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七章 初恋女友自带女王范儿?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4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俞北眉眼轻敛,神情坚毅,一改之前温柔恬淡的神色,这一刻,他注视着沈寒越的样子,就仿若一个誓死守卫自己领土的猛兽,眼眸里满是淡淡的威胁和压迫。

    可沈寒越是谁?

    在商城驰骋多年,早就练就了一股天然的王者之范,只是一举手一投足,俞北的威压与他相比较,更多的便有些小孩过家家的意思了,彼时,在外人眼里,竟像是一个赌气的男孩在向哥哥赌气。

    这或许不仅仅是年龄上的差距吧,更多的或许跟两人的环境以及性格都有着密切关系吧?

    两人虽都是人中之龙,但相比于沈寒越的成长经历,俞北欠缺的就不仅仅是经验和阅历的问题了。

    虽然他一度为了能变得强大,以顾瑾寒为人生目标而努力着,不但心性比着同龄人要早熟,甚至连学业上也一度连跳了数级,以至于在顾念大学毕业的时刻,他早就在国外完成博士课程的研修了。

    甚至,在曾经的中学时代,他就连交友也都锁定在比他大几个年级的圈子,就连第一次产生好感的异性,也是比他大两个年级的许蕙。

    之所以和沈寒越成为朋友,除了因为两个家族密切的经济往来,更多的,却是因为他身上类似于顾瑾寒的那种气度,让他的脚步不由得便追了上去。

    只是,兜兜转转了几回,俞北再一次和沈寒越面对面的时候,还是觉得被他天生自带的那种光芒给晃了眼睛,瞬间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努力只是徒劳的,他甚至从来都没有追赶上这男人的脚步,就更何谈去追赶顾瑾寒了。

    不过,他追赶顾瑾寒,却不是为了打败他,只是为了让他放心把顾念交给他,可是追赶沈寒越却不是这样,虽然明白两人之间横跨的差距一时是很难迈过去的,但是这只要牵扯到顾念,就算不能横跨,他也绝不允许自己退缩的。

    “怎么?输的太多了,所以急了?那要不,下个项目,我让你?”

    沈寒越并不知道俞北这一刻心念上的巨大变化,只是用着哥哥面对弟弟那样的轻快语气,轻描淡写的询问了一句。

    俞北就这么看着他,仿佛下定很大决心似的:“沈寒越,我希望你能离顾念远一点,还有,请尽可能的不要去招惹她!”

    一字一句,声音不大,但却仿佛是蕴藏了无数的能量般,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敲击在沈寒越的心上。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这个从小到大,就一直紧紧追赶他的小屁孩,似乎已经是第二次向他发起挑战了吧?只是这仅有的两次,还偏偏都是因为女人?

    “俞北,如果我拒绝呢?”

    男人一旦接收到来自同伴的挑衅,总是能最快的激发起心底强烈的好胜心,沈寒越自然也不例外,他此时眸子里的已经蒙上了一层寒霜,眉眼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微微往上挑了一下,尾音上调,一字一句都带着独属于沈寒越的强势。

    看到他此刻的反应,俞北就不由得苦笑出声。

    “沈寒越,先别急着那么快拒绝我?你忘记了上一次的事情吗?因为我们的争强好胜,许蕙在她最美好的年纪,就完全陪在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身边了?甚至就你们连分手了,她还一度沉溺在你们曾经的爱情里无法自拔!沈寒越,你敢说,对于许蕙,你心里就没有一丁点的亏欠吗?”

    仿佛一下子被戳中了心事,沈寒越此刻的表情闪过一丝的楞忡,随后又很快恢复如初了。

    “俞北,当时因为年少轻狂,我虽然对她有所亏欠,但是有一点,就算我心里从来没把她当成女朋友对待,但还是当成好朋友、好哥们一样去对待的,她甚至是除你之外的,我唯一一个交心的朋友!”

    沈寒越还未说完,俞北就忍不住冷笑了起来,此时看着他,眼眸里也满是莫名的神色:“沈寒越,许蕙要的不是朋友之间的敬重,而是恋人之间该有的亲昵,这一点上,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就算曾经在假装看不懂,但作为男人,对于许蕙屡屡的暗示,他还是有所觉察的,只是这样又如何,对于两个人之间的争强好胜,许蕙一开始就是知道的,既然明知道这样,还不避开,那她是不是也要对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呢?

    “俞北,当年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我对她,从一开始就已经表明了一切,是她太过自以为是了,总要尝试着征服,我也只好随她去试了,既然她失败了,就当然要愿赌服输了?”

    这个真相,倒是俞北始料未及的,原本一心以为,沈寒越是因为内心有愧,所以才一心盼着许蕙率先说分手,可谁知,真相却是如此?俞北一时大脑有些冻住了,硬是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再次想起今天的正事来了。

    “沈寒越,那么对于顾念呢,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俞北脸上挂着淡淡的期待,似乎很希望沈寒越能点头,只要他点头了,那就抛舍下男人的自尊,好生哀求他一下,就是了,大不了他主动认输,也要让沈寒越打消对顾念的征服欲。

    “这次的情况好像并非如此?”沈寒越说话间,竟不经意的舔了一下嘴唇,心里竟有些痒痒的,他似乎有些想念这个小女人的味道了。

    只是,一个帅的不像话的男人,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落在旁人的眼睛里,无疑就是赤果果的挑逗了?

    健身房里的一干女人,原本就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了,这样一来,竟有一个胆大的美女,误以为是沈寒越的邀约,就这样扭着性感的腰肢,一脸媚笑的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哈喽,帅哥,介不介意,我跟你们一起锻炼呢?”

    女人眼里是掩饰不住的轻浮,食指轻触了下嘴唇,然后缓缓的放在男人的胸膛上,从上往下轻轻滑动了下,这赤果果的举动,引的其他的男士都忍不住要飚鼻血了,可沈寒越不但没有丝毫发应,眼底竟升腾出了一丝嫌弃。

    下一刻,女人的手就被他狠狠的推开了:“滚开!否则我不介意让人把你丢出去!”

    脸上带着几分薄怒,眸子里满是凛冽的寒意,女人小腿不由得哆嗦了几下,打量了一下周围一些幸灾乐祸的眼神,羞愤的一跺脚,便在男人警告的眼神下,识趣的跑开了。

    原本的话被打断,俞北明白,此刻已经不适宜长谈了,只得硬拽着沈寒越,去了VIP休息室。

    男人一脸惬意的坐在躺椅上,身子稍稍后仰,举了举手里的红酒,然后朝俞北扬了扬:“俞北,其实,刚才这话,应该我来警告你才对!不要随意招惹我的女人,否则就算是你,我一旦翻脸,也不会留任何情面的!”

    听着这霸道无比的警告,俞北不怒反笑:“你的女人?沈寒越,顾念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女人了?”

    面对他略带嘲讽的质问,男人并未理会,只是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女人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就立刻浮现了出来:“别说,这女人,还挺有趣!这么有趣的女人,我沈寒越自然不会放开了!”

    理所当然的语气,就好似他是这世界天生的王者一般,他觉得有趣的,旁人自然是觊觎不得的。

    有趣?

    俞北被沈寒越这略显轻佻的语气给激怒了:“沈寒越,收起你这份玩味的姿态吧?顾念,不是你能招惹的!”

    “是吗?可是我还就要招惹到底了!”

    明知道俞北为何会生气,他还故意流露出那些轻佻的举动,目的,也就是想好玩的测试下,没想到的是,这测试结果竟深深的扰乱了他的心扉——这个俞北,竟然是认真的?

    如果是别人,只怕再他的威逼之下,就算对顾念有着觊觎之心,也没这个胆量,可是俞北不一样,这个一路追随着他的小屁孩,脾气可不是一般的执拗,一旦能让他轻易动了心,只怕就没这么好打发了?

    想不到,这小女人魅力还不浅?只是这么容易的,就招惹上了俞北?

    沈寒越眸子里的玩味逐渐散了去,转而换上了一副警惕,以及对女人淡淡的不满。

    “俞北,不过是一个刚见过几面的女人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虽然只是漫不经心的轻佻语气,天知道男人此时的心里有多深的纠结和疑惑,似乎真的只是一个见过几次面的女人而已,却为何会在他的心里翻起这么大的浪花呢?甚至于,他的心绪都已经差点被她打乱了。

    一次次为她破例,一次次为她失态,却不自知?

    虽然不知道这小女人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但有一点,她的这个魅力,他却不愿意被别的男人所熟识的,所以面对着俞北,他眼眸里的那份挑衅,就更浓烈了。

    可是,这落在俞北的眼里,却让他莫名的恼怒了起来,总感觉,他的姿态太过于轻佻了,仿佛是亵渎了他心里的女人似的,因此,看着沈寒越的时候,那暗暗压抑着的敌意,也一点点被挑动了起来。

    “沈寒越,如果你还始终抱着这份”玩玩“的心态,那我劝你还是算了。顾家的女人,不是你可以任意招惹的,也不是你能任意玩弄的?沈寒越,身为朋友,别说我没警告你,你如果敢动她,不说是我,就是顾家,也不会放过你的,不想让你的沈氏受到任何的波及,我劝你趁早收起这份心思吧?”

    听着俞北的这番话,沈寒越眼眸紧紧眯了下,身上陡然升起一股凛然的寒意。

    “俞北,如果了解我,你就该知道的,我沈寒越天不怕地不怕,不管这女人背后站着怎样的靠山,我都要定了!”

    说完,正对上俞北略带诧异的眸子,他眼底有慌乱,也有愤怒,但沈寒越此刻已经无心去理会了,一转身,就消失在门边,然后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他想,他背地里掩藏的另一部分的势力,是应该出动了,这个女人真正的身份,看来是该好好调查一番了……

    眼看着自己的警告非但未能起到作用,甚至还有了一些弄巧成拙的意味了?

    眼眸里的那份坚定忽明忽暗了几下,紧紧攥了攥手心,俞北觉得,是时候要给某人打个电话了,也许目前只有她,可以帮得上忙了?

    “俞北,寒越还好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她的音色既有着女人的娇媚,又有着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霸气,以及说不出的干脆和自信。

    “许蕙,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一点也没变?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你了,不知道你这个女王一旦回归,沈寒越是不是还会一如既往的慌乱?”

    现在的俞北,在说起这个,心里对许蕙的信心,已经没有那么的浓烈了,毕竟,刚才,沈寒越提起许蕙的时候,表情里是说不出的云淡风轻,但是好歹也是初恋,又想想许蕙那别样的个人魅力,以及巾帼不让须眉的处事手腕。

    俞北觉得,这样的女人,似乎就是天生的女王,她和沈寒越这样傲娇的男人,好像才更匹配,而顾念这样的小野猫,就应该交给他这样的男人去宠着才对。

    谁料,电话里的女人却微微叹了口气,不过沮丧的情绪只是一瞬,她便又换上了一副独属于她的骄傲姿态。

    “俞北,其实自从和他分手以后,我就越来越没信心了,但是像他这样的男人,身边似乎就该站着我这样的女人,那个乔雅,和寒越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个木讷没用的背景墙,除了衬托寒越的不凡气质之外,大概也就只能向人展示她的愚蠢无知了,现在看来,我是对的,寒越果然没跟她在一起!”

    电话里的女人依然是那么的毒舌,但是不同于别的女人,她看待问题,总是有着一针见血似的犀利,睿智又美丽的女人,就算是偶尔腹黑毒舌一样,也不至于会被人反感,很显然,许蕙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虽然,电话这边的俞北,原本对乔雅也没什么好感,但出于绅士风度,对许蕙的话,倒并没有表示任何的赞同,只是轻笑了一下,便轻而易举的把话题给饶开了。

    “许蕙,什么时候回来,我马上帮你定机票?”

    “俞北,你怎么比我还要着急?该不会还对我余情未了吧?对于你这样的弟弟,就算是再来上一场强势的追求,我可一样不会答应喔,就算是朋友,拒绝的话依然不会嘴软!”

    早就习惯了她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所以俞北并未感觉任何不适应,相反的,他觉得,当初的沈寒越,似乎比自己更加欣赏许蕙的坦率和敢说敢言,知道许蕙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反而就更有信心了。

    “许蕙,别乱开玩笑,否则我怕寒越会吃醋!说真的,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需要我去接机吗?”

    知道许蕙一向独立,既然刚才没说“好”,估计是已经定好机票了,明知道许蕙大概会找沈寒越去接机,还是礼貌性的询问了一句。

    “不需要,三天后,记得准备好接风宴就行了!”许蕙还是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交代完这些,两人又相互寒暄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敲定了一件事情,俞北心里的忐忑和慌张,这才稍稍收敛了点儿……

    **

    彼时,办公桌上正铺着一大叠的资料,沈寒越翻来覆去的翻看了好久,终于不动声色的抬起头,一脸不悦的睨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眉头微微皱起,神情里满是不耐烦的质问意味。

    “薛浩扬?这就是你查到的资料?”

    对面的男人正低头玩着手机,听到这句话,这才微微抬了抬头,脸上满是玩世不恭的姿态,在A市,估计也只有他敢在沈寒越面前这么肆无忌惮了。

    因为他的背影也实在不简单,首先父亲是A市青龙帮的前帮主,母亲是某个财阀的千金小姐,但就是这样一个出身,还是免不了栽跟头,父亲被暗害,他们母女在帮派里没少被打压,愣是凭着不屑的毅力,顶下了,接收了帮中事务,并且确立了绝对的威信。

    当然,其实在这件事情中,沈寒越也偷偷给了他一笔不小的资金,当然,在沈寒越接手沈氏之初,他也在背地里提供了不少的帮助的,原本也是利益关系,后来就有了些惺惺相惜的意思,最后关系就越来越融洽了。

    所以,每次来和沈寒越谈事情,他也就逐步从最初的一本正经,转变成现在的没有正行了。

    比如,此刻,他就这么一手撑着桌子,身子微微往沈寒越的身边凑了又凑:“其实明面上能查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但是嘛,凭我的聪明才智,就算查不到,我大概也猜出那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了?”

    薛浩扬一双邪魅的眸子里漾着笑,一只手还顺势拿过了桌上的照片,然后手指轻佻的点在照片上那女人的脸上,他这样的举动,在沈寒越的眼里,无疑是在玩火!

    “薛、浩、扬,把手给我拿开!”沈寒越眸子里满是怒意,手指微微屈起,不耐烦的在桌面上狠狠敲击了几下,仿佛是在给男人警告。

    “不就是一张照片吗?用得着这么紧张?寒越,老实交代,你跟照片上的女人,究竟发展到什么样的情况了?一垒?二垒?……”

    知道沈寒越的洁癖程度,所以薛浩扬只是一点一点的试探着,见沈寒越面容不变,兴奋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右手还顺势朝桌子上拍打了一下。

    “不会已经全垒打了吧?太好了,寒越,30年了,你丫终于把自己交代出去了,亏我还担心那么久呢,一直以为你丫不近女色,是因为爱上我的缘故呢?毕竟,我帅的这么的”人神共愤“的,你一时把持不知,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男人一边说,还一边自恋的一甩头,摆出了一副“老子天下最帅”的表情。

    沈寒越的脸不自然的抽了几抽,他都奇了怪了,这小子在他面前,还敢耍帅,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薛浩扬,堂堂青龙帮的少东家,就这么点本事了?”

    沈寒越此时没心情跟他掰扯,只想尽快挖出想知道的信息,而想让薛浩扬尽快吐出这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激将法。

    毕竟,天底下,像他这样自恋到“人神共愤”的人,实在是不多了,不论质疑他的能力还是和长相,都无疑是刚好打在他的七寸上。

    果然,一接收到沈寒越眼里那赤果果的蔑视,薛浩扬立刻就一脸激昂的拍了拍桌子。

    “寒越,实话告诉你吧?这个顾念,就像是从A市凭空冒出来的人一样,大学之前,这里愣是没有她的任何生存痕迹,她在A市所有的资料也没有任何问题,但要是往深入里去查,就发现好似是被什么人按住似的,就连我底下最棒的黑客,都调不出她的任何信息……”

    听了半天,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沈寒越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解释这么多,还不是为了告诉我,你究竟有多么的没用?”

    沈寒越眼眸里那赤果果的蔑视,立刻就让薛浩扬脸上一白,虽然明知道沈寒越是在故意激他,但还是不服气的一捋袖子,从怀里摸出一叠照片,狠狠的摔在桌子上。

    沈寒越不慌不忙的拿起一张张照片看了看,发现照片上并没有顾念,只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和一个美丽温婉的女人,只是细看下来的话,却发现这男人和女人的眉眼,就和顾念有些相似,于是,抬起头,不经意的问了一句:“这个是……?”

    见他的兴趣被调上来了,薛浩扬也不着急解释,立刻恢复了刚才的玩世不恭,悠闲的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瞥了他一眼:“想知道吗?想知道的话,就可劲儿夸我!”

    话还没说完,沈寒越就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随手把照片往里一拨拉,就全部如数收到了抽屉里,然后不动声色的锁了起来。

    见他一点儿也不好奇,薛浩扬却不干了,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喂,你一点儿都不好奇?”

    “好奇。”沈寒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见他脸上露了一丝的喜色,然后话锋一转:“可是既然照片都有了,我自己也能查!”

    说完这话,薛浩扬就无力的撇撇嘴,一脸的挫败样:“哼,沈寒越,我长相上和能力上都已经输给你了,你就不能夸夸我,让我时时的找点自信吗?”

    薛浩扬一边嘟嘟囔囔的拽着沈寒越,抱怨了一通,原本还准备狠狠掉一番胃口的话,也被他倒豆子似的全给吐了出来。

    沈寒越嘴角微微勾起,浮出了一丝狐狸似的微笑,那是计谋得逞似的小得意,看来他早就摸透了薛浩扬的脾气了,总是知道该如何正确的引导他主动向自己吐露一切。

    只是薛浩扬说的越多,沈寒越的眉头就皱的越紧了,既然是顾氏的千金,又为何会沦落到A市呢?而且偏偏还和他有了纠葛?想到秦慕和顾家的关系,他心里竟隐隐有了几分不舒服的感觉……

    **

    “啊?连贝贝,你个魂淡,为毛按掉我的闹钟啊?死了死了,今天肯定迟到了!”

    大中午的,顾念才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摸出床头的手机,随意的一瞥,就“嗷——”的一声坐了起来,朝连贝贝怒吼了起来。

    连贝贝睡的正欢着呢,被女人一吵,就忍不住翻了翻身子,摸出枕头,使劲的朝顾念砸了过去:“魂淡啊,好容易过个休息天,你丫能不能别那么吵啊?”

    原来是休息天啊?

    顾念揉揉乱蓬蓬的头发,呵呵傻笑了两声,然后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连贝贝,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其实,问这句话,她的潜台词就是:贝贝,要不要起来做饭,顺便帮我也做一份……“

    奈何叫了半天,连贝贝只是翻了个身,没有半点的反应,她只得起床,随便下了一碗面,刚吃了一半,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过来陪我吃饭!“

    这么言简意赅的命令,不是沈寒越,又是谁呢?

    顾念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瞥了一眼桌上的泡面,然后飞快的换了件衣服,就急匆匆的出门了。

    ”哼,白请的饭,不吃才是傻子呢?“秉承着这个原则,这次顾念却是应的很爽快,只是跑到楼下之后,她才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她似乎忘记问地点了?那他现在究竟在哪儿?

    郁闷的拍了拍脑袋,正思考着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一抬眼,就看到那串熟悉的车牌号,而沈寒越正酷酷的倚在车门旁,一只手抵着车门,另一只手抄在西装口袋里。

    太阳很烈,就这么火辣辣的打在男人半边脸上,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似的,只是悠然的站在那儿,雕塑似的任人观赏着。

    ”喂,沈寒越,为什么不找个凉快的地方等我?或者是躲在车里等?“顾念一走过去,就觉得皮肤晒的受不了,然后一猫腰就钻进了车里了,然后顺势拽了拽男人的衣角。

    沈寒越只是茫然的瞥了她一眼,看上去似乎是有话要问,但张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径直钻进了车子。

    ”想吃什么?“

    沈寒越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虾米?顾念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个自以为是的沈BOSS,哪次不是他说什么,她做什么?这次居然破天荒的询问起了她的喜好?顾念想着,就不由得眯起眼睛往车窗外打量了一下。

    ”在看什么?“沈寒越顺着她的视线望了一会儿,除了被太阳那浓烈的光线晃了一下,似乎就什么也没了吧?

    ”额,我在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顾念一边煞有介事的往车窗外张望着,一边故作严肃的说道。

    ”日出时间早就过了,笨!“沈寒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便没在询问她了,只是径直把车子往前开了一会儿,然后停在了一个古朴的欧式建筑面前。

    ”下车吧。“沈寒越率先解开安全带,然后打量了顾念一眼,见她一下车就露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这个小野猫,看样子是饿坏了?

    男人故意没让服务员招呼,顾念却还是很熟稔的点了几个菜,沈寒越只是胡乱的瞥了一眼,便知道女人点的这几道,几乎全是这里口碑最好的招牌菜。

    只是把这一切默默的看在眼里,男人并没有说什么,就随意招人开了瓶红酒,女人从始至终,都很优雅,虽然平时总是张牙舞爪的像只小野猫,但是用餐习惯却很好,一举手一投足都很是舒服,而且这一切,衬着她身上廉价的服装,竟然一点都不觉得违和?

    沈寒越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一边在心里暗自懊丧,这么明显,奇怪,他之前为什么就从来没注意过这些呢?

    毕竟,有时候顾念身上举手投足的一些姿态,实在不像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孩子,虽然她一点儿也不娇气,但是每每跟着他一起,不管见到多么奢侈的场景,她都一副安然若泰的姿态。

    之前还没觉得奇怪,现在这些场景都叠加起来,那就更能证实一个猜测了——她是顾家的女儿?

    见顾念正轻旋着玻璃酒杯,眯着眼睛观察着红酒挂壁的情况,然后又优雅的抿了一小口,放下,沈寒越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红酒怎么样?“

    ”恩,酒很一般,说不上太好,只是这Riedel的酒杯不错!“说完,见沈寒越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这才急忙叉了一块切好的牛排,然后塞到嘴巴里,大力的嚼了起来。

    ”呵呵,不要太惊讶,我其实都是瞎蒙的,呵呵,这些还都是之前随口听龚姐提过……“顾念小声搪塞了一句,又开始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

    龚万霞吗?

    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虽然知道她在说谎,但依然没有拆穿她,只是听她提到”龚万霞“,便随口问了一句:”那件事情,怎么样了?她有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啊?“

    顾念惊讶的抬起头,嘴里还正嚼着一块牛排,一分神,就停下了嘴上的动作,嘴巴鼓囊囊的,就这么一脸惊讶的盯着她,这表情竟是说不出的可爱。

    沈寒越不由自主的就拿起手边的纸巾,替她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汁渍,脸上的神情也不由得温柔了几分:”嚼完了再回话,否则容易噎道,知道了吗?“

    猛然间见到他这么温柔的一面,顾念一时有些不适应,等反应过来了以后,头点的什么似的,然后顺手从桌边拿过红酒,一边使劲的嚼了几下,一边咕噜几下灌了红酒下去,把卡在嘴里的肉给冲了下去,然后满足的擦擦嘴,一脸的惬意。

    看着她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沈寒越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好吧,他决定还是收起刚才心里的那番话,这个丫头估计以后也很难和优雅搭边吧?不过,比着优雅的波斯猫,他貌似更喜欢这个冒失又喜欢挠人的小野猫。

    特别是喝了红酒的样子,嘴唇还残留着红酒的印记,男人就就忍不住想伸出舌头,舔上一舔,尝尝红酒顺便品尝下她嘴唇的味道。

    配合着缓缓流沁的音乐声,男人正一脸沉静的看着她,一张脸已经越挨越近了,眼看马上就要一亲芳泽了。

    可煞风景的,女人突然摸了摸滚圆的小肚子,打了个饱嗝,瞬间就把氛围破坏个彻底,男人一愣神,急忙又把身子缩了回来。

    ”对了,你刚才是要问龚小菊那个事情吗?那个龚姐已经替我道歉了,而且还再三向我保证,绝对不会让她那个堂妹去做这样的事情了?还有,你那个前女友可真够贼的,转账成功之后,就立马取消了交易……“

    顾念笑眯眯的说着,还顺势攥了攥拳头,看这架势,居然还替那个算计她的女孩打抱不平起来了?

    ”就只是保证而已,你就相信她了?“

    看着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沈寒越都深深的为她担忧,如果只是平凡人家的女孩也就算了,偏偏还是大家族的千金,她这样的,幸亏没人知道身份,否则,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一下,只怕别人把她卖掉,她还要巴巴的帮人家说钱吧?

    不知为何,今天一天,沈寒越都在心里默默的帮顾念找着借口,找到后来,他居然也觉得顾念隐瞒身份,似乎就是最正确最明智的。

    毕竟不说别的,只单单说叶子睿,要是当时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只怕他非但不会离开她,只怕还会游说顾念借助顾家帮他在娱乐圈打好基础吧?

    顾念当然不清楚沈寒越从进来到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心里变化。只是见他微眯着眼睛,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就立刻一脸警惕的拽了拽他的胳膊。

    ”沈先生,关于龚小菊的那个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你……应该不会在偷偷处置她了吧?“

    顾念忽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不放心的摇着他的手臂,好似在她眼里,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似的?

    ”顾念,这是你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插手?“

    他冷冷的睨了她一眼,这话一出来,顾念刚才的举动,倒显得有些自作多情的意思了。

    ”哼,暴君的名声在外,你自己又不是不清楚?再说,龚万霞可是很怕你的?“

    怕他?他是什么洪荒猛兽吗?怎么搞得好像每个人都怕他?

    沈寒越不悦的眯了眯眼睛:”怎么?整件事情,她也有参与吗?“虽然说好不过问,但还是好奇,最重要的是不放心,所以思索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打探了一句。

    ”不,这和她无关!其实龚姐也挺不容易的,现在看着这么光鲜亮丽的,可是她实际上却是从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走出来的学生妹。“

    女人刚说到这里,沈寒越就忍不住蹙了蹙眉头,一个从小山村走出来的女人,能混到今天这一步,如果心机不够深沉,估计早在没爬上云端的时候,就掉下去摔死了吧?

    不知道为何,沈寒越对这个龚万霞,总是喜欢不来,第一次见的时候,就觉得她身上包裹着浓浓的”功利“的味道,只是之前不喜欢,但也没放在心上,但事情一旦牵扯到顾念,他心里立刻就不一样了。

    顾念又不傻,只是偷眼瞥了一下男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

    ”沈寒越,你是不是对穷人家出身的,有什么偏见呢?其实出身这个,也是不能选择的吧?就像你,虽然一出生就含了什么金钥匙,但是从你接手沈氏一来,在生意场上竞争,不管如何,就也总是做过不好的事情吧?

    顾念话还未说完,就发现沈寒越的脸登时就黑了,眸子里也笼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我并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我的出生也是不受欢迎的……”沈寒越话说了一半,就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顾念,这复杂的神情里,似乎还夹裹着一丝的羡慕呢?

    顾念盯着他打量了好一会儿,又好笑的摇了摇头,一定是她看错了,堂堂的沈傲娇,怎么可能会羡慕她呢?

    理了理被扰乱的思绪,于是顾念又拽着沈寒越的胳膊,继续说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龚小菊也不算是龚姐正式的堂妹了,只是和她家里算是沾点关系吧?龚小菊,要负担弟弟的学费,又要负担哥哥的房子,龚姐见她孝顺,又怜她不容易,就帮衬她学了化妆,还打算在她技术成熟了,向老板推荐,来我们曙光呢?只是……唉,算了,其实可能就是一时受了盅或,起了贪心吧……”

    顾念说着,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沈寒越看着她那副唏嘘不已的样子,就知道这个龚万霞为了给她一个交代,一定把故事说的凄婉又动人吧?可是事实又真是如此吗?为了不让这个小野猫吃亏,沈寒越觉得,他有必要适时的调查一下那个女人了。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