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二章 会哭的死去活来?(1万)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19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在乔雅的眼里,订婚的前一天,另一个女人还一脸谄媚的询问,要不要明天亲自替你送样刊?那这一个女人,不是赤果果的勾引,又是什么呢?

    这些话落在乔雅的耳朵里,简直就认定,顾念这是在朝她下战书!

    “小念,我这边发现一个很好玩的东西,你过来看看!”

    俞北眼看着乔雅脸色不善,而沈君美又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偏偏始作俑者——沈寒越,就这么冷冷的立在那儿。

    为了不至于顾念再一次受到欺负,他便适时的走过去,亲热的把顾念从这些人的目光里拽了出来,然后指着架子上一枚小巧精致的袖扣,指给顾念看。

    这枚袖扣被安放在一个透明的水晶盒里,外观是一个简单的圆形,而中间凹凸的地方,雕刻的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小飞龙,顾念看着这个,竟不由得眯起嘴角,笑了。

    “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我妈妈的设计,在国内还这么有市场?”

    顾念压低着声音,凑近俞北,小声说道。

    俞北其实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原本还等着顾念自己去发现呢,但现在一看到她脸色不好,为了让她的心情好起来,这才特意拽了她过来,看着顾念突然展开的笑颜,他心里得意的想,这个做法看来还不错?

    其实这做法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太好了”!

    因为现在两人窃窃私语的模样,落在沈寒越的眼睛里,心里那喷涌而出的酸涩,折磨的他都快发狂了。

    而一旁的沈君美,更是一脸怨恨的盯着顾念的后背,恨不得用眼神在她身上看出一个窟窿来!要不是因为穿的衣服很不方便,只怕她现在早就忍不住扑上来了。

    “俞北——陪我去试西装!”

    沈寒越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一字一句的看着俞北,说道。

    “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试个衣服也要人陪?”俞北不满的抱怨了一句,便没抬头看他。

    “俞北,明天我订婚,你作为好友,是不是也要陪我选一件得体的衣服?”沈寒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只是眼神阴寒的盯着俞北,表情执拗的不像话!

    “小念,那我去去就来!”

    俞北不太放心的瞥了顾念一眼,但转念一想,顾念的性格,又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所以,就放心的把她留在两个女人分外不善的目光下,离开了。

    而沈寒越,眼看着俞北起身,和顾念的身影分开了,嘴角满意的微微一翘,心底那汹涌着的酸涩,这才稍稍驱散了些。

    “干嘛这么眼巴巴的盯着一个袖扣?哼,无论怎么盯着看,这都是你买不起的东西?你这样巴巴的看着,是等我哥买下来,当做分手礼物?啧啧,顾念,你这女人也太贪心了点儿吧?”

    在沈君美的眼里,一个女人只要眼巴巴的盯着一个东西超过3分钟,那就代表着这个女人是很想要把盯着的东西占为己有的,反正在她不多的人生经历里,起码是没有例外的。

    所以,见顾念当着两个男人,就这么一副沉醉的样子,她更是料定了,顾念在暗示,自己买不起,就暗示着两个男人去买?

    索性,她的哥哥和俞北,都没上当,否则还真便宜了她?

    “沈君美,你好歹也是沈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骨子里还存着这样的龌龊心思呢?还是说沈大小姐只要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巴巴的看着一个东西,就是在等着那个男人付钱?”

    顾念把注意力从袖扣上收回来,抬了抬眼眸,不客气的瞥了她一眼。

    “哼,我是堂堂的沈家大小姐,当然是没有买不起的东西了,至于你,这里随便的一个东西,倒是说说,哪一个是你买得起的?”

    沈君美的语气很是咄咄逼人,一旁的店员,同情的打量了顾念一眼,见顾念看向她们,便又不约而同的把同情的目光别开了,而乔雅从始至终都是看好戏的姿态,似乎只要女人能出丑,她就分外高兴似的。

    “沈君美,要是这里的东西,我能买得起任何一个,你是不是就要为你刚才的话,道歉?”顾念虽然生气,但沈君美这不痛不痒的奚落,却还并没有让她太过于气愤,所以姿态一直还拿捏的很好。

    其实本来也是,对于顾念来说,拿出身和寒酸这些东西来奚落她,她还真就没什么感觉?毕竟,她又不是真正的贫家女,论起出身,这里的哪一个人,又能真正比得了她呢?

    不过,顾念的举动落在沈君美眼睛里,就是实实在在的死撑了:“只要你能买得起,我就道歉!”她趾高气扬的看着顾念,神情颇有些得意。

    毕竟,这里的每个东西都价值不菲,就算顾念强撑着买下一个,那她之后的日子,只怕每每想起,也要为她今天的举动后悔不已。

    仿佛已经瞧定了顾念的笑话,沈君美答应的也很爽快。

    “这位小姐,五块钱,买你头上的发夹,可以吗?”

    顾念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圈,终于走向了一个店员,然后轻轻的从她头上拿下发夹,从钱包里掏出五块钱,递了过去。

    这个发夹只是女店员在地摊上花两块钱买的,本来就不值钱,所以接过钱的时候,还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呢。

    “小姐,这个也就是两块钱,我……我……”

    “没事,你就收下吧!”

    见女店员有些局促不安,她又把钱往她手里推了推,然后转过身,走到了沈君美的面前,扬了扬手里的发夹,得意的睨着她,问道:“沈小姐,现在你是不是应该有话要对我说呢?”

    “你……你作弊!这个不算的!”

    沈君美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肺都快气炸了,咬着嘴唇,恨恨的反驳道。

    “作弊?沈君美,当初你答应的时候,可没明确做过规定,既然这样,我这又怎么算是作弊呢?怎么?堂堂的沈家大小姐,这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食言而肥了?”

    说话的时候,顾念的脸上始终都挂着甜甜的微笑,每一个字都很轻,仿佛只是茶余饭后的一个不经意的玩笑而已,但是那一双清亮的眸子,却一直在淡淡的盯着沈君美。

    “我……我道歉就是了。对不起了!”沈君美憋着火,不客气的说道,这语气里又有哪一点要道歉的诚意呢?

    不过,顾念也懒得和她计较,只是不疾不徐的指了指水晶盒里的袖扣:“沈君美,你刚才不是说,没有什么东西是你买不起的吗?可是这个袖扣,你却就当真买不起了?”

    顾念,说完,甜甜的冲两人一笑,就转身走了出去:“对了,沈君美,我的照片已经拍完了,你待会替我和你哥打个招呼吧,我就不奉陪了!”

    女人微微摆了摆手,那起伏的后背,似乎正在努力憋笑似的。

    这个女人,是在嘲笑她了?

    沈君美此时已经顾不上身上的婚纱了,恨恨的跺了跺脚,随手往袖扣的方向一指:“把那个替我包起来!”

    店员面面相觑了半天,这才战战兢兢的看着沈君美,解释了一番:“对不起,沈小姐,这个袖扣是戚晓设计师的作品,这个是暂时寄放到我们店里的,抱歉,没有本人的同意,我们不能卖的!”

    “你——”

    没想到,还真的被顾念给懵对了,沈君美此时觉得,脸面都给丢尽了,愤怒的瞪了一眼店员,就非要朝那个袖扣的方向走去,但是她显然忘记自己的处境了,现在的衣服要多累赘就有对累赘,她只是往前走了两步,就被裙摆绊了一下,然后狠狠的摔了下去。

    当然,在摔下去的时候,她本能的就朝着乔雅的手腕一抓,眼看着乔雅也要摔下去了,乔雅本能的一推,侥幸扶住了一个一旁的店员,并没有真的摔下去,但这下一来,沈君美在这推力的作用下,却摔的更重了。

    随着“啪嗒——”一声重响,沈君美的内心里也悄悄起了一些变化。

    乔雅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但她一心只有明天的订婚宴,生怕沈君美一拽,会毁了这个精心定制的衣服,眼下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也已经晚了。

    只能慌忙上前扶起沈君美,热心的查看着她的伤口:“君美,对不起,我……我刚才没反应过来,我不是故意推开你的……”

    沈君美只是委屈的撇撇嘴唇,并没有说话,她此刻只是恨透了顾念,所以就算这一次对乔雅的说辞,并不是很相信,也是第一次心里对她生出了嫌弃,但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有一句话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男士试衣间里,沈寒越已经试了一件又一件的西装了,虽然每次一出来,他都能接收到女店员那或惊艳或花痴或羞涩的神情,但俞北却总是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在俞北这一次又一次挑剔的眼神下,他只能沉着脸,一次又一次的走进了试衣间。

    终于,在俞北第N次摇了头之后,沈寒越的耐心就已经彻底耗完了。

    “俞北,明天是我订婚又不是你订婚?不那么龟毛,你能死吗?”沈寒越一脸不耐烦的瞪了俞北一眼,咬牙说道。

    “原来你也知道,明天要订婚呀?可是瞧瞧,一律的深色调,再配上你那一副死人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要去参加葬礼呢?”

    俞北不客气的迎着他的视线,毒舌的下了这么个评价。

    “订婚和参加葬礼有区别?反正都是要穿正装,挂胸花……”

    沈寒越不满的翻了个白眼,便随意指了两套衣服,示意店员去打包了。

    见俞北还是一副龟毛的表情,便随手解释了句:“刚好想起来了,荣氏集团的总裁去世了,葬礼定在下周,反正葬礼穿过的衣服和婚礼穿过的衣服,都是不能再穿的,干脆一次两套好了,这样的做工和质地,虽然寒碜了点儿,但只是一次性的话,似乎也没什么可挑的了……”

    偶买噶?俞北翻了个白眼,算是彻底无语了,这句话要是被他那未婚妻听到了,心里指不定能翻起什么样的惊涛骇浪呢?

    见俞北还在盯着他看,沈寒越突然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门:“我差点忘了,你的衣服还没选呢,要不也顺手选两套吧?反正以你家和荣氏的交情,只怕你也是要去的……”

    俞北无力的摆摆手,做出一副懒的再理他的姿态。

    一直到他在沈寒越的张罗下,随意挑了两套衣服,这才若有所思的瞥了瞥沈寒越,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态。

    “有事说事!这么深情的凝望着我,干嘛?”沈寒越不满的扫了他一眼。

    俞北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你跟乔雅认识多久了?”

    “两三年了吧?具体时间,不记得了!”沈寒越漫不经心的答道。

    “你是真心想娶她?”俞北又问了一句,问完,都觉得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了,如果真心要娶她,又为何会对订婚宴的一切都那么的不在意呢?

    沈寒越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又顿住了。

    真心娶她?别逗了,当初要不是看她乖巧懂事,只怕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吧?

    至于明天的订婚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如果不是赌气,要让那个女人嫉妒,只怕他压根也是不同意的?

    见沈寒越还在发愣,俞北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年的事情,其实我一直觉得对不起许蕙,如果不是我一心不服输,你也不会……而许蕙这样的好女孩,也早就该遇到自己真正的良配了?何至于在国外,还心心念念的想着你?”

    原本漫不经心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子就翻脸了,就这么一下子死死拽住俞北的衣领,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睨着他:“你知道什么?当初是许蕙执意要分手的?”

    男人仿佛被戳到了痛处,恶狠狠的看着俞北,一字一句的咬牙说道。

    可是他眼底闪过的一丝慌乱,又哪里能逃得过俞北的眼睛呢?

    “是吗?那她为什么执意分手?原因呢?她有告诉你吗?”

    “俞北,你少拿当年的事情质问我!我告诉你,我——不想知道!”沈寒越狠狠的把俞北往墙上一推,烦躁的走了出去。

    一直到那暴躁的男人离开了,一旁的店员这才一脸惊慌的走了过去:“俞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俞北抹干净嘴角的血迹,然后优雅的站起来,紧跟着走了过去。

    沈君美此时已经换掉了婚纱,而是随意的让店员打包了个小礼服,便陪同着乔雅一起等在这儿了,见到两人一前一后的出来,又注意到俞北嘴角的一处淤青,便立刻走了过去。

    “俞北,怎么回事?你们打架了?”

    “没事,只是不小心磕到门了。怎么,小念呢?”

    沈君美伸出的手,就这样悬在了那儿,停了片刻,这才恶狠狠的说道:“她弄坏了我身上的婚纱,可能是怕赔不起吧,所以就先走了……”

    赔不起吗?

    俞北听到沈君美这番刻薄的说辞,就不由得皱了皱眉。

    顾家的小公主,什么时候轮得上沈君美和乔雅这样的来鄙视了?

    不悦的撇撇嘴,俞北同情的瞥了一眼乔雅,什么都没说,就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可是饶是这样,刚才那男人离开的时候,那一抹混杂着同情的眼神,还是让乔雅惊的一个踉跄。

    他们究竟在里面说了什么?

    而俞北又为何会用那样的眼神来看她?

    这一刻,乔雅的心一直在噗通噗通直跳,柔弱无骨的一双手也顺势挽住了沈寒越的胳膊,脸上满是属于小女儿的娇羞和妩媚:“寒越,怎么办?一想起明天就要订婚了,我就好紧张啊?”

    “太紧张的话,那就改天好了!”

    沈寒越前有顾念的刺激,后有俞北的质问,心情早就已经不爽到极点了,实在是没心情看她这样惺惺作态的,所以不客气的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寒越——”

    乔雅脸上一时有些挂不住,并有些嗔怪的拍了一下他的胸膛,尽量让两人的举动看上去更暧昧一些。

    这才凑近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其实,比着紧张来说,更多的是兴奋,寒越,你也很兴奋的,对不对?”

    沈寒越“呵呵”冷笑两声,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乔雅,时间不早了,奶奶还有一些宴会的细节要找我敲定,你先回去休息吧——”

    宴会的细节吗?

    乔雅听到这话,立刻收起心里的忐忑不安,转而换上了一副笑颜:“恩,好的,一切交由你们安排——”

    她说完,娇羞的一低头,便紧跟在沈寒越的身后,走了出去。

    而沈君美早就已经因为俞北的态度,在兀自失魂落魄了,所以,只是迷迷糊糊的跟在两人身后。

    “乔雅,我要先回公司处理点事情,然后再回沈家老宅,你和君美可以在这里等着司机来接,或者要是等不及,打车回去吧!”

    说完,沈寒越都懒得回头看乔雅一眼,一步跃上车,油门一踩,那奔腾的尾气就喷了乔雅一眼。

    眼看着沈寒越走远了,沈君美这才反应过来:“我哥,不等我们了?”

    乔雅恨得一口银牙都险些咬碎了,沈君美的明知顾问,在乔雅听来,就多了几分奚落的意思了?

    可是,在正式嫁进沈家之前,乔雅又偏偏不敢和她翻脸,便只得咬着牙,把所有的愤恨掩藏在眼底:“君美,我怀疑你哥哥,是去追那个顾念了?”

    乔雅一双水眸就这么委屈的盯着沈君美,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似的!

    而沈君美此时刚刚从失落里反应过来,一听到顾念的名字,就一阵的火大:“又是那个顾念?哼,走,我们现在就跟上去——”

    乔雅见目的达到,便立刻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咬咬牙,仿佛下定很大决心似的,看了沈君美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道。

    “君美,你也知道的,我和寒越明天就要订婚了,为了明天能更漂亮点,待会可能还要去做下皮肤保养,明天还要去做造型……”

    其实自己的主场上,谁都想漂漂亮亮的出场,不过这些可都不是乔雅不愿意跟过去的理由。

    之所以不跟过去,是因为太了解沈寒越,可以料定,只凭着沈君美那个笨蛋的跟踪技巧,就一定会被发现,一旦发现,依照沈寒越的脾气,指不定会怎么处罚他们呢?甚至当场翻脸,继而取消他们的订婚,都说不定呢。

    只是不跟过去的话,她又很不放心,所以……

    索性在这件事情上,沈君美虽然有种突然被人拿来当枪使的感觉,但是她本身却是真的很想跟上去的,也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随意招了一辆车,就跟乔雅挥手告别了。

    既然上一次,就已经知道了顾念的住处,这次倒没有真的让司机追上沈寒越,只是随意报了个地址,半个小时以后,她就又一次找到了那天的那栋小楼。

    在进小区之前,她已经寻觅了半天,并没有发现熟悉的车子,看样子,沈寒越没有来,最重要的是——俞北也没有来。

    沈君美嘴角上翘,脸上挂着如释重负之后的小得意。

    “哼,顾念,你不是得意吗?可是结果呢,明天我哥就要和乔雅订婚了,而俞北哥哥也没有借机过来安慰你?哼,你这种货色,看来压根就不值得谁去费心的?”

    沈君美得意的在小楼下晃荡了一个小时,这才顺着逼仄的楼梯,拐到了三楼,然后“砰砰——”敲响了房门。

    此时,连贝贝正坐在客厅里敷面膜,眼看着一脸自配的海藻籽牛奶面膜刚刚敷完,便一直竭力控制着面部表情,一边冲里屋的顾念嚷道:“小念,好像有人敲门——”

    “敲门就去开呗——”顾念翻了翻白眼,喊了一句,又埋头在电脑里,继续修改着今天下午的“劳动成果”了。

    “啊呀,顾念啊,你真是太棒了,明明是抓拍,竟然都能抓拍出一种大师的专业水准!”顾念一边拿着鼠标,对着照片进行着后期处理,一边得意洋洋的自我夸赞道。

    而这边,门口的方向,却突然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连贝贝一脸无辜的看着门外的女人,两只眼睛还在不住的瞄着她腹腔的位置,似乎在疑惑着,这小小的身子,是如何发出这么大的声音的?

    “小姐,你腹腔并没有颤动,看来是从来没有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了,只是你刚才那一嗓子,居然轻而易举的就飙到了”HighC“的高度,啧啧……看来嗓音还不错,怎么样,有没有考虑进军歌坛呀?”

    连贝贝最近在SG公司呆了一段,自信心突然涨的“蹭蹭——”的,虽然目前只是一个小助理,却都已经做好了一招签下潜力股,跻身成为金牌经纪人的美梦了,所以,最近碰上谁,似乎都能在别人的身上发掘出潜力似的。

    就连小区门口的保安都被她一阵猛夸呢,非揪着人家的手说人家像“王宝强”,还要拽着人家去SG面试,害的那保安小伙都做起了明星梦,虽然面试被拒了,却还一心觉得自己是怀才不遇,愣是辞职去做群众演员了。

    顾念在里屋听着动静,生怕连贝贝再多祸害一个,就赶紧急匆匆的从里屋蹿了过来。

    “小姐,你别听她乱说,这丫就是神经病,你这一嗓子,顶多也就是街头卖菜大妈的级别,声音也就是高点,但悦耳度却一点也没,真要唱歌,估计你自己都第一个被吓哭呢……”

    顾念一边笑呵呵的走出来,一边费劲心思的想着词,试图彻底浇灭别人被连贝贝猛然点燃的“熊熊大火”,一抬头,就看到沈君美那张咬牙切齿的怒容,正一脸不善的瞪着她。

    “顾念,我一开口唱歌,就会第一个吓哭自己?”沈君美咬着嘴唇,一字一句的看着她,问道。

    “呵呵,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了,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用介意的!你真要进军歌坛的话,光凭着沈氏集团千金的光环,别人也得咬牙听下去啊!”

    顾念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沈君美那张脸,就更黑了:“顾念,谁说我要唱歌了?”

    “喔,你难道想演戏?恩,这个比唱歌好像更靠谱点!”连贝贝饶有深意的打量了她一圈,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们够了!”沈君美黑着一张脸走进来,然后“砰——”的一下阖上了门,连贝贝因为刚才被沈君美推了一下,就这么可怜兮兮的被关在了门外。

    “顾念,我有事情找你谈!”

    沈君美刚才被两人这类似于“双簧”似的对话,差点就绕进去,就要甩袖而去的刹那,她才冷静下来,把那个引出话题的始作俑者愤怒的关在门外,趾高气扬的扬了扬下巴,睨着顾念,说道。

    “如果要聊你哥的事情,我觉得你还是去和他本人聊的好!”顾念不紧不慢的说完,就要伸手,帮连贝贝把门拉开。

    沈君美上前一步,一下子扯住了她,然后高傲的往一侧的沙发上一坐,用手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示意顾念坐过去。

    我去,这丫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啊?

    顾念不悦的撇撇嘴:“沈小姐,想摆公主的架子,回家去摆呗,没事跑来别人家这样,不知道的看到了,还以为你丫脑子有问题呢?”

    沈君美的脸色沉了又沉,差一点就要冲起来,扬手甩给顾念一巴掌了,但想到待会要说的话,她只是讪笑了一声,还是忍下了。

    “顾念,其实我想了想,我们之间似乎也没必要闹成这样”不死不休“的状态吧?我这人就是嘴巴任性了点,以前得罪了你,别放心上就是了!”

    虾米?

    这女人……难道今天真的是吃错药了?

    顾念睁大眼睛,围绕着她来回打量了两圈,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丫不是吃错药了,就是有所图?

    果然,下一刻,沈君美就笑眯眯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顾念,我哥明天就要订婚了,而俞北注定也是我的,知道吗?你的希望迟早会一点点落空的,与其这样,倒还不如让我替你指一条明路呢?”

    沈君美那居高临下的姿态,让顾念心里一阵的恶寒。

    “什么明路?”

    顾念心里冷笑了一声,虽然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她还是耐着性子问了一遍。

    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想看看这沈君美究竟又在打什么算盘?

    “顾念,原来秦氏集团的秦慕,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恩。”

    顾念压抑下心头的疑惑,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在暗中打鼓——这个沈君美,该不会已经打探到她的身份了吧?

    沈君美下一句话,就彻底打消了顾念的忧虑:“顾念,秦总虽然五十多岁了,但胜在保养得宜,其实看下来也就四十岁吧,而且秦总的妻子也早已经去世多年了,其实我要是你的话,一定会把目标转移到他的身上,这样似乎嫁入豪门的机会还大一点!”

    顾念嘲讽似的冷笑了两声,此时看着沈君美的样子,就像看着一个疯子似的:“沈君美,没想到你的品味还挺独特的,那我祝愿你成功,好走不送!”

    女人说着,指了指门的方向,不客气的向沈君美下了逐客令。

    “顾念,你考虑清楚了,真同意的话,我还可以帮你一把!”沈君美以为顾念只是在拿捏她,轻蔑的看了看她,又继续说道。

    “沈君美——你难道还真打算让我赶你出去?”顾念真是连再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干脆直接走过去,拉开门,看着沈君美,一字一句的警告道。

    被关在门外的连贝贝,也是一肚子的火,虽然不知道顾念为什么被气成这样,但身为好姐们,可不就要在关键时刻,拿出好姐们的气魄吗?

    于是,她怒冲冲的走进来,就径直过去,揪着沈君美的衣袖,就连拖带拽的把她往门口拖。

    “你放开我,弄坏了我的衣服,你赔的起吗?”沈君美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气的一边挣脱连贝贝的拉扯,一边气急败坏的威胁着她。

    “横竖不就是一块布吗?我去批发市场,几百块都能买一打了,真想要,老娘赔你!”连贝贝不客气的说完,就一个使劲,沈君美顺势就被她推了出去。

    关门的一霎那,似乎她们还听到了“咚”的一声响,不用说,一定是那个女人,一个没站稳,摔了。

    “哈哈——”连贝贝指着门,用她那敷着面膜的脸,就这样放肆的笑了,那干了之后的海藻籽就这样被她笑飞了好多,可她就像没发现似的,还顺势往沙发上一跃,朝顾念那边蹭了过去。

    “连、贝、贝!”

    连贝贝的名字,就这样被顾念一个字一个字的,吼了出来。

    “干嘛?”连贝贝一脸委屈的看了看她。

    “我服了你丫了,连贝贝,你能先去洗把脸吗?”

    “啊?顾念,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魂淡,怎么不早提醒我,坏了,我的脸啊,明天还不是皱纹哗哗的疯长,完了完了……”

    连贝贝一边念叨着,一边慌慌张张的朝洗手间的方向奔了过去……

    **

    “顾念——”

    今天顾念一迈进曙光国际的大厅里,就感受到了一阵很不一样的氛围,她正兀自奇怪着呢,却在等电梯的时候,意外的被龚万霞从身后拍了一下。

    “龚姐,早上好!”

    因为搞定了照片,顾念此时格外的兴奋,一张小脸也笑得很是好看,只是龚万霞却只是若有所思得瞥了她一眼,见四下没人,一把拉住她的手,就把顾念揪到了一个小小的化妆间。

    “顾念,你还好吧?”龚万霞一脸的关切。

    “我很好啊,龚姐,怎么了?难道老大又有什么新事情了?还是沈寒越又搞出什么幺蛾子了?”

    顾念被龚万霞看的有些发虚,生怕工作上又有什么新的变动了,便急忙拽着龚万霞的胳膊,又是撒娇又是卖萌的,只求龚万霞能看在两人还算对付的面子上,赶紧卖一个内幕给她。

    看着顾念这懵懂的样子,不似作假,龚万霞这才幽幽叹了口气:“还以为凭着你跟沈先生的关系,今天一定会伤心的死去活来呢,现在看到你这样的状态,我就放心了!顾念,加油,没有这颗歪脖子树,还有一大片森林在等着你呢?”

    龚万霞体贴的拍了拍顾念的肩膀,安抚了一下,然后胳膊曲起,又对顾念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这才摇摇头,走了出去。

    凭着她和沈寒越的关系?会伤心?这龚万霞,脑子是秀逗了不成?她和沈寒越除了工作上的关系,哪里又有别的关系呢?

    顾念莫名其妙的楞了一会儿,一看手表,暗叫了一声“糟糕”,也来不及想明白心里突然涌出的失落是怎么回事?就一阵风似的朝着电梯奔了过去。

    手忙脚乱的按了“37”的楼层,这才对着电梯里的那光可鉴人的一面,照了照自己的仪容,悄悄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等电梯一停,就立刻奔下去,急急忙忙的跑进办公室,把采访照片往蒋昕办公桌上一放,就急吼吼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喔,想法不错!封面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吧!”

    蒋昕接过照片,就随手往桌子上一丢,打发顾念出去了。

    见自己的上司情绪不高,她也不敢多问,只得怏怏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面前,用手支着手肘,默默的发起了呆。

    “嗳,顾念,你也是因为沈寒越要订婚的事情,才这么……”

    对面的男同事敲了敲桌面,待顾念看过去,这才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今天,顾念是第二次被问及这个问题了,再加上心里那一阵无名的邪火,一拍桌子,立刻就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瞎说什么?沈寒越订婚关我什么事情,我为毛要难过?”

    这一嗓子,嚎的实在是太大了,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朝顾念的方向看了过来,顾念尴尬的迎着这些目光,咳嗽了两声,便慌忙坐了下去。

    而打量的目光,也只是停顿了几秒,就又转开了。

    “喂,顾念,你吓死我了!”对面的男同事夸张的拍了拍胸口,小声的对顾念说道。

    “哼,活该,让你没事乱说话!”男人旁边的同事,幸灾乐祸的插了一句。

    “我可没乱说,你看咱们公司的女同事,今天一个两个的,都跟失恋了似的,切,不就是沈寒越要订婚了吗?搞的就跟她们都被男人踹了似的……”男人说着,就指了指周围那些神情恍惚的女同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观察了一圈,顾念也终于知道今天公司氛围奇怪的原因了,合着就是沈寒越订婚,一票女人的芳心碎了一地呗

    “有那么夸张吗?沈寒越就算是不订婚,和我们这些人,又有半毛钱关系啊?”顾念撇撇嘴,表情略有些不屑。

    看到她的神情,那男同事就像是找到同盟似的,对着顾念抱怨开了,什么连实习的小姑娘都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了,什么连前台都敢对他发脾气了……

    总之,说来说去,也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男人却越说越开心了,可顾念却听得一阵头大,巴不得公司赶紧派点什么事情,把自己派走吧。

    正祈祷着呢,办公桌上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不好意思了,老大有找,我去一趟!”顾念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坐!”

    一进了办公室,蒋昕就客气的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顾念坐下。

    “顾念,前段时间听说你和沈先生走的很近,所以这次沈先生的订婚宴,老板刚好缺个女伴,预备带你一起过去……”

    “虾米?”

    顾念还没坐稳,就被这么个消息给惊了一下。

    就凭着昨天闹的那一出,沈君美见了她,还不得拿眼睛剜死她啊?再加上那次都已经信誓旦旦的跟乔雅说了没空了,现在过去,不等同于自打嘴巴吗?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