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二章 沈老太太的妥协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2:0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手正伸在门把上,眼看着就要拉开了,男人却突然顿住了,嘴角微微上扬,紧蹙的眉头正一点点的舒展开。

    虽然对女人的反应还算满意,但对于“白痴”这个形容词,他可并不怎么满意?

    算了,功大于过了,关于她动不动就乱用词汇这个,他觉得日后有的是机会去调教她,眼下最重要的,自然是替这个小女人撑腰了,看奶奶被这小女人气成这样,他可真不保证,老人家会不会恼羞成怒,就这样把她丢出去?

    门倏地被推开,只是一瞬,男人的身影就移到了顾念的身前,就这么把女人紧紧的护在了身后,这才抬眸瞥了一眼沈老太太:“奶奶,都这么晚了,您也该歇息了吧?”

    沈老太太显然没料定男人会突然出现,等反应过来之后,就不由得冷笑了起来:“看来,她刚才的话,是特意说给你听的了?亦或者,你怨恨我,所以特意教她说这些来气我?”

    可能是顾念长得太过于柔顺了,所以被顾念指着鼻子教训了之后,除了愤怒,更多的就是惊诧了,毕竟,在沈家,还没哪一个人能大胆到她这种地步的?

    沈老太太也算是出身于名门了,骨子里就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看在她的眼里,顾念这个一无是处的平门女子,在面对金钱的诱惑的时候,不可能会这么冷静,现在沈寒越突然出现了,她就越发觉得这女人心计深沉了,或许,压根就知道有人在偷听,才故意说出那些话的吧?

    有了这么个猜测,她看顾念的眼神,就更是阴森了,在她的眼里,这个女人第一次和她交锋,就可以顺利的揪出当年的事情来离间他们的祖孙感情,当真是其心可诛了!

    顾念又如何看不出她的心思呢?只怕这个男人一冲进来的时候,沈老太太就恨上她了吧?

    可是如果事先知道有人偷听,或许她就不说这些话了,原本也是一时冲动,因为沈老太太轻蔑的语气,突然就想起一说到“妈妈”,沈寒越那难看到极致的脸色了,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就突然有些心疼他了。

    觉得对比与她的成长环境,沈寒越实在是太可怜了,再加上沈老太太趾高气扬的态度,她就越发替沈寒越委屈了,想都没想,那些话就脱口而出了。

    虽然身为一个晚辈,说这些有些逾越了,但她却并未觉得有说错了什么?在顾念的理念里,就算是长辈犯了错,也是要道歉认错的,所以她觉得沈老太太有错,却又不肯承认错误,实在不是一个长辈该有的风范。

    偷偷瞥了瞥沈寒越的脸色,心里独独对他有了些歉疚了,因为如果这男人真的在门外偷听的话,那她刚才提到的事情,无疑又一次戳中了他的伤疤。

    三人就这么僵持着,半晌,沈老太太这才一下下敲击着手中的拐杖,仿佛有天大的委屈般,一双浑浊的眸子,就直直的看向了沈寒越。

    “寒越,这些年,你虽然格外的乖顺,但却一直和我不亲近,想必也是因为当年的事情,怨我吧?”

    沈寒越浑身颤了颤,狠狠的咬着牙,眼神直直的逼视着沈老太太:“奶奶,如果你一直不觉得自己有错,我又怎么敢怨你?”

    说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咬的极重,特别是落到“怨”字的时候,牙齿的咬得有些打颤了。

    不是不怨,而是身为孙子,没办法去埋怨这样一个可怜的老人?

    只单单看着他的表情,沈老太太就知道当年的事情,还是被他记到心上了,缓缓转了转轮椅,往前移动了一点儿,这才看着沈寒越,微微叹了口气。

    “寒越,这些年,想必你也查出了一些事情,但是你母亲的身份,你又知道多少呢?她是秦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是秦慕同父异母的妹妹,对你父亲,我虽然也有错,但错的却不是没有及时出手帮他,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掉进别人的圈套里,却没能及时的阻止他!”

    “圈套?”沈寒越脸上先是现出了一片迷茫的神色,而后眉头就痛苦的扭曲成一团了。

    其实有些事情他并非就一无所知,只是总是在即将触及到真相的时候,就戛然而止了,所以只能选择了逃避。

    可真的等到避无可避的时候,却一样要面对。

    沈老太太似乎并未注意到他的神色,也或许是注意到了,却故意忽略了吧?总之,就这么一字一句的讲述着当年的事情,狠狠的把那些不堪的伤疤,一一揭开给他看。

    “寒越,你母亲接近你父亲,原本就是带着目的的,她只是一个私生女,想要被秦家接纳,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否则我的儿子,就算是在美国接连失利,再退回来,也不过是向我认错而已,身为儿子,向母亲低头认错又有何难,却为何偏偏要死在外边呢?这里边要是没有蹊跷,说出来我都不信!”

    如此笃定的语气,直接就在心里对她的儿媳定了罪,可沈寒越就算也曾有所疑惑,但却没办法去怀疑自己的母亲,对她的话自然是无法苟同了。

    “奶奶,事情再未水落石出之前,谁都没有资格评判什么?这件事情,你就无需插手了,关于当年的事情,我会亲自给父亲一个交代的,只是,有一点,你要明白,我不是我父亲,和任何人交手,我都未必会输!”

    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娇姿态,那周身的气势,愣是让人无法去反驳他的话,只是一眼,就觉得像他这样的男人,是强大到足以掌控这世间的一切的,连沈老太太那双浑浊的眸子,都不由得动容了。

    甚至,如果没有刚才和顾念的那些不愉快,她甚至都想要彻底撒手了,可是一想起刚才的事情,她又如何能去接纳一个不懂规矩又喜欢挑唆他们祖孙感情的女人呢?

    “寒越,我从来都没否定过你的能力,只是你毕竟还年轻,又是第一次触及到感情,当局者迷,难免会有看不清的时候,可是奶奶不一样,奶奶过的桥可比你走的路都多,你就听我一句劝吧,这个女人,她不适合你!”

    绕了半天,等于又绕到相同的问题了,男人眸子一沉,脸上的神情很是不好看:“奶奶,适合不适合,总要试过了才知道!”

    说完,就直接忽略了沈老太太,不由自主的望了望身后的女人,那荡漾着柔情的一双眸子,看的女人下意识的就低了头。

    “寒越,当年没有拦下你父亲,就已经成了我一个心结了,这些年每每想起当时的情景,我都恨不得在他们开始之前,态度再强横一点,这样或许就不会……唉,寒越,就当奶奶求你了,无论如何,就听我一次劝吧?就权当是替奶奶解开心结,不好吗?”

    紧紧的攥着手里的拐杖,一下下的敲击着地面,脸上也满是悲痛欲绝的神情。

    刚才还是咄咄逼人的姿态呢,猛然间又变成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老太太,顾念愣愣的注视着这一幕,觉得此时此刻,她再待下去似乎就有些不合适了,从男人身后闪身出来,就要往门外走,却被男人一下子拉到了怀里。

    “你去哪儿?”男人狠狠的把她禁锢在怀里,似乎很怕她会突然撇下他,逃跑似的。

    沈老太太逐渐从悲痛里抬起头,就刚好被这一幕又狠狠的刺到了眼睛,可是看着沈寒越的神情,又瞥了瞥她那干瘪的手臂,突然就真切的认识到一个事实——她老了!

    事实上,就算是年轻的时候,在面对儿子的一意孤行,她又如何没有尽力去阻止呢?

    可是阻止的结果呢,竟是把他越推越远了,一直推到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位置,再想去伸手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或许,今时今日,她是否应该换一个策略呢?

    想到这个,沈老太太楞了愣神,就破天荒的指了指顾念,示意她往前凑上一点儿,只是男人明显不是很放心,一把牵过女人的手,缓缓的往沈老太太身边凑了凑。

    “既然寒越认准了你,只怕我再阻止,也是徒劳吧?既然这样,那我也就认了吧?”

    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沈寒越一双眸子探寻似的在沈老太太身上打了几转,等沈老太太一抬头,就略带埋怨似的瞪了他一眼。

    “怎么?就这么防着我这个老婆子?”说完,她又把目光移到了顾念的脸上,虽然一张脸上,都写满了“不情愿”,沈老太太却还是伸出手,缓缓放在了顾念的手背上。

    如果不细看,此刻看起来,竟觉得她已经化身成一个慈祥的老太太了,那咄咄的气势也被她尽数收敛了,可是只要偷眼一瞥,顾念就仿佛被她眸子里的那分阴寒弹了一下,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可是身后的男人,却硬是牵着她的手,缓缓的放在了沈老太太的轮椅上,示意顾念帮着沈老太太回房。

    “奶奶,我相信,只要你和顾念相处上一段,也会喜欢上她的!”

    如此肯定的语气,似乎只是在陈述着一个事实。

    不是不担忧的,因为沈老太太眸子里的那抹算计,又哪里能逃得过他的眼睛呢?只是,视线一放到女人身上,就莫名的对她充满了自信,总觉得像她这样的性格,原本就该被奶奶接纳的……

    **

    一大早,沈君美那怨毒的一双眸子,就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蛇般,时时刻刻都盯在顾念的身上。

    顾念是谁啊?小时候过于顽劣,又有哥哥撑腰,得罪的小孩子可是数不胜数呢,在学校的时候,时不时的都有人拿眼睛狠狠的剜她一眼,对于这些,她老早就习惯了,所以对于沈君美的目光,她完全就没当回事,也没有任何的不适。

    就这么自顾自的端坐在餐桌面前,有条不紊的吃着面前的早餐,这优雅的用餐仪态,生生把沈君美都衬托的粗鄙起来了。

    沈老太太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幕,倒微微有些诧异了。

    起初还觉得她是在装模作样,但细看下来,这女人似乎吃东西的时候还透着孩子般的一种天真,嘴巴那里鼓鼓的,什么东西吃到了她的嘴里,仿佛都变得美味起来了,这样的吃相似乎和优雅压根就沾不上边的,可偏偏在她的身上就能完全的匹配,也真是怪了?

    沈老太太胃口一向不太好,可也奇怪,和她一起用餐,竟比平时多吃了一倍。

    只是沈君美光顾着盯着顾念了,压根就没动几筷子,等顾念和沈寒越一离开,她就立刻不高兴的嘟着嘴,朝沈老太太抱怨了起来。

    “奶奶,你真的同意哥哥娶她了?你就不怕她进了门,怀恨着你当初对她的刁难,第一个就为难你呀?”

    沈老太太听了这话,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瞎说什么?奶奶什么时候也成了可以任人欺负的角色了?”说着冲沈君美一瞪眼,那威严的架子可端的十足。

    如果是之前,沈君美见老太太这样,估计早就溜了,可是今天她竟忍不住嗔怪似的看了沈老太太一样,小脸上满是委屈的神色:“奶奶,你就只会冲我摆大人的架子,轮到哥哥呢,你还不是二话不说,就这么妥协了!”

    “妥协?”沈老太太冷哼了一声,看着沈君美的样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这些年,竟光长个头了,脑子是压根一点儿也没长?如果我不妥协,你哥哥今天可就带着顾念去领证了?可是如果我执意给她定个观察期,起码还可以拖上一段时日!”

    “啊?真的?”沈君美原本一张小脸还耸搭的什么似的,可是听到这话,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这么说,奶奶也不喜欢这个顾念了!”

    不知怎的,沈老太太这次倒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这才淡淡的回了句:“喜欢不喜欢,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其实,沈老太太的潜台词却是,不管喜欢不喜欢,这丫头的身份都不足以进沈家的大门,但沈君美明显会错意了,因着老太太模棱两可的态度,不由得发了慌,眼神里的那份怨愤更浓了。

    “顾念,你想进我们沈家的门,我沈君美一定第一个不答应,哼,走着瞧吧!”见沈老太太有佣人推着出去了,沈君美这才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扬的扬了扬头,抓着手边的手包,就出门了……

    **

    而此时,车里的男人正一边开车,一边回味着早上的一幕,嘴角不由弯了弯:“顾念,以后要是有时间,一定要多陪陪奶奶……”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直接就把顾念给搞懵了:“为什么?”

    问完,她才不由得咋舌,依稀记起昨天的事情来了:“沈寒越,你该不会是玩真的吧?你真打算跟我领证?”

    说完,就屏着呼吸,紧紧的盯着男人,等待着他的回答。

    “你想多了!”

    不知为何,明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但看着女人这副极不情愿的模样。话到嘴边,却突然变了:“我只是不想娶乔雅,如果你真能讨得奶奶的欢心,拿你当幌子,似乎也不错!”

    “喔,原来只是这样啊!放心吧,看在你昨晚那么帮我的份上,这个忙我也一定会帮的!”

    似乎是如释重负,但似乎又不是,仿佛还隐匿着一丝失落,女人不解的皱皱眉,为了冲散这莫名其妙的情绪,干脆就豪爽似的拍了拍胸脯,向他保证了一番。

    该死,她就这么不想嫁给他?

    车内的气温陡然就降了下来,不悦的睨了她一眼,车子就这么横冲直撞的飞驰了起来,等停下的时候,女人随意往车窗外一瞄,就被“民政局”这几个字给闪瞎了眼睛。

    这货被他一刺激,该不会真的要来领证了吧?

    不过再多瞥了一眼,女人立刻就收回了所有的担忧,脸上还挂着几分小得意:“那个……今天好像是周日……”

    “所以呢?”男人冷冷的反问了一句。

    “所以,民政局今天也休息!”

    女人话一说完,就看到男人嘴角浮出了一抹的冷笑:“休息吗?只要我沈寒越想领证,就算休息了,我也一样能搞定!”

    语气里是说不出的自信,和他如今的表情一对比,女人刚才的那些小心思,就显得分外多余了。

    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所以呢,我们现在要去领证?”

    两手交叉,手指就这样转啊转的,心里有些不安,但似乎又有一点莫名的期待,等回过神来了,顾念忍不住在心里暗自卒了自己一口。

    “顾念,你丫就没出息吧?这离大龄剩女的道理还有一段路要走呢,就算着急,也不能和这么个克星领证啊?否则,婚后的日子,还不被他吃的死死的?”

    正一脸紧张的玩着手指呢,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打断了两人的思绪,刚按了接听键,连贝贝那火急火燎的声音就从听筒里钻了出来:“顾念,怎么办?我完蛋了!”

    “什么完蛋了?

    “总之就是快死了!顾念,怎么办?……”

    来不及听完后边的话,顾念就瞬间乱了分寸,急急忙忙的打断了她的话:“贝贝,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天台!”听筒里传来了连贝贝蔫蔫的声音。

    “天台?哪个天台,是咱们学校的那个博睿楼吗?”瞳孔猛地一紧,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似乎单等着连贝贝否定的回答呢,对方却怏怏的“恩”了一声。

    顾念的脑子“嗡”了一声,思维就彻底凌乱了。

    博睿楼?身为传媒大学的学生,对那个天台可是最熟悉不过了,那里可是传媒大学的跳楼圣地,几乎每一年,总会有那么一个想不开的学生,在那里选择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记得连贝贝刚刚和周奕闹掰的时候,似乎就又哭又闹的爬上过那个天台,当时顾念都吓坏了,愣是连哄带骂的,才把她劝了下去,只是现在这女人,究竟又发了什么疯?

    蓦地想起了沈寒越昨天的话,冷眉一拧,就一脸愤怒的瞪了瞪沈寒越:“快点给你那个混蛋助理打电话?哼,昨天是他送贝贝回去的,要是贝贝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难逃干系?”

    女人都是这么善变吗?昨天还夸杨烁是好男人呢,怎么今天就成混蛋了?

    男人的嘴唇抽了抽,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懒懒的动了动手指,拨了电话出去,只是响了半晌,都没人接,男人这才无奈的摆摆手,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见电话打不通,女人更生气了,一脸不高兴的指了指方向盘:“既然这样,你还愣着干嘛?快走啊,否则我担心待会过去,看到的就是贝贝的尸体!”

    说完,冷哼了一声,就扭过了头,一副不愿意和“渣男”浪费时间的表情。

    如果不是怕误了事情,沈寒越真想揪着她,好好调教一番,他是不是最近对她太好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居然都开始指使起他来了?

    不高兴归不高兴,男人还是不由自主的加了车速,这一刻的表情格外的认真,和他要去谈生意时候的表情简直是如出一辙的,仿佛慢了一刻,耽误的就是一个几十亿的大生意似的。

    原本1个小时的车程,不到半个小时就被男人一路飙到了地点,车子还没停稳当呢,女人就不管不顾的冲了下去,男人的眉毛又不可抑制的抖了抖,心里真想立刻把这个该死的女人,给狠狠教训一顿。

    没停稳,就这么冒失的冲了出去,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可是,顾念压根就没心情去注意他的情绪了,也不管男人的脸色有多黑,径直就无视她,朝着博睿楼里狂奔了过去,先是坐了电梯到了顶楼,又从顶楼爬了一段楼梯上了天台,就看见连贝贝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脏兮兮的水泥地上,衣服凌乱不堪的,头发也乱糟糟的,就这么神情恍惚的望着天空出神。

    “贝贝,你别吓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见到顾念,连贝贝这才从呆愣里回过神来,然后“哇——”的一声扑倒在顾念的怀里,就大哭了起来。

    见连贝贝这样,顾念登时就怒了,直接把连贝贝从地上拉了起来:“是不是杨助理欺负你了?妈蛋,欺负完了,转眼就跑,走,我陪你去找他!”

    顾念一边说着,一边义愤填膺的攥着拳头,拎着连贝贝就要往楼梯的方向走,谁知连贝贝却把头摇的什么似的,直接就拽住了她。

    “小念,不是杨助理,是我!我昨天喝醉了,就硬拽着杨烁来了天台,好像和一对小情侣起了冲突,我……我当时脑子不太清楚,好像把谁给推下去了……”

    连贝贝一边说一边哭哭啼啼的往天台的边缘凑了凑,然后小心翼翼的往下张望了一下,楼下除了黑漆漆的地面,哪里又有半个人影呢?

    顾念整个人也都懵掉了,一边不知所措的拽着连贝贝,一边小心翼翼的又问了句:“你是在这儿推的吗?”

    连贝贝呆滞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我后来好像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天台了……”

    “那杨烁呢?那一对小情侣呢?都不见了?”

    大早上的,猛然听到这个事情,顾念整个人都不好了,可偏偏连贝贝现在脑子里就是一堆浆糊,问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搞的她这会儿脑子也不清晰了。

    沈寒越上来的时候,连顾念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了,说了半天,男人才听懂个大概,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似的眼神仿佛带着无数的能量般,只一瞬,顾念就不慌了,看着男人静静的在一侧打电话,只看着他的背影,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了,只要有他在,那她就什么也不怕了。

    半晌,男人这才朝两人走了过来:“放心吧,当时他们只是在楼梯间起了冲突,贝贝推倒的人,也只是膝盖磕了一下而已,就是杨烁,好像头磕到了墙上,昏迷了,那对小情侣见事情闹大了,就叫了救护车,贝贝当时醉的一塌糊涂的,估计就自个儿爬到天台了吧……”

    说完,沈寒越就冷冷的扫了一眼连贝贝,看样子,因为杨烁,他对连贝贝是有埋怨的,但介于顾念的立场,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转身瞥了一眼顾念:“杨烁好像醒了,你要去看看他吗?”

    话音刚落,连贝贝却率先蹿了出来,然后一把扯住了顾念的胳膊:“当然要去了,小念,带上我一起吧!”

    说完,见沈寒越瞥了她一眼,就又心虚的垂下了头。

    “你呀,怎么发起酒疯来,比我都不靠谱呢?”

    顾念责备似的点了点她的额头,连贝贝一向嘴硬,只是这次却破天荒的没有反驳什么,就这么心虚的垂着头,任凭顾念怎么数落,都不带还口的。

    不过,等到了病房,见这个受伤的当事人都没有责备连贝贝什么,甚至还因为没有保护好连贝贝而露出一副自责的模样,顾念也就识趣的住口了,顺便把病房留给两人,狠狠瞪了沈寒越一眼,示意他赶紧出去。

    “怎么?就不怕单独把连贝贝留在病房里,会被我那个混蛋助理欺负了?”两人刚出了病房,沈寒越就不动声色的瞥了瞥女人,揶揄似的问了一句。

    妈蛋,这男人怎么还记着这茬呢?她当时不是急晕头了吗?

    于是顾念呵呵干笑了两声,假装无意的瞥了瞥周围的环境,就是不理会他的揶揄,完全把装傻充愣的潜质发挥到了极致。

    末了,还状似无意的抬头看了看天:“沈先生,今天天气挺不错哈……”

    这小女人耍起无赖来,还真就拿她没辙?

    沈先生的原则就是,一旦不能动口的话,就可以适当的先动手,再动口,趁女人不注意,身子猛地往她身边一凑,就整个把女人抵在了墙上,一只手放在她的下巴上,然后,一张薄唇就顺势压了上去。

    轻轻触碰了一下,两瓣嘴唇飞快的碰了一下,一半是冰凉的,而一半却是炙热的。

    抬头,瞥了瞥女人那一脸紧张的神情,放在下巴上的手顺势上移,轻轻阖上了她的眼睛,紧接着,温热的舌头就试探似的朝女人的口腔里探了进去,还没来得及纠缠一下,电话铃声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男人并未打算理会这恼人的铃声,可女人却瞬间被这铃声给惊醒了。

    “天哪?顾念,你傻了吗?怎么能这么被他吃豆腐呢?”反应过来之后,女人猛地睁眼眼睛,膝盖往前一曲,狠狠的撞击了一下男人的膝盖,只是好似偏移了一点,顺势就撞上了不能撞的那啥了。

    见男人先是一脸痛苦的弯下身子,缓了一会儿,紧接着就抬头饿狼似的瞪着她,眼神里似乎有熊熊的火焰正幽幽攒动着。

    坏了?这男人狼性的一面,该不会被她一撞,就这么撞出来了吧?顾念“呵呵”傻笑着,不由得苦了脸。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恼人的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男人一脸不悦的睨了一眼手机,可对女人来说,这手机铃声就仿若是救星一般,听起来简直悦耳极了:“那啥,你手机好像响了?”

    说完,又觉得这句简直就是废话,这么大的铃声,耳朵不聋,都是能听到的吧?

    于是又转了转话锋:“打的那么急,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事情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伸出手掌,迅速的做了个“拜拜”的手势,然后刺溜一声,顾念就兔子似的蹿跑了。

    微微眯着眼睛,这才瞥了瞥手里的手机,不耐烦的按了接听键:“薛浩扬,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

    威胁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电话那端的男人打断了,握着电话的手也不由得加了力度,瞳孔一缩再缩,脸上的神色很是奇怪,半晌,这才咬牙切齿的吐了一句话:“这个秦慕,蛰伏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回国了?”

    薛浩扬听着他阴阳怪气的语气,脸上满是关切的神色,语气不由得就放缓了:“寒越,你还好吧?”

    “好!当然好!我好的狠呢!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压制他的机会了!”

    听他这么说,薛浩扬这才稍稍放心了点儿,就又交代似的说了一句:“寒越,其实秦慕在国内已经暗中扶植了一些企业了,这次把秦氏海外集团的生意往A市转移,一定事先做好万全打算了,你万事小心!”

    “放心吧,我沈寒越,什么时候输过?”冷冷的眸子只是随意一瞥,就仿佛有着睥睨一切的气势。

    薛浩扬作为他的好兄弟,又如何不清楚他的实力呢?

    “那好,我这边得到消息,今晚上4点,秦慕会到达机场,今晚上6点大概会在天临酒店和A市的一切企业洽谈一些重要的合作事宜,你尽快安排下吧!”

    听薛浩扬这样说,沈寒越就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腕子上的手表——11点10分。

    时间还很充分!

    挂了电话,沈寒越浑身上下仿佛都散发着一种冰冷的寒意,这个时刻只要有人路过他身边,都下意识的要往后缩一下,等沈寒越进到病房的时候,杨烁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

    毕竟,作为助理,他对沈寒越的一言一行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基本上,只要他们BOSS露出这种神色的时候,就代表哪个企业要倒大霉了。

    只是,这一次,他似乎又多了一分愤怒的情绪,这样以来,他整个人显得都有些阴郁了,而眸子里也多了一分凝重,下意识的,杨烁就意识到了什么?

    只怕这个企业还很不好对付?

    于是,急匆匆的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总裁,是不是要召开紧急会议,我……我这就去通知……”说着,就急匆匆的掏出了手机,哪知,却被沈寒越一把夺了过去。

    “我就是过来拿个电话,您躺着休息吧,我亲自通知!”

    杨烁身为他的助理,每次会议可都是由他亲自安排通知的,大到股东会议,小到专门的小组会议,只是看这架势,BOSS这次是要再一次动用这个所向披靡的专门小组了?

    说到专门小组,除了沈氏集团的一些优秀员工,还有些就是无所不能的电脑黑客,金融奇才,几乎这样的组合,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迅速探测到对方的所有动向,然后有专门的人员实施一系列有针对的打压。

    杨烁有幸做过一次这样的会议记录,总是时时的被那些人极快的反应能力和缜密的思维给惊叹到。

    甚至也是那次会议记录,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这个BOSS之所以能被A市称为商业奇才,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不但手下有着这么一个所向披靡的专门小组,甚至他还是这个小组的核心力量,每每小组在遇到瓶颈的时候,他的一句话就总是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虽然不知道沈寒越这次究竟要对付谁,但一想到又可以和这样的专门小组共事了,杨烁就抑制不住的兴奋,此时不顾沈寒越的阻拦,硬是巴巴的跟了上去。

    “BOSS,我真的已经没事了,你就让我一起过去吧?”

    说完,都还没等沈寒越答应,他就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那笑容叫一个“谄媚”啊,似乎生怕沈寒越会拒绝似的,索性沈寒越也已经习惯了杨烁的事无巨细,见他坚持,却也没反对。

    于是,原本只是过来探望病人呢,还没等顾念和连贝贝反应过来,沈寒越就成功的把这个病人给拐跑了。

    连贝贝瞪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看了好大一会儿,这才一脸不情愿的看向了顾念:“小念,你们家沈总该不会是“周扒皮”转世吧?杨烁都伤成这样了,他却还非逼着杨烁去工作?”

    “连贝贝,你丫眼睛瞎了啊?没看到是杨烁自己非上赶着要去的吗?”说完,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狠狠瞪了一眼连贝贝:“他可不是我家的,别乱说!”

    说完,扭身就出去了,连贝贝楞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喂,你去哪儿?”

    “能去哪儿?病人都跑了,这会儿肯定是要去补办出院手续了!”顾念一脸嫌弃的瞪了一眼连贝贝:“是杨烁撞了头,怎么觉得连你也一起被撞傻了呢?”

    顾念说完,见连贝贝还没反应,丢下这一句,就飞快的跑掉了,连贝贝楞了一会儿,也随即追了上去。

    两人正嘻嘻哈哈的打闹着呢,顾念的手机也催命似的响了起来,接听了之后,却竟然是个陌生号码,本能的就想按掉,可是这铃声响起来还没完了,这才随意按了接听键,移到了耳边。

    “喂,是顾念吗?”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还有些熟悉,顾念思索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似乎是乔雅。

    语气本能的就硬了下来:“你有事吗?”

    听到她语气不善,电话那边的女人也没生气,反而还一声比一声温柔娇媚,直听的顾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

    原本就没什么交情,她也不想去敷衍她,所以语气很是不耐烦。

    这下电话那边倒是没在寒暄了,而是直接切入了正题:“顾念,老太太要见你!”

    老太太?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她大抵说的是“沈老太太吗?”,只是她早上不是刚见过吗?再说了,沈老太太要见她,需要乔雅专门通知吗?

    而且沈老太太又不是她的家人?她以为她是谁啊?想见她,她就得巴巴得赶过去,听她羞辱?

    想起沈老太太故作慈祥的眼眸里的那一抹精光,顾念就本能的不爽,总觉得这个沈老太太还会借机玩什么幺蛾子,此刻,就怎么会巴巴的赶过去呢?

    似乎,料定了她会拒绝,乔雅蓦地又加了一句:“顾念,沈老太太和曙光的刘总在天临酒店1211房谈事情,至于要不要过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