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八章 傲娇如沈总,也敢有人威胁?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4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只是微微侧了侧头,顾念就注意到了男人嘴角那抹狐狸似的微笑,于是,趁他不注意,右手就顺势掐了一下他的胳膊。

    “沈寒越,不许打坏主意!既然答应不插手了,就要相信我的能力!”

    闻言,男人先是一愣,紧接着嘴角那副笑意就更浓了,还夹裹着一丝淡淡的挑衅:好,给你一天时间,不想我插手,就赶在我动手之前解决?

    哼,这摆明就是挑衅吗?解决就解决,真当她是吃素的啊?

    顾念双眼狡猾的一眯,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得意:“沈寒越,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喔,其实整件事情我早就交给小北查清楚了,龚姐她没有说谎!”

    见女人笑得开怀,沈寒越实在不忍心打击她的自信,毕竟,他沈寒越那敏锐的第六感,就从来没有过例外。但是她既然都找上俞北了,他又何必再多刺一举呢。

    傲娇的沈boss,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心里的醋坛子早就翻了又翻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说完,他连看都没看女人一眼,转身就往门外走,顾念觉得莫名其妙,原本并不打算理会他呢,但见他绕过前台,竟连停顿都未停顿,就傲娇的略过了,心里一咯噔,慌忙起身追过去,然后死皮赖脸的紧紧揪住了他的衣袖。

    “沈寒越,你该不会还没结账吧?”她苦着脸,硬拽着男人的胳膊。

    “恩哼……”男人漫不经心的耸耸肩,淡淡的从嗓子里冷哼了一声,算是答复了。

    妈蛋,“嗯哼”是几个意思?这个一向高贵冷艳的沈傲娇该不会是要逃单吧?而且,逃就逃了,丢下她是几个意思?她全身上下加到一起,象是能付的起钱的样子吗?

    “沈寒越,你是不是男人啊?说好一起吃饭,不结账就跑,是几个意思?”

    顾念冷眉一横,干脆撒开他,往前一跃,见前台收银没注意,狠狠的把男人往吧台一推,然后身子顺势往后一收,飞快的转身,逃也似的跑掉了。

    “哼,想跟她玩这一出,他还太嫩了点。”顾念一边得意的往门外跑一边顺势回头,却见沈寒越这一刻已经紧随其后,而且大有一种跃过她,要迎头直上的势头,而自始至终,前台的收银员压根连头都没抬一下。

    “沈寒越,你是不是结过账了?”觉得没人追出来,实在是太不合情理了,所以顾念刹住脚步,狐疑的睨了男人一眼,问了一句。

    可是,男人路过她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停顿,就绕过她,飞快的跑了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正收拾他们那桌的服务器,却突然朝顾念看了一眼,就突然追了出来“喂,那位小姐,请等一等!”

    妈蛋,高档餐厅的服务员,反应都要比别人慢半拍吗?

    等一等吗?谁等谁是傻子!

    顾念惊慌的和那个服务员的眼神只对视了0。1秒,就“嗖”的一下,朝门口蹿了过去,速度之快,惊得身后的服务员一阵咋舌,可顾念才不管这个呢,追上沈寒越,就恼怒的揪住了他的胳膊。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们一起逃单,服务员不追你,却偏偏死揪着我不放呢?哼,世上哪有这样的便宜事儿,沈寒越,你休想甩开我!”

    女人说着,又是揪他的衣领,又是扯他的衬衣,搞的男人心里一阵燥热,而女人却依然浑然未觉,丝毫不知道她的举动看在别人的眼里是多么的彪悍——俨然就是小女子当街非礼美男子的节奏啊!

    追上来的服务员,一边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还一边暗暗的对着男人裸露出的胸膛暗暗咽着口水:“我去,怪不得跑这么快,连手机都丢了也不知道,原来……原来美色当前,她把持不住了?”

    服务员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都快把还手机这茬给忘到脑后了,一直到顾念揪着男人的衣领来到她面前,她才反应过来,木讷的伸出手朝女人递了过去:“小姐,你的手机!”

    “你只是来还手机的?”顾念将信将疑的打量了她几眼,这才一把抓过手机,紧紧的攥在手里,生怕这服务员会拿她的手机抵债似的。

    这一问,把服务员都给问楞住了,她不是来还手机的,又是来干嘛呢?难道是来跑步的不成?

    从始至终,沈寒越都带着一抹玩味似的微笑,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等顾念朝他这边看过来的时候,险些被他的表情给气白了脸:“沈寒越,你耍我?”

    男人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那表情,仿佛是在说:“一切都是你太笨了!”

    是啊,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沈寒越怎么可能会逃单呢?

    女人懊丧的翻了翻白眼,等想清楚这些的时候,男人嘴角那抹赤果果的嘲笑,早就挂不住了。

    “不错喔,这小短腿,爆发力还挺强,顾念,你上学那会儿,一定体育特好吧?”男人说着,眼神淡淡的朝她小腿上瞥了一眼,然后一路从小腿,移到了头上,那表情,仿佛是在说:“你丫脑力肯定还不及体力的二分之一吧?”

    魂淡啊!顾念深深的翻了个白眼,一脸哀怨的看着他,就好似男人刚才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似的,被她这么瞅着,沈寒越觉得,他今天要不做点什么,似乎都对不起这样的眼神了。

    嘴角邪魅的往上一勾,一只手顺势就揽住了女人柔软的腰肢,然后脸慢慢的朝这边移了又移,那张薄唇配着他半裸的胸膛,这魅惑十足的搭配,只看的女人心头一软,原来要推开他的手已经伸出去了,却又停了下来。

    本着“找上门来的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原则,此刻,顾念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竟分外的想尝一尝男人嘴唇的味道,看着那魅惑的薄唇越凑越近了,女人喉头一紧,努力吞咽了下口水,竟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煞风景的是,彼时,两人的手机,竟然同时响了起来,那“滴滴”的短信声,愣是揪回了女人的思绪,慌忙推开男人的胳膊,警惕的往后一躲,此刻在看男人的神色,就好似在看着一头不规矩的饿狼。

    男人不悦的瞪了她一眼,刚才她分明就是一副迎合的姿态,这会儿,怎么看他的眼神,就好似他就是一个专门轻薄女子的登徒浪子似的,男人觉得,为了对得起她这样的眼神,看来待会,非要来点更猛的了?

    只是,刚刚升腾出的情绪,在看到那一条条的短信之后,就立刻冷却了下来,一张脸,也僵硬的厉害,眼眸里的怒火似乎都能融化掉一整座雪山了。

    而躲在一旁的女人,脸色也极其不好看,一只手哆哆嗦嗦的点开着短信,另一只手却正蜷缩在一起,紧紧的攥成了拳。

    此时,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正停着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车里的女人冷冷的注视着两人的表情,一双眸子就像一条怨毒的小蛇,正死死的缠绕在顾念的后背上,恨不得从她的后背一跃上前,狠狠的咬断她的脖颈。

    只是,此时,那失魂落魄的背影,只是满腹心事的看了一眼沈寒越,就不动声色的按了锁屏,在屏幕上的光亮灭掉的那一刻,那一张张大尺度的照片也顺便被锁上了。

    同时被锁上的,还有最末尾的一条短信:顾念,不想让这些照片曝光的话,就离沈寒越远点!

    “沈先生,连贝贝找我有急事,我这会儿要赶紧打车回去一趟!”女人说完,不等男人反应,就飞快的跃到马路对面,伸手拦了一辆的士,钻了进去。

    男人这一刻,也刚好从愤怒里回过神来,原本想伸手拦下女人呢,却发现那辆车子已经从他的视线里渐行渐远了,然后就手上一使劲,攥着的手机竟“咯吱咯吱”响了起来,只是,饶是不想注意,但那条短信还是被他牢牢的记在了脑子里。

    “不想让这些照片曝光,就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往下边的账号上打三千万,并且取消对叶子睿的封杀,第二,离顾念远一点!”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些照片,以及短信,一定就是叶子睿的手笔了。

    “叶子睿是吧?敢威胁他,那就得好好看看他究竟有没有足够的本事了?”男人周身满是凛冽的寒意,一只手紧紧攥着手机,一只手攥着车钥匙,便朝不远处的车子走了过去。

    从始至终,都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和一双满是含情脉脉的眸子,同时盯着他的背影,直到男人彻底消失,两人这才把眼神彻底收了回来,然后一脸好奇的看向了彼此。

    “叶子睿,我很奇怪,你究竟给沈寒越发了什么样的短信,能把他气成那样呢?”

    车里的女人,一张精致的小脸虽然被一个大大的墨镜遮挡着,却也依然遮掩不了她那灼灼的光芒,不是大明星乔雅,又是谁呢?只是再美丽的东西,沾染上怨愤和嫉妒,也就显得狰狞不堪了。

    “乔雅,你又给顾念发了什么短信呢?我看她小脸都白了?”叶子睿并未回答她的话,只是同样好奇的反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只是让她离开沈寒越而已,她脸色就坏成这样?叶子睿,看来,你在那个女人的心里,早就和你的星路一样,都是过气了的!”

    乔雅眸子里,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看着叶子睿一双眸子却来越黯淡,她心里却又闪过了一丝的惊喜,她的目的,再明确不过了,就是要尽力激怒叶子睿,彻底激怒他,才能让他那嫉妒的火苗烧的更旺盛一点!

    叶子睿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就洞悉了她所有的小心思:“乔雅,我们还真像呢!其实,我发给沈寒越的短信,和你的是一样的!”

    男人话语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嘲讽,眼看着女人的眸子一点点暗了下去,然后又逐渐升腾起更大的妒火,他的身子顺势往前一扑,就把乔雅压在了身下。

    “别沮丧,反正事情早晚会回到原有的轨道的,只是现在,我们这两个相似的伤心人,是不是要好好的庆祝一下呢!”

    叶子睿一边说着,手就顺势从乔雅的后背一路向前,缓缓的摸索着,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激烈的滚到了一团,紧接着,仿佛有什么亮了一下,乔雅猛地一下,就推开了叶子睿。

    “叶子睿,你早在车里偷偷安了摄像头?”乔雅恼怒的推了他一把,眸子里满是质问和鄙夷。

    “虽然装摄像头的的确是我,但背后示意的却是我的未婚妻呢……”叶子睿倒也没打算遮掩什么,很坦然的就承认了。

    “为什么?她明明答应我了?她说只要我听话,就帮我对付顾念,还要帮我追回沈寒越……”

    乔雅咬着鲜艳的红唇,冷冷的瞪着叶子睿,好似叶子睿要是不能说出满意的回答,她就能当场和他翻脸!

    “乔雅,你几岁了?她帮你追回了沈寒越,你缓过来,转头要对付的可就是她了?你觉得,杜娟儿会那么傻吗?乔雅,认命吧,打从你落入她手里的那一刻,你就注定只能做一个老老实实的棋子,沈寒越吗?我劝你还是别想了!”

    听完这些,乔雅先是一愣,而后就忍不住指着叶子睿的额头,冷声笑了出来。

    “叶子睿,你以为你又比我强到哪儿去?说来说去,你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只是奇怪的是,杜娟儿好好的影后不做,她这么费尽心机的网罗棋子,又是为了给谁铺路呢?”

    乔雅看着叶子睿,似是在询问他,又似是在自言自语。

    其实,她倒没指望叶子睿能回答,毕竟,在她的眼里,叶子睿也不会比她强到哪儿去,想必杜娟儿也不会真的把他当自己人的,谁知道她竟想错了,看叶子睿那讳莫如深的眼神,倒好似真的知道点什么似的。

    “乔雅,杜娟儿是为了谁铺路,你不需要清楚!行了,回吧,毕竟明天就要着手准备我和杜娟儿的订婚宴了,在此之前,你……是不是要先帮我接个一星半点的广告呢?”

    叶子睿贪婪的眸子,在乔雅身上打量了一会儿,一个翻身,就又把她按了下去。

    乔雅只是愤恨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倒没有完全的反抗了,走到这一步,她突然觉得,她想跟沈寒越在一起,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但是不管怎样,她也绝不会让顾念好过!

    她的骨子里,总是觉得,她沦落到这一步,完全就是顾念的过错,毕竟,她和叶子睿第一次有所牵扯,就是为了算计顾念,只是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别人的手里。

    栽就栽了,可她却丝毫也不反省自己,竟觉得,如果不是顾念,凭着沈寒越对她的庇护,谁又敢让她栽跟头呢?

    可以说,乔雅此刻的处境有多么的凄惨,她心里对顾念的恨就有多么的强烈,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她不急着想办法摆脱沦为棋子的命运,甚至为了能让顾念倒霉,她竟甘愿沦为别人的棋子,只期待着,有朝一日,能亲自让顾念狠狠的跌个跟头不可……

    **

    最近,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顾念总是心神恍惚的,任谁怎么努力,竟都打探不出,她情绪低落的原因,就连连贝贝也不例外。

    只是,当叶子睿亲自找上连贝贝,递上两份请帖的时候,连贝贝自作聪明的一拍脑门,竟自以为是的觉得,顾念之所以心神恍惚,全是因为叶子睿这个渣男要订婚了。

    想到了其中的关联,连贝贝得意的翘着小尾巴,刚准备要不要拽着顾念策划一场抢婚呢,周奕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连贝贝,你就这么喜欢黏住我,不放?”

    他丫有病吧?每次情绪只要好上一点,这货就觉得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合着他以为全世界的鲜花都应该为他绽放吗?

    连贝贝看都没看周奕,只是鄙夷的冷哼了一声,就要推门出去,却被他一脸不悦的拦下了:“连贝贝,身为艺人助理,你能不能敬业点?要不是你是沈总特招的,我早就……”

    周奕一脸不悦的用手指着连贝贝的脑门,后边的话还未说完,杨烁便推门进来了,刚好把周奕的举动看在眼里,一向好脾气的杨特助,竟然一下子黑了脸,也许是在沈寒越面前呆久了,他这一发怒,就隐隐把沈寒越的样子学了六成。

    “周奕,你是明星又如何,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工作而已,在SG,你和连贝贝的工作,并没有本质区别,所以,收起你这副不可一世的优越感吧?否则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这些,杨烁就冲连贝贝照了照手:“跟我走一趟吧,总裁找你!”

    “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连贝贝答应完,故意傲娇的瞪了周奕一眼,就一脸喜悦的跟在杨烁的身后,一路下到一楼,又从一楼的出口处,沿着一个花圃走了一段,又绕过另一栋楼,这才拐到沈氏大厦的主楼,也就是沈寒越办公的那栋了。

    一直跟着杨烁又上了电梯,连贝贝还没从刚才的喜悦里回过神呢:“杨助理,今天谢谢你了!回头我请你吃饭喔……”

    “哪里话,身为朋友,帮你还不是应该的吗?至于吃饭嘛,你上次请过一次了,身为男人,哪有总让女人请客的道理,不管是下次还是下下次,还是以后,都有我请你吧?”

    杨烁说完,一抬头,就触到了沈寒越那玩味似的眼神,瞬间就收了自己所有的男人气概,又变身成了一个听话的小助理形象,没办法,他家BOSS气场实在太强大,在他面前,既然不能逞强,那就只能示弱了。

    见到杨烁突然化身成了小绵羊,连贝贝也不由自主的收敛了一下。

    “总裁,你找我?”她狗腿的看着沈寒越,摆出了一副“标准”的职业性微笑,还别说,这标准的八颗牙,和顾念有时候还真有一拼。

    沈寒越看着看着,就有恍惚了起来,等注意到杨烁那探寻似的眼神,他干脆大手一挥,就把杨烁赶了出去:“杨助理,我和连小姐还有事情要谈,你先去忙吧!”

    如果换做别人,估计杨烁早就巴巴的出去了,只是这次换成了连贝贝,不知为何,他迈出的每一步,似乎都有些不情愿似的,心里更是把沈寒越腹诽了个够。

    “怪不得最近都不提顾小姐了,原来这会儿是盯上连小姐了,哼,就因为长的帅了点,有钱了点儿,就可以这样朝三暮四吗?实在是让人失望了!”

    杨烁自从进了沈氏以来,就一直兢兢业业的在助理的岗位上坚守了四年,一路上,愣是从最初的小助理,做到了总裁特助。

    除了因为他出色的能力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心里对沈寒越一直怀着一种深深的崇拜,总觉得男人像他这么优秀的人,还这么努力,简直就是楷模了。

    只是这一刻,他觉得,沈寒越的高大形象已经一点点的在他心里坍塌了,所以他也不顾什么职业道德了,居然把门留了一个小细缝,堂而皇之的干起了偷听的把戏。

    “连小姐,最近顾念还好吗?”

    听到沈寒越刚一开口,就询问的是顾念的情况,杨烁忐忑的一颗心,就立刻放下了,看样子,他们老板心里惦记的还是只有顾念的,只是既然惦记,为何不亲自去找她,反而通过别人的口中来探听情况呢?

    只是思索了一会儿,杨烁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联——只怕他们总裁和顾小姐又闹什么小别扭了吧?怎么办?为了能让连小姐轻松一点儿,他要不要帮他们总裁一把呢?

    杨烁心里冒出的这个想法,和连贝贝心中所想竟不约而同的契合了。

    只是和杨烁不同的是,连贝贝做事总有一种缺心眼似的莽撞,激动的拽着沈寒越的手,就说起胡话来了。

    “沈先生,你是不是喜欢小念?”

    面对这么直白的连贝贝,纵使冷酷如沈寒越,在被人陡然戳破了心事以后,面色也不由得由黑转红了,甚至还此地无银的“咳嗽”了几声:“连小姐,就是喜欢说笑啊!”

    不过,连贝贝就算天生大脑缺根筋儿,但她又不是傻的,就算沈寒越极力否认,但只瞥了一眼他尴尬的脸色,她就料定,这男人和顾念绝对有戏。

    “我们小念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唉,之前我都觉得叶子睿很不错了,可是和沈先生一比,他就立马化身成一堆臭狗屎了,只是怎么办呢,小念却偏偏对这堆臭狗屎念念不忘的,就因为这臭狗屎要订婚了,这几天她茶不思饭不想的,身为朋友,我都看不下去了,沈先生,你觉得你能看得下去吗?”

    眼瞅着沈寒越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周身的气压仿若打着旋似的,从男人周边往四周压迫着,就算是天生缺根筋儿,连贝贝也还是被这冷气压迫的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想想顾念这几天的可怜样,她咬咬牙,还是忍不住朝沈寒越身边凑了凑,一双手还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膀:“沈先生,我猜,你肯定也看不下去吧?”

    说完,就偷眼打量一下沈寒越的表情,见他冷着一张脸,什么也没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又冲他肩膀拍了拍,无意触碰到那紧实的肌肉,连贝贝还不由得兴奋的心口“突突”直跳呢。

    于是,就自动忽略了沈寒越那冷酷腹黑的属性,就这么不知死活的说了一句彻底激怒他的话:“沈先生,我因为顾念的这种状态,差点都动了拽着这丫头去抢婚的念头了!”

    此话一出,沈寒越脸色立刻就黑了个彻底,一双眸子冷飕飕的盯着她,连贝贝只觉得这眸子似乎会放箭似的,正对着她不住的放冷箭,而可怕的是,男人的拳头还紧紧的攥在一起,听着这咯吱咯吱的响声,连贝贝立马就蔫了。

    “沈先生,别误会,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其实对于叶子睿,就应该像对待一堆臭狗屎一样,敬而远之……”

    连贝贝脸上堆着讨好似的笑,一边努力的恭维着沈寒越,一边狠狠的踩着叶子睿,哪知男人脸色非但没有任何缓和,而是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别拿他跟我比较!他还没这资格!”

    连贝贝此刻是彻底见识到了沈寒越的龟毛性格,怪不得顾念电话里备注为“沈傲娇”,今儿瞅着何止是傲娇这么简单啊?

    不过,腹诽归腹诽,嘴上,连贝贝却一直在连声附和着他。

    “是的,他怎么可以和沈先生相提并论呢?其实打从第一眼看见沈先生,我就觉得只有沈先生这样的人中之龙,才配的上我们家小念,而小念对沈先生似乎也很有好感……”

    听到这儿,沈寒越眸子里突然闪出了一丝欣喜的神色:“真的?”

    连贝贝不明所以,还以为是自己的马屁拍个正着呢,立刻就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了,如果沈先生这样的人还不能称之为人中之龙,那谁配得上这样的称呼呢?”

    谁知听了这话,沈寒越薄唇一抿,眼神冷冷的扫了连贝贝一眼,语气带着几分的不耐烦:“我问的是后边那句!”

    “啊?”连贝贝惊讶的一仰头,惊慌的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算是反应过来:“当然了,我跟小念都认识四年了,对她可最了解不过了,别看她嘴硬,但她心里有没有沈先生,可瞒不过我的眼睛……”

    眼见着沈寒越周身的低气压都一点点的收敛了起来,蹙着的眉也不由自主的舒展开了,连贝贝觉得趁热打铁的时候到了,索性激动的往前迈了一步,然后紧紧的揪住了沈寒越的衬衣袖子。

    龟毛的沈寒越有几次,都想一把甩开连贝贝,毕竟,以他的洁癖程度,除了顾念可以这么肆无忌惮之外,别的女人,可是不敢动不动就揪他袖子的,不过为了能从她嘴里听到更多,他硬是咬着牙,僵硬着一张脸,忍下了。

    “沈先生,身为朋友,我觉得我有义务把小念从上一段恋情里揪出来,但是小念这个人最看重的就是感情,所以一时半会儿估计很难缓过来,但不管怎么样,输人也不能输阵,所以沈先生,我觉得叶子睿的订婚宴,还是由你陪着小念去参加比较好!”

    连贝贝说完,便郑重的把一张请帖塞到了沈寒越的手里,那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是哪个领导在对下属交接权利呢?

    搁着平时,谁敢这么放肆,估计早就被沈寒越派人丢出沈氏大厦了,但是这会儿他情绪正好,很自然的就忽略了连贝贝的无礼和逾越。

    伸出手指,随意掂了掂手中的请帖,当看到请贴上那对新人的名字,他的眼神里立刻就迸出了一丝的嫌弃和鄙夷,顺手就把请帖扔到了桌上。

    “我沈寒越要去,就算是没有请帖,谁又敢说个”不“字!”

    虽然这番话略显狂妄了点,但从沈寒越的嘴唇里吐出来,竟丝毫不显突兀,就觉得原本就是如此,他也不过是平淡的阐述了一个事实而已。

    “沈先生,这么说,你已经同意了?”

    连贝贝仿佛有些不相信似的,先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这才一脸欣喜的跳了起来:“沈先生,那就这么说定了喔,订婚宴是明天下午五点,届时,你可一定要去啊!”

    “当然!”理所当然的语气,就仿佛叶子睿的订婚宴,就应该由他陪同顾念过去似的。

    连贝贝使劲儿的揉了揉眼睛,她承认,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男人一身灼灼闪耀的光华给迷晕了眼:“顾念,你丫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否则怎么能摊上这样的男人呢?”

    连贝贝正眼巴巴的对着沈寒越发花痴,一个傲慢的女声却突然在门外响了起来:“杨特助,你在干嘛?”

    正趴在门缝偷听的男人,被这声音一惊,身子一个踉跄,就忍不住往前倾斜了一下,于是猝不及防的,杨烁就狼狈的撞到了门,原本就没关牢,被他猛地一撞,“咣当”一声,门就这么被撞开了。

    屋里的男人,眼神里满是冷意,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睨着摔在门边的杨烁。

    “你在偷听?”

    声音不大,但每一个音的末尾都要轻轻的往上扬一下,只简单四个字,却仿佛带着凛然的杀气,杨烁嗫嚅了几下,就这么呆呆的坐在地上,狡辩的话都到嘴边了,却还是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总裁,对不起!我错了,我保证,绝不会有下次了!”

    杨烁满脸都是窘迫和尴尬,仓皇的从地上坐了起来,身子一低,结结实实的弯成90度,一下子鞠了三个躬,这才一脸愧疚的退了下去。

    而刚才说话的女人,却带着满脸的好奇,凑了上来,只是待看到办公室里的连贝贝,女人的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扬的走进来,轻蔑的睨了连贝贝一眼。

    “怎么?是那个女人派你过来的?还是你自作主张,也想学那个女人,来勾引我哥?”

    连贝贝不悦的扬了扬脸,或许是和顾念在一起呆久了,她原本就野的性子,和人打起嘴仗来,自然也是不服输的。

    “沈小姐是吗?奇怪,不是大家千金吗?左一个勾引,右一个勾引的,怎么说起话来,这么跌份呢?唉,要不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我还真以为你是哪个山沟沟里跑出的野丫头呢?沈小姐,身为大家千金,你把自己的教养锁到保险柜里了吗?”

    既然已经做完正事了,连贝贝自然也不想多耽搁了,说完这句话,也学着刚才沈君美进来的姿态,高傲的一扬下巴,直接一脸蔑视的从她身旁饶了过去,当然,临走前,还不忘转身朝沈君美做了个鬼脸。

    “连贝贝是吧?不过是一个艺人助理,居然敢这么对我?哥,今天就必须把她开掉!”沈君美说着,一把抓起桌上的电话,就要往人事那里打电话,只是她刚拨了号码出去,电话线立刻就被沈寒越给扯断了。

    “公司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沈寒越一字一句的警告完,就指了指门的方向:“出去之前,顺便把门给我带上!”

    纵使此时办公室里没有任何人,但是见沈寒越如此不给面子,沈君美一张小脸还是气的煞白:“哥,从前,你可从来不这么对我的?就自从你认识了顾念,你整个人都变了!”

    “够了!”沈寒越冷冷的呵斥了一声,脸上满是不耐烦的神色:“不要把过错推到任何人的身上,沈君美,你真该好好照照镜子,易怒善妒,眼里不容人,从前的沈君美,可不是这样!”

    “哥,你……哼,我讨厌你!”

    到底还是个任性的孩子,纵使如何娇蛮,这些年却还是天真善良的性子,所以纵使她再过分,沈寒越竟也从未苛责过她半分。

    只是,自从她这次从国外回来,娇蛮任性非但没有任何收敛,反倒把原来的纯真善良都给弄丢了,这让一向纵容她的沈寒越,也不由得冷了脸。

    只是,到底是至亲的妹妹,虽然讨厌着她日渐娇蛮的性子,但身为哥哥,眼看着从国外走了一遭,原本纯真善良的性格就这么彻底不见了,虽然面上说着狠话,但心里还是最难受的。

    他甚至都后悔了,如果当初留在身边,悉心教导,这个纯真的妹妹,是不是就不至于变成现在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呢?

    沈君美耍完性子,就这么气嘟嘟的摔门而去了,却不知道刚刚训斥完她的男人,却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而她,这一刻,心里竟忍不住对她这个哥哥也产生了一丝的怨恨。

    “君美,怎么样了?寒越他到底怎么说?他愿意见我一面吗?”

    因为沈寒越的命令,沈氏大厦是再也不会允许乔雅迈进一步了,可是现在日渐颓败的她,却更是把沈寒越当做唯一的救命稻草了,不甘心之余,她只得又找上了沈君美,并再三保证,会想办法帮她得到俞北,沈君美这才答应帮忙。

    所以,守在外边的乔雅,一看见沈君美出来,便立刻欣喜的迎了上去,还亲昵的挽住了她的胳膊,岂料,沈君美此时正在气头上,竟一把就把乔雅给推的远远的。

    猛然被推开,乔雅一个踉跄,身子一个不稳,险些就摔到地上了,心里对沈君美明明有着很深的怨恨,可却硬是生生咽下了,脸上却还装出一副关切的姿态:“君美,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

    “还能是谁?哼,顾念的朋友,竟然跟她一样的嚣张,可我哥非但不替我出气,还帮着她一起欺负我!”

    沈君美气愤的攥着拳头,此时对沈寒越可谓是憋了一肚子的不满,所以连带着看乔雅,也越发的不顺眼了。

    “哼,我哥讨厌死了,你要是真喜欢他,你自己去找他好了,反正我恨死他了,我以后都不想再搭理他了?”

    沈君美正在气头上,此时说的也全是一些赌气似的孩子话。

    “君美,其实我和寒越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经常提起你,你在国外的时候,他也一直在念叨你,唉,说来说去,都怪我不好,要是我现在没有和寒越分手,他就绝对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对于沈君美这样的孩子,她有的是办法,所以,这故作感慨的一句话,立刻就把沈君美对沈寒越生出的怨恨,全部转嫁到顾念的身上去了。

    “对,我哥一直很疼我的,要不是因为那个顾念,他又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呢?哼,该死的顾念,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乔雅眼见着沈君美被哄住了,眼底突然闪现了一抹的得意和算计:“君美,其实,要想整顾念,眼下就有一个很好的机会。”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