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是否该选择相信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3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喂,乔小姐,顾念的把柄被我拍到了?”

    一个身影偷偷摸摸的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墙脚,环顾四下,见附近没人,这才一脸欣喜的对着听筒里的人,小声说道。

    “恩,做的很好,答应你的事情,我是不会亏待你的,现在,尽管把拍到的东西发给我!”

    电话里传来的女声,不同于乔雅往常的清脆妩媚,反倒有些沙哑,女孩听着这稍稍有些陌生的嗓音,心里陡然生了一丝的警惕。

    “乔小姐,你还好吧?要不……要不你还是先把答应我的二十万,打过来吧?”女孩嗫嚅着说着,待眼角瞥到有人走过来了,便慌忙挂了电话。

    等转账成功的短信过来以后,她先是小小讶异了一下对方的办事效率,然后才偷偷摸摸的按了发送键。

    而这边也只是等待了片刻的时间,滑开手机,打开彩信,待看清楚照片以后,杜娟儿一下把照片塞到了琳达的手里:“这个乔雅真是疯了,这样的照片哪里值二十万?”

    她说完,又转头瞥了一下叶子睿:“趁这笔钱还未到达对方账号,撤回刚才的交易……”

    交代完这些,她大概是有些乏了,便把乔雅的事情交给两人,然后一步三摇的顺着地下室的楼梯,走了上去,然后在经纪人的陪同下,离开了。

    等这高跟鞋的声音一消失,叶子睿立刻凑过去,抢下了琳达手里的手机,盯着照片看了很久,嘴巴里就嘟嘟囔囔的骂了几句。

    “合着她就喜欢在我面前装纯情,背地里居然那么喜欢勾三搭四!”

    看着叶子睿一脸愤愤不平的神态,琳达实在觉得好笑:“这女人无论怎么样,跟你还有半毛钱关系吗?我要是你啊,一定会把短信尽快发给沈寒越,说不定那沈寒越对她一失望,对你的封杀,也就取消了……”

    叶子睿一时被嫉恨的情绪蒙了眼,这一刻,一听到这个建议,便立刻以乔雅的名义编辑了一条短信,并连带着把那张照片也一并转发了过去。

    或许是一时大意吧,转发短信的时候,叶子睿竟然忘记重新编辑了,那照片,连同那边发过来的一个账号,都一起发送了过去。

    等发现的时候,就算使劲按着取消键,却也已经晚了,眼看着琳达好奇的往这边凑了凑,他立刻不动声色的锁上了手机,然后假装随意的和她闲聊了几句,就一起打开了锁链。

    此时,乔雅早就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只是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蜷缩在墙脚里,看到叶子睿进来,她也只是无意识的抬头瞥了一眼,就又把视线转开了。

    “乔雅,差不多得了,装什么贞洁烈妇啊?”

    琳达对乔雅的过往很是熟悉,她之前为了某部戏的角色,也不惜代价的爬过某副导演的床,所以看到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愣是对她生不出任何的同情心。

    乔雅闻言咬了咬唇,瞪了她一眼:“琳达,叶子睿,寒越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狠狠的威胁完,就看到琳达的肩膀正不可抑制的抖动着,脸上也挂着嘲讽似的笑。

    “乔雅,醒醒吧?你以为你还是沈寒越的未婚妻吗?听到这话,我都替你觉得臊得慌?”

    听着这不加掩饰的嘲笑,乔雅的脑子混混沌沌的转了好一会儿,渐渐闪现出了沈寒越那完美的侧脸,以及嘴唇一张一合之间便随意吐出的绝情话语,然后就是顾念笑盈盈的样子……”

    “要不是那个顾念,我早就成了沈寒越的妻子了,又怎么可能会受到这样的屈辱呢?”想着这些天的经历,乔雅竟不自觉地把所有的过错都赖到了顾念的身上。

    摸索了一下身上那累累叠加的淤青,她一双眸子里全是怨毒的光,而手也攥的死死的:“顾念,早晚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的,把这笔账找你讨回来的!”

    听着她这满腔的怨愤,琳达只觉得可笑,不过她们今天过来,主要就是来找乔雅谈条件的,至于乔雅心里更怨谁更恨谁?她们可不打算去管的。

    “琳达,我答应她,我什么都答应她!现在你们就快点放我出去吧,我是一天也不想呆在这儿了!”

    叶子睿原本以为要狠费一番口舌的,没想到这个眼中满是恨意的女人,二话不说,就一脸平静的接受了她们强加的所有条件,楞了片刻,虽然心里还有些怀疑,但还是按照约定,把她放了出去……

    **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了,沈寒越从满桌的报表里抬起头,望了一眼窗外灰蒙蒙的天色,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双手往桌上一撑,整个身子瞬间就立了起来。

    缓缓走到落地窗面前,以一种俯瞰的姿态注视着城市的万千灯火,从这个高度看下去,路上匆忙的行人仿佛蝼蚁一样,看过去,也只是一个个匆忙的小黑点。

    可饶是如此,这一会儿看下来,这些小黑点也都是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像他这样形单影只的,还真不算多。

    沉着脸,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他的手就不由自主的缓缓移到了桌边,正准备缓缓点开那个女人的号码,手一抖,就率先把那个未读彩信点开了。

    瞳孔慢慢的收紧,脸色黑的比外边灰蒙蒙的天色都要暗上一个度,十指慢慢的蜷缩,然后一拳就打到了旁边的会议桌。

    这突然的响动,瞬间就把杨烁惊了一下,虽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战战兢兢的跑了进来:“总裁,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你——早点下班吧!”

    黑着一张脸,不耐烦的冲杨烁挥挥手。

    杨烁偷瞥了一眼,这神色,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不过,既然沈寒越都说没事了,他自然是巴不得赶紧撤了,毕竟,面对一个动怒了的沈寒越,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呢?

    再说,今天他还有个约会要赴的,实在没心情去思考太多了,飞快的按了电梯,奔出沈氏大厦。

    杨烁喜滋滋的拨了一串电话出去,确定好地点,他最后又望了一眼沈寒越的办公室方向,摇了摇头,原本还打算借机邀约他一起呢,不过现在看他这样的状态,杨烁也不敢去招惹他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杨烁便赶到了街角的一家大排档,虽然环境嘈杂了点儿,但整体还算干净。

    还是连贝贝先冲他摆了摆手:“喂,杨助理,这边——”

    杨助理?顾念后知后觉的夹了一口菜,这才转头朝旁边落座的男人瞥了一眼:“啊?不会吧?贝贝,你今天要请的朋友——就是他?”

    “恩,对啊?上次烤肉店那次,他又是结账又是送我回去的。所以,总得表示一下吧?”连贝贝说完,便端起面前的啤酒杯,朝杨烁举了举,两人熟稔的碰了碰杯,就熟人似的聊起来了。

    “喔,你初中也是在一中?好巧,我也是。对了。你是哪班的?”

    “三班。”

    “喔,三班啊。你们三班有个小胖子,特别有名,呵呵,真逗,那人长成那样,居然还敢那么高调的追求校花……”

    聊着聊着,连贝贝仿佛想起了高中的许多趣事,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杨烁撇撇嘴,附和着笑了两声,这才缓缓开口:“额,其实我就是三班的那个小胖子……”

    连贝贝先是尴尬了几秒,又自来熟似的拍了拍杨烁的肩膀:“不错,原来小胖子逆袭之后,也是有机会变帅哥的嘛……”

    说完,连贝贝又眨巴着眼睛,戳了戳顾念的胳膊,等着顾念附和:“小念,你说是不是呀?”

    顾念吃的正high,想都没想,就随口应了句:“我怎么知道?我之前又没胖过?”

    连贝贝被她这句话呛了下,又嘻嘻哈哈的插科打诨了一下,就把刚才的话题又绕开了:“对了,杨助理,你们总裁怎么还没过来?”

    “连、贝、贝,你今天还请了沈寒越?”顾念此时也顾不上吃了,猛地一拍桌子,“噌——”一下,就站了起来。

    “对啊!我在他公司工作,作为员工,怎么着也要表示下呗……”连贝贝被顾念的表情弄的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堂堂的沈大BOSS,同意来这种地方吃饭了?”

    顾念瞥了瞥四周,就想起了那男人的龟毛样,呵呵,他要是今儿真的过来了,指不定会不会先派一溜的人,把这儿的桌椅都给消毒一遍,才肯屈尊坐下呢?

    “喔,我以为沈先生会跟他一起过来呢?所以就没特别通知他?”连贝贝说着,就指了指杨烁,意思是,邀请沈寒越的事情,她已经全权交代出去了。

    见聊到这儿了,杨烁急忙摆手:“他还忙,脸色也不太好,我就没敢邀请他!”

    “喔,那就好!”顾念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又重新坐了下来。

    “小念,用得着这么排斥他吗?他又没惹你?”

    连贝贝被她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此时见她终于消停了,便一边招呼着杨烁吃饭,一边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当然惹到我了?那人就是死变态,靠,我在哪里工作,管他什么事情?”

    顾念此时,突然就想起了早上那茬了,那男人自以为是的样子,瞬间就钻进了她的脑子里,搅得她心情一阵的烦闷。

    杨烁惊讶的抬起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顾念:“顾小姐,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顾念看了看他,一脸的莫名其妙。

    “就是你被曙光开除的真相?顾小姐,其实我们总裁只是想把你调到沈氏而已,虽然方法偏激了点儿,但……”

    杨烁虽然也不认可沈寒越的做法,却还是絮絮叨叨的帮着他,劝解了好一通。

    顾念整个人都懵了,好半天才算反应过来:“虾米?沈寒越该不会已经向我们公司施压了吧?”

    “恩,今天早上,我听他们电话的意思,似乎曙光国际的刘凯已经打算开掉你了……”

    杨烁以为顾念已经知道了,所以也没打算瞒着,但直到注意到顾念一系列的表情变化,他才意识到一个事实——这女人刚才八成什么也不知道呢。

    “别吃了!还吃什么吃!我都已经要被人开掉了,你还有心情吃饭?”

    顾念一把拽着连贝贝就走,见杨烁追过来,那眼神就像瞪着仇人似的,只盯的杨烁背脊发寒。

    “顾小姐,其实沈氏和曙光国际比着,不论是薪资待遇还是工作环境,都是要高出一个档次的,所以……”

    杨烁话还未说完,就接收到连贝贝的一个眼神暗示,示意他赶紧别再说下去了。

    他虽然奇怪,但还是识趣的闭了嘴,然后就正好对上了顾念一双晦涩不明的眸子:“杨烁,你有过梦想吗?”

    “恩,当然有,小的时候,还梦想能成为武功盖世的江湖侠士呢?”杨烁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但为了调节气氛,还是嘻嘻哈哈的和她说起了这个幼稚的想法。

    “唉……看来问你也是白问了!总之,杨烁,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去沈氏吗?”

    见杨烁迷茫的摇了摇头,顾念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又接着说了下去:“那是因为他从来不懂尊重别人梦想和价值!我在曙光国际,是为了梦想而工作,价值也得到了肯定……而这就是理由!”

    为梦想工作?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谁又不想只单单为了梦想而活呢?但是天赋的事情先不说了,就光冲着这日益沉重的生存压力,就注定了,大部分的人只能为了生存而丢弃掉原本的梦想。

    所以,在眼下的这个社会,坚持梦想的人就显得格外的珍贵了,而顾念显然就是这么一个人。

    “顾小姐,其实我们总裁并不是一点情面不讲的,如果有些事情说开了,我想他也不会太强人所难的!”

    看到顾念说起梦想来,就越来越亮的眸子,杨烁也不由得被触动了,便好心的提醒了她一句。

    “你没骗我?”眸子里先是闪过了一丝的欣喜,接着,便是怀疑和不确定。

    “相信我,顾小姐!”杨烁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眸子,说的异常的笃定。

    心里的一根弦,仿佛松了几下,早上对沈寒越的愤恨不平也慢慢的消散开了,也许他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坏嘛?

    嘴角微微上翘,脸上也浮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顾念紧紧攥了攥拳头,打算明天,一定要好好找沈寒越谈上一谈。

    放下了满腔的心事,这顿饭也吃的格外的欢畅,最后,几个人都有些微醉了,顾念这才颤颤巍巍的揽着连贝贝的肩膀,摇摇晃晃的回去了。

    两人刚走进逼仄狭窄的楼道,就被那一闪一闪的红点点吓了一跳。

    “啊——”的大叫了一声,楼道里的声控灯立刻就亮了,惊恐万分的两个人,这才看清了楼道里的情况——原来,有个男人正默默的坐在台阶上抽烟。

    听到动静,男人也抬头瞥了她一眼,待看清楚来人,他便不由分说的掐灭了烟头,站起身子,一把朝女人抱了上去。

    “小念,我好想你!”

    女人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便忍不住朝连贝贝怒吼了一声:“你丫别光顾着看呀?快点帮我把他推开了,他身上的酒气,简直熏死人了!”

    女人一边喊,一边努力的去推开男人,不料他却抱的更紧了:“连贝贝,求你先进去吧,我有话要和小念说!”

    连贝贝手已经伸出一半了,却蓦地又停在了半空,接着,有些探寻似的目光就落在了顾念的脸上,见顾念脸上是一副很坚决的样子,她也不再犹豫了,伸出手,就要狠狠的拉开男人。

    突然,一道欣长的身影蹿了过来,然后狠狠拽了一把男人,甩在地上:“滚!”

    事情发生的太快,几个人还都没反应过来。

    “叶子睿,别让我说第二遍!”男人咬着牙,一脸愤怒的瞪着地上的男人,一字一句的威胁道。

    叶子睿的酒立刻就醒了,一脸惶恐的看了看男人,又瞥了瞥顾念,再也不敢耽搁片刻,就一脸狼狈的顺着楼梯滚了下去,然后站起身,迅速的跑了出去。

    等叶子睿跑远了,顾念刚想道谢,就注意到沈寒越一双红通通的瞳眸,正杀人似的瞪着她,这浑身凛冽的气势,让顾念觉得这男人下一刻,是不是就要一步上来,狠狠的扭断自己的脖子了?

    “额,你们有话好好说,我先回避了!”

    面对着这逼人的气势,连贝贝只觉得喉咙发紧,硬是咬着牙,尴尬的甩下这么一句,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楼道彻底安静了下来,没了声音,声控灯也暗了下去。

    漆黑的楼道里,男人那双红通通的瞳眸,就仿佛是一团攒动的火焰,在这黑漆漆的环境里,直刺的女人心里一阵发虚。

    顾念,你心虚个毛啊?今天给刘凯打电话的人就在眼前,是不是应该先质问一下呢?

    顾念舒了一口气,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平缓,免得一个不小心,就激起了男人的怒火。

    “沈寒越,你今天是不是给刘凯打电话了?”

    “怎么?你今天已经被开了?”没有直接回答,但这一句淡淡的反问,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一刻,顾念真想大吼一声,然后好好的质问他一番,但是想起杨烁的劝诫,她再次冷静了下来:“沈寒越,你能不能不要让刘凯开掉我?我现在还不想离开曙光?”

    女人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语气里还有着几分哀求的意味。

    原本以为男人会答应,谁知他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怎么?觉得在曙光可以随时钓个有钱人,所以舍不得离开了?”

    虾米?这男人是不是有病?

    听着这冰冷的质问,看着男人嘴角的那抹轻蔑的嘲讽,顾念的火气一下子就被撩拨起来了。

    “沈寒越,你可以侮辱我,但请不要侮辱我的工作!”

    顾念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小野猫,浑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瞪着沈寒越,那架势,仿若男人再胡说一句,这小野猫就会伸出锋利的爪子,狠狠挠上他一下似的。

    男人心里还憋着一团怒火,但不知为何,一看到女人这副样子,他就不忍心去质问了。

    或许只是借位呢?毕竟,一张照片原本就不能说明什么的,记得之前参加活动的时候,他也被记者拍到过许多照片,有时候确实只是角度的问题,他甚至和别的女人还隔着半米的位置,都能被拍出别样的亲昵出来。

    想到这里,他紧绷的肌肉渐渐松了下来,顿了顿,一把就抱住了她,然后调整好角度,把女人的身轻旋了下,然后以一个公主抱的姿势,就沿着楼梯走了下去。

    女人被他这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手还不由得伸向沈寒越的额头,探了探温度:“沈寒越,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呢?又要带我去哪儿?”

    反复询问了几句,见男人并不说话,顾念干脆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

    “沈寒越,你快放我下来!”

    男人手上吃痛,眉头只是微微皱了下,可动作却并没有任何的迟疑,就又抱着女人朝停在路边的车子走了过去。

    刚拉开车门,顾念就被一个人狠狠的推了一下,男人手一松,她就顺势从他怀里逃了下去,待站定了之后,她才看清楚车里的女人是谁?

    “下来!”男人愤怒的吼了一声,似乎一点儿也没打算给车里的女人留半分情面。

    女人不慌不忙的摇晃着手里的钥匙:“哥,车钥匙在我这儿,我下来了,你怎么开车?”

    沈君美最近因为约不到俞北,时不时的就要来顾念的小区转悠一下,没想到没等来俞北,反倒等来了沈寒越,而且他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连车钥匙掉了都不知道。

    沈君美舒服的坐在车里,透过车玻璃,已经把两人亲密的动作都拍了下来,想到马上就可以向俞北揭穿顾念了,所以眼下的沈君美,就算面对沈寒越这么冰冷的质问,也依然没有生气,只是得意洋洋的摇着手里的钥匙。

    “君美,不要逼我发火!”

    男人的声音不大,但沈君美还是踉跄了一下,然后迅速的从车里跳了下来,“啪——”的一下,把车门狠狠的关上了。

    “哥,奶奶说了,你要是实在不想娶乔雅姐,她也不打算再逼你了!大不了,再帮你寻一个更好的人选就是了,就是独独不能是她!”

    沈君美说着,手便指向了顾念,脸上满是浓浓的警告以及志得意满的笑意。

    顾念懒得再理会他,转身瞥了沈寒越一眼:“沈先生,我们的事情,还是明天再谈吧,我累了,先回去了!”

    “等等——”沈寒越警告似的瞪了沈君美一眼,见她不安的躲了躲,没敢跟上。这才几步追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然后拿出手机,缓缓的移到了顾念的面前。

    “这个照片——?”

    顾念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似乎突然明白了沈寒越贸然过来的原因,还有他刚才是在生气吗?可是为什么吗?吃醋?不,应该只是奇怪的占有欲作祟吧?

    “事情不是这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解释的话就脱口而出了。

    说完了,顾念只想狠狠咬下自己的舌头,她这是怎么了?干嘛要跟他解释?

    “我知道。”男人嘴角漾着一抹微笑,微蹙的眉头早就已经舒展开了,心里那份躁动的情绪也一点点的平和了。

    “你相信我?”顾念显然被惊到了,这个自大的沈傲娇,什么时候也开始学会相信别人了?

    “相信。但是还是很生气,顾念,以后你和别的男人,必须要保持三米开外的位置,否则,我决不饶你!”

    虾米?这货究竟知不知道三米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明明是面对面,还要搁那么老远讲话,难道不会很奇怪吗?

    可沈寒越才不管她愿不愿意呢:“等回头我就把这条加到契约了!”男人狡黠一笑,眼角微微一挑,活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狐狸。

    好吧?说说就算了,还要立字为证?这男人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顾念气嘟嘟的瞪了他一眼:“既然这样,那就再多加一条,你以后也必须和别的女人,保持三米开外的位置!”女人说完,冲她扮了个鬼脸,等着看他会怎么应答。

    毕竟,在有些生意场上,他要真这么和别人谈合作,那对方还不被他的这种姿态膈应死啊?

    还有一次慈善活动,甚至一些访谈,他的身份,注定他没办法达到这个要求,既然如此,他就休想拿这个变态的要求来制约她?

    她这点小心思,沈寒越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

    “好,我同意!不过工作上的特殊时候,例外!”

    他温柔的看着女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虾米?这么变态的要求,他居然也敢同意?

    顾念瞪着眼睛,一脸讶异的看了一会儿,然后又跳起来,拽着他的胳膊,努力的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额头:“也没发烧?沈寒越,你是不是疯了?”

    看着她这一系列的举动,沈寒越,忍住笑意,配合似的低了低头:“下次,再想这样,喊我蹲下一点就行了,否则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得跳多高,才能碰到这个?”

    男人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哼,不就是嘲笑她矮吗?那是他太高了,好不好?

    “哥,你够了没?奶奶还在家等着你呢?今天你要是不回去,奶奶就会一直等下去的,她年纪都那么大了,你真忍心让她这么等下去?”

    沈君美虽然听不到两人再聊什么,但看到顾念始终荡在嘴角的微笑,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冲着这边的,大声喊了一下。

    沈寒越微微皱了皱眉,明知道沈老太太之所以这样做,就是防止他带顾念回家,可是他却又没办法对她怎么样?

    就如他的父亲去美国以后,沈老太太擅自找来,还赶走了母亲,他当时捏着愤怒的小拳头,愣是不敢挥出去,因为这个人,在他幼年的经历里,一直是十分疼爱他的奶奶。

    顾念大概觉察出了他的为难,轻轻推了推他:“上了年纪的人,是不能熬夜的,你赶紧回去吧!”

    “好,记住这个名字!以后千万离她远远的!”

    沈寒越又把照片朝她晃了晃,她这才注意到照片的下方,似乎还留着一个账号,显然是别人转发的时候,粗心大意,就忘记把原来短信里的账号编辑掉了。

    虽然只有账号,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只要去自动柜台,输入这个账号转账的话,就能查到账户名了……

    想到这一层,顾念等沈寒越走远了,立刻就跑到街角的一个银行自动柜台。

    “龚小菊?”

    等顾念在街角的银行自动柜台输入这串数字的时候,龚小菊的名字,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她查到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公司里似乎除了“龚万霞”,就没有人在姓“龚”了吧?那这个龚小菊,究竟和龚万霞又有什么关系呢?

    或者说,龚小菊压根就是龚万霞呢?毕竟,混娱乐圈的人,多少都是使用艺名的,也许……

    顾念真是越想越头疼,不仅头疼这个人是谁?更头疼的是,这个人究竟为什么这么做?为了区区的二十万吗?可是如果真的是龚万霞,她会缺这么点钱吗?可是不缺钱的话,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真是越想越沮丧,龚万霞好歹也是她在曙光国际里,唯一一个可以说得上话得朋友,甚至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可如果连她都这么对她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自从和沈寒越扯上关系以后,除了连贝贝之外,就注定不可能再有朋友了呢?

    想想这个可能,她就分外的不爽!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一直都有些怏怏的,在电梯里碰到任何人,也都假装没看见似的,把目光撇开了。

    大家虽然明面上没说什么,但背地里都在责备她,说她有了靠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还说她的眼睛简直都长到头顶上了。

    无意听到了这些议论,她也只当没听到,头一扭,转眼就忘了。

    其实,她又哪里是在摆架子呢?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现在瞅着谁,都像是别有用心的那个,虽然明白,在公司里,大多同事之间,也只是见面打声招呼的交情。

    但这样的感觉,让她对着别人,愣是连最基本的敷衍话,也说不出来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坐的离别人都远远的,但龚万霞还是找了过来。

    “顾念,怎么没精打彩的?是生病了吗?”龚万霞说着,一脸关切的凑了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见温度没有异样,这才端着饭,在她一旁坐了下来。

    “龚姐,你这个“姓”不太常见吧?”她扒拉着盘子里的饭,张了张嘴,假装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恩,是啊,全公司上下那么多人,愣是没一个和我同“姓”的!”

    龚万霞一边吃饭,一边随意的答道,脸上的神情也一直很自然,连一丁点的紧张和恐慌都没。

    “龚姐,那你现在的名字,是艺名吗?”顾念又假装随意的问了句。

    “恩,我原来的名字太难听了,听上去有一股儿浓浓的乡土味,为了名字更大气一点,当初就特意改了个名字。怎么样?万霞这个,够大气吗?”龚万霞笑眯眯的和她开着玩笑。

    “那龚姐,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呀?”顾念故作好奇的凑了上去,摇着龚万霞的胳膊,轻声问道。

    “之前吗?”龚万霞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见顾念一直盯着她,眼看着就打算说了,却又突然恶作剧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猜?”

    “小菊?”顾念若有所思的喊了一句,然后一双眼睛就一直在瞥着龚万霞的反应,反正如果这个真是她的名字,无意识的被人一喊,她的神情就总会有所变化的。

    果然,听到这个名字,龚万霞的神情就不由得动了动:“其实,和这个差不多吧?”她半开玩笑半认真似的说道。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差不多又是个什么概念呢?

    见顾念还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龚万霞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再跟她兜圈子了:“算了,看你都食不下咽了,我就告诉你啦,我之前的名字叫龚小霞。”

    原来不叫龚小菊?虽然知道自己找错对象了,顾念却不由得舒了一口气,看向龚万霞的神情,也不再是一副处处戒备的模样了。

    想到这里,她居然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一边抱怨着没有真朋友,一边又做着怀疑试探的举动,自己这样,似乎也不是正确的朋友相处之道吧?

    理清楚了这些,她便紧紧的攥住了龚万霞的手:“龚姐,我就跟你说实话吧……”她说着,嘴唇往龚万霞耳边凑了凑,就把大概的情况,同她讲了一遍。

    龚万霞听完以后,脸上的神色很是复杂,似乎有震惊,但更多的却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顾念,你信得过我吗?”

    “当然。”打从告诉她这些的那一刻,就已经放下了心里的防备,所以,又怎么可能不相信她呢?

    “顾念,那你把那串账号给我看下吧?还有,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个交代的,所以,你能不能先在沈寒越那里求个情,让他先不要插手整件事情呢?”

    沈寒越的狠戾手段,早就名声在外了,既然这个事情沈寒越已经知情,凭他的手段,只怕他厌恶的人,不死也要脱层皮了吧?

    所以,龚万霞只能把希望放到了顾念的身上,只希望她能劝一下沈寒越,不要赶尽杀绝!

    “龚姐,那个龚小菊,是你认识的人吗?”这一刻,顾念的心里也已经打鼓了,但是既然已经选择了相信,她就不打算再怀疑了,所以镇定了片刻,淡淡的问了一句。

    “顾念,总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所以,你能不能先向沈先生求个情呢?”龚万霞面上的神色很是担忧,似乎很畏惧沈寒越的样子。

    “好。”顾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谢谢你了,顾念,我欠你个人情!”龚万霞说完,饭也没心情吃了,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龚万霞的背影一点点远去,悄悄在心里想好了措辞,她便打通了沈寒越的电话,只是响了一声,电话就被人按掉了,女人觉得他也许有事情吧,就没在打了。

    而电话这边,沈寒越正在跑步机上跑步,俞北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话上那串熟悉的号码,悄无声息的就给按掉了。

    虽然面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但俞北的心却像是置身冰窖般,冷的彻底。

    沈君美昨天发的照片,就这么一直在他眼前晃啊晃的,晃的他眼酸,但脑海里,还是蹦出了沈君美略有些刻薄的话语。

    “俞北哥哥,你知道我哥为什么会取消和乔雅姐的订婚宴吗?那是因为顾念,还有那次,我哥受伤住院,也是为了她,可那次在医院她说什么,你也听到了?哼,明明就是别有所图,她却又不敢承认……”

    “够了,沈君美,我还是那句话!顾念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她不是你可以任意诋毁的……”

    俞北说完,就愤怒的挂断了电话,但沈君美那句话却一直盘踞在他的心里,怎么甩都甩不出去。

    事实上,他难受,甚至是担心,却不是因为顾念,而是因为——沈寒越,毕竟,沈寒越那强烈的好胜心,实在是太可怕了!

    怀着满腔的心事,一大早,他便约沈寒越来了健身房,又是比赛这个项目,又是比赛那个的,两个人在这里硬是耗费了一上午的经历,俞北却迟迟没有开口。

    一直到悄悄拿起沈寒越的手机按掉电话的那一瞬,他终于缓缓的从休息区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跑步机上的男人走了过去,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眸子里满是下定决心了以后的坚定。

    “沈寒越,我们谈谈——”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