识啊?苦瓜,也算是水果?

    皱了皱眉头,还是把桌上的那一杯苦瓜汁,一饮而尽了。

    等顾瑾寒阴着脸,再出来的时候,顾毅君早就已经驱车去公司了,而戚晓的手里正拿着水管,在园丁的帮助下,对顾瑾寒陇好的那一小片,进行着浇灌。

    见他出来了,这才把水管递给园丁,然后朝着顾瑾寒走了过来。

    “瑾寒,你现在年轻气盛的,火气肯定很旺,但却没办法排解,毅君就只能每天用别的办法帮你降火了,你说,你要是找个媳妇的话,苦瓜汁,不就不用再喝了吗?”

    当看到苦瓜汁的那一刻,顾瑾寒就知道,还有这番话在等着他呢,硬是强忍着舌尖奔腾的苦涩,满足的舔舔嘴唇,这才微笑着看向了戚晓:“妈,我觉得苦瓜汁,味道还不错,喝一辈子,也不会腻的!”

    他都这么说了,戚晓除了无奈的叹气,又能说什么呢?

    毕竟,顾瑾寒对待爱情这一块,可是深的顾毅君真传的,典型的宁缺毋滥,爱了就是一辈子认死理,不离不弃的主,真要盼着他结婚,小两口就只有祈祷顾瑾寒命定的女人,早点出现了。

    戚晓施施然的走到花架下,往一旁的躺椅上一坐,就无奈的冲顾瑾寒摆了摆手。

    “这几天,活也干了,苦瓜汁也喝了,这里就不用你陪着了,你还是赶紧回A市吧,我这几天总是会时不时的梦见小念,过一段时间,等毅君手头上的工作清闲了点儿,我和毅君就过去看你们!”

    听戚晓要放他回去,顾瑾寒脸上就露出了难得的惊喜,可是等她后边的话一出口,他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看来,有些事情,他要抓紧时间去办了,否则等他们去了A市,只怕顾念和沈寒越的关系,就兜不住了。

    心不在焉的打发“无痕”定了机票,正打算向戚晓道别呢,一转头,发现戚晓正依依不舍的拽着“血玫瑰”的手,问东问西的:“你真是出落的越发漂亮了,怪不得这些年过去了,待在瑾寒身边的女人都走了,却还独留你一个人!”

    说完,就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顾瑾寒,那意思是说,如果你看上的人真的是“血玫瑰”,我们也不会嫌弃她性子清冷的!

    顾瑾寒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他这个母亲,可是越发的没谱了?

    “妈,你想多了!”

    说完,又走上去,和戚晓抱了抱,就带着无痕和血玫瑰,上了车,刚关上车门,戚晓却又突然跑了过来,然后用手背轻轻叩击了一下车窗,那意思似乎是——有话要说?

    轻轻滑下车窗,戚晓的话就直接冲到了他的耳边:“你前几天打听的沈氏集团,和你前几天费力打压的那个,是同一家吗?”

    顾瑾寒之所以打压沈氏,其一是因为沈家的人,貌似很不喜欢顾念,其二,就是秦慕说,沈家和顾氏有点过节。

    而他像戚晓打听这个的事情,貌似戚晓对沈家似乎有点印象,就是因为当初顾氏撤资,沈氏集团的老太太就死死咬上了他们一阵,更是发动国内的一些公司抵制顾氏往国内倾销的一些货物。

    当然,在顾毅君的铁腕手段下,这些事情,最后当然就不了了之了。

    这样一来,顾瑾寒对沈家老太太就更没有什么好印象了,为了一点商业上的事情,就这么疯狗似的,实在算不上大家风范,而顾念从小就是小公主一样被捧着长大的,若是摊上这么一个夫家,难免会受委屈。

    为了不让顾念受委屈,他自然是不愿意让顾念嫁去沈家了。

    不过,眼下戚晓突然问起这个?顾瑾寒眸子一紧,唯恐她这边是知道了什么?一双眸子,先是悄悄在戚晓的脸上转了几转,这才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戚晓这才又嘱托了他一番:“顾氏当年撤资的时候,并不知道沈家的长子沈浩博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因为你父亲的突然撤资,他的海外公司就彻底没有翻盘的机会了,更是欠了很大的一笔债务,自杀了,所以,这件事情,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亏欠,当年要不是因为我看不上他的人品,让你父亲撤资,恐怕……”

    原来两家还有这么个恩怨,顾瑾寒向来一点就透,戚晓还没说完,他就了然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如果沈家没有主动惹我,让我尽可能的,不要为了生意,太过于赶尽杀绝了?”

    见戚晓点头,顾瑾寒的眸子,不由得沉了沉,看来,他以后再向沈寒越施压的话,是不能在依仗着之前的手段了?

    和戚晓正式的道了别,当车子缓缓驶向机场的时候,他就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些年,我已经好久没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了,原本还想好好和他玩玩呢?”

    顾瑾寒的这番语气里,似乎对沈寒越的欣赏是要多过于厌烦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