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一章 吃豆腐吃High了咩?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16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女人看着看着,就不由得凑近了点儿,手还忍不住在他胸膛上戳了戳,然后一股大力就这么顺手抓住了她的手,把女人的手往沙发那里一拉,便拿枕头似的垫在了头下。

    经过这么大力的拉扯,女人算是彻底清醒了。

    偶买噶?这哪里是长的酷似沈寒越的贼?分明就是沈寒越,好吗?

    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她因为连贝贝突然的决定,两人便独自去卧室说话了,然后就睡着了,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她们遗留在客厅了?

    只是,既然很晚了,他就不能自己起身走掉吗?

    唉,现在再纠结于这些也没意义了,眼下当务之急的,就是应该怎么让自己脱身才行?

    呜呜,她可不想做人肉枕头呀?

    顾念用一只手小心翼翼的碰了碰男人的头,见没反应,索性也放心大胆的放在了他头的一侧,然后借助于被压住的胳膊,略微一使劲儿,眼看着被压住的胳膊就要得救了。

    谁知男人搭在在沙发上的右手,突然使劲的往胸前一抱,女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子便在这手臂的撞击下,猛地朝沙发上的男人砸了过去。

    好巧不巧的,她的唇就触到了一个温热的薄唇上。

    而睡梦中,男人好似有了反应似的,甜甜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那温热的触感,另一只手臂也顺势揽了过来,这下算是把顾念禁锢的死死的了。

    呜呜……这会儿已经不是同不同意做人肉枕头的事情了?而是这自恋的男人一旦醒过来,会不会误会是自己趁他熟睡,色心突起,趁机强吻了他呢?

    呜呜,一世英名啊!

    顾念皱着一张小脸,一边偷眼瞥着男人的面部表情,一边悄悄借助于两只胳膊,暗暗的使了一把劲儿,眼看着男人的手臂已经有所松动了,突然一个尖利的呼喊声,把女人吓的一个激灵,刚刚弯起的手臂又顺势滑下,就这么平整的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关键是,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她的右脚还不经意的抬了起来,于是这一幕,落在连贝贝的眼睛里,便觉得这女人正在不遗余力的吃着沈寒越的豆腐,而且看这右腿微微翘起的动作,难道是“吃豆腐”吃High了咩?

    女人此时就以这种姿势,怪异的僵持着,虽然没办法回头,但是只凭着对连贝贝的了解程度,就知道这丫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了?

    “贝贝,过来帮个忙?”

    “喔,好的。”连贝贝呆愣了一会儿,立刻心领神会的走了过去,然后帮着把顾念的身子往沙发上搬了搬,这才笑眯眯的拍了拍手掌:“这个姿势比刚才舒适吧?不用太感谢我的,小念,加油,我先闪了。”

    说完,连贝贝就兔子似的跑进去了卧室,还顺势轻轻旋了一下门把,彻底的把卧室的门给反锁了!

    偶买噶,她一定是脑子抽了,才向连贝贝那个“坑货”寻求帮助的?

    顾念无奈的撇撇嘴,这下子,整个身子都被连贝贝抬上来了,手正压在他的胸膛上,只要一使劲儿就务必要借力于他的胸膛,而脚貌似也没办法使劲儿了吧?

    顾念一脸愁容的瞥了一眼沈寒越,虽然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睡着的样子却都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息,只是现在的处境,她可没空欣赏这些了,一双眼睛来回的眨巴着,只想尽快的寻找到一个脱身的办法。

    不过,还没等她想出对策,男人仿佛感受到了胸膛上的重量,一边伸出手,在顾念的身上划拉了几下,一边不动声色的翻了个声。

    这下还来不及反应,顾念的身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往桌子那边撞了过去。

    奔着就算被撞伤,也要拉个垫背的理念,顾念几乎毫不犹豫的就紧紧抓住了男人的衬衫,不过这突然的急智,倒是减缓了摔下去的力度,所以她也只是屁股狠狠的磕了下,就滚落到地上不动了。

    可因为她手里还死死的抓着衬衫,随着“刺啦——”的一声布料被撕裂的声音,男人的衬衫就这样被生生撕裂了。

    这突然的动作,自然也惊醒了睡梦中的男人。

    他一脸迷茫的揉了揉眼睛,翻坐了起来,先是看了看自己被撕裂的衣服,这才又疑惑的朝四周打量了一眼。

    黑暗里,这一双幽深的眸子此时就如同一波碧绿的湖水,而顾念那一脸的狼狈和尴尬,就这么尽数投入到这一滩湖水里,但却并没有激起任何的涟漪。

    和顾念的慌乱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沙发上男人那一脸淡定的神色。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半夜梦游,所以撕了我的衬衫?”

    梦游?恩,这还真是个不错的借口呢?

    顾念的一双眼睛眯了眯,刚才的尴尬和狼狈也立刻消失不见了,努力的让大脑放空,眼神放虚,然后就木乃伊一样的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旋一下门把,又推一下,不动。

    于是,就干脆狂躁的拍起门来了,还别说,她此时这游魂一样的状态,还挺能唬人的。

    装?再接着装?

    男人的唇畔勾了勾,便饶有兴趣的打量了起来。

    “恩,听说梦游的状态的人,能力都很大,就算是跳楼都死不了,说不定你用头使劲的撞上一撞,门就开了……”

    拿脑袋撞门?拜托,她的脑袋又没有被门夹过?

    顾念默默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敲门的力度就更大了,可是连贝贝只是贼兮兮的翻了个身子,就塞上耳机,继续装死下去了。

    顾念眼看着门是敲不开了,一下子就犯愁了,难道真要和这个男人一起睡沙发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的头早就摇成了拨浪鼓,干脆迷迷糊糊的跑到浴室里,就把门反锁了。

    哼,大不了,她就睡浴缸了!这样,那个该死的连贝贝,明天也别想用厕所了……

    第二天,一个上午而已,大到沈寒越手下的直接领导层,小到沈氏集团大厦门口的保安甚至是每个楼层的保洁,都被沈寒越的状态森森的吓了一跳。

    “喂,你知道吗?总裁今天见到我,居然冲我笑了一下……”

    “是呀,是呀,好像我也看到了,总裁最近好像变化挺大的,他是要走亲民路线了吗?”

    ……

    纵使沈寒越的状态,和这些讨论的人,是一点儿也不相干的,但因为他的状态,整个公司的人却几乎都成了间接的受益者。

    比如那些一直被沈寒越的低气压压制着的各个部门的管理者,因为感受到了如沐春风的温暖,所以他们手下的领导,自然也和颜悦色了很多,于是,这种美好的氛围,就这么一层层的传递下去。

    以至于,当顾念受了刘凯的吩咐,亲自来送出杂志的几张备选照片,好供沈寒越选择的时候,门口保安那别具一格的憨笑,以及楼层保洁大姐呵呵的傻笑,立刻让顾念有一种走错地方的恍惚感。

    只是这气派的大厦,这完美的装修风格,似乎除了沈氏,恐怕在这个偌大的A市也找不到第二家了吧。

    挺胸,收腹,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然后又深吸了一口气,顾念这才挂着一张甜美而职业的微笑,扬起手,“叩叩”两声,杨烁便立刻替她拉开了门,然后一脸恭敬的伸了伸手臂,对她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脖子怎么了?”

    虽然顾念已经竭力掩饰了,但沈寒越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直起身子时,脖颈处那不太明显的僵硬。

    “落枕了……”

    说完,顾念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只写了九个大字:“明明就知道,还问!腹黑!”

    沈寒越把那份笑意都努力的压制在眸底,这才冷着脸指了指一旁的躺椅:“坐。”

    淡淡“喔”了一声,顾念便把应声坐了下来,然后用手打开文件袋,就把那一张张照片平摊在桌子上,这才转身打算示意沈寒越赶紧选择一下。

    可是一抬眼,眼前哪里还有人影,紧接着,一双温厚的手掌便分别放在了顾念左右两边的肩膀上。

    “这色胚难道要在这里,跟她动手?”

    下意识的,顾念就要转头,但只略微一动,脖子那里就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别动!”依然是命令式的口吻,只是语气一改之前的冰冷,相反,倒有了几分关心似的责怪。

    只是这一声,顾念便立刻不动了,而后一个很大的力度,顺势一捏,疼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就这么睁着泪汪汪的眼睛,满是怨念的回头看了沈寒越一眼:“就因为我梦游撕了你的衬衫,所以你就要借机杀人灭口吗?”

    似乎为了回应女人的埋怨似的,男人手上的力度不由得又加大了几分,

    只听“咔咔”两声,顾念双眼噙着泪花,疼的“嗷嗷”直叫。

    不过,疼了两下之后,微微转了几下脖子,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

    “沈先生,没看出来嘛,手艺不错,起码和俞北就有的一拼,呵呵,再来两下,就差不多了。”

    顾念说完,身子悠闲的往后一倚,双眼舒服的一眯,用实际动作示意沈寒越赶紧再履行一下“按摩师”的职责。

    却不知,在她又一次提了俞北的名字以后,沈寒越微弯的嘴角早就放下,薄唇一抿,眸底的寒意就像是撒了气的气球似的,瞬间都流沁了出来。

    “我又不是你的专属按摩师,想按摩推荐出门左转往前走两公里再右转,有个”李师傅修脚按摩“,大概会比较合你的胃口。”

    沈寒越从牙缝里挤出这番嘲讽,便冷着脸,走到桌面,指着一排的照片,纷纷挑剔了一遍。

    “这个绷着脸是要揍人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氏的总裁是什么暴力狂呢?”

    “这个又是闹哪样?木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沈氏的总裁智商有问题呢?”

    “至于这个,笑的那么和蔼可亲干嘛?我又不是要竞选世界小姐?”

    总之,一溜排的挑下来,竟是没有一张照片,能入他的眼了?

    顾念撇撇嘴:“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先生,横竖明天就要抓紧赶出样刊了,你今天,究竟是打算怎么着吧?”

    既然逆来顺受,百般忍让,也换不来工作的顺利进展,顾念干脆双手环胸,不客气的扬起脸,看着他,一只手还不客气的指了指男人的鼻子,似乎打算豁出去了。

    “怎么着?还能怎么着?既然想要明天顺利出刊,今天你的任务就是,全程跟着我,然后适时的找准机会,抓拍。”

    “抓拍?可是这次封面,已经确定要用你采访的照片了!”顾念鼻子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立刻放下了环绕胸前的双手,往前迈了一小步,一脸哀求的抓住了沈寒越的衣袖。

    沈寒越只是居高临下的瞥了她一眼,似乎丝毫不为所动。

    “采访的照片不够生活,既然是打算做好样刊,当然就要更生活化一点了,你说是吗?”

    男人话音刚落,“咣当——”一声,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

    沈君美就这么盛气凌人的抬脚走了进来,她的左手还挽着同样优雅美丽的乔雅,而紧跟随后的杨烁,就这么突兀的伸着手,还保持着一副要拦下她们的姿态。

    只是,看现在的情形,肯定是没有顺利拦下了。

    “总裁,你……一定渴了吧,我去帮你冲杯咖啡……”

    眼看着屋里的气氛越来越怪异,杨烁干脆心一横,假借冲咖啡的功夫,就要出去,只是走之前,他还没忘好心的帮顾念一把。

    “顾小姐,既然沈先生有事情,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员工休息区,喝杯东西,顺便等一下总裁这边……”

    顾念感激的看了杨烁一眼,摇摇头拒绝了:“我这边还有事情没谈完,谢谢杨助理的好意了——”

    女人这话音还没落,便立刻引来了沈君美的一阵嗤笑,她一边用手掩着嘴,一边鄙夷的睨了顾念一眼。

    “还有事情没谈完?看你这架势,是知道我哥明天就要跟乔雅姐订婚了,所以趁着今天死乞白赖的纠缠上一番了?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被打发一笔不菲的分手费……”

    听着这略显刻薄的话,顾念并没有过分的恼怒,只是先识趣的松开了拽住沈寒越的双手,然后不急不躁的迎着沈君美的视线,看了过去。

    “可能是沈小姐这样的事情做多了,所以就不由得用你的惯性思维来揣测别人了。别说我和沈先生就只是工作关系了,就算是有别的关系,我也不可能会亲自追到办公室来纠缠的!”

    顾念说的一脸坦然,而一旁的沈寒越听着这些,心就这样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只是工作关系吗?不屑于纠缠吗?那谁和她算是朋友关系呢?俞北吗?”

    平生第一次,高冷的沈先生,第一次尝试到了嫉妒是什么滋味?

    就在这理智即将被嫉妒完全覆盖掉的时刻,沈寒越不经意的一瞥,就瞥到了乔雅那张精彩纷呈的脸。

    因为这一瞥,一个幼稚的想法,就突然升腾了出来。

    顾念,我今天就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一定要让你也体会一把嫉妒的滋味!

    赌气之下,沈寒越薄唇微启,便满脸温柔的望了乔雅一眼:“明天就要订婚了,今天怎么特意过来了?是等不及了,还是太害羞了呢?”

    “啊?”

    乔雅有些受宠若惊的看了看沈寒越,又看了看顾念,之前被沈寒越打压下的气势,又重新冒了出来。

    她故作镇定的挺了挺胸膛,有些炫耀似的瞥了一眼顾念:“其实,也没别的事情,只是当初定做的婚纱和礼服到了,君美想让你陪我们一起过去看一下,顺便也试一下礼服。不过,现在看到顾小姐有事找你商谈,我觉得,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乔雅故作姿态的垂了一下眼帘,似乎在努力压制住心中的委屈和不情愿,然后一个转身,就拉着沈君美的手,作势要出去。

    “乔雅姐,你疯了?”沈君美明显脑子有点不够用,愣是没看出乔雅这套“欲擒故纵”的把戏,就这么圆睁着杏眼,一副很不服气的样子。

    “君美……”乔雅小声唤了一声,悄悄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说话。

    得到示意,沈君美这才一脸不情愿的跟着乔雅,一起往外走,只是乔雅这几步,可谓是优雅至极,步步都透着大家闺秀的柔情,可速度却极慢,花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才磨磨蹭蹭的拉开了门。

    此时,她的手掌都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唯恐沈寒越就这么任由她走出去,索性,沈寒越在最后一刻,还是开口叫住了她。

    “明天就要订婚了,我还是先陪你过去一趟吧,至于顾小姐的事情,我想,她可以一起的,反正拍照吗?横竖去哪里都是一样的?”

    沈寒越说完,就威胁似的扫了顾念一眼,好似她要是敢不跟去,明天的照片,一张都别想刊登了。

    “靠,沈寒越,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死变态!”顾念心里暗骂了一句,但还是不情不愿的跟在了三人的身后。

    一路上,乔雅就这么趾高气扬的走在沈寒越的右侧,而沈君美则一脸傲娇的挽住沈寒越左边的胳膊,然后迎着公司员工打量的目光,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

    顾念眼看着电梯门就要阖上了,也赶紧钻了进去,不料却被沈君美猛地推了出来。

    “专用电梯,也是你能坐的?去旁边的电梯!”

    然后,顾念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电梯门阖上了,而门阖上的一刻,似乎还传来了沈寒越那“死变态”的声音:“顾念,如果您待会下去晚了,我不介意你自己打车过去!”

    虾米?打车?开什么国际玩笑?从这儿到城东的顶级婚纱店,距离可不近,她要敢打车,指不定又要糟蹋她多少天的口粮呢?

    反应过来这个道理,顾念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另一侧的电梯奔过去,然后急匆匆的按了1楼,电梯刚开了一个小口,她就急匆匆的挤了出去,然后,朝着那辆尾巴上傲娇的忽闪着四个“8”的宾利奔了过去。

    只是,眼看着顾念都跑到车屁股那了,车里的男人突然恶作剧的一踩油门,尾气就“喷”了女人一脸。

    这死变态,分明就是故意的?

    顾念愤愤不平的攥了攥拳头,怒气冲冲的朝远去的车子挥舞着拳头,男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唇畔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恶作剧得逞的浅笑。

    副驾驶座上的乔雅,把男人的表情从始至终都看了进去,眼皮不安的跳了两下。

    虽然和沈寒越在一起那么久,并没有做成真正意义上的男女朋友,但对于他的脾气秉性,乔雅还是一清二楚的,他几时这么贪玩过呢?

    又几时对一个女人,这么费心捉弄过呢?

    看来这个顾念,比想象中的不好对付?不过无所谓,只要她成了他真正意义上的未婚妻,再着手好好收拾她!

    乔雅一边恨恨的想着,一边透过后视镜,悄悄的剜了顾念一眼,然后车子一个打弯,顾念的身影就再也看不见了。

    而顾念徒劳的追了一会儿,原本还指望沈寒越会突然良心发现,停一下车子放她上去,直到车子打弯,加速,彻底消失不见,她这才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从这儿到城东的公交很饶,原本只是半个小时的车程,坐公交最少也要两个小时,真要那么晚,依着沈寒越的脾气,她真不敢保证,他会等她。

    难道真的要打车咩?

    顾念苦着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攥着手里的钱包,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牙,站在路边,伸手拦起了的士。

    “小念——”

    随着一声尖利的刹车声,一辆改装版的宾利车顺势停在了路边,这改装的地方和沈寒越的那辆很相似,如果不是俞北拉下车窗,热情的冲她挥手,以及那一串低调的车牌号,她险些都误以为是沈寒越又折返回来了。

    好吧,上帝待她还真是不薄,刚刚关了一扇门,又替她开了一扇窗,顾念想着,雀跃的一抬腿,就这么跳上了这辆车子。

    “小北,我要去城东的民俗街,你顺路吗?”

    一寄好安全带,顾念就满脸堆笑的问了一句。

    “为了送你一程,就是不顺路,也得顺路啊!走吧,反正我也没事可做!”俞北玩笑似的说完,油门一踩,车子便飞速的行驶了起来。

    顾念当然知道俞北说的只是客套话,既然被父亲特意指派到圣保路医院查账,就怎么可能没事做呢。

    “小北,圣保路那边的情况还好吗?”

    “恩,一家小小的医院,任怎么着也翻不出太大的浪花的,只是我就是担忧一点儿,这圣保路医院会不会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那个幕后的人也许同时在别的地方,也搞了什么手脚。”

    “凭我在Dad身边的耳濡墨染,你的猜测也许并不是空穴来风的,既然怀疑,那就抓紧排查怀疑对象,争取把阴谋扼杀在摇篮里……”

    顾念夸张的攥了攥拳头,煞有介事的提议道。

    “恩,几乎牵扯到圣保路这些事情的人,都是沈家那边的人,所以我估摸着要不就是沈家搞鬼,要不,就是有人要挑唆俞家和沈家的关系,透过我对沈寒越的了解,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虽然顾念对沈寒越颇多怨念,但依着男人那高傲的性子,估计也不会是背后玩小手段的那种人,所以也附和的点了点头。

    ”恩,我也同意。只是,俞北,你和沈寒越是朋友吗?“

    ”其实也算是吧?我们高中的时候,曾经是很铁的哥们,后来因为因为我刻意规避沈君美的缘故,就渐渐的和他疏远了,但我相信,当年的情义,应该还在的……“

    ”哇,太好了!“俞北还没说完,顾念就欢呼雀跃的拍了他一把:”既然还有情义在,那你今天就一定要帮我,不可了?“

    顾念苦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俞北,好似生怕他会拒绝似的。

    ”小念,我说过了,如果碰到了任何难题,欢迎来找我,我都会一一帮你解决的!“俞北温柔的看着她,如果不是在开车,他说不定又要拍一拍女人的额头,让她宽宽心。

    毕竟,面对着他,哪里用得上这样哀求的姿态,只要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俞北都是会丢下手中的一切,过来帮她的。

    ”小北,你真好!那今天照片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顾念解决了悬在心头的一件大事,立刻就眉开眼笑的打开窗户,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

    ”小北,你知道吗?在这件事情没有正式解决之前,我都不敢大口呼吸了,这下好了,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一向对感情比较迟钝的顾念,似乎直到现在,都还没捋清楚沈寒越突然发难的原因,但俞北可不是傻的,透过顾念刚才的表述,他竟隐隐觉察出一丝不寻常的东西了。

    又联想到之前沈君美说的那些,俞北第一次意识到了这浓浓的危机感。

    ”这一次,又要竞争了吗?“

    俞北的眉头不动声色的蹙了一下。

    其实,刚才他还隐瞒了顾念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他和沈寒越渐渐疏远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因为沈君美。

    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两个曾经是因为相同的爱好而走近,却也是因为相似的爱好而疏远的。

    比如,仅此一件的限量版球衣,比如总是一眼便看上的同一款鞋子,更甚至,俞北在对顾念深深的怀念之余,还曾经意外动了一次春心。

    说是喜欢,其实也谈不上,就只是好奇和欣赏而已,然后因为沈寒越的介入,激发了心底的斗志,然后两人就这么不约而同的竞争了起来,直到最后女孩选了沈寒越,而俞北除了挫败,并没有任何的伤心甚至是别的任何情感。

    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当时只是为了一时的争强好胜,只是还好,女孩最终选择了沈寒越,否则,他争到了,却才发现自己的心意,一定会内疚死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沈寒越最终甚至连出国留学,都选了和女孩同样的国度,却偏偏最终因为女孩固执的要留在英国,而分道扬镳了。

    后来,俞北有时候都忍不住要想,这个沈寒越会不会也是和自己抱着同样的心态,去追求那女孩的呢?否则依着沈寒越的性格,缘何会轻易选择放手了呢?

    所以,当这一次觉察到了沈寒越的心思,俞北紧紧攥着方向盘,已经抱定了要赢了他的决心了。

    毕竟,顾念不比他们的那次初恋,这一次,他对自己的心意,可是无比确定的。

    至于沈寒越嘛,他觉得依着那高冷的性子,一开始估计也只是好奇,而眼看着就要和别人订婚了,现在又突然玩了这么一出,是不是因为听沈君美说了什么?又萌生了要和他争胜的心思呢?

    说实话,这一刻俞北也看不透了。

    ”俞北,到了,左拐,左拐……快!“

    眼看着心不在焉的俞北,马上就要错过民俗街的入口了,顾念急急忙忙的猛拍了几下他的肩膀,然后站起来,大声唤了几句。

    她的一只手,都已经放到方向盘上了,只要俞北还不回神,她大概都已经做好要紧急转弯的打算了吧?

    ”小念,危险!快坐下!“

    俞北刚回过神,就被顾念的举动吓了一跳,责备似的望了她一眼,便按她的提醒,拐了进去。

    ”比起我,开车走神好似更危险吧?居然想这么入神?小北,老实交代,你该不会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吧?怎么样,她漂亮吗?可爱吗?性格好吗?“

    ”漂亮,可爱,性格很棒!“

    俞北将车停在了婚纱店门口不远的停车位上,这才一脸宠溺的指着她的鼻尖,说道。

    他们现在的举动暧昧至极,但顾念只顾着八卦呢,当然是没反应过来啦,依然在贼兮兮的眨着眼睛,继续追问着更多的细节。

    但俞北却突然戛然而止了,只是一脸深情的注视着顾念,任她如何追问,竟再也不多吐露任何讯息了。

    俞北觉着,凭着他这么明显的暗示,顾念多少也该明白了吧?可是这女人却仿佛天生对感情不感冒似的,竟丝毫没明白他的意思。

    这个时候,在婚纱店的二楼,沈君美正疯子似的试着各种各样的婚纱,就好似明天要订婚的人,不是乔雅,而是她似的。

    而乔雅此时也由店员引着,去试那件定制婚纱了,沈寒越瞅着这刺眼的白,只觉得心里一阵发慌,就忍不住走到窗口,准备推开窗,透口气。

    然后楼下那刺眼的一幕,就这么突然闯进了他那幽深的眸子里,”哗啦“一下,就激起了无数的水花。

    ”顾念,你是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嫉妒?还是我压根就激不出你的这种情绪呢?“

    沈寒越危险的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两个亲密的人影,幽幽说道。

    ”哥,你在看什么?“

    沈君美终于选到了一个合适的婚纱,此时正由店员帮她拖着裙尾,然后小公主似的朝着沈寒越身边走了过去。

    见沈寒越对着窗口看的入神,因为现在不方便,她便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沈寒越的衣袖,一只手顺势撑在窗沿上,朝外边看了过去。

    除了形形色色的路人,以及街道不远处一家新开业的店铺热热闹闹的开业典礼,似乎就没什么可看的了?

    只是看着沈寒越阴冷的眸子,以及冰冻着的一张脸,抓着他手臂的胳膊,似乎都觉察到了他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

    沈君美手一松,就顺势放开了他,然后整个身子在店员的帮助下旋转了一圈,一脸期待的看着沈寒越:”哥,这件是不是很漂亮呢?“

    沈寒越只是飞快的瞥了一眼,就不客气的泼了”冷水“:”君美,明天订婚宴的主角可不是你,你穿成这样,还怎么招呼客人?“

    ”喔,人家还不是想过一把新娘的瘾吗?毕竟这里的婚纱都那么漂亮,店铺装修的又这么浪漫,几乎每个女孩子走进来,都会萌发出一种想嫁出去的冲动的……沈君美忽闪着大眼睛,一脸憧憬的指了指周边,说道。

    浪漫吗?大概,一只脚刚迈进门的顾念,应该有着不同的看法吧?

    一进门,头顶就是一个大的一个拱形花桥,风一吹,悠悠的风铃声随着花桥一阵摆动,各色呛人的花香传过来,顾念被呛的一直不停的打喷嚏。

    “小姐——你还好吧?”

    店员虽然对顾念的穿着很鄙夷,但一注意到她身旁的俞北,态度自然也不敢太差的,一看到她打喷嚏,便赶紧礼貌的递上了纸巾,还轻柔的帮顾念拍了拍后背。

    “额,我记得你们之前这里的花桥,都是栩栩如生的假花,现在怎么……?”

    见顾念问了这一茬,一个八卦的小店员先是抬头向二楼张望了一番,这才一脸愤愤的对着顾念解释了一番。

    “还不是试婚纱的那个大明星吗?非嫌假花没有生气,建议我们店长换了这个,可是你也知道的,这些花枯萎的快就算了,万一碰上一个花粉过敏的顾客,还不得掀了我们这儿啊?”

    这个小店员显然对乔雅是有着颇多怨念的,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堆。

    顾念不动声色的撇撇嘴,便不在多问了,说实话,她因为橱窗里那几件婚纱,对婚纱店升腾出的一丝好感,便彻底消失不见了。

    好歹也是A市鼎鼎有名的品牌店,更是有着国际几个顶尖婚纱设计师的得意作品镇店之用,这么趋炎附势,真的,好吗?

    顾念脸上的不舒服只是一闪而逝,俞北却都敏锐的觉察到了,急忙扯着她的衣袖,拉着她,先上楼了。

    “据我所知,所有的女孩子只要一进到这里,眼睛都会瞬间亮起来的,怎么好像你,偏偏就是例外呢?”

    “我只是觉得一个婚纱店,要有自己的性格,你看,这些店里的名品已经越来越少了,看来设计师也都是有脾气的,只怕过不了多久,就没有几个设计师愿意与她们合作了吧?”

    顾念撇撇嘴,语带惋惜的说道。

    后来,顾念的寓言果然一语成鉴,这家A市闻名的婚纱店逐渐取消了和许多大设计师的合作,转而用起了那些只为名利,没有灵魂的的设计师,这些设计师贵在听话,每年打造的婚纱也是奢贵无比,但无论如何,这家婚纱店是再也入不了上流社会的眼睛了。

    而这家婚纱品牌店背后的大股东——乔氏企业,因为顾瑾寒的一时兴起,就干脆整个的给收购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而此时,顾念只是在俞北的陪同下,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下这童话般的布置,就专心的和俞北说笑起来了。

    当然,两人除了说起小时候的趣事,谈论的最多的,只怕就是如何找准合适的角度,好顺利的完成抓拍了?

    “小念,待会我就好好的引导着沈寒越的每一个动作,尽量带领着他面向镜头,然后你就抓准时机,赶紧下手吧!”

    俞北轻快的朝顾念打了个手势,就慌忙顺着沈君美的方向,过去了。

    身着婚纱的女人,就这么一脸欣喜的望着俞北款款而来的方向,一双手还紧张的抓住一旁的裙摆,耐心的等待着她的王子,朝她走过来。

    可是,俞北路过沈君美身边的时候,什么都没说,甚至眼神都没有多停留一刻,就这么轻快的饶了过去,然后哥们似的朝沈寒越伸了伸手掌,做了个“握手”的姿态。

    沈寒越只是冷哼了一声,就这么顺势握住了他的手,只是这握手的力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俞北手上一阵吃痛,不动声色的抬起眼眸,顺着沈寒越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手上也不由得使了劲儿。

    果然沈寒越的眉头也不经意的皱了皱。

    一旁的女人,只觉得这两个男人握手的场面,分外的有意思,然后画面就这样定格,然后记录了下来。

    兴冲冲的攥着相机,又抓拍了几张,顾念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或许封面的照片,放上刚才抓拍的那一张,是不是更好呢?

    毕竟,俞家的东圣集团,在A市也是丝毫不逊色于沈氏的,而且因为俞家名下的医院以及公益机构比较多,而且东圣又热衷于慈善事业,所以在A市民众的心里,似乎比沈氏集团的份量,还要更重几分呢。

    而俞家这个刚刚从国外回归的接班人,想必也会是各大媒体关注的对象,现在如果他们曙光率先曝光了这个,再加上他和沈寒越好友的身份,两个身份荣耀,长相不凡的美男。

    无疑,曙光国际这一次的封面,一定就火了。

    顾念就这么喜滋滋的打算着自己的计划,突然觉得有两道不善的目光正看向自己,一抬眼,就刚好撞上了沈寒越那阴沉的脸色,以及沈君美那一脸怨愤的表情。

    她甜甜的冲两人一笑,坦然的迎上去。

    “沈先生,是不是这次抓拍的照片,只要比那次采访的更好,我们就能刊登上去了……”

    沈寒越知道一个专业的照片,需要有很好的角度,很好的服装,甚至是很好的打光和很好的设备,才能拍出满意的效果。

    而顾念拿过来的照片,他也都看过了,无论是服装,角度,还是打光,都堪称完美。他就不信,只是凭着抓拍,以及一个和专业设备比着,明显有些业余的“微单”,她真的就能拍出好照片?

    “随便……”沈寒越冷冷的瞥了一眼她手里的“微单”,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恩,那就说定了,等明天的样刊出来,如果你有时间,那我就亲自过来,让您过目下?”

    这又是顾念打的另一个小算盘了,明知道他明天要忙订婚宴,故意这么问,其实也就是先哄着他同意,省的等以后再生事端。

    “随便。”依然是这样不咸不淡的语气。

    沈寒越就料定,曙光不可能会同意她放着拍好的照片不用,而转而用这些不专业的抓拍作为封面,所以压根就没在意,只等着事后,女人亲自来求他,所以这一刻显然并没放在心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乔雅在店员的簇拥下,一步步的走了出来,不比沈君美试穿的那件,这件婚纱设计简约大方却又不失细节,而且裙摆处更是别具一格的收了一下,虽然比着寻常的裙子,还是有些略长了,但是行动上却又不会有太多不便。

    沈寒越抬眼打量了一眼,不同于以往的挑剔,也破天荒点了点头。

    接收到沈寒越的目光,乔雅那张美丽过分的脸,便抬的更高了,下巴也高傲的扬起,眼神落在顾念脸上的时候,那赤果果的挑衅,顾念又怎么会看不到呢?

    只是,她只是跟着来抓拍的?又哪里惹到这位龟毛的大明星了?顾念歪头想了一会儿,愣是没想出什么头绪来。

    又哪里会知道,乔雅之所以这么挑衅,就缘于他们刚才的讨论呢?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