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四章 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27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什么?

    这个女人,好好的造型不去做,她还真打算今天就披散着头发过来吗?那可不行,今天他还特意找来了一些媒体人,就等着女人一到,就高调的把她介绍给所有人认识,可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他黑着脸,先是吩咐杨烁留在原地待命,这才拨通了顾念的电话:“喂,你在哪儿?”

    听着她周遭的嘈杂声,他先是皱了皱眉头,这才一脸不悦的质问道。

    “我在吃饭!”

    “都几点了,你还有心情吃饭?”

    沈寒越微微抬了抬手腕,一看到手腕上的指针弧度,他就忍不住想冲女人发火,这女人是怎么回事?眼看着离晚会开始,就只剩一个小时了,她还有心情去吃饭,不用猜也知道,这女人估计连礼服也没换了。

    “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怒火,沈寒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柔和一点,以免这该死的女人一旦犯起犟,就给挂断了。

    “喂,你说什么?啊?这里太吵了,我听不到……等等,好像没信号了……”

    女人用手捂着听筒,自顾自的表演了一番,然后就这么把电话挂断了。

    听着那听筒里的嘟嘟声,沈寒越真想立刻把她揪出来,然后好好的收拾一顿,可是女人显然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却直接就关机了。

    沈寒越沉着一张脸,真是被气的更呛,估计人要是真的能喷火的话,只怕沈寒越的鼻子里,此时都能喷出一个小火山出来了。

    伸手,滑开解锁,拨出电话。

    “杨烁,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在晚会开始之前,务必把她给我带来!”冷冷的丢出这一句,沈寒越愤怒的一扬手,手机又顺势飞了出去。

    估计,顾念要是在现场的话,一定会默默的对着电话腹诽他的败家了,可是现在那个小女人,正一手拿着啤酒,一手拿着烤串,一边喝着一边大口朵颐着,见连贝贝进来,立刻豪爽的手一扬,把啤酒罐往桌上一摔,对着连贝贝的方向连连招手。

    “喂,手机怎么关机了?”

    连贝贝今天提早半个小时翘班了,似乎没想到她能比自己到的还早,原本还想掏出手机联系一下呢,发现电话打不通,便只能先过来这家烤肉店来,看到顾念,她还有点诧异,便扬了扬手里的手机,指了指上边的时间。

    “嗨,允许你翘班,就不允许我翘班了?切,因为翘班怕被骂,姐们还特意关机了,嘻嘻,为了陪你喝酒,我够意思吧!”

    顾念半真半假的说道,然后手往连贝贝肩膀上一放,便按着她,坐了下来。

    “小念,其实我原本一直以为,你和叶子睿能走到最后呢?所以,康敏是叶子睿前任这件事情,我就一直没告诉你,唉,谁知道现在……算了,不说了,喝酒吧……”

    连贝贝陪着顾念坐下,先是大口吃了几块烤肉,幽幽说了这么一句,便拿起桌上的啤酒,大口灌了下去。

    其实,从连贝贝一进来,顾念就发现了,这丫脸色很很不好看,想必今天下午一定被康敏刺激的不轻吧?

    这也是连贝贝一提议要喝酒,她就赶紧巴巴赶过来的原因。

    因为康敏当初之所以成了她的仇人,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连贝贝。

    那丫仗着有几分姿色,硬是抢走了连贝贝的男朋友,而两人约会的当天,她却陪着连贝贝在医院堕胎,后来知道了真相之后,她就直接气愤的找到康敏,狠狠扇了她几个巴掌,也就是那个时候,才彻底和康敏结下了梁子。

    “对了,你不是说杜娟儿今天特意去找康敏送请帖了吗?她要结婚了吗?不过,她要结婚干吗要跟康敏送请帖啊?她们的关系后来又好起来了?”

    顾念觉着气氛有点压抑,便想找点别的话题聊下去,想着结婚这个好歹也算是喜事,而杜娟儿都能跟康敏和好,还送上了请帖,估计也有连贝贝的份,就拽着连贝贝的手,吵着要看请帖。

    “我怎么可能会有请帖呀?毕竟杜娟儿之所以送请帖,也不是真心的,还不是为了气气康敏吗?”

    连贝贝又猛地灌了一口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瞥了一眼顾念:“小念,其实看到康敏被杜娟儿气的脸色发白,我还挺兴奋的,但是一想到她的结婚对象,我就兴奋不起来了!”

    “噗——”听到这句话,顾念一个没忍住,一口酒就这么喷了连贝贝一脸:“怎么?难道杜娟儿的结婚对象——就是周奕?”

    连贝贝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就破天荒的没有和顾念计较,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不,比这个还糟糕……”

    看着她一脸郑重的样子,顾念心塞的指了指连贝贝,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呢?难道……难道……”顾念还没说完,就已经停下了,因为说出那个名字,或许她自己都觉得很扯吧。

    可是看着她的样子,连贝贝却破天荒的点了点头。

    虾米?

    顾念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口酒没忍住,又喷了出来,不过这次连贝贝却先见之明的一歪脸,躲了过去。

    “不是吧?杜娟儿真的嫁给了咱们学生时候的偶像——姜晔?”顾念沮丧的揉揉头发,拿起一串肉串,郁闷的咬了一大口。

    “噗——”这下轮到连贝贝喷酒了,本来嘛,看着顾念刚才那副样子,她以为这丫头已经猜到了,所以才点了点头,哪知道这丫头压根就猜偏题了。

    “小念,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杜娟儿为什么要专程跑到SG去刺激康敏啊,还不是因为她要嫁的人和康敏有关系吗?康敏的前男友除了周奕,还有一个不就是叶子睿了?说来周奕也真够惨了,被康敏耍了半天,合着康敏之所以勾搭上他,还是因为把对你的恨牵扯到我身上的原因……”

    虾米?

    顾念正大口的嚼着烤串,惊讶的一张嘴,嘴里还没来得及吞下的烤串便顺势从她嘴里滑落了下来,不过现在,她也懒得去管现在的自己够不够雅观了,一伸手,就紧紧的拽住了连贝贝的胳膊。

    “贝贝,你怎么不早说,合着你之所以跟周奕闹到那一步,完全是因为我的缘故?”顾念双眼里含着水珠,脸上满是愧疚的神情。

    连贝贝一时被她这表情搞懵了:“小念,刚才听你提起叶子睿和康敏的事情,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

    “不知道——”顾念拼命的摇了摇头,一双手就拽的更紧了。

    “我只是知道了康敏和叶子睿的奸情,并且知道了杜娟儿那笔赔偿的事情,别的这个,还真不知道,要是知道了,我丫当时就跟叶子睿那混蛋分手了,就让那一对狗男女永远在一起好了,哪至于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看着顾念这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明显是在为她鸣不平,连贝贝一个没忍不住,就有几滴热泪从眼眶里滑落了出来。

    “小念,这个倒是你误会叶子睿了,她和你在一起之后,就断了和康敏的所有联系,至于杜娟儿的那笔赔偿,也是为了让康敏放弃纠缠才给的,甚至他为了帮我,还和康敏达成了协议,让她拿到钱之后,就跟周奕分手,谁知道康敏拿到钱,就翻脸不认了……小念,虽然叶子睿后来背叛了你,不过我敢保证,大学那会儿,他绝对是对你一心一意的……”

    连贝贝对于两人分手的细节,知道的并不多,唯一知道的也是叶子睿劈腿了,所以对于两人的感情,她一直都有些惋惜,甚至一度以为,两人最终还是会复合的,毕竟两人学生时代深厚的感情,她还算是知情的。

    以至于知道了杜鹃儿要和叶子睿结婚了,她还很害怕顾念会一时接受不了的,但现在看来,顾念居然把关注点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一时唏嘘,就忍不住抱着顾念痛哭了起来。

    “连贝贝,马上要跟别人结婚的——可是我的前男友啊?我都没哭呢,你丫哭什么!”顾念一把拽过连贝贝,帮她擦干了眼泪,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我就是觉得咱俩是不是大学太猖狂了,得罪的人太多了,所以被人诅咒了啊?周奕跟我的感情,我就不说了,反正他丫的看到美女就经不起诱惑,就算是没有康敏,也会是别人的,可是你和叶子睿,我一直都以为你们会白头偕老的……可是……唉……”

    连贝贝似乎还一直没从这种落差里回过神来,一边絮絮叨叨的细数着顾念和叶子睿之前的甜蜜往事,一边又猛地灌了几口啤酒。

    “连贝贝,够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叶子睿是你前男友呢!”

    顾念觉得连贝贝每提一次“叶子睿”,就好似在她伤口撒了一把盐似的,原本都恢复平静的一片心,竟又一次被激起了层层涟漪了。

    不过,她却一点儿也不恨了!毕竟,他就算是糟蹋了她对爱情的所有憧憬,但起码有一点他却做到了,就是在学校的那段时间,他起码给了她一段最完整的初恋。

    至于后来——她也懒的去计较了,反正出了大学,好多人的恋爱,在生存面前,都是经不起考验的,反正他也只是没经受住那些考验而已,至于那段背叛,她也已经不想去计较了。

    不过,想起叶子睿在天台上的那副表情,唯独对这些,她始终还是无法释怀了。

    不过所幸,他后来也是受制于别人的,所以,对于叶子睿那些曾经的伤害,就让她烟消云散好了!

    连贝贝并不能明白她此刻的心境,见她沉默,还以为她在难受,便又一次举起啤酒,和顾念手里的啤酒碰了一下。

    “小念,其实这些天,我每天面对着周奕,心里一直都不好受,不过,我一直都告诉自己,要不挺过去,就只能永远活在过去的阴影里,走不出来了,所以,小念,干杯……让我们一起挺过去吧!”

    “恩,干杯!”

    顾念这些天也一直不顺利,早就想和连贝贝约个时间一醉方休了,见她这么说,便高兴的又“啪啪——”拍了几下桌子,愣是又要了几打啤酒上来,于是,这一次,连贝贝还没彻底喝趴下呢,顾念却彻底倒下了。

    “喂,顾念,起来接着喝啊!”

    连贝贝又使劲推了几下,见顾念趴在桌子上,睡的跟死猪似的,就摇摇晃晃的翻了翻她的口袋,预备去结账,只是一翻下去,她就不由得苦了脸。

    “顾念,你大爷的,身上就带了二十块,还敢请老娘吃饭!”

    眼看着抱怨,顾念也听不到了,连贝贝又努力的翻找了几下,可是她下班赶的急,也没带几个钱,甚至两人全身上下,连张卡都没带,没办法,只得一猫腰趴在桌上,和顾念一起装死了。

    老板看着桌上的两个女人,无奈的摇摇头,只得翻起桌上的电话,见黑屏一片,只得碰运气似的,按了下开机键,没想到,还真打开了,而且,无数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就这么滑了出来。

    “你在哪儿?给你半个小时,赶紧来见我!”

    看来今天的酒钱有希望了,老板笑眯眯的按了下键,顺势拨了出去:“喂,你是这个手机主人的朋友吗?你朋友在我这里喝醉了,你赶紧过来接一下人吧……”

    一直听到了那边肯定的答复,老板这才笑眯眯的放下电话,又去忙着招呼别的客人了。

    一直到店老板走远了,挺尸一样的连贝贝,这才猛的坐了起来,然后一脸好奇的往顾念身边凑了凑,又凑了凑。

    又伸出手在顾念的眼前晃了两晃,直到确定她是真的醉的彻底失去意识了,这才忙不迭的拿过顾念的手机,滑开,翻开通话记录,“沈傲娇”那三个字就瞬间映入了眼帘。

    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连贝贝揉着肿胀的额头,愣是反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沈傲娇就是沈寒越。

    果然……满满都是奸情啊?

    连贝贝又贼兮兮的把手机放回到桌上,然后就一边屈起手指,用指关节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嘴里还一直无聊的数着时间,只是当数到第1999个数的时候,那个赶来结账的男人便在店老板的指引下,找了过来。

    而且还直接无视了一旁的连贝贝,先是围着顾念打量了一圈,就这么一筹莫展的站在那儿,似乎在思考着,应该怎么把女人给弄到车上去。

    “喂,你谁啊?干嘛一直打量我们小念?”

    连贝贝也喝多了,此时眼睛看东西都一晃一晃的,不过饶是如此,自打这个男人一进来,她还是可以一眼就认出——这人似乎不是沈寒越,于是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伸长了双臂,牢牢的把顾念揽在了她的保护范畴里。

    也就是此刻,这男人才注意到一旁的连贝贝,嘴角微翘,一个标准的职业性微笑便挂在了他的脸上,绅士的微欠了欠身子,然后递出了自己手里的工作证。

    连贝贝摇晃着身子,往前凑了凑,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不过醉酒的人向来视力不怎么好使,她原本是准备戳到那行字上,好方便自己看清楚,一个不留意,就戳到了男人的胳膊上,但她却偏偏还浑然未觉,只是疑惑了问了句:“杨火乐?”

    嘴角的微笑就这么僵在了那儿,杨烁的脸色暗了几下,耐着性子纠正道:“这个字念”“烁”。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差不多嘛。”连贝贝小声嘟囔了句,然后又戳了戳他的胳膊:“喂,开车了吗?”

    “恩。”

    杨烁这次就是专程来接顾念的,又怎么可能徒步过来呢?只是看她现在的样子,今天的慈善晚会,只怕是没办法过去了呢?怎么办,要不要打电话先请示一下呢?

    杨烁正兀自纠结着呢,连贝贝却已经摇摇晃晃的架着顾念,往外走了,眼看着两人一副随时就要摔倒的状态,杨烁只得赶紧跟在两人身后,小心翼翼的扶了一把。

    只是手还没来得及碰上顾念的胳膊,一道强有力的力道瞬间就把他推开了,紧接着,一声冷冽的嗓音便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过去扶好连小姐,顺便护送她回去!”

    “是,总裁。”

    压根就没问多余的一个字,杨烁下一刻就一脸恭敬的点点头,然后听话的扶着连贝贝,就要往车里塞。

    没想到,喝醉了的女人,力气却出奇的大,毫不费力的就挣脱了杨烁的束缚,然后一步三摇的朝着沈寒越的面前走了过去:“喂,沈寒越,你要把小念带去哪儿?”

    她摇摇晃晃的环抱着胳膊,眼看着就要一头载倒下去了,身子又像不倒翁似的摇晃了好几下,就倏而站直了。

    “杨烁,赶紧把连小姐送回去!”

    面对着两个烂醉如泥的女人,沈寒越微微蹙了蹙眉,实在没什么耐心去多照顾一下的。不耐烦的转身,冷冷的对杨烁交代了几句,然后打横把怀里的女人抱了起来,就往另一辆车子走了过去。

    “喂,沈寒越,照顾好我们小念,她今天听到了叶子睿即将订婚的消息,估计被刺激的不轻……”

    被刺激的不轻?所以特意翘班去喝酒,还无视了自己特意让杨烁送去的邀请卡?

    交代完这些,连贝贝就任由着杨烁扶她上车了,不知道是不是醉酒的缘故吧,她竟那么放心就把顾念交了出去。

    沈寒越冷眸一眯,转眼再看顾念的时候,眼神里就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了,似乎是愤怒,又似乎是不甘心,总之,这个莫名的情绪搅得他内心一阵的狂躁。

    原本还小心翼翼护着女人呢,手掌也微微蜷缩成拳头状,指关节“咯吱咯吱”直响。

    大力的把女人塞进副驾驶座,恍然的看着她那莹白透亮的肌肤,沈寒越真想狠狠的扑上去咬上一口,看这个女人是身体上更疼,还是为别的男人而伤了的心更疼。

    可是,看着女人紧抿的嘴唇,以及那神志不清醒的状态下,还紧紧拧成一团的柳眉,男人心口憋着的那团伙,顷刻间又消失不见了。

    一只手还温柔的伸上去,轻轻的抚平了那微皱的眉头。

    只是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又一次把眉头蹙成了一团,小脸憋的通红,好像很难受的样子。沈寒越刚刚消散的那团火噌的一下又蹿了起来,赌气似的伸手上去,狠狠的揉着她的眉头。

    “顾念,除了我,你不能因为任何别的男人而伤心难过!”他一遍遍的抚着女人的额头,恶狠狠的警告道。

    女人并未理会他的怒火,就好似难受的再也忍不下去似的,眼睛还没睁开,身子就挣扎着要起来,起到一半,仿佛再也忍不下去似的,“啊”的一声,这么一团秽物,不偏不斜,正好落在了男人的怀里。

    一股酸腐气,瞬间就弥漫了整个车厢。

    “该死!”男人暗暗咒骂了一句,狂躁的一把扯下西装,往后坐一扔,又小心的替顾念寄好了安全带,就驱车朝着环山别墅的方向驶去。

    只是车子刚刚驶过上山的那个弯道,后座的女人,就又“啊啊”的干呕了起来,沈寒越皱着眉头,慌忙停了车子,一把扯过了女人,粗暴的丢在了路边。

    “吐——”

    依然是那么的言简意赅,被山风一吹,顾念此时已经清醒大半了,一边蹲在地上,不住的干呕着,一边在心里不住的翻着白眼。

    “水——”

    又是这样不冷不热的姿态,顾念接过水,先是漱了几口,便“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这下就好受多了,女人把瓶塞一拧,瓶子往男人手里一递,然后摇摇晃晃的仰了仰脸,“噗通——”一下,就仰倒在路边的青草地上,看她那一脸惬意的样子,似乎是打算赖在这儿,睡了?

    男人黑着一张脸,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便顺势把女人抗了起来,可是这女人一旦睡醒了,借着酒劲儿,竟然朝他撒起疯来了。

    一边使劲的在他肩上“扑腾”着,一边挥舞着拳头,狠狠的拍打着男人的后背。

    这一次,光是把女人塞到车子里,就足足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而沈寒越的手背上,此时都已经被女人细长的指甲给刮出了长长的血痕。

    不过,女人也不好受,上车的时候,头好似也碰到了车顶,此时,一坐定,她就像看着仇人似的,狠狠的盯着沈寒越的后脑勺,等男人踩动油门,缓缓开动了车子以后,顾念丝毫都没手软,“啪——”的一拳,就打在了男人的后脑勺上。

    “车里太安静了,快点放个音乐听听!”

    顾念瞪着一双迷离的眼睛,仗着几分酒劲儿,这会儿胆子也格外的大了起来,看着沈寒越的样子,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小跟班似的。

    “顾念——”沈寒越咬牙切齿的喊了她一句,得到的只是女人一脸不屑的冷哼,和又一次挥舞起来的拳头。

    沈寒越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可偏偏他却又没办法和喝醉的人讲道理,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便不动声色的放了个碟片进去,一首悠扬的钢琴曲,便顺势从音响里流淌了出来。

    听着这悠扬的钢琴曲,心情刚平缓了点儿,后脑勺又狠狠的挨了一拳。

    “顾、念!”一个字一个字的吼着她的名字,女人听到他这副样子,一张小脸立刻就皱巴成了一团,委屈的翦瞳闪着莹莹的水泽,仿若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似的。

    好吧,沈寒越看着她这副委屈的样子,蹿起的那股怒火立刻就消散了下去,都说喝醉了之后,人就像小孩子一样的脾性,看在她醉酒的样子,沈寒越轻轻摇了摇头,打算就此纵容她一次了。

    手轻轻抚了抚她柔嫩的头发,脸上的神情登时就柔和了起来,顾念这才又笑嘻嘻的看了他一眼:“我不要听这个……”

    “那你要听什么?”沈寒越耐着性子,询问着她的意见。

    “滑板鞋——”顾念甜甜的眯起眼睛,一边举起双手,一边手舞足蹈的唱着什么,一个重心不稳,她就又磕进了男人的怀里,然后干脆耍赖似的不起来了。

    “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

    她一边揽着他的脖子,还一边小声的哼哼着。

    沈寒越的脸瞬间就憋的通红,看着女人的样子,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待宰的小猎物似的。

    该死,这个女人总是能最快的挑起他内心里压抑着的欲火,偏偏她自己却还浑然未觉的似的,那双澄澈的双眸,要多清澈就有多清澈。

    “顾念——你再这么蹭来蹭去,小心我现在立刻就在这里办了你!”

    沈寒越忍着心头的那股燥热,两只手一左一右的捧着她的脸,恶狠狠的告诫道。

    “流氓——”

    顾念就像是听懂了似的,使劲挣开了男人的双手,然后一巴掌就朝着男人脸上扇了过去,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女人甜甜一笑,微微眯起眼睛,又一头栽倒在靠椅上,趴在上边睡了过去。

    已经没心情去计较她是真睡着了,还是在装睡了。男人黑着一张脸,猛地加了一下油门,车子就仿佛离弦的箭一般,猛地蹿了出去。

    可是,他心中的那团燥火,却没办法就此被甩出去,只得一边狠狠的压抑着,一边死命的转着方向盘。

    “先生,您回来了——”

    远远的就听到了车子“嗡嗡”的声音,女管家早就认出了这熟悉的声响,然后率先替沈寒越打开了车库的门。

    先是一双大长腿缓缓的从车里迈了出来,然后男人头也没回,就淡淡的向女管家交代了一声:“你先带她去洗澡——”

    沈寒越说完,急躁的迈进房里,然后“砰的”把门一关,就率先冲进浴室,冲起了冷水澡。

    哗啦啦的水声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男人这才随手从架子上拿了一件浴袍往身上一披,就噔噔的上楼了。

    顾念此时已经被女管家收拾妥当,带去了二楼楼梯靠左的一间卧室,男人一推开门,就看到女人正小猫一样的卷缩成一团,嘴巴一张一合,好似在嘟着嘴,小声嘟囔着什么。

    记得女人上次还是四仰八叉的睡姿,今天这小猫一样的姿势,让男人的心倏地一抖,就鬼使神差的爬上床,把女人揽在了怀里。

    仿佛要极力汲取温暖似的,女人的身子不由得往男人怀里又蹭了蹭,手还牢牢的揽住了男人的脖子,紧接着就越揽越紧了,男人觉得自己都快被她揽的窒息过去了,可是饶是这样,却也不舍得推开她分毫,然后就彻底的睡了过去。

    自从正式离开了家之后,顾念就再也没有睡过那么安稳了,一觉醒来,眼睛还没睁开,她就忍不住先伸了伸胳膊,又伸了伸小腿,只是这不伸还好,一伸就仿佛触到了一团温热的东西,“啊——”的大叫了一声,一睁眼,却发现她白皙的小脚正伸在沈寒越的脸上。

    “还不把脚移开!”

    沈寒越眼看着她嚎也嚎完了,脚丫子却还安然不动的放在他的脸上,甚至稍微再偏一点,那脚趾就可以伸进他的嘴巴了,而女人却只是这样愣愣的看着他,一点儿都没有要移开的意思,他就忍不住黑了脸,吼了一句。

    “沈寒越,你吼什么吼?我又不是故意的!”

    女人翻了个白眼,刚一脸悠哉的把脚丫子收回来,又突然转过身子,愣愣的看了看沈寒越,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再一次“嗷嗷——”的嚎了一声。

    “沈寒越,昨天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女人一把揪住了沈寒越的睡衣带子,咬着嘴唇,愤怒的瞪着她,就仿佛在看着一头饿狼似的。

    “顾念,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你昨天仗着酒劲儿,可没少触碰我的底线!”男人冷冷的眸子在顾念身上来回打量了几遍,见她还死死的拽着睡衣带子,便顺势一转身:“放手!”

    “哼,你不老实交代清楚,我就不放!”

    女人冷哼了一声,不但不松手,手上忍不住又使了几分力,这带子本来打的就是活结,而顾念拽着的又是其中一边,随着两人的一拉一拽,带子打了一个旋转,睡衣就顺势被顾念给扯掉了。

    男人那古铜色的胸膛,就这样映入了顾念的眼睛里,她慌忙捂住眼睛,只是手指还是忍不住偷偷留了个小缝,顺着他结实的曲线,眼睛一直移上了男人那性感的人鱼线。

    “看够了吗?”

    男人好笑的睨着她,一字一句的问道。

    “啊?”顾念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脸涨得通红,但嘴上却依然不肯认输:“沈寒越,你是不是最近经常健身,这次好像比上一次更结实了……”

    “其实,这次的功能比上一次也更好使了,你——要不要试试?”

    薄唇微微上翘,眸子里闪着一丝邪魅的光泽,那盅或的嗓音格外的有磁性,顾念就这样愣愣的盯了他好久,这才猛地摇了摇头,小脸别扭的看向了一旁。

    “流氓——”嘴里骂了一句,顾念就逃命似的跑了出去,甚至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就那么一路跑下了楼。

    女管家正恭敬的等在楼下的客厅,见到顾念从楼上跑下来,微笑着朝她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示意顾念赶紧坐下。

    “顾小姐,这是特意替你准备的早餐,你快尝尝,合不合口味?”

    这一桌子的早餐,几乎汇集了全国各地的不同特色,这一桌子,又有小食,又有精美的炖汤,以及熬的浓稠香甜的各自粥品,有皮薄肉鲜的小笼包子,甚至还有北方的豆汁油条,武汉的热干面也用精致的小碟子装了一些,然后连驴肉火锅和肉夹馍都有……

    顾念捂着咕咕直叫的小肚子,吃的好不嗨皮。

    一直等沈寒越从楼上慢悠悠的走了下来,她才记起,好似还没找这男人算账呢?

    “放心吧,昨天什么事儿都没有,我沈寒越可不是趁人之危的人……”男人冷幽幽的扫了她一眼,一脸傲娇的说道。

    我去?他还不是趁人之危的人,那谁才是呢?搞的好像那次在酒店,把自己吃干抹净的人不是他似的?

    顾念扬了扬小脸,闷闷的冷哼了一声,便问管家找起了衣服。

    “顾小姐,沈先生早就命人准备好了!”管家笑眯眯的说完,转身挥了挥手,就有佣人拿着好几身衣服,任她挑选了起来。

    认出都是一些价值不菲的国际品牌,顾念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就把这些全都放了回去:“我昨天穿来的衣服呢?比起这些,我还是想穿那件……”

    “这个……?顾小姐,不好意思,那件衣服被我丢掉了……”

    女管家先是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沈寒越,见他不动声色的扭过了脸,便一脸歉意的看着顾念,直接就把沈寒越的行为自动自觉的揽在了自己身上。

    “丢掉了?丢去哪儿了?还可以重新找回来吗?”顾念见她歉意十足,实在不好意思责备她,就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顾小姐,这边的垃圾都是每天早上5点,都会有专门的物业过来拉走的,所以……”管家说完,又示意佣人往前凑了凑。

    既然这样,顾念又不能穿睡衣直接出门,只得不情不愿的随意挑选了一件,迅速的换上,然后跟着沈寒越一起走了出去。

    “喂,你去哪儿?”

    眼看着男人把车开到市区以后,就完全走向了个曙光国际相反的路,她就忍不住拽了拽男人的衣袖,示意他赶紧停车。

    “能去哪儿?当然是沈氏了!”沈寒越回答的很随意。

    “可是,沈氏和我不顺路,算了,你在这里放我下来吧,否则,今早,我非迟到不可!”顾念说着,便要拉开车门。

    不料男人却不动声色的,又加了车速:“从今天开始,你跟我去沈氏上班,至于曙光国际的工作,我已经跟刘凯交代过了!”沈寒越不紧不慢的说道,压根就没在意她的情绪,好似他安排好一切,顾念就该欣然接受一样。

    “停车!沈寒越,我让你停车!否则,否则我就跳车了……”

    男人只觉得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烦闷,她就那么喜欢拒绝他吗?

    其实,沈寒越要是细心一点,或许就能找到顾念拒绝的原因了,她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他那自以为是的姿态,他只是想当然的安排了,却没考虑过,顾念之所以挤进曙光国际,也许压根就不是为了所谓的生存,而是那个关于摄影的梦想。

    因为他这次的自作主张,顾念一张小脸气愤的扭结成一团,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对沈寒越的怨愤,一只手已经打开了车门,而半个身子也已经坐好了要跳车的打算了。

    看来这个女人是玩真的了?

    沈寒越不敢有丝毫迟疑,“嘶——”随着这声尖利的刹车声,车子便应声停下了,顾念丝毫都没犹豫,纵身一跃,却轻快的跳了下去。

    “顾念——为什么要一而再而三的拒绝我?”

    跳下车的那一瞬间,顾念似乎听到了男人低低的叹息声,这声质问仿佛带着浓重的哀伤情绪,但清晨的车流实在太大了,她刚跳下车子,就有无数的车流穿梭在两人中间,男人幽幽望了她一眼,一转头,就把车子迅速开走了。

    “或许是听错了吧?”顾念轻轻摇了摇头,一点点从车流里蹿出去,便朝着最近的公交车站跑了过去。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