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六章 前女友归来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1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亲爱的用户你好,你所观看的小说腹黑ss**妻无度来自ttpwww.00boo .net/hml//48/,观看下一章请百度下800小ඪೝ。

    顾念已经彻底凌乱了,瞪大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瞪着他,好半天愣是没反应出究竟是虾米个情况?

    直到司机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先生,小姐,就是秀恩爱也不带这么玩的啊?这要是再不走,只怕待会交警的罚单就来了……”

    司机话还没说完,就被愤怒值爆表的沈先生狠狠瞪了一眼,吓得立刻扭过身子,再也不敢多说一句了。x电子书下载p://.x.m/

    但司机嘴上不说,并不代表心里就没点埋怨了,其实别说是司机了,就连周围的同事都忍不住朝两人瞥了过来,只是因为沈寒越在这儿,他们大多都敢怒不敢言的。

    但对沈寒越有忌惮,可不代表对顾念有忌惮啊,于是埋怨的小眼神,大多都落在了顾念的后背上,但她也委屈啊?

    小脸就这么皱着,眸带委屈,就这么可怜兮兮的盯着沈寒越,这小表情,就好似沈寒越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似的。

    眸光一冷,伸出手又一把夺回了早餐:“既然那么不喜欢,干脆就别吃了!”

    沈先生,你就这么情绪化,真的好咩?而且,她好像没说要吃早餐吧?也没说不吃吧?哼,送早餐的是他,夺回去的也是他?这男人究竟是要闹哪样嘛?

    如果顾念知道刚才傲娇的沈寒越被俞北的汽车尾气喷了一脸,又目睹了两人看似亲昵的相处方式,大概也能理解他此番幼稚的行为了。

    毕竟,沈寒越的玻璃心,早在刚才就已经碎了一地了,这会儿能再追上来送早餐,早就已经颠覆了他以往的表现了,没承想,这该死的女人还不领情?

    虽然也三十了,但情窦初开的沈先生,在感情上还只属于一个蹒跚学步的儿童呢,所以有这样的幼稚行径,也实属正常的。

    这不,等大巴车开走的时候,追上来凑热闹的俞北刚刚接过沈寒越手里的早餐,还没来得及自恋的说声谢谢,就被愤怒的沈先生一把夺过来,然后狠狠的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寒越,浪费粮食是可耻的!”俞北手上落空,依依不舍的瞥了一眼被丢掉的早餐,哥们似的走到了沈寒越的面前,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请你吃早饭,顺便再聊几句!”

    俞北好歹也和沈寒越朋友一场,上一次聊天,因为沈寒越对顾念那漫不经心的态度,很是生气,所以自从那次的不欢而散之后,两人就再也没联系了,这次他从头看下来,居然发现了一个连他都吃惊不已的真相——这家伙居然是真的动情了?

    作为情敌,原则上,他是应该对沈寒越怀有敌意的,但作为朋友,这份敌意却始终没办法升腾出来,所以下意识的就想邀请他好好聊上一聊了。

    沈寒越现在哪里有心情搭理他,此时他正直勾勾的盯着垃圾桶的方向,整个心思就完全纠结在早餐上了,肩膀的一侧往上一耸,顺势甩掉俞北的手,然后猛地往前一步,狠狠揪住了他的领带:“她、有没有、带吃的?”

    一字一顿,完全的质问语气,但质问的点却一直纠结在女人会不会饿肚子上边了。

    他这幼稚的举动成功的逗笑了俞北:“既然怕她挨饿,干嘛又把早餐抢回来?”

    谁知他不问还好,一问,沈寒越就更火大了,揪着他衣袖的手往前一收,两人的距离更近了,四目相对,甚至两人的眼睛都要粘连在一起了。

    马路边,两辆豪车本来就够扎眼了,偏偏豪车附近还站着两个相貌、气度都分外出众的男人。

    所以,路过的所有女性都不由的放慢了脚步,时不时的朝两人瞥了又瞥。

    等两人就这样剑拔弩张的四目相对时,马路边上就是芳心暗自碎一地的“咔咔””声了,因为在路人看来,两个男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脸偏偏还贴这么近,怎么看怎么象网上的一个段子:如今,帅哥都流行跟帅哥在一起了……

    对于路人的误解,两个当事人压根就没注意,其实,就算注意到了,也未必会在乎。

    沈寒越此时全身心都放在和俞北的较劲儿上了,直到两人的手机铃声同时响起的时候,这才松开他的领带,两人互看了一眼,几乎同时的背过身去,按了接听键。

    “喂,两位大帅哥,我的行李有点多,不知道能不能劳驾两位帮我拎下行李呢?”淡淡的语气,虽然是请人帮忙,但听上去更像是在开玩笑,等于给对方留足了余地,潜台词也很明确,我只是一个请求,至于来不来,还要看你们自己的意愿?

    在两人共同的朋友里,能这么说话的女人除了许蕙,几乎就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几乎是下意识的,两人就同时回了一句。

    俞北:“你回来了?”语调里,带了几分欣喜。

    沈寒越:“你在哪儿?马上过去!”

    对比于俞北,沈寒越的回答永远都这么果决利索,从来不会过多的寒暄。

    听了他的回答,俞北下意识的就转过身,睨了他一眼:“怎么?刚才还一副舍不得小念挨饿的样子,这会儿就要巴巴的去接自己的初恋了?”

    唇畔倏尔闪过一丝嘲讽似的冷笑:“俞北,我说的马上过去,是你,不是我!毕竟,我公司还有一堆急事,可没时间充当搬运工!最后,别怪我没警告你,以后不许喊“小念”,要叫也必须连名带姓的叫全了!”

    说完,潇洒的一转身,上车,关门,连看都没看俞北一样,踩上油门,就飞快的离开了。

    “喂,你真不去机场了?沈寒越!许蕙最想见的人是你,不是我!喂——”

    只是任凭俞北怎么呼喊,沈寒越这会儿大抵也听不见了,沮丧的钻进车子,拉上车门,索性就一个人向机场的方向开了过去。

    此时,许蕙正静静的候在那儿,等着两人,她个子差不多有一米七左右了,穿着牛仔的连体裤,头发随便的往后一挽,看上去洒脱又随性。

    不过,饶是一派休闲风格,但却架不住身上那咄咄逼人的女王气质,就仿若是自带光芒的小太阳似的,只往那里一站,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俞北几乎就没费什么力气,一眼就注意到了她的存在,然后优雅的朝她招了招手,就向着她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而许蕙也没矫情,只是自顾自的递了一半的行李箱给他,而另一半,她就直接自己承担了。

    “嗨,早知道周边有那么多男士在打你的主意,我真该把机会让给他们的!”俞北说着,就玩笑似的指了指周围那灼灼的目光。

    “只是既然你来了,就算是把机会让开他们,只怕他们也没勇气过来搭讪了!”

    许蕙说的倒是实话,俞北没过来的时候,有些男士围在许蕙的身边,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呢,但一旦俞北过来了,他们却都识趣的离开了,因为不管是气质还是长相,悬殊实在是太大了,再不识趣点,恐怕只能自取其辱了!

    一见面,两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开着玩笑,俞北没主动说起沈寒越,她也没主动问,仿佛刚才给沈寒越打电话的女人,不是她似的,脸上依然挂着一副淡然平和的微笑,该在她脸上出现的失落,真是一丝一毫也找不到。

    这份豁达与淡然,也是当初吸引俞北的原因之一,但是那个时候只是小男孩,只觉得这样的女人很酷,但眼下成长了之后再看,就觉得许蕙要不就是天生豁达缺根筋儿,要不就是喜欢隐藏自己所有的情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K.

    很显然,她就是属于后者的。因为在俞北的眼里,她若是真的豁达,就不会惦记沈寒越,惦记这么久了。

    因此,当他帮着许蕙把行李放回酒店房间之后,俞北犹豫了再三,还是忍不住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许蕙,这次寒越没有来,或许就是在规避点什么,虽然我觉得你们很匹配,但爱情是不能勉强的,所以,如果寒越真的……我希望你能及时的收手!”

    当初劝她回来的是他?现在劝她放弃的又是他?

    许蕙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稍稍在他脸上顿了几秒,就已经明白了什么。

    “他别人了?”语气依然很平淡,无悲无喜,就仿佛是在问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似的,就算俞北和女人认识了许久,却都没办法看清楚她的心思。

    “不是别人了,许蕙,说起来,我可能自私了。其实,早在你回来之前,我就知道了一个真相——”

    俞北说了一半就顿住了,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努力寻找着一个最合适的措辞,可许蕙却只是浅浅的笑了一下,就接下了他的话茬:“真相就是——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就算是有,大概也只有欣赏吧?”

    说完,自嘲的一笑,就顺手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一罐自己打开了,一罐就顺手递给了俞北。

    俞北接过啤酒,压根就没心情打开,只是瞪着眼睛,一脸惊诧的看着她:“怎么?你早知道了?”

    “是的,俞北,你难道忘记我母亲的职业了——她可是享誉中外的心理学大师,而我打小,就继承了她这块的天赋,现在好歹也是心理学博士了,如果关于一个男人有没有爱过我,我都研究不透,那我这些年的书,岂不是白读了?”

    知道一切,却依然这么一副坦然的模样,俞北此时就连劝慰,都不知道该劝慰点什么了,嗫嚅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字,只是猛地打开手里的啤酒,咕噜咕噜的灌了好几口,这才把目光又转到了许蕙的脸上。

    “其实,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总觉得你本身就像是一个难解的谜团,虽然身为朋友,但我却从来就没看透过你!”

    许蕙倏尔一笑,看着俞北的表情,就仿佛是一个温柔的姐姐,在看着自己亲爱的弟弟一般:“俞北,如果能这么轻易就被你看透,那你岂不就是心理学博士了?”

    “说的也是,你们这个职业,还是故作神秘一点的好!这样更能忽悠住大众!”

    见话题被自己引导的有些沉重了,俞北自嘲似的笑了笑,就索性和她开起了玩笑。

    “恩,算你聪明!”许蕙含笑点了点头,还俏皮的举了举手指,朝俞北打了个响指,等两人又说了会儿话,许蕙这才不好意思的耸耸肩,跟俞北下了逐客令。

    “不好意思了,恐怕我要先倒下时差了!”

    “恩,明白!我刚回来的时候,除了想好好睡一觉,几乎就没别的愿望了,这个愿望,我保证配合!”

    俞北举起两根手指,往脑袋上轻碰了一下,就绅士似的退了出去,就在要替许蕙拉上门的一霎那,女人突然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俞北,等倒完时差,我还希望你跟寒越,能替我办个接风宴,放心,就我们三个,简单点,就好!”

    见俞北为难,她又笑着补充了一句:“俞北,放心吧,我这次回来,不只是为了寒越,最重要的是接了一档节目,既然寒越没了,但我还有节目嘛,怎么想都不吃亏的,另外,你转告寒越,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难道他连见我一面的勇气都没吗?我又不是狮子老虎,又不会吃了他!俞北,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朋友!”

    对许蕙的豁达,俞北只是有了一霎那的惊诧,随即就又恢复了,似乎觉得,这才是许蕙的风格,豁达淡然,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强求,不执着,粲然一笑,然后轻轻替她带上了门。

    只是当门关上的那一刻,这个豁达淡然的女王脸上,倏地就闪过了一丝狠戾和不甘心,以及忍不住摧毁一切的那种决绝,收拾好的行李,就这么被女人疯狂的扔了一地儿,只是,这一切,俞北却全都不可能看见了……

    **

    彼时,大巴车还兀自行驶在高速路上,外边的天已经全黑了,可他们距离目的地,却还有**的路要赶。

    也许是旅途无聊吧,车厢里的人,要不,就是在睡觉,要不就是在玩手机,或者是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聊天,更多的却是在吃东西了。

    顾念除了带了点衣物和简单的生活用品,真的连一点儿吃的都没带的,刚开始她都一直在揉着空荡荡的肚子,听着别人吃东西的声音,真是越听越饿,特别是隔壁的一个女孩,吃东西的时候,偏偏要咬的嘎嘣脆,顾念饿的都快失去理智了,但还没忘“瞪”了她一眼。

    就是因为那无意识的一“瞪”,所以这一刻,她正一脸惬意的斜躺在座位上,也嘎嘣咯嘣的咬着薯条,而刚才那个扎着马尾辫,一脸肉嘟嘟的女孩,就陪在她的旁边,两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见顾念手里的薯片见底儿了,她又慌忙从行李架上拿下大大的双肩包,又递了一包薯片给顾念。

    好吧,就算是感激着女孩的慷慨,并且,她又确实没带吃的,但光吃薯条和各种各样的甜食,好像也不是个事儿吧?

    见顾念迟疑,女孩还以为她在不好意思呢,就又哗啦啦的拿出了一大堆的吃的,指给顾念看:“你别客气,看,我这里还有好多呢!就是到了目的地,我们也不一定能吃完的!”

    对于她的热情,顾念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其实她哪里是客气呢,只是,光吃这些膨化食品,也很难受的好吧?

    “馨蕊啊,你带了这么多好吃的零食,就没带一点饭吗?”

    “饭?”女孩先是一愣,过了片刻,这才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这些,不是饭吗?我就经常把这些当饭吃的啊?”女孩一边说,还一边往嘴里塞着巧克力豆,这天然呆萌的模样,真是让顾念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还是边上的一个灯光师傅,听出了一点儿端倪,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饭团和一盒泡面:“想吃哪个?”

    顾念先道了谢,这才一脸兴奋的接过了泡面,跑到前边去找司机讨要开水了,好在司机这次提前备的热水很足,否则,只怕就要把泡面变成干吃面了,那样她还不如和龚馨蕊一起啃饼干,吃巧克力豆呢?

    “顾念姐姐,你就吃这个啊!”龚馨蕊先是凑过去闻了闻,那表情别提有多为难了,在她眼里,就好似顾念是傻的一样,放着好吃的零食不吃,却非要去吃泡面。

    熟不知,顾念要是在继续吃膨化食品和那些甜食,只怕待会都能吃吐了,毕竟打小顾念就不喜欢吃这些,偶尔吃点还行,再多,估计就为难了。

    “馨蕊,你老这么吃,会胖的!”

    “恩,知道!”女孩点了点头,塞完最后一块巧克力,这才伸出手,在她的胳膊和小腿上,分别比划了一下:“顾念姐,你知道吗?半年前,我的小腿这么细,胳膊比小腿还更细!”

    “啊?”顾念差点被泡面给呛到,抬起头,有点不可置信的打量了她一眼:“你现在,目测也就100斤上下吧,那之前……要多瘦啊?”

    “之前,好像七十斤!”

    虾米?

    顾念的一口泡面汤,险些喷了女孩一脸:“七十斤?162的身高,那也太瘦了吧?”

    见顾念惊讶成这样,龚馨蕊点了点头,顿了一瞬,似乎在努力回忆之前的自己:“恩,那个时候吃的少,干活多,为了多拿点工钱,在厂里,就属我夜班多,就属我加班长……”

    回忆起那段苦日子,她眼角似乎还泛着淡淡的泪呢?

    “多亏了小霞姐了,我每天只是帮她做饭收拾家务,就有和在厂里差不多的工资拿,而且她还帮我报了化妆班,让我学化妆,还让我去曙光练手,这一次虽然是拍乡里的小孩,但为了上镜好看,还是需要化妆师的,因为我的资历浅,不足以进入曙光,小霞姐就特意借着这个机会推荐我过来了,顾念姐,要不了多久,也许我就能跟你成为同事了!”

    龚馨蕊一边说,一边不住用小手去抹着脸上的泪,因为她手上沾了零食,所以不一会儿,一张小脸就被她抹的里胡俏了。

    这憨厚的模样在加上这张圆嘟嘟的脸,立刻就把顾念逗笑了,早上因为沈寒越的事情,而低落了一路的心情,也瞬间好了起来。

    说实在的,因为知道这女孩就是龚馨蕊,顾念心里可是处处都提防着她呢,毕竟,这丫头为了二十万,可还偷拍过她的照片呢?

    只是相处了一路,她也就释怀了,这个女孩单纯的就像是一张白纸,怪不得龚万霞当初那么袒护她,只怕曾经就算她一时犯了错,也只是一时被金钱迷了眼睛吧?

    想着这些,顾念就轻笑着从包里拿了张**,帮龚馨蕊把那张脸都来回擦了一遍,擦完了,还忍不住捏了捏她那张胖嘟嘟的脸:“馨蕊,就算是你之前很瘦,但一直这么吃,马上也会吃成大胖子的!”

    说着,顾念就伸出手,帮她比划了一下胳膊和腿的粗细,谁知龚馨蕊只是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不碍事,我不怕胖!顾念姐,说出来你可能会笑话我,就是你们吃的这些零食,还是我来市,第一次见呢,当初是在厂里,不舍得吃,现在是小霞姐每次都要备好多吃的,可是她为了保持身材,也不吃,想吃什么,就看着我吃,她只闻味道,就饱了!”

    光闻味道怎么会饱?龚万霞作为主持人,为了保持身材,只怕是不敢吃吧?只是,听龚馨蕊说这话的语气和表情,就仿佛闻味道,真的就能顶饱似的?

    所以,她的话说完,顾念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龚馨蕊不明所以,见顾念笑,也傻乎乎的跟着笑。

    这天然的憨傻可爱,在现在这社会,还真是极其罕见的,只怕连贝贝在这里,一定又要忍不住拉着龚馨蕊的手,游说她进入演艺圈了,只是一旦进入演艺圈,她这种特性又能真的保留得住吗?

    比如龚万霞,任谁,只怕也看不出,她是从山里走出的女娃娃吧?

    想到这里,顾念就忍不住轻声问了句:“龚姐小的时候,应该和你一样可爱的吧?”

    “龚姐,你是说小霞姐吗?不是,她小时候可聪明了,不仅如此,还多才多艺,我刚去龚姐家里干活的时候,还看到她小时候的演出照片呢?……”

    龚馨蕊自顾自的说着,顾念的心里却突然咯噔了一下。

    演出?山里的小学,也需要演出吗?

    还有,既然是出生于同一个小山村,为什么龚万霞小时候的照片,龚馨蕊,长大了之后,才能看到呢?

    抱着这些疑问,顾念犹豫了良久,还是一脸认真的看着龚馨蕊,轻声问了一句:“你和龚万霞,从小不认识?”

    龚馨蕊听到这话,还以为顾念在拿她打趣,就不好意思的笑了:“小霞姐是在市土生土长的小公主,而我,却出生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我们小时候怎么可能会认识呢?”龚馨蕊说起这些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但那憨憨的表情,绝不可能是在作假。

    这么说,龚万霞当初为了说服她,而精心编织的故事,都是一个谎言?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照片的事情,她一定也有所阴瞒了?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明知道龚馨蕊单纯憨厚,却为何让她跟自己遇上呢?这样,凭着龚馨蕊的心直口快,很容易就会把真相说出来了?

    龚万霞难道不害怕她发现真相吗?

    亦或者,龚馨蕊压根就是在说谎?她一切的单纯憨直,都是装出来的?

    顾念的心一下子就乱了个彻底,此刻在看向龚馨蕊的时候,竟再也不觉得她单纯可爱了,甚至,总觉得她之所以这次跟拍,是不是也有着别的目的呢?

    轻轻冲龚馨蕊挥了挥手:“馨蕊,我有些乏了,先休息了!”

    “喔!”龚馨蕊难得有人说话,此时仿佛是打开的话匣子似的,一直都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见顾念挥完手,已经阖上眼睛了,虽然还想说什么,但还是识趣的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热闹的车厢早就安静了下来,司机还熄了走廊的车灯,大多数人都斜躺在座位上休息了,可顾念无论如何,却都睡不着了。

    突然觉得被自己信任的朋友欺骗了,这滋味真的很不好受,更重要的是,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想起龚万霞那天还心疼的拍着她的肩膀交代:“顾念,放心吧,我会交代这次的师傅,都多照顾你一点的!”

    现在在想着这暖心的话语,只觉得是说不出的可笑——会照顾她?还是会格外的为难她?抑或者是别的呢?

    现在看来,当初的暖言暖语,却仿佛都夹带着说不尽的阴谋一般,让她对这段未知的旅途,都充满了无尽的忐忑和不确定。

    因为这满腹的心事,又加上路上的颠簸,这**,顾念压根就没阖眼。

    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小野猫直接就变身成小熊猫了,一双眼睛下,黑眼圈格外的明显,可是因为这次行程比较紧,等于中午,她们就要赶去小学拍摄的,所以一落榻酒店,顾念刚阖一会儿眼睛,就被“砰砰——”的拍门声吵醒了。

    挣扎着起来,一个圆嘟嘟的小脸,就率先展现在顾念的眼前了。

    “顾念姐,我们这会儿要赶紧过去了,快点,我先帮你简单化一下妆吧?”

    说完,女孩就拿着煮熟的鸡蛋,要在顾念的黑眼圈上来回的转了好几遍,待黑眼圈被遮盖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又自顾自的帮顾念打个底妆,勾了几笔眼线,等忙完了,又在脸颊上帮她打了点腮红提了提亮度,刚才还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呢,这一会儿就格外的精神了。

    只是,她也只是个负责摄像的,该上镜的不应该是那些孩子们吗?特意过来给她化妆,又是个什么意思呢?

    原本对她就生了几分的警惕和防备,这一刻,顾念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龚馨蕊一路上,似乎都是在刻意讨好接近她?

    想清楚这个,等顾念收拾好一切,随着所有的工作人员一起出发的时候,不管对谁,都似乎留了十二分的防备,只唯独对这些孩子们,她是无论如何也防备不起来的。

    也许是气候和日照的原因吧,这里的孩子,大多脸上都挂着那两坨可爱的高原红,看上去,憨憨的,笑起来,牙齿很白,起初看到她们的时候,这些孩子很是拘谨,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只是当龚馨蕊也率先凑过去和他们一起吃饭之后,场上没有扛机器的同事们也都如法炮制,很快就积极的和他们融入到一块了。

    看着这些孩子,时不时的拿眼睛瞥一下她手上的机器,顾念每每都会回他们一个甜甜的微笑,也许是因为顾念长的实在是太亲切了点儿,一些胆大的孩子,就开始陆续的凑过来了,甚至还调皮的伸出手在她的机器面前,来回挥舞了几下。

    这次唯一跟来的一个摄像师傅,趁机就把镜头对准了顾念,还用眼神示意顾念陪着这些孩子聊一会儿,争取让他们多谈一点对阳光午餐的感受,这样片子也能拍的更煽情一点儿了。

    哪知,一个孩子听顾念发问,先是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脑袋,紧接着,就一脸小心的凑近了顾念的耳边:“姐姐,我要是告诉你,你能替我保密吗?”

    顾念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这孩子仿佛不是很放心似的,一直到顾念和他一起往人群外边散了一点,用和他拉勾保证了一番,他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吃饭的孩子,这才又看向了顾念。

    “姐姐,供应阳光午餐的饭店,是校长家的姐姐开的,我听校长家的军子说,每次都会把客人吃不完的剩饭,送来这儿……”

    “剩饭?”

    听到这儿,顾念一双眸子里,满满都是对这件事情的愤怒,毕竟,慈善这个事情,本来就不容易,实际执行的时候,中间也不乏有钻空子的人,只是阳光午餐这个,本身就没什么利润,连这点空子都钻,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你说的是真的?撒谎的孩子,鼻子可是会变长的喔!”为了谨慎起见,顾念还是认真的问了一遍。

    “恩,我保证,姐姐要是不相信,等下次,我一定亲自带你过去!”

    他这话一出,就连旁边的跟拍师傅,也忍不住凑了过来,和那孩子约定了一下这个事情,等那孩子一离开,他立刻就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然后激动的拉了拉顾念的胳膊。

    “前辈,这次可是一个好机会,关系到我的转正和你的出路呢!”

    顾念也是刚踏进这个行业的新人,虽然和他比着,算是曙光的正式员工了,但被他称作前辈,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你喊我“顾念”就好了,不用这么客气的!”

    那男人原本就是实习摄像师傅,虽然对于顾念原本也没多少尊敬可言的,但鉴于公司里对顾念的传闻,他该有的礼数还是很全的,听顾念这么说,却依然没有真的改口。

    “前辈,据我所知,每一个节目,都要有矛盾和冲突点,才足以吸引观众的眼球的,我们这个虽然并不是任何节目,但要是有充足的矛盾点,届时又是放到网上,只怕一定会火的!”

    这男人说的很激动,唾沫横飞的,可顾念却不由得沉了脸。

    其实,这男人说的,她又如何不懂呢,还不就是借着这个机会大肆曝光一下校长的中饱私囊,然后后期再回归片子的正途,拍一下孩子吃饱喝足,或感激或感恩的画面,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揪起孩子对校长的愤怒,再加上校长的痛改前非,似乎就更棒了。

    但是,先不说刚才那孩子说的事情是否属实,可就算属实,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就算曙光这次的片子能火一把,但社会的公信度,等于又一次被刷新了一次底线。

    这样以来,大家对慈善的热情,只会一降再降,这样校长是受到了惩罚,但对于他们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其实,照着顾念的性格,如果真有其事,她的原则还是,能私下解决,就私下解决,毕竟,矛盾被激化了,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陈旭是吧?你现在还是学生,有好功急利的想法,我也能理解,但是我们这次拍的只是一个关于慈善的宣传和记录片,目的也是为了激起民众的慈善热情,关于你说的那个,和我们的主题背离太远了!”

    既然这次没有导演,顾念觉得她有权利把控好这次纪录片的整体走向,所以,对于他的提议,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只是,陈旭似乎很不甘心,又拽着她拼命劝解了一番,那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甚至都把自己标榜成是打击“罪恶”,宣扬正义的一员了,顾念却听,眉头就皱的越紧了,后来干脆就说了重话,那男人这才一脸不高兴的离开。

    当然还没忘瞪顾念一眼,只怕在他的眼里,早就把顾念看做是同流合污的虚伪人士了吧?

    这么个小插曲虽然不甚愉快,但顾念也没当回事,只是第二天,这次赶来的工作人员,就和学校的几个老师扛上了,顾念正在一边拍摄,闻言,就慌忙跑了过去。

    这才知道,今天的饭菜比着昨天来说,虽然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但有一半的饭,却都嗖了,那难闻的馊水味,顾念只是一凑近,就忍不住被呛的干呕了起来,可是,那些孩子,却好似没闻见似的,依然自顾自的扒着面前的饭。

    这下这些工作人员的正义感,瞬间就被煽动起来了,既然这样的饭菜,孩子都能下咽,那是不是意味着,在他们都看不到的时候,甚至他们提供的饭菜更糟更烂呢?

    面对一个小姑娘的指责,几个老师明显不愿意了:“之所以这些孩子不嫌弃,是因为这里物资匮乏,而这些接受资助的孩子家境又是最差的,他们是本着不愿意浪费的心态在吃的,只是你们的举动,实在是太过分了,为了制造矛盾点,就这么糟蹋我们辛苦做好的饭菜,实在是太过分了!”

    虽然工作人员有些情绪,但相比于这些老师来说,显然是他们的情绪更大一点,此时,转了一圈,等尝了几口那些馊掉的饭菜之后,他们的脸都气的微微有些抽搐了。

    一个老师,率先看到了顾念,便一个箭步上去,抢下了她手里的机器,这才揪着她的胳膊,把她狠狠的往桌子旁边一推:“这个小姑娘,我看你长得还挺和善的,怎么连这样龌龊的手段也使出来了,往好好的饭菜里面添加馊水,这主意,亏你想的出来?”

    馊水?

    顾念被他们七嘴八舌的一个个质问着,整个就懵掉了。

    见他们的态度太过于蛮横,龚馨蕊就忍不住冲了上来,然后死死的挡在了顾念身前:“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做这些事情了?”

    龚馨蕊的话音刚落,一个憨憨的小男孩,就不由得站了起来,然后指了指顾念身后的实习摄像师傅——陈旭。

    “大概第二节下课的时候,我看到这个叔叔从镇上回来了,而且,当时我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觉得他身上臭臭的,起初还以为他不小心掉进谁家的猪圈了呢?”

    随着一个小孩子指证,陆陆续续,也有一些别的小孩指证了,顾念此时看向陈旭的时候,已经微微变了脸,一双清亮的眸子虽然依然澄澈好看,但内里却翻滚着一个一个愤怒的漩涡。

    陈旭在看到顾念的时候,眼神里先是闪过了一丝的慌乱,紧接着,就突然伸出食指,当着众人的面,指向了顾念:“我也不想的,可是……都是她逼我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这次拍摄的进度和方向由她掌控,我……我……”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