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三章 作死的惹恼了某人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23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主管,其实我觉得你去比我更合适,我只是一个小职员,实在是不方便的,而且,而且……我今天下了班,确实还有别的事情,所以……能不能不去啊?”

    顾念狗腿似的看着蒋昕,一边在心里默默的打着腹稿,一边小声的哀求道。

    本来已经做好了死缠一会儿的打算,甚至都想着要把袖子撩起来点,把前些天没好透的伤疤指给蒋昕看看,毕竟带着伤疤穿礼服,势必会暴露出来,这样也着实不雅观的。

    没想到,还没等顾念发挥,蒋昕二话不说,立刻就批准了,只是临走前,又若有所思的看了顾念一眼:“顾念,这次的事情,如果老板问起,就说你是临时有事情耽搁了,我替你去救个场!”

    “放心吧,我明白!”顾念微笑着看着蒋昕,说道。

    愣是没在顾念的脸上找出一丝不悦,蒋昕这才挥挥手,示意顾念先出去了……

    **

    “总裁,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老太太打电话催你快点过去——”

    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整个沈氏集团也差不多到了人去楼空的地步了,可沈寒越竟然还磨磨蹭蹭的在办公室里——加班。

    说是加班,其实发呆还差不多。

    沈寒越就这么哗啦啦的翻着一堆的企划案,翻了半天愣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其实,这样的状态,又何止是晚上呢,几乎今天一整天,他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熬过来的。

    明知道加班只是沈寒越的借口,杨烁却又不敢去催,只得在沈老太太一个又一个电话里,尽力的替沈寒越遮掩着,眼看着是再遮掩下去,沈老太太就打算亲自过来揪人了,杨烁这才战战兢兢的敲了敲门,指着手里的电话催促了一句。

    “杨烁——”沈寒越突然转过脸,幽幽的喊了一声。

    在灯光的映衬下,这张略显忧郁的脸,愣是把杨烁吓了一跳,他差点都以为他们老板是不是被外星人给掉包了?

    毕竟,这样的表情不是应该属于那些自以为小清新的文艺青年们吗?

    看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沈寒越就一脸的不悦,眉头一蹙,气温陡然下降,然后那以往的暴君形象又一次回来了。

    杨烁心里暗自舒了口气,果然,他还是习惯他们老板的这副表情。

    “总裁,你有什么吩咐?”杨烁恭敬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杨烁,我问你,你有没有谈过女朋友?”

    啊?这算是什么鬼吩咐呢?

    杨烁忐忑的瞥了沈寒越一眼,看他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似乎是在等他的答案了。

    作为第一次被BOSS关心个人问题的助理,杨烁表示——压力山大。

    “老板,这……既然都这个岁数了……女朋友还是谈过的……”他犹豫了片刻,支支吾吾的说道。

    “恩,那有被甩过吗?”

    沈寒越听了这个答案,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发问。

    “这……?”杨烁这下彻底风中凌乱了,关于这个问题,因为摸不清沈寒越的想法,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报告总裁,有过一次……”杨烁说完,就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生怕沈寒越的下一句话,又要问他被甩的原因。

    不过,索性,沈寒越好像对他被甩的原因,并不感冒,沉默了一会儿,只是又问了一句别的:“被甩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

    “伤心,难过,不甘心,屈辱……最后的最后,是祝福,祝福她能幸福下去……”

    杨烁刚开始只是做任务似的,沈寒越问一句,他尴尬的回答一句,说到这儿的时候,脸上的尴尬突然不见了,脸上竟呈现出了难得的柔情,看样子,是记起了自己的那次恋爱了。

    这就是被甩之后的感受吗?可是他为毛就从来没有过呢?

    他还记得,在许蕙说出“分手”这一句以后,他暗自舒了口气,那是一种终于解脱了的如释重负。

    “杨烁,如果被甩的那人,不但不生气,还舒了一口气,是因为什么?”

    “总裁,那被甩的这个人,应该不爱那个人,如果爱的话,不会是这样!”

    “不爱吗?”沈寒越喃喃重复了一遍,又把目光看向了杨烁,好似要听他再重新确认一遍似的。

    “是的,总裁。这个人,一定是不爱的。”杨烁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如果一个人,看到一个人和别人在一起,就不舒服,还想要拿另外的人刺激她,想要引起她的嫉妒,这又是因为什么?”沈寒越这一会儿似乎是问上瘾了,又看着杨烁,问了这么一句。

    杨烁心里暗自叫苦:“BOSS,再不赶过去,订婚宴就要开始了啊!”

    可是没办法,替人打工,就是要听人吩咐啊,既然BOSS有疑问,他就是有替他解疑的职责的。

    “总裁,这个是因为爱情吧,只有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才会有嫉妒,才会有强烈的霸占欲,才会害怕被别的人觊觎——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一般这样的人,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真正内心强大的人,就是爱上一个人,也不会是这样的……”

    杨烁这会儿彻底变身为情感专家了,还煞有介事的分析了起来,一直注意到沈寒越那冷飕飕的目光,正一动不动的盯在他身上,这才急忙住了口,不敢再分析下去了。

    “叮铃铃——”

    铃声又一次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杨烁尴尬的指了指手机,刚要在向沈老太太搪塞一番,沈寒越就一把抓了过去,然后按了接听键。

    “喂,杨烁,寒越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眼看着订婚宴就要开始了,一旁的记者现在都开始蠢蠢欲动了,他再不过来,乔雅就真的应付不过去了!”

    听着沈老太太略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沈寒越只是一脸平静的把电话摁断了。

    “杨烁,走吧,我们现在过去!”

    “好的,总裁!”

    杨烁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毕竟他再不赶过去,沈老太太那里,他就真的没办法交代了,见他吐口了,欣喜的答应了一声,便屁颠屁颠的跟在沈寒越的身后。

    刚到宴会的大厅,沈寒越就吸引了一票的目光,有面带羞涩的女宾客,也有那些跃跃欲试的记者,沈寒越一一打量了一圈,这才把视线放到了沈老太太的脸上。

    “奶奶——”

    他走过去,淡淡的打了声招呼。

    因为他的迟到,再加上刚才又强制挂了电话,沈老太太的面色一时有些不好看,但眼下这里有着那么多的记者和宾客,她就算在不舒服,也是不方便发作的。

    于是,只得赶紧拉过乔雅的手,然后郑重的放到了沈寒越的手里:“要不是有我撑着,面对那些刻薄的记者,乔雅只怕早就崩溃了!现在既然你来了,那乔雅就交给你了,记住,保护好她!”

    沈老太太郑重的警告道,语气里满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式口吻。

    乔雅娇羞的垂下头:“奶奶,我可以自己应付的!”她说完,便一脸羞怯的抬起头,望向了一旁的沈寒越,那一脸期待的表情,似乎巴不得,沈寒越赶紧当着记者的面,正式宣布他们订婚的消息。

    沈寒越却只是若有所思的凝视了她好一会,看着她,竟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那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眼神,乔雅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句话,就是沈寒越略有些生硬的道歉了:“对不起,乔雅,我恐怕不能和你订婚了!”

    “什么?”

    沈寒越这句话,无疑是当场打了她一个耳光,她一脸讶异的抬起头,眼看着沈寒越就要走,便不顾一切的扯住了他的衣袖。

    “寒越,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我会害怕的!”她扬起那张美丽精致的小脸,一脸哀求的看着他,哀求的目光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期待。

    虽然觉得抱歉,但沈寒越的脑海里还是晃过了许蕙的身影,勉强和不爱的人在一起,最终受伤最深的,应该还是对方吧?

    比如,他和许蕙,人人都道是许蕙太过于争强好胜了,所以才因为沈寒越没有顺着她的心愿而赌气分手了,但事实如何,却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而这次,如果没有顾念的出现,他或许又要重蹈上一次的经历了,可是幸运的是,那个能牵绊到他情绪的女人,出现了。

    就算那女人没心没肺,还胆敢和别的男人言语亲密,但他就是没办法把自己付出的心意,从她的身上收回来!

    既然收不回来,那就孤注一掷的,全放出去吧!

    至于结果如何,总要试过了才知道!

    打定了主意,沈寒越甩开了乔雅的手,一步一步的朝着记者最多的地方,走了过去。

    “寒越,你站住!”沈老太太一脸怒容的瞪着沈寒越的背影,气的胸口一阵起伏,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似的。

    “奶奶——你没事吧,奶奶——哥,你快回来,奶奶不舒服!”

    沈君美慌忙扶住沈老太太,语带哀求的,对着沈寒越的背影,说道。

    “杨烁——”

    迟疑了一下,一个眼神便看向了杨烁:“你赶紧派人把老太太送回去,记住,给亨利医生打个电话,把他约到家里去——”

    安排好一切,停下的大长腿,又一次朝前方迈了一步又一步,每一步都是说不出的决绝,乔雅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那个方向,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绝望的恐慌。

    “沈——寒——越——你等等!”

    她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似乎压根都没注意到,那些记者闪着亮光的瞳眸有多么的刺眼。

    是的,就算知道记者已经在盯她了,就算听到女宾们已经在掩着嘴低低的嘲笑她了,但她今天无论如何,是一定要和他订婚的,于是,她用手拖着裙摆,就这样跑了过去,然后一把扑在了沈寒越的怀里。

    “寒越,我知道你还在因为那天的事情而生气,我道歉,我道歉还不成吗?沈寒越,我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

    一双水眸冒着水雾,仿佛下一刻就有决堤似的水柱要喷出来了,乔雅这委屈的样子,这孤注一掷的哀求,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乔雅,抱歉!我不爱你,既然不爱,又怎么能跟你订婚!”沈寒越说完,就要推开女人,不料她却越抱越紧了,整个身子以一种暧昧的姿态贴合着他的胸膛,嘴巴缓缓的上移,落在男人的耳边。

    一双娇媚的唇,吐出的话,却是低声下气的哀求:“寒越,我错了,就算是因为被你从床上赶下来,我也不该负气分手的,寒越,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话还未说完,便有两滴委屈的清泪落了下来。

    沈寒越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女人,更讨厌有人一而再再而三挑战她的耐性,而今天的乔雅,无疑把他讨厌的这些,都做了一遍。

    “乔雅,不想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被狠狠的推开,那就自己走开吧!起码这样,你还不至于太被人看轻,否则……”

    威胁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乔雅还是被他这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吓了一跳,手不自觉地也松了下来,整个人就仿佛被抽了骨架似的,瘫软成一团,好似再多走一步,都是难的。

    紧接着,耳边就是沈寒越冷酷而决绝的声音:“各位,不好意思了!今天的订婚宴,取消!”

    说完,男人压根就没理会追问不休的记者,只是一个眼神看过去,那些蠢蠢欲动的记者便立刻被噤声了。

    男人满意的抬了抬眼眸,不缓不急的扫视了一眼满堂的宾客,声音不大,一字一句却格外的清晰:“之所以取消订婚宴,只是因为我想要的女人,并不是乔雅……”

    此话一出,全场都沸腾了,满场的人正在叽叽喳喳的讨论那个女人身份的时候,乔雅死死咬着唇,缓缓的吐出了心里恨极了的名字:“顾念,我不会放过你的——”

    而沈老太太,也在这个时候,捂着颤动的心口:“浩博,这一切你都看到了吗?你自己的儿子,和你当年一样,都要这么气我!你们非要这么气我!”

    沈老太太,咬着嘴唇,颤颤巍巍的说着,就由杨烁安排人,送回了沈家,这闹剧一样的订婚宴在一场混乱里,就这么散了。

    但宴会虽然散了,宴会的余波可是持续了很久时间。

    一时之间,乔雅几乎成了整个A市的笑话,而那个沈寒越口中的神秘女人,也被记者一挖再挖,缓缓的挖出了一点影影绰绰的影子。

    只是,挖到最后,非但没有挖到顾念的身上,反而却把和沈寒越有过合作的女人,都挖了个遍,但是这些空穴来风的猜测,无论如何都是站不住脚的。

    那些报纸杂志上的暧昧照片,也被网络上的技术帝们,轮番分析了一遍,然后又彻底推翻了。

    一些人也不甘于在被媒体牵着脖子走,开始自己动手搜索起一些蛛丝马迹了,于是,顾念的身影便开始在各大论坛上曝光了。

    “噗——”当连贝贝点开那些模糊不清的照片以后,险些把眼珠子都给惊掉了。

    “小念,沈寒越背后的女人真的是你啊?小样,你瞒得还挺深的!”连贝贝一边吃着手里的薯片,一边贼兮兮的拿着手机,举到顾念的脸边,来回比对了几遍。

    “放屁!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了?这照片上有写我名字吗?”顾念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眼皮,朝照片看了一眼,抵死不承认。

    可是,她能在连贝贝面前抵死不认,但在公司那边,她却也只能埋着头装“鸵鸟”了,每次上班的时候,都要默念几句咒语:“看不见我,你们都看不见我……”

    饶是这样,在照片传的最疯狂的那几天,她还是被公司的女同事们华丽丽的孤立了。

    “没想到最终勾搭上沈寒越的女人,果然是顾念,真是的,那个女人连乔雅都比不上,沈寒越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啊?我看呀,八成是她在床上够骚吧?”

    顾念刚拐进厕所门口,就听到了这不阴不阳的一句话。

    虽然看不到那人的表情,但只听声音和语气,顾念也能猜得到这女人的表情,此时一定很刻薄。

    她愤怒的撩了撩袖子,就要冲进去,不料却被人暗中拉了一下,顾念一回头,便迎上了龚万霞那张优雅美丽的脸,只是这脸再漂亮,离得太近,也是挺怪的,这么近的距离,愣是连龚万霞眼角的细纹都能看见了。

    似乎龚万霞也觉察到不妥了,稍稍后退了一步,然后拉了顾念,便走到了厕所另一侧的楼梯口。

    “顾念,别犯傻!你就算是能和她理论上一次,但是能和整个公司的人去理论吗?这样,只会与整个公司为敌的!”

    龚万霞的声音不疾不徐,每一个音听起来都很舒服,这舒缓的语气愣是把顾念的火气给压了下去。

    “谢谢龚姐提点。只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帮人有本事当面找我啊,躲在背后里嚼舌根,也真够气人的!”

    顾念皱着一张小脸,柳眉也纠结成一团,拳头紧紧的攥着,看样子因为这几天的议论,她气的不轻。

    “顾念,她们虽然嫉妒,但也只敢玩这些把戏,因为她们还不确定,你在沈寒越那里的份量,只要沈寒越那里表了态度,只怕她们马上就贴上来,讨好你了。”

    龚万霞不愧是在职场上打滚多年的,对人心倒是看的很透彻。

    “表态?他怎么可能表态?”顾念无奈的撇撇嘴,虽然极力否认,但心里却无端生出了丁点的期待出来。

    顾念,你在期待什么?真是疯了!顾念努力把自己从这种莫名的情绪里拉扯出来,和龚万霞又寒暄了几句,便又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了。

    只是没想到,几个小时不到,龚万霞下午的话就应验了,看着孤立过她的同事又重新对她热络了起来,顾念手里捏着一张印刷精致的小卡片,不由得苦了脸。

    其实,也只是一张普通的邀请卡,只是不同的是,送来邀请卡的人却是沈寒越的特别助理——杨烁。

    “顾小姐,今天下午,沈氏集团要承办一场慈善晚会,届时希望你能准时参加!”

    “恩,好的——”

    顾念答应的很是爽快!

    因为她当时真的没有多想什么,只是以为这是曙光国际大部分员工都人手一份的邀请卡,实在没什么稀奇的。

    直到那些背地里奚落过她的员工,一个两个的主动找上她示好,她才知道一个赤果果的真相——原来她竟然是曙光国际里唯一一个被邀请的女人。

    并且除了她之外,另外一个被邀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老板——刘凯。

    偶买噶!这个沈寒越,是嫌弃她这些天出的风头还不够吗?

    顾念捏着那张邀请卡,暗暗翻了个白眼,便一猫腰,趁机躲到厕所的隔间里,给沈寒越打起了电话。

    “喂,沈寒越,为什么要单独邀请我一个人?”

    男人一看到这串熟悉的数字,原本心情还挺不错的,在按下接听键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一抹不经意的喜悦早就爬上了他的眉梢,但女人这质问的话一从听筒里钻出来,他难得的好心情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顾念,对于我的决定,你只需要执行!我想你还没有质问的资格!”

    男人说完,还没等顾念反驳,“啪——”的一下,就挂断了电话,一张脸黑的很是彻底。

    什么人嘛?哼,就这么把我放到了风口浪尖,质问一句也不行啊?

    顾念愤怒的对着电话吼了一句,还不时的挥舞着小拳头,真想透过电话,狠狠的揍他一顿。

    “沈寒越,你丫有本事就这么一辈子横下去,否则……哼哼,我早晚会趁机狂揍你一顿的!傲娇货,自大狂……”

    顾念对着电话发泄了一番,又狠狠的按着抽水马桶的按钮,一边狂吐口水,一边看着那汹涌的水涡把自己的口水一点点的吞没了下去,心情这才稍稍恢复了点。

    “顾念——”

    正在洗手台那里整理着衣领,蒋昕就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身段妖娆的从厕所的一个隔间里走了出来。

    顾念吞了吞口水,不由得一阵心虚,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蒋昕似乎对沈寒越还挺钦慕的,这会儿又不小心听到了她的电话,这会儿该不会要借机狠收拾她一顿吧?

    索性,蒋昕似乎还没那么狭隘的心胸,她只是笑眯眯的瞥了她一眼:“顾念,听说你是曙光国际唯一一个被沈氏邀请的员工?”

    “恩。”顾念忐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蒋昕究竟搞什么鬼,只能继续听了下去。

    “就是说,今天,你就是刘总的女伴了?”

    “额,这个……好像那边没交代,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各自过去吧,这个……公司里也没有明确交代过这个……”

    “喔。”蒋昕挑了挑眉,黯淡的眸子里倏地闪了一丝亮光,好似很希望听到这个答案似的。

    等等——?没有嫉妒,没有刁难,就只有这么一句话?难道一开始就是她会错意了,这个蒋昕看上的人不是沈寒越,而是……刘总?

    似乎那次的饭局,也是这样吧?当时,所有的女人都很兴奋,连同蒋昕也是,而后沈寒越没有赶过去,她也一如以往的失落,所以,顾念就想当然的以为,蒋昕是爱慕沈寒越大军中的一员了。

    现在看来,事情好像并非如此了。

    蒋昕注意到她的表情,就又莫名的加了一句:“顾念,据说刘总今天会携女伴同往,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你能帮我留意一下,我只想知道,跟在他身边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蒋昕仿若难以启齿般,咬了咬牙,顿了好久,才说出了这番话。

    这是几个意思?她们上司是派她去当狗仔了咩?那这个活动,她还真就非去不可了?只是她要是答应了蒋昕,算不算是窥探他人的**呢?而且要命的是,这个他人还是他们的大BOSS。

    仿佛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似的,蒋昕顿了一会儿,又幽幽了加了一句:“顾念,我其实是刘凯的未婚妻,之所以让你帮我拍照,也没别的意思,纯粹是好奇而已……”

    啊?一直都知道蒋昕的后台不简单,没想到这后台居然这么强硬?只是这刘总又是什么意思?放着自己的未婚妻不搭理,转眼还那么高调的带起了别的女伴?这不就是妥妥的渣男吗?

    也许有了叶子睿的前车之鉴,这一刻,顾念心里竟然升腾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了,她一脸愤愤不平的拍了拍蒋昕的肩膀,然后把卡郑重的塞进了蒋昕的手里。

    “主管,我觉得身为女人来说,对于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姑息的!反正我今天也不想去了,这邀请卡上又没贴照片,不如你就亲自去收拾一下那对……”

    “狗男女”那两个字原本都快出口了,顾念又害怕蒋昕会受刺激,再着,或许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的话,那她这话就有了挑唆是非的嫌疑了,于是,后边的话没说完,她就干脆不好意思的“呵呵”干笑了两声。

    然后曲起手臂,对着蒋昕举了下拳头:“自己的感情要自己争取,就算是”拜拜“,也要我们女人拿起高傲的姿态,洒脱的和别人说”拜拜“……”

    看着顾念这一副郑重的模样,蒋昕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放心吧,我和刘总只是两家人定下的婚约,至于以后怎么样,我还没多想,不过,顾念,还是谢谢你了……”

    蒋昕接下邀请卡,感激的冲顾念点了点头,就又一步三摇的走了出去。

    看着那万千风情的走姿,顾念心里真是替她惋惜,这样一个性感的尤物,可偏偏也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唉,看来感情对美女也不会格外偏爱的……

    顾念摇头晃脑的感叹了一声,不知为何,脑海里居然又浮现出叶子睿那魂淡的一张脸,妈蛋,无端的想起那渣男干嘛?看来有必要把叶子睿这三个字牢牢的刻在自己的床头,这样就能时时刻刻的警醒自己了。

    顾念前脚刚生出这个想法,后脚就接到了连贝贝的电话。

    “妈蛋,念念,你知道我今天在SG碰到谁了吗?”

    听到连贝贝这骂骂咧咧的声音,顾念就不高兴的翻了个白眼:“贱人,你骂谁?”

    “小念,明知道我语言逻辑不好,就非要这么给我计较吗?总之,你听明白就得了,哪至于非揪着我的语病不放!”

    连贝贝说着,见到走廊里有人路过,便又小心翼翼的往楼梯口挪了挪,然后轻轻伏在手机上,小声说了一句:“小念,我在SG碰到康敏那个贱人了……”

    好吧,听到这个名字,顾念的呼吸都不由得急促了起来,也开始原谅今天连贝贝的语言逻辑了。

    因为康敏这个名字,可谓是她和连贝贝共同的敌人,就当年不小心把杜娟儿的脸弄花了,也就是因为她怒气冲冲的要揍康敏的时候,才殃及到池鱼的。

    “贝贝,你先别惹事啊,等我下班了,就火速赶过去支援你去!”顾念义气的拍着胸脯,对着电话里的连贝贝交代道,生怕连贝贝那货一个沉不住气,先在康敏那里吃了亏。

    “行了,小念,事情都过去多久了,我和她之间除了周奕,也没什么更大的深仇大恨了吧?其实,和她有深仇大恨的,应该是那杜娟儿才对吧,毕竟当时她那一推,杜娟儿的脸都花了大半年呢,但是杜娟儿今天都特意来给她送结婚请柬了?”

    电话那边的连贝贝幽幽的叹了口气,一脸感慨的说道。

    “你懂什么啊?康敏那个贱人,上学的时候不但勾搭了周奕,还同时勾搭了叶子睿,她赔给杜娟儿那一笔钱,还是叶子睿那个冤大头出的呢?”

    顾念说起这个,就想起天台的那一出了,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其实叶子睿要是毕业之后才劈腿的,那她也就认了。毕竟,上学那段时间,起码他还是真心待自己的,但是如果上学的时候,就有了前科,那她眼睛还真够瞎的。

    “啊?小念,原来当初的那个,你都知道了?”电话那边响起连贝贝的一阵惊呼,看样子,她之前也是有所耳闻的。

    “什么?贝贝,合着你早就知道了?就我蒙在鼓里了?”顾念的柳眉拧成一团,使劲用手拍打着胸口,心情莫名的一阵烦躁,她就觉得上学那会儿,她什么都没干,就竟当傻子了。

    “小念,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事儿说来话长了,算了,老娘今天被康敏那小贱人恶心坏了,下班之后找地方喝酒去吧!”

    “行吧,下班了,就去咱们学校附近的那个小饭馆吧,很久没去了,就当回去缅怀一下咱们曾经傻兮兮的青春了——”

    顾念咬牙切齿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里很是憋屈,仿佛自从她离开家之后,就把日子过的越来越糟糕了,就连大学时候引以为豪的初恋,似乎也成了当年的一个笑话。

    挂了电话,顾念一下午都有些恍恍惚惚的,时而有一些八卦的小员工来找她说话,也被她“恩恩啊啊”的应付过去了,别人只当她是因为攀上了靠山,所以拿捏起身段来了,只是不高兴的冷哼一声,就没在去烦她了。

    只有那个未曾谋面的大BOSS——刘凯,差人送了晚礼服和一张高级造型馆的VIP造型卡一张,还特意交代,说她今天可以提早下班,率先出去打扮一下。

    反正也没什么心情上班了,顾念索性拎起纸袋子,就一路打车去了学校。

    而沈寒越那边,也收到了刘凯的确认电话:“寒越,晚礼服已经成功送到,顾念也提早下班了,放心吧,有了金老师的整体造型,你今天的女伴一定会惊艳全场的……”

    刘凯叽叽歪歪的报告了一下情况,就要得寸进尺的谈论起了下一次的合作。

    他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个,沈寒越的好脸色立刻就不见了,连一旁的杨烁,都已经嗅到了空气里危险的味道,找个借口,匆忙出了办公室,可电话那边的刘凯,却都丝毫没察觉,只是自顾自的讨论着上一期火爆的封面。

    “寒越,知道吗?因为上一期你和俞北的一组封面照,你和俞北当年的事情都快被记者挖出来了,甚至媒体纷纷猜测,你那个背后的女伴只是一个幌子,而你真正的真爱,其实就是——俞北,要不怎么这么巧呢,他刚回来没几天,你就和乔雅彻底拜拜了……现在我决定,下一期的采访对象就定”俞北“了……”

    “刘、凯!”

    这咬咬切齿的低吼,瞬间打断了刘凯的思绪,他立刻就警惕的住了口。

    要知道,他上一次无意间得罪沈寒越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吼他的,之后更是不遗余力的对付了他一段时间,搞得曙光国际一下子进入了低谷期,后来,他辗转找到了之前的校友,有了那人的从中周旋,沈寒越这才放过了他。

    “沈寒越,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晚上见!”

    刘凯在沈寒越彻底发怒之前,识趣的挂断了电话,索性因为即将到来的晚会,沈寒越的心情还不算太差,并未过多的计较,一个电话,把借机遁走的杨烁叫了进来。

    “总裁,有什么吩咐吗?”杨烁先偷眼打量了他一番,见他脸色还不算太难看,这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恭敬的站在那儿,询问道。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晚礼服似乎走路很不方便,若是打车的话,那个女人一定会舍不得,我可不想看到金老师精心的装扮,又被那女人遭遇的不成样子,所以,你去她做造型的那儿候着,等会就亲自载她过来吧!”

    沈寒越一只手支着下巴,说到半截,脸上竟流露出了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就好似已经脑补出女人穿礼服挤公交的画面似的。

    杨烁就只是偷眼瞥了一下,就立刻紧张的勾下了头,遵循着那个“事出反常必有妖”的理论,他总害怕今天脾气怪怪的总裁会狠狠的发一通火,所以一接收到任务,就立刻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脱离了沈寒越的视力范围,杨烁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比刚才更清新了,他一边拿了钥匙,轻快的坐了进去,还一边喜滋滋的听起了音乐。

    不过,一到了地方,杨烁就彻底傻眼了,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就愣是没找到顾念的身影,犹豫了一下,还是忐忑的拨出了电话。

    “总裁,顾小姐好像还没有过来!”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