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一百章 反被威胁!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40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几乎想都没想,奚落的话就脱口而出了,还故意的往前走了几步,一款设计精巧的水红色高跟鞋,顺势踩了一脚地上散落的文件。

    顾念因为要休息,所以几乎把一些摄制的带子和一些照片的底片,都尽数收拾了回来,见乔雅一丝愧疚都没,就这么一脚踩了上去,气的脸色都白了,双手微微颤了颤,直接就推了上去。

    为了收拾东西,顾念始终是半蹲的状态,所以推的这一下,自然是乔雅那双漂亮白皙的小腿,乔雅本来就穿着超高的高跟鞋,又是自下被推的,一个重心不稳,就忍不住朝后踉跄了几步,如果不是趁机扶住了路边的一个大树,只怕早就四仰八叉的摔下去了。

    原本就是来看顾念笑话的,笑话没看成,先被将了一军,乔雅紧紧咬着嘴唇,随手摘下墨镜,朝顾念瞥了过去,一双眸子里夹杂的满是对顾念的愤恨不平。

    “顾念,你也不好好找个镜子去照照,论家世不如我,论身材也及不上我,除了你这张脸每每都善于摆出一副清纯无比的样子引诱男人,你还有什么能跟我比的?”

    语气很是咄咄逼人,从始至终,眸子里都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傲气,她这样的傲气,顾念在同等的千金小姐身上见多了,只是若论她的身世,除了那有名无实的“影后”头衔,大概就是乔家了吧?

    乔家很了不起吗?

    不知为何,听到乔雅提身世,顾念就不由得想起乔天泽那天跟在秦慕身后的唯唯诺诺了,不过,既然早就已经离开了顾家,顾念原本也没打算抬出顾家千金的身份来压乔雅一头的,实在也不为别的,只是觉得,若是贸然抬出身份去压别人,那这样,和乔雅又有什么区别呢?

    “乔小姐,既然身为演员,那让人津津乐道的,难道不应该是演技和作品吗?可是说实话,据我所知,你所有的知名度,除了早期的一个大制作电影之外,剩余的,好似都是在假借着代言的头衔,去蹭红毯了吧?”

    顾念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作为成人,实在没必要一味的把眼光放在身材和家世上的,更没必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奚落别人身上,毕竟,你奚落别人的时候,大抵有众多的记者或观众,在奚落你的演技吧?

    指出这些,也是为了告诉乔雅,本来就不屑于和她去比较,也不想多和她做任何的口舌之争,但落在乔雅的耳朵,无疑把刚才的话当做是顾念对她的宣战和挑衅了?

    “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离了沈家的代言和帮衬,我什么都不是了?”乔雅愤怒的瞪着她,鲜红的嘴唇被她紧紧抿着,竟隐约有了一丝狰狞的意思了。

    顾念没好气的撇撇嘴,她可没这个意思?只是,乔雅若是非要这么去理解的话,那也就随她了,反正因为沈寒越的事情,她原本就对自己存有偏见的。

    “乔小姐,麻烦你让一下,我待会还有个约会!”顾念收拾好散落的纸盒,又重新抱在了怀里,抬眼看乔雅还怒气冲冲的挡在她面前,便指了指前方咖啡馆的方向,然后心平气和的提醒了一句。

    工作丢了,而且待会就要被房东扫地出门了,她不是应该很狼狈的躲在某个角落去哭的吗?现在居然还有闲心去喝咖啡?

    看着顾念这漫不经心的态度,乔雅就越发料定,这女人是打算去找沈寒越告状了?既然这样料定了,又如何会让顾念如愿?

    轻蔑的冷哼了一声,一把拽住顾念的手腕,顺手就从随手的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然后一脸高傲的甩到了顾念的脸上。

    “顾念,这个是老夫人专门送你的,好好拿着这个,给我滚去别的城市安家吧。否则,你就等着在A市流露街头,风餐露宿吧!老夫人说了,只要有她在,没有任何一家企业会用你,也没有任何一户人家,会把房子租给你!”

    A市有那么多的企业,又有那么多待出租的房子呢,这沈老太太的口气,是不是太大了点呢?

    不以为然的看了看乔雅那气急败坏的一张脸,又低头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支票,女人佯装无知的问了一句:“乔大小姐,我抱着箱子不方便,麻烦你帮忙把支票捡一下吧,否则,我怎么能看清支票上的数字呢?”

    顾念说着,就一派安然的抱着手里的纸箱,见乔雅没反应,似乎就不打算再动了,这个时候,刚好起风了,地上散落的树叶被风一卷,就被卷向了马路对面,眼看着这支票就要被风卷走了,乔雅想想沈老太太的嘱托,似乎支票丢失了,就是她办事不力了吧?

    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弯下身子,趁支票被刮走之前,一把捏了起来,这次吸取了教训,没敢在随意朝女人身上甩了,而是捏着那张支票,盛气凛人的朝顾念脸边凑了凑。

    “数清楚有几个“零”,哼,恐怕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识趣的话,就赶紧拿了这些钱滚蛋,否则,惹恼了沈老太太,你不但一分钱也拿不到,很可能最后连吃饭、住宿的地方都没有!”

    一字一句,都是对顾念的极端鄙夷,似乎沈老太太拿钱侮辱人,还是对被侮辱者的施舍呢,若是不接受这个侮辱,还是顾念的不识趣了?

    虽然沈寒越的行事作风,多少遗传了沈老太太的几分风骨,但是处事风格,明显没沈老太太这么招人厌恶,如果不是这老太太是沈寒越的奶奶,而沈寒越又两次救了她的性命,顾念就真想狠狠的对沈老太太爆一句不甚好听的粗口了。

    女人使劲的翻了个白眼,真是忍了很久,才忍下那句想骂人的冲动,然后不动声色的弯下身子,先把纸箱放在了地上,这才仔细的拿起那张支票,然后举到头顶,煞有介事的数起上边的数目了。

    看着顾念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乔雅脸上一脸得意,此刻虽然觉得顾念的行为是说不出的穷酸之相,但见女人这么识趣,又想到顾念马上就离开了,虽然脸上依然还是一副鄙夷的姿态,但话还是尽量说的圆滑了一点。

    “顾念,这可是200万呢,对于你这样的家庭,估计足够花一辈子了,我要是你啊,早就拿了这钱乖乖滚蛋了。拿着这钱去个三、四线城市,好歹也能全款买个房子了,到时候有一房傍身,就算出身不好,但嫁人的时候,也算是个资本了,对吧?”

    乔雅奚落的话说完了,居然假装好心的帮她规划起来了?只是,演戏也要演像一点吧?脸上挂着一副鄙夷的姿态,嘴上却装着一副为她好的样子,怪不得观众都在质疑这“影后”的桂冠,看来,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啊?

    从始至终,顾念都没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听着乔雅那自以为的说辞,然后甜甜一笑,把支票递到了乔雅的手里:“乔小姐,我觉得你规划的还不错,听你的意思,好像对这200万很感兴趣的,要不然这样吧,看在你帮我送钱的份上,我把这送给你,你就先去别的城市玩玩吧!”

    乔雅说了一大推,回头顾念却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还要把钱送给她去玩?这女人,把这驱逐当成什么了?她真以为沈老太太吃饱了撑的,甩给她这些钱,让她去旅游呢?

    而且,顾念突然的示好,在乔雅看来,如果不是女人在向她示弱,就是这女人对沈老太太心存不满,在存心奚落她了?

    看着顾念那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态,肯定不是在示弱了,所以,乔雅就料定顾念一定是在奚落她了,是在趁机发泄对她的不满了。

    其实,顾念确实很不爽,凭什么一个沈老太太,动辄就要替她的未来做主?还要把她赶出A市?所以本能的就反感,而这二百万,在国外的时候,也不过只是她零用钱的级别,可这个乔雅,明里暗里却都在强调这数目如何之大,既然她觉得很多,那所幸就给她好了?

    不过,她这个举动,无疑又一次把乔雅给激怒了,乔雅收起那副故作温柔的姿态,被气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好不精彩,一双眸子里也满是愠怒的神色,扬了扬手指,就这么一脸鄙夷的指了指面前的女人。

    “顾念,这二百万,在你身上是宝,在我身上,也不过是一次逛街shopping的花销。看来,你还是永远看不清楚现实呢?你和我,压根就没有任何可比性!所以,不要妄图去激怒我,识趣的话,就拿着这笔钱,给我滚的远远的!”

    其实,乔雅说这些,还是有些违心的,就算乔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每天的花销,也要计算着来的,而乔老爷子死了之后,她因为赚钱不易,更是每一笔钱都花在刀刃上,虽然总体开销比这些更多,但大多都是为了装门面而已,个中的心酸,也只有她最清楚了。

    也正因为这样,顾念的这番举动,才能彻头彻尾的激怒她,如果说,刚开始,她也只不过是抱着玩味的心态,在看顾念的笑话,顺便再说些奚落的话。

    但现在再看,她无疑是一个被戳到痛处的小丑,拼命的跳脚,来显示自己比别人的高贵之处,可是她怎么不想想,如果真的这般高贵,谁又会真的在乎这些呢?

    比如眼前的顾念,任乔雅如何趾高气扬的细说着她每一笔昂贵的开销,顾念都不带有一丝羡慕的,就仿若她说的这些,不过是最平常之物。

    于是,顾念越是平静,乔雅心里就越是憋闷,索性直接上前一步,紧紧的攥上了顾念的手腕,眼神还不时的瞄上一眼顾念手腕上的手链。

    看了一眼,就气愤的一把扯了下来,因为顾念来不及反应,手腕都被她扯红了,可乔雅却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而是扬手就把这手链又扔回了顾念的脚边。

    “天使之泪?这条手链市面上一共就有一条,据说还是欧阳辰东花费数月,给某个好兄弟的女儿打造的一款生日手链,这条手链的高仿赝品,市面上倒是很常见,但价格据说也不低,你这个,只怕是地摊上的低劣赝品吧?亏你还好意思带出来!”

    妈蛋,说事就说事,这疯女人无故扯自己手链干嘛?而且不管是真品还是赝品,管她毛事!更何况,这个还确实是欧阳辰东送给顾念的生日礼物,就这样被乔雅一把扯下不说,还借机奚落她?

    顾念真是被她彻底惹毛了,本来是想发火呢,但愤怒的眸子,一瞥向乔雅,突然狡黠一笑,觉得对于她这种动辄就喜欢标榜自己身价的女人,还是以别的方式来回敬她,更好。

    先是把地上的手链捡起来,细心的吹掉上面的灰尘,这才假装不经意的,把视线落在了乔雅身上,然后又落在了她脚上的鞋子上。

    “你鞋子是Dior的新款吧?裙子是Balmain?”

    虽然不知道顾念是什么意思,但乔雅还是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当然,我乔雅,虽然不追求最好的品牌,但总要追逐流行的,难不成,我还能像你一样,对着橱窗里的换季服饰,也只能望洋兴叹吗?”

    对于乔雅明显的嘲讽,顾念倒并没在意,只是不动声色的撇了撇嘴角,方才还略带艳羡的表情突然一收,脸上就多了一抹淡淡的讥笑。

    “乔小姐,你的鞋子虽然是新款,但据我所知,这却是针对白领女性的一款低端产品,而裙子嘛,确实是这几天刚刚出来的新款,价值也不菲,只是我想知道,这款裙子,乔小姐是专程跑到国外去买的吗?”

    听到顾念讽刺她的鞋子,乔雅原本脸色就很不好看了,现在又听到她问自己的裙子,脸上虽然还挂着刚才的尴尬神色,但语气却还是倨傲:“国外?现在华夏各式各样的专门店,和机场免税点都层出不穷,何至于跑到国外?怎么,不过你现在有这二百万,想买的话,我倒不介意带你去看看?”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态度很是高傲,顾念只是淡然一笑,并没反驳什么,而是又重新把视线落在了乔雅的裙子上。

    “乔小姐,据我所知,这款裙子虽然昨天已经正式上市了,但也仅限与国外,据说,华夏地区,还未正式开售,不知,乔小姐这裙子,是在哪里买到的呢?”

    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算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乔雅的脸上,其实,作为明星,不管外表多么光鲜亮丽,但却都是昂贵的金钱堆砌出的,所以,众多好品牌里,偶尔掺杂一两个赝品,也是时有发生的,只是偏巧,却被她最讨厌的顾念,给戳穿了?

    其实,顾念已经很久没关注过这些品牌,有没有在华夏销售,她压根就不知道,也不过是看着裙子的面料和整体质地,总觉得,有那么点不对,这才有意诓了乔雅一下,没承想,还真被她诓对了。

    当面被人戳穿,乔雅的脸色可谓是难看至极,似乎她刚才刻意抬高身价的话,都像是一个笑话了,此时脸上犹如一个调色盘,红花蓝绿,各色纷杂,虽然脸上也有尴尬的神色,但更多的却是对顾念的愤恨。

    以往所有的遭遇,轮番的滑到乔雅的脑海里,想着她贵为乔家的千金,头上又顶着“影后”的头衔,原本就应该是风光无限的女主角,却因为顾念的出现,一再的受辱也就罢了,可偏偏这不知死活的女人,却还敢奚落她?

    想到这里,一双怨恨的眸子红通通,此时看上去,竟鲜红的好似要滴出血似的,脸上也是一派狰狞的之色。

    得亏顾念住的这里,属于A市的郊区,这里居住的也大多是外来的租客,现在又是上班时间,所以,整个街区,过路的人很少,偶尔有路过的,也是形色匆匆,否则,乔雅这举动如果落在外人眼里,指不定就把路人给吓到了呢?

    不过,因为过路的人很少,又看着乔雅被自己气成这样,虽然是属于被逼急了的反击,但偷眼瞥了一眼空荡荡的街道,顾念心里还是有点后怕的。

    瞅着顾念探头探脑的样子,乔雅先是一阵冷笑,这才一步上前,一双手死死的桎梏住了顾念的胳膊,原本是想先甩几个耳光好好教训一下顾念的,但顾念又不是软柿子,力气大的惊人,眼看着讨不到便宜,她就只能暂时放开了。

    然后对着停在路边的车子喊了一声,两个彪形大汉便应声下来了,因为顾念先是被经纪人背叛,而后又在宴会之后被人欺辱,所以现在去哪儿都带了保镖,见顾念不配合,索性就动起了别的主意了。

    等那两人彻底跑了过来,乔雅嘲讽似的瞥了一眼顾念,这才顺手把支票扔给了两人:“记住,把这女人送到别的地方,只要能保证她永远不回来,这支票就是你们的了!”

    那两保镖先是一愣,直接就误以为乔雅是要指使他们杀人了,立刻头摇的什么似的:“乔小姐,我们只是正经打工的,杀人可是犯法的!”

    乔雅被顾念气的不轻,正是愤怒的时候,甩脸就给了其中一个男人一个耳光:“谁让你杀人了,只要想办法,送走她,至于如何阻止她回来,这就要靠你们自己想办法了,毕竟,这二百万,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虽然不喜欢乔雅的态度,但又有谁会嫌弃钱扎手呢?只是犹豫了一下,那两个男人就朝顾念走了过来,顺势扯着顾念的胳膊,一人架住一边,就要往车上送。

    顾念哪里会巴巴的等着任人宰割呢?又是掐又是踢又是咬的,把那两保镖弄的好不尴尬,愣是僵了好久,都没办法把顾念塞到车上去,眼看着就要被路人注意到了,乔雅抢先一步过来,抬起一脚,就要狠狠的把顾念踹进去。

    现在,顾念正顽强的和那两保镖较量呢,眼看着乔雅一巴掌就要过来了,躲是躲不了的,就只能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原本以为逃不掉的一脚,并没有落下来,顾念一抬眼,就看到俞北正一脸愤怒的抓住乔雅的手腕,这个在顾念眼里,一直温润如玉,彬彬有礼的美男子,原来发起怒来,竟也可以如此的骇人。

    此时,俞北目光阴寒,一把甩开乔雅的手,威胁的话,就像是最凌厉的刀子一样,一下下戳在乔雅的身上,直戳的她一个踉跄,就这么惊诧的扬起一张精心装扮的脸,似是不相信似的,又轻声反问了一句。

    “你说,今天就要让我上头条?”

    见乔雅发问,俞北冰冷的眸子只是随意往她身上瞥了一眼,就立刻闪开了,好似在多看她一眼,都是对眼球的极大侮辱似的:“不然呢,一个大明星,却当街纵容保镖对一弱女子行凶,这新闻,还不足以博得一个版面吗?”

    俞北说着,就不动声色的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乔雅的脸色立刻就白了,毕竟,沈老太太是让她督促顾念离开的,可并没有允许她使用极端的手段呢?这事情没办好就算了,若是照片再被沈老太太看到,那她在沈老太太心目中的形象,岂不是彻底的颠覆了?

    几乎想都没想,乔雅就直接为自己开脱了:“外边太阳这么大,我只是好心让顾念去我车里歇歇脚而已,你的照片,明显是角度的问题,这个我只要出动一下危机公关,是可以反击的。所以,一个照片而已,又能说明什么!”

    “是吗?那你就试试吧!一个过气的明星,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品,名声早就一片狼藉了,就算出动危机公关,真正帮你的粉丝,又有几个?”

    说完,俞北连看都懒的再看乔雅一眼,任乔雅恍惚的站在那儿,似乎一张脸都气白了,却因为俞北的那句话,再也不敢上前一步了。

    “俞北,你怎么来这么快?”一坐进咖啡店,顾念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要是再来晚一步,你还不知道被人带去哪儿了呢?”俞北揶揄了她一句,见她额角和鼻尖都渗满了汗珠,便急忙掏出身上的纸巾递了过去。

    先是接过了纸巾,这才一脸玩味似的看了看俞北:“一个大男人,怎么还有随身携带纸巾的习惯?”

    “我也不想的,只是谁让身边有一只小猫,总喜欢把自己搞的脏兮兮的!”俞北说着,就把视线落在了顾念的脸上,只是看着看着,这视线里似乎就生出了些别的情愫了,顾念被俞北看的一阵发慌,立刻就扭过脸,先是啜了一口咖啡,这才把话题饶到了别的地方。

    “对了,不是要介绍女朋友给我认识吗?她人呢?”顾念说着,眼神还忍不住朝一旁瞥了瞥。

    “再重申一遍,不是女朋友,只是一个学姐而已!她那边突然有个病人,就不过来了!”俞北先是郑重的纠正了一遍,这才交代了许蕙没来的原因。

    顾念原本就是对俞北口中的学姐有些好奇,这下没见到人,就更好奇了,硬是缠着俞北问东问西的,看那架势,已经把许蕙当成是俞北的准女朋友在打听了?

    俞北无奈的叹了口气,本来想告诉她实情的,但想了想,许蕙和沈寒越好歹也是过去式了,既然已经答应沈寒越瞒着顾念了,最终张了张嘴,就暂时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

    **

    而那个被顾念误以为是俞北“准女朋友”的许蕙,此时,并不是在接待什么病人,而是突然接到了沈寒越的电话,这才拒绝了预约好的病人,并且又拒绝了俞北的邀约,一脸欣喜的开了车子,就径直奔到了与沈寒越约定好的咖啡店。

    先是从手包里拿出一个小镜子,随意整理了一下头发,又补了点妆,这才一脸自信的朝着等在那里的男人,走了过去。

    “寒越,对不起,我来晚了!”许蕙先是一脸抱歉的道了歉,这才坐下来,然后在服务员的询问下,随意点了咖啡,然后,才把目光看向了那个心事重重的男人。

    其实,从进来,到一系列的举动,都是许蕙特意拿捏好的,就连迟到的时间,都是特意根据心理学掐好的。

    这个时间,人不至于等的太久,出现不耐烦的情绪,又可以借着迟到,把男人的神情全吸引到她的身上,先是会细心的询问她迟到的原因,然后一点点的引导着把谈话的话题都放到两人的身上。

    可是,待落座了才发现,男人似乎压根就没注意到她,而是一脸凝重的坐在那儿,似乎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怎么?有心事?”许蕙收敛起脸上的失望,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就一脸惬意的拿起手机,刷起了微博,可是一双眼睛,自始至终却都在偷偷摸摸的注视着沈寒越的一举一动。

    见男人的喉结动了动,似乎有话要说,这才把视线从手机上收回来,又重新看向了男人,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大抵是许蕙的职业习惯,不管之前眼睛在忙什么,只要对面的人要说话,就会立刻收起手边的一切,继而专注的把眸子放在讲话的人身上。

    虽然习惯了,但每每这个时候,沈寒越还是略微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许蕙的眸子太直白,在她的眼里,不管面对着谁,作为心理医生的习惯,似乎都是在推测着别人的看法,这举动,让沈寒越觉得,好似突然变身成了许蕙手里的小白鼠,让他很不舒服。

    也许是注意到了沈寒越的情绪变化,许蕙这才收敛了一副打量的姿态,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平和,沈寒越这才重新张了张嘴唇,那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便在许蕙的耳边轻轻响了起来。

    “许蕙,你是女人,又是心理医生,对女人的心态,应该很了解的吧?”

    “恩。”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许蕙还是轻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已经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沈寒越下一句话,就狠狠的在许蕙的心上敲了一下,只敲的她心里一阵烦闷,眸子里也登时染上了一丝戾气,但沈寒越此时并未抬头,只是自顾自的说着。

    “许蕙,我只需要你替我解开老太太的心结,让她接受一个女人……”

    许蕙突然觉得,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直截了当的就打断了他的话:“寒越,心理学只能治愈心理的隐疾,如果沈老太太对一个女人有什么成见,如果真的要消除成见,关键还是要看后期的相处,抱歉,关于这个,恕我无能为力了!”

    原本就不觉得许蕙是万能的,也不过是随口问了一下,并没有因为她的答案而失望,毕竟,虽然在乎沈老太太的看法,但对顾念的个人魅力还是有自信的,所以,话锋一转,就把话转向了别的。

    “许蕙,其实我今天最想知道的答案是别的……”

    许蕙听他这么说,努力压制住心头的不舒服,很自然的冲他伸了下手掌,做了个“请继续说下去”的手势。

    “许蕙,对于女人来说,除了鲜花,钻戒,和求婚之外,最期待的,还有什么?”

    听了这话,许蕙面色一凛:“你指的是什么?”

    “一场婚礼!”沈寒越说话的时候,神情很是坚定,除此之外,在说到“婚礼”两字的时候,不知道男人想起了什么,嘴角居然还不由自主的漾出了一丝的浅笑。

    被男人眼神中的幸福光芒,狠狠的刺了一下眼睛,但心理上,许蕙还在尽力的安抚着自己:“从决定做好朋友的那一刻,就注定要接受这样的伤害!许蕙,振作点,不管他为了什么样的女人筹划婚礼,真正的新娘只可能是你,也必须是你!”

    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许蕙早已学会了适时的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暗示的多了,再看向沈寒越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男人,早晚就是她的囊中之物!

    缓了缓心神,许蕙这才微笑着睨了男人一眼:“寒越,这就要看那个女人想要的是什么了?如果想要的是爱情,就算没有婚礼,只是爱人一个最真诚的许诺,那她都愿意义无反顾的跟着你!”

    许蕙打算先从心理上诱导他一番,没想到听了这个理论,沈寒越就微微蹙了蹙眉,紧接着就十分不赞同的摇了摇头:“不,你说的那是太过于理想化的状态,事实上,如果两人的爱情不被长辈看好的时候,我觉得婚礼是很有必要,这个起码可以向所有人表明态度!”

    其实,作为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人来说,沈寒越的这个理论,其实还是得益于杨烁,虽然对于杨烁的观点很是不屑,但沈寒越的内心却还是认同的,不为别的,只为杨烁的那句,爱一个女人,首先就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

    因为有了那先入为主的顾念,许蕙的这个观点,应用到男人身上来说,就显得有些自私了,毕竟,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受委屈,是因为爱情,那如果眼睁睁的看着女人受委屈,就是自私了!

    这个时候,又结合着母亲的亲身经验,当时因为沈老太太的固执,父母没有举办婚礼,就这么隐忍着,可是最后呢,就是被沈老太太赶了出去,别人却也不知道,那女人原来竟是沈家的儿媳,所以,沈寒越就越发不认可许蕙的说辞了。

    许蕙面色一沉:“寒越,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既然已经认定这个答案了,那么再来问我,不觉得很多此一举吗?”虽然在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许蕙的话里还是明显的泛着点酸气。

    此时,沈寒越粗大的神经,这才隐隐觉察到了一丝不妥,也许是因为许蕙的刻意引导,已经让沈寒越刻意忽视了她的性别,从心理上把她当成了一个无话不谈的好哥们,甚至这无话不谈的程度,居然已经超过了俞北和薛浩扬。

    这个无话不谈的哥们,突然的吃醋,就彻底把沈寒越从许蕙刻意营造的关系中,脱身了出来,似乎,这一刻才意识到,这个好哥们,不但是个女人,似乎还是个前女友一样的角色?

    面色一凛,再看向许蕙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刚才的信任和依赖,而是自然而然的,就把两人的差距刻意给拉开了:“许蕙,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先走了,对了,等我举办婚礼的当天,会让俞北送张请帖过来的!”

    沈寒虽然没有明说,却等于又暗中提醒了许蕙一个事实,就是——除了朋友,他的心里是不可能留任何位置给她的。

    纵使心理已经恨得牙根痒了,但面上却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还故意的掩着嘴,打趣似的低笑了几声:“怎么?寒越,你是担心我对你旧情未了?”

    见沈寒越没回答,这才又重新补了一句:“放心吧,沈寒越,我们是朋友,从回来的第一天,我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了!”

    “恩,那就最好不过了!”淡淡点了点头,沈寒越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淡,先是绅士的去吧台替许蕙结了账,这才一脸坚毅的走了出去。

    强有力的手掌,慢慢的合拢,然后紧紧攥在了一起,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似的,然后下一刻,就打通了杨烁的电话。

    “杨烁,出来一下!”压根就没有多余的话,就冷冰冰的下了这么一个命令。

    杨烁嘴角一咧,一张脸早就皱成了苦瓜,此时都快要哭了:“总裁,你不是要我把公司这10年以来,所有的人员档案,都整理一下吗?我现在刚整理到2001年,只怕离整理完,还有很久……”

    杨烁说完,沈寒越这才记起来,因为杨烁方才那一通关于爱情的长篇大论,让他很满意,于是那家伙仗着他的几分好脸色,居然就开始胡说八道了起来,居然大批特批领证不办婚礼还振振有词的,说女方愿意,而男方就自觉地不办了,等后来事情过了,却又不补办,完全都是渣男行为,是不可取的……”

    这样一来,那沈父,岂不是也成了杨烁口里的渣男了?沈寒越当时大手一挥,就对杨烁做了这么个惩罚,所以,这会儿又喊杨烁出去,这货自然是有怨气了。

    “行了,不用整理了!现在赶紧出来,顺便把你那个朋友也带来!”

    沈寒越这句命令一下,杨烁在电话那头就差痛哭流涕了,只是兴奋完,却又丝毫不敢怠慢,迷茫了一会儿,这才又多嘴问了一句:“总裁,我想冒昧问一句,你究竟要见我哪个朋友呢!”

    搁着平时,沈寒越估计早就发火了,可是他这一会儿心情大好,并没有跟杨烁计较,而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就是你那个专门负责帮别人筹划约会和求婚的朋友!”

    听沈寒越一提醒,杨烁这才想起来了,似乎曾经无意识的提过这个朋友,不过,那货最近好像住院了吧?

    “总裁,我那个朋友因为替别人筹划约会,结果无意识帮客户撬了别人的女朋友,被揍了,现在还在医院呢!”

    好容易要筹划点事情,这还能更靠谱点吗?沈寒越的嘴角抽了抽,脸色一黑,语气不由得冷了几分:“只要脑子没坏,拖也给我拖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过,奈何他那个朋友再也不愿意接活了,杨烁就只能咬牙亲自上阵了。等杨烁急吼吼的准备好一切,出现在沈寒越面前的时候,男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鲜花,戒指,都准备好了?”

    “放心吧,这些都放进热气球里了,等顾小姐打开窗户,不仅能看到求婚的条幅,而且一伸手就可以够到鲜花和戒指了!”杨烁一边说,一边看着沈寒越狗腿似的笑着。

    见沈寒越满意的点点头,杨烁一声命下,雇来的几个学生,就顺势放出了热气球,与此同时,正对着顾念窗户的另一栋楼,就次第亮起了七彩的灯光,瞬间把这个小区照的,犹如白昼。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