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 鲜花,钻戒,求婚,婚礼?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3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见女孩一脸笑盈盈的朝她伸出手掌,看那样子,似是要拉她起来?

    顾念本能的就要推开她,不料女孩轻轻松松的就捏住了她的胳膊,然后顺势一拉,就把顾念从地上拉了起来,手臂一提,也不知道她使用了什么样的巧劲儿,顾念整个人就被她背在了背上。

    “你是谁?”

    顾念伏在女孩背上,低低询问了一声,语气里虽然还有着几分的防备,但更多的却是感激之情。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女孩淡淡一笑,并未回答顾念的问题,而是又推皮球似的,把问题又推了回去。

    “既然这样,那我换一个问题好了,你是我哥的人,还是沈寒越的人?”

    听了这个问话,女孩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又轻松的饶了过去:“顾念姐,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勘探过四周的情况了,前边不远有条河,我们顺着河岸往上游走,也许,路上可以碰到当地人帮忙!”

    还是那样甜美的嗓音,但是顾念却知道,这女孩绝不可能是龚万霞来自山村的堂妹——龚馨蕊。

    毕竟,一个来自山村的少女,就算是有几分蛮力,但遇到事情,头脑却不可能会这般清醒,而且,这女孩背着一个人走着不平的山路,却一点不带喘的,看样子是个练家子了?

    想都不用想,顾念就知道了,所谓被龚万霞推荐跟拍的化妆师龚馨蕊,一定是另有其人了?

    一路上,顾念没有问,女孩就也没主动说什么了,一直到走了很长一段路,在上游的河滩上,似乎有着一间小木屋,女孩把顾念放在屋里的蒲席上,这才随手从口袋里掏了一块巧克力,递给了顾念。

    “在饿肚子又没东西吃的情况下,这个……可是能救命的!”

    说完,女孩便自顾自的剥了一块巧克力,扔进了嘴里,顾念见状,也没矫情,像她一样撕了包装纸,吃掉了。

    空荡荡的胃里,只填充了这么一小块巧克力,好像不满足似的,就这么“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你先忍一会儿,刚才我找了一圈,床边的木桶里,似乎还有点米,那边有口铁锅,我待会升点篝火,随便煮点东西吧!”

    见她要出去,顾念急忙从床上跳了下去,虽然左脚还是很疼,但是右脚似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就这么一跳一跳的跟了出去:“我帮你吧,我会生火!”

    顾念曾经,经常掏点鸟蛋什么的,和顾瑾寒一起在别墅的院子里升火,烘烤这些,所以对于就地升火,倒一点儿也不陌生,蹦蹦跳跳的找了些枯草和枯柴,就把火顺势升了起来,而女孩已经就着河水把米掏好放上了,只是锅里还多了一条鱼,看着样子,是已经在河边处理干净了。

    “河里有鱼?”

    虽然是在这种条件之下,但顾念的玩心一旦跳出来,就立刻不管不顾了起来,拖着伤腿,就要拽着女孩,一起往河边过去,却被女孩一下子拉住了。

    “这个不是野生的,我看了一下,这一片河段,是被网圈起来的,看样子,这是人工撒育的鱼苗……”

    虾米?河里还可以养鱼呢?

    顾念虽然和别家的千金不一样,但对于许多事物却还是没办法接触到的,所以对她的说法很是新奇,硬是拽着她的手,细细询问了一番,再也不提下河摸鱼的事情了。

    毕竟,她今天住的木屋子,极有可能就是这河塘的主人搭建的,又是吃,又是用的,又怎么在好意思太过分呢?

    “顾念姐,让我们在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李沁,第三届武术比赛女子组的亚军!”两人吃了东西,就围着篝火聊天,这个时候,李沁却突然站了起来,很郑重的朝顾念伸出了手掌。

    “这么说,你不是龚馨蕊了?”对她的回答,顾念倒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味,只是淡淡的“喔”了一声,又问了一句。

    “龚馨蕊虽然跟着龚万霞去了几次曙光,但她为人内向,曙光并没有人真正注意过她,所以,我就代替了她的身份,跟过来了!”

    说完,见顾念并没有继续发问,这才饶有有趣的看了她一眼:“关于真正的龚馨蕊,你难道都不好奇吗?”

    面对她的发问,顾念只是淡淡一笑:“在车上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了吗?龚馨蕊并不是龚万霞的堂妹,又住在她的家里,那就一定是龚姐家的小保姆了!”

    也许在车上的那一夜,顾念对龚万霞所有的失望,都已经用尽了,这一刻,她却是无比的平静,说起龚万霞的时候,不过当她是一个最普通的同事那般。

    如果唯一让她不舒服的,估计就是龚万霞的动机了?毕竟,就算龚万霞不当她是朋友,但却也构不成仇人吧?

    毕竟,一个主持人和一个摄影师,能有什么利益冲突呢?她又何必非要处心积虑的,置自己于此地呢?

    难道只是因为金钱吗?那她就奇怪了,乔雅究竟给出什么样的价码,能收买到当红的主持人呢?

    许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李沁轻声叹了口气:“龚万霞的男朋友,好像是乔天泽……”

    这句话,倒是替她解答了所有的疑问了,原来如此,那就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一个女人,不管在外边是如何的成功,内心里,肯定是渴望能有一个好的归宿的?只是,选择乔天泽,龚万霞到最后,只怕是要失望了!

    顾念之所以下了这样的定论,但不仅仅是因为酒店的那次事情,毕竟,酒店那次,只能说明他好色,这个世界上,在外好色的男人比比皆是,并不见得,在家里就会多么的不堪,但是一个男人如果心术不正,且下手阴狠,试问一下,他的心又能柔到哪里去呢?

    不过,从龚万霞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她们就不是朋友了,至于她以后的处境如何,那就跟她顾念一点儿关系也没了!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一转眼,就看到李沁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那表情,很是莫名,顾念,就忍不住迎着她的视线回看了过去:“干嘛这么盯着我,我脸上,有东西?”

    听到顾念这么问,李沁这才浅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只是觉得,你和外表看起来,不太一样!原本以为,这次面对的会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人,没想到,你比我想像的要能干多了!”

    顾念狡黠的冲她眨了眨眼睛:“其实,光看外表,我也以为你只是一个缺心眼的吃货,可是事实呢?只是,李沁,我能冒昧问你个问题吗?你和沈寒越……究竟是什么关系?”

    看似只是漫不经心的一句问话,但是不知为何,顾念的心里居然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生怕会问出让她失望的答案出来,这莫名其妙的紧张感,真是把她吓了一跳。

    狠狠的甩甩头,很想把这种莫名的情绪驱散,正在这个时候,李沁那甜美又不失坚毅的声音,就在女人的耳边响了起来:“顾念姐,放心吧,我们老板,绝对是个好男人!”

    一句话,算是把自己撇了出来,却又顺便打趣了顾念。

    “哼,她是不是好男人,管我什么事情啊!不聊了,我睡觉了!”

    也许是突然被人戳中的心事,不,她才没什么心事呢?顾念被自己复杂的心绪给气倒了,赌气似的冲李沁摆摆手,干脆回屋休息了。

    一张床虽然很小,但可能两人都太累了,不一会儿,木屋里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一大早,当顾念伸展了身子,奋力在床上翻滚了好几下,一伸手,原本很小的一张床,却好似大的没边了,任她翻了好几下,这才勉强够到床沿。

    纵使还没完全清醒,但女人却也觉察出一些不对劲了,猛地翻身坐起,一张男人的脸就赫然出现在女人的眼前,那黑而浓密的睫毛,那翘挺的鼻子,那张魅惑的薄唇,这男人,肿么这么像沈寒越啊?

    幻觉?一定是幻觉?

    这么舒适宽大的床,这么富丽堂皇的房间?对,这一定是幻觉?没记错的话,她这会儿,可是还在一个莫名其妙河滩那儿的一个小木屋里呢?怎么会看到这样的幻景呢?

    一定是她打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烦躁的挠了挠头,顾念又一次瘫软到那张大床上,慵懒的眯上眼睛,心里默数了个“一、二、三”,就突然一下又睁开了,可是那男人的脸,怎么还在?

    啊?她这是被困在梦里了吗?

    “该死的幻觉!走开!”烦躁的伸出手,对眼前的幻象乱打乱拍了一通,可是,随着“啪——”的一声响,她的手就拍在面前的那张脸上了。

    见那双幽深的眸子正兀自翻滚着,男人的怒火在这翻滚中,眼看就要喷薄而出了,顾念这才“啊——”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一吓,可算是彻底清醒了!

    “沈寒越,真的是你?我现在是回到A市了吗?”顾念先是心虚的看了他一眼,这才轻声问了一句。

    “没有,还在N市!”

    “那这是哪儿?”迷迷糊糊的又问了一句。

    “酒店!”

    见男人答的如此干脆,顾念“熬——”的一声,就慌忙掀起了被子,她身上那脏乱的衣服不见了,现在居然已经换上了一条干净的浴袍。

    而渗血的左腿,好似已经上了药,并且被绷带包扎过了,顾念努力伸展了一下,虽然还是有点疼,但是照着现在的感觉来看,应该是没骨折的?

    真是万幸?不,真是大大的不幸!这个禽兽,居然连伤员都不放过?究竟是饥渴到什么程度了啊?

    “沈寒越,你混蛋!你乘人之危!”顾念愤怒的瞪着她,那双羞愤的眸子,红通通的,那表情,就好似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饶有兴趣的凑近了她的脸,轻挑眼眉,一双幽深的眸子里,满是不怀好意的笑意:“喔?那你倒说说,我怎么趁人之危了?”

    怎么趁人之危?这混蛋,装什么大头蒜啊?

    “衣服?还有,昨天谁帮我洗的澡?”顾念愤怒的揪着睡袍的前襟,愤怒的摇晃着,质问道。

    并未回答,男人只是伸出一个手指,缓缓上扬,转了个三百六十度之后,就这么指向了他自己。

    这是默认了?

    顾念“啊——”的一下,从被子里跳了出来,只是,也许是太激动了吧,刚才的浴袍,又被她狠狠的揪了一下,带子一松,虽然并没有完全掉下来,但那内里的春光,却是一览无余的。

    见男人的眼神,朝她胸前瞟了过去,顾念又迅速的钻回到被子里,一张小脸,简直都羞红了,但偏偏嘴上却还在说狠话:“沈寒越,我警告你喔,刚才……你什么都没看见!”

    一边说,还一边愤怒的伸出一个手指,在男人眼前,使劲的摇晃了几下。

    邪魅一笑,男人就顺着她的话接了下去:“恩,确实是什么都没看到——因为,你身上好像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没什么好看的?哼,不就是胸小一点吗?但是小,也不代表没有吧?好歹还是B好吧?顾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似乎对于沈寒越的打趣,很不服气,但不服气能怎样,难道要解开衣服,和这货好好比一下吗?拜托,她又没傻掉?

    既然没办法和他辩驳,顾念只能用小眼神狠狠的和他较量着,只是男人始终都是那副似笑非笑的姿态,那不怀好意似的眼神,直看的顾念火气“蹭蹭——”的,这丫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妈蛋,该占的便宜都占了,可风凉话,却说的比谁都溜!

    沈寒越就好似看透了她的想法似的,身子往前一倾,整个人就这么压了下来:“既然觉得我就是个占了大便宜的混蛋,那我要是不占点便宜,岂不是亏大发了!”

    一字一句,说的很慢,语气仿若打着旋似的,轻轻的朝女人耳边飘过去,这低哑性感的嗓音,就好似会挠人似的,只挠的女人的耳朵一阵发红,整个身子都有些发软了。

    恍惚了一下,这才想起去反抗,而正在这个时候,杨烁的电话,却也打了过来。

    “喂,什么事儿?”

    沈寒越一接了电话,立刻就收起了刚才的“禽兽”姿态,这一会儿,远远看上去,真是要多一本正经,就多一本正经。

    人模狗样,大抵就是说他吧?顾念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只是见男人接电话的时候,眉头不由得越蹙越紧,她用手撑着床面,不由自主的往旁边凑了凑,杨烁那万分焦灼和无助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总裁,这次南湾的项目被秦慕捷足先登了,今天上午已经签了合同了,老太太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这会儿正在您办公室候着您呢,总裁,她好像已经知道你不在A市了……”

    后边的话,男人已经不想再听了,脸色一凛,就这么打断了杨烁的话:“我知道了,你请她回去吧,生意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正要挂断的时候,好像还听到了沈老太太那气急败坏的声音:“起码可以稳赚三亿的大项目,说丢就丢,寒越,不管你在哪里,今天上午,务必给我赶回来!”

    虽然隔着电话,但老太太那中气十足的声音,还是把床上的小女人吓的一个激灵,当男人回身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四目相对,内里好像有点什么不一样的情绪,慢慢升腾了出来。

    “沈寒越,你为什么要放下那么重要的项目,跑到N市来呢?”

    顾念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眸子里似乎还忽闪着晶晶闪闪的泪花,其实他为什么要跑过来,她大抵也是猜到了?只是没有听到男人亲口承认,却总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男人可是沈寒越啊?

    传说中的沈寒越,可是A市的商业奇才,做事也果断决绝,哪里是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男人呢?

    “重要吗?不过是三亿而已,我分分钟都可以重新再赚回来的!”

    男人的神情,很是漫不经心,语气里尽是属于沈寒越似的骄傲和自信,饶是这样,他眼眸里那一闪而逝的失落,却还是被顾念捉到了。

    这一刻,心没来由的乱了几乱了,顾念正失神呢,一张薄唇就这么凑了过来,那温热的气息,吹在女人的耳边,又配着他那低沉的嗓音,弄的女人心里又是一阵恍惚。

    “女人,为了你,我失去了可以稳赚三亿的大项目,所以,你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呢?”

    原本心里升腾出的一丝内疚,也立刻烟消云散了,妈蛋,又不是我求着你来的,现在就来讨要收益了?男人果然比较现实!

    顾念本能的往后一退,双手紧张的抱在胸前:“你要干嘛?沈寒越,刚才的电话,可是催促你回去的,喂喂,你别再往前凑了,喂,沈寒越,再凑,我就揍人了……呜呜……”

    原本还在叫喊呢,但嘴唇却被一张薄唇堵的死死的,叫嚣的话,也被强行压了下去。

    这个吻很长,一直持续了好久,久到顾念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男人这才松开,只是唇却没有移开,两人的眼睛很近,近到都快撞到一起了,这样,甚至男人睫毛的抖动,她都能看到了。

    “为了能随时品尝到你的味道,我决定了,等回到A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领证!”

    虾米?领证?

    而且,他那是什么话?品尝?搞的她好像就是一道点心似的?

    “沈寒越,我可没打算嫁给你!”不满的嘟了嘟嘴唇,牙齿紧紧的咬合在一起,一脸不服气的狠狠瞪着他。

    “反对无效,要不领证,要不就帮我追回那个三亿的大项目!”男人似笑非笑的睨着她,笑的活像是一个谋算成功的老狐狸。

    “那个项目已经签好合同了,那这样好不好,我让我哥在帮我找一个更好的项目,赔给你?”顾念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似乎就笃定他一定会点头了。

    毕竟,在顾念的眼里,这男人之所以如此刁难她,还不是为了一个大项目吗?既然这样,她想办法赔他就是了,殊不知,她这讨价还价的样子,早已经激起男人那无名的怒火了。

    该死的女人,就这么不想嫁给他吗?

    冷眸一眯,薄唇轻启:“谈判无效!要不领证,要不,你就说服秦慕放弃这一个项目!别的,免谈!”

    秦慕这个人,沈寒越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让他把到手的肥肉吐出来,简直比要剜他的肉都难,这顾家就算和秦慕有点交情,这个请求,也依然没戏!

    可是女人却并没有这般认为,在她的眼里,什么事情,只要不到最后,那就永远还有机会,见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男人的脸色真是冷到了极点,一把扯住她,就丢进了被子,然后顺势从沙发上拿过一身干净的衣服丢了过去。

    “换衣服,回A市!”冷冰冰的沈氏命令式口吻。

    女人冲着他的背影撇了撇嘴,迅速的拿过衣服套好了,这才不情不愿的拽了拽他:“走吧!”

    几个小时的飞机,等一到达目的地,顾念还没来得及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就被沈寒越揪到了民政局。

    “喂,你干嘛?我说要嫁给你了吗?而且,沈寒越,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求婚,什么都没有,你就想强制用一张结婚证套住我,没门!”

    女人一边挣扎,一边不满的冲男人抱怨道。

    听了这话,沈寒越突然饶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只要有鲜花,有钻戒,有求婚,你就可以嫁给我了?”

    虾米?

    顾念先是惊诧的张张嘴,明显是被他这话问懵了,等反应过来,这才笑眯眯的后退了一步:“不,除了这个,还要有婚礼,先办婚礼,再领证,沈寒越,你敢吗?”

    脸上满是狡黠似的笑,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沈寒越要说服沈老太太,简直比登天还难,她就不信了,这男人还真的能办一场婚礼?

    “OK,鲜花,钻戒,求婚,举世瞩目的婚礼,这个一个都不会少,我——都给你!”一句话,字字铿锵有力,脸上的神态很是认真,这句话,就仿佛是在努力给女人许诺似的。

    女人还是第一次收到男人如此认真的允诺,在大学时期,虽然也和叶子睿一起憧憬过两人的未来,却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允诺过什么?

    顾念承认,这一刻,她心里的某个角落软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想点头了,可是,最终还是忍下了。

    收起恍惚的神色,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显得平和:“沈寒越,既然这样,那就去好好准备吧,拜拜,我先在家里等待你的求婚喔……”

    伸出手掌,调皮的冲男人摆了摆,女人就顺势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

    民政局门口,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就停在一侧,一个五官出众,面容刚毅的男人,正拉下车窗,朝门口那儿的一对年轻男女打量了半天,直到他们各自离开了之后,男人这才滑下车窗,朝司机眼神示意了一下,车子,便应声开走了。

    “顾总,刚才从这边看过去,小姐好像受伤了,我们好容易定位到小姐的位置,又一路从N市追过来,就这么回去了?”

    “血玫瑰”和无痕此时正一左一右坐在顾瑾寒的两侧,他们性子本就清冷,对顾瑾寒的命令从来只是服从,并不多话,所以这次问话的自然不是他们,而是,被顾太太指派过来帮忙的韩墨,也是顾瑾寒现在身边的特别助理。

    他是管家的儿子,从小和顾念一起长大,心里也是把顾念当做半个妹妹了,因此,看到顾念受伤,他眸子里的担忧不比顾瑾寒少,可偏偏他们还没真正过去看一下顾念的伤口,顾瑾寒就命令司机离开了,这才忍不住多嘴了一句。

    “就算受伤,也是她自己的选择!记住,只要能暗中确保她的安全,其余的不许出手帮忙,否则,她没再外边吃亏,就永远不知道回家了!”

    “是。”韩墨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被迫接受了这个命令,不过内心里,却在一遍一遍腹诽着顾瑾寒的冷血……

    **

    总裁办公室里,杨烁正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而那个轮椅上的老太太,脸色虽然很难看,双手也在不由得颤抖着,但身子却坐的很直,似乎在努力的维持着她仅有的那一丝威严。

    一个上午已经过去了,此时正是午餐时间,杨烁的肚子已经叫了好几次了,却都不敢离开半步。

    一直到办公室的门被人推了一下,一个欣长的身影应身而入,杨烁这才激动的抬了抬头,向沈寒越为难的示意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目光这才幽幽的转向了沈老太太。

    “杨烁,你先出去吧!”不耐烦的摆摆手,虽然语气很冷,但落在杨烁的耳朵里,却犹如天籁,迫不及待的转身,开门,在关门,也不过是三秒钟而已,人就彻底没影了。

    没有了外人,沈老太太干脆也不用顾忌了,轻轻转了一下方向,便要滑动轮椅朝沈寒越凑近一点儿,见状,男人慌忙制止了她的举动,亲自往她身边凑了凑。

    “奶奶,你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太劳累了!”

    沈老太太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些嘲讽的意味:“你要是还在乎奶奶的身体,大概就不会这么气我了!”

    沈寒越从执掌沈氏以来,除了起初的那几年,需要她在后边帮忙撑着些场面,后来,沈寒越在商场的名号,已经远远超过了她的名号,甚至在商场上,沈寒越这三个字一出手,就没有一个合同是谈不拢的,也没有一个项目是拿不下来的。

    可是这次,他们沈氏却被外人看了一场大笑话。

    年轻人,一时的成败,本身就没什么好计较的,毕竟,在年轻的时候,沈老太太又何尝没有栽过跟头,可眼下的情况,前有秦慕的虎视眈眈,后又有荣光集团的迅速崛起,沈老太太的危机感瞬间就涨起来了,所以,愣是等了一上午的时间,也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事情的始末了。

    毕竟,这跟头栽了就栽了,但她总要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吧?

    “寒越,这次的开发方案,刚才我已经看过了,方案堪称完美,甚至连一丝漏洞都没有,这次栽了,是不是又和当年一样,是秦慕暗中使手段,盗了我们的方案?”

    也不怪沈老太太有这种想法,毕竟,南湾的那个项目,在沈氏的所有人看来,几乎都是板上钉钉的了,中途突然跑了,要没点蹊跷,只怕说出去,都没人信吧?但是这次的蹊跷出在哪儿,沈寒越无论如何,却都不想让沈老太太知道的,否则,只怕就更没可能让她接受顾念了。

    “奶奶,一切都是孙儿失算了!我这些年从来就没过失败,所以狂妄了点儿,这次秦慕回来,原本就是有备而来,他手底下的精英也不少,想必这次是被他抓了漏洞了……”

    沈寒越说着,从桌上夹了一张报纸,食指一伸,便落在了一行字上,顺着那行字观察了一会儿,沈老太太这才微微叹了口气。

    “南湾国土局最近换了几个关键人?看来,我们这次还是消息不够灵通,怪不得那块地我们策划了这么久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寒越,看来你这些日子,还是要多跟上边走动一下了。”叹完气,沈老太太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其实,这次人员更换,虽然仓促,但沈寒越还是提前得知消息的,而那天下午三点的紧急会议,就是专门针对这次的应急方案策略的讨论及实行,可因为顾念,他却主动放弃会议,而赶去了A市。

    为了不让沈老太太知道其中的端倪,他只能尽力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了。

    “知道了,奶奶,类似的失误,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既然做戏,就要做足了,沈寒越这次一改往日的高傲姿态,认错的态度,很是诚恳。

    沈老太太对沈寒越的管教一向严厉,但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更何况,现在她在沈氏,早就说不上话了,现在真要管教,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惩罚这个孙子呢?

    “既然这样,那就多用点心,争取在一个月内,通过别的方式,把这次的损失,挽救回来!”

    其实,就算沈老太太不交代,他也会做的,既然秦慕吞了他的项目,他就一定要加倍的夺回来。

    目光坚毅,渐渐的攥着拳头,仿佛挽回损失,已经势在必得了。

    沈老太太还是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自己的这个孙子,突然觉得,这一刻,作为她,在这个孙子的面前,似乎都有一种想抬头仰视的冲动了,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轻轻滑动着轮椅,看这架势,是要回去了?

    见此,男人抢先一步,替老太太拉开门,然后推着她,往外走:“奶奶,您饿了吧?我送您去吃饭!”

    “不了,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奶奶老了,已经越发吃不惯外头的饭菜了!寒越,你爷爷的事情,你要抓紧去催促一下了,那个曙光的刘凯,不是你的朋友吗?开除,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男人微微蹙了蹙眉头,似乎极不赞同沈老太太的说辞:“奶奶,爷爷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说几句软话,大概他还能想明白,但若是强行逼迫,只怕他非但不会回来,只怕还会和您倔到底呢?”

    沈老太太先是一愣,而后面色一松:“罢了,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只是,他毕竟是沈家的老爷子,就算是要做事,也不该待在曙光的,回头,你还是尽力在沈氏安排一下吧!”

    这还是沈老太太第一次对沈老爷子让步,大概是老了吧,她浑身的刺仿佛都已经被磨平了,远远的看过去,背影似乎还略微有些无奈……

    **

    “奶奶,您回来了?”

    沈老太太一回来,乔雅就率先从客厅奔了出来,然后乖巧的推着沈老太太在餐桌旁落了座,而沈君美也赶紧站起身子去帮忙。

    “是乔雅来了啊!坐吧,陪我这老太太多吃点!”

    沈君美听了沈老太太的话,不高兴的嘟了嘟嘴,开始拽着老太太的衣袖撒起娇来了:“奶奶,为了等你一起用餐,我都已经饿到现在了,怎么您一回来,就只看到乔雅了,这么如花似玉的孙女就在您眼前,您就看不到吗?”

    沈君美这番小女儿作态,立刻哄的老太太眉眼都笑开了,收起以往的威严,慈爱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这丫头,我还不了解吗?若不是乔雅在这里等着我这个老太太,只怕,奶奶还没回来,你都已经吃饱喝足了?”

    虽然语气有些嗔怪的意思,但沈老太太心情却是出奇的好,别看她往日总是威严的板着面孔,但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其实内心里,还是盼着儿孙饶膝,时不时的能依偎在她身侧撒个娇的。

    只是,儿子早就已经先她一步走了,孙子又对她亲近不起来,所以,这也是沈君美出国这段时间,乔雅能频繁出入于沈家宅院的原因了,乔老头还没去世的时候,乔雅就没少在他膝前,哄着他,所以,对于老人的心思,可谓是一模一个准。

    现在见祖孙俩亲近,她就这么淡淡的坐在她们一旁,时不时的帮沈老太太夹个菜,盛碗汤什么的,这副自然的做派,就好似,她就是沈家的一份子似的。

    沈老太太和沈君美说笑完,眼神自然而然的,就被乔雅的这一派温柔乖巧的模样,吸引了视线,内心里对乔雅就更是亲近了几分,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态,她心里对顾念就越发不满意起来了。

    微微叹了口气,手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乔雅的手背上:“唉,你这么好的孩子,要是能时时的陪在我身边,就好了!只是可惜了,可惜寒越这小子,就是这么不识货!”

    沈老太太这句话,无疑就是对乔雅最大的肯定了,但是这几年来,沈老太太对她的肯定已经足够多了,多这一次,她倒也没什么好开心的,毕竟,想嫁进沈家,关键点还是在沈寒越的身上的。

    不好意思的垂了垂头,脸上很快就飞了一抹红霞,只是这姿态只是持续了短短的几秒,眼眸里就又多了几分失落的情绪,又乖顺的为沈老太太盛了一碗粥,用小勺子搅动了几下,又吹了吹,才送到了沈老太太的嘴边。

    “奶奶,其实就算我和寒越最终没有任何结果,在我的眼里,还是把你当做亲奶奶看待的,所以,您老不必过分苛责寒越和顾小姐,毕竟,感情的事情,是没办法勉强的!”

    说完,轻垂了眉眼,虽然极力掩饰,但那眼神里难掩的失落却还是恰巧被众人看到了的。

    好歹也是影后,就算是有水份,但在生活里,该拿捏的姿态,还是拿捏的很好的,因为无故被取消的订婚宴,沈老太太原本就对她有所愧疚的,又见她这般乖巧懂事,心就不由得又偏向了她。

    “放心吧,寒越只是一时被迷了眼睛,等他反应过来,最终还是会选择你的!”

    沈老太太这似是而非的话刚说完,沈君美就不由得撇了撇嘴:“我看未必吧,奶奶,说不定顾念就是那修炼有为的狐狸精呢,要是被妖精迷住了眼睛,哪那么容易就能摆脱了?”

    沈老太太身子一正,呵斥的眼神就不由得瞪了过去:“一天到晚,就会胡说八道!”

    被这么一呵斥,沈君美立刻就委屈的瘪了瘪嘴唇:“奶奶,我才没有胡说呢!我哥一向就没输过,可是为了那个顾念,他居然主动放弃了南湾的项目,只身跑到N市去了!”

    对于无故丢掉的项目,沈老太太不是没有怀疑的,但奈何沈寒越掩饰的太好,也就把她给搪塞过去了,此刻又从沈君美嘴里听到不一样的版本,沈老太太心口一抽,脸上的皱纹就这么积压在一起,一张脸愣是皱成了桃核。

    ------题外话------

    群里几天来了不少孩纸,都素冲着顾小小来的,慕儿的玻璃心啊。哗啦啦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