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一章 和沈老太太的交锋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5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车里极其安静,两人的呼吸声甚至都清晰可闻,顾念勾着头,用手抹着脸上的泪花,见车子迟迟没有启动,就忍不住想抬头偷瞥一眼,哪只一抬头,刚好就对上了那双幽潭似的眸子。

    四目相对,顾念紧张的往后缩了缩身子,只是她缩一分,男人就往前凑一分,眼见已经退无可退了,她索性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良久,一个冰凉的触感就在她脸上轻轻滑动了起来,猛地一睁眼,却发现男人正小心翼翼的拿着湿巾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污渍,见她睁眼,这才一脸嫌弃的把湿巾往她手里一丢。

    “你脸上都涂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脏死了!”

    很脏吗?

    顾念闻言朝手里看了下,那团湿巾虽然已经被揉做一团了,但上边黑乎乎的印记还清晰可见,满不在乎的把湿巾随手扔到车用垃圾桶里,这才拍拍手,鄙夷的瞪了他一下。

    “那是化妆品残留,你有没有点常识啊?”

    说完,抬头看男人依然是一副质疑的表情,索性随手从包里拿出睫毛膏,朝男人眼前伸了伸:“怎么?不信?那要不你亲自试试……”说着,顾念一手拽着男人的胳膊,另一只手拧开睫毛膏,就想往男人眼睛上刷。

    只是凑近了之后,却不由得顿了一下:“呀,沈寒越,你的睫毛不但够黑够长,似乎还是天生的自来卷呢?

    自来卷?听了她这该死的形容,男人的嘴角不由得抽了几抽:“那叫天生丽质,不像你,还要依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增加卷翘度……”说着,还一脸嫌弃的推开了女人的手,仿佛那睫毛膏是多么脏的垃圾似的。

    女人朝他翻了个白眼,这才把东西又收了起来,忍不住又朝男人脸上瞥了瞥。

    也许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吧,这还是第一次发现,男人竟长着一双好看的眼睛,黑亮的瞳孔,长而黑的睫毛,再配上精致的五官,真像是造物主精心打造的作品。

    “沈寒越,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生出你这样的极品,你的妈妈,一定很漂亮吧?”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问了这么一句。

    谁知道男人的脸却突然黑了下来,凛冽的眸子只狠狠的朝顾念一瞥,就让这小女人吓的立刻噤声了。

    看样子,她是触到男人的雷区了?只是为什么呢?“妈妈”这个词,该是这个世间多么温柔的词汇呀?可瞧他的样子,分别就是一道不愿被触及的伤疤陡然被人揭开了?

    就算是在好奇,顾念也忍住了,嘻嘻哈哈的开始转移着别的话题了,见男人依然冷着一张脸,索性就随意按了一下车载播放器,干脆听起音乐来了。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但我现在还记得,在一个晚上,我的母亲问我,今天怎么不开心……”

    当这雷人的旋律一响起来,男人的嘴角就不可抑制的抽搐了几下,可女人却好似没看见似的,只是一脸兴奋的摇晃他的手臂:“沈先生,原来你也喜欢听《滑板鞋》啊?哈哈,真想不到,你这爱好也挺独特的?”

    爱好独特吗?这小女人是不是把那天醉酒的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是你闹着要听,车里又没有,怕你下次醉酒再闹,就特意让杨烁下了这个………”

    虾米?还有这一茬呢?顾念揉了揉额头,想了好一会儿,仿佛有了点印象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她那天仗着酒疯,似乎还狠狠揍了他几下。

    于是,在抬眼偷瞥男人的时候,就稍稍有些心虚了,生怕男人这会儿又来了个秋后算账,只得嘿嘿的傻笑着,佯装迷茫的挠了挠头:“是吗?原来我醉酒了之后品味这么独特啊?嘻嘻,我都不记得了……”

    这么明显的欲盖弥彰,要是看不出来,他就是傻子了,但所幸他也没计较,停了半晌,眼神就在她的脸上定格了:“眼泪要为值得的人去流!”

    “啊?”女人莫名其妙的张了张嘴,反应了半天,这才理出点头绪,合着他以为刚才她之所以哭,是因为舍不得叶子睿了?难道她看起来,就这么不开眼吗?

    腹诽归腹诽,顾念这一刻却忍不住凑近了他耳边,笑眯眯的和他开起了玩笑:“那刚才你丢我下车?是因为我偷偷在你西装上抹了把眼泪,还是因为……?”

    后边的话还没问出来,沈寒越就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不然,你以为呢?吃醋吗?顾念,我还没你那么不开眼,叶子睿这样的货色,连给我当抹布,我都嫌弃,亏你还当块宝!”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舍不得叶子睿了?而且,不就开个玩笑嘛,这么贬低她,又是闹哪样啊?知道他高贵,知道他看不上自己,但没看到她都这么倒霉了,妈蛋,说句假话会死啊?

    顾念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沈先生,你今年三十了吧?”

    见男人没搭理她,又兀自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然后一脸悲愤的看着他说道:“沈先生,我妈说,像我这样的德行,是很难嫁出去的,好不容易有人要了,却还被踹了,看样子是注定要做大龄剩女了,所以,你懂吗?”

    看男人依然冷冰冰的盯着她,就又怜悯似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沈先生,我只是想说,我还只是走在去往大龄剩女的路上,但是像你这样的年龄,却已经是妥妥的大龄剩男了,所以,你丫又得瑟什么呢?”

    女人说完,双眼的一眯,就得意的笑了起来。

    哼,让你丫刚才贬低我?让你丫高贵冷艳,老黄瓜一根了,装什么新货上市,看我不膈应死你!

    男人自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睨着她,嘴角微微抽搐着,看着这一幕,顾念就有些害怕了,瞄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生怕这男人恼羞成怒,会做了她,然后就这么抛尸荒野了?

    正往后缩着身子呢,男人却突然往前一凑,修长的胳膊就这样顺势把她圈在了怀里:“明天带上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

    “干啥?”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的顾念彻底懵了。

    “领证!”男人双眼一眯,露出了一抹狡猾似的微笑,这感觉肿么看肿么像诱拐小红帽的狼外婆。

    “沈寒越,这是几?”

    女人以为他被自己气傻了,伸出一根手指,在男人眼前晃了晃,不料男人猛地一张嘴,就把手指咬在了嘴里,那眼神里莫名其妙的团团火苗,就这么在女人面前晃来晃去。

    本能的把手指抽了出来,一脸警惕的盯着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仿佛随时会爆发危险分子,得意的小脸皱了皱,隐约有着求饶的意思了。

    “沈先生,就算你被我气疯了?也犯不着搭上自个儿来惩罚我吧?我妈说了,我这人毛病一堆,优点却寥寥可数,这辈子很难嫁出去的,所以,你千万……千万别冲动啊!”

    “是吗?刚才谁说我是大龄剩男来着,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挑剔了,不如我们就这么凑合吧?”

    凑合个毛啊?我顾念看上去像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可看着男人脸上那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生怕她一个不当心,说话惹毛了他,这男人会当场办了她?于是犹豫了片刻,只得委屈的咬了咬手指:“这个……明天的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要不这会儿你先送我回去拿户口本?”

    讨好似的看着男人,还伸出手指试探的指了指导航上的位置,示意男人赶紧送她回去,可是男人就像没看见似的,就径直启动了车子,朝着环山别墅的方向驶去。

    “不用这么麻烦,直接让杨烁顺便带过来就行了!”

    男人淡淡的回复了句,就开始专注的开起车了,只留女人独自反应了半天,这才一脸迷茫的拽了拽他的袖子:“杨助理离我们那儿应该很远的,为什么要用顺便?”

    沈寒越头都没回,就冷冷的丢了她一句:“你没瞅杨烁那小子看连贝贝的表情吗?今天这么大好的机会,他估计早就借机告白了!”说完,用下巴朝手机那儿努了努:“这小子的电话现在关机了……”

    听他这么一说,顾念下意识的就摸出手机,往连贝贝电话上打了过去——居然也是关机?

    顾念此时笑眯眯的看着手机,似乎还挺高兴呢?

    乐完了,还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虽然和杨助理不熟,但觉得他还算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我们贝贝这次赚大发了!”

    好男人?既然都不熟了?这女人是怎么看出来的?而且当着他的面猛夸他的助理是什么意思?沈寒越一边开着车,一边瞥了瞥她那喜滋滋的模样,心里的一小角开始不平衡了。合着他的助理都能在女人这里得到好评?偏偏他就不能了?

    不悦的蹙了蹙眉,假装漫不经心的随口问了一句:“那我们也算很熟了吧?在你看来,我……?”

    话还没问完呢,就接收到了顾念一脸鄙夷的神情:“沈先生,我们不熟!”

    车子倏地就猛地刹住了一下,接着,男人又猛地启动了起来,这连续的动作,纵使有安全带的束缚,但身子还是没来由的晃了几晃,一脸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但看到他黑的堪比锅底的脸,女人还是识趣的选择了沉默,抱怨的话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一路无话,等车子再次猛地停下的时候,已经到了车库了,冷冷的解开安全带,揪着女人的胳膊就下了车。

    虽然顾念在女孩里,身材已经算是高挑了,但和沈寒越一比,却还是小短腿的性质,男人偏偏拉着她,走的飞快,所以她的身子一直都摇摇晃晃的,一时之间竟很难抓到重心了。

    “沈寒越,你走慢点能死啊?”

    不满的朝他怒吼了一句,男人就应声停下了,顾念这才喜滋滋的稳了稳身子,等往前一扫了一眼,就不由得楞住了,只见前方台阶上正停着一个轮椅,一个雍然华贵的老太太就坐在轮椅上,一脸阴沉沉的盯着她,如果不是她身边站着沈君美,顾念差点都吓的叫出来了。

    因为这老太太气质太过于阴郁了,而院子里的灯光又比较暗,这么猛地一看,下意识的,她就险些以为是不是撞鬼了?

    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的观念,等缓过神以后,顾念就下意识的想往沈寒越身后缩,总觉得这老太太虽然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瞪着,却愣是在她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人气,连带着整个院子里,似乎都有了一股阴森森的味道。

    “奶奶——”沈寒越主动的凑上前,冲轮椅上的老太太喊了一声,虽然是极其恭敬的姿态,但眼神里却有着淡淡的警告。

    沈老太太瞥了瞥他身后的女人,又瞥了瞥他脸上的神情,就不高兴的冷哼了一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奶奶?”

    听到这略带讽刺的话语,沈寒越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就算眼睛不想看到,可这却是血淋淋的事实,奶奶,试问一下,我能否认您的存在吗?”

    不知为何,一看到沈老太太这咄咄逼人的气势,沈寒越的脑海里就隐约闪过了当年的一些影子,虽然他这些年,他一度很怨恨母亲的软弱,恨母亲为什么舍得丢下他们,而一走了之,恨母亲为什么不带他们离开,更恨母亲为什么要收下沈老太太开出的支票。

    但是这些年过去了,就算是再多的怨恨,也在对母亲的思念里一点点的磨平了,却唯独沈老太太,每每只要一见到她,就总是无法原谅她当年的所作所为,可身为孙子,却又不能忤逆她。

    所以就纵容着她的控制欲,一天比一天强大,如果不是他的手腕略胜一筹,只怕到头来,也不过是老太太手里的一个傀儡而已,就算徒有沈氏集团,却也难有所作为,更何谈替父亲讨回公道了。

    也许是这几年,随着他一点点的脱离控制,沈老太太也老了,就算是不想对公司完全放手,却也已经有心无力了,对于公司,也就慢慢的松口了,可是唯独对沈寒越的婚事,她却迟迟不愿意松口。

    如果没有顾念的出现,那沈寒越也就依了她的意思了,反正在他的眼里,娶谁都没有什么区别,可是直到顾念的出现,沈寒越这才理解了当年父亲的一意孤行,看来他当年也不是真的要忤逆老太太,而是那个人一旦出现了,便不由得自己掌控了。

    就像是现在的他一样,在刚才的订婚宴上,女人只要瞥叶子睿一眼,他心里就揪的难受,只想牢牢的把女人护在身后,不允许任何男人看上一眼,但是却又怕女人排斥,直到在车上,这女人提到剩女、剩男这一茬,他心思一动,突然就冒出要用婚姻把女人拴在身边的念头了。

    只要牵扯到婚姻,就必须要过沈老太太这一关,原本想着学当年的父亲一样,先领证,以后的再想办法说服这固执的老太太,可是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的,而且还来的这么快?

    瞅着女人的神情,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忧了起来,总害怕这个小女人会像当年的母亲一样,在沈老太太强势的手段下,就这么妥协了,所以大无畏的把女人往怀里一揽,一双手还紧紧的握着女人的手。

    这举动,直接就气的沈老太太一瞪眼,一根拐杖就顺势朝这边砸了过来,因为男人把女人紧紧的护着呢,所以这拐杖未触到顾念半分,只是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男人的腿上。

    顾念眼看着沈老太太砸了自己的孙子,脸上不但没有丝毫关切的神情,就还这么威严的端坐在那儿,似乎就单等着孙子朝她下跪认错呢?

    妈蛋,这该死的女人,该不会像她的奶奶一样,是半路嫁进来的吧?

    想到这一层,顾念就忍不住想起她的极品奶奶和极品姥姥了,好像听佣人说,她那个奶奶曾经还差点溺死她的父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家里的一些事情,有了感同身受的情境,总之顾念就这么大无畏的从男人怀里钻出来,径直走到了沈老太太的轮椅面前,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奶奶是吧?你还配得上这一声“奶奶”吗?别人家得奶奶要多慈爱就有多慈爱,你在看看你,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沈寒越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呢?真是好笑,做奶奶做成你这样,还要质问别人心里有没有你?”

    第一眼见到顾念的时候,就觉得她像是一个温顺的小猫,只是这小猫突然伸出锋利的爪子出来挠人了,沈老太太就有些吃不消了。

    “你……你……”

    “你……”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囫囵的话出来了,沈君美见老太太被气成这样,立刻就趾高气扬的站了出来,指着顾念的鼻子,好一通说落。

    “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顾念,你给我滚出去!”

    顾念冷冷的盯着她,一脸不高兴的打落了她的手指:“有教养的人,从来就不会拿手指着别人的鼻子……真是的,以为我爱来这儿似的……”

    说完,女人就下意识的跑过去,揪着沈寒越的衣袖,就要带他一起走,见拽不动他,这才想起来,貌似这里就是他的家吧?没记错的话,她刚才好像还教训了他的奶奶?

    不好意思的啧啧舌,一脸讨好的摇晃着他的胳膊:“对不起啊,我刚才看到她砸到你,一时……一时生气……就……就……总之,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顶撞她的,算了,这里是你的家事,我就不搀和了,我走了……”

    顾念见沈寒越没有任何反应,观察了半天,似乎他也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这才放心的冲他摆摆手,就要往外走。

    不料男人突然用力一扯,再一次把她扯进了那温热的胸膛里:“这么晚了,想走去哪儿?”

    “可是,我……”女人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沈老太太,刚才只顾着逞口舌之快了,现在看来,她作为一个外人,而且还是一个晚辈,就这么对一个长辈指手画脚的,确实也是过分了。

    于是,就不好意思的冲沈老太太鞠了个躬:“对不住了,我作为一个外人,实在是不该多管闲事的,我先给你道歉了,不过你也确实是有错的,身为奶奶,怎么能直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冲孙子动手呢?”

    面对她的道歉和说教,沈老太太并未接受,只是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巴不得她能赶紧消失,可沈寒越听到她道歉的话,微微蹙了蹙眉头,温柔的眸子落在她身上看了一会儿,这才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冽,扫了一眼沈老太太和沈君美。

    “顾念,记住,你不是外人,你是我的妻子!作为妻子,你尽力维护自己的丈夫,并没有什么过错!”

    虾米?

    这一刻,岂止是顾念被这句话给惊了一下。

    就连沈老太太和沈君美,都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打量了男人片刻:“寒越,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哥,你再说什么疯话呢?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沈君美也忍不住瞪大眼睛,朝沈寒越质问道。

    “君美,这里没你的事情,还不乖乖进屋呆着去!”沈寒越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冷冷的扫了沈君美一眼,语气里满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沈君美还想说什么,但一瞥到沈寒越那骇人的脸色,只是不高兴的跺了跺脚。

    “奶奶,你看看我哥?刚才的订婚宴也是这样,为了这个女人,居然当场给我甩脸子,现在为了这个女人,居然又给奶奶脸色……你看到了吗?这个女人刚才都敢教训您了?真要是让她进了沈家的大门,沈家还不被她闹翻天啊?”

    很显然,沈君美一从订婚宴出来,就急着去找沈老太太告状了,乃至于沈老太太这几天好容易消停了,可是今天,却又一次大半夜从沈家宅院来了这里。

    想也知道是沈君美又去告了状,只是凭着老太太的耳目,就算沈君美不去告状,只怕也会出现的吧?

    想到这儿,沈寒越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眼院子里站立的佣人,只看得他们勾着头,急匆匆的回避了,这才收回目光,转而一脸平静的看向了沈老太太。

    “奶奶,我今天只是通知你,并不是要征询你的意见,总之,不管你同不同意,顾念,我都娶定了!”

    声音不大,可一字一句都格外的有力度,愣是让沈老太太心口一紧,看了他好一会儿,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沉默了一会儿,这才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你们领证了?”

    “预备明天领证,只是今天通知你一下!”说着,一双眸子先在沈老太太身上打量了片刻,等转身看向顾念的时候,神情立刻就柔和了起来。

    “累了吧?走,我先让管家帮你安排住处,你今天先好好休息下!”

    破天荒的,这次沈老太太倒没反对,只是冲管家招了招手,就让她按照沈寒越的意思去安排了,只是管家在接收到沈老太太的示意以后,就下意识的往沈寒越那儿瞥了一眼,生怕沈寒越会把她误会成老太太的眼线,就此驱逐出去。

    只是沈寒越此时已经揽着女人离开了,似乎并未注意这里的情况。

    沈君美看到两人相携离去的身影,就不由得跺了跺脚:“奶奶,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为什么不拦着那个女人,反而还留她住宿?”

    “放肆!”沈老太太虽然在沈寒越面前,气势已经不比往昔了,但沈君美面前,还是有着绝对的威严的,只是一瞪眼,沈君美虽然还在偷偷嘀咕着什么,却已经不敢多说什么了?

    而管家得到命令,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安排房间,而是快速的进了一楼大厅,嗫嚅了半天,这才向沈寒越请示了一番:“老太太说,要我把顾小姐安排在二楼最西边的客房……”

    见沈寒越半天没抬头,管家索性就又添了一句:“沈老太太今天就住顾小姐隔壁!”

    听了这番报告,男人这才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会儿顾念,又瞄了一眼楼梯的方向,这才淡淡的回了句:“既然这样,就按老太太的意思去办吧!”

    说完,就任由管家领着顾念上去了,而这时候,沈君美也一脸委屈的推着沈老太太走了进来,然后又在佣人的协助下,缓缓的上了二楼。

    自始至终,男人都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其实,沈老太太在打什么主意,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毕竟,以往因为腿脚不方便,她又几时住过二楼呢,今天独独要住二楼,还不是因为他在一楼,所以想避开他的注意,直接去找顾念。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沈老太太见他态度坚决,估计已经把主意打到顾念身上了,只怕今晚又是威逼利诱那一套了?

    也许是存着点私心吧?总想看看顾念面对沈老太太,又会给出什么样的反应呢?刚才她似乎没让他失望,只希望今晚也别辜负了他的期待吧?

    想着这些,待管家从楼上下来,沈寒越低声吩咐了几句,就推门回房了。

    和衣躺下,男人并未立即歇息,而是不动声色的拿出刚才管家递来的小盒子,拿出那个小型耳机,缓缓的戴在耳朵上,这才微微眯起眼睛,等着听听沈老太太接下来的手段了。

    手紧紧的攥成一团,睫毛也微微抖动了起来,时隔多年,当年那该死的感觉又回来了,总是担忧着,这女人会像当年的母亲一样,就这么义无反顾的接下支票,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虽然后来他辗转打听一番,才知道母亲当时拿着这杯水车薪的一笔钱,跑去了美国支援父亲,当年的心结才算稍稍打开了些,只是当时那种仿佛被世界遗弃掉的感觉,却还历历在目。

    特别是沈老太太揪着哭成泪人儿的两兄妹,当着两人的面轻蔑的指责着母亲的不是,当年沈君美还小,意识还模糊,所以并未对她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他却不一样,一直许多年过去了,他都一度以为是母亲贪恋钱财,看父亲势头已去,便拿着钱另寻出处了。

    甚至一度以来,他没办法爱上任何女人,和当年的事情也不无干系,因为母亲当年的阴影,他总是从骨子里都看轻了她们,又如何会付出真心对待她们呢?

    当年在学校,之所以注意到许蕙,也是因为她那不同于母亲的坦率与勇敢无畏,那个时候,他对她是欣赏的,但却无法去爱,具体的原因他却始终无法弄明白,直到遇到了顾念,心里有了那一阵悸动似的情绪,他也是无法理清这些关联。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吧,原本就是没有任何根由的,如果他当初懂得了这种感情,也许对母亲,就不会埋有太多怨恨吧?

    正陷入这无尽苦涩的回忆中呢,耳机里突然响起了笃笃的敲门上,接着就是女人去开门的声音,然后是轮椅转动的声音,悉悉索索了以后,门才阖上。

    看样子,沈老太太已经出动了?

    果然,耳机里立刻就传来了沈老太太不可一世的高傲语气:“顾小姐是吧?我能跟你聊两句吗?”

    顾念自打一看到沈老太太,心里就不住的发毛,大晚上的对着这么阴郁的一张脸,这感觉,跟看鬼片可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鬼才想跟你聊两句呢?”顾念不由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但碍于今天不礼貌的举动,想着就当是表达歉意了,就勉强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见她点头,沈老太太脸上就多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轻视。

    “顾小姐,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们这样的家庭,是不会接纳你这样的女孩子的,要不你就只能像寒越当年的妈妈一样,只能偷偷摸摸的领证,却不能得到沈家的承认,甚至于连一个婚礼也别想得到,直到我的孙子回心转意,然后你乖乖的拿钱离婚……”

    说完这些,沈老太太故意顿了一下,一双眸子精明的在顾念的脸上扫了扫,见女人脸色有些不好看,这才又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我看顾小姐还年轻,与其不明不白的跟着寒越,还要担心着哪一天被扫地出门,倒不如识趣一点,直接开个价吧,我怜惜你这些天伺候寒越不容易,倒还能适度满足你的条件……”

    虽然和沈寒越一样,皆是出自名门,但顾念自问,如果相同的情况换到她哥哥的身上,顾太太绝对不会这么盛气凛人的用钱砸人!

    父母担心子女会所遇非人的心情,她也了解,但谁不是爹生父母养的,就算在爱惜自己的孩子,就能把别人家孩子的自尊狠狠的碾在地上吗?

    顾念冷冷的注视着沈老太太,冷笑了一声:“沈老太太,我只是想告诉你,拿钱砸人的举动实在是太low了,而且就算是要拿钱砸我,只怕你也出不起我的价码!”

    听着前半句,沈老太太还兀自蹙着眉呢,等听到后半句,她脸上的鄙夷和不屑就不加掩饰的表达了出来:“喔?那顾小姐,打算给自己标出什么样的价码呢?”

    顾念冷冷的朝她晃了晃手指,沈老太太以为她在出价,脸上的神情就更加不屑了:“我以为你要什么天价呢?不过是一千万而已,好,我马上就让管家去准备,拿了钱,你连夜就赶紧给我滚出去,再也不许见寒越一面!”

    还没等顾念回话,沈老太太就兀自替她做了决定,话也说的相当的绝情。

    沈寒越静静的听着这边的动静,脸色已经越来越黑了,拳头也攥的“咯吱咯吱”响,恼怒之下,都想一把扯下耳机,然后立刻出门,亲自把这个该死的女人赶出去了?

    一千万就要离开他?真是个笨女人,待在他的身边,能得到的价值又岂是一千万可以比拟的?这个贪财又愚笨的女人,他一定是脑子抽风了,才看上她的?

    那边的男人正暴躁的抓狂呢,这边的女人,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老太太,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开出任何的价码,我伸出这个手指,只是为了向你讨要一个条件?”

    不要钱?还开出了条件?

    这一刻,别说是沈老太太了,就连沈寒越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似乎在猜测着女人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也就是在沈老太太愣神的功夫,顾念轻蔑的瞥了她一眼,缓缓开口了:“沈老太太,我只需要你一个道歉,为你随意拿钱去糟蹋别人的自尊,而道歉!”

    听到这句话,耳机那边的男人,眼眸突然亮了一下,而沈老太太却仿佛是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轻蔑的冷笑了起来:“道歉?就凭你,也配?”

    “沈老太太,我想你误会了,像你这样的人,还不足以可以践踏到我的自尊,所以,你无需道歉,但是身为奶奶,你却需要向沈寒越道歉!”

    顾念说的一字一句,背脊也挺的直直的,她此刻倒一点儿也不像是初见时那个畏畏缩缩的身影了,此刻她就这么高傲的扬起脸,仿若是最尊贵的公主在向别人施号命令般,就算是威严如沈老太太,竟也不由自主的被她的气势震了一下。

    等回过神,沈老太太这才恢复了一贯的威严,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喔?我为什么要找我的孙子道歉?”说完,就不动声色的睨着她,似乎等着看她能说出个什么道理出来。

    面对沈老太太的威压,顾念却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只是往前迈了一步,等离沈老太太更近了,就不由得弯下身子,一双清亮的眸子,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双略有些浑浊的眸子。

    “沈老太太,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好像你刚才说到了寒越的母亲,她是你逼走的吧?”

    见顾念唯一的条件,居然是要帮着沈寒越的母亲讨公道,沈老太太不得不重新打量了她一眼,这会儿倒有些看不透她了?

    “不错!当年是她薄情薄意在先,我自问我没做错!像那样的女人实在不配做寒越的母亲!”

    回答的是如此的理直气壮,饶是耳机那边的沈寒越,都气愤的攥起了拳头,不配吗?当年眼看着父亲被逼死,又不出手,这么看来,究竟是谁更不配为人母呢?

    沈寒越已经再也听不下去了,恼怒的甩下耳边的耳机,就冷着脸推开门,顺着楼梯,朝楼上走了过去。

    而对比于沈寒越的失常反应,顾念倒还算沉着,只是紧紧的盯着她的眸子,又继续说了下去。

    “到底配不配,应该由沈寒越说了算,而不是由你来决策?沈老太太,你又不是上帝,又有什么资格来替别人做决断呢?就像是今天,你背着沈寒越偷偷过来找我,首先就是对沈寒越的不尊重了,这个好像也是需要道歉的吧?在国外,像你这样独断的家长,可是要被取消监护权的!”

    一字一句,都仿若一根尖利的刺,刺向了沈老太太的心口,面对着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指责,沈老太太的脸色终于挂不住了。

    “这里是国内!真是好笑,一个从来没出过a市的女娃,还在这里给我大谈国外的教育,说出去,也不怕闪了舌头!而且,我身为奶奶,如果不替寒越把关,岂不是什么小猫小狗都能跑到沈家来作威作福了?”

    沈老太太的声音听起来尖利而刻薄,每一个字都仿佛是带着刀子,非要捅别人个血肉模糊才肯罢休。

    可顾念是谁?对于她的这番讽刺,压根就没往心里去,只是淡淡的眯了眯眼睛,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就闪现了一抹嘲讽似的笑意。

    “沈老太太,沈寒越是三岁小孩子吗?他交往什么样的人,难道就没有最基本的判断了?你这样子,是太过于看重自己了,还是把您的孙子当白痴在养了呢?”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