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我们做场交易吧!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4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这浩大的声势,立刻就吸引了许多看热闹的人,不过,那个窗口却始终都没有打开。

    杨烁独自一个人指挥着这些,眼看热气球就没办法支撑了,而周围的人也以一种看热闹的心态,把他紧紧的围在圆圈里,周围起哄的人此起彼伏,甚至还有人调皮的吹起了口哨。

    从始至终,傲娇又爱面子的沈寒越,就一直安静的坐在车里,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只单等着顾念打开窗户,他就立刻从车里跳出来呢,没承想,下班归来的连贝贝,却“嗷——”的一声,扔下手里拎的打包盒,激动的冲着人群喊了一句。

    “快让开,那是我男朋友!”

    见是女主角出场了,人群自动自发的就让开了一条道,然后连贝贝就这么奋不顾身的冲进了人堆里,一把抱住了杨烁。

    “嫁给他,嫁给他!”

    此时,围观的人群,也开始大声的起哄了,杨烁被这一幕弄懵了,等反应过来,就下意识的朝着车里的男人望过去,被男人冰渣似的眼神一扎,立刻就下意识的推开了连贝贝:“贝贝,你听我解释,其实……其实……”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勇猛的连贝贝一把按住了,一张温热的嘴唇就这么顺势堵住了杨烁接下来要说的话。

    一场热吻,可谓是把事情掀上了**,杨烁原本还在抗拒,而后脸上就多了一抹享受似的表情,一直到两人相携着去楼上那里拿鲜花和戒指,人群这才渐渐的散开了。

    第一次准备的求婚,居然白白给别人做了嫁衣?一张脸就这么绷着,脸上的神色是说不出的莫、名、其、妙!

    待杨烁雇的那几个人,正一脸畏惧的敲了敲车窗,要求男人结算一下劳务费的时候,男人这才黑着脸,一字一句的指着楼道的方向:“谁求婚,去找谁结账!”

    说完,把车窗猛地一拉,然后径直推开车门,就黑着一张脸,从车上走了下来。

    其实,之所以脸色这么难看,却不仅仅是求婚被半路打断,而是因为顾念从始至终都没出现,而在一个小时之前,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这小女人明明说已经到楼下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是用这个举动,来默默的拒绝求婚吗?

    男人只是想到这个可能,骄傲的自尊心就有些受不了了,犹豫了半晌,还是缓缓的朝着楼道里走去,只是,刚迈了几步台阶,杨烁和连贝贝就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了下来,一见到沈寒越,连贝贝就好似看到了救星似的,小脸皱吧着,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沈先生,你一定要救救小念啊?她……她……”

    可能是跑的有些喘了,连贝贝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这无疑是狠狠的揪了揪沈寒越的心,又放下了?男人本能的就一把上去,狠狠抓住了连贝贝的手腕,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急切:“她怎么了?出事儿了?”

    男人的气势太强大,强大到连贝贝觉得她若是下一句,不直接说出重点的话,这男人似乎就会把自己的手腕给扭断不可?

    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平复了下起伏的心情,连贝贝尽量用最简短的话,大致的描述了一下刚才的情形:“沈先生,据隔壁的邻居说,小念刚才不经允许,私闯民宅,还把门给砸坏了!”

    原来只是这么一件小事,沈寒越的手顺势松开了,漫不经心的整了整衣领,又即刻恢复了那一贯的高冷姿态:“那她现在在哪儿?”

    “现在已经被房东老太太扭送到派出所了!”

    连贝贝话音刚落,沈寒越一个转身,就飞快的朝楼下的车子奔了过去,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只是勾勾小手指就能解决的,但他还是害怕这小女人会在那里受委屈。

    上车,落座,猛地一踩油门,车子就飞也似的开走了,连贝贝一边在后边狂追着尾气,一边不满的抱怨了句:“跑的跟兔子似的,好歹也稍我一段吧?我也很担心小念的啊!”

    抱怨完,只得在杨烁的安排下,去小区门口打车了……

    **

    此时,在小区附近的街道派出所,顾念就像是一个被人惹急的小野猫似的,一边伸出手紧紧的护着钱包,一边不停的和负责调停的民警理论着。

    “不是,我怎么就是擅闯民宅了?我砸的是自己家的门,我是付了房租的租客,你们凭什么抓我啊?”

    被民警安抚在一边的老太太,先是冲顾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开始不停的轻抚着胸口,一阵一阵的喘气,一边喘气,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拍着民警的肩膀。

    “警察同志啊,这外地人都好野蛮的呀,什么叫砸的自己的门啊,那门啊,还是我几年前新换上的呢,房产证上,这一笔一划的华夏字,也没瞅着有你这小姑娘的名字呢,我不管的啊,我这身体也不好的,这个时候,心口疼的很哪,这小丫头不赔我1万块,我是不会罢休的!”

    一个老太太,纵使身子骨在硬朗,但是一会儿捂着胸口,一会儿又捂着肚子的,真的要被气出个好歹来,也实在不好弄的,于是,负责调停的民警,悄悄把顾念拉到一边,好心的劝解了一番。

    “小丫头,虽然这房东二话不说就把你们赶了出来,还昧了当初的押金,但这个房子,你们确实已经住了一年多了,可当时的合同可只签了一年的。”

    这个事实,不用民警提醒,顾念也是知道的,当初租了这个房子,就是因为两人实习的广播电台,离这儿不算远,合同到了的时候,是房东说不着急,她们这才耽搁到现在的,可是如今,这倒成她们的不是了,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吗?

    顾念并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只是这房东老太太真真是把事情做的太绝了,顾念今儿一回去的时候,床单褥子,锅碗瓢盆,以及各种生活用品就这样被房东清扫了出来,甚至上边还有着被踩的几个脚印。

    她们一没欠房租的,二又没扰民的,凭什么二话不说,就这样被轰出来了?

    甚至连锁都被提前换了,开了半天的门,硬是开不了,打电话找房东太太吧,人二话不说,就直接是一副赶人的姿态了,甚至连押金都霸着不愿意退,活脱脱的就仗着本地人的优势,撒起泼来了?

    本地人了不起啊?想当年,这A市还没人敢这么欺负顾家呢?顾念的脾气一上来,愣是二话不说,砸开了门,然后又一件一件的把东西收回去,于是,就这么被民警请来这里了。

    虽然并不算什么大事,大不了押金不要了,就权当赔偿了,但架不住老太太耍无赖啊,又是心口疼,又是腰疼,又是胃疼的,总之,这短短的时间,她身上的器官,就这么疼了一遍了?

    这事情上,估计最难缠的就是撒泼耍赖的老人了吧,说又说不得,民警也没辙,最终只能尽力的说和说和,争取把赔偿替顾念降到最低了,最终算是打了个八折,按8000块来算了。

    这下顾念都想也来上一出心口疼的大戏了,一出“浑身都疼”的戏码,愣是把顾念都搞的无语了,想好好上去给她说道两声吧,直接就捂着胸口,一副马上就需要急救的模样,这要是去到医院轮番检查上一遍,就算是什么毛病没有,估计也不好掰扯清楚的吧?

    无奈的僵持了半天,眼看顾念就要认下了,沈寒越却突然冷着脸走了过来,一把冲过来,先是仔细的抓起顾念的手腕,用眼睛在她全身都打量了一遍,接着,就抓着她的手,来回看了看,见手上被砸青了一块,先是一脸担忧的替顾念揉了揉,这才冷冷的扫了一眼调停的民警。

    “没看到有人受伤吗?现在,我要带她去医院,至于别的事情,等回来再说!”

    这也叫有人受伤?抱歉,这么“大”一块淤青,他们还真没办法看到?

    但是自打沈寒越一进来,就有几个女警认出了他,再加上顾念本来就没犯什么事情,他们要是拦着她去医院,似乎也不人道吧?

    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只是房东老太太听到这个,立刻就不依不饶的冲了过来,然后就捂了一会儿胸口,顺势在所有人面前倒下了,似乎是要赶着顾念讹上她之前,先去趟医院了?

    沈寒越对两人的纠葛并不清楚,但见到顾念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对这老太太很是不喜的样子,此时又见到杨烁和连贝贝急吼吼的赶了过来,冷冷的交代了一句,就带着顾念上车了。

    “沈寒越,我不去医院!我说了,我没事,就是有事,也是被气的!”

    顾念见杨烁正陪着那老太太等急救车,心里就说不出的憋屈,真是,明明被欺负的人是她,就因为她是老人,所以反咬一口,她也必须要认下了?

    “沈寒越,那老太太什么事儿都没,真是,你都没看到她刚才的壮举,愣是一只手,就把连贝贝的那台破电脑的主机给拎起来了,你知道吗?连贝贝那货拎那个,还要用两只手呢!”

    其实,不必顾念说,沈寒越本身又不瞎,刚才那老太太的倒地的刹那,似乎就是手先着地的,正常人晕倒,谁会先用手缓冲一下倒下的冲力呢?

    不过,纵使这老太太再过分,也是老人,不管有事没事,今天这个事情想解决,医院是铁定要去的,而且现在都这个点儿了,除了去有沈氏股份的私立医院,公立医院的大多科室,只怕也已经下班了。

    只是这老太太能不能在沈寒越的手里讨到便宜,那可就要看看她的能耐了?

    而且,既然顾念都在这里住一年了,既没拖欠房租,又没惹到她的,却偏偏大费周章的赶人,又来上这么一出大戏,说背后没人指使,估计都没人信吧?

    沈寒越凭着腹黑的手段,在商场上几乎就没遇过敌手,就算是有人使阴招,也能老老实实的让对方吞了自己种下的果,再巴巴的对他说上一声“谢谢”,不过是一个刁钻的老人,男人自然是有办法应付的。

    不过,顾念又不是男人肚子里的蛔虫,他不说,自然不可能知道他的想法了,所以,在沈寒越带她做检查的时候,就这么不高兴的憋着火,一副不想配合得样子。

    但沈寒越眼神只要冷冷的朝她一瞥,她就只能乖乖的任各种仪器,对她做着各种全身检查了,接着,医生又在沈寒越的指挥下,开了一些奇怪的诊单。

    而此时,房东老太太也已经在杨烁的陪同下,做了一圈的检查了,因为有沈寒越的授意,所以做检查,就是怎么不舒服,怎么来。

    有时候,甚至还要让老太太做深蹲,来检查她骨骼的钙质分布?这奇怪的检查办法,老太太可是闻所未闻的,偏偏医生还板着脸,煞有介事的跟她胡诌着各式各样的原理。

    好吧,既然是医生说的,那就是对的,纵使不愿意,老太太还是一个一个的照做了,甚至光拎一个很重的仪器,就来回拎了好几遍呢。

    像她这么棒的身体,检查了一圈,自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虽然惋惜着这一笔昂贵的检查费用,但想着怎么着,也不用她付钱,老太太神色这才好看了点儿,等见了顾念,愣是厚着脸皮,又朝她要起了赔偿。

    这次,不等顾念发火,沈寒越就率先站了出来,那凛然的气势一出来,房东老太太的气焰,立刻就被压下了一半,但还是煞有介事的捂着胸口,“嗷嗷”的叫了半天。

    “老人家,你的身体好的很呢,类似的戏码,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就示意杨烁重新交了一把钥匙给她:“这是钥匙,门已经帮你换成全新的了。”

    这样的效率,着实把房东老太太惊了一把,原本还想在撒泼一番的,但看着周围人对这男人的态度,似乎还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权衡了一下利弊,房东老太太最终还是放弃索要赔偿的事情了,正抬脚要走,却被男人一个眼神示意,就有一个人拦了过来:“老人家,你的检查费用,我们已经清算了,但顾小姐的检查费用,您这边是否也清算一下呢?”

    说着,就递了一份长长的账单过去。

    一行行的看下去,最终把视线落在了最后一行数目上:“10万块?只是做一个检查,哪里需要这么多钱?”

    她这句话一出口,男人唇畔先是滑过一丝讥笑,这才又递了别的单子给她:“老人家,这里是A市最顶级的私立医院,检查费用本来就不菲,更何况还有刚才挂的专家诊疗呢?现在我的未婚妻被诊断患了手指间歇性痉挛神经障碍疑似症状,往后的治疗费,只怕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听着沈寒越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扯淡”的病症,顾念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手指痉挛,是个什么病?而且,这些又跟神经有毛关系?而且,他说谁是她的未婚妻来着?

    可是,纵使觉得这男人编的病症很是无厘头,说话又自作主张,但又不好直接拆台,只得在房东老太太瞥过来的时候,顺着她的视线,故意让手指抽搐了好几下。

    不过一玩起来,就有些HIGH了,两只手连同胳膊都也抽搐了无数次,一边动还一边在心里默默的打着节奏,再配上房东老太太越来越黑的一张脸,女人都想在她的面前,放声再唱上一曲了。

    哼,不就是装病吗?谁规定年轻人就不能生病了?

    在不住的抽搐过程中,顾念憋在心里的一口气,可算是彻底吐出来了,此时再看向沈寒越的时候,觉得这货真是说不出的顺眼,所以抽搐的双手,还哥们似的拍了他一下,只是,见男人冷的冰块似的眼神正扫视过来,慌忙又转过了视线。

    房东老太太好歹也活那么大岁数了,平时只有她撒泼耍赖的份,哪里又有任由别人欺负的时候呢?可是没办法,此时面对着沈寒越那冰冷的眼神,她心里本能的就害怕了,更是对一时的财迷心窍,后悔不已。

    “顾小姐,其实咱们好歹也相处了这么久了,我就算是临时把房子租给别人,又如何会做这么绝呢?其实……其实……一切都是别人叮嘱我的,她说无论如何,都要把你赶出去,而且……而且如果你要是不愿意走的话,就好好的想办法教训你一下!”

    其实,把这账单给她,也不过是想教训她一下,好歹也是老人呢,沈寒越又如何会真的让她付钱呢,之所以威胁加恐吓,等的可不就是这句话吗?

    “是吗?”沈寒越冰冷的眸子往她身上一扫,似乎是不相信的样子?

    房东老太太一看就急了,直接就从头到尾把事情说了一遍,但是,她收了别人一笔钱的事情,自然是没说出来了。

    “是吗?你连对方的长相都没看到,我们又如何能相信你呢?”

    沈寒越这句话刚说完,连贝贝就抱着手机,“啊——”的叫了出来,那样子,好像就给被什么蛰了一下似的,见顾念正拿眼睛翻她,就慌忙吐了吐舌头,往她面前凑了凑:“这好歹也是我曾经的女神啊,就算知道她本人不怎么样,但陡然变得这样彪悍,也真是够幻灭了……”

    说着,连贝贝又顺着图片往下滑动了一下,然后就指着一个被打了马赛克的人影,和顾念对比了几下:“顾念,这人怎么越看越像你呢?不是吧?这乔雅当时欺负的人,该不会是你吧?”

    连贝贝表情向来丰富,又一惊一乍的,房东老太太一时好奇,就忍不住凑了过来,停了半晌,这才一脸激动的指着连贝贝手里的手机,看向了沈寒越:“这个女人……就是这个女人,今天过来找我为难顾小姐的,就是这个女人!”

    其实,自打顾念看到照片的时候,整个人就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脸,沈寒越一向敏锐,又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顾念的身上,所以,顾念那一瞬间的反常,自然是没逃过男人的眼睛了。

    就算那房东老太太没有指证乔雅,沈寒越心里也大致猜到情况了。

    先是打发了所有人离开,这才一把拽过顾念,脸上满是温柔的神色:“今天,她找你了?有没有怎么着你?”

    顾念先是摇了摇头,见沈寒越不信,这才又补充解释了一句:“后来俞北过去了,喏,这个头条,估计就是俞北的杰作了,所以这么一比较的话,其实我没吃亏,就是她,似乎被气的不轻!”

    原本只是安抚他两句,可是却不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如果给身边的女人带来了麻烦,却还需要情敌出手去解决,简直就是一件很伤自尊的事情,所以,男人的脸色登时就黑了下来。

    可是,纵使心里憋着一团火,却又没办法对女人发泄,毕竟,今天这小女人受到的惊吓,似乎也不少了,现在正是该好好呵护她的时候吧?

    郑重的伸出手,紧紧的攥住了女人的胳膊:“走,跟我回家去住!”

    “开什么玩笑?”顾念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似的,一把甩开男人的手,不由得往后倒退了一步。

    男人冷眉一蹙,声音陡地都冷了下来:“怎么?难道你还要露宿街头不成,抑或者,你情愿找俞北求救,也不愿意跟我回去?”

    俞北?这关俞北什么事儿啊?女人真是彻底无语了,觉得男人这突然炸毛的举动,真是说不出的奇怪。

    “沈寒越,我想沈家的人,应该都不愿意看到我的吧!”犹豫了半晌,顾念这才轻声呢喃了一句。

    “我知道了,这个事情,交给我去解决!”一边说,一边朝女人凑近了点,然后抓过女人的手,一脸郑重的放在他的手掌里,这掌心似乎不够温热,但却仿佛蕴藏着千钧的力量一般,让燥乱的一颗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

    此时,乔雅正在沈家老宅,陪着沈老太太一起用餐,而沈君美正一脸愤恨的站在一边,粉拳狠狠的攥成一团,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狰狞。

    “奶奶,这个顾念真是有手段,居然还找来了俞北替她撑腰!”

    此时,乔雅一脸内疚的坐在沈老太太的一侧,眼眸垂了垂,似乎一副随时要垂泪的样子:“奶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办事不力,没有完成您的嘱托!”

    说着,眼睛眨了几眨,还真的有几颗晶莹的泪花垂落了下来。

    其实,乔雅自从被俞北威胁了一通,一直都很惊慌,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还是乔太太无意间看到了报导,打电话过来,狠狠骂了乔雅一通,她才彻底反应过来,于是就赶紧巴巴的来找沈老太太寻求庇护了。

    毕竟,这差事始终是沈老太太安排下来的,就算没有办好,顶多也只是办事不力,沈老太太就算不高兴,也总会护着她的,否则,这消息一旦落到沈寒越的耳朵里,只怕他那雷霆手段一使出来,那她就彻底完蛋了!

    好在乔太太也比乔雅阅历丰富点,所以,这个主意也算是出对了,这不,乔雅就这么含着泪把所有的过错往身上一揽,沈老太太就算不满意,但念及到因为顾念,她也受了不少的委屈,最终叹了口气,还是没再忍心去责备她了。

    “乔雅,放宽心吧,这个事情,我会亲自帮你压下来的!”乔老太太虽然老了,但往年的手段还在,只是往各大主流媒体打了一通电话,消息就被彻底压了下来。

    只是,眼下,消息流传最广的,却是网站,而最不好打发的,也是各大门户网站的网友。

    沈老太太老了,自然是不明白网络的力量了,在她的眼里,最厉害的,最容易鼓动人心的,始终还是主流的媒体,所以,只是这么草草的替乔雅撤掉头条,就由管家搀扶着去休息了。

    乔雅虽然还是有些不安,但消息好歹也算是消下去了,本来她也有错的,若是要求太多了,只怕沈老太太最终还是会不高兴的,所以又安抚了沈君美几句,就也驱车回去了。

    或许是她往日得势的时候,得罪的人太多了,也或许是她本身就做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吧,等第二天乔雅起床的时候,网上的消息非但没撤下来,而各大媒体被撤下的头条,又一次重新出现在了一个显眼的版面。

    不同于昨天的,这一次的势头明显要更凶猛一些,所有的大小媒体最明显的版面,几乎都成了乔雅的“专属地带”!

    其实,能做出这么大的手笔,自然是沈寒越的杰作了,虽然明里是在为顾念出气,但更多的,却还是在跟俞北较劲儿。

    小气的沈寒越,明显是把昨天的那茬牢牢的记下了,更料定,沈老太太可能是会出手的,所以,等版面一被撤下,又立刻联系他们重新放了上去。

    一些媒体人,都彻底被沈家这祖孙两给搞懵了,但沈寒越的手段明显要比沈老太太更可怕,所以,纵使对沈老太太也有所忌惮,但最终还是沈寒越的威势更胜一筹了,于是,乔雅第二天一起来,就直接被气白了脸。

    乔雅吩咐助理,把附近各大报刊的杂志都买完了,可一出门,却依然不能阻止这铺天盖地的消息,更甚至,等到下午的时候,事情竟已经到了越演越烈的地步了。

    因为她的一些不雅照片,也随之被人挖了出来。

    其实,所谓的不雅照片,也只是她当时出道的时候,陪酒的一些照片,有些尺度稍微大一点的照片,压根就是剧照,这些原本就没什么大影响的,可偏偏配着上午的版面,再加上网上热火朝天的讨论,她算是彻彻底底的栽了。

    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有人在整她的话,那就白瞎了,只是,能有这么大影响力的男人,除了沈寒越,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了。

    愣是凭着不屑的坚持,终于打通了杨烁的电话,并顺利的转接到了沈寒越那边:“寒越,你不能这么对我的?你也知道,一个明星,如果只是性格上被人曝出了黑点,还不足以致命,但是,如果生活作风上被曝出了黑点,那我就完了!”

    “乔雅,你的生活作风有没有污点,我不关心!总之,你只要不去找顾念的麻烦,就算是做了天大的事情,我也一点不care!”

    说完,就冷冷的挂断了电话,似乎再跟这女人多说上一句,都是对耳朵的侮辱。

    乔雅一脸愤恨的攥着手机,因为太多的怨恨,脸部早就已经扭曲到变形了:“顾念,顾念,又是顾念!沈寒越,算你狠!好歹相识一场,为了顾念,你就这么对我!”

    说完,仿佛受了莫大的打击似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久久没回过神来,手掌慢慢的垂落下去,手机也顺势滑到了地上,可是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一上网,看到的都是铺天盖地的谩骂,却还是忍不住,想上网去看看,这情况究竟有多糟糕。

    再次点开一组照片,乔雅的双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如果说,之前的那些不雅照,并不能构成多实质的伤害,可这组照片,可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环洋传媒的前老板,当时也正是算计顾念不成,自吞了恶果而已,没想到,这照片居然也被有心人拍到了。

    咬牙切齿的盯着这些,心里对顾念铺天盖地的恨,就这样全部涌了出来,手也不经意滑开了照片,那次背着叶子睿偷偷储藏在手机里的照片,就这么被点开了。

    其实,当时只是拿这个威胁顾念离开沈寒越的,而那次没有成功,后来,更是把这些照片交给了媒体人,可是等了很久,媒体愣是没有放出这些照片,那一刻,乔雅就知道,照片一定是被沈寒越压下来了,毕竟沈寒越的手段,她在清楚不过了,只要他想,几乎就没有他做不下来的事情!

    虽然恨,但却没有办法,只能把照片刻意留了下来,原来是预备着,等万一沈寒越真的要娶那个女人,她就借沈君美之手,把这些照片放到两人的婚礼上去。

    只是,眼下毕竟是非常时刻,她就决定先拿来应急了。

    愣是忍着满腔的恨意,拨出了一个电话:“顾念,我们做笔交易吧!”

    因为住处被剥夺了,顾念昨天是被沈寒越强制带回环山别墅的,又因为不用上班,所以只是随便起来吃了点东西,就又睡了过去,至于网上究竟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她是一概不知道的。

    因此,在接到乔雅电话的这一刻,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丫有病吧?真当她是傻的啊,有了昨天的事情,还要巴巴的上去被她欺负吗?

    “乔雅,我没什么要跟你谈的!”说完,就懒懒的翻了一个身,准备挂断电话,再继续睡一会儿。

    “顾念,难道你真的不介意,我把你的不雅照片,公布出去吗?”

    电话那边的声音,仿佛夹杂着无尽的恨意,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都咬的很重,这阴仄仄的语气,又配着话里的内容,直接就把顾念的“瞌睡虫”,赶走了大半。

    难道,当初天台的事情,还跟乔雅脱不了干系呢?

    “乔雅,那天天台上的神秘人,是不是你派过去的?”其实,这照片公布与否,对女人已经构不成威胁了,不知道为何,她就是觉得只要沈寒越在,就算是照片公布了,他也是有办法压下来的,只是,她对那天突然出现的神秘人,却有着莫大的兴趣。

    不为别的,只觉得那人一出手,几乎都是不留破绽的,身手似乎也算得上训练有素吧,特别是动手的时候,类似的招式,总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

    所以,就自然而然的,想知道那人的底细,听乔雅一提这个,本能的就问了一句。

    或许想让自己显得更有底气吧,乔雅只是轻笑了一下,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顾念,这个就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了,你只需要告诉我,这个交易,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吧?”

    妈蛋,什么交易都没说,就问她是不是会同意?顾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此刻真的想对这自以为是的女人爆一句粗口的,但还是忍下了:“乔雅,什么交易,你总要告诉我吧?如果又是什么滚出A市之类的,抱歉,我做不到!”

    乔雅听着那边不耐烦的语气,紧紧的攥着拳头,愣是忍着所有的怨愤,尽量的让语气显得更平缓了点,这才开口说了下去:“顾念,今天的新闻,你都看了吧?”

    “什么新闻?”女人本能的反问一句。

    这漫不经心的语气,气的乔雅都想挂电话了,在她的观念了,估计顾念早就一边刷着她的新闻,一边偷偷在网上使劲的诋毁她了,现在居然还假装不知道似的反问她,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乔雅死命的咬着嘴唇,这一刻真是一刻都不想忍受顾念那漫不经心的嘲讽了:“顾念,你装什么?沈寒越能为了你,就这么不顾往日情面的,要把我往绝路上去逼,那有朝一日,就有可能会为了别的女人,也这么对付你的?哼,我等着这一天……”

    如果说一开始,乔雅心里怨恨的人一直都是顾念的话,那从这一刻开始,她却是把沈寒越也一起怨恨上了!这一番话,也说的怨念无比,可却把顾念彻底听懵了。

    看来,她口中所谓的新闻,还跟沈寒越有关系了?

    “抱歉,乔雅,你跟沈寒越之间究竟有什么误会,我不想知道,至于你要跟我谈什么交易,如果想要说,就说,不想说,我就挂了!”

    平时,乔雅每每面对她,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架势,这次却特意跟她打电话谈什么交易?虽然说不知道这女人究竟要搞什么鬼,但有一点,她却是知道的——就是乔雅一定是有事求她,否则,这个一向自视甚高的女人,绝对不会耐着性子,跟她说这么多话!

    而且,这一副“受害者”的架势,是要闹哪样?爱说就说,不说就算了,至于那子虚乌有的照片,别说是沈寒越可以解决了,就算是沈寒越不管,她不是还有个哥哥的吗?

    女人想着,居然也学着沈寒越的姿态,傲娇了一把,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挂掉了。

    乔雅看着电话,楞了半天,这才彻底反应过来是被挂了?愤恨的把手机往地上一摔,嘴唇似乎都已经被她咬出血来了!

    “顾念,真是好样的!好!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乔雅咬牙切齿的对着地上的电话狠狠卒了一口,就扭着妖娆的腰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的打开电脑,先是给助理打了一通电话,嘱托她半个小时之后,买来她最爱吃的水晶煎饺送过来,这才阴森森的对着电脑屏幕,冷声笑了起来。

    “不是媒体不敢曝光这些照片吗?哼,我自己捅到网络上总可以吧?沈寒越,顾念,你们够狠!不是——要逼死我吗?那我就如你们所愿,死上一次,给你们看看!”

    轻轻拿起桌边的安眠药,先是拧开瓶盖,一下一下的把瓶盖投掷在桌子上,让它像陀螺一样旋转一下,又旋转一下,等时间一点一滴的溜过去了,这才满意的倒出一大把的药片,扔进嘴里,并没有用水咽下去,而是一点点的咀嚼了起来。

    苦涩的药片,从舌尖开始,一点点的充斥着她的味蕾,竟让这女人疯狂的舞动了起来,等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打开微博,看到她的一些忠实粉丝,正因为评论下的谩骂再给人吵架,乔雅诡异的舔了舔嘴唇,身子就扭动的更厉害了,而手也开始在键盘上霹雳巴拉的敲打了一通。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