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 凭空横出的心结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3:0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手心被她掐着,还能笑得出来,这男人是有病?还是看美女看傻了呢?

    这么想着,下意识的,手心就用了狠劲儿,拇指和食指狠狠的一捏,还顺势又拧了一圈,顾念这才恶狠狠的抬头瞪了男人一眼。

    此刻,沈寒越疼的脸色都微微有些变了,可眸子里还是漾着一抹清清浅浅的笑意,眉头得意的挑了挑,一双薄唇就顺势凑了过来:“就算再吃醋,也不该光天化日的谋杀亲夫吧?”

    语气里满是戏谑,原本就噙着笑意的嘴角,弯的更立刻了,眼角还闪过一丝促狭的眸光。

    吃醋?呸,她才没有!只不过……只不过是觉得身边的男人看向别的女人,有那么点丢面子而已?女人口是心非的接受了心里编排出的这么个理由,可耳根却不可抑制的红了一片。

    她一个羞涩,掐着男人掌心的右手,就缓缓松了松,正在这个时候,迎面而来的女人也恰巧走到了两人面前,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停下了,然后语带亲昵的喊了一声:“寒越,真巧!”

    说完,见沈寒越微微蹙了眉,立刻就明白自己的语气或许是逾越了,便立即调整了姿态,转而,落落大方的把手伸向了顾念。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顾小姐吧?我刚回国那会儿,就听俞北提过你了……”

    当着两人的面,却提起了俞北,似乎还有刻意把顾念和俞北凑一起的嫌疑,这个失误,不管是刻意,还是无意,都让沈寒越的脸色,有那么一霎那的不好看。

    可偏偏,女人此时已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许蕙的身上了,听女人提起俞北的名字,更是热情的握住了她递过来的右手:“你是许蕙?嘻嘻,我老听俞北提你,所以对你很是好奇,今天见了你,就立刻明白了……原来徐小姐的美丽,是那么的独树一帜……”

    顾念喜滋滋的眯了眯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小俞北当时粉雕玉琢的一张脸,他的精致和许蕙的洒脱大气,可不正好是互补吗?

    女人俨然已经把许蕙当成是俞北未来女朋友的人选了,那么她和沈寒越认识,自然也不稀奇了,刚才的醋意也不复存在了,直接连沈寒越的意见都没问,就邀请这女人和自己同桌进餐了。

    男人是最后才落座的,当坐下的一瞬间,先是体贴的帮顾念点完了菜,这才把菜谱直接递到了许蕙的面前,就这么硬生生的切断了两人的谈话:“许小姐,吃什么,随便点吧!”语气里一一贯的冷淡和疏离。

    徐小姐?

    许蕙的脑子里有一瞬间的懵然,脸色也略略有些尴尬。

    毕竟,之前,刚认识的时候,这男人就是直接称呼她为“许蕙”的,后来就是“慧慧”,就算上次咖啡店一别之后,他就在刻意和她拉开距离了,但有必要一开始就把她摆到陌生人的位置上去吗?

    不过,到底是学心理的,这尴尬只持续了一瞬,就立刻恢复了正常:“你们不用管我,早在刚才,我就已经吃过了,只是见你们进来,特地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顾小姐,原来那么热情,怪不得寒越这么一块大冰山,都能被你给攻克了?”

    许蕙眸子里始终都荡着清浅的笑意,语气也竟是恭维之意,可是话里话外,却明明是别的意思,这话分明就是在影射顾念过分热情,死缠烂打?

    女人心头一凛,本能就有些不舒服,但抬眼见许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是自己多想了?

    微微甩了甩头,就立刻收回了思绪,又恢复到吃货的本质了,等饭菜一上来,就拿着筷子,愉快的开吃了。

    可顾念好糊弄,并不代表沈寒越就好打发?

    如果在咖啡店那次,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许蕙似乎对他还稍稍有那么点儿情意,因此才为了顾念,本能的想要撇开点距离,但是因为许蕙拿捏得当,他还一度以为是自己多想了。

    但是这次,她不露痕迹的指摘了顾念一番,他当时的猜想,也算是彻底得到验证了吧?

    这么一来,就意味着,他务必一定要保持距离了!

    先是不动声色的帮顾念夹了菜,又自然而然的用纸巾帮她揩去了脸颊的菜汁,这才抬起一双幽深的眸子,郑重的朝许蕙脸上扫了一眼:“刚刚称呼上,叫错了,不是顾小姐,是沈夫人!”

    男人的脸上满是认真,就好似课堂上的老师,在一门心思的为学生纠错似的,说完,幽深的眸子就这么定定的落在了许蕙的脸上,似乎是在等着她改口了?

    许蕙的这次刻意巧遇,原本就是要想试试这个能把乔雅逼的这般狼狈的女人,究竟有几把刷子?

    可是连番的试探下来,却让她发现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恐怕不是顾念的手段有多厉害,而是这男人对她老早就已经情根深种了!

    这个发现,对于她来说,显然是很不妙的,但是眼看着今天的连番试探,已经把沈寒越越推越远了?本着“来日方长”的想法,她就说了几句客套话,便挥手冲两人告别了。

    当然告别之前,还没望捏着顾念的手,好好恭维了她一番:“看着沈夫人性子那么活泼,我也就放心了,毕竟,寒越这个人骨子里对任何事物都比较冷漠,你们这样子,倒也算互补了!”

    其实,刚才顾念对她警惕的一瞥,许蕙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虽然没有想象中聪明,但似乎也不笨,所以,相信她无意的一个小点拨,这个女人,恐怕很快就能知道她的身份了吧?

    果然,这话一出来,顾念就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对于她口中的“那句放心”,更是觉得蹊跷。

    毕竟,她方才的语气,就好似沈寒越于她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一个人,不过瞅着沈寒越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除了许蕙刚出现的时候,多看了几眼,其余的表现,似乎和她也不是很熟稔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就立刻收起了打量的视线,朝她挥了挥手。

    许蕙的身影走远了,女人这才又重新埋头猛吃了一通,看着她鼓着一张脸颊,却还在拼命的去桌子上夹菜,沈寒越微微蹙了蹙眉,举起手边的筷子,直接就紧紧夹住了女人伸向桌边的筷子。

    “慢点吃!吃这么急,对胃不好!”

    虽然是关切的话,但因为男人自始至终都冷着一张脸,语气难免有些生硬,闻言,顾念就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我一个小员工,可是有固定的午餐时间的,哪像你,就是坐到下班,也没人会管你!”

    说话的时候,视线就瞥到了餐厅墙上一个式样新奇的挂钟,原本还要好好欣赏一番这个有着浓郁艺术气息的物什呢,不过,当看清挂钟上的时间以后,她可没时间去欣赏了,哀嚎了一声,又狠狠的转身瞪了男人一眼。

    “沈寒越,都2点了,你干嘛不提醒我啊?”

    说完,也顾不得没吃完的饭菜了,慌慌张张的拿了几张纸巾,一边擦了一下额角的汗珠,一边朝餐厅外边跑了出去。

    若不是男人还要留下来结账,真想好好的教训她一番,这个女人,真是越发的放肆了?记得最初,她还能喊他一声“沈先生”呢,而现在,都可以堂而皇之的冲她吆五喝六了?

    看着女人逐渐跑远的身影,意味深长的摸了摸嘴角,似乎在想着晚上要怎么花样的“教训”她一番呢?

    这边,顾念只觉得有一道“不怀好意”的眼神,貌似正灼灼的盯着她呢?暗自腹诽了一句“大色胚”,就哼哼唧唧的跑远了。

    刚跑到楼下,就见一扇电梯门要缓缓的阖上了,本能的朝里边喊了一句“等一下”,可是,话音刚落,电梯门却严丝合缝的阖上了,懊丧的拍了拍额头,就打算在等上一会儿了,可电梯门却突然又开了。

    蒋昕笑意盈盈的朝她摆摆手,等女人上去了之后,立刻就亲昵的挽住了她的手,翻来覆去的来回打量了她一圈:“顾念,真想不到,刘凯又把你请回来了!”

    因为顾念回来的时候,蒋昕刚好请了病假,所以这次,还是第一次见到,少不了就是问东问西了一番,末了,还朝顾念挥了挥手里的策划书。

    “顾念,这个是公司新策划的节目,是第一次以网站的名义,独立创办的大型娱乐节目,更是取消了以往和电视台合作的方式,这次直播模式也完全以公司的网站为主,所以顾念,你的机会来了,怎么样?想不想以副导演的身份,亲自参与一番?”

    副导演?

    蒋昕一次性抛出的惊喜太大,险些把她砸晕过去,晕乎乎的扶住了一侧的电梯壁,这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你觉得,我可以吗?”

    蒋昕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胸脯:“不会的,可以学嘛?再说,你上次拍的那个公益视频,在网站的反响还不错呢,更是被网友评为了史上最用心的公益记录片,里面穿插的老校长对教育的执着,以及他和妻子伉俪情深的小插曲,可是很受网友的喜欢呢……”

    虽然蒋昕这么说,但她多少还是有些心虚,毕竟,摄影和副导演,这跨度也太大了点儿,但心虚的同时,又有点跃跃欲试的小激动,如果能真正的参与一场电视节目的制作,对她的磨砺,也是不容小觊的。

    “我能知道,这次的导演是谁吗?”

    蒋昕听她这么话,就知道她心思已经动了,郑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不好意思,这个待定喔,其实到现在为止,整个节目,还没有半点头绪呢!”

    说完,她就懊恼的叹了口气,然后随意翻了几页节目策划书,然后朝顾念递了过去:

    “这个节目其实是我临时争取过来的,但是写起策划书的时候,自信心就这么一点点的消磨殆尽了……”

    蒋昕作为她的上司,一直分管的都是摄影部的事情,她策划节目,倒还是第一次呢,闻言,顾念的眸子里都闪过了一丝的小惊讶。

    见顾念一直盯着她看,蒋昕这才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嘴:“顾念,其实真正想做的是电视编导,只是一直没有相关经验,又加上刘家对我的安排,就一直做了这么一个不上不小的小管理,其实说出去,我每天其实也都是无所事事的抗到下班的……”

    她这么一说,顾念倒想起了,记得她当时向蒋昕讲述导演梦的时候,蒋昕的眸子瞬间就亮了,原本还以为是她关于梦想的坚持,打动了蒋昕,现在看来,压根就是她对梦想的向往,间接的刺激了蒋昕那已经熄灭的梦想之火?

    想着蒋昕对她的帮助,顾念立刻就一脸认真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既然主动申请了,就要坚持,昕姐,不介意的话,我能先看一下你的策划吗?”

    先是向蒋昕提了个申请,见她点头,就拿起桌上的策划书,细细看了一遍。

    蒋昕大抵是听说公司要做一档心理节目,这才接下了这个,策划书看下来,不得不承认,其实蒋昕还是听用心的。

    节目的名字叫“爱情急救站”,是一档情感心理节目,主持人是言辞犀利,观点独特的当红主持人——萧婧雅,特约观察员是国际驰名的心理专家,还有一些国内资深情感专家。

    节目的初衷主要是把现实生活里青年男女在爱情里的矛盾和困惑,搬上舞台,通过当事人的讲述,和两人的沟通,根据两人的性格特点,着重纠正两人的错误爱情观念,有专家给制定出最适合两人的相处模式。

    不过,不同于时下最常见的那些爱情诊治节目,这次的节目,针对的嘉宾,却是演艺圈里各个最貌合神离的公开小情侣,小夫妻,所谓貌合神离,也就是指两人聚少离多,且沟通有障碍,正频临与分手边缘,却又有心补救。

    不得不说,节目的初衷和设置还都算不错,毕竟,在这个浮躁的社会,爱情经受着各种各样的考验,而我们这一辈,却又受到西方各种新型思潮的影响,对爱情,也是越发的浮躁了,一对夫妻,因为一点小事,动辄就是离婚。

    而节目自然就是要借明星效应,适当纠正一下男女在爱情里的心态,再适当的传授一些更好情侣相处之道。

    不过,现在的蒋昕却忽略了一点儿,就是既然这是个浮躁的社会,又有谁会愿意主动的去倾听别人的说教呢?而且一个娱乐节目,最忌讳的就是把自己的姿态摆的过高,什么叫最正确最适合的相处模式?这个,放到一百个人里,恐怕都能有一百个答案了。

    顾念的眉头蹙了蹙,见节目的流程还没有安排,便下意识的朝蒋昕看了过去:“昕姐,节目的流程,你有安排了吗?”

    “额,第一单元的节目,原定的是为期半年的,大概有四组嘉宾,在这个期间,几乎每一组嘉宾,每周都要抽出1到2天的单独相处时间,并有节目组全程跟踪拍摄,先由他们彼此抛出对这段关系的困惑,以及需要对方理解的地方,然后着重沟通,接下来,再有节目组根据两人的问题,然后再由节目组的制定一些普通的生活模拟场景……”

    流程听下来,也没什么问题,只是,这个节目在抛却普通人,而请了明星作为嘉宾的时候,估计本身就被定了一个娱乐类型的节目,这样的流程,对于观众来说,无疑有些沉重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明星可是最注重荧幕影像的,要让他们在观众面前指着彼此的缺点,那么一旦节奏没把握对,这些人别说是重新相爱了,只怕,不反目成仇,都是轻的了吧?

    想起这些的时候,顾念的小脑袋就一直不停的转啊转啊,试图能想出一个更轻松一点的流程,她的脑海里闪过了时下最流行的明星真人秀,又闪过了时下最流行的明星相亲类节目,然后这两个节目逐步的融合交汇,一个新的想法,就这么蹿进了她的脑子里。

    “昕姐,我们为什么不把这次节目做成一个类似于明星相亲类的真人秀节目呢?你想想,与其模拟他们生活场景,倒不如直接一开始,就让他们倒回到最初相识的阶段,两人从陌生人开始,再重新相爱一次……”

    顾念的这个小提议,就仿佛一个小火苗,猛地在蒋昕的脑子里烧了一下,然后越烧越旺,这一刻,她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源源不断的灵感,更是对这个节目的全新安排和流程,又做了一个全新的规整。

    等她亲自拿给刘凯去审核的时候,似乎连刘凯都吓了一跳。

    “没想到你第一次策划节目,做的还不错,看来这次,那个龟毛的李彦枫是无话可说了!”

    刘凯说着,就着重把大致的人员安排,给蒋昕捋了一遍,然后就打发她去编写最新一期的节目剧本了。

    等蒋昕离开了,刘凯这才把节目策划的文案,直接就邮箱发给了节目的总导演——李彦枫。

    其实,刘凯嫌弃他龟毛,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他这个人,太过于理想主义了。

    他做一个小小的娱乐节目,偏偏文案还没敲定,就先大手笔的定好了人选,更是特意从国外请了个心理医生回来,总是想当然的想要引导整个社会的爱情观。

    所以,可想而知,当刘凯把文案交给蒋昕做的时候,这个龟毛的男人,有多恼火了,仗着是刘凯的初中同学,又深受刘凯的器重,先是批驳了一番刘凯的公职私用,见刘凯有发火的迹象,这才憋着一团火,打算亲自去写策划文案了。

    不过,心里对蒋昕的成见,算是种下了。

    只是,当他看到节目策划的时候,对蒋昕的成见就彻底放下了,就连刘凯在邮件里要启用一个毫无经验的摄影师做副导演,他也没有任何异议了,因为据邮件交代,这个策划案,就有那个摄影师的功劳。

    这也算是他理想化的一个好处吧,就是只要做的东西能得到他的认可,就总有一种找到同类的惺惺相惜。

    李彦枫也算是行动派,刚接到策划案,就开始着手去安排第一期的拍摄了,更是先让助理去邀约了这次要邀请的所有成员,更是直接给许蕙拨了电话过去,兴致勃勃的讲述了一番大概流程。

    电话对面的女人,对于这样的模式,似乎并不是太感冒,相反的,倒觉得这样一来,她这个心理咨询师的安排,倒是可有可无了。

    “李导,记得当初你答应我的,可是一个专属于我的心理访谈类的节目,这个,是不是差别也太大了点儿?”

    好吧,李彦枫承认,起初是他画的饼太大了点儿,之所以力邀她回来,也是看中她在各类访谈中的活跃程度,毕竟,虽然她人在国外,因为几本心理类书籍的畅销,在国内还是有一些知名度的。

    只是,曙光国际这些年,做的都是娱乐类的节目,太正的学术类的节目,本来就是华夏电视台的事情。

    而眼下曙光要做的,只是最抓人眼球的东西之外,再适当的给人一点启迪,这个也是时下最流行的一个主流了,而且这样他想要传达的东西,才能被大众所接受。

    毕竟,太学术的东西,就势必要牵扯到说教的成分,曙光旗下的视频网站的受众群虽然很大,但能接受说教的受众群,可是少之又少的。

    所以,面对许蕙的不满和质疑,他只能安慰为主了:“既然作为心理类的真人秀节目,你的戏份,肯定是少不了的,而且所有嘉宾后期的观察和指导,还是离不开你们这些专业人士的……”

    李彦枫说了这么多,却只换来了许蕙的一声冷哼:“算了,反正你们这些电视人,注重的也都是噱头和收视,既然都答应你了,我还有反悔的权利吗?等第一期,我试试感觉,再说吧!”

    话是这样说了,只是还没等到第一期开拍,许蕙就从一开始的犹疑不决,变得坚定了起来。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之所以回国,就是冲着沈寒越的,而之所以接受李彦枫的邀约,也是因为顾念在曙光任职的缘故。

    她这个人,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之前对乔雅,是不屑,所以简简单单就出手了,但顾念不一样,她是沈寒越唯一爱上的女人,所以许蕙这次,自然是打算好好斟酌斟酌了……

    **

    对于,她被一个本身心理就有问题的心理医生盯上了,顾念自然是不知情的,她现在,因为被突然的惊喜砸了一下,除了欣喜之外,却还稍稍有些苦恼,因为那酸葡萄心态的人,貌似又多了起来。

    只是自从陈依娜被辞退之后,公司里的人,明面上,已经没有人敢去招惹顾念了,但明面上不敢,可不代表背地里不敢讨论?

    也就短短几天时间,所有人几乎都知道了,顾念之所以当上节目的副导演,是因为沈寒越的缘故。

    好吧,职业上有了这么大的跨度,连她自己都有些恍惚呢,所以,面对众人的质疑,她也不打算解释了,反正她怎么样,总要在工作中去证明的!

    因为心里一直卯着一股劲儿,所以,除了工作之余,顾念还报了个网校,每天下了班,就窝到屋子里,努力充电了,自然也没注意到,沈寒越的反常,等女人迟钝的反应过来以后,男人已经在公司,连续加了好几天的班了。

    甚至周六一大早,吃完早饭,沈寒越就急匆匆的出门了,因为这些日子,两人都忙,也缺少了一点儿沟通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沈寒越最近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那幽深的眸子里,总是闪着让她看不懂的东西,每次面对她的时候,也总是很矛盾的状态,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眸里总有一种隐约的畏惧,让顾念觉得,好似他在害怕和逃避着什么?

    可具体开口去问的时候,男人却总是温柔的饶开了。

    带着这种疑惑,正心不在焉的吃着早饭呢,沈君美就挽着手包,从房间里出来了,看着她的装扮,似乎是要出门,但等看到顾念的时候,却突然幸灾乐祸的退了回来。

    随手从桌上拿了一个汤包,咬了一口,然后就趾高气扬的吐到了顾念面前的碟子里。

    妈蛋,浪费粮食就错了,还这么恶心?

    顾念“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就拿起那个面前的碟子,一股脑的递到了沈君美的手里:“全都吃掉!”

    声音里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式口吻,眼睛微微眯着,眸子里除了对她的不满,竟还有一种淡淡的威逼之意,此时她就像是沈寒越附体似的,浑身不自觉散发出的凛冽气势,直让沈君美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等沈君美反应过来,立刻就觉得她刚才的表现太丢脸了,为了找回面子,立刻就把碟子朝顾念脸上砸了过去,若不是女人躲的快,只怕碟子里的汤包,就全都砸到她的脸上了。

    可偏偏这沈君美却突然含着一双委屈的眸子,恶人先告状了起来:“顾念,你怎么回事?我好心好意的递给你汤包,你不吃就放着好了,干嘛要全部砸到地上?”

    说完,一双乌黑的眸子里蓄着满满的眼泪,就好似顾念怎么欺负她似的?

    听到身后轮椅缓缓滑动的声音,顾念立刻就意识到了她的打算,合着,她故意找茬,又浪费了粮食,怕被一向家教严厉的沈老太太责罚,所以,打算把屎盆子扣到她的头上了?

    只是,她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点儿?凭什么她扣过来,她就要接着呢?

    顾念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个空碟子,然后用劲力气,就狠狠的往后甩了一下,碟子缓缓的在地上划了一个弧度,就停在了身后不远的地上。

    见沈君美脸上挂着一副幸灾乐祸似的欣喜,顾念就是不用转头,也知道此刻沈老太太的脸色有多难看,只怕她这会儿只要转过身子,沈老太太就能立刻怒不可遏的指责她一番吧?

    可是,抱歉,这会儿她偏偏就不想听任何的指责,微微转了一下身子,就直接朝着前边的楼梯走了过去,从始至终,也没有往沈老太太的方向瞅上一眼,只是趁沈老太太发火之前,她还是没忘和沈君美打了个招呼。

    “君美妹妹,你也看到了,方才汤包砸出去方向是我的背面,而我刚才扔的可是个空碟子,也算是使了全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离刚才那些碟子落地的距离,还差了一截吧?”

    说完,再也没回头,就自顾自的上楼了,毕竟有些真相她就算是不说破,想必精明如沈老太太,也已经看出点端倪了。

    当然,上楼之前,自然也听到了沈老太太那怒不可遏的声音:“君美,你真是越来越不懂分寸了!你是沈家的孙女,一言一行都关系到沈家的脸面,刚才的举动,若是被外人看到了,会以为你和别人一样,没家教的!”

    沈老太太一字一句,都仿佛用了全力似的,说完,还朝着楼梯上的顾念瞥了一眼,不用说,她教育自己孙女的时候,也等于是在隐晦的指责顾念,没有家教了?

    没家教就没家教了,反正她现在怎么做,这个沈老太太也不可能会满意的?

    想通了这些,顾念连辩驳都懒的辩驳,就直接推开门,回房了,更是把两人吵吵嚷嚷的声音,直接给隔绝在外边了,所以,自然也是没听到沈君美,接下来要说的秘密了。

    “奶奶,让我跟没家教的女人一起相处,我能有什么好的涵养啊?哼,还不是被那个顾念气的了,我哥也真是的,这几天见他对顾念冷淡成那样,我原本还以为,他会把那女人给赶出沈家呢,可没想到……”

    沈老太太原本还想要好好教育沈君美一番呢,一听到她这么说,一双浑浊的眸子,立刻就死死的盯在了沈君美的脸上:“他们之间,莫不是已经生出嫌隙了?”

    见沈老太太不在一味的责骂她了,沈君美这才收起一脸怏怏的神色,然后乖巧的帮着佣人,把沈老太太扶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一边时不时的帮沈老太太捶了几下腿,一边一脸欣喜的向沈老太太说明了一切缘由。

    “奶奶,最近公司被人打压了,你知道吗?”

    沈老太太虽然已经不在公司了,对公司的情况,也算关注,闻言,浑浊的眸子先是顿了一顿,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寒越,这些天早出晚归的,都是忙着这些事情,我又如何不知道呢?听说这次沈氏的海外公司被打压,和秦氏有关?”

    闻言,沈君美就不屑的努了努嘴:“是和秦氏脱不了干系,但他要和沈氏对抗,恐怕还没这么大的能耐吧?还不是和那个顾瑾寒合作,才有机会压制住我们!”

    说完,见沈老太太微微垂下眸子,正在算计着什么,就不由得狡黠一笑,悄悄往沈老太太耳边凑了凑。

    “奶奶,你知道吗?我哥这次之所以能钳制住秦氏的打压,是因为有一家海外公司的暗中帮忙,据说这家公司之所以帮忙,都是我哥的初恋女友,许蕙在暗中搭桥的原因,所以,奶奶,你说我哥,是不是因为旧情人回来了,才刻意冷着顾念的呢?”

    因为俞北的缘故,沈君美对许蕙,原本也没任何好感的,再加上许蕙又是单亲的孩子,母亲也只是在心理学上有些建树而已,论家底,也只是比普通家庭好上一点儿,和他们沈家也不是很匹配。

    这自然也是,当初沈老太太一定要让沈寒越提早回国的原因,原本还想着,那个不识趣的女人要是敢跟着回来,就想办法好好压制一番呢,谁知她还挺有自知之明,压根就没跟回来,这也算是省了她不少事情的。

    不过,眼下已经不同了,与其看着自己的孙子和顾念缠在一起,她倒是宁愿撮合自己的孙子和许蕙的,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番,一双满是皱纹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难得的微笑。

    “她既然帮了大忙,回头就让寒越带她回来一趟吧,我们也好感谢人家一番!”说着这些,祖孙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心里已经心照不宣的打起了小算盘。

    不过,不同的是,沈君美只是想让许蕙从中破坏一番,至于他的哥哥最终要不要和许蕙在一起,似乎也不是她在意的了,毕竟只要两人有了嫌隙,谁都是可以趁虚而入的……

    两个人只顾着自作主张的盘算着心里的小九九呢,自然是不明白沈寒越究竟纠葛的点,在哪儿了?

    就像是沈君美听了乔天泽的话,悄悄向沈寒越透露消息的时候,似乎都不明白这男人脸色一黑,是为了什么?

    自然不可能是在烦躁着即将到来的打压了,而是纠葛在打压他的那个人,并非只有秦慕,却还有顾瑾寒。

    其实,早在顾瑾寒没有出现在A市的时候,他对顾家和秦家的关系,早就有所耳闻了。

    据他的打探得知,压垮他父亲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因为企划案抄袭事件之后,顾氏的人因为不满他的做法,原本答应好的一笔投资,就直接撤销了,而有了秦慕的刻意讨好,这份投资,最后自然也是归到秦氏头上了。

    可以说,沈家对顾氏不问青红皂白的撤资,也是有所埋怨的,但既然当初的处境,连沈老太太都可以置身事外,那顾氏身为生意人家,这样的做法倒也无可厚非了,所以,这也是沈寒越得知顾念是顾氏的千金以后,并没有格外排斥的原因。

    不过,随着顾氏和秦家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沈寒越心里突然害怕了,特别是顾瑾寒这两天的电话,竟全是在向他施压,更是直截了当的言明,得不到祝福的爱情,不会长久,让他趁早放顾念回来,否则,他下一次,绝对不会手软!

    这就不由得他多想了,总害怕,当初父亲自杀的事情,和顾家也有所牵连,于是,在面对顾念的时候,他就再也没办法保持当初的心态了,总是带着一种矛盾的心理,就算一再否定着心里的猜测,却也无济于事。

    “总裁,许小姐过来了!”值班秘书一进来,沈寒越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声音也透着寒霜般的冷意:“今天是周六,我没空见客!你嘱托她回去吧!”

    其实,也不是沈寒越过河拆桥,而是她几天,来的实在是太勤了,就算是欠她一些人情,但也要由他主动去还吧,许蕙一而再再而三的邀约,实在是把他的耐性都耗光了。

    不过,因为是周六,沈氏并没有值班前台的,自然也没人拦她。所以,沈寒越话音刚落,许蕙就笑意盈盈的敲了瞧办公室的门,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过来。

    “沈总,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有必要这么避着我吗?”

    说完,就自作主张的朝秘书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先出去了,值班秘书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满脸不安的朝沈寒越请示了一番,就立刻推门出去了。

    等办公室里彻底没人了,许蕙这才责备似的瞪了沈寒越一眼,微微叹了口气:“寒越,我知道你要避嫌,只是,上次我和沈太太也算有过一面之缘了,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胡乱吃醋的女人吧?”

    说完,见沈寒越没有反驳,微微弯了弯嘴角,这才重新说了下去:“寒越,其实就算沈太太要误会,也是你的问题,因为你最近的状态,实在是太奇怪了,现在,居然连你家妹妹,都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还一本正经的给我提了个醒,说最近你和沈太太一直在冷战,让我把握好机会!”

    许蕙这句话刚说完,沈寒越立刻就愤怒的拍了拍桌子,脸色也黑的很是彻底,眸子里满是熊熊蹿动的怒火:“这个沈君美,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题外话------

    慕儿又来求花花钻钻了哟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