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章 要她滚出A市?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3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君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沈老太太此时的脸色难看的彻底,一双浑浊的眼睛打量似的看着沈君美,似乎是在估量着她的话有几分真假?

    沈老太太威严的架势一摆出来,沈君美就吓的往后缩了几缩,乔雅心里虽然在鄙视着沈君美的此番举动,但还是笑盈盈的迎了上去,体贴的替沈老太太敲了敲背:“老太太,您先别生气,也许这件事情,并非如此呢?毕竟,寒越又岂是这般没有分寸的人?”

    嘴上虽然在劝慰着,但心里却一直在冷笑,因为透露消息给沈君美的人,正是乔雅有意安排的,而这个消息,又是从乔天泽口中得知的,真实度可谓是百分之百。

    而这次,她劝慰的话,也等同于是在煽风点火了——沈寒越不是这般没分寸的人,却做了这般没分寸的事情,原因几乎已经不言而喻了?这次,她就不信了,因为这个事情,老太太还能对顾念宽容得起来?

    劝慰完老太太,一双温柔的眸子,又看向了沈君美:“君美,这个事情,可玩笑不得?具体情况怎样,你还是好好跟老太太说一下吧?”

    自始至终,乔雅所有的话,都拿捏的恰到好处,沈君美虽然讨厌顾念,见到沈老太太这般生气,却又担忧着老太太会迁怒于沈寒越,原本都不打算再说下去了,但被乔雅这么一鼓动,又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只是,她毕竟是沈寒越的亲妹妹,所以整个叙述的过程,都在极力袒护沈寒越,这样一来,就无疑是在刻意把一切都推到顾念身上了?

    听完一切,沈老太太的全身都抑制不住的抖动了起来,看样子,是被气的不轻。

    乔雅立刻体贴的凑了上去,又是帮沈老太太捏背,又是帮她顺气的,等沈老太太的情绪被安抚了下来,却又假装好心的替顾念说起了好话:“老太太,听说是她无意跌路山谷了,这生死攸关的,寒越担心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句劝慰的话无疑是在浇火,沈老太太枯瘦的手掌,攥的咯咯响,脸上的表情,也满是咬牙切齿。

    “生死攸关?和三亿的生意比起来,她那算得上什么?而且,寒越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她,我就不明白了,那搜救队就当真这么没用吗?只怕是有人从中推波助澜了一把吧!”

    沈老太太的心明镜似的,只是一语就道破了问题的关键,沈君美眼睛眨了几眨,就忍不住嘀咕了句:“奶奶,这个事情,会不会是秦慕故意安排的啊?”

    虽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但是沈老太太担忧的却是另外的情况:“秦慕就算再老奸巨猾,手又如何能伸那么远?而且,这丫头跌落山崖的事情,又如何能这么快传出去呢?怕就怕,这丫头本身就有什么问题!”

    沈君美原本就对顾念有偏见,听了沈老太太的推测,压根想都没想,就一口咬定,这个顾念背地里偷偷和秦慕勾结上了,虽然没亲眼看到,但话却说的很是言之凿凿,沈老太太虽然没有尽信,但对顾念,也已经不满到极点了。

    从始至终,乔雅都冷眼旁观着,面上虽然还是一派温柔乖巧的模样,但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不过,没打探清楚沈老太太接下来的举动之前,她却还不敢太高兴的。

    就在乔雅的满腔期待中,沈老太太动了动干瘪的嘴唇,一脸威严的看了看沈君美:“君美,那丫头住在哪儿?你想办法给房东一笔钱,即刻就把那丫头给我赶出去!”

    沈君美听到老太太要对付顾念,别提有多高兴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只是个住的地方,似乎构不成什么打击,就又撒娇似的瘪瘪嘴:“奶奶,住的地方没了,还可以再找的,这个能有什么用啊?”

    似乎早就料定了她会这么说似的,沈老太太扬了杨脸,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如果再没有工作呢?哼,我打听过了,这丫头刚刚参加工作,原本就没什么存款,只怕这次还巴巴的等着这个月的工资呢,我待会就和刘凯交代一声,不但要把她开除,而且,还要扣了她的工资!”

    听沈老太太这么说,沈君美这才彻底高兴了起来,那眉开眼笑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顾念的惨状似的。

    乔雅不动声色的听两人说完,这才面露为难的瞥了沈君美和沈老太太一眼:“老太太,我们一下把她逼这么惨,若是被寒越知道了……”

    “哼,被寒越知道了,也是我的主意,我倒要看看,为了一个女人,他要怎么对付我这个老太婆!”沈老太太眉眼一挑,双眼一瞪,虽然眼眸很是浑浊,但内里的威严和气势,却是一点儿也不少的。

    狠话说完了,她才又重新寻思起乔雅的话来了,只怕那小女人的境况被她那个孙子知道了,大概是不会怎么着她呢,但是只怕这样一来,那个小女人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住进沈家了呢?

    既然想把这女人彻底赶出沈寒越的身边,那就肯定要做全套吧?

    寻思了一下,沈老太太蹙了蹙眉,示意管家找了一张支票,待填好数字,这才细心的交给乔雅:“我这个老太太总也不好太赶尽杀绝的,小雅,这是一张200万的支票,你替我转交给那丫头吧,让她赶紧滚去别的城市,总之,我是一眼都不想再看到她了!”

    乔天泽又是找人在山里暗算顾念的,乔雅又是费尽心力的把这消息带给沈老太太,费劲那么多的心思,不管乔天泽是为了什么,但乔雅等的可就是沈老太太的这句话,虽然极力压制,但脸上还是涌上了一丝丝的激动。

    抓住支票的双手,似乎都有些颤抖了,见沈老太太在看她,急忙挂上一抹乖巧的微笑来以此掩饰住失态,这才一把收起支票,笑盈盈的向沈老太太保证了一番:“奶奶放心吧,为了寒越,为了沈氏,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

    面上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温顺的陪同沈老太太用完午餐,又亲自安抚好她午休,乔雅这才姿态优雅的走出了沈家宅院。

    等乔雅一钻进车子里,虚伪的笑脸顷刻间便冷却了下来,眸子里倏地闪过一丝怨毒和一丝阴谋得逞的小得意,真不知道她是把沈寒越看的太简单了,还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居然想当然的认为,只要把顾念赶出A市,那沈寒越就一定会是她的囊中之物?……

    **

    作为被三人算计的对象,顾念似乎压根就不知道,一场麻烦正静静的等待着她?

    此时,她正一个人坐在剪辑室里,在和剪辑师傅的沟通下,对这次的片子做着剪辑和整理,纵使这个片子不可能会有人看,但她的态度,却依然很用心,愣是对每一个细节都抠的很仔细。

    等忙完了一切,连剪辑师傅都不由得冲她伸了个大拇指:“小姑娘工作态度不错,在这个行业,有天赋又不怕吃苦,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虽然知道只是恭维话,但顾念还是一脸真诚的向剪辑师傅道了谢,这才拿着整理好的片子,朝蒋昕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两人观看了一会儿,连蒋昕都被片子里那些美丽的风景,淳朴的笑脸,和感人的故事给吸引住了:“顾念,只是个偏僻的小村子,在你的摄影机下,居然可以唯美成这样?我觉得,这比我去过的很多旅游景点,都要漂亮!”

    听着蒋昕的夸赞,顾念先是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这才欲言又止的瞥了瞥蒋昕,看她脸色似乎还不错,就一鼓作气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主管,自古以来,我都信奉着这样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其实这次拍摄的时候,那个镇子周边有几个村子,风景真的很不错,只是道路有些不方便,但是根据那里的地势情况,修一条盘山公路,似乎也不是没可能的。”

    说到这里,顾念立刻顿了一下,抬眼观察了一下蒋昕的表情,见她并没有任何异样,这才又重新说了下去。

    主管,这个片子能不能拜托您给公司上层提一下,争取放到公司的一个视频网站上,也许这样,保不齐就有人看中那里的商业价值了,不管是发展旅游,还是别的,对当地的村民来说,总是利大于弊的吧?”

    一股脑的倒出了所有的想法,蒋昕先是微微皱了皱眉,只是听到后来,就开始频频点头了:“片子放到公司的视频网站,还不是小事,只是,在各大综艺和娱乐视频横行的时代,那样的公益类型的片子,未必有人看的!”

    说着,蒋昕还微微叹了口气,似乎对于顾念的好意,很是惋惜。

    没想到,听到这句话,顾念眼神一亮,立刻就把这些日子琢磨出来的主意,也一并吐露了出来:“主管,咱们公司是不是在做一个挑战极限的明星真人秀,如果能把那里作为任务地点之一,是不是就……”

    顾念的话一说完,蒋昕就为难的摇了摇头:“顾念,不是我不帮你,只是这个节目的负责人和我很不对盘,只怕知道这建议是我提的,她压根就不会采纳的!”

    说完这些,见顾念神情略微有些失落,蒋昕狡黠的冲她眨了眨眼睛,话锋一转,却又转到别的节目上去了:“公司最近和某电视台合作的一档明星夫妻真人秀节目,你还有印象吗?”

    这挡节目,顾念只是听人提了一下,了解的并不多,但蒋昕既然在这个时候提了,肯定就不会只是找她闲聊的吧?

    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她,眼神里很是不解:“主管,一个谈恋爱的节目,和这个村子,也可以扯上联系吗?”

    “当然。”蒋昕微微点了点头,故意卖了个关子,这才细细的跟她说明了一下。

    原来这挡节目,追求的是返璞归真的爱情,流程也很简单,每一期几乎都要去一个相对于明星夫妻来说,条件相对恶劣的地方,然后依靠他们的双手和相互扶持的爱情,支撑到最后,而且每一期,除了有条件本身的限制之外,还有节目组安排的困难,以及来自于别的夫妻的威胁。

    只听了一会儿,顾念就被节目的定位吸引了一下,毕竟,在这个讯息密集的时代,爱情,婚姻,承诺,这几个字,对比于父母那辈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轻飘飘了,返璞归真,倒不失一个好创意呢。

    刚好,顾念在片子里,还拍摄了属于老校长和爱人的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两人年岁很大,但却依然相互扶持,更重要的是,老校长的夫人,曾经却是N市某家企业的千金,却跟了穷小子回了山林,这么个故事,完全就可以做为一个噱头了?

    细细斟酌了一番,顾念一脸欣喜的扬起脸,然后撒娇似的拽着蒋昕的胳膊,狠狠拜托了一番:“那关于这个节目,你能帮我推荐一下那个镇子吗?”

    蒋昕先是为难的摇了摇头,等戏做足了,见顾念很是失落,这才猛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脸上满是戏耍成功的小得意:“这次负责这个节目的编导,是我的同学,随便添加一个地点而已,简直就是小Case!”

    顾念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外表优雅性感,处事稳重的蒋昕,却还有这么顽皮的时候,真真是惊讶了一把,道别了蒋昕,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心情上也轻松多了。

    只是待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笑容立刻就僵在了那儿,虽然很想直接绕过她,回办公室,但看着来来往往的同事,最终还是不想做的太过分,艰难的张了张嘴,冲那女人打了个招呼:“龚姐。”

    不同于以往的亲昵,这次的招呼格外的清冷,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和疏离,龚万霞先是一愣,旋即尴尬的冲顾念点了点头,见顾念要走,这才抢先一步,拦下了她:“顾念,我就要离开曙光了,在这之前,我们能好好聊一下吗?”

    倒不是真的要和顾念叙旧,只是龚万霞离开之前,还想探探沈寒越的口风,毕竟,离开了曙光之后,就算有乔天泽为她保驾护航,万一沈寒越要对付她,那她的处境似乎也不会太好过的。

    离开?顾念的脸上先是露出了些许的惊讶,后来就又恢复了正常,想想沈寒越的处事方式,龚万霞在沈寒越出手之前,率先离开,倒也不失一个最明智的选择!

    “那么就预祝你在新东家,能更上一层楼吧!”

    想着这次拍摄,险些都丧了性命,这一刻,顾念就没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聊天?不狠下心,扇龚万霞一个耳光,就已经是轻的了,又怎么可能平心静气的去和她聊天?

    许是觉察到了顾念的愤怒,龚万霞倒也没强求,只是临走之前,又满是恶意的瞥了她一眼:“顾念,从老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他在接电话,如果没听错的话,打电话的人,似乎是沈老太太,顾念,你就自求多福吧!”

    注意到顾念突变的脸色,龚万霞突然觉得很快意,冷冷的笑了一声,就转身走了,转身的时候,顾念似乎还能从龚万霞的眼睛里,看出一抹不易觉察的怨恨!

    她怨恨她?

    顾念真是被她脸上的神情吓了一跳?按理说,龚万霞找人偷跑她的照片,原本就已经是对不起她了,现在,又多了个在拍摄地点暗中交代人使坏,险些害了她的性命,这两次的事情加起来,就够让顾念无法释怀的了,可现在她的神情里没有一丝悔意,居然还有着对她的满腔怨恨?

    这一刻,顾念倒有些看不透她了?自问,从认识以来,从来就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那这没来由的怨恨,又是从何而来呢?

    顾念大抵是从小就被顾家保护的太好了,又一直都是一个天之骄女的角色,所以,她又如何能理解龚万霞对她的嫉妒呢?

    费尽全部心思,才攀上了一个不上不下的乔天泽,却还要战战兢兢的取悦于他,可是顾念什么都没做,就让A市鼎鼎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对她百般袒护,这让向来努力的龚万霞,心里不平衡了。

    原本只是不平衡,并没想真的伤害顾念,只是暗中拍了一些照片,交给乔雅而已,目的,也不过是看沈寒越对她失望,没想到,却一点儿用处也没,更是让龚万霞看清楚了,沈寒越对顾念的在乎。

    于是,她开始害怕了,害怕到要紧紧攀上顾念这个朋友,有了这个挡箭牌,大概沈寒越就不会对付她了吧?

    虽然心里对顾念的嫉妒都快发狂了,可却依然抑制住了,甚至都做好调平心态,和顾念做朋友的打算了,但是乔天泽的一个命令,又把她压抑的不满,统统勾了出来,她甚至都比乔天泽更迫不及待的想看顾念倒霉了?

    对于龚万霞的心态,顾念大概一辈子,都是没办法明白的吧?只是莫名其妙的甩了甩头,就又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用手肘支着下巴,开始思索起龚万霞那不怀好意的警告了。

    只是这个动作并没持续多久,秘书室的电话就迫不及待的打了过来:“是顾念吗?刘总让您过去一下!”

    现在曙光开除一个人,还可以绕过人事,直接归老板在管了?

    在龚万霞警告她的那一刻,顾念就知道,事情早晚会找上她的,只是,原本以为,也不过是人事的一则通知而已,没承想,这个事情,还亲自出动了大BOSS?

    其实,事情之所以会是这样,主要还是源于刘凯的一番考量,先不说曙光纷传的那些谣言了,就算撇开沈寒越,顾念也算是一个有前途的员工了。

    作为一个老板,他可谓是把他的精明用了个彻底,顾念一进门,他就直截了当的说明了情况。

    顾念又不傻,第一时间,就想明白了一个事情,毕竟在老板被威逼的时刻,居然先给员工坦白了一切,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了,第一,这个老板想要你主动请辞,第二就是,这个老板还有别的考量?

    这还是顾念第一次见到刘凯,比对着沈寒越和顾瑾寒,实在算不上出色的,但比对着旁的老板,相貌还算是出众的,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没有别的老板身上的那种精明劲儿,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西装选择的也是偏向于休闲范呢,整个人身上都透着一股读书人才有的儒雅之气。

    不过,他的一双咖啡色的眸子,却让人一眼看不到底儿,纵使没有生意人身上的那种精明劲儿,但既然能执掌曙光国际,这人又怎么可能是傻的呢?

    顾念可没有被他的外表所蒙蔽,而是直直的迎着他的视线,打量了良久,才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刘凯,绝对是一个狐狸一样的人物!

    果不其然,刘凯下边的话,可谓是把独属于狐狸的那份精明,用了个彻底。

    “顾念,你的上司和公司的人事,对你的评价都很高,所以我觉得,留在曙光,你绝对可以给公司创造更大的价值,只是,沈老太太毕竟是长辈,身为晚辈,我总不好拂了她的面子的……”

    “所以,你是要开除我了?”

    听着他的一番长篇大论,顾念就知道他还有后话,但还是假装不知情似的打断了他的话,转而换上了一副愤愤不平的质问,也算是配合着刘凯演下去了。

    刘凯琥珀色的眸子,轻轻往顾念脸上一瞥,果然就转了话锋:“顾念,不管沈老太太怎么想,但作为老板,我实在不忍心就这样开除你的,只是,顾念,你也不能让我太为难,不是?”

    说着,就打量了一眼顾念的神情,见顾念不动声色的撇了撇嘴,这才又放缓了语速,转而换上了一副温柔的神态,如果被不知情的人看到了,只见他这副表情,还以为是谁家的大哥哥在点拨着自己的小妹妹呢?

    “不如,我就先给你放个长假吧,等你什么时候处理好这件事情了,就可以回来上班了!”

    说完,见顾念脸色不太好看,就又补了一句:“当然了,这个假期,是带薪假期,所以,你放心的去休息吧!”

    顾念陪他演了这么久,等的不就是他这句话吗?既然都这么说了,她又如何能拒绝呢?只是这个刘凯,又是如何笃定,她就能成功解决这个事情呢?

    “老板,如果事情迟迟没有解决,那这个带薪假期,还有效吗?”犹豫了一下,顾念还是打算先把一切谈清楚了,省的她哪天回来了,曙光却搞了个拒绝接收?

    “顾念,这个带薪假期,就只有一个周的时间的,一个周,你成功解决了这件事情,那么,曙光随时欢迎你回来,但是,一个周,你若是不能成功解决这个的话,那就抱歉了……”后边的话没有再说,只是一脸抱歉的看了看顾念,脸上满是惋惜的神色。

    狐狸果然是狐狸,非我族类,心果然就比较很?

    一个周的时间,这货还能更抠门一点儿吗?关键他自始至终还流露出一副仁慈的姿态,就好像他为了她,做出了怎么大的让步和牺牲似的?这表情,也真是够了!

    “老板,一个周,是不是太短了?”顾念虽然一直在费心的和刘凯讲条件,说实话,她心里其实一点儿底都没有,有延长时间的机会,当然是要争取一下了。

    因为顾念的讨价还价,刘凯犹豫了好久,这才一脸沉痛的朝顾念伸了一个手指头。

    女人的脸上立刻就闪现了一抹惊喜:“再多加一个周?”

    见刘凯摇头,女人撇了撇嘴,这才怏怏的问了句:“那么,是再加一天了?”

    结果,换来的又是刘凯的一阵摇头:“难道还能是一个小时吗?”

    顾念撇着嘴唇,此时再看向刘凯的眼神,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眼看就要认下这一个小时了,没想到刘凯薄唇微微张了张,吐出的一句话,让顾念只想吐血:“你没看到我的手指一直在摆动吗?这个动作代表的是——没得商量!”

    好吧,果然非我族类,居然连多余的一个小时,都不愿意给!

    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女人已经彻底失去和他讨价还价的心情了,恭敬的朝刘凯道了别,转身就要出去了。

    不料男人却突然又叫住了她,以为事情还有转机,顾念一脸欣喜的转过身子,听到的却是刘凯那意味深长的一句感慨。

    “顾念啊,其实这个事情真想解决,也很容易的,沈家的老太太,直接找沈寒越去对付,是再合适不过了!”

    妈蛋,说来说去,就是让她去求沈寒越呗?这货还能更腹黑点吗?脸部的肌肉不可抑制的抖了几抖,顾念意味深长的朝刘凯呵呵笑了两声,就直接转身出去了。

    只是,既然要配合刘凯演戏,那就要把这段被开除的戏份,演足了?

    一出了办公室,顾念立刻就换上了一副怏怏的表情,见到秘书室的那些女人冲她问好,都不带一点儿反应的,而是神情恍惚的回了办公室,甚至连坐都没坐一下,就开始收拾着办公桌上的东西了。

    先是找了一个纸盒,紧接着就霹雳巴拉的朝纸盒里塞东西,声响真是要多大有多大,似乎,生怕别的同事会听不到似的?

    于是,在顾念的有意为之下,一旁的同事就忍不住停下手里的工作,从电脑里抬起头,就把视线落在了顾念收拾好的纸盒上:“顾念,这腿还没好利索的,又要出去外拍了吗?”

    有了这个同事的询问,别人就算没问,但还是忍不住抬起头,跟随着那个同事的视线一起,目光就这么好奇的盯在了顾念的身上。

    一瞬间吸引了这么多的关注,顾念这才委屈的抽了抽鼻子,做出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甚至连回答他们问题的时候,声音里都已经带了一点零星的哭腔了:“不是,老板让我回家休息!”

    演戏归演戏,说话也总要给自己留点余地吧,否则哪天再回来了,又如何去解释呢?所以,这句话,并没有指名说自己被开除了,但这样的话,配合着她此刻的表情,这里的同事,不想歪,都很难的。

    果然,下一刻,就有几个同事围上来安慰她了,但更多的却是漠不关心的同事,他们听了这话,甚至连安慰的话都懒得说,就直接勾下头,继续工作了。

    原本就没多少交情,态度漠然,顾念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还有一些同事,在看向顾念的时候,那眼神里明显的奚落是要闹哪般呢?

    奚落就罢了,居然还有一两个,直接嘴贱的凑了过来:“哎呀,休息就休息呗,顾念,你长的这么漂亮,只要想找工作,还是很容易的!”

    说这话的,正是和顾念一同进入公司的陈依娜,只是,和顾念不同的是,顾念都已经可以独立拍摄节目了,但陈依娜却因为被分到别的组,上司又不怎么喜欢她,甚至连拍摄照片的机会都没有,进公司这么久了,却只能跟在别的摄影师屁股后边修照片,并且时不时的还要被人奚落一番。

    所以,这女人有怨气,顾念也能理解,但是,再有怨气,凭什么要把怨气撒到她的身上?哼,找工作很容易吗?顾念可不觉得这女人是在恭维她!

    因为,这女人压根就是在变相的讽刺她,意思是她只要出卖色相,大堆的“好工作”在等着她喽?

    顾念把所有同事的神情都尽数看在了眼底,突然觉得这一出戏,演的真是太值了,如果没有这出戏,又怎么能看到这么姿态迥异的嘴脸呢?

    收起一脸怏怏的神色,转过身子,一脸倨傲的睨了陈依娜一眼:“能说出这种建议,看来你心里一定时时都在做着要靠长相支撑工作的美梦了?只是,恕我直言,你想把梦做的更美一点,我建议你还是考虑整容吧?”

    淡然一笑,轻蔑的一转身,仿佛再看她那张脸一秒,就是对自己眼球的污染了?

    那女人只是趁机说一句风凉话,显然没料到顾念会如此的眼尖嘴利,眼看着同事们都一脸嘲笑的打量着她的脸,女人就气不打一处来:“顾念,你给我站住!不就是脸长的漂亮一点吗?你瞎显摆什么,再显摆,不还是被开除的命运吗?”

    开除吗?顾念的脸上始终都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没打算反驳她什么?毕竟,现在反驳有什么意思,等一周后再回来的时候,反驳起来,才更给力吧?

    只是,顾念的不反驳,落在陈依娜的眼里,居然认为顾念是被自己说到了痛处,于是一张嘴,就更是恶毒了起来:“顾念,你的摄影只不过是业余的水平,听说你之所以能转正,就是因为和沈氏集团的沈寒越有一腿,怎么?你这会儿都要被开除了,他为何连面都没露一下呢?”

    顾念原本都不想理会她了,没想到这女人还苍蝇似的没完了,一边说还一边寻求联盟似的,朝别的同事瞥上一眼,说到后来,话也越发的难听下作了!

    几乎就没有任何的犹豫,顾念直接后退一步,然后猛地转过身子,趁陈依娜还未反应过来呢,就狠狠的甩了她一个大耳刮。

    陈依娜先是被打懵了,等反应过来,就要不依不饶的凑上去,狠狠反击一把呢,办公室的门就这么被推开了,等蒋昕过来的时候,就刚好看到了陈依娜举起巴掌的样子了。

    几乎都没有听她解释,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好好工作,在办公室里张牙舞爪的,成什么样子!”

    陈依娜毕竟是新人,又因为蒋昕有后台的缘故,对她有着几分的顾忌,见蒋昕护着顾念,怨愤似的瞪了顾念一眼,就迅速的回到她的办公桌那里,继续工作了,而看热闹的同事,也都飞快的垂下眼眸,把视线重新挪回了电脑。

    等办公室里恢复了安静,蒋昕这才朝顾念看了一眼,示意顾念跟她出去一下。

    “顾念,怎么回事?我听说你被开除了?你好歹是我手下的人,这刘凯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对我不满,也犯不着,拿一个小员工出气吧?”

    很显然,蒋昕是听到消息,才故意过来的了,因为误以为顾念被开除是因为她的缘故,所以看起来,是要带着顾念找刘凯去理论一番了?

    对于蒋昕的仗义之举,顾念还是很感动的,但是介于龚万霞的前车之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告诉她实情。

    “主管,你误会刘总了,这个事情跟他无关!主要是沈老太太亲自打电话过来了,所以,他也就……”

    顾念解释完,蒋昕的脸色才算好看了点儿,只是因为火气一旦上来,也是不容易下去的,所以蒋昕此刻还是有些愤愤不平的:“沈老太太是沈寒越的奶奶,跟曙光又有什么关系?哼,这个刘凯,永远都是那么怂!”

    狠狠表达了一番对刘凯的不屑,蒋昕这才一脸歉疚的抓住顾念的手,好一通安慰,末了,这才又问了一句。

    “顾念,其实我对你的工作热情,还是很欣赏的,要不,我推荐你去市电视台吧,那里的台长,曾经是我爷爷的部下,我推荐你进去,他看着我爷爷的面上,一定会卖我这个面子的!”

    原本以为,蒋昕或许只是某个企业的千金呢,却没想到,她居然还是有着别的背景,这就难怪,刘家会巴巴的攀上这么一个亲家了?

    收起满脸的惊讶,顾念这才一脸感激的拒绝了蒋昕的好意:“主管,不用了,我还是想凭自己的能力去解决的!”

    听她这么说,蒋昕虽然还是一脸惋惜的神色,但好在也没有勉强她,帮着把她送到了楼下,又陪着顾念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用了个下午茶,算作对顾念的践行,这才依依不舍的和她道了别。

    面对蒋昕的这番热情,其实想起对她的隐瞒,顾念心里还有些小内疚呢,但是没办法,现在的她,对着交情不深的同事,该提防的,却又不能不防!

    不知道今天是吹了什么风了,刚搭公车回到住处附近,就接到了俞北的电话,居然又是请她喝咖啡?还外带着,要跟她介绍一个很重要的朋友?

    顾念对喝咖啡实在没什么兴趣的,就是对俞北所说的那个朋友,有那么一丁点的兴趣,如果没听错的话,貌似还是俞北曾经追求过的一个女人?本着八卦的心态,顾念对俞北看上的女人,还是想好好了解一下的。

    好容易搭公交回来了,实在不想跑太远了,就把地点约在了附近,索性俞北有车子,去哪里都比较方便,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把怀里的箱子,又抱的更紧了一点儿,努力辨认了一下方向,顾念决定,先去咖啡店里坐一下,歇歇脚,顺便再等一下俞北了,不料,才刚走到咖啡店的门口,就被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叫住了。

    “喂,顾念,等一等,我刚好有事找你谈!”

    女人趾高气扬的睨了她一眼,一只手就顺势拽住了她的胳膊,只是,女人手里正拎着箱子呢,被女人这么一拽,一个中心不稳,箱子就摔了下去,里面的东西“骨碌碌——”的滚落了一地。

    顾念这才没好气的抬起头,瞥了女人一眼:“原来是影后啊?你不好好拍戏,没事来这儿干嘛?”

    乔雅被女人嘲讽似的一质问,脸上登时有点挂不住了,但转眼看到女人此番狼狈的光景,又想起刚才她甩给房东一笔钱之后,顾念的东西被尽数扔在了门外,甚至她还趁机踩了几脚,心里就说不出的快意,倒也没怎么发作。

    只是,乔雅“办”完了事情,本来就是要找顾念的,这次刚好碰到了,又摊上她最狼狈的时候,乔雅又怎么会放弃奚落她的机会呢?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