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五章 他这是被当街调戏了吗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5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只是观察下来,她却又没觉得乔雅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啊?只是这些日子和沈家的孙女联系的频繁了一点儿而已!

    不过,纵使杜娟儿再看不上乔雅,但因为许蕙之前的交代,所以,她做起事情来还算尽心尽力,短短的两天时间,非但她疑似有孕的消息被媒体报了出来,而后又有她在片场迟到疑似耍大牌的报导出炉。

    只是牵扯到她还不算,居然连和她交好的一些小花,都在她的授意下,折腾出了或大或小的头条出来。

    娱乐圈向来就是这样,什么事情也都是来得快,去的也快,而又总有各色各样的人,为了增加自己的曝光率,不遗余力的折腾点事情出来,所以,又有谁,会有多余的注意力去关注一个淡出公众视线的明星呢?

    那些一直紧咬住乔雅不放的记者,自然也都把视线从乔雅身上撤了回来。

    所以,乔雅穿着普通一点,再戴个墨镜掩饰一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逛街,倒也并不会有人死死的盯住她了。

    这不,舆论对她的打压,刚刚淡了一点儿,她就这么公然的出门了,甚至还马不停蹄的坐飞机回了A市,更是和沈君美约好了一些去做保养。

    乔雅一边舒服的躺在美容床上,任由美容师那温柔的指腹在她的脸上微微游走着,一边不遗余力的打探着顾念的近况。

    “不是上次说他们闹别扭了吗?现在呢?他们怎么样了?”

    沈君美此时正舒服的阖上眼睛假寐,原本就对顾念不喜,听乔雅问,嘲讽似的冷哼了一声。

    “她这两天都早出晚归的,我起床晚,和她也不大碰面,不过,听家里的佣人说,他们这两天,吃早餐的时候,似乎关系还算融洽!”

    关系融洽?

    乔雅这几天的晦气,原本就已经够多的了,本来还想听点好戏,舒缓一下心情的,谁知听到后来,非但心情没好,反倒更堵了?

    一双手愤恨的揪着美容床上的垫子,指尖狠狠的掐着,脸上也满是阴仄,她突然紧绷的神经,自然也牵动了面部肌肉,所以,帮她涂抹面膜的美容师,手一抖,面膜就这么融进了她的眼睛。

    紧接着,一股辛辣立刻就刺激到了她的泪腺,眸子里顺时就蓄满了眼泪。

    “你是怎么做事的?还不快点带我清洗一下!”因为眼睛的突然刺痛,她一时睁不开眼睛,所以,就这么闭着眼睛,一脸狠戾的朝美容师怒斥了一句。

    待她清洗完毕,又重新躺下的时候,美容师在服务起来,就更是心惊胆战了。

    可偏偏这个刚才还一脸愠怒的女人,却突然对着她粲然一笑:“今天碰到我的事情,不要随便说出去,更不能透露给记者,否则,我要你好看!”

    脸上挂着甜美的笑意,但嘴里的话,却是说不出的狠厉,那一双原本好看的眸子还染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戾气。

    好吧,她不多此一举,这小美容师倒还没认出她的身份,她一张嘴,美容师这才认出这女人就是早几天声名狼藉的大明星——乔雅。

    狗屁大明星,皮肤粗糙的就跟刚从大山里出来似的,嘴脸还这么丑恶,怪不得前段时间人人喊打呢?哼,看待会下班,我不去天涯那边冒充你的粉丝去骂骂人,帮你再拉点仇恨值!

    因为是网络时代,所以就连一个小小的美容师,也深谙黑人之道,更是知道“高级黑”比单纯的为黑而黑,更拉仇恨!

    不过,乔雅现在是她的客人,心里再是看不上,但服务还是要做到位的,所以,这个时候,她的脸上一直都挂着标准的职业微笑,更是一丝也不敢怠慢。

    乔雅见警告有效,这才轻蔑的别开了眼睛,又把注意力放到了沈君美的身上:“君美啊,按理说顾念也已经被辞退了,应该天天在家里歇着才是啊?现在,她这么早出晚归的,可别是暗中去勾搭别的人去了?”

    别的人吗?

    原本沈君美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对顾念压根就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不过一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就把这话对应到了俞北的身上,也顾不得涂了面膜的脸不能做大表情了,竟直接就坐将了起来,嘴张的都快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你说,她该不会是去找俞北了吧?”

    见乔雅似是而非的点头,就更笃定了这个猜测了,干脆直接就跳下去,走过去,一把拉过乔雅,就要出去。

    “不行,现在俞北哥哥已经主动申请去俞家旗下的星耀传媒了,那个好歹是和华扬并驾齐驱的,比着曙光,都丝毫不差的,那个顾念又被曙光开除了,她该不会是把主意又打到俞北哥哥身上去了吧?”

    说着,随便洗干净脸上的面膜,甚至连妆都没化,就要拽着乔雅往星耀传媒赶了。

    她这么想一出是一出的,乔雅也是彻底无语了,原本就是想打探沈家以及顾念的一举一动,以伺时机的,所以自然也不敢得罪沈君美。

    先是戴上墨镜,遮掩掉她脸上浓重的黑眼圈,和因为没化妆再加上睡眠不足而逐渐黯淡的皮肤,这才任由沈君美拽着,钻进了车子。

    此时,被两人密切关注和算计着的顾念,却早已经回到曙光工作了。

    其实,这在沈家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就在刘凯亲自打电话,要邀请顾念回去的时候,屋子里的佣人可都是听到了的,所以,沈君美但凡和佣人多聊上两句,估计什么都知道了。

    只是,沈君美一向比较傲慢,极少把佣人看到眼里去,再加上又对顾念比较嫌弃,本身就不大愿意见到她,所以,顾念已经去曙光报道两天了,她却依然还不知道,以至于乔雅询问的时候,才会这么懵掉的。

    其实,早在刘凯提前邀请顾念回去的时候,沈寒越就老大不情愿的,顾念刚刚经历了这么一场波折,他还想让她多休息一段呢,更何况,顾念离职,虽然有苦肉计的成分,但刘凯却也脱不了干系的。

    因为这微不足道的威逼,就敢让他的女人受委屈,那她的女人要是继续呆在那里,那日后的委屈,还能少得了吗?

    可是,他再怎么不满意,也架不住这小女人乐意啊,刘凯刚刚提了这么个要求,她就那么迫不及待的答应了,对于他的冷脸,更是直接的视而不见。

    就这么直接捏起拳头,一脸郑重的朝他举了举,好似这个男人敢拦他一下,她就能冲上来跟他拼命似的?

    因为在俞北的嘴里,知道这小女人对梦想的执着和热爱,所以,他也就只能妥协了。

    只是,他这么一个优秀的老公,还比不上一个工作重要,一向傲娇到不可一世的沈寒越,想想这个,还不由有点小“抑郁”呢!

    不过再郁闷,该打的招呼还是要打的,更是恶狠狠的威胁了刘凯一把,放出了“顾念在曙光里伤了一根头发丝,就拿刘凯整个曙光陪葬”的狠话,这么一来,刘凯又如何敢怠慢呢?

    顾念回去上班的第一天,可是他亲自出门迎接的,更是一脸笑意的把顾念从楼下,一直送到了办公室,对顾念的重视程度,让曙光的所有员工,都嫉恨不已,甚至这些待遇,连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员工,都是享受不到的。

    不过,大部分人都知道顾念是沾了沈寒越的光,虽然眼红,但也没人敢说什么?

    上次顾念临走的时候,和顾念起了直接冲突的陈依娜,在第一天见到顾念的时候,也灰溜溜的垂下了脑袋,生怕顾念一个不高兴,直接就在老板面前,把她那天的事情状告了上去。

    不过,顾念可没她想的那么无聊,刘凯对她这般,是因为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

    只是,她自小,性格就很独立,更是不愿意去借了谁的势,去昭显自己,就算那个人是她的丈夫也不行,否则,她就直接留在父母身边了,又何必离家出走四年呢?

    因此,工作起来,顾念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无论对上级还是对一些厉害的前辈,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谦卑,并没有因为成了沈家的孙媳妇,有任何逾越的地方。

    她这勤勤恳恳的态度,立刻就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但难免有些酸葡萄心态的同事,总觉得她这副样子是在惺惺作态,更有甚者,居然觉得她这般作态,是因为在沈家的不得宠。

    其中,更是以陈依娜为最,甚至还公然的对她不尊敬起来,见了顾念,就仿佛没看见似的,连招呼都懒的去打了。

    像她这种小喽啰,顾念压根就懒的去计较的,只是目不斜视的掠过她,直接就无视了,甚至从一档节目里回来,也都是亲自修照片,更不会主动把这些杂事推给她去做。

    虽然陈依娜,老早就被公司里的同事当做打杂小妹了,而照片的后期处理,也完全是她的本份工作,但是因为陈依娜工作态度不端正,修照片的时候也很是敷衍,凡是经她手的照片,顾念几乎都要打回重修。

    久而久之,顾念也都懒的找她了。

    如果之前,陈依娜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谁都知道她和顾念撕破了脸,但是顾念面对她的挑衅,却视而不见,所以,陈依娜,就自发的认为,是顾念在沈寒越面前,不得宠了。

    毕竟,要是真得宠的话,干嘛连婚礼都没办呢?

    而且,说好的求婚和发布会,说取消就取消了,虽然两人的结婚证在网上已经曝光过了,但是后来却又被刻意压下来了,重重迹象表明,沈家并不想承认顾念这个孙媳妇!

    原本就看不得顾念好,这下,倒有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就连去茶水间接水的时候,还酸溜溜的跟别人八卦着呢。

    “据说,那个顾念是因为大了肚子,所以才用威逼寻死的手段,逼迫沈寒越领证的!否则,为什么连婚礼都没,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进沈家了呢?”

    酸葡萄心理的人,总是很多,陈依娜只开了个头,茶水间里的这些女人,就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甚至还酸溜溜的附和起她来了。

    “我看也是,像她那种虚有其表的人,早晚也是被抛弃的命运……”

    可是,只是这样也算了,陈依娜居然还带头攻击起顾念的父母来了。

    “唉,你们知道吗?据说顾念的父母也是挺奇葩的,听他们小区的人说,买个菜都能因为几块钱和菜贩子吵起来,甚至还害的菜贩子被市场管理员罚款,真是的,一家子都是穷酸到一起去了!”

    “恩,是啊,几块钱都能把可怜的菜贩子逼迫成那样,可见为人有多泼辣!”

    “不止泼辣吧,恐怕是因为骨子里对金钱的过度热爱吧?否则,又怎么能教育出这种极度拜金的女人呢?真是的,为了嫁进豪门,真是什么样的手段能用上了!”

    ……

    七嘴八舌的议论很是难听,而且却讨论,声音就越大,似乎她们都忘记,此刻是站在人来人往的茶水间里,所以,顾念过来接水的时候,刚好就听到了这一幕!

    这群人还能再卑劣点吗?什么叫为了几块钱,把菜贩子逼迫成那样?

    而且,这怎么就叫对金钱极度热爱了?难道她们这群人出去买任何东西,都是不还价的吗?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陈依娜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那强大的还价技巧吧?

    这个时候,倒突然高尚的不像话了?

    顾念此刻真的不想再忍了,索性狠狠的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摔,就这么径直走了过去,见到顾念,许多人都心虚的垂下了头,却唯独陈依娜,就这么直愣愣的扬着头,虽然被顾念凌冽的眼神逼的有些慌神,但依然硬着头皮,迎上了她的视线。

    “怎么?我有说错吗?我说的那个事情,住在菜场附近的居民,可是都看见了的!”

    陈依娜说着,就挑衅似的挑了挑眉,反正这个是事实,不管顾念承认,还是否认,这个脸,她都丢定了!

    本来就不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女人又如何会否定的:“对,确实有这么个事情!”

    清清淡淡的语气,表情也很是坦然,好像压根就不觉得这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周围围观的人都不禁在感慨着顾念的厚脸皮,不过,还有些人,因为顾念那一脸坦荡的神色,直觉的认为,这个事情似乎另有隐情。

    果然,女人淡然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这才又把视线移到了陈依娜的脸上:“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刚刚好像说,那个菜贩子被罚钱了吧?”

    “是啊!罚的还不少,他们辛苦几天的劳务费,可就这么没了!”

    听到顾念发问,陈依娜得意的扬了杨眉,直接就站在悲天悯人的制高点,狠狠的把顾念踩了一把。

    不过,周围的人,可没这么蠢,听到顾念发问,又听到陈依娜回答,心里多少都有些了然了,毕竟,就算是普通的纠纷,菜场也只会调解,既然都牵扯到罚钱了,那就一定是菜贩子有问题了。

    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众人的表情,对她们的反应,女人似乎还算满意,在看向陈依娜的时候,嘴角倏地就滑过了一丝嘲讽似的讥笑。

    “陈小姐,你若是有点常识的话,一定就该明白的,既然菜贩子能被处理,就一定是触犯了菜场的规定,他们只是出于正义,指出来了而已,怎么就是做错了呢?怎么?难道陈小姐认为,菜贩子卖注水猪肉,而且称又缺斤短两,就是应该的吗?陈小姐,你的三观,被狗吃了吗?”

    顾念的声音不大,自始至终都带着一种从容不迫的优雅,别的不说,就光看气势,其实陈依娜就已经输了,可她偏偏还不依不饶,竟直接口不择言的辩解了一番。

    “那也不能连机会都不给,就这样闹大啊?起码也可以先指证他们的,而且,他们也是迫于生计的,起早贪黑的,那么辛苦,几天的辛苦费,就这么没了?”

    陈依娜这话一出来,所有人再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带了一丝淡淡的讥笑。

    辛苦?试问在社会上讨生活,谁又不辛苦呢?

    菜贩子辛苦,那买菜的人就活该被骗吗?或许买菜的人,生活比菜贩子还要艰辛呢?这个陈依娜的理论,也真是够可笑的?

    不过,都已经这样了,顾念也懒得去和她多做辩驳了,反正,事情怎么样,周围的人又不是傻的,她爱怎样就怎样吧?

    顾念转身,就打算去接水了,可陈依娜却一点儿也不识趣,又一次冲了过去,女人真是懒的再理她了,只是微微转头,意味深长的对着她,粲然一笑。

    “陈小姐,好奇怪,你这么气愤填膺又是闹哪般呢?难道那菜贩子是你的亲戚不成?”她这意味深长的笑,立刻就惹得周围的人对陈依娜打量了一番,竟对顾念的话信了七分,眼神里的讥笑,此刻已经变成了鄙夷。

    毕竟,如果不是认识,陈依娜又缘何会这么了解细节呢?甚至连人家被罚了几天的劳工费,都知道了?

    小门小户出来的不可怕,最怕的就是歪门旁道里出来的?

    现在的食品安全那么严重,A市的菜价又这么逆天,同是讨生活的,都不容易,所以,陈依娜若是想煽动大家的同情心,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而且,顾太太特意帮她挑选的临时监护人,虽然是最平凡不过的家庭,但两位老人的正义感,可是好的爆棚呢。

    顾念原本也是住校的,他们也只是充当幌子,并不经常见面的,但只是见了几面,顾念就打心眼里喜欢这一对朴实无华的夫妇,更是对他们这种相濡以沫的平凡生活,羡慕至极,这也就是她逃离豪门之后,却选择了一个家庭普通的叶子睿做男朋友的原因。

    也是她起初对沈寒越本能的退避三舍的原因。

    不过,现在先不说她是如何羡慕他们朴实无华的幸福了,就是单单只回到这一刻,那对夫妇,好歹也是冠上她“父母”的名号的,既然是亲人,又哪里可以任人去诋毁呢?

    所以,她原本是极其看不上陈依娜的这副背后诋毁的做派的,但是却因为她诋毁的对象,还是忍不住反驳了一番。

    吃了这么个闷亏,陈依娜乖乖认下也就罢了,可偏偏不依不饶了起来,拽着顾念的手,愣是不让她走了,还非要让顾念因为诋毁她的事情,道歉?

    诋毁?真是可笑?她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那个菜贩子可怜吗?但顾念只是随意质问了一句,菜贩子是不是她的亲戚,她就恼羞成这样了?

    甚至还眼泪汪汪的揪着顾念求道歉,这情形,不知情的人看见了,还以为顾念怎么着她了呢?

    对她这样的人,要搁着顾念以往的脾气,肯定要狠狠整治一番的,可是现在,她只想这女人能识趣的滚开,善妒,蠢笨,又欺软怕硬,顾念可不觉得,战胜了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成就感?

    相反,看着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女人只觉得头疼,真是,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喝水了?

    “陈依娜,我怎么觉得,需要道歉的人,是你,不是我呢?”顾念本能的就要推开她,可能是使得力气有点大吗?一个重心不稳,陈依娜就忍不住要往后摔过去。

    如果是口头之争也就罢了,可是一旦落实到了肢体上,顾念就有点不占理了,毕竟,这里是公司,又不是菜市场,今天要真是陈依娜摔着了,依着她不依不饶的性格,指不定要眼泪汪汪的哭诉多久呢?

    所以,顾念直接就伸出手,拉了陈依娜一把,她不动手的时候,那群看热闹的同事,可没有人伸手帮忙的,且各个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姿态。

    可她一旦伸手了,立刻就有人去拉了陈依娜一把,还顺势把她拉到了一侧,顾念此时重心本来就不稳了,又加上为了拉陈依娜,分出了一部分精力出去,可偏偏却又扑了空。

    整个身子摇摇晃晃了几下,眼看就要摔倒了,可周围的同事却都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并没有一个人上前,特别是刚才扶了陈依娜的那个女人,此时看着她的时候,神情里满是幸灾乐祸的意味。

    真是好样的!

    顾念的身子往前摔去之前,冰冷的眸子就仿若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般,直勾勾的盯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这骇人的气势,只盯的那女人心头一凛,此时,竟有了一种被猛兽盯上的不安。

    随后,她的不安,就直接演变成惶恐了!

    因为,顾念并没有直接摔下去,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高大料峭的身子,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然后紧紧的把这个女人揽在了怀里。

    “怎么这么不小心?”温柔的眸子里,似乎还有着一丝的责备,这个尊贵如君王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一刻,此刻,所有的人都被这男人的语气,惊了一下。

    可是,这还没完,等女人站牢了,他先是宠溺似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又用无限缱绻的语气质问了一句:“我刚才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这一刻,沈寒越就仿佛是一个冲大人要糖果吃的孩子,质问的话,也很是幼稚。

    此刻,在看向顾念的眼神,再也没有探究和幸灾乐祸了,而是羡慕嫉妒恨!

    顾念先是被他突然转变的画风,搞懵了,毕竟,一向高冷的沈寒越,一下子走起“腻死人不偿命”的温柔路线,也是挺惊悚的。

    不好意思的瞥了一眼众人投射的眼神,正了正神色,尽力用着随意而又一本正经的语气,问了一句:“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你怎么过来了?”

    女人说完,就收到了一个责备似的眼神:“上班时间?拜托,现在已经中午了,奇怪,你们曙光的风气也真是与众不同,午餐时间到了,你们却偏偏要躲在茶水间里不出去,怎么?集体减肥吗?”

    男人虽然也没有具体去指责谁?但他这带着警告似的语气,却还是带着绝对的威慑力的,只看了一眼他凛然的背影,周围的人,就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同时,心里也在暗自庆幸着,幸亏刚才险些害顾念摔跤的,不是她们?

    这么想着的时候,视线就不由得瞥向了陈依娜,以及她旁边的导演助理——刘羽琦。

    此时,就算沈寒越没有看她们,她们也吓得浑身不由得哆嗦了起来,特别是刘羽琦,下意识的就推开了陈依娜,似乎想立刻和陈依娜撇清关系似的,然后缓缓朝另一边走了过去。

    “顾念,对不起啊?我当时只看到陈依娜要摔倒了,就下意识的扶住了她,所以,害你差点摔倒了!总之,对不起了,如果有下次,我一定率先扶住你的!”

    刘羽琦战战兢兢的走到顾念的身边,满是歉意的朝她鞠了几个躬,语气里也是说不出的祈求。

    可偏偏蠢笨如猪的陈依娜,似乎还看不清楚形势,自打沈寒越一进来,她那花痴一样的视线,就一直盯在沈寒越的身上了。

    此刻见刘羽琦说话,竟然觉得是一个机会,立刻挂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就这么眨巴着那双泪眼,就冲了上来,手还顺势抓住了沈寒越的胳膊。

    “沈总,虽然顾念是你的妻子,但我觉得,你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吧?这个顾念,简直太狂妄了,她仗着你的名义,在公司里作威作福,刚才要不是有人扶了我一把,只怕我早就被她推倒在地了!”

    说完,陈依娜还满怀期待的冲沈寒越眨巴了几下眼睛,同时,眼睛瞥到顾念的时候,还有着一抹幸灾乐祸的意味。

    在她的意识里,顾念本身就是不讨沈家喜欢的,而她在公司又这么霸道,沈寒越,应该不会再喜欢她了吧?

    而且,她作为被顾念残害的一方,现在又这么楚楚可怜的站在这儿,出于对弱者的怜悯,这个男人,会不会由此对自己也生出一丝的怜爱出来呢?

    毕竟,偶像剧里,不是都这么演吗?而沈寒越这样完美的男人,甚至比偶像剧里的男人还要优秀,如果他能注意到自己,那她是不是就可以彻底在曙光,翻身做主人了呢?

    如果顾念知道了陈依娜此刻的想法,估计,都会为她那脑残又奇葩的脑回路,深深的折服!

    幻想什么不好,还偏偏幻想偶像剧,幻想的同时,为什么不能先比照一样自己呢,偶像剧女主角的善良无私,她又有哪一样呢?不,其实,她还是占了一样的,就是单蠢!

    此刻,连刚才扶了她一把的刘羽琦,都险些被她蠢哭了,如果可以选择,她真希望刚才扶的是顾念。

    毕竟,本来她诚心的向顾念认错,顾念一心软,或许还能逃过一劫的,可是这个陈依娜又是闹哪般啊?

    蠢就蠢吧,干嘛还非要拉她躺枪呢?是生怕男人不知道,是因为她扶了一把才导致顾念险些摔倒的吗?

    狠狠的剜了陈依娜一眼,就这么一脸忐忑的站在那儿,腿肚子还哆嗦个不停,生怕男人下句话一出来,就是直接让她们主动找刘凯提出“滚蛋”申请。

    在职场上,被开除的人,履历上本来就会沾染上污点的,但只是污点倒也罢了,偏偏促使她们被开除的还是沈寒越,这下,纵观整个A市,又有几家企业敢用她们呢?

    不过,她们还是太高看自个儿了,对于她们这样的小喽啰,沈寒越只是扭脸和她们说句话,可都怕脏了嘴巴呢?

    再说了,今天的事情闹的也不小,相信很快就会传到刘凯那里了,他的员工,自然需要他亲自去处理,沈寒越可不觉得,他有替刘凯管教员工的权利!

    理都没理这帮跳脚的小跳骚,只是一脸不悦的朝陈依娜一瞥,他那凛然的气势,直接就逼得这女人倒退了一步,手也就这么松开了,可是西装的袖子上,还是被陈依娜弄皱了。

    见沈寒越的眼神,一直在盯着那一块褶皱,顾念都忍不住要替陈依娜默哀了,毕竟,像沈寒越这么龟毛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允许有人弄皱自己的西装呢?

    不悦的蹙了蹙眉,先松开怀里的小女人,二话不说,直接把西装脱下,就像丢垃圾一样,径直丢在了地上,仿佛是在说,这件西装被污染了,已经不配在穿在他身上了。

    他的这个举动,又是俘获了一群的芳心,毕竟,那地上的可是Armani,这一件都快顶上他们一年的工资了,说丢,就丢了?

    不过,这姿态,落在别人眼里是有范,落在顾念眼里,可就是败家了,不满的横了他一眼:“就算是午饭时间,你不是也应该好好呆在沈氏的总裁办公室,等着杨烁帮你张罗一切吗?怎么,就想起来曙光了?”

    质问的时候,顾念却一直在一脸沉痛的盯着地上的西装,在她的眼里,那可都是红光闪闪的华夏币啊?来一次曙光而已,这代价也忒大了点吧?

    这小妻子的抠门程度,他又不是没见过,此刻,又如何不知道她在生气些什么呢?

    随意整了整衬衫领子,这才温柔的揽住了女人柔软的腰肢,嘴唇轻轻的朝女人耳边滑动,既然都做到这样了,不是该说悄悄话的吗?可偏偏男人的声音很大,一字一句,都仿佛是在说给周围的观众去听的。

    “太想你了,没在我的地盘上,总怕你会受欺负,这才趁午饭的时间,赶来看看!”

    这一句话,涵盖的内容可不少,一句“想你”,直接就昭显了顾念在沈寒越心目中的地位,接下来又是害怕他受欺负,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早知道曙光有些人会不安分呢?

    而最后一句话的尾音,更是意味深长,似乎还夹裹着一丝警告的意味,冰寒的眸子,更是一一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那意思似乎是说,谁胆敢欺负了顾念,那就等着他的报复吧?

    众人的心头皆是一凛,此刻在看向顾念的时候,就不再是轻蔑了,而是羡慕以及畏惧,毕竟,能让沈寒越这么袒护,不是哪个女人,都能有这个福气的,而能被沈寒越报复,只怕不是哪个人,是可以承受的?

    众人的表现,全被沈寒越看在了眼里,对于他们的反应,他并不是十分满意,但所幸这会儿午餐时间已经过去一会儿了,他可不想让他的小妻子饿肚子,揽着女人的腰肢,在众人的目送下,就这么高调的走了出去。

    当然,见女人嘟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他还没忘小声提醒了一句:“西装是在刘凯的地盘上丢的,我相信,刘凯一定会给我个合理的交代的,到时候,可不是只单单赔一套西装这么简单的!”

    他说着,意味深长的摸了摸下巴,明明是下意识的动作,可在顾念的眼里,竟有一种运筹帷幄的霸气。

    好吧,原来他早在丢西装的那一刻,就打好小算盘了,看来这一次,刘凯不但要开除几个人,甚至还要在小小的出一次血了吧?

    想起刘凯那样的人精,碰到沈寒越的时候,也只能束手无策,她就觉得呆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似乎还挺拉风呢?

    不过,就是眼红的人多了点儿,想起这接二连三跑上门找茬的,女人不由揉了揉额头,唉,头疼。

    沈寒越不悦的蹙了蹙眉,就把女人揽的更紧了,那突然加大的力道,似乎是要把女人融到手掌里去?

    莫名其妙的扬了扬小脸,眸子里满是无辜的神情:“沈寒越,谁又惹你了?”

    “你!”

    男人赌气似的扳过她的身子,等女人的视线完全的放到了他的身上,这才一字一顿的咬牙警告道:“以后,除了我,不许你替别的男人心疼任何的财产?就算那男人是你的老板,也不行!”

    他这模样,幼稚的如同一个保护自己玩具的幼童一般,语气也酸溜溜的。

    她心疼别的男人?女人立刻就会意了。

    偶买噶,怪不得他会突然生气呢,搞半天,是以为她在为刘凯的大出血,心疼?所以,这个傲娇货居然吃醋了?

    不自觉的就弯了嘴角,虽然觉得这男人吃醋的样子很幼稚,但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顾念估计自己都没发现,她此刻的表情有多么的甜蜜,似乎还有着那么一丝的小得意,就这么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快点,我要饿死了!沈先生,吃饱了,才有力气吃醋喔!”

    说着,下意识的就伸了伸手,点击脚尖,捏了捏沈寒越的下巴,那个小得意啊,似乎是在说:“乖,姐姐会疼你的!”那表情,似乎还在刻意模仿着电视剧里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女子的神情。

    他这是被当街调戏了吗?

    沈寒越先是不悦的蹙了蹙眉,但随后,眉头就渐渐的下移,嘴角也不由得弯了个好看的弧度,被自己的女人调戏,似乎——还不错?

    可以说,顾念就这么一个小举动,不但她心情极好,连男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就这么手挽着手,朝最近的一家餐厅走了过去。

    两人进门的时候,连门口的门童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只觉得这一对璧人是说不出的和谐,好看。

    只是,不那么和谐的是,两人刚落座,就有一个长相美丽,笑容甜美又不失洒脱大气的女人,朝两人走了过来,她穿着式样简单的连体裙,脚上踩着红色的高跟鞋,走路似乎都是带风的。

    顾念不自觉地,就被她这别样的风情,吸引住了视线,抬头看沈寒越也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女人,立刻就利用被他握住的右手,不自觉地掐了掐他的掌心。

    嘴唇也不经意的往男人的嘴边移了移,声音虽然小,但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沈寒越,没看到我在你身边吗?哼,还敢偷看别的美女?你这样,我会很没面子的!”

    说完,掐住他手心的手,又不由得加重了力道,男人疼的眉毛都拧在一起了,可偏偏嘴角却弯了一个得意的弧度。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