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七章 莫名其妙被算计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28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陈旭唯唯诺诺,但指认她的话,却说的格外的利索,周围的工作人员,原来还跟那群老师扛着呢,现在听到这个,就立刻灰溜溜的退了回来,不过他们看向顾念的眼神,却是赤果果的蔑视和愤怒。

    甚至都有人给曙光打电话报告这件事情了,而闻讯赶来的校长,先是从老师那里了解了大致情况,这才一脸责备的看了看陈旭和顾念:“为了所谓的矛盾点,你们媒体连这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外边的世道人心还真是变了!”

    听他这么说,顾念忍不住朝老校长那里打量了过去,虽然他一头银发早已经花白了,但脸上的气色却极好,因为身在穷乡僻壤,他的穿着很是朴素,但身上的衣服却很平整,军绿色的破败大衣愣是被他穿出了一丝儒雅的味道。

    不知为何,只看他第一眼,顾念就知道,他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会中饱私囊的,看样子,昨天告密的那个学生,要不就是天性调皮,所以才故意说谎骗人的,要不,就是背后受了谁的指使?

    正思索着这些呢,面前的陈旭,却突然愤怒的看向了那个儒雅的老校长:“你装什么委屈啊?阳光午餐的事情,一直都是你在背后动手脚,供应午餐的饭店,也是你姐姐开的吧?”

    老校长被陈旭这么一通指责,不怒反笑:“饭店?小伙子,你想做出新闻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做新闻之前,麻烦你先打探清楚事实吧?学校里的午餐一直都有食那边提供的,镇上的饭店做的可都是针对游客的吃食,关于学生的午餐,可没哪一家饭店能看到眼里去的!”

    老校长的话说完,眼神就又在陈旭和顾念的脸上来回打量了几眼,接着,责备和愤怒似的眼神,就落在了陈旭的脸上。

    “虽然这次的慈善,是由你们曙光一手组织的,但是就算没了你们,我照样还是可以找到志愿者,甚至是愿意做慈善的企业,所以,你们从明天就回去吧,关于慈善的宣传,其实,就算你们不做,一些志愿者,也会做的……”

    原来只是一场误会,可是却因为陈旭的不当操作,等于是完全把学校给激怒了,虽然顾念这次负责拍摄的学校,除了这个镇子,还有一些周边的镇子,但是有了初开始的出师不利,后边的,谁知道又会生出什么样的变故呢?

    顾念紧紧的攥了攥拳头,不知怎么的,她那骨子里不服输的天性,一下子就被激出来了,在老校长打算离开的时候,她上前一步,几步就拦在了他的前边。

    “听这里的孩子,都称呼你为李爷爷,你不介意的话,我也能称呼你一声爷爷吧?”

    原以为顾念还要继续闹下去呢,见她拦上去,几个老师都忍不住上前,一脸不善的瞪着她,但听了她这番话,却又在老校长的示意下,往后退了几步。

    “恩。”老校长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再说什么,似乎就单等着看看,这女娃要玩什么花招的?

    “李爷爷,是我没看好陈旭,让他犯了错,更是糟蹋了你们的劳动成果,所以明天的午餐就由陈旭亲自去镇上采购食材了,而我和我的一些工作人员,会尽可能的在厨房帮忙呢,只希望你能原谅我们一次!”

    顾念说的很诚恳,一双澄澈的眸子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老校长,说实话,老人一般心都比眼睛还亮,只是一眼,他就本能的对顾念萌生了一丝的好感,威严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只是,下边的工作人员却不干了:“顾小姐,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是你犯的错误,凭什么要我们跟着一起受罚?”

    而且就连事情的始作俑者——陈旭,也是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要不是因为你的指使,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现在,你不但不道歉,还二话不说,就把最累的指给了我,凭什么啊?”

    因为她的指使?

    顾念就这么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真想看看他还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因为他的自作主张,耽误了进度就算了,她已经给了他一次机会了,这人又是闹哪般?就因为不愿意承认错误,所以想把错误推到她身上吗?人得自私到什么地步,才能如此的无耻?

    她顾念虽然好说话,但可不代表会喜欢替别人背黑锅?

    似笑非笑的睨着他,良久,才笑眯眯的询问了一句:“陈旭,污蔑人,是要有证据的?所以,你的证据是?”

    陈旭被女人盯的心慌,只是有了一霎那的恍惚,紧接着,对她的指认却更加的坚定了:“反正我没有证据,但是那馊水却是你找我要的……”

    “这么说,你把馊水交给我了?然后是我混进了饭菜?”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是交给你了!”陈旭是咬死不打算认错了,所以狠了狠心,打算把脏水泼个彻底了,反正顾念确实是负责整个录制方向没错,因此她绝对有着最佳的动机,因着他的诬陷,所有人也已经认准顾念了,这就更让陈旭有恃无恐了。

    只是老校长那句话可是说对了——诬陷人,怎么着都要做好准备的吧?

    顾念淡然一笑,一双清亮的眸子就看向了旁边的一个老师:“赵老师,今天的午餐,大概食是几点开始做的?”

    “一般都是10点半开始!”

    她回答完,就恍然大悟的指了指顾念:“喔,记起来了,10点开始,你一直都在我的教室拍摄,似乎中途还帮我上了半个小时的课,而第二节下课的时间,似乎刚好是10点到10点二十,这个小伙子要是来找你的话,那我们教室的孩子都会看见的?……”

    谁说乡里的人就比较傻呢,这个赵老师,不就挺聪明嘛,顾念一问,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而且此时她在看向陈旭的眼神,就不是一般的鄙夷了。

    “这个小伙子,要是犯了错,及时认错的话,没人会说什么,毕竟你年纪还太小,还有改正的机会的,只是……把脏水泼给别人,实在就不是大丈夫所为了!”

    因为这句话,这次在场的工作人员,也都稍稍有些动摇了,特别是一直尽力讨好顾念的龚馨蕊,立刻就蹿出来,直接气吼吼的指向了陈旭的鼻子。

    “你不是说是馊水交给了顾念姐了吗?可是你回来的时候就10点了,中途压根就没见过顾念姐,请问你交给谁了?”

    原本陈旭的脑子就有些晕晕的,这会儿听到龚馨蕊的质问,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起来,索性直接指了指龚馨蕊,又指了指顾念:“前辈不是让我先交给你嘛!”

    没想到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个陈旭居然还没放弃污蔑她?只是,他指向自己,顾念自问还是有办法推脱的,但是指向龚馨蕊嘛?这个她就不确定了。

    毕竟,龚馨蕊这一路开始,就奋力的讨好着她,只怕大家早就把龚馨蕊当成她的一个小尾巴了吧?这个时候,只要龚馨蕊顺着陈旭的话承认,只怕她就真的百口莫辩了吧?

    脸色沉了沉,顾念就顺着众人的视线,朝龚馨蕊瞥了瞥,见到她那副涨红的脸,顾念就知道,这丫头大概不打算解释了吧?

    谁知,龚馨蕊只是窘迫了一会儿,却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今天上午,我压根就没在学校,回来的时候,早就开饭了,不信,大家可以问玲姐?”

    阮玲正是这次拍摄的总统筹,主要也是协助顾念统筹一下人员安排,但是因为这么个拍摄,实在没什么需要统筹的,所以她中途就和龚馨蕊去镇上闲逛了,当然因为这属于偷懒行为,她们肯定是避开别人的,但饶是如此,她们还是在镇上偶遇了别的小组成员的。

    此时,既然被问到了,这些人看着阮玲,都不约而同的红了脸,阮玲也先是涨红了脸,这才抬起头,不好意思的瞥了瞥顾念,争取把偷懒说的更加冠冕皇了一点儿:“我去镇上帮大家采购东西了,龚馨蕊比较热心,就跟过去帮忙了!”

    对于她的说辞,顾念原本也没想要追究的,但是对于敢于污蔑她,还死不悔改的陈旭,她可没什么好脸色的,沉声问了一句:“陈旭,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我……”

    这个半大的小伙子,到了这一刻,才彻底慌了起来:“前辈,都是我一时犯傻!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原谅?能做出这种事情,还可以归结于急功近利,但是死不悔改,还为了达到目的,手段龌龊,可就是人品的问题了吧?而且,拖到这一刻才知道悔改?是不是太晚了?

    “你也是成年人了,凭什么你一时犯傻,就要让别人替你来承受过错呢?”顾念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虽然依然是亲切可爱的那张脸,但眸子里的冷意,直接把龚馨蕊吓的,都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好歹是顾毅君的女儿,又加上有个行事果决的哥哥,顾念的小猫爪子一旦被逼出来,这气势,真真是把在场的人都震住了,这次跟来的人员,也不乏有曙光的老员工,此时看着顾念的样子,竟觉得他们的老板刘凯发火的样子,似乎都及不上这女人的气势。

    虽然说,这次拍摄任务很简单,但公司就这么随随便便扔了个新人,大多人还是抱着一个看戏的心态的,甚至他们还私自打赌,这次的拍摄结果到底能有多烂?至于他们打赌的内容,一个就是——顶多拍出的也只是网友自拍的水准,而另一个赌约就是,甚至连网友自拍的水准都比不上。

    所以,这次跟来的工作人员,压根就没有一个人把顾念放在眼里,但是直到这一刻,他们却真真切切的被震慑到了,甚至心理还升腾出一种想法——这个女人好像天生就该领导他们似的?

    对比于众人,陈旭先是双腿一软,然后又是一阵求饶,只是无耻的人,还真是没有下限的,这次陈旭的求饶,可是真真切切的恶心了顾念一把。

    “前辈,原本我犯了错,你身为前辈就要多照顾一下,替我抗着的,在学校,学生干部可都是替下边抗事的,一出了事儿,都是最上边的先被老师训斥,轮到下边了,训斥也是无关痛痒了……而且前辈已经转正了,有错误也只是扣工资的事情,我不一样,我一个实习的,指不定就直接让我滚蛋了……”

    听了这话,顾念心里就真的“呵呵哒”了,妈蛋,她犯了错,怎么就没事了,正式员工被开除的也是比比皆是的,好吧?

    而且,他读的究竟是什么个学校,还是他们这一届的学生会就专门出奇葩?好歹也是要毕业的人了,顾念只想问他一句——断奶了吗?同学?

    天底下,怎么还能有这样幼稚的思维,竟然觉得,犯了错,别人帮他擦屁股是天经地义的,如果别人要是拒绝了,那这个人反倒就错了?

    原本还只是想小小惩罚他一下的,此时顾念连惩罚都懒得惩罚了:“既然你们学校这么好,我觉得你还是好好回学校呆着吧,外边人心太险恶了,还不适合你这个小盆友出来混的,陈旭,你的实习关系,从今天开始正式解除了,现在直接从镇上回去吧!”

    陈旭的眼睛都瞪圆了,接着就一把拽住了顾念的衣袖,脸上不但没有任何的悔改,反倒还有了一份威胁的意思:“你不能随便开除我的,这个要由公司说了算的!”

    “是的,所以从这里回去,你可以先回公司说明一下,是去是留,公司自然会决断的!”顾念冷冷的反驳道。

    本来就是一个实习生,只出来做这么一个小小的工作,还能被赶回去,这样的实习生,回到公司的情况,简直是显而易见了?

    看着陈旭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顾念也有一丝不忍,但是对于他那样的思维逻辑,顾念真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去接受和他一起工作。其实,说来还是社会经历太浅,像陈旭这样逻辑无耻又不自知的,后来实在是遇到太多了,不过,这却是后话了……

    **

    和顾念这边的情况完全相反,沈寒越最近的势头很火,凭着沈寒越出色的谈判技巧,再加上资深心理师的心理攻势,秦慕在a市埋下的那么多暗桩,纷纷向沈氏集团抛出了橄榄枝,更在沈寒越的指挥下,对外假称:经营不善,频临破产。

    秦慕刚到a市,根基本来就不稳,从刚开始还会扶植他们,后来就干脆不管了,甚至还开始大量抛售捏在手里的股票了,一时之间,股市动荡,原本还是a市几家传统企业受到了波及,后来就逐渐扩大到十几家。

    只是偏偏这些频临破产的企业,还都是他偷偷掌控的那些,秦慕又不是傻的,自然也嗅出一些阴谋的味道了,这才对手里仅有的几家企业实行了管理层大换血。

    不过,在商场上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或许只是慢了一步,很可能就会丧失掉最佳的反击机会了,秦慕前些时候扶植起来的企业,不到一周的时候,就这么被沈寒越夺去了一半。

    不过,相对于这场商战,得益最大的那个人,却不是沈寒越,而是刚刚来到a市的顾瑾寒。

    硬是凭着敏锐的直觉,和果决的手段,愣是让他抓住了最佳时机,趁着动乱时刻,以最少的钱,就这么收购了两家企业。

    凭着这两家企业,他就这样迅速的在第一个周的时间,就在a市站稳了脚跟,并且成立了荣光集团。

    荣光集团一成立,更是大张旗鼓的推出了几款由欧阳辰东和戚晓设计师合力执刀的几款珠宝。

    欧阳辰东的设计,原本就已经足够份量了,居然又融合了戚晓的设计,那这几款珠宝,可是彻底火了。

    虽然价格高昂,并且限款限量,但还是止不住上流社会的一阵疯抢,只是几天的时间,就已经在a市销磬一空了。

    其实,这次顾瑾寒直接营销的却不是那几款珠宝,而是荣光集团,显然,他营销的很成功,只是在短短时间,荣光集团在a市民众的心理,很快就从一个不知名的企业荣升成了一个有格调的企业。

    是的,格调,这个就是a市民众对荣光集团的直观评价了。这个评价看似和顾瑾寒没有任何关系,但事实上,却是他一手引导的。

    顾瑾寒的这一番举动,即刻就引起了沈寒越的高度重视,毕竟,沈氏集团的几大重要的领域,却也包括珠宝这一块呢,只是让人打探了一番,见顾瑾寒并没有与他为敌的打算,看在顾念的面子上,沈寒越倒也不介意和他均分市场了。

    不过,秦慕明显没有沈寒越那样的气度,原本就打算狠狠征讨一下a市市场,强势回归,还以此震慑一下沈家呢,谁知道搞的这般狼狈不说,还愣是被顾瑾寒占尽了便宜!

    秦慕背地里恨的牙痒痒,可明面上,却又不得不费力拉拢他,更是提前邀约了几次,才约到顾瑾寒。

    “贤侄真是好魄力,这手段,和当年的顾总比,竟也不输分毫呢!”

    几杯酒下肚,秦慕就激动的拽着沈寒越的手,狠狠恭维了一番,因为喝酒的缘故,他的脸很红,说话的时候,眼神放光,尽量把自己的姿态做足了,这在外人看来,真的就像是一个长辈,在为晚辈的成就而激动自豪一般。

    顾瑾寒或许是在陆家训练一段时间的缘故,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面对秦慕的此番举动,他只是得体的朝秦慕举了举杯,表达了一番感谢,就继续夹菜了。

    这只是顾瑾寒的一贯性情,但在秦慕看来,却好似是在故意给他难堪一样,但因为顾家的关系,却又不敢发作。

    闷头吃了几口菜,秦慕这才又扬起酒杯和顾瑾寒碰了碰:“不知贤侄,下一个要进军的领域是……?”

    “我初来乍到,还是先在珠宝这块稳住脚跟的好,否则,没有足够的资金,就是想去涉足下一块,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为顾家的长子,会缺钱?

    这话听在秦慕的耳朵里,只当顾瑾寒为了故意隐瞒自己的动向,而故意说谎了,一张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转而又换成了一副伤心的姿态:“贤侄居然连我都防着,这还真让我这个叔叔寒心呢!”

    “秦叔叔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怎么能防着你呢?其实也不瞒你,这次来a市,除了陆家的资金,顾家的一分一毫,我都没拿的,但是陆家毕竟还有下边那么多的兄弟要吃饭,所以我能动的资金很少……”

    纵使顾瑾寒表情很是诚恳,但秦慕生性多疑,心里对他的说辞却还是将信将疑,不过面上的功夫倒还是做的很足。

    “记得你的父亲,当初就是白手起家的,当初愣是赤手空拳在a市打下了一片江山,现在看来,你这后生,前途也不可限量呢!”秦慕深信一点,就是人在极度膨胀的时候,心理防线会放的很低,所以就这么不遗余力的恭维着顾瑾寒。

    “秦叔叔说笑了,我做生意,也不过是玩完而已,毕竟人生这么长,总要找点事情的……”

    好一个玩玩,他一个玩玩,就玩走了他的两家企业,可这当事人,却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仿若他收购企业,成立公司,也只不过只是当玩了个游戏而已。

    虽然,已经尽力掩饰了,但秦慕眸子里那一份沉痛和惋惜,还是没有逃过顾瑾寒的眼睛。

    “秦叔叔可是在为了失去的那几家企业痛心?”

    因为秦慕有私心,所以刻意隐瞒了实力,并未把他实际掌控的企业完全相告,所以,顾瑾寒在收购的时候,压根就不知道这两家实际上也是隶属于秦慕的,只怕要是知道了这个,他大概看在秦慕的情面上,就不会去动了,而哪里又知道,他只是无意为之的一件事,就这么得罪了那个秦叔叔呢?

    明明就是一句关切的话语,在秦慕听来,却也变成了讽刺。

    心里沉痛,面上却还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苦笑了一下:“唉,眼下都已经失去了,再去痛惜,又没什么用处,现在,还是顾好眼前吧!”

    顾瑾寒向来就不大喜欢安慰人,毕竟在他的眼里,真正的男人,又如何会在乎一时的成败呢,所以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就又低下头,无声的吃菜了。

    而此时,在这间餐厅里的另一处,一个穿着白底蓝色小碎花旗袍的女人,正优雅的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虽然是最传统的服饰,却被她穿出了另一种时尚风格,不是婉约,而是洒脱大气。

    只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左右却并无人相陪,只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一侧,一边不时的夹着面前的饭菜,一边不时的朝顾瑾寒的方向瞄上一眼。

    只是,如此做的后果就是,也就片刻的功夫,一个身着大红色齐膝群的女人,就冷冷走了过来,眼看着就要就势拎她过去交差呢,却被匆忙赶来的男人拦下了:“这位小姐,光天化日,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猖狂了?”

    说着,冷冷的眸光就朝红裙女人扫视了过去。

    “血玫瑰”身为杀手,天生就自带着暴戾之气,又如何会示弱,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就想狠狠给这男人一个教训,但当触及到他的视线,却又突然停住了:“我当是什么人那么关心我们老板呢,却原来是沈先生?”

    “血玫瑰”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眼神里,满是警告和玩味,只是却接收到了沈寒越冰冷的回视,这才淡淡一笑,回身去找顾瑾寒交差了。

    待“血玫瑰”一转身,沈寒越这才递了一杯热水,给身边的女人:“蕙蕙,这男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听了他的警告,许蕙并未生气,只是放下水杯,睨了他良久,这才掩着嘴,低低一笑。

    “你以为,我对他——有意思?”

    “不然呢,你总不至于是为了我吧?”沈寒越见许蕙的眼神有些炙热,心头一顿,便故意别过了脸,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见沈寒越的表现有些过激,许蕙眸子一紧,便又快速恢复了正常:“寒越,从咱们聚餐那次,我就说清楚了,我们是朋友,所以,你不必有负担,就只需要像俞北一样,把我看成一个好哥们,好兄弟,ok?”

    “恩。”

    淡淡应了一声,沈寒越就着手点菜了,末了,抬头问了一句:“对了,俞北什么时候到?”

    “喔,他有点事情耽搁了,我们不用管他了!对了,寒越,我刚才观察了一圈,也算有了点成绩,你现在想不想知道对面那两个人,是敌还是友?”

    许蕙说完,放下手里的杯子,冲沈寒越挑了挑眉,然后就偷偷往另一桌瞥了一眼,此时那边刚好要散了,秦慕正好起身要走,沈寒越顺着许蕙的视线往那边看的时候,就这样和秦慕的目光撞了个满怀。

    秦慕脸上挂着一副老谋深算的笑意,就这么隔空冲沈寒越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了,接着一转身,便在身后人的簇拥下,走了出去,可是沈寒越那冰冷的目光,却一直狠狠的扫视在他的背后,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沈寒越真恨不得用目光把他凌迟处死。

    许蕙伸出一只手,在沈寒越的眼前晃了几下,男人这才回过神来。

    甚至连解释都没解释一句,就低着头,开始吃东西了,沉默了一会儿,许蕙这才试探似的问了一句:“刚才的那个男人——是秦慕?”

    见男人没回答,她这才又继续问了一句:“和他一起的男人,也是你的朋友吗?据说他是迅速在a市崛起的一个人物,手段似乎也不容小觊,所以今天无意撞见了,我以为他在和人谈生意,就特意替你观察了一番。寒越,你想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吗?”

    许蕙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直流露着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目的,也就是为了吸引沈寒越的注意。

    毕竟,刚刚回国的时候,因为沈寒越的避而不见,她起初就是定了一个计划的,而第一步,自然是假装不在意的,只当沈寒越是一个最普通的朋友,既然作为前女友,他避讳,那作为一个好朋友,他又有什么好避讳的呢?

    因为她的豁达,沈寒越果然就不再避着她了,而是把她当成一个朋友看待,而第二步,自然是利用着自己的专业优势,帮他分析竞争对手的性格,以及有可能会参与的下一步动作,借此,提升沈寒越对她的依赖,然后一举把他重新夺回来。

    也就是这样,只要和沈寒越在一起,她就总要展示一下她的专业魅力,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今天却失策了,沈寒越几乎连头都没抬,就怏怏回了她一句:“别说了,我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为什么?

    许蕙这一会儿,居然摸不透了,按理说,一个是未来的威胁,一个是曾经的仇人,两人究竟是何交情,聊的是否愉快,沈寒越应该是迫不及待的,就找她追问才对的,可是他居然说……他不想知道?

    这一刻,许蕙对他,却越发看不透了,这让她不由得恐慌了起来,毕竟,这么多年,她只要想看透一个人的心思,就没有失败的,可今天却接连失败了两次,一个就是那个叫顾瑾寒的男人,一个却是她最爱的男人——沈寒越。

    手不由自主的藏在桌下,然后紧紧的攥成一团,心里恐慌到了极点,但是却依然不能压抑心底那一丝的恐惧和愤怒。

    就像是那一句戏言:学心理的,多半是自己就患病的,她们研究这个,不过是为了找出自己的病根而已。

    而许蕙就刚好应了这一句戏言,她除了继承了母亲的聪慧,还同时继承了母亲那强大的掌控欲,她最受不了的就是那种掌控不了的东西,当然,第一次发现这个病症的时候,就是在幼儿园里听老师讲故事。

    那是个她从未听过的故事,所以,她猜不透故事的结局,可老师却偏偏要调他们的胃口,总是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追问他们:“小朋友们,你们猜一下,公主最后和谁在一起了呢?”

    公主和谁在一起,许蕙又如何会知道?她愤怒的攥着拳头,因为这份无法掌控的局面,难受不已,最后就忍不住撩起她的小椅子,砸了老师的头。

    大概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才知道自己患病了。于是,她开始努力变得强大,目的,只是为了掌控越来越多的东西,这样,她患病的几率就可以小一点了。

    可是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控的就是人心了,于是,她去学习心理学。

    当初,之所以拒绝沈寒越的回国请求,也是因为,相对于东方人来说,西方人更加简单易懂,更重要的是,她对沈寒越看的很透彻,更是投其所好的展示着最吸引他的那一面,因此很有自信,总觉得他一定会回去的。

    可是,时隔多年,她居然看不懂他了?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顷刻间就蹿了出来,他们就像是一只一只蠕动的小虫子,不停的在她的心里钻来钻去,钻的她实在受不了了,手猛的伸出来,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放,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沈寒越这才注意到她的失常:“怎么了?”

    “没事,我可能吃坏肚子了!稍等,我去一下洗手间!”

    狠狠的攥着手掌,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勉强对男人挤出了一抹淡笑,然后拎起椅子上的包,就头也不回的朝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先是从包里掏出一个小型的玩偶,然后从玩偶肚子那里拈出一枚针,就歇斯底里的往玩偶的心口和头上各扎了许多针,那狠戾而阴森的眼神,如果是被任何人看到了,只怕都是会被吓到的。

    洗手间里的女人发泄完,这才又重新收拾了一番,对着镜子里的女人甜美一笑,这才拎着包,身姿绰约的朝餐厅里小步走了过去。

    只是刚走了一半,手掌又紧紧的攥在一起,一个怨毒的眼神,就仿佛是一枚针子一样,狠狠的扎在男人的背影上,可男人就好似看不到似的,压根就没作任何停留,就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饭也才吃了一半,其实,沈寒越原本是打算在原地等着许蕙的,可是杨烁的一个电话,他就立刻乱了阵脚,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半个小时之后,就定好了去n市的机票。

    “杨烁,下午3点的会议,取消,明天上午的计划,也暂时取消……”

    一路上,沈寒越一边朝机场的方向飞奔着,一边向杨烁嘱咐着这两天的工作。

    杨烁听的一阵心惊肉跳,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总裁,南湾的那个项目,据说秦慕一回国就盯上了,开发方案和竞标方案,也是准备的滴水不漏,如果我们错过了这次的公开竞拍,只怕就被他抢了先机了……”

    其实,就算是杨烁不提醒,沈寒越也是心知肚明的,但是眼下又能怎么办?现在那小女人掉落山谷生死不明,而当地的搜救队又不给力,如果顾念不能成功获救,就算是拿10个类似的项目做交换,他也一样不要!

    “杨烁,对于我的安排,你只需要服从,多余的话,就此打住!”

    说完,男人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一个电话,又打到了薛浩扬那里:“浩扬,在n市,能帮我调到人吗?”

    男人的语气很急,薛浩扬张了张嘴,愣是把所有的玩笑话又生生咽了下去:“能,你要多少人?”

    其实,这也是沈寒越有事喜欢找他的原因,薛浩扬这个人,虽然平时很聒噪,但是做事的时候,却很有分寸,多余的话不会问,更不会说,就像这次,原本接到电话,还打算好好调侃沈寒越一番呢,一听到他的语气,就立刻改口了,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严肃表情。

    “有多少要多少!”并没有矫情,沈寒越直截了当的说清了自己的需要,就立刻挂了电话,而这个时候,也刚好到了登机的时间,满怀着心事,男人就这么沉着一张脸,走了进去……

    **

    此时,偌大的谷底,很是冷清,天色也一点点黑了下来,周围还夹杂着籁籁的风声和周围不知名野兽的嘶吼声。

    而谷底正半蹲着一个女孩,地上也正躺着一个,半蹲着的女孩一只手抬着地上女孩的头,一只手拿着矿泉水瓶不住的往女孩嘴里灌水。

    猛地咳嗽了几下,顾念终于幽幽醒转了过来,眼睛先是习惯了黑暗,这才细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接着就一脸戒备的往后倒退了一点儿:“你想干嘛?”

    先是被她的突然反应吓了一下,这才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顾念姐,到现在你还没看清楚形势吗?我是来帮你的?”

    帮她吗?

    顾念一边打量了她半晌,一边努力的回忆着昏迷前的情况,好像这两周的拍摄很顺利,辗转拍完了所有的学校,又整理了一下带子,他们便要启程回去了,回去之前,刚好要经过这个最初拍摄的镇子,就暂时在这住了一夜。

    这次拍摄的总统筹阮玲,就住在她隔壁,却突然大半夜的拍门,说抓到一个小孩往他们的房间里放蛇,只一眼,就认出他就是那个最初污蔑校长,想挑起他们和校方矛盾的那个小男孩。

    只是,不知道阮玲是手滑了一下,还是那男孩太狡猾,竟让他跑了,顾念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谁知,追到一个地方,男孩却停住了,紧接着,就觉得身后似乎有一双手,推了她一把,顾念就顺势滑下了山谷,恍惚中似乎有人还拉住了她的胳膊。

    现在看来,那个最后拉住她的人,难道就是龚馨蕊了?可如果是这样,那个最后推了她一把的人,又在哪儿?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