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 别人使坏也能变感情加速器?

腹黑总裁娇宠妻 | 作者:辰慕儿 | 更新时间:2018-01-09 16:31:12
推荐阅读: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

沈寒越正一脸阴寒的坐在正驾驶座上,那辆加长版的宾利,也像是感染了主人的坏脾气一般,横冲直撞的行驶着,这情形惹的过路的车辆都纷纷绕开让道。

    杨烁就这么规规矩矩的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张脸吓的惨白,他们家总裁该不会要拉上他,一起送死吧?

    “总裁,您累了吗?……我觉得还是我来开车,比较好?”

    杨烁那汗津津的手掌,紧张的卷缩成一团,努力的捋了捋已经打结了的舌头,鼓足勇气,又一次向沈寒越提了这么个请求。

    “闭嘴!”

    驾驶座上的男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但他语气里的凛然气势,就足以让杨烁一个激灵了。

    现在的沈寒越加上他这个“坏脾气”的宾利车,处处都彰显着四个字:“我不好惹!”

    这个,早在沈寒越冷着脸,从那个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后来,更是面色不善的把他从驾驶座上揪下来的时候,杨烁就更不敢说话了。

    要不是他很怕自己会因为这个“坏脾气”的宾利,而英年早逝,实在是没勇气这么提议的。

    不过一旦张口了,杨烁便觉得,与其被这凛然的气势压迫至死,还是乖乖的闭嘴“等死”的好。

    可是能像杨烁这么识趣的人,显然并不多,就是有不长眼的人,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自找没趣!

    比如乔雅,此时就正在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沈寒越的电话。

    如果刚开始还只是五分钟一个的频率,那还没什么?但现在明显就是不被接听便誓不罢休的姿态了。

    最后那一声音乐声把男人扰的心绪一阵烦乱,随着一声尖利的刹车声,他便应声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很不耐烦的把手机递给了杨烁。

    “接!”

    只简单的一个字,杨烁就吓的一个踉跄,自发自觉的接过手机:“喂,乔小姐吗?我们总裁正在忙……”

    杨烁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不过倒并不是害怕谎言被揭穿的忐忑,而是刚才被沈寒越吓的,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呢。

    “喔,杨助理啊,就是十分钟之前,我有发过一条短信,想问一下,寒越他有没有看到?”

    “乔小姐,总裁还没有看到,这样吧,等过一会儿,我通知总裁看一下……”

    杨烁例行公事的说完,就打算挂断电话了,可乔雅那边却显然是不愿意的。

    “杨助理,我……这边也有事情要忙,实在是走不开,但君美那边,我真的很怕会有什么意外的,要是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尽快通知一下寒越呢?”

    乔雅心里打着小算盘,生怕时间一久,心里的小算盘会落空,所以这会儿倒有些沉不住气了。

    “君美?”沈寒越眉毛微微挑动了下,神情里的担忧只是一闪而逝,便又即刻恢复了平静。

    这个君美,自从回国以后,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撮合他和乔雅,在他同意订婚了之后,她就更加变本加厉了,所以,这一次,谁知道两人又在搞什么鬼呢?

    沈寒越只是淡淡的一瞥,就立刻驱动车子,引擎响动的刹那,杨烁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迅速的应付了几句,快速挂断电话。

    这一天,杨烁真是受惊不小,好好的休息天没休息,好容易下了车,他一刻也没停留,就飞快的往小区的方向跑去了。

    原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但十点左右的时候,沈寒越的电话又一次打了过来。

    “杨烁,今天乔雅都说了什么?”

    沈寒越一边询问着,眼神还一直都停留在今天下午的那条短信上:“君美似乎受了不小的刺激,我怕她有事儿,寒越,你这会儿能不能替我去一趟!”

    他当时被顾念给气晕了头,并没有太当回事,可是晚上,沈老太太的电话却突然打了过来。

    “寒越,君美在你那儿吗?到现在了,她都没回来,平时她可都会陪我吃晚饭的……”

    沈寒越刚张张嘴,还没说话,老太太便好似猜到了他的意思似的,便不由的冷笑了一声。

    “寒越,别说让我打电话的事情,君美好歹也是你妹妹,身为哥哥,你是不是太失职了点儿呢?君美的电话我打了,是打不通的,乔雅说今天下午君美情绪不太对,她有通知你过去的,所以我问一下,君美现在在你那儿吗?”

    “奶奶,君美在俞北那里吃了瘪,刚才哭了好一会儿,这会儿已经睡了,明天我就送她回去!”

    沈寒越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件事情会牵扯到顾念的身上,向沈老太太扯了个谎,这才把电话打到了杨烁这里。

    “总裁,当时乔雅小姐说,君美小姐是一路跟着顾小姐的,好像还一直跟到了小区的楼下……怎么?现在君美小姐还没回去吗?”

    明知道问了也是多此一举,他还是心存侥幸的问了一句。

    “杨烁,五分钟之内,把顾念的住址查出来,然后尽快发到这儿!”

    冷冷的挂断电话,男人便一直定定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根手指还轻轻的敲击着桌面,那一下一下的动作,刚好和手机上的时间流动,保持着难得的统一。

    五分钟之后,短信如期响起,男人滑开看了一下,就迈着大长腿,飞快的走下了楼梯。

    管家虽然对于他的外出,有些奇怪,但也没多问,只是恭敬的替他开了门,打开了车库,目送着男人上了车子,他才恭敬的询问了一句:“先生,今晚还回来吗?”

    “不一定,你这边先落锁,我有带钥匙。”

    “好的,先生。”

    管家目送着他走远,这才又哗啦一声,紧紧关上了铁门。

    沈寒越顺着地址,把车子停到了一个破败的小区里,便循路找了过去,并没费心找,只是走到了一栋公寓楼下,他就看到了沈君美瑟瑟的身影。

    此时,她正坐在花圃旁边突起的水泥砌拦上,一边时不时的抬头往一个窗户那边看上一眼,一边时不时的低头抽上一口夹在两指间的香烟。

    地上此时正散落着一个火机和几个烟盒,而那一只只熄灭的烟蒂已经堆满了她的脚边。

    沈君美穿的是齐膝的短裙,而本身又是极其容易招惹蚊子的血型,纵使在烟味的熏染下,蚊子大多都避开了,但小腿上还是鼓了几个大包。

    看着这一切,沈寒越皱了皱眉,几个大步便跨了过去,极不客气的从地上把沈君美拉了起来。

    “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偏学抽烟?”

    他的声音干巴巴的,面上也一直都是冷冷的,沈君美抬起一张哭花的小脸,只是迷茫的看了一会儿,便立刻“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哥,俞北已经上去很久了,一直到现在都没下来!孤男寡女的,你猜猜,他们在做些什么?”

    沈君美冷笑了一声,孩子一样拉着沈寒越的手,那表情,就仿佛是在和他玩着猜猜看的游戏似的,可是那不停抽搐的嘴唇,却昭显着她此刻情绪的不正常。

    “上楼了?却一直没下来吗?”

    沈寒越抬起头,幽幽的望了一眼那个窗口,窗内那昏黄色的灯光从窗子上透过来,那温馨的一阵暖黄,看在男人的眼里,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

    唇畔倏尔闪过几丝的冷笑。

    这一刻,男人周身散发的危险气息,连一旁的沈君美都觉察到了。

    “哥,你干嘛?你……该不会还对那个女人,余情未了吧?”沈君美突然惊慌的看着他,蓦地便从手包里,拿出手机,却发现早就已经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

    “哥,顾念勾引俞北的画面,我都拍下来了,这个女人心机很深,你还是不要在喜欢她了吧?”

    “谁说我喜欢她?”沈寒越眸子一冷,一道寒凉的气流便从他那幽深的眸子里迸发了出来。

    “不喜欢吗?那我提照片的时候,你干嘛……干嘛这副表情?”沈君美打量了他许久,眼神里的嫉恨就更浓烈了几分。

    这个顾念究竟有什么好的?她哥哥,俞北哥哥,都这么喜欢她!

    只是喜欢又怎么样,他的哥哥还不是同意跟乔雅的婚事了?所以她的俞北哥哥,最终也一定会是她的?

    沈君美紧紧的攥了攥拳头,又望了一眼那个窗口,这才突然下定决心似的,望了沈寒越一会儿,才慢悠悠的张了张嘴唇。

    “哥,你跟那个顾念究竟发展到哪一个地步了?”

    沈君美问完,就一脸期待的等待着他的回答,如果这回答对她有利的话,她觉得凭着她那纠缠的功夫,说不定还能缠着沈寒越帮着她找俞北说清楚的。

    这样,一旦让俞北知道了顾念的真面部,他还能待她这般好吗?

    心里正跳跃着这样的小念头,沈寒越仿佛觉察到什么似的,冷冷的瞪了她一眼:“收起你这副小心思吧?那男人如果是你的,不用你费这些心思,他也会是你的,反之,也一样!”

    沈寒越警告了她一番,这才烦躁的又往那个窗口望了一眼:“该死,那个男人究竟要待到什么时候?难道还要留宿不成?”

    倏地想到这个可能,男人的心里便突然萌发出了一种想冲上去,敲开她房门的冲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君美的目光里突然惊喜似的瞥向了一个方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沈寒越就注意到了一个欣长的人影,正提着一大兜的垃圾,缓缓的从一个楼道里走出来,眼看着就要走到这边了,沈君美的身子猛地一闪,就躲在了沈寒越的身后。

    不过,俞北似乎并未往这边走,而是向着相反的一个方向过去,顺手把垃圾扔了进去,然后就顺着一个小路拐了过去,看样子,为了扔垃圾方便,他特意走了小路。

    “走,过去看看!”

    沈寒越一把从身后拽出沈君美,就往刚才俞北消失的方向,跟了过去。

    一直停到了垃圾箱的一旁,他才不动声色的指了指君美:“不是想知道他们究竟在上边干嘛了吗?有时候,垃圾也能告诉你许多信息的……”

    听到这话,沈君美的双眼瞪的滚圆,就这么不可置信的瞪着沈寒越,仿佛不相信似的:“哥,你疯了?你让我翻垃圾箱?”

    沈寒越不耐烦的耸耸肩:“不愿意就算了,反正好奇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说完,他便把目光瞥向了一旁,似乎对于这里的所有,都不甚在意似的,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盘踞在他心里的一只小猫咪,正一个劲儿的挠着他的心口,只挠的他一阵烦闷,下一刻就想打开袋子,好好查看一下。

    但更多的,却是想立刻冲到楼上去,然后拉出女人,狠狠的质问她一番。

    心里正纠结的时候,沈君美已经咬咬牙,把那袋东西提了出来,然后一一拿出了里面的东西:火锅底料,一次性杯子,蔬菜叶子,羊肉卷的包装,各种肉质丸子的包装,以及一大包西瓜皮……”

    看样子,他们刚才是在吃火锅了,只是看这些包装袋,份量也实在太多了。

    “这个顾念,真是比猪还能吃?”

    沈君美一边嫌弃的瞥了一眼那些包装袋,一边又把东西装了回去,只是,当她的手触及到一个包装袋的时候,一个硬硬的东西突然挂到了她的手指。

    她本能的一扔,一枚小巧的戒指便顺势从包装袋里滑落了下来。

    “戒指?”沈君美轻轻的“咦”了一声,一脸嫉恨的走过去,把那东西捡起来,透着昏黄的路灯,观察了一会儿,便立刻笑了,这么个不值钱的戒指,也就是地摊五块钱随便选的货色,看起来,绝对不会是俞北的手笔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突然急匆匆的冲了过来,只是从沈君美面前路过的时候,她却突然欣喜的抓过了沈君美的戒指,然后宝贝似的握在了手里。

    “还好捡回来了,要不,小念还不杀了我呢!”

    其实,这戒指还是她早上收拾东西的时候,看着不值钱,才丢掉的,要知道这个戒指是顾念收到的第一个情人节礼物,打死她,也不敢丢啊?

    现在可好,那个女人凭着自己的几分蛮力,硬是把她塞到了门口,无奈,连贝贝只好硬着头皮,追出来找戒指了。

    刚才还没在意,等拿到了戒指,连贝贝才来回打量了身旁这身份气质与垃圾箱极其不符合的男人和女人。

    “咦,现在捡垃圾的,都穿这么名贵的衣服了?”

    听到这话,沈寒越倒没什么反应,只是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圈:“你是那个屋里的住客?”他伸手指了指三楼的位置。

    连贝贝心里一直在犯嘀咕:“靠,一个死捡垃圾的,我干嘛要搭理你呢?”

    可是一转眼,看到这男人这么正的一张脸,以及举手投足都掩盖不了的贵气,她还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你一个人住?”沈寒越又问了一句。

    “不是,我和小念。”说完,她又自动的补了一句:“喔,小念是我的大学同学,帅哥别误会,我未婚,还没有孩子呢!”

    说完,连贝贝便发春似的又打量了男人一眼:啧啧,这眉毛,这眼睛,连她最喜欢的偶像明星可都没有这样的长相呢,这人要是放到娱乐圈,就是往那儿一站,不开口,都能吸引一票的女粉丝啊?

    想到这儿,连贝贝急忙兴冲冲的伸出手。

    “帅哥你好,我叫连贝贝,你也可以叫我贝贝。我是传媒大学的学生,毕生的志愿就是做一个金牌经纪人。帅哥,你条件这么好,还捡什么垃圾啊,不如就跟我混娱乐圈吧,我保证你会红喔,咩哈哈哈……”

    沈寒越的嘴角一弯,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意,不过可不是因为连贝贝要邀请她演戏的花痴样,心里才高兴起来的。

    而是听到了连贝贝的那句关键词,她和顾念同住……

    这也就意味着,刚才和俞北待在一起的,不止是顾念,还有这么一个……额,言情举止有些“特别”的女人。

    不过沈君美倒还没想到这一层,只是听女人左一个“捡垃圾的”,又一个捡垃圾的,就气的小脸煞白,然后趾高气扬的推了女人一把。

    “喂,你说谁是“捡垃圾”的,你也不打量打量,我这一身值多少钱,和我比着,你身上这一身又是什么鬼?”

    听了这话,连贝贝这才凑近了点儿,然后仔细瞥了瞥沈君美的衣服和鞋子:“靠,原来垃圾箱里还能捡到这样的极品好货?早知道被你们捷足先登了,我刚才就先过来了……”

    连贝贝没心没肺的笑着,就要伸出手来,摸索一下她身上的料子,却被沈君美一脸嫌弃的推开了。

    “哥,我们走吧!否则,我就要被这个疯女人烦死了!”

    沈君美说着,从一侧跑过来,拽了拽男人的胳膊,示意他,赶紧走。

    不料,沈寒越竟然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冲连贝贝伸了伸手,虽然他是帅哥,但那狐狸似的微笑,还是让连贝贝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遇到了,不如就请我上去喝杯茶吧?”

    依然是这么笑眯眯的姿态,但为毛觉得心里都被他笑得发毛了呢?

    连贝贝还没来及说话,男人便自顾自得走到了前边,而他看向沈君美的眼神,却满是警告,似乎是示意她先回去。

    沈君美本来就是跟踪俞北过来的,现在俞北都离开了,她倒也没心情守在这儿了,不高兴的撇撇嘴,一转身,便往小区门口走了出去。

    只是,还没走到小区门口,提前等在外边的杨烁,便赶忙跑了过来。

    “总裁呢?”

    “谁知道他发什么疯,居然跟着一个疯女人,走了!”

    “疯女人?”

    杨烁又风中凌乱了一把,实在没精力多想什么了,想想今天过来的任务,就是来接沈君美的,而他们总裁自己也开了车,似乎也不需要他了,就先带着沈君美离开了。

    而此时,302的房门前边,连贝贝狐疑的又转身望了望沈寒越,只得硬着头皮,按响了手边的门铃。

    “连贝贝,我还以为你掉到垃圾桶里了呢?这不,现在换好鞋子,就准备去捞你了……”顾念没好气的开了门,冲连贝贝抱怨道。

    可是,当她的视线触及到男人的视线后,便不由“啊”了一声,仿佛突然被热水烫了一下的猫咪,感觉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然后就迅速的把两人关在了门外。

    她干嘛这么害怕?难道他是什么洪荒猛兽不成?

    男人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抬眼示意了一下,连贝贝便又一次听话的按响了门铃。

    这次一连响了数声,女人打开门,先看了一眼沈寒越,这才沮丧的垂下了头,喊了一声:“沈先生。”

    “沈先生?小念,原来你们认识?害我还以为他是披着人类帅气外表的吸血鬼呢?啧啧,这一举手一投足的贵气,和电影里的吸血鬼还真的有一拼!”

    连贝贝开了句玩笑,便立刻自来熟的拉着沈寒越进去了。

    等大概知道了他的身份,就变的无比殷勤了起来,先是兴冲冲的帮他冲了咖啡,递了茶,甚至还拿了果汁,切了一小块西瓜。

    她这殷勤的程度,立刻换来了顾念一个鄙夷的白眼。

    不过,连贝贝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似的,又一脸狗腿的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沈先生,我听说你是大明星乔雅的未婚夫?”

    连贝贝一句话,气氛便立刻冷了下来!

    顾念仿佛不在意似的,微微偏了偏脑袋,可沈寒越的那张脸,却仿佛一下子就挂满了寒霜似的,冷的都能把人冻住了。

    可是,神经大条的连贝贝,居然好像没看见似的,又大喇喇的看着沈寒越,央求开了:“沈先生,你的未婚妻其实是我的偶像,我可喜欢她了。不知道沈先生,能不能帮我要个签名呢?”

    “这个……你问你这个好朋友要,就是了!”沈寒越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出这句话,便把目光瞥到了顾念的脸上。

    可是顾念此刻的脸上,除了淡然,还是淡然,他努力寻找了半天,都没有在她脸上找到任何叫做“嫉妒”的情绪。

    她不嫉妒?她居然一点儿都不嫉妒?

    甚至今天还亲密的和别的男人一起喝咖啡,煮火锅……

    这还是沈寒越第一次体会到这种不一样的感受,就好似一个踩在云端的人正接受着所有人的瞩目,可一低头,却蓦然发现有一个女人,从始至终却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感觉,很是挫败!

    不过,沈寒越骨子里就是那种遇到困难,迎难而上的性格,只是小小的挫败又岂能打败他?不就是不喜欢吗?那就努力让你爱上为止!

    打定了这个主意,沈寒越冷冷的扫了一眼空空的桌子:“火锅呢?我饿了……”

    虾米?沈氏集团的堂堂大BOSS,都沦落到来她这里蹭饭的地步了吗?

    另外,他是怎么知道他们刚才吃了火锅的?

    顾念就这么瞠目结舌的瞪着他,可男人好似浑然未觉似的,又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我饿了,我要吃火锅!”

    他此时,就像一个突然耍起无赖的孩子,顾念撇撇嘴,愣是拿他没辙,而连贝贝却早已经跑进厨房里,端了火锅炉出来。

    “刚好锅底还热乎着呢,沈先生,快吃吧!”

    连贝贝递了筷子过去,便用手支着下巴,一脸花痴的盯着沈寒越,看了起来。

    而顾念却一直被男人指使着,又是烫菜,又是夹肉丸的,那架势,就差顾念亲自夹了,喂到他嘴里去了。

    “刚才,也是这么招待他的吗?”

    吃了一会儿,男人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出来。

    “啊?”

    顾念先是迷茫了一会儿,这才猜测,沈寒越问的估计就是俞北了。

    “切,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你又不是残废了,何苦这么指使别人呢?”

    透过这句话,沈寒越得到了一个讯息,就是俞北,似乎并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但是,顾念这不满的抱怨声,却是昭示着另一个讯息,俞北似乎比他更懂得迁就女人。

    不就是迁就吗?他也会的,沈寒越想着,便夹了一个丸子,递到了顾念的嘴边:“吃!”

    这生硬的表情,再加上命令式的口吻,顾念苦笑了一下,虽然小肚子早就已经吃的滚圆了,但还是木讷的咽了下去。

    谁知,男人还没完了,见女人听话的吃掉了,他就又笑眯眯的夹了一个羊肉卷,递到了嘴边:“吃。”

    一连重复了几次,这会儿连一旁的连贝贝都看出不对劲儿了。

    “沈先生,如果我们小念不小心得罪了你,那我们就给你道歉,只是你要杀人灭口,也别用这一招啊?你不知道吗?人撑死了,肚皮可是会爆炸的啊!”

    连贝贝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个说法,此时就这么一脸认真的瞪着眼睛,煞有介事的对着沈寒越,抱了抱拳。

    得,好容易想体贴一回儿,还被人怀疑他的目的?

    看来,他天生就不适合走温柔体贴路线了?

    “既然吃饱了,刚才为什么不拒绝?”沈寒越淡淡瞥了她一眼,问道。

    “我也想啊!可是……可是……你今天不是……”

    经顾念一提醒,沈寒越倒记起来了,看来今天下午,她是被他吓坏了?

    沈寒越看着女人的表情,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内疚的情绪,刚想在说点什么,谁知女人下一句话,又一次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怒火。

    “如果我撑一次,能让你消气,从而同意取消那个契约的话,似乎也挺划算的嘛……”顾念打着饱嗝,揉着小肚子,小声说道。

    怪不得,小野猫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小乖猫呢?原来又是为了契约?这个女人,当真就那么想尽快逃离他吗?

    “吃饱了!”男人把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甩,一张脸立刻又拉的老长了。

    感受到室内陡然下降的气压,顾念实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男人究竟又搭错哪根筋了?这翻脸也翻得太快了吧?

    “吃饱了,那我马上就去收拾!”

    连贝贝平时也挺女汉子的,没想到一见到沈寒越,立刻就小乖猫似的,这态度,实在狗腿的太过于怪异了?

    “沈先生,你先坐!”

    顾念站起身子,就要往厨房跑,却被男人猛地揪住了衣袖,然后狠狠的摁在了沙发上,眼看着男人那紧实的胸膛都已经贴到她的鼻尖了,顾念的脸瞬间就红了,但是她的手指却不受控制的戳了戳。

    “还挺结实的?沈先生经常健身吗?”

    男人只是冷哼了一声,表示答复了,就像是女人都希望被别人夸赞容貌一样,男人也是喜欢被夸赞身体的。所以,沈寒越虽然面部还是冷冷的,但心里却还有几分得意的。

    不料,顾念下一句话,硬是让他再也得意不起来了。

    “恩,一般上了年纪,确实是需要锻炼的,我爸爸就是因为被妈妈嫌弃了一次,就猛练了一段,现在的胸膛,好像比你的还要紧实,一看你就是,健身房去的不够勤!”

    这句话,倒是直接给了沈寒越两个打击。

    第一就是,居然说他年纪大了,第二就是,居然说他的身体还比不上她的爸爸。

    他比着她的爸爸,年龄上好歹也要差一大轮了吧?沈寒越觉得,这句话,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了?

    “你说什么?”男人狭长的冷眸一眯,一双手就狠狠钳制住了女人的胳膊,这无处不在的男性气息,就像是小猫爪子似的,一点点挠着女人的鼻尖,刺激的她只想打喷嚏。

    然后,她就身体力行的实现了她的那个想法。

    “阿嚏——”这一声下去,直接就喷到了男人的胸膛上,幸亏是隔着衬衫,否则顾念感觉,依着男人的洁癖程度,真的能把那块皮肤给擦红了不可。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男人只是略微嫌弃的瞥了那儿一眼,就没在管了,一双眸子直直的盯着她,好似她就是个有待研究的小白鼠,他今天就必须把她抽皮扒筋,然后研究透彻似的。

    “你究竟想要什么?我都看不透了……”

    本以为他接下来会怎么着呢,没想到他居然还玩起了煽情,就这么深沉的叹了口气,一把放开了她,又坐到了顾念对面的沙发上了。

    他问她想要什么?且,想要什么,她怎么知道?如果她说,她想要取消契约,他会答应吗?

    反正说出来,也不过是再一次激怒他而已,顾念咽了咽唾沫,最终还是忍下没说。

    两个人就这么面面相觑的看了很久,似乎是有千言万语要说,但其实他们又都很清楚,彼此明明是没有任何话要说的。

    因为不管说什么,总有一方能成功的撩起对方的怒火来,而顾念显然就是那个撩起怒火的一方。

    连贝贝正兴冲冲的从厨房冲出来,立刻就注意到了这儿的气氛。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自己的闺蜜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关系,绝对是不简单的!

    那句话怎么说的,择日不如撞日,既然这样,她就主动开口提个请求好了。

    “沈先生,你看火锅也吃了,茶也喝了……”

    “你是不是该走了呢?”一听到这个潜台词,顾念便默默的在心里接了下一句,只是这个该死的连贝贝,天生和她就没什么默契,只见她话锋一转,又立刻殷勤的跑过去,狗腿的递了一块西瓜过去。

    “沈先生,不如再吃块西瓜了!”

    “谢谢,不用!”冷淡而疏离的口气,或许是身份使然吧,每每碰到这样的语气,他就本能的不舒服。

    因为这语气后边的潜台词,一定是:“沈先生,我们公司真的是带着满满的诚意的,那个企划案,你要不要再看一下……”

    果不其然,下一刻,连贝贝便张张嘴,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沈先生,沈氏集团旗下,是不是还有着一个S.G娱乐公司,我这边刚好还没工作,刚才也说了,我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一个金牌经纪人……”

    听到这里,沈寒越就满脸不悦的瞥了连贝贝一眼,实在不是他刻薄,而是连贝贝的资质,就目前来看,是完全没办法胜任经纪人这个职位的。

    正准备开口拒绝,没想到连贝贝却自嘲似的笑了笑:“沈先生,我知道依我目前的资质,做经纪人是不行的,我愿意从助理做起,还请沈先生能给我这个机会!”

    一个传媒大学的毕业生,虽然暂时做不了八面玲珑的经纪人,但做别的还是可以的,这个连贝贝,主动要做助理,却是大大出乎他的意外的。

    “连小姐是吧?助理这个工作,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这个大到艺人的工作进度安排,小到要兼管艺人的吃喝拉撒,这个……你能接受吗?”

    见沈寒越这样问,连贝贝就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大半了,所以面色一喜,立刻就喜滋滋的伸手过去,就要同他握手,只是她的手伸了半天,见沈寒越并没有要跟她握手的意思,于是又尴尬的收了回来。

    “那我就谢谢沈先生了,只是……听说SG周奕的助理刚好辞职了,不知道我可以去做周奕的助理吗?”

    “不可以!”

    沈寒越还没回复,顾念就突然“恨铁不成钢”似的猛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激动的站了起来,就这么迎着沈寒越那诧异的眼神,直接指着连贝贝的鼻子,嗔骂道。

    “连贝贝,你是不是犯贱啊?你还嫌周奕害你害的不够吗?既然都已经翻篇了,大踏步的往前,迎接新生活,不行吗?”

    连贝贝眼神复杂的瞥了她一眼,抽了抽嘴角,然后突然拉着顾念的衣袖,便去了卧室,两人甚至都没来得及给沈寒越交代一声,就留下了一脸迷茫的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小念,我这些天,有多努力的想要开始新生活,你不是也看到了吗?可是,就是没办法,怎么办?”

    “那还不还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坦诚相待了……”

    虽然这么反驳,但顾念心里却比谁都清楚,就算一开始没说,后来再被捅了出来,只怕受伤尴尬的也会是连贝贝。

    “小念,有些事情,我自己清楚该怎么做!我不希望你理解,但请不要阻止我!”

    连贝贝下定决心似的攥了攥拳头,然后眼角就不经意的滑落了一滴眼泪出来,后来干脆越来越多,顾念叹了口气,只得恨铁不成钢的拿了纸巾,帮连贝贝擦拭着眼泪。

    哭着哭着,连贝贝却又突然抱着顾念的肩膀,低低的笑了:“顾念,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你以为我真的是要和他复合吗?不,我是想让自己尽快跨过这个坎……”

    顾念轻抚她后背的手,就突然顿住了,然后手臂一松,拉着她的胳膊,促使两人面对面的看了一会儿,顾念才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掌:“好样的,贝贝,加油!”

    两个一鼓作气的姐妹,就这样躺着,说了许久的话,不知不觉都睡着了,而被遗忘在客厅里的男人,就这么孤零零的坐在那儿,竟没人再想起他来了。

    夜里,顾念摸索着起来喝水,立刻就被沙发上的人影吓了一跳,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靠,该死的连贝贝,睡觉又不关门,终于招“贼”了吧?

    不过,这贼,还真好看,修长的双腿,紧实的胸膛,以及完美的脸部线条……这贼真是越看越像沈寒越了?

腹黑总裁娇宠妻最新章节http://www.ddxs.org/fuheizongcaijiaochongq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房东夫人在上我和冰山女神女神的秘密医品傲妻采花秘籍凉风何处去猛男诞生记我的女鬼老婆美艳小姨子