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三章 比沈寒越都要狂妄的男人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0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顾念真是彻底无语了,这沈家的一老一小究竟是闹哪样?除了拿工作来威胁她,就没别的了?

    细细的柳眉蹙成一团,几乎都没有任何的迟疑,顾念攥着手机,就往外奔了出去:“贝贝,沈老太太找我过去一趟,这里先交给你了!”

    “去吧,去吧,反正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连贝贝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使劲摆着手,催促顾念赶紧过去了。

    而此时,乔雅一边紧紧攥着手机,一边听着那边大力的喘息声,这女人似乎急了?看来消息是可靠的,她果然很在乎曙光的工作?

    眼神里倏地闪过一抹算计,只是待转头面对沈老太太的时候,又重新换上了一副天真乖巧的模样:“奶奶,顾念已经答应过来了!”

    听到这个回答,沈老太太明显神色一松,但嘴里却还不由得冷哼了一声:“谅她也不敢不过来?”

    说着,就转头看向了对面的人,此时虽然还保留着往日的威严,但那哀怨的神色,远远看上去,竟好似一个对恋人发脾气的小女孩般,带着几分赌气似的神情:“老沈,你也是半个身子要入土的人了,就非要跟我对着干,不可?”

    沈老太太对面坐的正是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头,虽然岁数比沈老太太还要大上几岁,精神头却极好。

    可以看出,这男人底子很好,想必年轻的时候,长相一定很讨喜。虽然眼睛周围都被细纹占满了,上眼皮也松松的耸撘了下来,眼珠也有些发黄了,但那双眼睛却格外的有神,一双眼睛也总是笑眯眯的,看上去和沈老太太的死气沉沉,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极端。

    饶是听到沈老太太的这声质问,他却依然不急不缓的拿起面前的青瓷茶盏,小小的啜了一口,然后才笑眯眯的转头看了一眼沈老太太。

    “淑媛啊,这年岁大了,脾气就不能这么急了,什么话都不能好好说吗?咱们好容易见上一面,就非要争一个子丑寅卯才罢休吗?”

    “是啊,沈奶奶,您和爷爷好容易见一面,有些话还是要好好说的?”刘凯瞅着沈老太太这副架势,只得陪着笑脸,在一旁打着哈哈,忙着劝和道。

    哪只他一说话,沈老太太就立刻不客气的瞪了他一眼:“刘凯是吧?听说你是寒越大学的校友,能和寒越同校,想必也是精英吧?怎么竟干些糊涂事呢?算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总之,你赶紧把这老头子给我辞退了!”

    原本还是笑眯眯的呢,沈老爷子一看到她这副趾高气扬的架势,脸立刻就拉下来了,狠狠的一拍桌子,就猛地站了起来:“杨淑媛,你不是上帝,不是所有人都要以你为瞻的?怎么,当年就逼死了儿子,现在还要逼死我这个老头子了?”

    当年的事情,何尝不是沈老太太的一个心结呢,奈何她一向强势惯了,当年面对沈老爷子的质问,她只要软下几分,两人可能就不至于闹太僵了,可是她这样的性格,又哪里说得了软话呢?所以就赌气连夜把沈老爷子赶了出去。

    本来还等着天一亮,他会来服软的,毕竟两人争执多次了,哪一次不是他先服软?

    可是这一次,沈老爷子非但没服软,还消失个无影无踪了,她当时正帮着打击秦家,索性也没找他,等转过头想去找的时候,又哪里那么容易找到了?

    只是一晃也这么多年过去了,孙子都长大了,这老头子,就还要这么怨她吗?

    沈老太太脾气向来就不好,见老头子站了起来,沈老太太腿脚不方便,但气势上也不想认输,就这么盛气凌人的睨着他,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势,倒让一旁的刘凯,更加犯难了。

    当初公司后勤的事情,都是底下人在打理的,刘凯要是知道在厨房里帮忙的师傅是沈寒越的爷爷,只怕打死他,也是不敢招进来的呀?

    可是眼下既然招进来了,他若是直接辞退了的话,看样子,就是要得罪这位老爷子了,要是不辞退的话,那得罪的就是……

    刘凯一时有些犯难了,就把求助似的眼神看向了乔雅,但乔雅明显正在气头上,只是把目光往旁边一别,就假装没看到似的,避开了。

    是的,想着刚才的一切,她又如何能不憋屈呢?

    原本为了哄沈老太太高兴,费了多少心力,终于让她打探到了这老爷子的行踪,好容易来找沈老太太邀功了,谁知道这老爷子就一根筋似的犯起犟了,更是知道是她帮着沈老太太找来的刘凯,总之,横看竖看就是看她不顺眼了。

    听说沈家原本也只是一个小公司,合并了沈老太太娘家的公司,又在沈老太太的铁腕手段下,才逐渐变的强大的,对于他这个在沈家说不上话的老头,乔雅原本也没打算讨好他,看不上就看不上呗。

    哪只这老头因为几面之缘,就对顾念大夸特夸的,沈老太太一时拿他没办法,便想着请顾念过来帮忙劝说一番了。

    这下,乔雅的危机意识立刻就暴涨了,毕竟,这次顾念要是劝住了沈老爷子,无疑就是把她好容易争来的功劳给抢占了。

    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沈君美的请求来了,似乎今天恰好有一个重要的人物要回国,为了这个人,要她帮着找几个三流的小嫩模去天临酒店陪酒,想着着一茬,她心念一转,便生出了主意——为何不直接打发顾念过去呢?

    毕竟,她三番两次的栽了跟头,早就想在顾念身上讨点利息了,这次,明显就是个好机会,想着顾念只要去了天临酒店,就必定没办法从那帮老色鬼那里脱身了,乔雅心里就一阵的快意。

    而另一方面,如果顾念不去酒店,就注定也找不来这里的,这样公然放鸽子,无疑就等于是在打沈老太太的脸面了,就算那老头再喜欢她,又能改变什么?

    乔雅正在恨恨的算计着什么,沈老太太却突然朝她这里看了过来,乔雅慌忙收了神色,转而又恢复一贯乖巧的姿态,凑了过去:“奶奶。”

    她喊了一声,就低眉顺眼的站在沈老太太面前,就单等着沈老太太的下一个吩咐呢。

    “乔雅,你再给顾念那丫头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沈老太太被气的不轻,两位老人都赌气似的扭过脸,谁也不想搭理谁了。

    可是,好容易找到了沈老爷子,她觉得就算两人要闹,也该关上门回家去闹的,毕竟堂堂沈氏集团总裁的爷爷,巴巴的跑到别的公司的厨房去打杂,这要是传出去,又算怎么回事?

    所以,她今天是务必要把这倔强的老头劝回去的,只是这会儿被气的不轻,她也实在没力气和他去吵了,只得盼着顾念赶紧过来,刚才听老爷子的意思,似乎在曙光听了些传言,早就把顾念当未来的孙媳妇了,或许因为这个,他对顾念的话多少是能听进去一点的?

    “奶奶,您先别急,我这边再打电话催促她一下……”

    乔雅说完,就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又拨了电话出去,只是这次再拨出的号码,可就不是刚才的那一串了。

    电话一连响了无数声,都没有人接听,乔雅这才一脸为难的望了望沈老太太:“奶奶,电话没人接,我想她这会儿应该是在公交车上吧,或许太吵了,没听到……”

    说的就好像是她亲眼看到似的,还特意把“公交”两个字咬的格外的清晰,尾音也拖的比别的字要长,果然,沈老太太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就比刚才又暗了几分。

    “公交?真是舍不得那点打车钱的话,大不了我补给她就是了,她这是把我老太太的时间当什么了?再打给她,让她速速“打的”过来!”

    说着,就一脸不悦的指了指乔雅手里的电话,示意她在继续打。

    这次乔雅倒没在耍什么手段了,而是打着沈老太太的面,真的拨通了顾念的电话,当那端嘈杂的声音传过来之后,乔雅就不由得挑了挑眉,故意问了一句:“顾念,你到哪儿了?”

    “没听到这边公交报站吗?秦岭路,再有几站就到了!”在这拥挤的车厢里,顾念实在没心情和她扯太多,就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

    乔雅听了,故意惊讶的重复了一遍:“啊?才到秦岭路啊?顾念,你要不还是下车打个的士吧?”

    什么叫才到啊?明明还剩两站了,好不好?而且这个时候在下车去拦的士,不是更浪费时间吗?这乔雅,脑子是抽疯了不成?

    这个时候,她自然没有想到,这沈老太太要约见的地方,却只是曙光国际附近的一个茶楼,而她千辛万苦赶过去的地方,非但离那里相距甚远,甚至还有一大波的意外,在等着她。

    因为不知道这些,她就更是为着乔雅那语气里的故作惊讶而生气了,真是,叫那么大声干嘛?好像坐公交车,是多丢脸的事情一样?

    所以,回话的时候,语气就更加不善了,偏偏这个时候,乔雅却装模做样的“喂”了几声:“啊?你说什么?能在重复一遍吗?你那边好吵,我听不到?”

    乔雅一边装模作样的说着,一边顺势开了外音,于是,顾念那气急败坏的声音,登时就传到了沈老太太的耳中:“我就这么个速度了,爱等不等!真嫌慢的话,那你乔大小姐就开车亲自来接我吧!”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乔雅紧张的握着手机,一脸无措的望着沈老太太,看着老太太越来越黑的脸色,心里却早已经乐开花了,但嘴上却还是一副懂事的样子,乖顺的走过去,赶忙帮沈老太太敲了一会儿背。

    “奶奶,您别生气,顾念一向都是这么个脾气的,她这种人比较耿直,我早就习惯了!”

    虽然明面上是在替顾念说话,但这话里的信息量可大了,习惯?这岂不是说,顾念一直都是这么对她说话的?

    沈老太太听了这话,心里对顾念就更加不满了,转眼又瞥了瞥一脸乖顺的乔雅,对她就更加满意了,一脸慈爱的拍了拍她的手掌。

    “唉,你呀,就是性格太好了,否则这丫头又怎么能这么猖狂?说到底,是寒越这小子不开眼,让你受委屈了,放心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会替你做主的!”

    听了这话,乔雅心里分外的得意,面上却还是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眼神里明明夹带着一抹的失落,却又是强颜欢笑般挤出一抹笑容,真是活生生把一个装着满腹委屈又强颜欢笑的小媳妇模样,演的是入木三分。

    瞅着这一幕,沈老爷子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听说乔小姐是影后?看来这桂冠也不是白拿的?”

    话里明显的嘲讽,乔雅又怎么听不出来呢?心里已经把沈老爷子骂个半死了,但面上却还故意装出一副天真无知的模样,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爷爷过奖了,拍戏只是我的个人爱好,其实若是有天嫁为人妇,我还是希望能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家庭里的……”

    说完,她就羞涩的垂下了头,眼神还偷偷的瞥了一眼沈老太太,见沈老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又是一阵得意……

    **

    而这边,顾念早已经下了车,一溜烟跑到酒店的大堂,正和前台打探着房间的具体位置,几个身材高挑,打扮妖娆的女人就顺势瞄了她一眼:“你也是去1211的?”

    “啊?”顾念先是惊讶的一仰头,这才轻轻点了点头。

    几个女人里,走在最前端的女人,闻言就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眼,身上穿的都是不知名的品牌,料子嘛,看着还算有质感,而且顾念虽然气质是偏清雅可爱型的,但身材还算高挑,最重要的是气质,她那浑然而成的高贵气质,却是她们穿多少名牌都堆砌不出来的。

    打量了一圈之后,这个和各色人等都打过交道的小模特,就在心里不由得对顾念标了价码,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觉得这个长相不够妖娆,身段不够玲珑的女人,还是有能力把她们都比下去。

    想到这个可能,她就不由得动了别的念头,亲热的挽过顾念的胳膊:“刚好我们也是去1211的,要不就一起吧?不过,你这身可不行,这样吧,我跟这个酒店的经理比较熟,待会就找人先帮你换个衣服吧?”

    虾米?只是见沈老太太一面,还要换衣服?这老太太,该不会和沈寒越一样的臭毛病吧?

    想到这里,她脑子里蓦地就闪现出了沈寒越那龟毛的模样,什么忍受不了不化妆的女人,那当初在车上,他干嘛还嫌弃睫毛膏太脏呢?

    这一老一小,果然都龟毛到一起了?

    顾念在心里给这一老一小直接打上了“龟毛”的标签,这才抬头细细打量了她们一番,虽然个个都是大高个,细长腿,但这妆也太艳丽了吧?

    艳丽到直接都看不清她们的原本长相了,裙子也只是刚好包着臀部而已,衬托着这些女人玲珑的曲线,真是说不出的性感,只是这性感看起来,还是太廉价了点儿?

    “你们,确定是要去1211吗?”

    瞅着这画风,明显和那个老太太的审美不匹配啊?所以心里也不由得泛起了嘀咕。

    “当然。”一个看上去年龄最小的女人,从后边往前凑了凑,然后趾高气扬的扬了扬下巴:“我们可都是圈里最出挑的了,这次的客人这么尊贵,自然是非我们莫属了!”

    恩,地位尊贵吗?顾念蹙了蹙眉头,但看着这女人高傲的姿态,和乔雅还真的有一拼呢,只是沈老太太请一堆女人过来,是要干嘛?

    又瞥了她们几眼,脑子里电光火石的就闪了一个词出来:难道这老太太为了打击她,要模仿一下电视剧里的“太后”,亲自给她的孙子选女人?”

    是的,顾念的脑子就是这么跳跃,此刻就不由得联想到电视剧里的画面了,只是回过神来,再看一眼她们,就觉得这身装扮,只怕来了也白瞎,肯定是入不了老太太的眼睛的,而且一个这么打扮还好,偏偏还全都是这么个装扮,这就太蹊跷了。

    想到这里,她就不由得多问了一句:“你们是乔雅找来的吗?”

    见她们点头,心里就越发肯定,她们的装扮是乔雅在作怪了,毕竟谁都知道乔雅想进沈家的门都想疯了,又怎么可能白白的为她人做嫁衣呢?

    可以预见,等沈老太太见到她们,指不定脸色会黑成什么样子呢?想到这里,顾念就忍不住调皮起来了,想着何不借机也变个画风,看沈家老太太还能认出她吗?

    几乎都没怎么拒绝,顾念就躲到洗手间里,换上了别人帮她找来的衣服,还故意借了她们的化妆品,把脸画的愣是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了,这才跟着她们一起朝着1211走了过去。

    只是一进去,她就慌忙躲在最后边,心虚的低下了头,一双清丽的眸子还忍不住朝着沙发上的男人瞥了过去,那人一身笔挺的西装,神态高傲而慵懒,就这么斜倚在沙发上,时不时的抬头打量一眼面前的一堆女人,可是,只是偶尔一个抬眼,都足以让这些女人们面红心跳了。

    特别是顾念前边的两个女人,都开始偷偷的小声交流了。

    “想不到今天的客人里,还有这么难得的精品呢,他的长相和A市鼎鼎大名的沈寒越比着,也是不相上下呢?”

    “我看不止这样呢,估计就连他的身价,比着沈寒越肯定也不相上下了,你看他手腕上的那个,好像是PatekPhilippe的手表,西装虽然看不出品牌,但目测价格也不低……今天我要是能和这个多金又帅气的男人共处上一晚,这一趟就太值当了……”

    客人?顾念越听越不对,很显然,她是走错地方了,否则,谁能给她解释下,为毛她明明是来见沈老太太的,怎么就见到了他呢?

    不行,一定不能被他认出来,否则就死定了。

    女人想着,头便勾的更低了,只是她这一幕,落在几个男人的眼里,就是害羞的表现了,况且,虽然她的妆容有些差强人意,但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透亮,又加上她总是低着头,很快就吸引了几个男人的注意。

    “你……过来一下!”说着,一个看上去30多岁的男人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过去。

    顾念首先朝沙发那里瞥了一眼,见那男人没注意,这才小心翼翼的朝着喊他过去的那个男人身边,移了移。

    谁知,那个男人表面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可一双眼睛,却格外的猥琐,顾念被他盯的一阵发毛,按他的要求替他斟满了酒,就转身想走,却被那男人一把拉坐在怀里,一双手顺势就按在她裸露的大腿上,看那势头,大有一种继续往上移走的意思?

    挤了老远的公交车,莫名的来了这么个地方,顾念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呢,谁知又遇到这么个猥琐的男人,此时已经忘记要避开沙发上的男人了,一扬手,甩了一巴掌出去,就顺势打发了男人的眼镜,然后又趁男人愣神的功夫,狠狠的扬起脚,狠踹了他几下,然后飞快的从他腿上蹿下来,就往门边跑。

    可是此时,房间里的人又怎么可能给她这个机会呢?这些男人一看就是来谈生意的,也许是怕有人窃听到商业机密吧,门口还留守了着十几个保镖,顾念刚一推门,胳膊被人往后一拧,就这么又被压了进来。

    此时,那个被顾念揍过的男人,已经戴好眼镜,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扬手一巴掌就冲顾念挥过去,嘴上还一直骂骂咧咧的:“不过是一个小姐而已,也敢打我?看我待会怎么让你像狗一样,匍匐在我的身下!”

    说完,见女人的脸被打的红肿了,又伸出那只恶心的爪子,趁机摸了摸女人的脸颊,这光滑的触感,直接就促使他想继续往女人脖子上游移过去,不料手刚到女人嘴边,就被女人狠狠的咬住了。

    这一下,顾念可是使了全劲儿的,男人被咬的忍不住大声哀嚎了起来,一边往后倒退着,一边挣扎着就要把手从女人口里拽出来。

    门口的保镖要冲出来,却被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用眼神给制止了,因为他此刻注意到,沙发上那男人的脸已经黑透了,此时正一脸不悦的瞪着那个哀嚎的男人。

    虽然不明所以,这个颇有些年龄阅历的老人,还是径直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

    此时,他已经成功的把手拽出来了,然后扬着手掌,就要狠狠的教训顾念一顿,却突然被拦了下来:“乔总,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姐”,犯的着这么生气吗?”

    听着这有些熟悉的声音,顾念忍不住就抬起了头,眼睛正对上那双略显精明的眼睛,可那男人丝毫没有任何异样,看样子并没认出她来。

    可顾念眼看着那眼镜男正一脸猥琐的打量着她,一双眸子还有意无意的顿在了她胸前,那眼神只盯得她一阵的反胃,就一脸厌恶的扭过了脸,可那男人看到她这样,反倒却起劲儿了,只是一手拉过了头,就一脸恭敬的看了那个50岁上下的男人一眼。

    “秦总说的是,对这样的女人,自然也有一千种可以让她听话的理由!”说着,一双“恶心”的爪子,又要往女人身上摸,却被沙发上男人的一声冷喝,吓了一跳。

    “够了!秦叔叔,这就是你找的合作伙伴吗?而且这些又是什么?”他说着,就指了指一屋子的女人,脸色很是难看。

    男人嘛,哪个不是血气方刚的,秦慕原本每次过来A市的时候,也都是这么谈生意的,所以这次这么安排,他也没怎么排斥,但现在看着顾瑾寒那一脸排斥的表情,他心里早就懊丧的不行了。

    因为他这次之所以大张旗鼓的回归A市,就是因为顾瑾寒刚好也要征战A市市场了,原本就想搭上他,狠狠的对沈氏集团打击一番的,可现在看来,他下边的这些人的做法,已经招他厌烦了?

    秦慕好歹是老狐狸一样的人物,只是晃了片刻神,就一脸威严的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你是什么做事的?谈生意而已,用得着……”

    说到这儿,他故意咳嗽了一声,指了指那一溜排的美女,暗自咽了咽口水。

    这些女人虽然大多都是眼镜男找来的,但有几个却好像是别人硬塞进来的,现在看秦慕生气了,又得到秦慕的暗示,立刻就收起一脸的猥琐,用手架了架眼镜,又换上了方才的斯文样,然后一脸抱歉的朝秦慕微欠了欠身子。

    “秦总,这些人并不是我找来的,而是一个叫“艾米”的女人硬塞进来的,听她的意思,好像和你关系还不错,所以,我就……”

    他吞吞吐吐了一番,见秦慕冲他点头微笑,便慌忙退到一边了。

    当然,他转身的时候,眼神还是没忘朝顾念的身上瞥上一眼,心里早就惦记上这么个尤物了。

    可是,他大概没想到的是,他这偷偷摸摸的小动作还是没逃过顾瑾寒的眼睛,等注意到一道冰冷的视线正淡淡的朝他射过来的时候,他还一脸的莫名呢。

    其实别说是他了,就连秦慕也有些莫名呢,原本这些女人进来的时候,顾瑾寒只是有些不悦,但更多的却是漠不关心的姿态,注意力也只是关注到生意上,可是现在,却又突然翻脸了?

    虽然搞不清楚他缘何如此,但秦慕可不想放下这么个盟友,毕竟,他背后除了有顾氏之外,据说还暗暗掌管着一个神秘的家族,那个家族的传闻,他也算是听过的,所以,对于顾瑾寒,他就更要尽力拉拢了。

    就算拉拢不进来,他也不能让沈家拉拢了去,先是挥手遣出了这一屋子的女人,见顾瑾寒有心留下顾念,就索性单独把她留下了。

    做完这些,他才满腹愁容的走到顾瑾寒面前,开口解释了起来。

    “贤侄,我也不瞒你了,其实当初把我赶出A市市场的,就是沈氏集团,而刚才乔总口中的“艾米”,正是沈氏的千金——沈君美,她在国外就费尽心思的接近我,我也就佯装中计了,这女人今天突然派了这么一堆女人过来,想必是想从我们这里探听些什么的……”

    沈氏的沈君美吗?顾念愤怒的攥了攥拳头,看来今天这次,不是她走错了地方,而是被乔雅和沈君美联合算计了一把?

    正这么攥着拳头,小声嘀咕呢,顾瑾寒却突然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直接就蹿到了顾念的面前,一把拽着她就要把洗手间那里走。

    一旁的人都看呆了,特别是刚才就觊觎着顾念的那个男人,不由自主的就咽了咽口水,然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装的真他妈的高洁,可还不是和我一样的好色!”

    不过,他可只敢在心里这么嘀咕,却并不敢发出声音来。

    屋里的人,却只有秦慕先是现出了一丝的疑惑,待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被顾瑾寒拉住的女人,这才恍然大悟似的笑了笑,见女人还在挣扎,索性就朝两人走了过去。

    “原来是小念,怎么化成这副样子,害秦叔叔都没认出来。叔叔记得你小时候就顽劣,今天是不是听说瑾寒来了,就故意化成这样,想捉弄我们一番呢?”

    说完,还一脸慈爱的拍了拍顾瑾寒的肩膀:“贤侄,只是想让小念去洗干净脸上的妆而已,好好说不就是了,干嘛这么一副吃人的表情,你看看,把小念都吓坏了!”

    听了秦慕的话,顾念立刻一脸委屈的扬了扬小脸:“秦叔叔,你看看我哥,一点儿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哼,你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说着,顾念一猫腰,就从顾瑾寒的桎梏中脱了身,然后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跑了过去,当然,关上门的一霎那,她还朝顾瑾寒做了一个鬼脸。

    除了秦慕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特别是刚才为难顾念的那个眼镜男,此时就像是被雷击中了般,整个人都蔫蔫的,腿也软的什么似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再也起不来了。

    一直看到秦慕瞪了他一眼,这才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唯唯诺诺的朝着顾瑾寒走了过去:“顾先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令妹,还希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

    原本都险些忘记这茬了,等这男人卑躬屈膝的找了过来,这才想起刚才的一幕,不动声色的瞥了瞥他的手掌:“哪只手不规矩,就自己废掉吧!”

    说的人还是云淡风轻的姿态,听的人却已经惊诧到眼珠子都掉出来了,这人是谁?怎么狂妄成这样?

    当然,抱了相同想法的,自然也包括赔罪的男人,他下意识的,就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秦慕,但秦慕却只是淡淡的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照做了?

    原本他听命于秦慕,只是因为家里老爷子过世以后,乔氏企业的股票就一跌再跌,各样经营也越发的不景气,而这个时候,秦慕却仿佛从天而降一样,带了一大笔资金,就帮他解决了问题,也成了乔氏企业的最大股东。

    只是后来知道了所谓的股票下跌,经营不景气,都是秦慕在暗中使的鬼,但木已成舟了,而且好歹他也做着乔氏的总裁,除了尽力听命于秦慕,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但再听话,也是有底线的,眼下一个莫名的男人要废掉他的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

    目光一沉,看向顾瑾寒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恶意:“我做错了,道歉就是了,你这样也有些太不讲道理了?而且,你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真以为在A市,你就是天了!我告诉你,沈氏集团的沈寒越,可是我未来的妹夫!”

    原本,在场的人还有些同情他呢,但贸然的把沈寒越提出来,就有些惹人笑话了,毕竟,乔氏的千金弄丢了金龟婿,这可是路人皆知的新闻了,现在他拿沈寒越出来当挡箭牌,是欺负这后生初来乍到,还没摸清楚情况吗?

    众人接连变幻的神色,顾瑾寒压根就没当回事,只是冷冷的睨了那人一眼:“就算你自己不动手,这个手,也有人替你废掉的!”

    他这话虽然狂妄了点儿,但却一点儿都没有危言耸听的,毕竟,他背后掌管的那个神秘家族,最被人忌惮的,就是那一批神出鬼没的杀手组织,别说是废人一只手了,就是偷偷杀个人,都保准不会留下半点线索。

    这些,别人不知道,秦慕可是一清二楚呢,虽然他来了A市之后,早晚也会放弃这些在A市扶植的傀儡,把早前扶植的企业,都收为囊中的,但是现在初来乍到,还是要先收敛锋芒的。

    所以,原本还想帮这男人一把呢,但这男人要是这么不识趣,看来也只有把他从乔氏拉下马了,毕竟乔家又不是只有他乔天泽一个儿子,不是还有一个乔天昊吗?

    秦慕蹙着眉头,正准备先把乔天泽赶出去呢,不料此刻,顾念却突然从洗手间里跑了出来。

    “哥,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残暴了?随随便便就要废人家的胳膊?”

    说完,就见男人正一脸阴寒的瞪着他,脸色难看之极,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出气,不过出气的手段多了去了,他刚才惹我不舒服,这出气的方法,当然要有我说了算了!”

    偷偷瞥了眼顾瑾寒的神色,见他没反对,就索性冲乔天泽伸了伸小指头,示意他过去,乔天泽本能的就想拒绝,但一转眼,看到顾瑾寒身边的保镖,无意识的拉开了外套的拉链,那黑亮的东西,一瞬间就差点晃了他的眼睛。

    如果乔天泽没看错的话,那是手枪,这一刻,他的腿都吓软了,只得战战兢兢的朝顾念走了过去。

    顾念贼兮兮的眯了眯眼睛,示意他脱掉上衣,原本他还有些扭捏呢,毕竟,顾念卸了妆之后,一张脸更加好看了,那莹白如玉的一张脸,配上一双清亮的眼睛,只要看过去,都有些不想移开眼睛了。

    这么一个美女,让他脱衣服,他的心神立刻就荡漾了起来,几乎想都没想就把上衣脱了个精光,也许是脱嗨了吧?他的手下意识的就又往皮带上滑了过去,看那样子,是打算解开皮带扣子了?

    顾念不悦的蹙了蹙眉,一旁的保镖就立刻按住了他,顾念这才让酒店服务员找来了一个记号笔,然后在他的背上涂画了一番。

    一个硕大的狗头,就这么赫然出现在乔天泽的背上,上边还用记号笔写了一行字:“汪汪汪,赏口新鲜的狗粮吧!”

    顾瑾寒那张冷冽的眸子,在看到乔天泽背上的字之后,都不由得染了一丝笑意。

    而围观的人,原本还因着和他的关系,在拼命憋笑呢,但憋到后来,实在是受不了了,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虽然不知道顾念在他背上写了什么,但乔天泽只听着周围的哄笑声,也知道写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愤恨的攥着拳头,一张脸早就扭曲变形了,但却不敢反抗,原本以为忍过去就算了,谁知这女人居然还要让他这个样子出门。

    “乔天泽是吧?这样吧,我今天跑过来一趟,好歹也花了四块钱的公车费呢,你呢,只要出去帮我要四块钱就行了!记住啊,只能问不认识的人要!还有,不能白要钱的,完了别忘了给路人表演个转圈什么的……”

    转圈,数数?岂不是把他当狗对待了?而且要万一再被记者拍下来,身为大明星的哥哥和乔氏总裁的双重身份,那明天的头条,他不就上定了?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