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她是我的妻子!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4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致我可爱的荞麦们——”

    荞麦,正是乔雅的粉丝团爱称,也正是她唯一可以翻盘的机会了,可是,当她敲下这几个字之后,硬是盯着屏幕,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一些能迅速煽动人心的句子了。

    正在这个时候,电脑桌面弹出了一条邮件提醒,原本是想直接叉掉的,但是眼看着闲坐着也无聊,就鬼使神差的点开了那个邮件。

    刚浏览了几句,乔雅的瞳孔就忍不住缩紧了,先是一脸欣喜的把这些复制粘贴到微博里,然后直接就点击了发送,等一切忙完了,她一脸警惕的走到窗边,先是拉开窗帘,左右查看了一番,这才又重新坐到电脑面前,写起了回信。

    “我能知道你是谁吗?又怎么知道我今天一定会发博文,又如何会猜到我的最新动向?不过,不管你是谁?只要能发给我这么一段话,就一定是顾念的敌人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以后有可能,方便见一面吗?我想当面道谢!”

    其实,乔雅哪里是真的想当面道谢呢?只不过是现在处于劣势,又对顾念怀恨已久,不雅照一出来,只怕沈老太太是不会再帮她了,所以,这才想迫不及待的多抓住一个盟友而已。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要结盟的意思,乔雅愣是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邮件回复,而此时,门铃也一阵一阵的响了起来,不用猜,一定是提前安排好的助理,如约过来了。

    乔雅先是粲然一笑,嘴角弧度诡异般的上扬,手也顺势抓过了桌上的水果刀,既然做戏,就要做全套了吧,否则,别人又如何会信呢?这也正是发邮件的人,特别交代的。

    随意往手腕上划了几刀,尽量让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一点,但却并没有真的伤到动脉。

    当血一点一点从女人垂落的手臂上,慢慢流到暗红色的地毯上之后,那洇湿的痕迹,配合着地毯的颜色,看上去,竟有一种血已经弥漫了整个地面的错觉。

    满意的伸出手指蘸了点鲜血,缓缓的往浅粉色的睡衣上揉了又揉,诡异的一笑,这才彻底躺在沙发上,不动了。

    其实,助理是有大门备用钥匙的,这也就是乔雅敢这么玩的原因了,虽然因为害怕乔雅生气,每次来都要先按了门铃,等里边应了,才进去。

    但今天眼看着门铃已经响了十分钟了,门里却并没有人答应,如果说屋里没人,似乎也不太可能,眼看着手里的食盒,已经有渐渐冷却的迹象了,想想乔雅的脾气,助理程璐是再也不敢耽搁了,随手掏出钥匙,就缓缓的打开了大门。

    一眼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的女人,程璐实在是吓傻了,先是手忙脚乱的找了一些止血胶带替乔雅简单包扎了一下,这才赶紧打了急救电话。

    等候的时候,一直就这样跪坐在地毯上,嘴巴微微的张着,似乎一时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来,直到沙发上的女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程璐这才吓的,一下子从地毯上惊跳了起来。

    “程璐,记住!今天是你主动要来看我的!自始至终,我都从来没有打过电话!”

    茫然的点点头,这被吓傻的小助理,似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明白过来,只是,等急救结束以后,记者陆续赶到,吓呆的小助理,瞬间就恢复了所有的理智。

    不管如何,艺人的荣辱一直都是跟经纪人和助理捆绑在一起的,所以,既然乔雅敢于用生命给自己洗,白,作为助理,她自然是要配合到底的。

    “程小姐,听说乔雅小姐先是服用了安眠药,接着又进行了割腕,看样子,她是一心寻死了?只是,作为助理,对于乔雅小姐的举动,以及现在网上铺天盖地的报道,你有什么好说的吗?”

    虽然被刚才的血腥场面吓到了,但作为艺人助理,等一进入工作状态,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程璐的尺度,也算是拿捏的不错。

    于是,经过一下午的渲染,等到晚上的时候,顾念无疑已经被乔雅的粉丝,轮番骂了一遍了,更是放出了,“如果女神出事,就让顾念血债血偿”的狠话来。

    因为沈寒越的雷霆手段,媒体上的消息已经被压了下来,可是网络上,这样铺天盖地的消息,却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下来了,一波刚压下,一波又起来,仿佛是刻意和沈寒越扛上似的。

    网络水军,一直都在不停的煽动着不明真相的群众,虽然有个别的网友,对乔雅的遗书还持有着怀疑的态度,但是这微弱的声音,几乎立刻就淹没在粉丝里的愤怒中了。

    如果再看不出,这场闹剧是有人背后推动起来的,那沈寒越商业天才的名号,就不用要了。

    “杨烁,即刻召集一批黑客,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总之,尽量拖住这些铺天盖地的言论!另外,迅速的找人去查,一定要明天之前,把背后的那个人给揪出来!”

    冰冷的眸子微微一眯,神情里是说不出的愠怒,拳头也攥的“咯吱响”,好似那背后使坏的人若是站在他面前,他不介意先给他来上一拳?

    铺陈了这么多的人力和物力,几乎不费任何力气,乔雅的邮件就被扒了出来,想都不用想,沈寒越就嘱咐人挂到了网上,这多少还是驱散了一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网友,但是乔雅的粉丝,却依然不依不饶的叫嚣着,这些只是PS的成果。

    而网上的言乱,虽然被霸道的压制了下来,但在一些小众的网站或者贴吧,还是有人在讨论着这些。

    看着沈寒越越来越阴沉的脸色,杨烁额头就突突的冒冷汗,可是,眼下,想真正找出背后的人,一定是要把背后发邮件的人,给成功揪出来了。

    可是那人似乎深藏不露,发邮件压根使用的就是匿名的IP地址,等真正查到这匿名IP的时候,却发现这人使用的却是乔雅家里的网络。

    看样子,当时负责发邮件的人,一定是在附近了,而负责发邮件的网络,也是蹭的了?

    不得不说,这人还真是做事滴水不露,而且,就连遗书的内容,也编写的很是严谨,不雅照片里,有一半是剧照,这确实是事实,所以乔雅此举一出,只要有心人拿这些剧照做文章,就可以很容易的引导到阴谋论的理论上了。

    而且,那些放出不雅照的人,偏偏还是沈寒越打压乔雅之后,所以根据这阴谋论的导向,沈寒越无疑就成了那个所谓的幕后黑手。

    而之后,水军又拿着顾念和叶子睿的那些照片大作文章,又加上,昨天俞北对乔雅的打压,一时之间,网友就已经把顾念和三个男人牵连到了一起。

    更是有人爆出,叶子睿前一段时间的被封杀,是顾念暗中授意的,于是,在网友的眼里,顾念无疑成了最大的“心机婊”,更是同时把三个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绿茶婊”。

    又加上乔雅在遗书里,一直在努力的撇清不雅照的关系,更说明和环洋前总裁的照片,是被人有心陷害的。

    于是,当初那场婚宴,顾念和环洋前总裁的照片就被扒了出来,虽然当初是那猥琐男人,一直在骚扰着顾念,但照片里看着,两人却一直在攀谈,至于两人在谈什么,就完全要靠网友的想象了?

    也就一个下午的时间,顾念就被彻底卷入了这场事件的中心漩涡里,好像怎么挣扎,都有人要拽她下去了?

    所以,现在不管如何霸道的打压舆论,似乎都不是良策,关键还是要找出背后的那个人,可是随着IP地址的曝光,线索也算是彻底断了,杨烁等于彻底失去了方向了,可看着沈寒越那阴沉的脸色,他咬了咬牙,还是上前先报告了这些情况……

    **

    不过,作为整个事件的中心人物,顾念竟还在环山别墅里,百无聊赖的玩着游戏呢,竟是丝毫都没听到任何风声。

    而连贝贝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被沈寒越一轮轮的压制个大概了,主流网站,甚至都很难看到顾念被无限谩骂的言乱了,但是一些小的贴吧里,却还是能寻到一丝影子的。

    还有比这更冤屈的事情吗?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偏偏被推到了舆论的中心,不行,她才不想吃这个哑巴亏呢,正打算打开电脑,好好回击一番呢,沈寒越却突然回来了,还一把合上了她的电脑。

    “不许乱来!放心吧,一切有我!”

    其实,一开始,当看到网上的谩骂之后,男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女人会不会受到伤害,下意识的,就要赶紧回来,好好的把她护在身后,但是当时的情况,最好的保护办法,自然是想办法解决了,所以硬是忍着心里的焦虑,把一切安排完毕,这才急匆匆的赶回来

    只是,现在是什么个情况?这小女人非但不领情,还误会上他了?

    “沈寒越,乔雅的不雅照片,应该不是你找人做的吧?”不太确定的语气,眼神躲躲闪闪,似乎有些试探的意思?

    虽然知道这女人并不是在指责他,但是只要在她眼神里看到一丁点的怀疑和不信任,对沈寒越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

    这该死的女人,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在她的眼睛里,他就是这样的人吗?泼脏水,他沈寒越,就算是要打压一个人,也不会去恶意编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出来的!

    双手微微的聚拢,然后紧紧的攥上,眉头紧紧地蹙着,甚至连他额角的青筋都已经突出来了,周身也全是凛然而骇人的气势,这男人看来是彻底被惹怒了?

    “好,很好!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

    顾念本能的往后倒退了一步,显然是被他的样子给吓到了:“沈寒越,我没有那样去想你,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如果误会了你,你告诉我就是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难道你一举手一投足,我就能猜到你所有的想法吗?”

    女人似乎还没弄明白他发火的原因,他之所以生气,并非是女人口不择言说错了话,而是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就代表着她对他的不信任!

    又加上顾念这漫不经心的态度,沈寒越的怒火,就这样被彻底激发了出来,一把上前,狠狠的攥住了她的手腕,这冰冷的不带丝毫怜惜的眸子,还是女人从未在他眼里看过的。

    本能的就想逃离他的束缚,可偏偏,他却又握的更紧了,看着男人那越来越冷的眸子,她都怀疑这男人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就这么趁机扭断她的胳膊。

    可怜巴巴的抬眼望了他一眼,身子还有意无意的想往后倒退,可是,手腕,却被男人握的更紧了。

    完了完了,这就是乱说话的后果啊?顾念,既然明知道这傲娇货压根就不屑于那样的手段,干嘛还要问呢?这下好了,这男人——究竟又在酝酿着怎样变态的“惩罚”呢?

    顾念紧紧咬着嘴唇,正在好奇着男人究竟要怎么对付她呢?可是下一刻,男人硬是咬着汹涌的怒气,看着女人,一字一句的解释了起来。

    “乔雅的不雅照片,不是我授意的,我还没那么下作!这次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只是下次,你若是再敢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这么质疑我,我就……”

    好吧,原以为这个狂怒的男人是要干嘛,搞半天,他居然是要解释!

    虽然觉得,这男人的思维,有时候还挺可爱的,但是眼神一瞥到他那骇人的神色,女人就立刻对着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相信你!还有,以后我都不敢再乱怀疑你了!”

    不敢?这个用词,直接让沈寒越眸子一暗,顺势就松开了女人的手,这个词,真心让他觉得不爽,就好似在女人的眼里,他是如何厉害的洪荒猛兽一般,她就这么怕他?

    毕竟,原本这么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就是要安抚一下这小女人的,只是,现在看来,他吓着她了?

    尴尬的沉默了半晌,这才被女人手机里时不时传来的声音吸引了过去,顺势走到桌边,拿起了手机,若有所思的看了半晌,然后举起手指,随意点动了几下,这才转身询问了一句:“我好像死掉了,喏,这个怎么玩?”

    语气里似乎还有着几分懊恼,好像他在简单的小游戏里死掉,是多么丢脸的事情一样!

    顾念觉得,此刻的沈寒越,就像个小孩子似的,不过,却是个不好惹的小孩,因为,当顾念刚掩着嘴,忍不住笑出来的时候,就被他那冷的掉渣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于是,只得强行憋下想笑的冲动,手把手的,教起他来了。

    可是,当沈寒越连打数关,甚至把女人连续几天,都没办法挑战成功的关卡给过了之后,女人此时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似乎有崇拜,但还有那么一丝的怀疑:“沈寒越,这个游戏,你真的没玩过吗?”

    沈寒越舒展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一把就揪住了顾念的胳膊:“记住我说的,不能随便怀疑我,否则,我是有惩罚的!”

    眼眉微微上挑,嘴角弯起,一个不坏好意的微笑正挂在他的脸上,那炽烈的眼神就这么盯着她,让顾念觉得,这男人下一刻,似乎就要来扯下她的衣服了。

    就这样僵持了半天,男人话锋一转,却突然拿起女人的手,轻轻放在了他胸膛的位置:“就惩罚你,今天好好伺候我吧!”

    这不怀好意的笑,又加上男人的动作,抱歉,顾念就是不想歪,都不可能的。

    小脸一红,就给被什么蛰了一下似的,猛地往后一退,就这样把男人给推开了:“沈寒越,你不能这么无耻的,我们是有合约的!”

    谁知这小女人不提合约还好,一提这个,沈寒越就不由得来气,直接就想起昨天求婚的闹剧来了,可偏偏,因为连贝贝和杨烁的“神进展”,他只能尽量忍下这个乌龙,不去做拆台的事情了。

    倒不是沈先生突然转变性格,做起好事来了,而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连贝贝实在太黏人,昨天一个人住酒店的时候,就持续不断的打了无数个电话了,一遍遍的向顾念倾诉着,她一个人住,有多么多么的不习惯,直到顾念抱着电话“嗯嗯啊啊”的睡着了,沈寒越只得憋着一团火,郁闷的去浴室冲凉了。

    只是今天,趁那黏人的连贝贝没打电话,他是不是应该趁机先做点什么呢?可这女人,又跟他扯起该死的条约来了。

    烦躁的把西装和衬衣一扯,然后顺势往沙发上一趴,整个后背,就这么展露在顾念面前了。

    怪不得这么招女人喜欢,原来就连背部看起来,都这么性感呢?顾念一边啧啧的感叹着,一边愣愣的对着男人的背咽口水,一个冰冷的眸子,就这么扫了过来:“还不快点过来——伺候!”

    因为刚刚强压下突然从体内蹿出的火,伺候这两个字,就咬的格外的重,仿佛带着很深的怨念似的。

    原来只是捶背啊?女人微笑着眯了眯眼睛,屁颠屁颠的就冲了上去,一张柔软的小手,在男人身上,又是捏又是掐,又是锤的!

    强忍的火,又一次从身体里喷了出来,某个部位,好似也一点点的膨胀了起来。

    可这女人,却偏偏就跟不知道似的,屁股正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手上一使劲的时候,小屁股因为突然的动作,还一直不停的扭啊扭的,特别是那柔软的小手,一下一下的落在男人的背上,就好似小猫爪子似的,正一点一点的挠着他的心。

    终于再也忍不下了,一个翻身,就这么坐在了沙发上,手捏着女人的手腕,顺势一拉,女人一个重心不稳,就这么直接跌坐在男人的身上了。

    可偏偏迟钝的她,就愣是没反应到什么反常,只是一脸迷茫的望了望他:“不是要敲背吗?干嘛转过来!”

    这坦然的一张脸,倒像是男人那啥太强,动不动就开启攻击模式了?

    因为这火一直在心里狂躁的攒动着,一张脸都憋了个通红了:“你到底是在敲背,还是在勾引我?”

    虾米?先是睁大了双眼,然后眼神就顺势朝男人身上瞥了瞥,当看到那突然凸起的那一块,脸立刻就涨的通红:“沈寒越,你是不是人啊?这都能起反应!哼,色狼,禽兽!”

    一边说着,一边惊慌的往后退,可是这里是沙发,若是真让她退,她保准就摔了,男人只得伸出手掌,把她的腰肢一揽,这样女人就算是往后退,也不至于会跌坐到地上了。

    “沈寒越,你个色胚,快点放开!”一边挣扎,一边努力的寻找着重心,小爪子就这么在男人裸露的胸膛上一下一下的扑腾着,身子也一直在不停的扭动着,这样做的后果,无疑只有一个——就是男人的脸色憋的更红了。

    眼看着就憋不住了,一个声音,就突然在门外响了起来:“哥,你们在干嘛?”

    男人憋红的一张脸,被这突如其来的话一惊,脸色又是红又是白的,真是说不出的难看,脸也极不耐烦的转向了门边。

    而此时,门口的女人,正一脸惊讶的站在那儿,表情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甚至还煞有介事的捂住了眼睛,不过,那小眼神却还在透着手缝,一脸忐忑的往这边瞅着,当触及到顾念的身上时,似乎还露出了些许的鄙夷神色。

    这遮遮掩掩的小眼神,就好似突然撞到了什么肮脏的事情一样,男人的脸色一凛,语气也是说不出的冰冷。

    “谁让你来这里的?”

    这质问的话一出来,沈君美就直接瘪了嘴唇,捂住眼睛的手也顺势放了下来,手指指了两人半天,这才愤怒的一跺脚:“哥,奶奶在楼下等你,你收拾一下,赶紧下去吧!”

    说完,委屈的一甩手,就直接“蹬蹬——”小跑着下楼了,为了防止沈君美待会在楼下乱说,男人直接就站了起来,坚定的握了握女人的手腕:“乖乖在楼上等我,我下去见一下奶奶!”

    正准备走,手却被女人拽住了,眸子里似乎犹豫了片刻,这才撒开了他的手,乖巧的点了点头:“恩。”

    明知道沈老太太是冲谁来的,顾念在楼上又怎么坐得下去呢?当男人一离开,她犹豫了一下,就赤着脚,小心翼翼的往楼梯那里挪动了下,此时,楼下的三个人,正坐在沙发上谈事情,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顾念却都是能够听到的。

    “寒越,你居然还把那个女人带回了家?怎么,你还嫌沈家丢脸丢的不够吗?先是前未婚妻乔雅被爆出了那样的丑闻,现在又是那个不入流的女人,怎么,我们沈家成什么了,什么样的女人都要横插进来吗?”

    沈老太太愤怒的攥着拐杖,把地面敲的“咚咚”直响,看样子,是被气的不轻。

    男人的眼神冷冷的朝她扫了过去,唇畔似乎还滑过了一丝讥笑:“奶奶,让沈家这么丢脸,似乎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且,乔雅不是你钦定的孙媳妇吗?”

    一句话,就让沈老太太狠狠噎了一下,脸色一白,就不高兴的瞪了男人一眼:“关于乔雅那个,就当是奶奶看错了,而且,事情还没彻底澄清之前,似乎也说明不了什么,现在不是都在传吗?乔雅的事情,是另有隐情!”

    男人脸色一沉,再看向沈老太太的时候,眼神里似乎都能蹿出火苗来了,眼神里讥笑的意味,就更浓了:“外界都在传,乔雅的事情,是您的孙子在背后捣鬼,怎么?你相信了?”

    就算对沈寒越有诸多不满,但她这个孙子的秉性,沈老太太自然是了解的,气势也稍稍缓了点,看向沈寒越的眸子,似乎还带着一点安抚的意味。

    “不管怎么样,那样下作的事情,我们沈家人是做不出来的!不过,怕就怕是哪个有心的女人,借着你的手,做了这个!”

    沈老太太言之凿凿,就好像是她亲眼见过似的,直接就把矛头指向了顾念。

    “够了!”沈寒越愤怒的一拍桌子,整个人就这么不耐烦的站了起来:“奶奶,自从乔雅的事情之后,你就该去医院好好看看眼科了!否则,以后再外边也这么乱指证的话,最终丢的,也是沈家的脸面!”

    男人或许是被激怒了,话说的有些不好听,直接就指责起沈老太太老眼昏花起来了,这让一向威严示人的老太太,又如何受得了呢?愤怒的扶着拐杖,颤抖着身子,就要站起来,可是却在尝试之下,直接重重的跌坐在沙发上。

    一旁的沈君美见状,慌忙过去扶她,待沈老太太又重新坐定之后,她这才一脸不服气的瞪向了沈寒越:“哥,为了那个千人骑的心机绿茶婊,你看看,你都把奶奶气成什么样子了!”

    沈寒越原本就已经是站着的了,考虑着沈老太太的身体状况,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悄悄凑了过来,眼看着手就要扶上沈老太太的胳膊了,因为沈君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方向一转,直接就一巴掌甩了过去。

    “是不是这些时候太惯着你了,这些话,是你该说的吗?”

    沈君美捂着脸,呆愣了半天,似乎没想到,沈寒越真的会当着沈老太太的面,就这么给她一巴掌,等缓过神来,由于太过于羞愤,一张脸都已经泛红了,眸子里满是委屈的泪花:“哥,为了个女人,你就这么对我!呜呜……我恨你!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说着,一扭身子,就要跑出去,只是转身的一霎那,一抬眼,却刚好看见了伏在楼梯上的女人了,于是,所有的愤怒突然间就找到了发泄口,二话不说,就朝着楼梯上冲了上去。

    “都是因为你,我们沈家才会被人看笑话的,都是因为你,我哥哥才会变成这样的,我今天要不把你这个心机婊赶出沈家!我就不叫”沈君美“!”

    因为沈君美突然的疯狂举动,男人的视线也顺势朝着楼梯口瞥了一下,当看到气势汹汹的沈君美正张牙舞爪的跑过去的时候,眸子一紧,直接就丢下沈老太太,小步跑了过去。

    可是,当沈寒越把沈君美揪下来的时候,她又是抓又是咬的,一边奋力的挣扎,一边对楼梯上的女人说着粗鄙的话,沈老太太脸色一白,照着身旁的桌子,就狠狠的拍了一下。

    “够了!君美,你还嫌我们沈家不够乌烟瘴气吗?那些粗鄙的话,是你一个女孩子,可以说的吗?”

    因为沈老太太突然的勃然大怒,沈君美这才安生了下来,就这么乖巧的站在一边,但眼神还一直在不服气的瞥着楼梯上的女人。

    沈老太太这才转了转身子,朝楼梯那里瞥了过去:“顾小姐是吧?你不介意下来跟我这个老太婆,聊两句吧?”

    其实,早在最初的时候,顾念就想冲下来了,关于沈老太太的误解,她倒也没这么在乎,网络上的流言,对于她的打击,也只有一星半点,都不足以让她太在意,可是刚才沈寒越为了她,和自己的亲人扛上的那一刻,女人的心却莫名的疼了一下。

    顺着沈老太太的眼神,就这么一脸平静的走了下来,然后直接就走到了男人的面前,一双温热的手掌,就这么攥了攥他的手心:“沈寒越,谢谢你!”

    做完这些,女人这才不卑不亢的迎上了沈老太太太的目光:“如果因为我的事情,对沈家的名声造成了损害,那我跟你道歉!希望你不要这么为难沈先生了,一切都是我的问题,这些,我会去解决的!”

    “解决?”沈老太太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顾小姐,不管外界的传言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可你不觉得,你现在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远远的离开寒越吗?否则,只怕沈家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撇清关系了!”

    沈老太太话音刚落,顾念还没来得及回答,沈寒越却直接愤怒的站了出来,先是把女人往怀里一揽,这才一脸郑重的望向了沈老太太:“奶奶,我不同意!顾念是被冤枉的,关于真相,我会尽快调查出来的!”

    沈老太太要是相信顾念,只怕就不会特地找上来了,所以听了这句话,嘴角的嘲讽,就更明显了。

    “冤枉?寒越,如果你真的这么自欺欺人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只是,就算她真的被冤枉,我也不能让你扯我们沈家下水,就算是你非她不可了,那也要等她先去解决了这个麻烦再说!”

    说完,又满怀期待的看了顾念一眼,那意思很是直白,大抵是在说,为了沈家,为了寒越,你还是先自行离开,去把这乱摊子,解决干净吧!

    沈老太太这话说的很是冠冕堂皇,姿态也拿捏的很好,可她又如何不想想,如果沈家先就此撇开了和顾念的关系,乔雅那群愤怒的粉丝,又会放过她吗?而没了沈家的庇护,那群记者又会放过她吗?

    无论如何,顾念的事情是因他而起,他又如何会撇开,不管呢?

    狠狠攥了一会儿拳头,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眼神朝门口的管家示意了一下,管家就立刻会意似的,去帮男人拿东西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男人突然郑重的握住女人的手,眼神就这么温柔的看着她,似乎是鼓励她一般,见女人微笑着冲她点头,这才牵着她的手,直接走到了沈老太太的面前。

    “奶奶,顾念不是外人!她早就是我们沈家人了!所以,如果你真的不想让沈家太丢脸,除了等着我调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男人的眼神是说不出的坚定,话也说的格外的掷地有声,这次别说是沈老太太了,就连顾念,都不由得傻眼了?

    什么叫她已经是沈家人了?她一没领证,二没办婚礼的,这沈寒越,脑子是傻掉了不成?

    正在顾念发愣的时候,管家已经恭敬的把两本红册册拿了过来,然后一脸恭敬的交到了沈寒越的手里。

    男人点头接过,然后径直把这红本本掷到了一旁的餐桌上:“奶奶,顾念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妻子!”

    这句话就像一个重磅炸弹,沈老太太只觉得脑子“嗡”了一声,半晌都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而手也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而沈君美更是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怎么可能?奶奶,我哥一定是疯了,或者是,他拿了假证,来糊弄我们?”

    说着,就抓起那两个红本本,前前后后的翻看了好久,这才一把递进了沈老太太的手里:“奶奶,您好好看看,这个……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

    听着沈君美的质疑,沈老太太并没有接话,只是颤抖着双手,一遍又一遍的摸索着手里的红本本,而顾念的一颗心,也因此提到了嗓子眼,然后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就一脸责备的瞪了沈寒越一眼。

    那意思是,你丫这谎撒这么大,要是被当场戳穿了,就尴尬了!

    男人迎着她的目光,得意的一扬眉,那个傲娇啊,看样子,是对如今的“造假”技术很是信任了,末了,居然还一脸坦然的丢了一句话:“奶奶,你慢慢研究,甚至把这个亲自拿出去鉴定都无所谓,我还有点累,就不奉陪了!”

    说完,一把拽过顾念的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上楼了。

    此时,任沈君美如何的叫嚣,沈老太太却也只是不停的叹气,毕竟,就算是不想承认,她也必须要认了,现在顾念俨然已经成了沈家的儿媳妇,这个时候就算是撇开她,只怕也来不及了吧?

    “扶我去休息吧,君美,这个事情,就交给寒越去解决了!”

    说完,又严厉的朝楼上喊了一句:“我就给你两天的时间,时间到了,如果事情还没解决,那么就趁着你们的关系没曝光之前,火速的去给我办理离婚手续!还有,这两天,我和君美,就在这里住下了!”

    说完,严厉的朝门口扫了一眼,候在那里的管家见楼上的人没反对,就火速去帮老太太安排房间去了。

    而楼上,两人刚刚走到二楼拐角,顾念就急吼吼的把沈寒越往就近的房间一拽,然后就迅速的锁上了门,似乎还不放心似的,又跑到窗户旁边,把窗帘都给拉结实了,好像还不放心,最后又趴到门眼里观察了半天,这才走过去,一把拽住了男人的衣领。

    她现在的举动,男人不想歪都不行,耳根难得爬了一抹羞涩的潮红:“早知道我们的关系一合法,你能这么主动的话,这个证,我还真该早点拿出来呢!”

    合法?合法个屁啊?现在已经没人在了,这男人的戏还打算演到什么时候呢?

    揪着他衣领的手,稍稍紧了一点,故意板着脸,把自己的样子显得凶悍了一点儿,嘴唇微启,质问的话,这才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沈寒越,造假还能这么猖狂,我也是服了!你就这么把证丢给奶奶了?”

    说完,就烦躁的挠了挠头,看着沈寒越的时候,眼神格外的哀怨,就好似这男人在给她拉仇恨似的。

    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然后就顺势捏住了她的下巴:“那么,你希望这个是假的,还是真的呢?”

    被这么一问,顾念倒有些楞了,脑子里似乎也认真思索开了,只是等瞥了瞥男人那玩味似的表情,她就又立刻回过神来了:“沈寒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吧?现在应该要考虑的是,万一这假证被奶奶戳穿了,你要怎么解释?”

    话音刚落,男人就满脸认真的握了握她的手:“不会戳穿的,那个本来就是真的!”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仿佛带了千钧的重量般,听起来,倒更像是一个郑重的许诺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