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四章 禽兽和衣冠禽兽的区别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1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只是今天不管他愿不愿意,只瞥了一眼那一溜排的保镖,心里就知道这个丑,他是出定了,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顾瑾寒旁边的保镖给揪了出去,偷偷瞥了一眼顾念那得意的小神情,他恨的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

    可是他却怎么就不好好想想呢,他之前那么对待顾念,依着顾瑾寒的脾气,他的胳膊铁定是废定了,顾念虽然捉弄了他一番,但却算是帮他保住胳膊的。

    不过,或许他们乔家人的基因比较强大?总之,这个乔天泽的无耻程度,和乔雅比着,可是有过之而不及的。

    等一身狼狈的回到乔家之后,面对乔太太上赶着的殷勤,原本还想直接无视呢,可是想了想,却突然又停住了。

    “乔雅最近都没有回家?”

    乔天泽难得过问乔雅的事情,乔太太心头先是一惊,这才故意堆了一脸的假笑出来:“是啊,小雅最近都在沈家陪沈老太太呢,那老太太一向喜欢小雅,所以……”乔太太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一丝的得意。

    谁知乔天泽听了这话,却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一张脸上满都是嘲讽似的神情,以及一闪而逝的狠戾。

    “既然你这个女儿没有办法讨到沈寒越的欢心,那就赶紧让她借助那老太婆的手,狠狠的把那个什么顾念给踢出局!”

    说完,见乔太太正一脸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着,脸色这才好看了点儿,一双腿因为刚才一直蹲在地上扮狗,都有些麻了,硬是拖着这一身写满屈辱的身躯,猛地踢开了浴室的门,然后狠狠摔上了。

    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办法把背上的狗头完全的洗干净,这才一脸愤恨的甩出了手中的澡巾,却没脸面指使门口的佣人进来帮忙,因此,一张脸,就扭曲的更是狰狞可怖了。

    顾瑾寒是吧?哼,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来头,既然斗不过你们,那就想办法让沈家跟你们斗,我就不信了,一个外来的势力还抵得过A市鼎鼎有名的沈家?

    一只手奋力的捶打着浴室里那片偌大的镜子,仿佛还不解恨似的,乔天泽披上浴袍,又飞快的摸出了手机,阴森森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空荡荡的浴室里,在配着哗哗的水声,竟是说不出的惊悚。

    可是,电话那边的女人,竟好似察觉不到似的,声音里竟是说不出的娇媚动人,哄了好一会儿,愣是把乔天泽哄的笑了出来,但其实最能触动乔天泽的,却不是女人的温柔语气,而是她口中的那句话。

    “放心吧,天泽,我都安排好了,只要顾念这次进山拍摄,我就保准让她有来无回!”

    这么阴损的话,可偏偏配着女人那婉转的音色,硬是让人听不出来任何恶毒的感觉,相反,还觉得这女人仿佛在轻声呢喃着这世间最动听的情话似的。

    这么特别的音色,如果顾念能听到的话,一准第一时间,就能认出这声音的主人的,可是她现在,却是不可能听到的。

    此时,她正被顾瑾寒揪到酒店房间里,狠狠的训斥着呢。

    从始至终,顾念都垂着头,仿佛是一只被没收了利爪的小猫似的,时而心虚的垂着头,时而赞同似的点点头,可当顾瑾寒说要帮她安排男朋友的时候,头立刻就摇得什么似的,一脸不悦的站了起来,一双眸子里满是哀怨和愤怒,就这么死死的盯着顾瑾寒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

    “哥,你不是也很排斥妈妈帮你安排的相亲对象吗?连你自己都讨厌的事情,现在就这么强加到我的身上?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因为太过于生气的缘故,顾念的小脸都鼓了起来,又配上她小猫似的神情,竟是说不出的可爱。

    顾瑾寒淡淡瞥了一眼,就不经意的捏了捏她的脸颊,眼神里满是宠溺。

    “行了,别犯轴了,哥哥和妈妈能一样吗?哥哥的眼光可是一级棒呢,帮你安排的男朋友,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那都是一流的,最重要的是脑子比较一根筋,配你天生的缺根筋儿,简直绝了!”

    “谁天生缺根筋儿了?”顾念不由得涨红了脸,攥着小拳头,一脸不高兴的朝顾瑾寒挥舞着。

    看着她的样子,顾瑾寒只当是小孩子在撒娇,安抚似的揉了揉她顺滑的头发,就又拉她坐了下来。

    “你没有天生缺根筋儿?怎么就闯到这里来了,要不是我及时认出了你,只怕你今天就彻底栽在这儿了?”

    顾瑾寒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虽然还是一派温柔的神色,但周身却突然迸射出了一股凛冽似的气势,如果沈君美现在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怕他早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了?

    只是,相比于沈君美,他心里此刻最担忧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沈寒越。

    毕竟,出了这么个事情,他心里对秦慕的能力早就有所怀疑了。

    趁着顾念惩罚乔天泽的时候,就冷眼示意了身边的人速速去查了,这一查不要紧,竟还查出许多的事情出来了?更该死的是,还查出顾念因为沈寒越所遭受的种种委屈了,此刻心里对沈寒越,早就不满到了极点,

    竟然敢让他的妹妹受委屈?

    在顾瑾寒的眼睛里,等于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重罪”!关键是今天这一出安排,居然还出自他妹妹之手,那这样一推算的话,顾瑾寒就越发料定这个沈寒越,目的不单纯了。

    只怕,今天的安排,就是他所授意的吧,否则,他又如何迟迟未出现呢?

    顾念是最清楚顾瑾寒手段的人,见他面色一冷,就下意识的拽了拽顾瑾寒的衣袖,撒起娇来了。

    “这个事情,是我粗心大意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她说着,还笑嘻嘻摇晃着顾瑾寒的胳膊,顾瑾寒宠溺似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虽然脸色依然很柔和,可眸子里的冷意却并未减去分毫。

    相反的,因为顾念的有意遮掩,他更加料定,这个事情和沈寒越脱不了干系了。

    “小念,有了叶子睿的前车之鉴,哥哥以为你选男人的眼光会提高点的,可是选来选去,怎么还是选的这个,比叶子睿还要阴险腹黑,今天他都这么算计你了,你竟然还要替他遮掩?”

    顾瑾寒虽然对顾念极其宠溺,但一旦涉及到原则上的问题,他的语气便不由得严厉了几分。

    顾念先是一愣,显然很惊讶顾瑾寒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但后来转念一想,就光凭着她哥哥的手段,只要想查,什么又能瞒过他的眼睛呢?

    不过,很显然,他查到的资料还不是太全,所以误会了沈寒越。

    顾念慌忙摇了摇头:“哥,你不清楚情况,沈寒越那么骄傲的性子,怎么可能?这个事情都是乔雅一手安排的,那个笨蛋沈君美究竟有没有被蒙在鼓里,还说不好呢,更别说是沈寒越了!”

    这还是顾念第一次那么费心维护一个男人呢,而这个男人却还在她危急的时刻,置之不理,所以顾瑾寒的脸突然就沉了下来:“小念,你对那个男人又了解多少呢?而且,就算不是他亲自安排的,但此事却是因他而起,可他人又在哪里?”

    护妹心切,所以在顾瑾寒的心里,早就对沈寒越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了,顾念无论如何替沈寒越解释,落在顾瑾寒的眼里,就越发觉得沈寒越这个男人在哄骗女人这一块,很有一手了。

    脸色一黑再黑,终于恼怒的一拍桌子,吓的顾念立刻就住了嘴,一双眸子里满是委屈的神色,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顾瑾寒,但他还是硬下了心肠,直接就冲门外的保镖安排了一番,就这样对顾念进行了人身限制。

    “你先好好反省一下,我出去接一下亨利,待会就安排你们见面!”

    说完,也不理会顾念一张脸拉的有多长,顾瑾寒就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亨利吗?

    顾念狡黠的眨巴了下眼睛,等顾瑾寒一走,就忍不住在沙发上欢呼雀跃的唱起歌来了,如果小时候的俞北,是她的一个小跟班的话,这个亨利可是她的超级大跟班呢,而且一跟就好多年,她说“一”,亨利就不敢说“二”,否则就立刻拳脚伺候。

    说也奇怪,亨利小时候就是标准的白人小孩,长的也比同龄的顾念要高大很多,可是偏偏因为属于欧洲十六世纪没落贵族家族的后裔,从小就被家族培养的格外的绅士,做什么事情都彬彬有礼,最重要的一点是,从来不会打架,更不可能对女人出手。

    所以,这就方便了顾念了,当初在学校就没少欺负他,而且一欺负就是好多年,可是这个漂亮的白人小男孩,人缘却是出奇的好,特别是异性缘,甚至有人高马大的黑人小女孩,为了他找顾念打架,顾念抵不过,就暂时没在欺负他了。

    后来,这个亨利,居然巴巴的找顾念来求救了,苦着脸,像顾念倾诉着黑人女孩的恶行,甚至连被强吻,出于绅士风度,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顾念原本在黑人女孩手里落败,就很不服气,最后居然凭着自己出色的口舌,张罗了一帮小伙伴,把黑人女孩给围堵了,又仗着玩弄小聪明,在和黑人女孩的单挑里获胜了,于是,亨利就自动自发的沦为她的小跟班了。

    身边自从有了这么个漂亮的白人小男孩,顾念也很快和当地的孩子融入一团了,因此也就勉为其难接受这么个小跟班了。

    后来,顾念就发现了亨利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从来不会拒绝女生,特别是顾念,她说一,亨利绝不说二,于是再接受起他来,就没有这么勉强了。

    这样,如果顾瑾寒帮她安排的男人,真的是亨利的话?那这货,绝对就敢背地里忤逆了顾瑾寒,然后按照她的要求,偷偷放她出去。

    想到这儿,顾念刚才还皱巴成一团的小脸,立刻就舒展开了,更是惬意的拿过顾瑾寒率先准备好的干净衣服,就钻进浴室里那个舒适无比的按摩浴缸里,泡起澡来了……

    **

    彼时,被蒙在鼓里的男人,还不知道自己在未来小舅子的眼睛里的,形象已经极其糟糕了。

    他此时正对着幻灯片上的数据,紧蹙着眉头,看着小组里定制的方案,皱眉凝思着什么。

    “不是说,秦慕在A市扶植了一些傀儡企业吗?现在查到了吗?”

    “总裁,已经查到一些!”会议室里,此时是一种紧张异常的气氛,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凝重,听沈寒越发问,立刻就递上了一大碟的资料。

    这下,沈寒越的眉头蹙的更紧了,眼神里也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想不到,这几年,他在A市还暗中翻了不小的浪花呢,看来之前真是疏忽了!”

    说完,他就紧紧的捏着手里的资料,一目目看了下来,等看完了,就一甩手,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

    “这秦慕为了让这些企业听话,想必手段也不甚干净,你们记录好这些,等明天就分头一一拜访一下他们,想必他们在自己的企业里还要受人钳制,心里一定憋着一团火呢,既然这样,你们就负责把这团火,彻底的给煽起来了!”

    沈寒越的声音抑扬顿挫,下吩咐的时候,眼神格外的犀利,仿佛带着天生的王者之气,只需要一抬手,就可以把别人踩在脚下。

    他这种浑然天成的气势,无疑就是最好的“加油打气筒”了,会议室里的人被他渲染的也分外的亢奋,脸上都挂着自信似的微笑,仿若只要他们出手,那这结果便是注定的了,毕竟,自从跟了沈寒越,他们又几时输过?

    正值气氛浓烈的时候,沈老太太的电话就一个接一个的打了过来,原本不打算接听的,但沈老太太毕竟年岁已大,唯恐她是身体有了什么异变,微微皱了皱眉,示意会议室里的人先自行讨论明天的一系列方案,就转身出了会议室,按了接听键。

    当乔雅的声音蓦然从听筒里传出来的时候,沈寒越的脸色立刻就黑了,本能的就要挂断,可乔雅一句话,突然就阻止了他手上的动作。

    “寒越,你先别挂,此事关乎到沈老太太和顾念……”

    听到“顾念”的名字,沈寒越本能的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虽然尽量把语气放的平缓,但语气里的不耐烦却是昭然若揭的。

    乔雅虽然心里极不舒服,但此时幸灾乐祸的情绪已经占据大半了,所以也没因为沈寒越的态度难过,而是尽量把那个乖顺懂事的形象扮演到底了。

    毕竟,那些小模特老早就偷偷打了电话过来,先是抱怨了一番她的安排,紧接就一直指责她的不够意思,说安排了一个女人抢占了她们的风头,听她们的描述,乔雅就料定那女人一定是顾念无疑了。

    现在,她笃定顾念此时一定已经出事了,而沈老太太眼下见顾念不来,而沈老头又因为她的蛮横无礼,拂袖而去了,一张脸黑的已经堪比“乌炭”了,而刘凯又因为为难,不敢轻易开除沈老爷子。

    于是气愤之下,沈老太太就只能吩咐乔雅赶紧给沈寒越打电话了,更是明里暗里,把顾念贬低个彻底。

    可是听了事情的原委,沈寒越非但没生气,眼皮就还没来由的跳了跳:“我知道了!”冷冷的丢下这句话,直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飞快的往连贝贝的那边拨了过去:“贝贝,顾念跟你在一起吗?”

    “小念不是去见你家老太太了吗?”连贝贝或许是不知道情况吧,语气很是轻快,还半开玩笑似的询问着两人的婚期。

    谁知电话那边的男人,却突然厉声打断了她的玩笑话:“连贝贝,我问你,顾念究竟离开多久了?”

    连贝贝被他吼懵了,顿了一会儿,这才低头查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儿,这才开口回答:“大概有两个小时了吧!”

    两个小时?

    沈寒越的瞳孔越缩越紧,无法再缩的时候,眼神猛地一瞪,眼睛里似乎都染上了一片火红,周身的寒意也越聚越多,连贝贝虽然不在他身边,但透过电话,都似乎被他的气势给骇到了。

    此时在说话,就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怎么?念念和你在一起吗?或者是老太太刁难她了吗?……”

    磕磕巴巴的问了一连串的假设,男人都没回答,这下,连贝贝也紧张了:“沈先生,那小念,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她这一句问话,无疑是彻底点燃了沈寒越那眼眸里聚拢的火焰,此时他双眼血红,就这么一字一顿的对着电话里吼道:“连贝贝,顾念离开之前,还有接到别的电话吗?”

    听到这声愤怒的问话,连贝贝先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这才对着电话摇了摇头,最后才反应过来,沈寒越似乎是没办法看到她摇头的,于是就顶着压力,小声回答了一句:“没有,除了那个邀请她过去天临酒店的电话,就没别的了?”

    “天临酒店?她不去福临门茶楼找老太太,无故去那里干嘛?”

    “啊?”连贝贝这下子是彻底懵了:“不是沈老太太邀请她过去的吗?”她一边说又一边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貌似顾念临走之前,似乎就只查了这儿的交通路线啊?当时她还小声嘀咕了一句,奇怪着沈老太太为何要在酒店接见顾念呢?所以印象才比较深,现在被沈寒越一质问,她也有点迷糊了,难道是她记错了不成?

    这边正迷糊着呢,那边男人的质问声,却又传了过来:“连贝贝,我问你,你知道顾念究竟要去的是哪个房间吗?”

    哪个房间吗?

    连贝贝这个天生的一根筋,记性一向不好,回忆了半天,这才犹犹豫豫的答道:“好像是1121吧?不,也好像是1211,要不1314?……”

    沈寒越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但还是忍着随时会喷发的怒火,静静的听她报了几个号码,这才转头给薛浩扬打了电话,大致说了一番情况,甚至都没来得及回会议室交代一番,就一阵风似的下楼了……

    **

    顾念洗完了澡,正惬意的躺在沙发上,顺手从桌子上拈起一个葡萄,往嘴里送,由于太过于无聊,一只手还一下一下的叩击着桌面,只盼着顾瑾寒赶紧带亨利回来,丝毫都没意识到她的突然失踪,已经在男人的心口砸了一个大坑了。

    突然,听到门口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女人一个激灵,迅速的开了门,就探头朝走廊上张望了起来。

    可是看了半天,却发现走廊上的一群人,她似乎都不认识,想来一定是过路的吧?

    于是又怏怏的退回房间,自然没注意到,那群人在看到她的时候,不自觉地掏出手机比对了一下,脸上立刻就闪现了一抹惊喜。

    她大概都忘记了吧?这层楼仅有的几个豪华套间,可是全部被顾瑾寒定下的,而且整个走廊里都散布着一身杀意的黑衣人,这个时候,哪个不长眼的人,会挑这个时候,路过呢?

    就在女人关门的一霎那,那群人正要朝着这边的走廊走过来,却被几个一身黑衣打扮的男人,直接拦了下来,那些人周身散发的气势实在是太过于骇人,俨然就是修罗场上跑出的死士,招招都透着一股置人于死地的狠戾。

    那群人显然没料到门口的保镖居然有着如此厉害的身手,只一会儿的功夫,就零零散散的溃逃回楼下的大堂了,而这些黑衣人也并未展开追击,又静静的退回到走廊处,屏息养身了。

    而门口的打闹声,早在顾念关上门的那一刻,就被这强大的隔音墙给隔绝到门外了,自然是没办法听到的。

    所以,又在房间里东走走,西晃晃,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这房间里都被她走个一遍了,可顾瑾寒却迟迟没有回来。

    算了,靠人不如靠己!

    顾念瞥着床上的床单,心里突然有了主意,也不顾这里的楼层究竟有多高了,直接抓着床单,就撕成了一个个的布条,然后挽成绳子,就打算顺着窗户爬下去,可是等她一推开窗户,就悲催的认清了一个现实。

    关她的人不是别人,可是看着她长大的顾瑾寒啊?窗户下边要是埋伏的没人,说出来,估计她都不会信吧?

    鬼鬼祟祟的顺着窗户,往外搜索了一圈,果然看到楼下有几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正一遍遍的在底下镀步呢?

    就算隔着那么高的楼层,他们的耳朵依然很灵敏,早在顾念推开窗户的那一刻,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顾念的方向看了过来,警告似的瞪了顾念一眼,然后就垂下了头,就来回着镀步了。

    任凭顾念在窗台上如何的叫嚣,他们都没在抬头了,毕竟是受过严酷训练的杀手,他们大抵是不会把顾念这么个小丫头放在眼里的,并且有他们在下边坐镇,顾念又如何能逃脱得了呢?

    可是聪明如顾念,又是他们可以小看得的吗?

    一直叫嚣到他们都厌烦的不愿抬头了,这才把床单紧紧的绑在窗台上。

    “哼,你们守在下边,我虽然没办法下去,但是却可以顺着窗户爬到楼下去……”顾念用手背得意的划了一下鼻尖,那势在必得的小表情,要多得瑟,就有多嘚瑟。

    似乎压根就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万一楼下的窗户都关的死死的,她又能往哪里逃呢?

    因为事先没有做过这个估算,所以顾念卡在十一楼之后,就彻底傻眼了,若是徒手敲碎玻璃直接进去,显然是不现实的了,但是现在就是在往十楼下,也已经不现实了,因为没料到这么个意外,所以这次的被单,压根就不够长。

    苦着一张脸,先是低头看了下来回镀步的那几个男人,又抬头瞥了一眼楼上的窗户,她不由得犯了难——是继续爬回去,再来一次呢?还是……?

    正犹豫着呢,突然在窗户里看到了影影绰绰的人影,紧接着,就有两个男人一边说话,一边朝着窗户这边走过来。

    “寒越,你想好了?你真要从这里亲自爬到1211去吗?”

    说这话的男人,有着一张好看的桃花眼,一笑起来的时候,就仿佛是在朝周围的人放电,可如果这个人在对沈寒越说话的时候,也是这副样子的话,那顾念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因为窗户的隔音效果太好,顾念压根就听不到里边的声音,此时要猜测里边的情况,只有靠想象了,于是顾念脑子里就不由得浮现出了沈寒越和这男人之间一系列的狗血爱情画面。

    这想象,首先就把顾念自个儿给震撼到了!

    “好啊,沈寒越,你丫隐藏的够深啊?怪不得不愿意结婚,还非要拿我当幌子,原来你丫喜欢的是男人啊?”

    凭着强大的想象力,顾念直接就认定沈寒越和这个到处放电的男人,是特意来酒店约会的,她对自己的发现亢奋不已。

    甚至都寻思着,要不要以一个高难度的翻转动作,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把这个画面给拍下来,然后狠狠的甩给沈老太太,看这老太太还倚老卖老的欺负她?

    不过,后来转念又一想,似乎又觉得她去跟一个老太太计较,实在是不合适的。

    “恩,拍下来,甩给沈寒越,看他还敢动不动就拿工作威胁她?”正兴奋的攥着床单的布条,暗自嘀咕着呢,突然,屋里的男人朝窗户这边走了过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吊在半空里的女人。

    隔着玻璃,四目相对,女人立刻就心虚的勾下了头,心里还一直在小声的嘀咕着:“完蛋了,这丫的秘密被发现了,该不会恼羞成怒之下,杀人灭口吧?”

    女人只顾着沉浸在无限洞开的脑洞里呢,自然没注意到男人在看到她的一霎那的紧张模样,脸上的肌肉一直在抽搐着,甚至,连轻轻打开窗户的手都是颤抖的,等抬头确认顾念不是被人恶意吊在这儿的,心里这才舒了一口气。

    然后,就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顺势揽在顾念的腰上,脚尖轻轻踮了一下,在身后薛浩扬的帮助下,半个身子都探到了窗外,另一只手也紧紧的环绕在顾念的腰上,略略一使劲,就小心的把女人慢慢抱进了窗内。

    一直到顾念的脚都已经平安的坠地了,男人的手却还死死的揽在顾念的腰上,迟迟都未松开。

    顾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趁男人不注意,从他怀里挣脱开来,兔子似的就往门口跑,男人先是一愣,然后就飞快的拦下了她,那旋风似的移动速度,愣是把顾念都看呆了。

    “念念,没事了,别怕,我是沈寒越!”

    他只因为顾念是被那群人给吓傻了,就这么紧紧的把他揽在怀里,嘴唇轻轻靠在顾念的耳边,低低的呢喃道。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啊?

    顾念眼看着挣脱不开,就只能认命似的伏在她的怀里,对沈寒越的话,是越发的听不明白了。

    “寒越,看来,这个就是让”不举“的你,瞬间变回男人的那个顾念了!”

    薛浩扬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只一句话,就把怀里的女人惊了个彻底——沈先生,不举?

    天哪,一天之内,突然丢过来两个重磅消息,她会承受不住的?

    女人还兀自沉浸在刚才的脑洞里,沈寒越却突然黑着一张脸,狠狠的睨了薛浩扬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说完,就用眼神示意了薛浩扬一番,示意他赶紧识趣的“滚蛋”,可要是能识趣起来的话,这人就不是薛浩扬了,他薛浩扬从出生到现在,只怕就不知道“识趣”两字,是怎么写的?

    压根没理会男人的一张脸究竟有多难看,薛浩扬就自来熟的往沙发上一坐,转身打量起顾念来了。

    一边打量,还一边煞有介事的摇摇头:“恩,脸蛋很漂亮,身材嘛,除了胸小一点,其他还算凑合吧,只是这风骚程度嘛,和乔雅实在是没得比,寒越,我一直以为能治好你”不举“的女人,不说风骚入骨吧,但多少也要有点风情吧,这……未免也太纯了点儿吧?”

    薛浩扬还在自顾自的对顾念大评特评呢,就突然被愤怒的沈先生,揪住了衣领:“薛、浩、扬,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

    一字一顿,连牙齿都咬的咯吱咯吱的响,那脸上的神色,似乎薛浩扬不滚,就一拳打到他滚为止了?

    薛浩扬嬉皮笑脸的看着沈寒越,在他的拳头挥下之前,身子敏捷的一闪,就迅速的拉开门,跑了,当然,在阖上门的一霎那,他还没望回身瞥了沈寒越一眼。

    “寒越,你这么急着赶我出来,莫非是支撑不住了!哈哈,兄弟就喜欢做”成人之美“的好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

    把“好事”两个字咬的格外的重,说完,在沈寒越发火之前,“啪——”的把门一带,就飞快的跑掉了。

    等薛浩扬一走,房间里登时就安静了下来,男人突然收了一脸的怒容,转化成了一种腻死人的柔情,就这么一直注视着顾念,张张嘴,似乎想问什么,但却始终没问出口。

    一向冷酷霸道的沈寒越,突然变了这么一副表情,真真的把顾念的下巴都给惊掉了,她忍不住伸出手,朝沈寒越的额头上伸了伸:“沈先生,你没发烧吧?”

    发烧?

    沈寒越冷眸一眯,在望向女人的时候,脸上的担忧和小心翼翼都瞬间不见了,似乎还隐约现出了一抹的笑意。

    原本在知道了那些人的实力之后,沈寒越担心之余,还存着一丝的侥幸呢,想着也许那些实力强劲的黑衣人,都是顾家派来保护女人的也说不定呢,但是,只凭着这一丝侥幸,显然是不可靠的,毕竟,这些人,也极有可能是有心人派来对付顾念的。

    所以,硬闯不行,就想着智取这么一招了,更是打算亲自从这里爬到楼上,去打探一番情况才能放心。

    谁知,却猛然发现,这小女人就这么一个人危险的吊在那儿,看到那一幕,他的心口一下子就收紧了,又看女人换了衣服,更是担心女人是否在楼上受到了什么“非人”的待遇,方才,就格外的小心呵护,生怕她会一时受不了刺激。

    只是,这一刻,看着女人这一副没心没肺的架势,哪里像是受过伤害的样子呢,于是,紧悬的一颗心,突然也放下了,就连呼吸,也慢慢的平和了下来,但想到女人刚才的危险举动,他还是不由的冷了脸,揪着女人的胳膊,严厉的质问了一番。

    “是谁允许你这么爬上爬下的?你不要命了是吗?知道这里是几楼吗?”

    质问完,都没等女人回答,就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认真的翻看起她的通话记录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在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沈寒越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了。

    怎么回事?

    顾念微微眯了眯眼睛,说实话,在知道自己被算计的那一刻,她真是恨死乔雅了,甚至都想狠狠的甩她一个耳光了,但是这件事情却还牵扯到了沈君美,毕竟,在没确定清楚之前,她如果说出来了,是否就有挑唆别人兄妹感情的嫌疑了?

    “没什么?只是我自己找错地方了而已!”顾念笑着摇了摇头。

    找错了?她就算是再笨,也不可能直接从福临门茶楼摸到天临酒店来吧?沈寒越微微眯了眯眼睛,眼眸里陡地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狠戾——原本因为沈老太太喜欢乔雅,他就没做太过分,现在看来,有些人,还真是纵容不得了!

    顾念自然不明白沈寒越究竟在想什么了?只是见到他周身一冷,就下意识的往后一缩:“沈先生,你该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杀人灭口?

    沈寒越直接被她这句话搞懵了,待女人支支吾吾的解释了一番,他面色先是一冷,旋即就恢复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冷笑。

    喜欢男人?不举?这误会大发了,并且,这两条对一个标准的直男来说,简直就等同于是人格上的侮辱了。

    冷眉一挑,一只手轻轻的揽上女人的腰肢,然后顺势把女人往一侧的沙发上一丢,整个人都压了上去:“女人,关于我举还是不举,你不是最有发言权吗?”

    男人眼睛微微眯起,那眸子里跳动的赤色火焰,就像是男人身上最正常的反应一样,正一点点的慢慢膨胀着,揽着女人的手,也开始缓缓的往上游移着,薄唇压在女人的耳边,还不时的朝她的耳朵呼着气。

    这痒痒麻麻的感觉,就仿佛有小虫子在她的耳边轻轻撩拨着,只撩的女人的身上都酥麻了,但脑子还算清醒,下意识的就想推开男人,但沈寒越正是最亢奋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容易推开呢?

    女人又是拉,又是推,又是扯,又是咬的,但这些反抗都无疑像是打在棉花上似的,闷闷的,愣是连一点回响都听不到。

    “沈寒越,你丫就是个禽兽!”

    说完,还下意识的瞅了瞅男人这价值不菲的一身装扮,以及一张让A市所有女人都为之倾倒的俊脸,又补了一句:“还是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男人非但没动怒,还似笑非笑的冲她脸上吐了一口气,那强烈的男人气息,瞬息就朝着女人唇畔扑面而来了:“刚才是禽兽,现在又是衣冠禽兽的,女人,你是在暗示我脱掉衣服吗?”

    男人喘着粗气,就这么一脸魅惑的看着身下的女人,顾念被看的一阵发晕,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也就在这一霎那,男人衬衫上的扣子却突然“砰——”的一下,崩开了一个。

    ,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