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四章 阴谋在暗潮之前悄悄涌动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54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可是,这个承载一切罪恶的所谓的“强大的现实”,又是何其的无辜呢?

    如果这个“强大的现实”能开口说话的话,恐怕首先就要对这些无耻的人类,狠狠的爆一句粗口吧?

    当然,无耻的人,永远都是看不到自己无耻的一面的吧?甚至,还因为自己的利益被阻碍之后,而在心里把无辜的人定义为他们眼中的“无耻”。

    就像第二天,得知了一切的乔天泽,都不由得黑了脸,虽然在媒体的连番攻势之下,尽力把乔雅撇了出去,更是直指乔雅不算是真正的乔家人,痛诉了一番家史,才算是把事情撇出去。

    但是,不管如何不喜欢乔雅,但这个妹妹好歹也是有点姿色的,就算没有沈寒越,跟任何一家企业实行联姻,都是能助他一臂之力的。

    可现在这个妹妹却因为那个该死的顾念,搞的这般的声名狼藉,可不就等同于生生扭断了他的一个胳膊吗?

    曾经的丢丑,就已经够让他怨恨的了,现在,这个顾念,又斩断了他的一个助力,所以,在乔天泽的眼里,顾念无疑就是他现在最大的仇人了。

    原本还算清秀的一张脸上,因为过度的怨愤,逐渐扭曲变形,远远看过去,竟是说不出的狰狞!

    龚万霞只是远远瞥了一眼,心里就没来由的恐慌了起来,生怕乔天泽会就此迁怒于她,更加明白了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她的良配了,心里竟对她曾经的作为,感到了一丝的后悔。

    毕竟,曾经她在曙光的时候,好歹也是当家台柱,离开了,就等于放弃了曾经的积累,而跳槽到乔天泽旗下的公司之后,资源更是一少再少,又加上传媒业各色小花的层出不穷,她早已经被记者贴上了“过气”的标签。

    其实过气就过气了,凭着努力,到了这个年纪,龚万霞需要的并非只有事业,她内心更想要的,其实是一个称心如意的丈夫,眼下的乔天泽,这个她唯一能抓住的资源,却已经离“称心如意”渐行渐远了。

    当初如果没有因为一丝的鬼迷心窍,而惹上顾念的话,只怕现在贵为沈氏集团未来女主人的顾念,还会因为曾经的情谊,照顾她一下吧?

    不过,这个世界上,又哪里有后悔药可以吃呢,或许,在她被嫉恨蒙住双眼的那一刻,一切就已经注定了吧?

    所以此刻,纵使她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端了一杯咖啡,笑意盈盈的朝乔天泽的手里递了过去,纵使,她有着瞬间能让人安定下来的独特嗓音,又有着洞悉一切的敏锐,与人说话的时候,更是能极快的抓住人心,说出能让对方瞬间高兴起来的话语。

    但是,对于此刻的乔天泽来说,他怨愤的对象,不仅好好活着,还生活的很好,甚至昨天还扳倒了他的妹妹,他就不可能会高兴起来的,只是轻轻啜了一口咖啡,就忍不住朝龚万霞身上砸了过去。

    “你是怎么泡咖啡的,这么烫,是要烫死我吗?”乔天泽的眸子里满是气急败坏和不耐烦。

    滚烫的咖啡和那坚硬的瓷杯子,就这么一股脑的砸到了龚万霞的怀里,她昨天刚买的裙子,就这么染上了咖啡的污渍,而滚落在脚边的瓷杯子,还溅起了一小块,直接就划伤了她裸露在外的脚背。

    可偏偏龚万霞却不敢发脾气,依然这么笑盈盈的看着他,还要拿起纸巾,去帮他擦去无意溅到他深灰色西装上的咖啡渍。

    如果,当初两人热恋的时候,这男人对她有多体贴,此刻的表现,就有多么的讽刺。

    龚万霞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么多年,好歹也算是阅人无数了,却因为一心想嫁人豪门的心情遮蔽了她的眼睛,结果剩了这么多年,却偏偏栽到了这么一个人渣的手里。

    感慨自己命运的同时,她心里却又在暗自思忖着别的:“自古,所谓的豪门少爷,就没有几个省油的灯,顾念,老天是公平的,不可能因为你幸运就免俗的,哼,我倒要看看,你的幸福能持续多久?”

    大抵是自己的算计落了空,龚万霞此时,就更看不得顾念此时的风光了,只是,她大概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就叫做:真心换真心。

    和她一开始的算计不同,顾念和沈寒越的遇见,原本就是一场注定的缘分,两人的心又很澄澈,自始至终都没有抱着别的目的,抛去这些,沈寒越这个在感情里从未开窍的男人,一旦开窍,可是腻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呢。

    这边,顾念也只是刚刚睡饱而已,就被一屋子的佣人吓了一跳,可能是她睡醒的一霎那,就有人首先给沈寒越报了信吧。

    男人的电话,立刻就打了过来:“睡饱了,就赶紧起来吧,对了,奶奶和君美在楼下,所以,我没回来之前,先别下楼,乖乖等着,我马上回来!”

    也许是这些日子积压起来的火,一次被燃尽了,也或许是,所有的事情被成功压下去了,总之,今天的男人,似乎心情很好,语气也温柔的不像话,落在耳边的话,又轻又柔,似乎还夹带着一丝淡淡的宠溺。

    挂断电话之后,顾念脸上依然还挂着一副茫然无措的模样,似乎一时没想明白,这男人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就因为他们领证的事情被公开了吗?

    可是事实上,网上不是都说,男人婚前在女人面前是奴才,婚后在女人面前是皇上吗?可这说法放在沈寒越身上,明显不符合啊?哼,这腹黑货,指不定肚子里憋着什么坏呢?

    下定了这么个结论,顾念这才在佣人的催促下,赶紧起床去洗漱了,洗漱完毕,就看到房间里架了一个小长桌子,桌子上摆了一溜排的各式早点,这是把她当猪在喂养的节奏吗?虽然是吃货不假,但也吃不了那么多吧?

    就算心里稍稍有点不满,但顾念吃的还算欢畅,等吃饱喝足了,佣人就迅速撤下了桌子,然后次第站好,手里捧着各色各样的漂亮衣服,毕恭毕敬的站在那儿,一副认她挑选的样子。

    随意挑选了一件,紧接着,应对的鞋子和需要佩戴的首饰,就这么被送了进来。

    等这样一穿戴,顾念在往屋子里一站,就宛若一个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小公主,淡紫色的裹胸纱裙,银白色的腰带,把女人的身材包裹的恰到好处,既有一种独属于女性的妩媚,却又不失典雅可爱。

    脖子上戴着一条式样简单的银白色项链,底部是小的流苏收尾,最外围的一圈还镶嵌着一圈小碎钻,虽然不够名贵,但衬着女人白皙的脖颈,竟也有一种别样的娇俏可爱。

    再配上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在阳光的照射下,项链尾部的碎钻和鞋面上的七彩钻面,遥相呼应,更是说不出的和谐。

    不得不说,这样一打扮起来,这女人就是站在沈寒越的身边,都不会显得有任何的格格不入,两人一静一动,一冷一热,沈寒越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配上顾念热情洋溢的明媚脸庞,怎么看怎么像是从童话里走出的王子公主,总之,就是和谐的不像话!

    所以,当沈寒越冲到楼上,和顾念一起走到楼下的时候,沈君美的一双眼睛,都快看直了,此时,竟然都忽略了这女人正是她最厌恶的顾念,看着她的时候,都觉得她和自己的哥哥,简直就是天生的绝配。

    只是,这番感受,也只限于沈君美脑子还不清楚的时候,所以,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眼神里立刻就闪过了一丝讥笑:“哼,就算是给乞丐穿上最名贵的衣裙,也依然掩饰不了浑身的穷酸气!”

    她这番指责,可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此时,在任何一个佣人的眼里,只怕顾念浑身不自觉散发出的贵气和优雅,都是沈君美无法所比拟的,就连沈老太太看到顾念的时候,都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样打扮一下,外表看上去,倒确实不会给沈家丢脸!”说完,一双稍显浑浊的眸子,就落在了沈寒越的脸上:“只是,你这一刻,究竟是要带她去哪儿?”

    沈老太太和沈君美不同,她所关注的点,永远都放在其他的地方,就像是今天,只冲着她这个孙子,特意回来,她就推测着,这俩人待会似乎要去面对什么人吧?

    既然是打算好的事情,沈寒越自然也没打算瞒她,薄唇轻启,温润有力的话便从这好看的嘴唇里,缓缓吐了出来:“奶奶,我带她去参加媒体发布会,顺带求婚!”

    他这句话一出口,沈君美就下意识的叫了起来,眸子里也满是对顾念的嘲讽之意:“求婚?结婚证都领了,这求婚是不是来的也太晚了点?奶奶,你看看,我昨天说的没错吧,这个顾念一定是死缠烂打,才说服我哥和她领证的!”

    死缠烂打?顾念听到这个形容词,眼神里本能的就闪过了一丝不喜,毕竟,这领证的事情,她自己都是被蒙在鼓里的,又怎么可能会对沈寒越死缠烂打呢?

    而且,最擅长死缠烂打的人,明明是这男人才对吧?昨天晚上,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否则,她又缘何会睡到现在才起床呢?

    只是,这样的话,顾念并没有打算去和她争执的,反正嘴长在她的嘴上,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呗。

    不过,她不计较,可不代表沈寒越不计较,脸色一凛,眸子在掠过沈君美的时候,还夹裹着满满的警告:“君美,从今以后,顾念就是你的大嫂,以后说话做事,都给我拿捏好分寸!还有,关于领证这个,死缠烂打的那个人,是我,不是她!”

    他这句话说完,别说沈君美一脸震惊了,连顾念的眼睛都瞪的浑圆了,脸上也满是惊诧之色,其实,这男人说的话,细细算起来的话,也姑且算是事实吧?

    但他是谁啊?他可是惯于傲娇示人的沈寒越啊?现在他居然放下所有的骄傲,为了帮她正名,说了他平时压根都不可能会说出口的话。

    被女人这么一打量,沈寒越脸上似乎还稍稍有些尴尬,耳根处,似乎都有些微微泛红了,可为了掩饰自己的一点小羞涩,男人神情一凛,假装恶意的横了女人一眼:“看什么看?作为主角,我们再不去,那帮记者,估计都要睡着了?”

    哼,说这话,不就是说她能睡吗?他也不想想,她是因为什么,才睡这么久的?傲娇的一翻白眼,女人这才任由男人揽着,出去了。

    两人的身影还未走远,沈君美就急的直跺脚:“奶奶,你看看我哥,他现在眼睛里就只能看见那个顾念,我们在他眼里,似乎都成了障碍物了?”

    沈老太太眼睛又不瞎,不用沈君美提醒,她也能看清楚沈寒越对女人的袒护有多少?

    虽然对顾念也诸多不满,但眼下几乎整个A市,都知道这女人是沈家的孙媳妇了,现在,她老了,她只希望这个女人最好不要搞出什么乱子来,否则,沈家定然不会容她的!

    只是眼下,看着沈寒越对她这般袒护的份上,她暂时也只能先接纳她了,想清楚这些,再看向沈君美的时候,眼眸里就多了一丝凌厉:“君美,你身为沈家的孙女,以后,不该乱说的话,最好就别说!行了,奶奶累了,扶我去休息吧!”

    沈君美虽然还想再说什么,但沈老太太一瞪眼,她就立刻把满腹的牢骚,又咽到了肚子里,然后一脸怏怏的推着沈老太太回房了……

    **

    而此时,沈寒越正携同着顾念,走向媒体发布会的路上,只是两人还没走到地方,顾念却意外的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哥,什么事情?”女人求助似的瞥了一眼沈寒越,这才一脸心虚的问了句。

    说完,屏起呼吸,一脸紧张的攥着听筒,似乎都打算听一番连珠带炮的质问了,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印象中的质问,也没有来,听筒那边却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叹息声。

    “小念,是我!”

    听筒里的声音虽然很熟悉,但只是一下,女人就确定这不是顾瑾寒,而是比顾瑾寒更宠她的——韩墨。

    小手紧张的拍了拍胸口的位置,这才不高兴的嗔怪了一番:“韩墨哥哥,你吓死我了!”说完,又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这才发现,自己手机里的备注是韩墨哥哥,而不是单单的“哥哥”两字,看来她是刚才一时慌乱,看错了。

    虽然稍稍放心了一点儿,但既然韩墨都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意味着,顾瑾寒也已经知道一切了呢?

    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韩墨哥哥,那个网上的事情,我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说完,就一脸紧张的握住听筒,心里一直在暗中祈祷着:“让顾瑾寒眼瞎上一次吧……”

    可是,韩墨接下来的回答,却不由得让女人心口一紧。

    “小念,你是说哪件事情,是你被泼脏水?还是你背着家里,偷偷领证呢?”

    好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眼下韩墨都知道了,她家哥哥,还能继续眼瞎下去吗?

    这么想着,就埋怨似的瞪了沈寒越一眼,那意思是:“看吧,你做的好事?这下,我究竟该怎么办?”

    接收到女人的视线,沈寒越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女人空下的左手,深邃的眸子里似乎夹带着千钧的力量一般,就这么紧紧的盯着女人,好似是在说:“别担心,一切有我在!”

    虽然顾念心里还在打鼓,但是从左手被握上的那一刻,她心里的惊慌,就已经一点点的挥散了,语气里似乎还有着一股破罐破摔的味道:“怎么?我哥又打算怎么对付我呢?”

    是的,她用了“对付”这个词,电话那边的韩墨却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似乎还比较认同,毕竟,从小到大,顾瑾寒对顾念的压制政策,他可是最清楚不过了,这货宠起顾念来,没边,但管教起来,却又丝毫不懂怜香惜玉。

    甚至,曾经还因为顾念一时调皮,和同学打架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眼睛弄瞎掉,而差点没被顾瑾寒丢到荒岛上去呢?

    所以,当知道顾念偷偷领证的这一刻,韩墨下意识的一个反应,就是一定要瞒着顾瑾寒这货,好在这货可能是太累了,并没有质疑他的谎言,而且,刚好又在网上舆论最严重的时候,出国谈生意去了。

    庆幸的同时,自然是要抓紧给顾念通气了:“小念,你们今天是不是要举行媒体见面会,除了澄清你昨天的事情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环节,是求婚?”

    其实,这些都是沈寒越安排好的流程,也就是刚才被沈老太太质问的时候,他提了一下,这货具体要干嘛,其实顾念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听到韩墨发问,下意识的,就把目光瞥向了一旁的沈寒越。

    “你待会是要求婚吗?”语气里有些小羞涩,但同时却有这么一丝丝的小期待。武大郎新传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