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九十章 吃醋的男人不好惹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55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听着周围刺耳的议论声,顾念并没有羞愤的转身离开,而是盯着沈君美打量了起来,那幽深的眼眸闪着寒光,只盯的沈君美心里发虚,却还是硬着头皮和她的视线对视着。

    顾念将她那片刻的躲闪,早就尽收眼底了,心里也开始暗自思考开了,先是言瑾萱莫名其妙的找上她,现在又是沈君美,看样子这两人已经和什么人勾结了,目的就是狠狠的往她身上泼脏水,这样子等哪天照片一旦曝光,可信度才会更高吧?

    只是她们今天的举动,究竟和那天拍照片的男人有没有关系呢?顾念咬着唇,直接就忽视了众人鄙视的眼神,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思索了起来。

    从始至终,沈君美就仿若是唱独角戏般,硬是没得到半点回应,于是朝这边张望的人,也都没了兴致,眼看着就要把视线移开了,一个满身肥腻的男人,却拖着胖嘟嘟的身体,一点点朝两人走了过来。

    “原来美人姓”顾“?我是环洋传媒的熊总,不知道待会这边结束了,有没有机会邀请美人单独出去坐坐呢?”

    这下,顾念还没来得及抬头瞥他一眼,连贝贝就率先沉不住气了:“熊总是吧?我们没兴趣跟你认识!”

    男人看着凭空冒出的女人,一下子没了好气,狠狠瞪了她一眼,就要上前继续和顾念搭讪了,此时得到乔雅眼神示意的沈君美,却突然大喇喇的拽住了顾念的手。

    “顾小姐,熊总的身价在A市可不低,比起我那些叔叔伯伯,也照样是能摆上台面的,而且熊总素来对女人大方,所以……”

    沈君美故作熟稔的拉着顾念的手,就要帮忙撮合,这在外人看啦,刚才顾念的拒绝,无疑是在等着开价了,所以眼神里的鄙夷,不由得又增加了几分。

    而那男人眼看着沈君美帮着撮合,胆子也大了起来,居然凑上来就要抓顾念的手,被连贝贝一脸愤怒的拦了下来。

    这下胖男人倒没恼,只是笑嘻嘻的把视线看向了顾念,然后伸了伸一个手指头:“顾小姐,只要待会能跟我出去,我给你这个”数“。

    他只是举着手指头,并未说出具体的数目,围观的人就开始低头议论着顾念的价码了。

    可是顾念连看都没看那男人一眼,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沈君美:”看来沈小姐专喜欢干这样的勾当了?要知道,当初沈小姐的叔叔伯伯都被我拒绝一遍了,怎么你现在还是如此乐于此道呢?“

    说完,轻蔑的甩开沈君美的手,挽着连贝贝就要走,可沈君美哪里肯依,上前一步,又拽上了顾念的袖子。

    ”怎么?沈小姐,你这生意还有强买强卖的道理?那这样,以后那些名门的千金,谁还敢跟你交朋友呢?“

    这话一出,全场都一阵唏嘘,和沈君美颇有些交情的千金也不由得倒退了几步,这话可不就是说,沈君美就是这种交易的拉线人,专门寻觅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介绍给有身份的老男人,甚至在女孩不愿意的时候,还仗着自己的身份强硬了起来。

    这一刻,众人在看向沈君美的表情,可是耐人寻味的狠呢?

    原本就是杜娟儿的主场,眼见着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了,她这才拽着叶子睿冲过来打圆场。

    ”沈小姐,这里好歹是我的订婚宴,你们有什么私下的恩怨,不如还是私下去说吧?“叶子睿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虽然也怨恨着顾念当初分手时的决绝,但眼见着她这样被人欺负,还是生气了。

    沈君美被他这句话,也弄的脸上白一片,红一片的。

    比着叶子睿,杜娟儿明显就圆滑多了,先是不动声色的安抚了沈君美几句,就又亲热的拉住了顾念的手:”原来是你啊?怪不得这么眼熟,你还记得我吧?我们当时可是一个学校的?“

    她这故作天真的姿态,让连贝贝都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杜娟儿的大名,我们怎么可能不记得!“

    相对于连贝贝,顾念却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在她的身上来回打量着,心里也在思量着,这杜娟儿究竟和那天的男人有没有关系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尊贵如帝王的男人正在杨烁的陪同下,缓缓的朝这边走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人们的视线就自动自发的朝他看了过去。

    男人的眼光都带着艳羡,而女人的目光里却是各种各样的,有欣赏的,有痴迷的,但更多却带着满满的期许,只希望这男人能看她们一眼。

    只是,自始至终,男人的视线都没有片刻的停留,而是一直注视着前方那个可人儿的人影,顺着他的视线,女人们也不由得朝那个方向望了过去,于是再看向顾念的眼神,就满是嫉妒的神色了。

    ”宝贝,我来晚了!“

    男人一走到她身旁,就一脸温柔的把她揽在了怀里,那极尽缠绵的语气,真是把众人的下巴都给惊掉了。

    原来,这个一向冷酷的男人,还有这样温柔的一面,此时,再看向顾念的眼神,就满是艳羡了。

    同时被惊讶到的,除了围观的人群,却还有这个被她温柔待之的女人,她就这么瞪着浑圆的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男人脸上稍稍有些不悦:”怎么?因为我来晚了,所以生气了?“

    又是这极尽缠绵的语气,顾念看着他,就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丫的,这个暴君原来还是个演技派呢?只是特意演着一出,又是闹哪般呢?

    这个时候,有眼尖的人,似乎已经觉察到什么了?

    ”嗳,你们看这个身影,像不像网上曝光的那个,她不会就是沈寒越背后的女人吧?“经有人一提醒,人们不自觉地把顾念和网上那个模糊的人影一对照,竟是有九成的相似。

    这样,幸灾乐祸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乔雅,毕竟当初男人拒婚,可就是因着这个女人呢?而男人的目光也不由得在乔雅和顾念脸上来回打转,纷纷表示,作为男人的目光来看,似乎迎娶顾念才是明智的,而所谓的乔雅,也只配养在外边做一个小小的金丝雀了。

    原本就是要让顾念出丑,谁知道不但没能彻底整到她,居然还招来了沈寒越,这一刻,她无疑已经成了全场的笑话,而顾念俨然已经成了全场的焦点。

    嫉恨的盯着被男人揽在怀里的顾念,一想到那里本该是她的位置,乔雅一张脸都恨得险些扭曲了,顿了片刻,只得把求救似的眼神看向了沈君美。

    哪知乔雅的眼神刚刚往沈君美脸上一扫,一道警告似的眼神就这么瞪了过来,男人那眼眸里满是对乔雅的厌恶和威胁,乔雅被这眼神盯的,心里猛地一颤,脸色立刻就蔫了。

    而沈君美,此时正站在男人的左侧,愣是把他冰冷的寒气都接收了个遍,只是偷瞥着他微微颤动的肩膀,就知道他已经彻底动了怒。

    而眼神扫到那个不知死活的胖男人,眸子里却带了一股凛冽的肃杀之气,杨烁同情的睨了一眼那个胖男人,心里已经对环洋公司的前景开始默哀了。

    可那胖男人却好像没察觉似的,竟然不知死活的凑了上来,在看向沈寒越的时候,就又贪婪了瞥了一眼顾念,然后暗自咽了咽口水。

    沈寒越的手,不由得攥了一下,看这男人的眼神,就更冷了几分,胖男人自然也察觉到了,急忙又把视线移到了沈寒越脸上:”原来是沈先生啊,久仰久仰,对了,刚才我和令妹还在聊起你呢?“

    聊起他吗?

    真以为他眼睛是瞎的,耳朵是聋的吗?刚才两人在交流什么,真当他不知道吗?

    男人不悦的睨了杨烁一眼,杨烁立刻心领神会的迎了上去:”这位先生,我们总裁看到你就生理性反胃,所以你还是识趣的退场吧?否则……“

    后边的话没说,但语气里却满满都是威胁的意味,再配上沈寒越那狐狸似的微笑,胖男人的腿就不可抑制的抖动了起来,毕竟,在A市,谁都知道,一旦招惹上沈寒越,被整到公司破产,那都是轻的。

    不安的咽了咽口水,就把求助似的眼神看向了沈君美:”沈小姐,方才咱们不还聊的挺好嘛。如果我和沈先生有什么误会,还请沈小姐帮忙解释下吧!“

    他不提方才还好,一提,围观的眼神就变得有些讳莫如深了。

    刚才要是没记错的话,似乎这个未来的小姑子,在急着把自己未来的大嫂强塞出去?看沈寒越对那个女人的维护程度,看来方才的一幕,压根就是小姑子和未来大嫂之间的私人矛盾了。

    沈寒越冷冷的扫视了一下众人的眼神,就把警告似的眼神瞥向了乔雅:”乔小姐是吧?记住了,以后不许接近君美半步!“

    说完,又冷冷的扫了一眼沈君美:”你也一样,记住了,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朋友的!“

    此话一出,众人皆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敢情压根就不是所谓的家庭矛盾,还是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啊?看来这个蠢笨的小姑子,是被某人当枪使了吗?

    此时,众人再看向乔雅的眼神,就不是幸灾乐祸了,而是彻头彻尾的鄙夷,鄙夷这个曾经的当红女星,居然是如此善于玩弄心机的一个女人,那看来她早前暗中对付某个三线小女星的传闻,也是真的了?那她之前的所有黑点,估计也不是空穴来风了?

    乔雅此刻完全成了全场的靶子,任谁看了她,都一副避之蛇蝎的姿态,似乎只要和这女人一接触,下一刻就要被她算计上似的。

    乔雅就算已经气的牙根疼,但碍着沈寒越在场,却又不敢发作的,只是灰溜溜的向杜娟儿送了几句祝福话,就仓皇退场了,而那个胖男人也自动自发的跟在乔雅的身后,离场了。

    ”乔小姐,你不能走,你得帮我?“胖男人一出去,就恶狠狠的揪住了乔雅的衣袖。

    被这肥腻的手揪住,又要看着这肥腻恶心的一张脸,乔雅心里忍不住一阵的反胃:”放手?我和你有任何交情吗?为什么要帮你?“

    ”哼,如果不是你们在暗中算计,我又怎么会惹上沈寒越……“男人心里一时恐慌,就揪着乔雅,耍起无赖来了。

    乔雅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气呢,现在被他一气,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熊总是吧?请问当初,是我逼着你去觊觎顾念了?既然如此好色,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臭婊子,还轮得上你教训我了?别忘了,就算沈寒越要对付我,也是明天的事情,今天我照样还是熊老板!“

    胖男人说着,反手就给了乔雅几个大耳光,见女人被打倒在地,似乎还不解恨似的,又狠狠的踹上几脚,发泄完了,觉着留着这个尤物,也挺浪费,细长的三角眼里露出了一丝邪淫的神情,索性就把她拖到了车上。

    等乔雅被胖男人从车上丢下来的时候,精致的盘发早就乱作一团了,浑身上下,也仿佛已经沾染上了男人的恶心味,衣服上也黏糊糊的,她恍恍惚惚的朝着酒店里张望了一番,恨的咬牙切齿:”顾念,你又欠了我一笔!“

    她还是这样,不管吃了几次亏,都从不知道反省自身,又是一如往常的把所有的过错推加到别人身上了,甚至在此刻,就连沈君美也被她恨上了,觉得两人一起张罗的一切,凭什么倒霉的人只有她一个?

    只是眼下沈君美的身份,也不是她随便能动的,咬牙切齿的卒了一口,待看到街角的电话亭以后,她的脸上突然闪过了一丝恶毒的光芒。

    ”喂,是娱乐周刊吗?我这里有些绝密的照片,我想你们会需要的……“谈好了价格,又和对方约定好了交照片的地点和时间,乔雅这才愤恨的丢下了手里的电话。

    ”哼,顾念,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等你被整个A市指指点点的时候,我看沈寒越还会不会维护你?“

    在乔雅看来,每个男人都是极其爱面子的,特别是沈寒越这么出色的男人,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在挂断电话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了,似乎就专等着顾念倒霉了……

    **

    而此时,顾念正被男人揽着,穿梭于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看着顾念端着红酒杯,眼睛都不时的朝着杜娟儿和叶子睿身边偷偷瞥着,沈寒越的火蹭的一下就”蹿“了出来:”顾念,你就这么舍不得那个男人?“

    啊?

    见男人一脸怨愤的盯着她,顾念先是一惊,而后才反应过来,眼眸一眯,狡黠似的朝神寒越身边凑了凑:”沈寒越,你是在吃醋吗?“

    顾念说着,还伸出手,点了点男人的额尖。

    吃醋吗?

    沈寒越觉得,自从认识了顾念,所有莫名其妙的情绪都涌出来了,这些各色的情绪,可都是他之前从来就没有过的。

    比如此刻,这种酸酸涩涩的感觉,真是折磨的他快疯掉了,可这个始作俑者,却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走!“

    沈寒越冷眸一眯,拽着顾念的胳膊,就要往外走,杨烁远远的看着这一幕,正要跟上去,却被连贝贝一脸嫌弃的拽住了衣袖:”杨火乐,你就那么喜欢做电灯泡啊?“

    被连贝贝这么一质问,杨烁迷茫的挠了挠头,又看了一眼沈寒越和顾念,真是越看越觉得般配,索性他也就不管不顾的坐下来,和连贝贝喝起酒来了。

    虽然落在外人眼里,两人的身影是如此的和谐,但是在顾念看来,这个沈寒越明明就是个自以为是的傲娇货。

    她好容易来了,自然要有所收获了,就算没揪出那个人,也要观察一下杜娟儿吧,然后找出一些端倪吧?这男人拉走她,是怎么回事?

    ”沈寒越,别闹!我这会儿还不想走!“

    顾念请求似的瞥了他一眼,拽出了自己的胳膊,又一次坐了下去。

    还不想走?是因为舍不得他,想要借机再多看一眼吗?

    沈寒越心里那种莫名的情绪,一下子又蜂拥了出来,可是偏偏,他又不知道该拿这个小女人怎么办?只得闷闷的坐在顾念的旁边,用一种杀人似的眼光盯着她,好似顾念怎么着他了似的?

    顾念只觉得耳边飕飕的冷风吹着,此时又哪里有心情再去寻找什么可疑人物呢?

    微微叹了口气,拽了拽沈寒越的衣角:”既然这么不喜欢在这儿,那就先出去吧!“

    见顾念吐口了,沈寒越的脸上这才闪过了一丝得意的笑意,眉头轻轻一挑,优雅的把女人往怀里一揽,就仿佛宣布主权似的,睨了叶子睿一眼,那满是挑衅的小眼神,只刺激的叶子睿心里一阵的不舒服。

    虽然忌惮着沈寒越的身份,但想着背后还有杜娟儿帮衬着,犹豫了片刻,咬咬牙,还是朝着顾念的方向走了过来,杜娟儿虽然略有些不悦,但却也没拦下他,而是自顾自的,又陪着一些圈内的好友去寒暄了。

    而言瑾萱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冷哼了一声,却也凑了过来:”叶子睿,你站住!“

    原本因为言瑾萱的身份,她还忌惮她几分,但自打他被封杀,言瑾萱就没再给他任何帮助了,甚至还甩了他,借机勾上了公司里新来的小鲜肉,他心里不舒服,也没说什么,但现在可不一样了,他和言家的公司解约了之后,就正式签入了杜娟儿的华扬。

    而华扬的老板据说背景很是强大,从来就没忌惮过沈寒越的封杀,而华扬又和国外的传媒公司交往甚密,所以他现在已经慢慢度过了那段低谷期了,现在又面对言瑾萱的时候,也没了当初的低声下气了。

    ”言瑾萱,我没记错的话,这边好像从来就没邀请过你吧?“

    言瑾萱被叶子睿一堵,脸上登时就有些挂不住了:”叶子睿,你以为我当初为什么会甩掉你?我只不过是想给你点教训罢了,哼,明明因为顾念的缘故,都已经被沈寒越封杀了,却连做梦的时候,都在喊她的名字,你真当我言瑾萱是废品收购站了?“

    言瑾萱原本就是个被惯坏的小孩,又过度的自信,总以为她看上的男人,就该围着她打转,而叶子睿的敷衍,显然是让她动怒了,于是就特意冷了他一下,然后等着叶子睿去求她,谁知道他却转眼搭上了别人,所以比着今天的顾念来说,她反倒才更像是那个砸场子的人!

    甚至于,她心里对对顾念的嫉妒,不比对杜鹃儿的少!本来嘛,叶子睿对顾念的记挂,就让她很不舒服了,可是现在呢,连这个A市所有女人都觊觎的男人,都这样的维护她?

    而听从乔雅的话,又在顾念那里吃了瘪,本来就极其不舒服了,又注意到叶子睿此时的举动,醉酒再加上嫉妒,所以一时被壮了胆,此时都已经忘记沈寒越的手段了,居然也巴巴的跟了上来。

    两人争吵的声音不大,但沈寒越还是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内,见女人神情一派坦然,这才压下心头的火气,没和他们计较,揽着顾念的肩膀,就要往外走,只想把这两个讨人厌的苍蝇给甩在脑后,谁知这两个不长眼的人,竟又凑了过来。

    ”沈先生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叶子睿脸上挂着一抹讪笑,巴巴的凑上来,就要跟沈寒越握手,但男人自始至终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叶子睿那双手,于是就这么尴尬的停在了半空。

    被堵了一下,叶子睿却又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顾念:”小念,你最近还好吧?“

    叶子睿每次一面对顾念的时候,就会自动开启深情模式了,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既定的习惯了,当然比着面对言瑾萱的时候,叶子睿的眼神里,多少还是带着几分真情的。

    只是,他这几分真情,顾念又如何会稀罕呢?顾念要的男人,就必须是百分百的,不管是身还是心都要完完全全的属于她,才行。

    原本一时眼瞎,被叶子睿的这份深情给蒙骗了,只是现在看来,这浮夸到极致的演技,她当初怎么就愣是没瞅出什么端倪呢?用连贝贝的话来说,只怕她当时是被狗屎糊了眼睛吧?

    ”叶先生,恭喜你了!祝福你和杜娟儿可以白头偕老!“

    冷淡而疏离的语气,顾念愣是连手都懒的同他握一下,挽着沈寒越的胳膊,就要随他一起出去。

    叶子睿脸上难掩的失落,就这样落在了言瑾萱的眼里,借着几分酒劲儿,她居然一把拽住了顾念的衣袖:”顾念,你装什么装啊?没准你心里就盼着他俩早日“拜拜”的吧?就像我俩当时一样,要不是你示意沈先生封杀他,我们哪里会分手?“

    这逻辑可真心够不要脸的,合着他俩当初分手,还都是她的错了?那当初她和叶子睿闹掰,又是谁的错呢?

    顾念冷冷的瞥了瞥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真是连看他们一眼,都唯恐被污染了眼睛:”沈先生,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否则,怎么总觉得随时会有恶狗冲出来,咬我一口呢?“

    ”恶狗“这个字咬得很重,说到这儿的时候,还假装不经意的扫了言瑾萱一眼,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提醒一下这只”恶狗“赶紧换个地方去吠。

    就算是喝醉了酒,但言瑾萱还是听出了顾念言语里的奚落,怨毒的瞪了她一眼,手就顺势扬了起来,看着架势,似乎是要扇顾念一个耳光了。

    原本因为沈寒越在这儿,那寒霜似的冷意,只逼的一干人等都不敢靠近,所以自然也不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眼见着言瑾萱的巴掌都举起来了,一些女人还是幸灾乐祸的凑了过来。

    一些仰慕着沈寒越的女人,甚至都巴不得言瑾萱的巴掌,赶紧落下去呢,那一脸兴奋的神色,那摩拳擦掌的姿态,似乎都单等着看顾念的笑话了。

    可是,”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却狠狠的扇在了言瑾萱的脸上,看着这触目惊心的巴掌印,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把责备的目光看向了顾念。

    可这女人却只是漫不经心的拍了拍手掌:”你的脸整过吧?这触感可真不是一般的别扭,说完,一抬头,见沈寒越也在盯着她看,就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冲他解释了句:“你也看到了,既然她要打我,为了不挨打,那我就只能先给她一巴掌了!”

    说着,还不知所措的拽了拽沈寒越的衣角,似乎很怕他会生气似的,而一些女人也都屏着呼吸,巴巴的看着沈寒越,似乎也单等着沈寒越冲女人发火呢,可是沈寒越只是楞了片刻,却又突然宠溺了捏了捏她的脸颊。

    “做的对,这才像是我沈寒越的女人!”

    一句话,无疑就肯定了顾念的举动,似乎还威胁似的盯了言瑾萱一下,这个原本还想借酒撒疯的女人,一看到这冰冷的眼神,立刻就醒了大半了,只是委屈的捂着火辣辣的右脸,竟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围观的人,也都惊诧的不行。

    “看不出来嘛,沈寒越原来喜欢这样的女人!”围观的人里,有一个女孩,一脸花痴的望着沈寒越的背影,小声的感慨道。

    而另外一个中年女人,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不由得捂了捂自己的脸颊,似乎想起,曾经在宴会上被一个女人扇耳光的事情了,不过和言瑾萱不一样的是,她当初故意责难那个女人,却是被逼着不得已为之的,当初还一度很感激那个巴掌呢,起码是替她解了围了。

    “唉,真是太像她了!连刚才打人的神情,都有着七分的相似?”中年女人盯着顾念的背影,一边小声的感慨着什么。

    “妈,你在小声嘀咕什么呢?”

    刚才那个犯花痴的女孩,见沈寒越走远了,这才一脸好奇的看着这个中年女人,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告诫你一句,就算仰慕沈寒越,也千万不要招惹了那个顾念,她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女孩被女人这么一告诫,先是一愣,而后才明白过来似的嘟囔了一句:“有那男人护着,是招惹不起,唉,刚才那一幕,我倒是更喜欢他了!这么会宠女人,简直是酷毙了……妈,刚才的那个女人,上辈子该不会是拯救了地球吧?。”

    “不,是拯救了银河系!”

    连贝贝得意的插了句嘴,见着好朋友这么给力,居然有着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忍不住插了句嘴,也挽着杨烁的胳膊,喜滋滋的朝着两人的背影追了过去。

    “喂,不是说不能做电灯泡吗?”杨烁被连贝贝拽着,脚步一时有些踉跄,却还是扭过脸,不解的问了一句。

    “谁要做电灯泡了,我只是好奇,他们这会儿究竟要去干嘛?”连贝贝贼兮兮的瞥了杨烁一眼,就催促着他赶紧开车追上去了。

    要跟踪他们总裁?这女人敢,他可不敢?

    杨烁的头摇的什么似的,坐在驾驶座上,就是不动,连贝贝被八卦的一颗心死死的吊着,索性一把推开杨烁,自己坐了上去,但是这个时候,再去看,却连尾气都看不到了,又要朝哪里追过去呢?

    “你看到他们朝哪个方向走了吗?”连贝贝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揪着杨烁的衣领问道。

    “没。”杨烁头摇的什么似的,就算看到了,也咬死不说。

    连贝贝也拿他没辙,只得无奈的往座椅上一仰,然后随意按了一下,车顶就缓缓的打开了,她就这么一脸惬意的仰起脸,指着静谧的天空,示意杨烁仰头:“看,今天可以看到星星……”

    “恩,在市区,真是好久没看到这样美的夜空了……”杨烁说完,就不由得抬头瞥了眼星空,又瞥了眼连贝贝,觉得此情此景,似乎……很浪漫,可是下一刻,连贝贝就说了一句破坏美景的话。

    “妈蛋,这星星那么高,估计银河也很远吧?顾念上辈子,是怎么上去的呢?”

    她咬着手指,默默的望着那些星星,想了半天,这才又补了一句:“不行,回头我一定要找顾念取取经,老娘这辈子一定要爬上银河,拯救一下银河系去,否则下辈子也只能这么悲催了,没人疼又没人爱的,在爱情的路上,竟遇些渣男了……”

    杨烁:“……”

    愣是忍着心里的冲动,听女人唠叨了半天,一直到连贝贝睡着了,杨烁这才大着胆子凑上去,就着浪漫的星空,偷偷亲了这女人一下……

    **

    而此时,被连贝贝念叨半天的那个女人,正坐在副驾驶座上打盹呢,一抬眼看到满天的繁星,立刻就一脸兴奋的去揪沈寒越的衣领,拽着他的衣领,就想让他抬起头看一下,可却忘记这男人正在开车了。

    “顾、念!”

    男人一字一句的怒吼,几乎是和那尖利的刹车声同时响起的,瞥了瞥方向盘,又瞥了瞥男人黑透的一张脸,顾念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额,我忘记你在开车了……”

    说完,她就一脸欣喜的指了指头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抬了抬头,男人的神情这才稍稍温柔了几分,但嘴上却依然一副嫌弃的语气:“不就是星星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嘴上虽这么说,手上还是不由自主的按开了天窗,这才温柔的瞥了一眼身旁的女人。

    只见她舒服的倚在座位上,就着凉爽的山风,微微眯起眼睛,正一脸虔诚的注视着那一颗一颗的小星星呢。

    “小时候妈妈说,天上的星星是上帝的眼睛,我在下边做了任何坏事,上帝都会看到的,并且会派小天使前来惩罚我,搞的我每次看到星星的时候,就唯恐它会一下子从天上跳下来,然后狠狠的咬我一口!”

    顾念说的入神,一旁的男人却不可抑制的笑了出来:“想不到你小时候和现在一样,都是一如既往的”笨“!”

    顾念正入神的陷在回忆里,索性也没和他计较,只是又自顾自的说着:“后来,来了A市,认识了叶子睿,才在星空下听了一个又一个浪漫的故事,从此,再看着这些小星星的时候,就觉得他们突然变得可爱了起来……”

    听到叶子睿的名字,沈寒越的眉头不可抑制的抖动了下,嘴角也抽了几抽,周身的温度,仿佛都冷却了下来。

    破天荒的,他这次居然没有开口计较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往女人身边凑了凑,直到两人的头都快抵在一起了,沈寒越这才轻声问了一句:“都讲什么故事了?”

    “牛郎和织女的故事……”

    沈寒越不由得咋舌:“这么老土的故事,就把你打动了……”

    “老土吗?可当时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呢,之前就老听耶稣,该隐啦……”

    听她这么说,男人倒记起了,她若真是顾家的千金,从小自然是在国外长大的,在那样的文化氛围之下,自然是接触不到这些故事了。

    “那父母呢?他们从来就不讲睡前故事嘛?”

    “讲,但都是一些说谎,鼻子会变长这类的故事……”顾念说着,就不由得抽了抽鼻子。

    因为她从小顽劣,顾太太就没少讲这些故事来吓唬她,直到她懂事了一些,所有的故事都吓唬不了她了,顾太太也就拿她没辙了,但还是偷偷的替她暗中打点着一切。

    又想起曾经在晚宴上,她就算是不小心惹哭了哪家的小千金,但因为顾先生的袒护,也从来没有人敢找她。

    直到离开了家,好像她就失去所有的庇护了,先是眼瞎的找了叶子睿这样一个男朋友,又接二连三的被人算计,甚至还被人拍到照片了,可她却没办法自己善后,想到照片万一流了出来,父母又要出面帮她善后,她心里就涌上了一股挫败的情绪。

    “呜呜……原来我这么没用啊……”

    就着这静谧的夜色,顾念越想越难过,就不由得揪过沈寒越的袖子,一边哭一边往上边揩着鼻涕。

    沈寒越不明所以,就愣是把她的情绪联想到叶子睿身上了,一张脸黑了个彻底,更是一把推开女人,指着车门的方向:“下车!”

    顾念无措的眨了眨眼睛,看着他比锅底都要黑的一张脸,以及拧在一起的眉毛,就知道自己又一次把这个龟毛的男人惹火了,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就是因为她刚才往他身上揩鼻涕眼泪吗?顾念还正一脸迷茫的思索着什么呢,就被男人打开车门,一把推了下去。

    幸亏地上是柔软的青草,不然屁股可真要狠狠摔上一下了,女人一边暗自庆幸着什么,一边拍打着屁股上的灰尘,正在这个时候,车子却突然开走了,黑色的尾气再一次喷了她一头一脸。

    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似乎这里除了公路,就是远处黑漆漆的山,以及在风里扑棱直响的大树了。

    “呜呜……”

    因为对周围环境的畏惧,又加上对照片的担忧,以及这些天所有的委屈,顾念索性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把头掩在膝盖里,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了下来,正哭的忘情,一声鸣笛的声音突然吸引了女人的注意,一抬脸,才发现男人居然又回来了,此时正摇下车窗,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哭够了?”

    冷冷的问了一句。

    顾念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立刻识趣的点了点头:“恩。”

    “哭够了就上车!”

    依然是冷冰冰的语气,不带任何色彩,却已经足够让女人欢欣雀跃的了,毕竟,她可不想被丢在环山公路上。

    抽抽搭搭的钻进车子,就急忙系上安全带,完了,还用手狠狠的抓住安全带的扣子,生怕沈寒越一个不高兴,又一次把她丢了下去。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