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九章 被贱人惦记加算计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51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君美正在气头上,本就觉得有怨没处发呢,听乔雅说有机会,眼神立刻就亮了:“真的?”

    “当然。反正到时候你只要跟我过去就准没错!”乔雅一副成竹在握的样子,嘴角还挂着似有若无的得意,仿若都已经看到顾念丢丑的样子了。

    作为正被人惦记加算计的当事人,顾念正心不在焉的扒拉着面前的饭菜,虽然菜色香俱在,米晶莹剔透,可她就是没有吃饭的心情。

    心里一直在记挂着照片的事情,总担心一个不留神,照片就传的比比皆是了,眼前的饭菜已经被扒拉半个小时了,却硬是没有下咽的胃口。

    一个女人只是朝这里淡淡一瞥,就迈着优雅性感的步子,在女人身旁站立半天了,见女人并未抬头,所幸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轻轻咳嗽了两声。

    “顾念,你若是在发呆下去,一个小时的用餐时间可就没了。”

    原意也只是劝慰她赶紧吃饭,没想到顾念却会错意了,慌忙的从椅子上坐起来,就一脸愧疚的道歉“对不起,主管,我马上就去工作!”说完,就要往外冲。

    蒋昕无奈的叹口气,一把扯住了她:“先吃饭。”

    说着,她就拽着顾念的胳膊指了指远处打饭师傅比锅底都要黑的脸庞,顾念见状,立刻就乖巧的坐下身子快速扒起面前的饭菜来。

    其实不为别的,就是不想被这责任心和公德心都爆棚的师傅给盯上。

    因为刚来曙光的时候,和她同批进公司的实习生就是因为看着众多免费的餐点,一时贪心,饭菜,甜点乃至水果都拿的份量很足,本着不用付钱的心情,吃不完也就丢掉了,谁知打饭的师傅,居然黑着脸,跟了那实习生一路,更是当着领导的面把那实习生批驳的一无是处,毕竟面皮薄,那实习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第二天就主动请辞了。

    所幸,顾念自小就被顾太太教导的很好,纵使打小锦衣玉食,却也从没沾染过任何铺张浪费的坏习惯,每次吃饭就数她吃的最干净,拿饭的时候又最有礼貌,所以打饭师傅其实还挺喜欢她呢,之所以黑了脸,也是因为怜惜她身体的缘故。

    远远的就看见顾念吃的很急,就忍不住叹了口气,一猫腰进到小厨房端了碗汤,就慢慢的朝顾念走了过去。

    “姑娘,这个是消食开胃的,你先喝点再吃吧,慢点,可别噎到了!”

    “啊?谢谢师傅了!”顾念感激的朝她点了点头,然后一脸认真的喝了几口汤,这才就着餐盘,吃了起来。

    因着这份来自陌生人的关心,她心里弥散的阴霾,也逐渐消散了些,吃完,揉了揉小肚子,她竟还破天荒的笑了笑。

    哼,不就是那些照片吗?虽然尺度有点大,但实质性的东西又没拍到,她就不信,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就光凭着那些照片,可以否定她的为人?

    再者说了,她又不是明星,若不是顶着顾氏千金的头衔,又有几个人会关注这些呢?可就是因为她是顾家的人,她觉得别的先不说,首先她的哥哥,就不会任由那些诋毁她的照片蔓延开的。

    想想这个,她无所谓的拍了拍手,决定随那人怎么样吧,反正她可不要因为还未发生的事情,就这样诚惶诚恐的活着,这可不是她顾念的风格!

    蒋昕因为顾念上次给出的晚会请帖,所以才本着感激的心情来关心她一下呢,见她情绪恢复的如此之快,自然也是很高兴的。

    “顾念,不管你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记住一句话,这个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走吧,下午还有一堆照片要交给你去修呢!”

    “好的,主管!不管有多少照片,都统统砸给我吧,这样也能成长的更快一点,争取早日离梦想更进一步……”

    梦想?

    见顾念紧紧的捏着小拳头,一扫方才的沮丧,一说起工作的时候,眼神里还蹦着一跳一跳的小火苗,先是一愣,随后就鼓励似的拍了拍顾念的肩膀:“顾念,身为主管,好像我还从来没问过你的职业规划呢?趁着这会儿有空,要不就说说呗……”

    “恩。”顾念一说起自己的梦想,眼睛都比平时要亮了,激动的点了点头,就一边和蒋昕肩并肩的走进了电梯,一边手舞足蹈的说着自己的职场规划。

    “顾念,虽然拍照片和拍电影,都可以称得上摄影师了,但一个是静态一个是动态,其实区别还是很大的,我觉得,你的梦想如果真是拍电影的话,还是从摄像师傅那里入手,更容易一点儿……”

    蒋昕并没有嘲笑她的不自量力,相反的,还热心的向她提出了一些建议。

    “唉……”

    顾念不好意思的叹了口气:“主管,我是非科班出身的,你也知道吧?现在对于我来说,能进入曙光国际拍点小照片,我就已经很知足了,别的,哪里敢想啊?”

    听她这么说,蒋昕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顾念,我只问你一句,你虽然是业余水平,但对自己有没有信心呢?”

    见蒋昕鼓励似的看着她,顾念犹豫了一瞬,就冲她点了点头:“不瞒你说,其实我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在外边报班学习了,也拍过几个微电影练手,虽然不说绝对自信吧,但现在让我跟拍个节目,应该也是绰绰有余的!”

    蒋昕见她脸上的自信正浓,就忍不住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顾念,上次的事情,我正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既然这样,那我就帮你一把了,公司最近正在联手A市的大型企业,做一个免费午餐工程的公益活动,需要一个摄影师过去跟拍一周,剪辑成一个小小的纪录片,只是公司最近还在筹划两档电视节目,人员不够,而这个活动本身对摄像技术的要求也不高,所以……要不,我就替你接下了……”

    蒋昕一边说着,还一边兴奋的挑了挑眉,等顾念点头答应了之后,便兴奋的举起手掌,和她在空中对击了一下。

    “顾念,不要用太感激的眼神看我,其实你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唉,为了这次跟拍的人选,公司也一直很头大呢,这下,就皆大欢喜了!”

    虽然借着帮她的由头,替公司解决了一个人员的调配问题,但蒋昕人比较坦率,很直接的就告诉她了,这样一来,挺好,起码不用觉得,是在欠人人情了。

    而且这次的拍摄,除了她,就只有一个小小的实习摄像师傅,也没什么导演,所以纪录片要怎么拍,完全由她说了算,也算是小小的过了一把导演的瘾了。

    此刻,顾念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只巴巴的盼着下一个周三赶紧到来,这样就能早早出发了,最重要的,也可以把这里的破事统统都丢在脑后了。

    可是,龚万霞却不这么想了,还一度想去替她出头推下这个差事的,却被顾念拦下了:“龚姐,我觉得这个差事挺好的,也算是一个成长学习的经验了,而且这次要是拍的好了,说不定我就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步了!”

    饶是她这么说,龚万霞却还是一脸的愤愤不平:“顾念,也就你好糊弄!你不知道,这个烂摊子其实都已经拖了两周了,因为这次去的可是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而且拍出的东西,也没什么作用,只是挂在公司的网站上替民众监督一下这次慈善,又有几个人会真的点开去看呢?”

    也许,大多人都像龚万霞一样,觉得这次拍摄,简直就不是一个好差事,而且穷山恶水的,再出个什么事情就得不偿失了,但顾念却觉得这个差事对她来说,意义非凡。

    第一,她对免费午餐工程,其实原本就很有好感的,虽然远在国外,她和顾瑾寒,就也张罗过这个事情呢,在假期的时候更是跟着顾瑾寒去过一些山区看过那些孩子,知道那些孩子每天都走很远的山路去上学,中午没办法折返回家,却连一块钱的午餐都吃不起,想起这个,她就更想认真拍这个记录片,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公益里了。

    第二,其实这个拍摄,也可以帮她积累一些经验的,这次以后,说不定,她就可以真正的触碰到自己梦想的边缘了。

    既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她就更不可能把龚万霞的劝告当一回事了。

    “龚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所以还请你能支持我!”她说着,还伸出小手,拽着龚万霞的胳膊,撒娇似的摇晃了好几下,龚万霞这才一脸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这样吧,我提前对这次过去的人员交代一声,让他们替我多照顾着你点!”

    龚万霞说完,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当看到手机屏幕亮起来的时候,就扭着姣好的身段,一脸欣喜的走了,不用猜,顾念就知道这个龚万霞肯定又是去会男朋友了。

    玩笑似的在龚万霞的身后打趣了两句,顾念这才转过身子,随便收拾了几下,下班回去了。

    挂好包,踢掉鞋子,正准备歪倒在沙发上好好休息一下呢,却被神出鬼没的连贝贝,一下子冲过来,就这样被揪了起来。

    “顾念,我看中了一个很漂亮的礼服,只是你不在身边,所以没人拿主意,就没买。走,趁着没事,赶紧陪我去看看!”

    礼服?顾念激动的从沙发上跳下来,一把就拽住了连贝贝的袖子:“贝贝,你发财了?”

    “没,就是我们公司的过节福利,每人发了张购物卡,又不能折现,所以就只能随意逛逛了!”

    “啊?贝贝,你不早说,只是买了礼服,如果还有剩余,要帮我刷个鞋子……”

    女人嘛,原本就很喜欢逛街的,一听说逛街又不用花钱,那战斗力,可是刷刷的就飙涨的老高了。

    两人手拉着手,愣是把很多礼服都试了一个遍,等过足了瘾,顾念拽着连贝贝的衣袖就要拉她出去,谁知连贝贝却赖着死活不走了,非要买下那件价值不菲的淡蓝色晚礼服。

    “贝贝,你疯了,这么多钱,我们怎么可能买得起?而且你这身段似乎也塞不下吧?快走,我们再去别家逛逛!”

    “小念,我这身段就算现在塞不下,但是可以减肥啊。而且你不是穿上刚好吗?你还可以在家穿着那个显摆显摆身段,这样就能督促我减肥了?嘿嘿,总之我不管,这次老娘就要那件了!”

    连贝贝不顾女人的规劝,竟一脸大无畏的走到那里,指了指那个礼服,就让服务员打包了,毕竟,她又不是瞎的,刚才顾念有多喜欢这件礼服,她可都看在眼里呢。试穿的时候,也一度很不舍的脱下来。

    所以,她也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抹胸的设计,胸口还点缀着星星一样的碎钻,腰上恰到好处的收了一个完美的腰线,而往下就是就是两层了,里边是一层舒适的软滑面料,而外边却是梦幻似的一层薄衫,配着蓬松的设计,每个褶子上都恰到好处的点缀着星星一样的碎钻,这样看起来,竟觉得女人像是一个落入凡世的仙女,美极了!

    当时,连贝贝心里就暗自拍板了,这套衣服穿去订婚宴,一定会闪瞎叶子睿的钛合金狗眼的,反正又是沈先生付钱,她付钱的时候,就更不曾手软了,随意递出那张卡,就任由店员去刷了。

    可是顾念却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的,总觉得连贝贝的购物卡,一定承受不了裙子的价格,到时候要是余额不足,脸可是丢大发了,所以,一直等到连贝贝喜滋滋的拎着包装袋出来的时候,顾念还是一副恍惚的神色呢?

    “怎么?被姐付钱的样子帅傻了吧?走,再陪姐去看看鞋子,这么美丽的裙子,一定要配双美丽的鞋子才可以……”

    连贝贝伸出手,一把揽过她的背,脸上的表情很是得瑟,也不管女人这会儿在想什么,硬是拽着她,又买了两双漂亮的高跟鞋,却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依然拽着女人在商场里来回穿梭着。

    如果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顾念还没觉察出不对劲儿的话,那她可就真的是傻子了。

    “贝贝,你们的购物卡该不会可以无限透支的吧?”

    “谁知道啊,反正只要还能刷,就一次刷个够本呗……”

    连贝贝一脸无所谓的摆摆手,一副刷卡刷红眼的恍惚样,如果说一开始,她还在刻意隐瞒什么的话,那这一刻,她估计早就连隐瞒也顾不得了,只是满眼冒星星的盯着一个又一个的商品。

    “小念,我可真羡慕你啊!啧啧,像沈先生这么又帅又多金的男人,简直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可是更难得是,这个多金男还这么大方,吼吼……”

    得意忘形之下,连贝贝还没等顾念逼问呢,就自己给漏了底儿了,眼看着顾念一脸怒容的夺下了她手里的卡,这才意识到什么,然后蔫着一张脸,求饶似的摇晃着顾念的胳膊。

    “小念,你别生气嘛,我也不是为了你好吗?”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顾念一张笑脸就气的更白了几分。

    “为我好?连贝贝,为我好,你能和别的男人合伙给我下套啊?像沈寒越那么腹黑的人,今儿我白刷了他的卡,指不定以后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不行,走,趁着这些还没穿,我们赶紧去退货,应该还来得及的!”

    想到这儿,顾念拽着连贝贝就跑,连贝贝见事情没有转圜了,只得一边拽着顾念的胳膊,一边嗷嗷直叫着,而且还顺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行了,小念,我可能吃坏东西了,哎哟,受不了了,我去个厕所,你原地等我一下!”

    顾念狐疑的打量了她半天,见她嚎的越来越大声了,这才不耐烦的朝她挥挥手:“快去快回!”

    “好嘞!”

    顾念刚一吐口,连贝贝便腾地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兔子一样的朝卫生间的方向蹿了过去,这活蹦乱跳的样子,哪里还像是刚才那个痛的打滚的女人呢?

    刚拐进一个拐角,连贝贝压根就没在往前走,就鬼鬼祟祟的摸出了手机,把这边的情况向沈寒越报告了一番。

    “行了,我知道了!待会我找她说吧。”

    见男人没冲她发火,连贝贝这才舒了一口气,探头探脑的往回张望了一下,刚好看到顾念在接电话,想必是沈先生联系上她了。

    “喂,沈寒越,你钱多的花不完了是吧?”顾念一边攥着电话,怒不可遏的冲电话那边的男人吼道。

    “放心,我又不是慈善家!哪会平白无故白给你卡,当初协议里的一千万你还记得吧?这个卡里有五百万,就算是预付款了……”

    电话那边的男人不疾不徐的说道,声音里非但没有任何的心虚,还说的很是坦然。

    顾念先是一愣,旋即就对着电话大声吼了起来:“沈寒越,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那么挥霍了!该死的,你怎么把卡给连贝贝了,她该不会什么都知道了吧?”

    “放心吧,协议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男人趁她又一次大吼之前,急忙解释了一句。

    “喔,那就好!”顾念轻轻拍了拍胸口,下一刻反应过来,又一次嚎了出来:“沈寒越,为什么要把卡给连贝贝,呜呜,辛苦费就这么被挥霍一空了……”

    沈寒越的嘴角不由得抽了几抽,辛苦钱?亏她还好意思说,自从签了协议以来,不管是行动上还是心理上,最受累的明明是他才对吧?

    见女人还在冲他嚎叫着,男人干脆把电话移到眼前,然后轻轻按了挂断键。

    “该死的,又挂我电话!”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顾念这边就算再说什么,只怕那男人也是听不到了,索性恶狠狠的把电话收回了包里,直接都没等连贝贝,就张罗着去退货了。

    要不是连贝贝死死的揪着她,只怕最后那件晚礼服也会被退掉的,好在她拦的及时,最后也还留着一双鞋子,和那件晚礼服。

    恶狠狠的把其中的一个鞋盒,甩到连贝贝的手里:“你的鞋子,自己拿!”

    “我的?”瞥了瞥鞋盒,连贝贝不确信的问了一句。

    “当然,刚才你看这双鞋子的时候,眼神都是直的,要是把这鞋子退掉了,我怕你回头会来打劫人家商店!”

    顾念气鼓鼓的张张嘴唇,话说的虽然不怎么好听,但这份心意还是让连贝贝感动的快哭了。

    就这么没出息的扯着顾念的胳膊好一顿感慨,末了,居然揪着顾念的衣袖,就要擦下脸上的鼻涕眼泪,却被顾念猛地一瞪,又缩了回去。

    “小念,你买错鞋号了吧?”

    两人回到小小的出租屋里,连贝贝一边对着镜子试着新买的鞋子,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没错啊!你可不就是穿“35”的鞋码吗?”

    “我知道啊,但是你怎么办,我的脚虽然偏小,但“36”的也可以啊,这样你明天就可以穿这个配礼服了啊?亏我还特意挑了“36”的鞋码,你怎么又给换了?”

    “谁说我明天要穿礼服了?这个是备用着,督促你减肥用的!”

    其实岂止是不想穿礼服啊,甚至明天,顾念压根就没打算去,之所以没把礼服退掉,就是因为心里对这件礼服太喜欢了,一时没舍得,就这样了。

    可是明天推顾念和沈寒越一起去订婚宴,原本就是连贝贝好容易费心筹划好的,眼看着订婚宴在即,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计划毁掉呢?

    “顾念,我知道你天生丽质,就算是往那儿一站,都能把杜娟儿给秒了,只是毕竟人靠衣装嘛,况且到时候叶子睿的订婚宴,一定会去许多明星的,你要是不经心打扮一下,别人会看轻你的……”

    连贝贝苦口婆心的劝慰着她,可顾念明显有心心不在焉,整个注意力,全放在一个点儿上了?

    许多人会去吗?那当初拍照的那个人也会去吗?他跟叶子睿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又为何要算计她呢?

    顾念思索了一会儿,觉得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出击了,不管那人是什么样的目的,总要找到以后才能确定的,反正巴巴的等着那个人躲在后边,伺机而动,还不如努力一下,趁机把他揪出来呢。

    打定了主意之后,顾念索性也就任由连贝贝去张罗了:“行了,明天的订婚宴,我去,至于那天穿什么,也都听你安排吧!”

    “欧耶!放心吧,小念,我一定会替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的!”连贝贝欢呼了一会儿,这才又拿起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杨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贝贝,我把鞋子放门口了,你快开门拿一下吧!”

    刚好是周六,两人睡到了下午才迷迷糊糊的起来,吃完饭,顾念就被连贝贝拽着去做了头发,搞了几个小时,刚想躺沙发上歇息会儿呢,又被连贝贝督促着换了衣服和鞋子,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女人的视线就移到了脚上的鞋子上。

    “咦,这个鞋子是什么时候买的呢?”

    见女人犯起了迷糊,连贝贝急忙插嘴掩饰了一下:“哎呀,就是那次我们去批发市场淘货的时候,我随便买的了,不过别说,这鞋和礼服还挺搭的!”

    “喔,我都没印象了!”见连贝贝说的这么笃定,顾念倒也并未起疑,等收拾好了,又等着连贝贝换了衣服,两人这才一起下了楼……

    **

    而这边的订婚宴,除了忙忙碌碌的叶子睿在拼命的招待着客人,杜娟儿可是大牌的连面儿都没露一下呢。

    叶子睿虽然生气,但却又不敢去催促什么,只得瞥着一口气,配合着酒店的工作人员,对这次来的客人一个一个的寒暄着。

    直到抬头看到沈君美和乔雅相携而来,叶子睿这才放下手边的应酬,趁没人注意,一下把乔雅拽到了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里,一脸不悦的质问道:“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乔雅脸上始终挂着得体的微笑,不动声色的睨了他一眼:“她非要来凑热闹,我能拦的住吗?”

    说话的时候,还不由得撇撇嘴,那娇憨的模样,若是不认识的人看到了,指不定以为这女人性情有多可爱呢。

    叶子睿可没这么傻,渐渐凑近她耳边,一本正经的告诫了一番:“乔雅,你究竟打什么主意,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费尽心思的给小念难堪吧?”

    乔雅脸上的笑容敛了敛,冷哼了一声,眼神里满是轻蔑:“叶子睿,别一口一个“小念”的叫着,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要是让杜娟儿知道了……”

    乔雅的话,还未说完,一双手就被叶子睿狠狠的捏住了,那力道很大,就算再强忍着,她还是不由得变了脸色,可叶子睿却好似没有察觉似的,眼神还一直在她的身上打转。

    “乔雅,我要是害怕杜娟儿的话,那天就不会在车里要了你的,你真以为杜娟儿会管这点小事儿吗?我警告你,今天在我的订婚宴上,不许搞什么幺蛾子,更不许针对小念!”

    乔雅此刻突然有些看不透叶子睿了,明明同样怨恨着顾念,为何偏偏又要拼命护着她?哼,那个顾念,究竟有什么好的,怎么所有人都要这么护着她?

    叶子睿的警告非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把乔雅对顾念的怨恨,又激出了几分,她恨恨的咬着牙,就不动声色的凑近了沈君美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沈君美一双黑亮的眸子,立刻就瞪的大大的:“你说什么?杜娟儿的未婚夫居然是顾念的前男友?”

    见她的声音有些大了,乔雅慌了一下,急忙掩住了她的嘴:“嘘,不然呢?你以为我为什么特意喊你过来……”说完,女人又凑近沈君美的耳边,小声的交代了几句。

    “哼,这个女人可真是广撒网啊?无论到了哪里,就总能碰到和她有关系的男人?哼,她这样滥情的女人,怎么配的上我哥哥和俞北呢?”

    沈君美咬牙切齿的攥了攥拳头,视线忍不住朝着潜伏在附近的记者那里瞥了瞥:“顾念,如果我今天把你的事情都捅出来,那明天的头条一定是你的,哼,看看到时候你还怎么有脸去招惹俞北!”她攥着拳头,恨恨的说完,便又跟着乔雅,穿梭到来往的人群里了。

    直到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入口看过去的时候,沈君美和乔雅都不约而同的攥了攥拳头,脸上满是掩饰不止的嫉妒和怨恨。

    而连贝贝自然也注意到这不怀好意的视线了,她一边紧紧挽着顾念的胳膊,一边朝着左右张望着。

    “贝贝,你在看什么?”

    顾念终于察觉到她的反常了,还以为她不舒服,便忍不住拽了拽她的衣角,询问道。

    “没什么?我在找杜娟儿,按理说她可是今天的女主角呢,怎么都这会儿了,还没来呢?”连贝贝在东张西望着寻找沈寒越的时候,刚好也没找到杜娟儿的身影,一时好奇,就忍不住嘀咕了出来。

    正和连贝贝聊着呢,一个微有些秃顶的男人,挺着肥腻的啤酒肚,晃悠悠的朝着两人走了过来:““小姐,您好。看着眼生啊?你是新出道的演员?”

    男人说着,一双油腻的眸子闪着猥琐的光,来回在顾念的身上打量着,这赤果果的眼神,别说是顾念反感了,连旁边的连贝贝都忍不住皱了皱眉,然后一脸警惕的把顾念往身后一拉:“我们不是娱乐圈的,只是新郎的朋友!”

    仿佛为了证明这句话似的,叶子睿远远往这边一瞥,就慌忙迎了上来,然后故意凑到顾念和男人之间,就一脸恭维的伸出手和男人握了握。

    “哎呀,是熊总啊?”

    听到这声招呼,又看到叶子睿已经没眼力劲儿的把女人堵在身后了,男人脸上立刻就没了好脸色。

    一边心不在焉的和叶子睿握着手,一边扭着那肥腻的脖子,伸着头就要去寻觅美人的身影,可是连贝贝早就拽着顾念闪进人流里,不见了。

    而叶子睿稍稍舒了口气,又默默的招呼着来往的宾客了,乔雅在一旁冷眼旁观了很久,路过叶子睿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就拽着沈君美的胳膊,悄悄追着顾念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杜娟儿这才穿着一身橘红色的晚礼服姗姗来迟,礼服的尾部呈鱼尾状,衬着女人凹凸有致的身线,就这样穿梭在人流里,宛若一只左右游弋的美人鱼,再加上杜娟儿知名度颇高,又在自己的订婚宴上迟到,瞬间就把全场的焦点吸引了过去。

    永远有人凑上去,恭维她一番,再赞叹下两人的郎才女貌,但转脸可就三三两两的聚拢在一起,说起风凉话了。

    “杜娟儿好歹也是新近最热的四小花旦之一,怎么选了这么一个未婚夫呢?”

    “你们知道什么啊?别看杜娟儿现在生的这么美丽,以前可是丑小鸭一枚呢,哼,她脸上哪里没动过刀子呢?”

    ……

    虽然和杜娟儿素未交情,但听着别人私底下的议论,顾念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杜娟儿之前好歹也是表演系数得着的美女,哪里就丑了?”

    虽然只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别人也未必能听到,却还是被连贝贝狠狠的掐了一把:“顾念,你丫精神错乱了啊?干嘛要帮着情敌说话?”

    情敌嘛?

    原本和叶子睿就已经分道扬镳了,杜娟儿又算得上哪门子的情敌呢?顾念微微摇摇头,正准备在和连贝贝偷偷耳语上几句,一转眼,就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是长相极端寡淡的一张脸,却偏偏化了很艳丽的妆容,浑身又用名牌堆积了一身,就更是说不出的俗不可耐了,不时的有人瞥上一眼,也都迅速转移了视线,可女人丝毫不自知,竟还觉得能招来注视,是因为太过于美丽的地步。

    扬着脸,先是在全场扫了一遍,就迅速的把视线落在了顾念的脸上,然后踩着高跟鞋,扭着自以为风情的腰段,款款朝着顾念的方向走了过去。

    眼见着女人已经和顾念面对面,互相打量着了,乔雅这才得意的眯了眯眼睛:“君美,今天的重头戏来了,待会轮到你表演的时候,可别忘词啊?”

    说着,她朝沈君美使了个眼色,就拽着她的胳膊,凑了上去。

    其实,打从顾念一进来,无论是气质和穿着,就已经很惹眼了,不少人还在偷偷打听着她的身份和地位,可却没人知道她究竟是哪家的千金,甚至都没人知道,她究竟是男女哪一方请来的客人。

    现在眼看着言家的千金——言瑾萱故作熟稔的挽住了顾念的胳膊,许多人的视线也不约而同的转了过去。

    “顾小姐,你也来了,呵呵,原本以为除了我,他的前女友都是不会过来的,还好你也来了,那我也就不觉得尴尬了!”言瑾萱的声音虽然不算很大,但一字一句都咬的特别的清楚,起码围在两人身边的宾客,都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

    原来是男方的前女友?

    穿的这么高调,你们猜她是来抢婚的呢?还是来砸场的呢?

    不管是什么阶层的人,都是极爱看热闹的,更何况这还是杜娟儿未婚夫的热闹,一时之间,所有人早就忽略了杜娟儿的存在,只是把注意力,都投在了顾念的身上。

    连贝贝恶狠狠的瞪着言瑾萱,甚至都快把眼珠子瞪出来了,而顾念也冷冷的甩开了她的胳膊,两人对她的排斥都显而易见了,可她却好似没发现似的,又一次凑了过去,故作关切的看着顾念,那脸上天真的神色真是做作到极致了。

    “顾小姐,对不起啊,当初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所以才勉强接受了他的追求,后来我知道了你的存在,就立刻跟他分手了的,毕竟听说你都有过他的孩子了,我又怎么忍心呢?只是……唉,到最后他居然还是……?”

    言瑾萱的语气里似乎处处都透着对顾念的关心,但她说出的话里,可是每一个字都透着深深的恶意,连贝贝气的真想狠狠扇她一巴掌,却被顾念偷偷拽住了衣袖。

    “言小姐,一个“听说”就足以说明这个事情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了,既然是有待考证的事情,言小姐却比我这个当事人都激动,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当初你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一见了我,内疚的逻辑都理不通顺了……”

    情敌嘛,互相诋毁也没什么奇怪的,而顾念此时表现的越是淡然,言瑾萱便越像是在故意为之了?

    而言瑾萱在男女关系上,口碑素来就不好,曾经更是为了某个小男星,特意雇水军往人妻子身上泼脏水,所以此刻众人看向言瑾萱的目光,就变得越发的耐人寻味了。

    言瑾萱羞愤之下,一时乱了思绪,就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便只好把求助似的眼神看向了乔雅,乔雅假装不经意的别开脸,可手上暗暗一使劲儿,就顺势把身旁的沈君美推了出去。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顾小姐啊?对了,上次我陈伯伯自从和你喝了一次酒,可念念不忘了好几天呢,什么时候有空了,我在安排你们见一面吧?”

    沈君美这话一出口,众人看向顾念的眼神,便满是鄙夷了,真是,长得这么清秀,却原来还是交际花一样的货色,看来,人还真不可貌相呢?

    众人低着头,一边抬头打量顾念一眼,一边小声议论开了,议论声不大,但顾念却还是一字不漏的全听在了耳中。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