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三章 贱人自有天收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5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念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之后,就忍不住乐了:“沈寒越,你够了,现在就我们俩个,你还演什么劲儿呀!”

    结婚这点常识,女人还”是懂的。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好像必须要有男女双方去民政局才可以吧?

    而且,前期是不是还需要一个婚前检查呢?但是,在她的记忆里,两人虽然确实去了趟民政局,可是当天并没有进去呀?

    此时的顾念似乎还不知道有一个成语就叫——只手遮天,更不知道早在顾瑾寒出现的时候,这男人为了以防万一,就暗中先扯了证.

    顾念刚从N市拍摄回来的时候,原本是要把这女人拽到民政局,说清楚的,可是,这女人却突然定了个“鲜花,钻石,求婚,婚礼的要求,于是,他就只得先把这个事实压下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沈老太太突然发难,而这小女人又成了众矢之的,他估计会先满足完这女人所有的刁蛮要求之后,才会坦白吧。

    可是眼下,他却顾不得这么多了,总之,他就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沈老太太赶出去的。

    可是这女人不以为然的样子,是在闹哪般啊?看她的意思,似乎这证是假的,她很高兴?这该死的女人,就这么不想和他扯在一起吗?

    男人先是不动声色的轻咳了两声,趁女人不在意的时候,迅速的上前,身子就这么重重的压了上去:“既然觉得是假的,那我就来点真格的,让你好好清醒一下!”

    说完,没等女人反应,一双薄唇就顺势滑向了她的脖子,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就这么在女人的脖颈之间缠绕着,并且一路下移,手还顺势揽住了她的腰肢,并趁着舌头滑动的方向,一点一点朝女人的前襟滑了过去。

    手配合着舌头的动作,缓缓解开了一个扣子,又是一个扣子。

    然后,男人全身一凛,就忍不住哀嚎了一声,手上连同舌尖都好似被利器滑了一下,但眸子里撺动的火苗却依然没有熄灭,就这么一脸急不可耐的朝着女人瞥了一眼:“你究竟穿了什么?”

    顾念虽然已经在努力憋笑了,但脸上那副得意的神色,却是无论如何也憋不住的,一边迎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摇了摇脑袋:“沈先生,看来有必要跟你科普一下这个人类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发明了——防狼内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呢?”

    最伟大的发明?

    沈寒越黑着一张脸,把视线从女人脸上下移,就这么注意到了她胸前的那一堆密密麻麻的铆钉上,还伟大?

    这样的东西,光看着,都让人浑身不舒服了,穿上都不怕扎到自己?

    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女人一脸得意的睨了他一眼,看到他这个时候吃瘪,仿佛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样,然后又摇头晃脑的要帮他扫盲了:“沈先生,这个既然是防狼内衣,那这个对付的肯定就只有色狼了!”

    女人说着,就一脸嘚瑟的挑了挑眉,哼,她才不会告诉他,最初穿这个的时候,还不小心扎到过手指呢。

    色狼嘛?

    听到这个形容词的时候,眼眸先是闪过了一丝的不悦.

    毕竟,禁欲多年,他早就被一些竞争对手形容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更是有人暗中诋毁他不举?

    现在,只怕也只有这个小女人会这么称呼他了?

    不过,不悦之后,他却把心思转到了别的地方,反正凭借着他多年的学霸经验,任何发明只怕都是有漏洞的,冷眸一眯,然后顺势揽过了女人的肩膀,愣是连蒙带猜的,就让他成功解开了这个。

    随手一拉带子,就这么一脸嫌弃的扔出了很远,为了不辜负他色狼的称号,甚至连丝毫停顿都没,就这么扛起小女人,直接扔到了床上。

    一个清淡的吻,先是霸道的印上了女人的额头,那一脸认真的神情,竟好似是在举行什么仪式似的,一举一动,都在昭显着一件事情——这个女人被我承包了。

    这个吻,很长,顿了很久,这才一路往下,舌头宛若灵巧的小蛇般,一下就滑进了女人微张的嘴里,手也在配合着舌尖的节奏,一点点的往下游走。

    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眼看就要到达最后一个步骤了,男人却蓦地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一把抓过了女人的手腕:“下边穿的,该不会和刚刚那个,也是一套吧?”

    这次倒是学聪明了,似乎要先确定了,见女人点头,眉头微微蹙了蹙,但还是强忍着不适,手一点点的往下游移了下去。

    这次倒并没有在受伤了,薄唇轻抿,鼻尖又往女人脸上移了移,两人眼睛之间的距离,此时只怕也只有2厘米而已吧.

    这突然的对视,竟让女人的心不住的狂跳了起来,平生第一次,竟有了一种要触电似的感觉。

    “既然要防狼,只防上边,不防下边,又如何能称得上是在“防”呢?女人,记住,你这个做法,不是在“防”,而是在欲擒故纵!”

    说完,薄唇轻启,眸子里似乎还酝酿着一丝薄薄的雾色,语气也尽是婉转.

    他张嘴的时候,那温热的气息却正一下一下的打在顾念的脸上,没来由的,脸上便仿佛被涂抹了一层层腮红般,红了个彻底。

    就连她声音也变得很轻很细,仿若蚊蝇的“嗡嗡”声,且又带着一丝撒娇似的嗔怪。

    “看上去那么恐怖,所以没敢穿,只是沈先生,你脸皮是不是太厚了点呢?欲擒故纵?笑话!我要是猎人,抓到你这匹狼,一定会马不停蹄的打死的!哼……”

    女人说着,手一伸,还不服气的用手背刮了一下鼻子,接着,就伸出手指,做了一个“手枪”的动作,然后顺势就朝男人的脑门那里指了一下。

    可是,她似乎不知道,在男人身上某个部位就要奔腾而出的时候,她这个动作,对于男人来说,无疑是在撩火,这不轻易的举动,真真是把男人心头压抑着的火苗全部撩了起来。

    此刻,他就仿佛是失控的陀螺一下,身子就这么朝女人身上倾斜了过去,喘息声越来越大,他揽着女人腰肢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劲儿,此时,两人的腿,宛若一直摆动的鱼尾一般,然后彼此嵌入,趋向于融合……

    **

    夜已经越来越深了,可杨烁却还依然守在办公室里加班,其实,说是在加班,他却一刻都没坐着,一边背着手,焦躁的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一边时不时的还要往最里边的临时机房打量一眼,好似生怕临时再出别的变故似的。

    只是,当他再一次往机房探头张望的时候,却直接被里边的人喊住了:“杨助理,除了我们,沈总还雇佣了别的人吗?”

    问这些的时候,他们的脸上似乎还带着微微的薄怒,像他们这般骄傲的人,大抵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看轻吧?所以,如果沈寒越真的还同时雇佣了别的人,就等同于直接举了一巴掌,狠狠的打了他们一下似的。

    见杨烁一脸迷茫的摇了摇头,而后又一脸警惕的冲了进来:“怎么?又有一批不明人物参与进来了吗?不好,我要赶紧通知总裁,否则,否则……”

    他结结巴巴的说着,就要冲出去打电话,却突然被拦了下来:“杨助理,这一批人似乎并没有恶意,而且,看样子,他们所有的举动,好像都是在暗中帮我们?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去处理吧,总之,保证不会出纰漏的!”

    说着,还冲杨烁比了个手势,示意杨烁可以下班了。

    “真的没事了?”杨烁似乎不确信似的,又问了一遍,这样的举动,无疑又换了他们集体的一个白眼。

    是的,比着沈寒越的甩手不理,这个杨烁显然更让他们恼火。

    特别是赶了几次之后,还非要留下来,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在告诉他们一个事情——他怀疑他们的能力?

    其实,哪里是不相信他们啊?只是杨烁出于助理的本能,总喜欢看到最终的结果,才能彻底放心,再加上连贝贝的死命令,让事情解决了,随时通知她一次。

    所以,就算不是为了顾念,只为了连贝贝,他也要等到事情的总结果出来啊?否则,他又如何在连贝贝面前邀功呢?

    于是,冲他们点了点头,人就继续退到外边候着了,当又一次探头张望的时候,那些人终于冲他比了个“V”的手势:“已经成功解决了,现在,就把你提前订的宵夜拿过来吧!我们快饿死了!”

    说着,这临时机房里的十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呵欠,又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

    这帮人工作起来不要命,从下午到现在,除了喝了点水,可是滴米未进了,这会儿一喊饿,杨烁就忙不迭的吩咐外边的人,把饭都送了进来,然后就不由得自主的凑了过去,眼神就朝着那一溜排的电脑瞥了过去。

    “网上的言乱,真的已经解决了?”也许是被今天下午那些铺天盖地的架势吓到了,这个时候听到事情被彻底压下了,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似的,又多嘴问了一句。

    “对,不但成功解决了,甚至还已经把证据发到了各大主流媒体人的邮箱了,明天只等着看戏就好了!”说着,他们就自顾自的填起肚子来了。

    见没人再搭理他了,杨烁索性也不问了,而是一屁股坐在了电脑面前,随便搜索了一下关键词,预备先检验一下事情的成果再说了。

    和下午的情况截然相反,此时,所有的舆论完全都指向了乔雅,甚至连乔雅身边的助理,都出来作证了,直指乔雅这次的自杀只是一场个人SHOW。

    而当天宴席上的人,也有人出来作证了,解释当天环洋的那前总裁,似乎是跟乔雅关系更熟一点儿,而乔雅当天似乎是打算算计顾念呢,结果,操作不当,或许是反被算计了吧?

    当然无图无真相,除了这些指证,网上甚至还传出了乔雅和环洋那前总裁熊总在酒吧争执的视频,而当天乔雅在马路边刁难顾念的完整视频也被曝光了,甚至连乔雅买通房东太太要把顾念驱逐出A市的证据,也被找了出来。

    众多的事情叠加到一起,那些荞麦的心,是彻底凉了。

    而沈寒越和顾念的结婚证,似乎也被某个黑客给挖了出来,然后也一并贴到了网上,看领证的时间,似乎还在半个月之前,那这乔雅又算哪根葱呢,居然还敢公然的在马路边上对原配叫嚣,不禁惹来了一堆人的感慨:这年头,小三都可以这么嚣张了吗?

    更有一些对小三深恶痛绝的“反小三党”,还公然的跑到乔雅的微博底下去谩骂了:“不要脸的小三,你不配做明星,快点滚出娱乐圈!”

    甚至一些网友,还调侃似的把乔雅评为了史上最嚣张的小三,以及史上最自作多情的小三,就连沈寒越和俞北当初对乔雅的打压,也不在被骂了,而是得到了网友的一致好评。

    花痴网友A:“沈寒越,真是好样的,居然为了帮老婆讨公道,可以这么大手笔的去打压乔贱人,这样真的好帅好帅的,末尾还留了一串的星星眼和桃心……”

    花痴网友B:“醒醒吧,沈寒越已经被顾念给收了,你没机会了,只是那个俞北,我们还可以意淫一下,据说还是沈寒越的好兄弟,为了兄弟,这举动也绝对够义气啊!据说小时候还是频繁跳级的天才少年,不行了,我想我已经爱上他了,末尾又是一串的星星眼和桃心……”

    而就在网友纷纷倒戈一边的时候,一个更劲爆的消息,又被放了出来。

    居然是乔雅和叶子睿的车震视频,甚至乔雅在早期,如何仗着沈家的庇护,不择手段的打压新人的肮脏手段都被爆了出来,而一些所谓的被害人,也纷纷出来哭诉了。

    墙倒众人推,在网络水军的引导下,不仅是广大网友,甚至连一些和她有接触的明星,也纷纷发了一些含沙射影的微博,而一些以率真形象示人的明星,干脆就直接点名道姓的揭露了一番乔雅的丑恶嘴脸。

    乔雅直接就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当初指责顾念的那些人,也纷纷掉转方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她的身上。

    当初,她这场自杀的戏做的有多么足,现在招致的谩骂就多么的浓烈,甚至连一些资深的荞麦们,都不约而同的指责起她来了,之前用在顾念身上的词,也被直接泼到了乔雅的身上,甚至还比之前更难听,就连什么高级ji的称呼,都被安插在了她的身上。

    杨烁就这么一行一行的翻下去,眉头就不由的舒展了开来,眼眸里也满是掩饰不住的兴奋,还没来得及看完,就急急忙忙的掏出手机,找连贝贝邀功去了。

    而此时,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似乎有一个人,却比杨烁更加欣喜难耐,甚至,他一边摇晃着旋转的座椅,还一边不由得哼起歌来了。

    “我一记左勾拳,我再一记右勾拳,打的你丫哭爹喊娘……”

    刚刚还一起在网上并肩作战的小伙伴们,一看到男人这样,整个人都不好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就飞快的切断了和这男人的视频通话,当然,切断视频之后,有人还是忍不住在他们共同的群里,发了一个鄙夷的表情,又配上了一行字:“韩墨,你该吃药了!”

    而被集体鄙夷的男人,五指翻飞,飞快的回了一个消息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爷的快乐,你们不懂!哼,那个冷血的顾瑾寒,不是不愿意插手吗?凭着我青出于蓝的手段,还不是轻松搞定了!”

    韩墨可能有些得意忘形了,此时似乎忘记了,好像那个被他称为冷血的顾瑾寒,也在这个群里,不安的滑动了几下鼠标,一直把滑轮停在一个头像上边。

    直到看到那男人的头像是灰色的,韩墨这才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

    只是,他这受惊的小心脏还没彻底压下去,就被管理彻底的给踢出群来了。

    妈蛋,管理了不起啊?管理就可以为了抱住顾瑾寒的大腿,随便踢人吗?

    因为刚刚被踢的太快,压根都没看出被谁踢的,就这样没办法说话了,于是,不甘心之下,韩墨就一个个的小窗所有的管理,不服气的发了一通牢骚。

    当然,唯一被他绕过不敢敲小窗的那个管理,就是顾瑾寒了。

    五秒钟之后,所有在线管理的消息,就这样发了过来。

    点开,第一条就是对顾瑾寒,无理由崇拜加拥护的花媚儿的回信。

    “韩墨,你丫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装傻啊?今天顾boss一直都在的,而且,马路上的证据,可是他强行闯入交通局内部系统里,这才调出来的,不止这个,其实,有3分之2的证据都是他的功劳。

    接着,就是陆陆续续的回信了,除了赤果果的嘲笑他“眼瞎胆大”之外,还有一个统一的口径就是:“你丫可是被顾boss亲自踢出来的,呵呵,要是想被重新拉进来,就只能去求他本人了,你丫就自求多福吧!”

    再然后,就是众人统一的一个“嘲笑”的表情了。

    “哼,个个都这么没义气!”对着电脑屏幕,不高兴的嘀咕了一句,接着,另外的一个消息就发了过来,见这头像正是顾瑾寒的,韩墨吓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了。

    犹豫了一会儿,这才惨白着一张脸,闭着眼睛点开的,甚至点开之前,心里还一直在寻思着,这冷血的顾瑾寒,是打算如何处置他呢?是直接二话不说,把他赶回国外,还是干脆就直接把他赶到荒岛,花样训练几个月呢?

    一边寻思着,一边猛地睁开眼睛,和猜测上的似乎都不同,这次顾瑾寒发来的只有一句话:“那个结婚证,是你做出来的,还是特意侵入内部系统调出来的?”

    当然不是做出来的了?他又没见过华夏国的结婚证,贸然造假的话,绝对第一眼就会被那些网友给戳穿了的,只是想了想顾瑾寒一贯的冷冽手段,韩墨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和顾念偷偷通个气,再决定要不要说出真相吧?

    虽然,韩墨因为乔雅是沈寒越前女友的事情,对这货不甚满意,甚至还一度很怀疑,沈寒越的眼神是不是有问题?但是作为从小把顾念当做妹妹去呵护的一个哥哥,他自觉的认为,他比顾瑾寒更像是顾念的哥哥。

    所以,顿了半晌,这才颤抖着双手,给顾瑾寒回了一个假消息:“是我做的,怎么样,和真的很像吧?这句话的末尾加了七八个“嘚瑟”的表情……”

    消息发出去之后,一连等了五分钟,都没等到顾瑾寒的回话,想着他的实力,韩墨真怕这男人此时是不是已经自行去入侵系统寻找真相了呢?

    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敲个小窗,打探一样情况呢,顾瑾寒的消息就发了过来:“以后,这样的玩笑,不要乱开!还有,因为你今天的行为,扣除两个月的薪资,作为处罚!”

    “喔耶——”

    看到这个消息,韩墨就不由得举起手掌,欢欣雀跃的跳了一下。

    毕竟,韩家虽然只是顾家的管家,但是,韩墨的父亲,却也在顾家的扶持下,经营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呢,生计压根就不成问题,所以,对于韩墨来说,只要不是驱逐,扣薪资的神马的,简直就不叫惩罚!

    不过,若是一直不允许他进群,这惩罚可就大发了,于是犹豫了再三,这才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老大,我错了,我不该说你冷血的,也不该指责你不关心小念的,所以,你能重新拉我进群吗?”

    一行字末尾,韩墨又配了七八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这次,顾瑾寒倒是很快就回复了,只是回复的消息,却让韩墨想哭的心都有了——要重新进群,等两个月之后,你薪资恢复了再说吧……

    然后顾瑾寒的头像就又灰了下去,看样子,是不想再搭理韩墨了。

    “哼,冷血,无情的顾瑾寒,还不是嫉妒我和小念的关系更亲近嘛!”不满的嘀咕了几句,也不看看时间,竟然就自作主张的去找顾念求安慰了。

    此时,沈寒越刚洗了澡出来,见顾念手机响了又响,蹙着眉头先看了一眼此刻的时辰,唯恐是连贝贝又打来倾诉的,二话不说,就帮顾念按了“关机键”,等女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手机铃声自然是已经停止了的。

    “刚刚谁手机在响吗?”顾念一边吹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不是,是我身体在响?”沈寒越一脸严肃的答道。

    “身体在响?你生病了?”女人觉得有些好笑,却还是忍着笑,状似关心的询问了一句。

    “不是,是因为刚才融合的不够!”说完,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贴在了女人的身上……

    **

    彼时,在医院,乔雅正身着病号服,一下一下的刷着微博,其实,就算是割腕再加上安眠药,但是因为送医及时,只是洗胃加输液,老早就已经没事了。

    所以,在她抢救成功,第一次刷微博的时候,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一丝计谋得逞的得意,甚至不到晚饭时间,她就已经被助理程璐伺候着,吃饱喝足,然后美美的睡了过去。

    可是等她这次清醒过来以后,身边不但没了那个听话的小助理,甚至连网上的风向都调了个度。

    她的微博,都快被那些疯狂的谩骂占满了,甚至连身旁一直亲近的女明星,也都纷纷下脚狠狠的踩了她一下,就连那个素来听话的小助理,也背叛她了。

    不过,这一系列的变故,还不是让她最抓狂的,她最不能忍受的是,那个顾念居然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和沈寒越领证了?

    可是,在这些日子以来,不管是沈老太太还是沈君美,都没有给她透露过一言半语,甚至还一度把她当做了对付顾念的工具。

    乔雅似乎已经忘记这一切的缘由了,更是在心底里把沈老太太和沈君美,都一并恨上了的,甚至整个沈家,此时都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可能,她真恨不得拉他们所有人,和她一起下地狱!

    可是眼下,她明显没有这个本事的。

    不管她心里藏了多少的怨愤,首先有一点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从今天开始,娱乐圈,她铁定是混不下去了,而乔家,会不会认她,似乎也成了一个最现实的问题。

    紧紧的攥着手机,嘴唇咬的死死的,甚至在使劲一点儿,就要率先滴出血来了,对顾念,更是恨得牙根痒,但是除了躲在暗处怨恨之外,她似乎压根就没有别的能力了。

    此时,就算对杜娟儿怀着十二分的警惕之心,但在走投无路的时刻,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拨通了杜娟儿的电话。

    只是,眼下,乔雅的剩余价值少之又少,杜娟儿原本是不打算帮她的,只是,身边的一个女人,突然悄悄的朝她做了个口型,杜娟儿这才把她在郊区的别墅地址,发给了乔雅,并率先安排好了一切,让她暂时先进去躲一阵。

    等安排好了一切,她这才一脸不解的朝身边的女人,瞥了一眼:“眼下我们收留她,不是明摆着要和沈寒越作对吗?”

    对面的女人并不言语,只是镇定自若的喝了一口红酒,原本艳丽的嘴唇立刻又染上了一丝魅惑的味道,手指轻轻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杜娟儿不要多问,这才又回身,示意佣人又倒了一杯红酒。

    在转身的那一刻,那张美丽的脸庞就直接展露在佣人的面前了,本能的眸子一紧,就觉得这女人非但长相漂亮,气质里似乎还带着一股国际大牌特有的那种风范,这女人显然比她们的老板杜娟儿更有走红的趋势。

    当然,这只是佣人的个人看法,如果换做沈寒越或者俞北,见到了这一幕,似乎第一时间,就要微微蹙起眉头了,并且还要对这女人的举动,产生一些怀疑呢。

    因为,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曾经最熟悉不过的初恋——许蕙。

    此时,在许蕙的示意下,杜娟儿也悄悄举杯,和她碰了下杯子,只是碰完杯之后,杜娟儿并不急着喝,而是把视线紧紧的放在许蕙的身上,对于这个女人,她似乎总是藏着无尽的好奇似的。

    她所有的举动,许蕙自然都是看到的,可是却佯装不知的又啜了几口,一颗烦躁的心这才稍稍安静了点儿,然后就这么似笑非笑的朝杜娟儿瞥了过去。

    “原本只是想激化顾念和乔雅的矛盾,让乔雅成功的破坏掉两人之间的关系,好坐收渔翁之利的,现在看来,这个计谋似乎已经失败了……”

    许蕙虽然一直在对着杜娟儿说话,但她说话时的神情和语气,听上去,倒不像是倾诉,更像是在喃喃自语了。

    这一长串的话听下来,杜娟儿倒是更看不透她了:“蕙姐,既然这个已经失败了,那乔雅不是更留不得了吗?而且最初你让我找人对付乔雅的时候,不是很恨她吗?记得你当初恨不得一刀刀毁了她的!”

    是的,在许蕙对沈寒越长久的等待中,脾气一度很暴躁,虽然明知道乔雅最终是得不到沈寒越的,但是却因为她能陪同在沈寒越身边那么久,而狂躁异常。

    特别是看到两人相携参加一些活动的报导的时候,她都恨不得拿起刀子,把乔雅手上所有接触过沈寒越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刮下来。

    其实,对比与乔雅和许蕙,显然是这个自小就有心里隐疾的许蕙,更可怕一点儿。

    在顾念出现以后,乔雅之于许蕙,明显就是一个略有点用处的盟友,但让杜娟儿对付这个盟友的时候,她却丝毫没有手软,从心理上和身体上,都先把乔雅毁了个彻底,然后再一点点的激发这个女人身体里所有的怨愤。

    所以,眼下乔雅明明已经没有用处了,可许蕙非但没有抛弃她,却选择了帮她,这一点儿,倒是越发的让杜娟儿看不透了,这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知道为什么留下她吗?因为此刻的她,只怕心理上早已经到了频临绝望的边缘,对于心理上有些问题的人,作为我的职业本能,就总要留下来,好好研究一番的!而且,她或许在以后,还是有点用处的……”

    说完这个,许蕙朝对面淡淡的瞥了一眼,立刻就发现了杜娟儿神情有点不对,微微叹了口气,这才又重新补充了一句。

    “当然,当初对于你来说,更多的却是出于想帮忙的状态,毕竟,小时候我们好歹也相识了一场,你当初因为脸部修复尝了甜头之后,就逐渐迷上了“整容”这条路,作为朋友,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直不停的在脸上做着实验呢,所以,我帮你是出于朋友的本能,和职业是无关的!”

    听了许蕙的解释,杜娟儿心理这才安慰了点,起初对她产生的一丝芥蒂,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其实,之所以对许蕙产生这么大的依赖,还来源于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小时候,杜娟儿的父亲好赌成性,又有家暴倾向,连带着母亲和她,都长期处于压抑的环境下,所以,她自小就得了自闭症。

    后来,父母离婚,母亲改嫁,她独自跟着外婆,自闭症就更严重了,可老人原本就没有这块的意识,只觉得她是性格内向,更是没有对她实行正确的指导,所以她的情况,就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事情的转折,还是有专家来校做心理普及课的那一次,当时,自闭症日渐严重起来的她,第一眼就被那个年轻漂亮的许教授注意到了,更是时常来学校看她,甚至把她接到家里,进行免费的辅导,而这个从天而降的“贵人”,自然就是许蕙的母亲了。

    因此,在得知许蕙成为国外驰名的心理医生之后,杜娟儿本能的对她就产生了一丝依赖,更是摈弃了国内熟识的医生,而是不远万里的跑到国外去治疗,更是在许蕙的开导下,逐渐停止了继续动刀子的念头。

    而且,因为许蕙对每个人心理的毒辣分析,更是对杜娟儿在娱乐圈的交往,起到了指导和建议的作用,所以,她的事业,也一度成长的很快,终于在娱乐圈里占得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因此,从小就缺少朋友的杜娟儿,就这样把许蕙当做了最知心的朋友,在得知了许蕙对初恋念念不忘的时候,更是义无反顾的要替她铺路,争取让许蕙能如愿以偿。

    就包括乔雅微博里的那段遗言,也是许蕙的手笔,只不过真正的实施者,却是杜娟儿一手安排的,就包括下午那些猖狂的网络水军,也都是她在背后搞鬼。

    可是,没想到乔雅居然那么不中用,本身污点又多,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沈寒越扳倒了,这个时候,她们原本就应该撇清关系才对啊?可许蕙却……

    不过,虽然对许蕙的行为不理解,但既然是她的要求,杜娟儿本能的就不想去抗拒的。

    其实,这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病态的心理呢,可是因为许蕙的引导得当,又加上杜娟儿身体里的情感缺失,只怕就算是意识到了,也会甘愿深陷其中吧?

    就像此刻,明知道把乔雅藏到自己的别墅里,一旦被沈寒越发现,只怕她所有的苦心经营,就要被一招摧毁了,但因为是许蕙的意思,她却连拒绝的想法,都不曾有过。

    对于她这么面面俱到的追随者,许蕙又如何会舍得她出事呢?

    顿了半晌,这才悄悄写了一串号码,递给她:“给这个人打电话,关于乔雅,会有人去接她的,而且这一段时间,她都不会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了,还有,你那些网络水军的痕迹,他也会帮忙处理的……”

    原本就已经抱定被沈寒越对付的打算了,许蕙突然的一句话,立刻就把杜娟儿感动的,险些落泪了,她这病态的心理,直接就认定了,要一路护着许蕙,却自动忽略了自己的需要。

    不得不说,能把人心控制到这个地步,除了杜娟儿本身心理上的不健全之外,更多的,却是许蕙的本事了。

    突然之间,多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情敌,似乎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情吧?

    此时,躲在门外偷听的男人,都不由得为顾念捏了一把汗,但一想到这女人为了沈寒越,当初对他这般绝情,他却又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顾念倒霉了。

    就像是今天下午,明明心里对顾念很是担心,但看到网友一轮轮的谩骂的时候,他心里同时却又觉得很是畅快。

    这大抵就是一种极其矛盾和变态的心理了吧?

    心里因为当初的情谊,又因为曾经对顾念的维护已经成了习惯,所以一见到顾念出事,心理上本能的就觉得不舒服,可同时,只要一想起顾念分手之时的决绝,就本能的对她生出些许的怨恨,更是巴不得她能更倒霉一点儿。

    不过,这些矛盾的心理,却都是在为那个最终极的愿望做着依托的,就是有昭一日,他可以彻底击垮沈寒越,把曾经属于他的那段美好的初恋,再重新找回来,因为他心里的这个愿望,他竟无耻的认为,自己如今的所作所为,都是极其伟大的一件事情。

    他总觉得,他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唯一要怨恨的,也是这强大的现实,是这强大的现实逼迫他背叛了初恋,更是这强大的现实,让自己的初恋背叛了自己,转而攀上了一个更强大的男人。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