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五章 不但要罚,还要猛罚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1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念忍不住睁开眼睛,朝男人那裸露在外的古铜色胸膛瞥了过去,虽然开口不大,但顺着洞开的领口,还是能看到八块腹肌的影子的,男色当前,硬着凭着仅存的理智,顾念才勉强忍下了吞咽口水的冲动。

    脸上透着一丝狡黠的笑意,然后伸出食指悄悄在男人胸膛处戳了戳,趁男人翻脸之前,又迅速的把手缩了回来:“沈先生,最近身材练的不错喔,只是,就算这样,你和我的哥哥交手,也不大有胜算喔……”

    说完,女人就指了指荡在窗口的床单,男人顺着她的视线瞥了一眼,这才起身暗骂了一句:“该死!”

    是的,一向思维缜密的沈先生,再遇上顾念的一刻,大脑似乎都被她同化了,以至于迷糊之下,居然忘记先想办法撤下那个被单了,这样一来,无疑是向楼上的人昭告了一件事情——我就在你们楼下,要抓,就趁早啊!

    果然应了那句话了,所谓赶早,不如赶巧?

    这边,沈寒越脑子里刚过了那个念头,门口就冲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薛浩扬就一脸狼狈的冲了进来:“寒越不好了,那帮人找上来了!”

    说完,还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眼睛,只是那大大的指缝,连他的睫毛都可以透过来了,他这又是哪门子的欲盖弥彰呢?

    “找来了,就出去迎接一下呗!”气定神闲的从沙发上坐起来,随手拎过西装,随意往身上一披,这才一把拉起沙发上的女人,和她并肩朝门口走了过去。

    刚一推开门,顾瑾寒那狭长而锋利的眸光就顺势朝沈寒越脸上扫了过来,四目相对,沈寒越的气势倒一点儿都不输于他,两人彼此互相打量着,当事人没觉察到什么,但周身的人只觉得周围仿若是开足了冷气,只刮的身上一阵的寒意。

    眼神交锋完毕,薄唇轻启,沈寒越就率先朝顾瑾寒伸出了手,然后就吐出了一个瞬间能惊掉人下巴的称谓:“哥——”

    虾米?沈寒越,谁允许你乱认亲戚的?

    听了这所谓的称谓,顾瑾寒脸色如常,并未有所不妥,只是和男人握手的力度,却不由得加大了,但顾念却因为这个称谓,风中凌乱了一把,一道埋怨似的眸光就不由得朝沈寒越脸上扫了扫,而后就在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上,停住了。

    双眼瞪的浑圆,直到发觉到沈寒越额角那细细密密的汗珠,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两人紧握的双手上——握个手而已,至于这么使劲儿吗?

    发现了这一幕,顾念下意识的就往顾瑾寒怀里一凑,仰起头,甜甜的喊了一句:“哥,刚才怎么去了那么久?”

    因着顾念的举动,和沈寒越相握的手,这才松开了,眸子里虽然满是对女人的担忧和关切,但出口的话却稍稍有些锋利,似乎带着无尽的怒意:“怎么还是那么胡闹?翻窗爬墙的时候能先看清楚这里是几楼吗?”

    作为大哥,顾瑾寒小时候也不乏有调皮捣蛋的时候,但是每每面对顾念捣蛋的时候,他便总能很快的板起面孔,一板一眼的教训她,可以说,比着顾太太和顾先生,顾念从小到大,最怕见到的人,除了顾瑾寒,就没别人了。

    不过,她从小到大,最惯常撒娇的对象,却也恰巧是他。

    所以,这一刻见顾瑾寒又生气了,她捏着鼻子,就忍不住对顾瑾寒做了个鬼脸,还煞有介事的伸出手去,使劲踮了踮脚尖,要去够他的鼻子。

    顾瑾寒虽然板着脸,却还是配合似的弯了弯身子,使女人的手捏到他的鼻子,接着轻轻按着鼻尖往上一推,一个猪鼻子,就赫然出现了,只是饶是这样一个鼻子,却丝毫都没办法遮掩住顾瑾寒那逼人的帅气。

    这下顾念就不干了,皱了皱鼻子,一脸不高兴的撒开手,冲顾瑾寒抱怨了一番:“哼,凭什么嘛,都这样了,还可以这么帅!不公平,不公平,同样都是顾家的孩子,为毛你的基因可以这么强大?”

    也许是从小到大,都被顾瑾寒那出色的长相和逼人的才华给吸引了,顾念竟然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在外人的眼睛里,她的样貌却也是相当出色的,遗传了戚晓那双温婉动人的眼睛,和顾毅君翘挺的鼻子,甚至连戚晓和顾毅君那一热一冷的气质,都被她遗传了个彻底。

    只是,在她的小爪子没被人彻底逼出来之前,身体里那种冷冽到逼人的气势,还没机会展现出来而已。

    这大抵也是顾瑾寒一直都把她庇护起来的原因吧,此时看着她撒娇时候,眼神里那狡黠一样的霞光,顾瑾寒就把她的心思看了个透彻了。

    “别指望说两句好话,我就能不管你了?好好呆着,等过几天我就差人送你回家,而这几天,我就先安排亨利陪你了!”

    说完,顾瑾寒就拉起身旁的白人帅哥,往顾念这边一推,眼看着两人的鼻尖就要碰上了,沈寒越眸光一冷,一伸手,轻轻一拉,就顺势把女人拉了回去,然后就这么紧紧的环绕在怀里。

    一双眸子,就似一只护食的狮子,只那么一瞪,就让亨利不由的倒退了一步,然后又迅速的站回了顾瑾寒的身侧。

    因为沈寒越那一瞬的表现,顾瑾寒这才认真的抬起头,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迎着顾瑾寒打量的目光,男人非但没有避开,相反的,眼眸里似乎还有着一种深深的警告和威胁之意。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这似乎还是顾瑾寒成年以来,第一次被人扛上,而且还是在这么一个诡异的场合之下。

    守在顾瑾寒右侧的无痕,素来以“狠绝冷戾”著称,接收到沈寒越不甚友好的表情,立刻就一个眸光瞪了过去,他这个眼神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索命恶鬼,那冰冷的眸光就如淬了毒的刀子般,却又像是无限缠绕的毒蛇,只盯的沈寒越浑身不自在,但还是顶着压力,愣是没有移开视线。

    顾瑾寒不动声色的观察了良久,这才挥手示意无痕退后,在看向沈寒越的时候,已经没了刚才的轻蔑,似乎眸子里,还有了那么一点欣赏的意思。

    其实,早在沈寒越明明知道自己实力不匹配,还坚持不懈要救人的时候,顾瑾寒对他的态度,早已经变了,也萌生了要好好试探一番他的想法,而一番试探之后,他对顾念的看人眼光,稍稍有了点认同,但要是完全接受,只怕还是要在观察一段了。

    顾瑾寒的心里的想法早就已经发生了百转千回的改变,但顾念却并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的这个哥哥,不管不顾的就要抓她回去,似乎……似乎,还放任着身边的杀手出来威胁人?

    想要摆脱他的安排,那撒娇不成,似乎就只能——撒泼了吧?

    柳眉一蹙,就硬是挣脱沈寒越的桎梏,从他怀里钻了出来,一根手指还分外不服气的指着顾瑾寒的鼻子。

    “哥,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可以实现梦想了呢?周三,我就可以去亲自录节目了,知道吗?没有导演,就只有我一个人喔,到时候,整个片子的进度和节奏,也完全由我把握,你知不知道,这么个机会对于我来说,究竟有多难得呢?你要是敢这个时候绑我回家,我……我就绝食给你看,哼……”

    不是不了解顾念的性子的,小时候,为了某次赌约,她可是连着三天都滴水未进呢,顾瑾寒眉头微微蹙了蹙,虽然极不情愿,但看着顾念眼中那灼灼的光芒,也知道她这次有多用心了,沉默了片刻,这才看着顾念的眼睛,轻咳了几声。

    “去哪里?大概几天?有没有危险?我指派一个人过去帮你!”

    甚至都没过问顾念的意见,就这样随手一指,身后一个身段妖娆的女人就这么走了上来,顾念一看是她,头立刻就摇得什么似的:“我不要人保护!”

    哼,开什么玩笑,让这么冷酷无情的“血玫瑰”保护她,那她情愿自杀好吧?长的虽然很妖艳,但却惜字如金,如果没有必要,压根就懒的开口说一个字。

    曾经有一度,家里惹了一点儿小麻烦,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就派“血玫瑰”和她一起上学,这女人愣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把顾念所有的小伙伴都吓的退避三舍了,她这次去拍摄,就算人不多,但也是需要相互配合的,带着这么一个女人,她还怎么跟人沟通得起来嘛?

    见顾念拒绝,血玫瑰并未停下脚步,只是探寻似的瞥了一眼顾瑾寒,见他同意,这才转身退了回去,从始至终,动作干脆利落,连多余的语言都没有。

    顾念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可顾瑾寒却犯难了,可能是为了方便吧,他身边一向都不喜欢带女杀手的,之所以带上“血玫瑰”,主要是因为她清冷的个性,更重要的是,她从来不会试图去爱上他。

    所以,此刻就导致了一个尴尬的境况,想选择一个和顾念对脾气的人,就难了。

    “哥,你当时去陆家训练的时间是不是长了点儿,现实生活里都是平淡安稳的日子,哪里有你想的那么险恶,其实我这次过去,唯一的危险就是——说不定会被饿死,哈哈,那里最缺的其实是物资,要不,你帮我多张罗点?”

    顾念双眼一眯,一边说,还一边轻轻捻了捻手指,做出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顾瑾寒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我只关心你的安全,至于吃饭问题,既然敢离开家,就自己解决!”

    说这话,其实倒不是因为顾瑾寒有多么的小气抠门,还不是想让这小女人在外边多吃点苦头,然后尽快的回家呗。

    哼,不支援就不支援,索性顾念如今工作稳定,吃饱喝足还是不成问题的,不满的冲顾瑾寒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就自顾自的扭身走了,甚至都把身后那傲娇的沈寒越给忽略了。

    “等等——”

    顾瑾寒若有所思的瞥了她一眼,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有点不安,便顺手从身上摸出了一把精致的折扇,塞给了顾念。

    “啊?”顾念一接到这么个礼物,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了。

    其实,这个东西,顾念老早就觊觎上了,只是奈何这个是顾念素未谋面的陆叔叔亲自打造的,顾瑾寒宝贝的什么似的,一直都舍不得给她,今天,他终于舍得送她了,顾念又如何不高兴呢?

    一直走出很远了,顾念还紧紧的攥着那个精致小巧的折扇,笑的合不拢嘴呢。

    一直被忽略的男人,显然有些不舒服了,轻蔑的瞄了那么一个小玩意:“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扇子,瞅着这雕刻的花纹式样,连古董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个不值钱的工艺品吧,瞧你乐的!”

    男人的潜台词是:这么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哪里有我耐看啊,看它还不如多看看我呢?

    可是,不解风情的女人,又如何能懂他的心思呢,只是煞有介事的对他举了举折扇,然后轻轻在把手上一滑,一枚锋利的刀刃,就应声钻了出来——这原来竟然是个防身的匕首?

    只是,似乎还不止!

    见男人的视线已经被折扇吸引了,顾念轻轻一按,锋利的刀刃就又钻了回去,然后又轻轻一滑,嗖的从刀口的位置,就滑出了一枚银针,因为女人特意瞄准了墙的方向,那银针碰到坚硬的墙面,竟然都能钻进去,其锋利程度,可就一斑。

    先是刚才那一溜排训练有素的“保镖”,又是这样新奇的防身武器,沈寒越对顾家的生意,倒有些好奇了。

    “据闻,顾家在国内,曾经也是涉足多个领域的商业大亨了,怎么?这次移居到国外,就转行做军火武器了?”

    “那倒没,只是曾经有个陆叔叔,家族生意有些特殊,我哥哥跟陆叔叔感情深厚,所以就接收了陆家……”

    顾念从小被家族保护的太好,对于很多事情也只知大概,所以倒并不能解释个一二三出来,不过,只凭着寥寥的解释,沈寒越对于顾瑾寒背后的实力,倒是不敢小觊了,不过,这人一旦要是插手到顾念的婚事,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了,毕竟,他的实力也并不只是今天这般呢。

    而且A市是个法律严谨的地方,想对付别人,有的时候也是需要智慧的。

    想到这里,沈寒越一拍脑门,蓦然想起他那未完的会议了,为了方便行事,他早就把手机调成静音了,现在打开一看,上边赫然躺了十几个未接电话了,除了三条是来自于杨烁的,其余均是来自沈老太太的。

    选择性的忽略了别的,直接朝杨烁那里回拨了过去。

    “会议怎么样了?”

    “已经散了,总裁,各个方案均已研讨完毕,就等你回来拍板了!”

    杨烁只是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一下情况,却并未追问沈寒越突然离开的原因,毕竟在那些下属的眼里,沈寒越这样的人,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他绝不会轻易就离开的,既然跟随他,对他的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恩,你那边先放到我办公桌里,明天我会继续敲定这个的!”

    挂了电话,等同于今天最重要的大事,都已经解决完毕了。只是……他肿么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大事,没做完呢?

    对了,好像他这次为了过来救人,可是定了不少房间呢,除了和1211遥相呼应的1111和1311,甚至还有看着比较顺眼的1314,也被他给定下了,就这么走了,好像有点浪费了?

    邪魅的舔了舔嘴唇,再看向女人的时候,浑身都忍不住燥热了起来,大手一揽,就顺势把她揽进了电梯里,等楼层停到了十三楼,沈寒越就揽着女人,往“1314”一钻,然后大手一挥,就把女人甩到了床上。

    “沈寒越,你干嘛?你知不知道,我哥就在12楼,你信不信,我勾勾小手指,就可以叫人把你给丢下去!”

    女人一把推开他,攥着小拳头,恶狠狠的冲他挥舞着。

    “勾勾小手指?”邪魅的一笑,先一把夺过女人的手机,丢的远远的,这才冲女人伸手示意了一下:“你倒是勾一个,试试?”

    这一脸的得意和挑衅是要闹哪样?她又不是法力无边的孙悟空,勾个小手指,除了能勾来他这么个饿狼,又能勾到什么呢?

    “沈寒越,你要是敢逾越一步,我就当你单方面撕毁条约了,哼,不但到时候我们的合约无效,你——还要赔偿!”女人指着他,一字一顿的的说道,别看话说的很有气势,但是实际上可是心虚无比呢。

    对于她的威胁和恫吓,男人非但没有生气,唇畔倏地滑过一丝狡猾的笑意,手已经顺势抵在了顾念的下巴上:“合约吗?对于那个合约,我早就想毁约了,至于你说的赔偿嘛,不如这样,直接把我赔给你,可好?”

    还有这样无赖的赔偿呢?顾念瞥了瞥他那性感紧实的胸膛,又瞥了瞥他那完美的侧脸,虽然算得上秀色可餐,但这个赔偿,她可不想接受。

    似乎看出女人的犹豫,沈寒越的手顺着女人的下巴往上滑动,另一只手顺势捧着她的脸,径直捧着女人的脸,就朝男人薄唇的位置,啄了一下,又放开。

    “身体永远比心要诚实,刚才那下,就算我们盖章达成一致了,从今以后,我的人,我的心都只属于你了,而这次待你拍摄回来,就等着做我正式的沈太太吧!”

    原本因为想得到沈老太太的认可,打算再等上一段时间的,但是眼见着顾家人突然出现了,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沈寒越真是迫不急待,要把这小女人牢牢绑在身边了,可是她还这么一副不情愿的表情,着实是恼人!

    看来,需要好好调教她一番了,否则,只怕她永远不知道他沈寒越的“厉害”?居然还敢随随便便都能把他归结到男同志?不但要罚,而且还要“猛”罚!

    于是,在顾念还试图要跟男人谈条件的时候,男人的一只手已经顺势揽上了她柔软的腰肢,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裙子轻轻往上一撩,她那粉色的小内内,就顺势闪现在两人面前了,似乎,背面还印着一个戴着粉红色大蝴蝶结的hollokitty。

    男人揽着女人的腰,把她的身子往旁边侧了侧,往那个图案上瞥了一眼,一只手还顺势朝蝴蝶结上弹了一下。

    “别说,还挺有弹性!只是,我很好奇,你上边那件,和这个是否是配套的?如果是,那我倒要弹一下,验证一下,是否像这个一样,手感紧实,弹性十足?”

    男人再说到紧实,和弹性的时候,音调格外加重点,尾音拖长,那逶迤的音调,拖着长长的尾巴,伏在女人的耳边,无疑比最动人的情话都让人脸红心跳,女人的脸,瞬间就红扑扑的,宛如一个鲜嫩多汁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就想浅尝一口。

    只是啄一下,似乎还不足以品尝出桃子的美味?

    男人顺势又啄了几下之后,干脆整个舌头都附在上边,轻轻的滑动了一下,这别样的触感,只让女人觉得浑身一紧,整个人就像是过电般,又酸软了下来。

    纵使还想去推他,但浑身却仿似被抽空了般,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原本要去推他的手,就这么落在了他的胸膛上,也许是没了力气,只轻轻推了几下,就顺着他的胸膛,滑落了下来,柔软的手指,在滑动的那一霎那,使得男人身子一个抽搐,全身的气血仿若都冲了出来。

    眼神也一点点的迷离了,一只手狂躁的就扯下了她的上衣,另一个粉色的蝴蝶结率先映入眼帘,再细看,才能看清蝴蝶结下的hellokitty。

    男人薄唇一抿,就轻声笑了起来:“果然是一套,看来我猜对了,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奖励呢?”

    说着,手就放到蝴蝶结上,轻轻的捏了一下。

    我不把你的爪子剁下来就是轻的,还敢要奖励?

    女人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流氓!”

    这句话原本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此时情况特殊,女人双脸绯红,声音娇柔,似乎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喘息,再碰上这么一句“流氓”,可就别有一番韵味了。

    男人轻笑伸出手,抚了抚她那绯红的脸颊,无疑把这句话当做是对他的鼓励了,于是,接下来的动作,似乎就更卖力了,别说是在反抗了,她现在压根就没办法说话了,就算是张嘴,能吐出的也只是那一阵似有若无的喘息了。

    喘息声持续了许久,女人只觉得身体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似乎,整个身子都嵌入了他的味道,可男人,又何尝不是呢?

    床的材质很好,但还是隐约的响起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配合着摇动的幅度,竟像是一阵欢快的歌唱声似的,当这摇动停止的一霎那,歌声也随之停止了。

    而男人就这么趴在顾念的耳边,轻轻的朝着她的耳朵吹着气:“喂,你先去洗,还是我先去,抑或者是一起?”

    唇畔始终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淡笑,见女人一直在喘息,就自顾自的替女人做了回答:“我看你的状态,放你进去,真怕你会一时体力不支,不小心淹死在浴缸里,要不,就一起吧!”

    说着,就又抱着女人,进了浴室,先是轻手轻脚的放进浴缸里,接着就是哗啦啦的水声和什么撞击到浴缸内壁的声音了……

    这一觉似乎睡的格外的沉,梦里,顾念似乎已经变成了一只色彩斑斓的锦鲤,挥动着尾巴,在浴缸里游来游去,等醒过来的时候,一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正睡在舒适的大床上,睡眼惺忪中,往床那侧一瞥,哪里还有男人的半点身影。

    又看了看满身青紫的印记,顾念真是说不出的怨念。

    妈蛋,男人果然都是渣,简直和上次一样,事后就蹿?哼,似乎这次比上次还彻底,居然趁她还没睡醒的时候,就蹿了?

    此时的女人,又哪里知道,“劳累”了一夜的男人,一大早,就赶去公司去研究昨晚会议上的各种方案了,而研究完之后,眼看着小组的每个人都逐一去不同的企业谈判了,因为对秦慕的汹涌恨意,他似乎也不会闲着的?

    不过,女人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只是翻来覆去的把男人骂了一遍之后,这才悲催的发现了一个事实——原来已经下午1点了?

    而且,她没记错的话,今天貌似、好像,还是万恶的周一。

    “啊!”

    大叫了一声,就迅速的爬了起来,昨天顾瑾寒特意帮她准备的新衣服,已经有撕裂的痕迹了,看样子是没办法穿了,只是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倒不用女人亲自指使服务员去买衣服了,因为沙发上已经躺着一套崭新的衣服了。

    考虑到夏天,又考虑到女人胳膊上的青紫,所以,是一套连衣裙,目测长度刚好能盖到脚踝,连衣裙外边是一个白色的衬衣,袖子是半长的七分袖,刚好能盖到顾念胳膊上的印记,而料子又比较软滑,虽然不是清透的布料,穿在身上,却一点儿也不觉得闷热。

    更重要的是,等顾念翻开衣服,却发现里面还赫然躺着一套小内内。

    和昨天的hollokitty的可爱风格不一样的是,虽然依然是卡通风格,但却是一直蠢蠢的小猪,若是看过动画片,顾念就一定能认出这只小猪就是可爱的麦兜了,可是再可爱也是猪啊,这沈寒越,难道不是在借机暗讽她咩?

    “哼,买来衣服又怎样?依然还是不能改变事后就跑的渣男本质!”

    顾念伸出手,很不服气的对着衣服狂揍了一通,特别是揍到“麦兜”的时候,那个起劲儿啊,估计已经把这小猪当成是沈寒越在揍了。

    不过揍归揍,却还是乖乖的换上了,然后又跑去洗手间大致化了个淡妆,穿上鞋子,拎着手包,就飞快的跑了下去。

    反正也迟到了,所以顾念也不忌讳太多了,又去街角的一家馄饨馆吃了一碗香喷喷的馄饨,这才随意挤上了一辆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去了公司,等到了37楼,掏出手机一看时间,不多不少,刚好是3点整。

    鬼鬼祟祟的进了办公室,虽然走路很轻,但还是迅速了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顾念,你今天真漂亮!”这几乎是所有同事见到她的第一句话。

    虽然知道是“人靠衣装”的缘故,但被人夸漂亮,顾念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哪只乐极生悲,等一转眼,就看到她的上司蒋昕,正穿着精致的碎花长裙,款款朝她走了过来。

    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对不起,主管,我下次不会再迟到了!”

    迟到?

    看了她这一系列的举动,蒋昕的眼神里先是现过一丝的迷惘,这才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她的双肩:“你是不是没看到我的短信?这次进山拍摄的人员,一直都周三之前,都可以不用来上班的!”

    虾米?还有这么个福利呢?

    顾念急忙翻出手机,随意点开几个未读短信,翻了一会儿,立刻就翻到了蒋昕的短信,这才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我好像最近都没看短信!”

    “喔?怪我,这样的事情,是该打个电话的!”蒋昕暗自懊恼了一番,这才想起什么似的,拉过顾念的手,小声嘱咐了一番。

    “这次要去的是N市的一个小镇子,整个镇子只有一所小学,几乎方圆村子里的小孩都要去那里读书,这次不但要在镇子上拍摄,还要跟随一些学生回家,拍一下上学路上的光景,顾念,据说有些山路特别不好走,所以,你务必要准备一些防滑的登山鞋,还有听说那里的蚊子特别大,防蚊水也要准备的……”

    蒋昕絮絮叨叨了一堆,虽然有用的讯息很少,但顾念还是感激的点了点头:“放心吧,主管,我之前拍风景的时候,也爬过山的,山路,难不倒我的!”

    听她这么说,蒋昕先是在她光嫩莹白的脸上打量了一瞬,这才感慨似的叹了口气:“顾念,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们这些平民女孩呢,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怎么追逐梦想就怎么追逐,哪像我……”

    说完,还没等顾念出口安慰她一番,就转身走了,只留顾念一脸莫名的顿在了远处:“唉,她又哪里是普通的平家女孩呢,虽然家庭的原因会有诸多顾忌,但事在人为,关键还是要看自己的!”

    不过,眼下蒋昕已经走了,这些话,似乎也只能等她自己去明白了……

    **

    因为不用上班,所以,顾念就舒舒服服的在家里睡起了懒觉,一直到周三闹钟响了好几遍,顾念这才想起,她貌似还没把提前买好的行头,装到行礼箱里去吧?

    “贝贝,你丫快来帮我啊!我一手忙脚乱,肯定会落东西的啊!”

    顾念一边苦着脸,面对着沙发上一大堆的东西,一边求救似的呼喊着连贝贝。

    等两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完一切的时候,早就已经八点半了。

    连贝贝哀嚎了一声,就立刻蹿出门,去上班了,而顾念一边沮丧的提着行李出门,一边默默的祈祷着,最好迟到的人,不要只有她一个,否则大家要是一起等她一个小时,估计杀了她的心都有吧?

    刚走到楼下,就被俞北那酷拽的动作吓了一跳,心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小子今天没吃药吧?

    可是当斜倚在车门上的男人,淡淡的冲她说了一句:“上车”之后,她就立刻雀跃的跳了起来,然后二话不说,就钻进了车子里。

    “俞北,我们集合时间是9点,从这里过去要1个半小时,你能在半个小时的时间赶到吗?”虽然知道有点强人所难了,但顾念还是心存侥幸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我大学的时候,可参加过国内的方程式锦标赛,还拿过新人秀的第三名,所以这点要求,简直是小意思!”

    俞北一脸自信的冲女人打了一个响指,那一副得意的小表情,让女人唏嘘之余,还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蛋:“小北,真没想到你小时候那么娘的一个人,现在也能逆袭成这样,唉,真是太励志了,老大为你骄傲!”

    虽然,女人突然的亲昵举动,让俞北兴奋的脸色都红了,但是这说出的话,可着实让人兴奋不起来啊?

    他小时候只是性格内向,外加长的漂亮而已,那不是娘啊?这个留在顾念心里的小姐姐形象,到底什么时候能驱散嘛?

    正一脸郁闷的望着顾念呢,就被女人狠狠拍了一下肩膀:“小北,加油,我不要迟到!”

    被顾念催促着,俞北只好收起满脸的心塞,转过脸,一踩油门,车子转眼就变身成了一只迅捷的猎豹,在A市的街道里飞驰了起来。

    只是,当车子飞驰而去的时候,两人谁都没有朝后视镜里去看,自然也不可能注意到,车子的尾气居然喷了某人一脸,而且这个某人还不是别人,就是那一张脸黑的彻底的沈寒越。

    该死的女人,是谁允许你随便吃别人豆腐的?看来那天还是惩罚的太轻了点?

    男人飞快的钻进车子,油门一踩,就朝着两人追了过去,俞北的车技虽然很炫,但和沈寒越比着,还是徒有外表,缺点实质的,所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了上去。

    只是,当到达原地之后,看着顾念正大喇喇的和俞北拥抱道别,那一张脸就更黑了,愣是转过身子,堵着一口气,没有上去道别。

    只是赌气的后果就是,当大巴车缓缓开走了之后,这傲娇的沈先生就森森的后悔了,想着女人一离开就是两个星期,他的心里就再也无法平静了。

    重新踩动油门,“嗖——”的一声,就如离弦的利剑一样,只是那么一瞬间就冲到了大巴车的前面,然后车子一横,就这么彻底挡住了大巴车前进的道路,得亏是司机刹车及时,否则还真保不齐就撞上了呢。

    一大早,还没出发呢,就遇上这茬,许多人都在车里大呼“倒霉”,就连顾念也不例外,直到挡住去路的车子,突然打开了车门,顾念就惊诧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这个时候别说是顾念了,车子的人,有一些已经认出男人的身份了,虽然跟拍团队的人向来都木讷,但今天早上场面那么火爆,心惊之余,还是忍不住小声议论了起来。

    迎着车里的议论声,男人就这么径直朝大巴车走了过来,然后停在顾念的车窗面前,“啪啪——”的拍了一下玻璃,等顾念打开车窗,就这么正对上了一张满是怨念的眸子。

    那小眼神,还真像是一个哀怨的“小媳妇”在看着自己的丈夫。

    这货一定精神错乱了,否则,一向傲娇的沈先生,缘何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顾念正想着,脸上一阵吃痛,然后一双手,一左一右,就捏在了她的脸颊上,而且捏脸就捏脸,那样大的力度,沈先生,我究竟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此时,顾念心里已经翻来覆去飚了无数个脏话了,但看着沈寒越那副阴森森的脸色,她始终没有飚出声来,否则,以沈寒越这副状态,她还真的担心这货会不会顺势把她的头给拧下来。

    好在沈寒越只是捏了几下,就放开了,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一直很严肃:“记住,不是谁的脸都可以轻易捏的,如果再让我看见类似的场景,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

    这句话,说的格外的有气势,顾念几乎下意识的,就把双手朝身后缩了过去,虽然明知道隔着车窗,沈寒越够不到她的双手,但还是害怕这货一个激动,就当场跺了她的手?

    注意到顾念那一副躲躲闪闪的小表情,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吓到这小女人了,于是,扭捏了半天,这才从车窗外递了打包好的外带早餐:“还有,记住,按时吃饭!”

    ------题外话------

    顾瑾寒的连载文90万字已经上传群共享,大家自行下载,PS:不得转载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